退出阅读

问鼎

作者:何常在
问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94章 管闲事

幸好卫辛和付先先离得近,二人一左一右联手扶住了宋一凡。
在掌声刚刚响起的同时,又有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两个人影闪电一般飞身跃起,如两发炮弹弹射,几乎同时落入了河中,溅起一朵微小的浪花之后,不见了人影。
但在夏想落水的一刻,付先先心如刀绞,在看到夏想的头顶淹没在水中的一瞬间,仿佛心中有什么东西打碎了,一阵不可抑制的疼痛传遍了全身,让她几乎站立不住。
“夏书记好。”
夏想人在半空的时候还在想,万一他因此而壮烈牺牲,真是死得可怜死得好笑。好在他不但会游泳,水性还好,索性将错就错,就当是下河救人罢了。
宋一凡昏迷,卫辛心急如焚,却又顾不上理会夏想,她知道夏想会水,应该不会有事,但还是心中一阵阵揪心的痛,只希望落水的人是她。
围观的人群躁动了。
桥上、岸边,围满了揪心的人群,不少人指指点点,都期待着一个紧张时刻的到来。
他们认识夏想的时候,夏想已经是副省级高官了,所以他们从未见过夏想受人爱戴的场景,但今天,确实感动了,见无数群众潮水一般涌来,纷纷要和夏想握手,他们并未阻拦,他们知道,眼前的一群人是最朴实的百姓,心中涌动的是感激之情和崇敬之心,对夏想没有丝毫的威胁。
夏想离开下马区多年,现在又不是燕省的官员,确实也管不到下马区的事情,但以他在和图书燕省燕市的影响力,还真能过问一下眼前的事情。
如果让他们知道救人的英雄是省长,恐怕就是国人最大最轰动的新闻了。
也不知是谁眼尖,总算认出了被人群围在中间的救人英雄,依稀是当年下马区的区委书记夏想,就试探着大喊了一声:“是夏书记吗?夏书记好,下马区人民想念您!”
却不成想,他被宋一凡和付先先推下了河。
哪里还顾得上多想什么,二人只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对方的心意,拼死也要救下夏省长。
而且当年夏想在下马河搏击洪水的事迹,一直在民间口耳相传,他在下马区的盛名,是连他自己也想象不到的传承。
“是缔造下马区的夏书记?”
随后,宋立和卢义也游到了夏想身边,二人一人接过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老人,一人接应夏想。
急火攻心之下,宋一凡一口气没有上来,眼前一黑,直直地歪倒在地,昏了过去。
“是当年跳进河水之中抗洪救灾的夏书记?”
围观的不明真相的群众此时才意识到夏想的来历非凡,从他身边无数人围绕的排场来看,肯定是一个大官,不少人就议论纷纷,猜测夏想是什么来历。
夏想落水,付先先认定是她的原因,不管夏想有事没事,她都痛恨自己的蠢笨,怎么会大惊小怪失手推了夏想下水,万一下面是万丈悬崖,夏想岂有活命之理?
政治家的无奈就在于必须权衡利弊,毕竟他不是hetushu.com平常人,作为关键的支点人物,必须要有心系天下的大局观,不再再逞一时之勇。
夏想一落水,顿时震惊了许多人!
夏想其实已经猜到了什么,严肃地说道:“你是不是接到上级通知,凡是上访和容易滋事人员,一律先严加控制……”
夏想正要上车,见自己被人认了出来,只好停下了脚步,冲人群摆了摆了手:“你们也好,我也想念你们,家乡的父老乡亲。”
“是下马区之父夏书记?”
可惜,事情真相并非如此。
“太好了!”
为首的警察是一个20岁出头的小年轻,他斜着眼睛打量了夏想几眼:“你是谁?要你多管闲事?赶紧让开。”
十月的下马河,河水微凉,夏想上岸之后,冻得浑身发抖。好在他成功地救下了落水老人,也不枉被人推下水一场。
终于,一个人头露出了水面,是满头银发的老人。随后,又有一人浮出了水面,正是紧随其后跳下的夏想——夏想救下了老人!
“夏书记,当年您抗洪救灾的时候,我还在场,我一直想念您呀,夏书记。”
夏想的回答,等于是默认了他的身份。
这一管不要紧,却管出了一系列的天大的麻烦。
很多时候,即使是亲眼所见,你看到的也未必是真相。
随后,唐天云、司机以及其他随同人员纷纷围了上来,给夏想披上了衣服,簇拥着夏想上车。
况且夏想现在出行,有司机和警卫,如果他跳和_图_书水救人,不但是身为省部级高官的冲动和冒失,也会让警卫难堪。不过话又说回来,在有人跳河的一瞬间,夏想只差一点就翻身跳入下马河去救人,但一瞬间想到了种种可能的严重后果,还是收回了脚步。
人群猛然向前涌来,纷纷向夏想伸手。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虽然喜欢夏想,但和别的女人爱夏想爱到骨子里不同的是,她自认自己洒脱,不会一生被一个人羁绊,她相信有一天等她玩够了,会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不会被夏想牵绊她一生一世。
夏想一一和百姓握手,不顾身上的寒冷,他被热情的百姓围在中间,再次切身体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幸福,心中百感交集。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的一生,有多少财富可以带走?一分也无法带走!只有做过实事、好事的官员,才能真正让百姓记在心里。
“好样的!”
一阵警笛声由远及近,警车来了。
不过还好,二人都看清了夏想是被宋一凡和付先先无意中推下了河,不是主动跳河去救人。救人的事情由他们去做就行了,如果省长还用下水救人,要他们警卫何用?
正是宋立和卢义。
距离夏想担任下马区委书记已经十几年的时间了,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也可以冲刷一切,夏想当年再有丰功伟绩,在经历过几任区委书记的淡化之后,他的影响力也基本上消失殆尽了。但夏想又不是一般人,下马区是在他手中从无到有http://m.hetushu.com,从废墟之中崛起,迅速成长为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区。
“好!”
前后四人落水,但都是只在河水之中溅起了四朵浪花之后,就沉没在了水中,一分钟过去了,不见人影。一分半过去了,河水依然哗哗流淌。两分钟过去了,湍急的下马河就如张大嘴巴的巨兽,吞没了四人之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奔腾不息。
“夏书记,我是老余,发大水的时候,您还救了我一条命,您还记得不?夏书记,好人呀。”
下马区即将高官云集,区里肯定要采取一系列的措施严防死守,从官场常态来说,可以理解,夏想也不会对下马区的事务指手画脚。但出现了七旬老人跳河事件,夏想既然遇上了,就不得不管了。
平心而论,若是以前,夏想也会好不犹豫地下河救人,但现在他身份不同了,他一人之身牵动无数人,而且还有可能引发严重的政治事件。救一人不要紧,但因此落了保守势力的口实,被指责为不够成熟难以担当重任,就麻烦了。
“英雄!”
比起宋一凡的昏迷和卫辛的揪心,付先先的内心却是一阵刀割般的疼痛,如果不是宋一凡双眼紧闭倒在她的身上,她会立刻紧随夏想身后纵身跃入下马河中。
此时的下马河大桥上,人流不息,至少有几十人在欣赏日落的美景。在一个老人落水,又有一人随后跳水救人,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之快,让周围的人群来不及反应过来,在短暂的沉默过后,人群忽然http://www.hetushu•com就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她终于知道,她爱夏想,爱得如此之深,以至于她愿意为他牺牲一切。
她怎么这么傻这么笨这么蠢?付先先不能原谅自己!
警车刚一停稳,就从车上下了三五名警察,气势汹汹地分开众人,来到银发老太太面前——没错,跳河的老人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太太——上来就驾起了老太太,转身就要走。
在外人眼中,一人刚一跳河,就有一名英雄毫不犹豫地下河救人,其毅然决然的姿态,从十几米高的桥上一跃而下,划出一道完美并且感人的曲线,让无数人为之感动!
宋立和卢义是铁血军人,一向冷酷,轻易不动感情。
事发突然,宋立和卢义根本就来得及来到近前,夏想就落水了,二人只吓得肝胆欲裂,夏省长是什么身份,千金之躯,万一有个闪失,二人万死难辞其咎。
紧张得几乎喘不过气的围观人群,猛烈地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叫好声。
宋一凡“啊”的一声,张大了嘴巴,呆呆地看着夏想飞身掉入了河水之中,随后浪花一闪,夏想没头而入,就不见了身影,她才意识到是她闯了大祸,愣了片刻,忽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夏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
“真是夏书记?”
宋立和卢义才一下水,夏想的其他警卫也迅速出动,短短半分钟就下桥,沿河边随时接应。
夏想向前一步拦住了对方的去路:“是去老人去医院,还是要把老人关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