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章 恩怨

送上安老的请柬,从安检通过走过。虽然时间仓促,可是这次安家也做足了功夫,宾客从通道经过的时候,他们的设备可以检测出宾客有没有携带武器和手机,因为是私人聚会,照相机和摄像机也是严令禁止的。
张大官人终于很艰难的说出:“那啥……丽芙是我的未婚妻!”
左诚愣了,他怔怔看着安志远。
安语晨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昏迷过去。
安志远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左诚一个耳光,打得左诚半边面孔肿了起来,左诚花白的头颅垂得更低。
一直没有说话的佛祖沈强道:“老左,现在已经是九十年代了,不再是我们拿着开山刀就可以血洗一条长街的时候了,你老了,就算给你刀,你还拿得动吗?就算你拿的动刀?你手下的那帮兄弟呢?我们安稳了二十年,这二十年已经磨平了我们的雄心壮志,磨掉了我们的棱角和锐气,我们已经不是江湖中人了。”沈强的目光充满着遗憾和失落,他凝望安志远道:“大哥,我不是怕死,只要你一句话,我一样会把我这条命给你,可是你到现在都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出事?你在三合会究竟有什么敌人?你得罪了谁?”
安志远淡然笑道:“我只是随口问问,张扬我是说如果!”
安志远笑着点了点头,正等待这下一颗焰火点燃,然而让所有人始料不及的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人群中响起,爆炸就发生在距离安家人不远的地方,一时间地动山摇,强大的气浪把安志远的身体掀飞了出去,他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的孙女,他们的身体重重摔落在草坪上。没等安志远反应过来,更大的爆炸声响起,眼前的火光和烟雾变得朦胧起来,他拼命睁大双眼,他的眼睛在流血,鼻子在流血,耳朵也在流血,他听不到。
丽芙忍不住又附在他耳边提醒道:“你不能自然点?”在外人的眼中。这对年轻男女正处在热恋之中,丽芙不时亲昵的咬张扬的耳朵。一时间羡煞了多少眼球。
丽芙挽住张扬的肩膀,俏脸含羞依偎在他的肩头:“张扬,为什么不告诉她我们的关系……”
安德恒双眼睁大:“喔,想起来了,你是钟先生的女儿,你是丽芙小姐。”
安语晨咯咯笑了起来:“我说你真能扯,刚刚来到香港从哪找来了个未婚妻?”她的表情充满了怀疑。
丽芙一个翻滚,身后的墙壁之上留下一串弹孔,她反手从发髻上抽出了一支飞镖,全速投掷出去,飞镖在夜色中发出尖锐的呼啸,正中那名男子的右眼,深深刺入她的颅脑,那杀手惨叫一声,身体四仰八叉的向后倒去,沿着楼梯翻过而下。
张扬的目光在人群里寻找安志远的影子,却发现安志远不知何时离去。
安志远忽然望向远方的安语晨道:“张扬,假如我除了事情,你会不会帮我照顾小妖?”
http://m.hetushu•com藏耳机中传来邢朝辉焦急的声音:“山鬼,发生了什么事?”山鬼是张扬的临时代号,张扬把手表凑到嘴边,低声道:“有杀手潜入!”
“掩护我!”丽芙轻声道。
烟火表演开始前两分钟,丽芙收到了行动的通知:“监控将在一分钟后失灵,你现在前往洗手间!”
谢百川叹了一口气:“老大,如果这句话实在二十年前,我会相信!”
丽芙皱了皱眉头,她的联络也中断了,今晚的行动从开始就变得不顺利,她感觉到有些不妙,可是如果就此放弃恐怕找不到更好的机会。她低声道:“掩护我!”重新来到书房门前,打开了房门,和张扬一起进入书房之中。
当天的庆典共分为三个部分,五点三十八分会准时开始晚宴,晚宴之后会有焰火表演和舞会,在国安的计划中,丽芙潜入的时间会在焰火表演的时候,整个焰火表演会持续十五分钟左右,也就是说丽芙必须要在十五分钟内完成窃取机密的任务,其间不仅仅包括潜入其中,还要破解保险柜的密码,和进入电脑系统,可以说时间相当的紧迫。
安志远转过身去,他没有说话,可是内心却在滴血。
男人最好的装饰品就是女人,有了丽芙这个大美女在身边,张扬自然也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平心而论,这厮的气质与高贵搭不上界,脸上极力拿捏出上流社会的味道,可真正展现出来就变了味,怎么都像一个街头小混混,这就是穿了龙袍也不像太子。
张扬远远看着安志远的一家,安家的家族不可谓不大,子子孙孙站在一起已经有四十多人,不过他仍然从安志远的目光深处读出了一种落寞和失落,忽然想起这并非是真正的全家福,安老还有两个儿子并不再他的身边。
安志远又道:“你在大陆投资的电子厂怎样?听说了赚了不少吧?”
安志远低声道:“德峰的性情我知道,他罪人对利益看得很重,可是他的家族观念同样很重,我相信这件事一定有内情。”
丽芙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身边,带着几分羞涩几分甜蜜,让人不由自主相信他们之间的确正处于热恋之中,张燕看丽芙的目光虽然没有那么深情热切,可在安语晨看来很正常,这厮原本就是一个处处留情的种,十有八九是利用他的甜言蜜语哄来了一个混血美女。
左诚道:“查出他是谁,我干掉他!”
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向楼梯上冲去,他研究过安家豪宅的地形图,知道安志远书房的位置。
张扬和丽芙走入客厅,前往洗手间,丽芙示意张扬在门外等她,距离外面熄灯还有半分钟,丽芙迅速进入洗手间内,张扬还是第一次从事谍报工作,一颗心颇有些不安,同时又感到几分激动和刺激。他望着表针,不知半分钟后将会发生什么http://www•hetushu.com,时间一秒秒过去,当时间指向八点钟的时候,在外面一片欢呼声中,灯光全部熄灭,与此同时,一身黑色紧身衣的丽芙走出了洗手间,她低声道:“在这里等我!”娇躯宛如狸猫般想楼地上窜去。
安志远走出门外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满面春风的表情,安语晨和另外几位堂兄堂弟跑了过去,簇拥着老爷子来到宴会的中心,前来恭贺的宾客开始向安老爷子奉上贺礼。
张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望风,外面的焰火开始升入空中,随着焰火的飞升,一声声欢呼不绝于耳。张扬不时看着手表,十五分钟,丽芙要在十五分钟内完成所有的任务,她有这样的本领吗?
谢百川道:“老大,难道就这样算了?”
张扬微微一怔,他并不明白安志远为何突然冒出这句话,他笑道:“安老,你们家这么多人,好像不用我帮忙吧!”
安志远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滚!我不想再见到你!永远不想见到你!”
张扬准备的贺礼是一幅亲手写的书法……老当益壮,安志远看到他的书法很是喜欢,展开之后特地让张扬和他一起留了个影,张扬和安老交谈的时候,丽芙则在安语晨的陪伴下参观安家的豪宅,说是参观,实际上却是趁机观察具体的地形,以方便等会儿开始行动。
左诚的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他觉察到了什么,猴头有些发干,不知该怎么回答安志远的问题,寄出了一个笑容道:“还过得去……”
“老左,你是我的兄弟,当初我来到香港,最早认识的就是你,你救过我的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帮过我!”安志远慢慢站起身来,他步履沉重的向左诚走去。
张扬道:“我们在内的认识的,在故宫玩的时候,巧了,天降大雨,就把我们两个撮合在一块了。”这厮一旦进入状态,谎话说得练自己都有些相信了。
安语晨挽着爷爷的手臂,开心笑道:“爷爷,今晚的烟火好美啊!”
左诚老泪纵横:“老大,我只有一个儿子,他欠了好多钱,我……”
安志远微笑道:“好,你去告诉他们,我马上就到!”
安志远放下孙女的身体,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他看到孙子安达文倒在血泊之中,他的双腿被炸断,正绝望的伸出双手向大声哭号这,可是安志远却听不到,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他跌跌撞撞的跑到孙子的身前。发现孙子的下半身都没有了,他抱着孙子的半截身子,大声哭号着。可是眼里没有一滴泪,他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左诚道:“谢百川,你什么意思?我们还没有老,我还举得起刀,谈到杀人,我下手比年轻人还要利索!”
左诚道:“不管德峰有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情,我们信义堂绝对不可以惹,谁惹我们,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今年夏天,在米高和-图-书梅大酒店的赌场上,您和我父亲当时在玩二十一点。”
安志远低声道:“从去年七月道今年九月,一共在澳门输了九百二十三万,他背着你接了高利贷,你不知道吗?”
丽芙站起身来,向张扬柔声道:“达令,陪我去洗手间!”
安志远叹了口气道:“你明白的,我说的并不是这件事!”他轻轻拍了拍左诚的肩头:“我们安家的车都在你的汽修厂保养维修,达明车内被搜到毒品,是不是你做的?”
张扬将其中一支手枪扔给她,低声道:“有杀手进来,老邢那里突然失去联络了。”
张扬笑道:“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张大官人理解的自然就是亲密点于是他毫不客气的向丽芙又贴近了几分。
安志远痛心疾首道:“老左,在达明生事情之前,我从未怀疑你,即便是知道你出卖公司的股票,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陷害我的家人!”
谢百川对安志远的这句话有些不满,认为安志远在回护自己的孩子。
“他不肯承认!”
“什么?马上去接应夜莺!放弃……”邢朝辉的声音突然消失了,隐藏耳机中变成了一片刺耳的杂音。
周若旺来到他的对面坐下,低声道:“安老先生,遗嘱已经按照您所说的准备还了,你只需在上面签字就能生效。”
丽芙挽着张扬的手臂出现在安家豪门前茵茵的草地上。
安志远心满意足的笑了笑,这时候他的孙子安达文过来喊他去拍全家福。
等到身后的关门声响起,安志远方才道:“沈强,帮我查清那个王展的下落!”
安志远很亲切的对张扬道:“张扬,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把投资证明送往大陆,撇清关于我投资清台山的种种传闻。”
楼梯上分明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脚步声,丽芙又抽出一支飞镖准备射击的时候,发现来人竟然是张扬,这次深深送了口气,斥道:“你来干什么?”
酒会终于正式开始了,所有宾客都争相向安老敬酒,恭祝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安志远高举酒杯道:“我谨以这杯酒大写诸位的深情厚谊!愿我们安家以及在座的诸位,合家团圆,永远安康!”
此时安志远已经回到了他的书房。他的书桌前站着三位老人,这三个人全都是当年信义堂的主力干将。也是安志远的结拜兄弟。秃头的大个叫沈强,人称佛祖,平日里笑容满面,可对待敌人最为凶残,是安志远最得力的打手之一,黑衣搞个的那个叫谢百川,是安志远过去的智囊和军师,矮矮胖胖的那个叫左诚,性情最为暴戾,是安志远手下的第一猛将。如今他们最年轻的佛祖也已经是花甲之年,佛祖沈强在安志远结束信义堂之后,并没有继续追随安志远。而是选择自立门户,经营娱乐业。如今旗下已经有了五间夜总会。也算是几个人中仍然和黑道有些http://m.hetushu.com联系的人物,他在江湖上的消息依然灵通。
张扬听的如同坠入云里雾里,难道安德恒真的见过丽芙?这身份伪造的也太牛逼了吧?这到底是真是假呢?
谢百川和左诚则始终追随安志远,如今两人都是世纪安泰的股东,但是已经基本处于退休状态,除非重要的董事会需要列席,他们很少干涉公司具体业务。
安志远点了点头结果周若旺手中的文件,轻声道:“客人来齐了吗?”
安德恒看到张扬也走了过来,今天他打扮的十分光鲜,西装革履,容光焕发,他和张扬热情的握了握手,目光落在丽芙身上的时候不觉微微一愣,微笑道:“这位小姐,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外面又传来一声欢呼,随着一声声的炸响,五彩缤纷的礼花绽放在夜空之中。
“来了好多,都在等您老先生出去呢!”
安志远习惯性的拿起他的烟斗点燃,室内的气氛低沉而压抑,安志远道:“有人想搞我!”
丽芙已经来到安志远的书房前,她的隐藏耳机也失去了效用,丽芙马上意识到他们的通讯设备可能出现了状况,她摇了摇头,掏出开锁工具,想要打开书房的大门,楼梯的拐角处出现了一名黑衣人,他举起手枪向丽芙射击。
丽芙悄然漫步到张扬的身边,秦清挽住他的臂膀,看似深情款款道:“晚宴结束后会有焰火表演,大概十五分钟作用,这十五分钟时我潜入的最好机会。”
两道黑影毫无声息的出现在客厅之中,一名刚刚从洗手间中走出来的客人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其中一人竟然举枪就射,子弹准确无误的射入那名客人的颅脑,他无声无息倒了下去。张扬站在洗手间前,眼前生的一切让他震骇莫名,可他马上就意识到对方也发现了自己,其中一人举起收钱想要向他射击,张扬猛然腾跃而起,单足他在墙壁之上,躲过射来的子弹,然后接着墙壁的反弹力,身体像两人俯冲而去,双全狠狠击落在对方的猴头,生死关头,张扬下手不敢留有任何余地,双拳落处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两名杀手被他当场干掉,他捡起地上的两支手枪。手枪上都装了消音器,看了这些杀手全都做好了准备。
张扬也意识到行动开始了,跟丽芙一起走入安家的大宅,为了当目前来的宾客方便,安家豪宅的客厅。和楼下客房都是开放的,一楼的几间可用洗手间也提供给客人使用。
“不肯承认?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年多以来,他一直在偷偷和三合会做交易,不但是公司的码头,连货场也被他提供给王展使用。王展就是三合会的人,现在警方已经盯紧了我们,冻结了我们的资金。我听说他们已经掌握了证据,老大,你再不做出反应,我们所有人都会被你儿子害死!”谢百川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人年纪越大,越是担心会失去现有的一切,谢百http://www•hetushu•com川无疑也是这样,当初安志远决定金盆洗手,在整个洗白的过程中,他居功至伟,他用尽所有的智慧,把安家所有的生意变成合法,倾注的精力最大,感情自然最深,知道安德峰涉嫌非法经营之后,也是他第一个向安志远反应,还没等安志远采取行动,警方已经盯上了安家。
左诚的脸涨红了,他怒吼道:“这混小子竟然敢瞒着我做这种事!”
张扬这才介绍道:“小妖,那啥……这是丽芙!丽芙,这是我徒弟安语晨,安老的孙女!”
谢百川摇了摇头道:“什么时代了,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老大,德峰跟三合会联系的事情是不是已经查清楚了?”
张扬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我会尽一切努力帮她!”他和安志远之间有种忘年交的味道,彼此间都已经把对方当成了可以推心置腹交谈的对象。
张扬直观性自己需要做什么,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自己今晚的具体任务是什么。
左诚咬了咬下唇,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安志远的面前:“老大,我错了,是我贪钱,是我担心儿子的姓名,大陆的电子厂又亏损,所以我把公司的股票给转让了出去。”
“放心吧,老大!”申请和谢百川对望了一眼,他们都看到对方眼底深处的悲哀,安志远已经不再是昔日那个叱咤风云的老大,岁月已经将他身上的戾气消磨殆尽,如果在二十年前,他绝不会放过左诚,而现在……门外响起敲门声,获得安志远的允许后,安家的律师周若旺走了进来。安志远示意谢百川和沈强先行离开,他回到办公桌前坐下。
安志远忽然道:“老左,听说你儿子经常去澳门赌钱?”
左诚满面羞愧的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向门外走去。
安志远用力摇了摇头道:“我想不到!”他的双目忽然笼上一层肃杀之意:“无论是谁惹我,我都不会放过他!”
安志远正在一帮人的簇拥下谈笑风生,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低落的情绪,老爷子心里素质之强可见一斑。安语晨少有的穿了裙装。白色衬衫,红兰方格的短裙,看起来就像一个女学生,正在安排事情。看到张扬和丽芙并肩走来,她不觉一愣,一双绣眉颦起,她实在想象不到,张扬这厮刚刚来到香港,从哪儿又勾来了这么一位倾国倾城的美貌佳丽,看丽芙的样子肯定拥有欧洲血统,她举步迎了上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高声道:“师傅,你真准时啊!”
张扬笑了笑,正准备向安语晨介绍丽芙的时候,却听丽芙道:“达令,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徒弟啊?”美目流盼,似喜似颦,别说是男人,就连周围的女宾也被她的风姿所吸引,安语晨向张扬报以满怀深意的一笑。
安语晨脸上充满了好奇。她实在太想知道张扬和这个丽芙是的关系了。
左诚愕然抬起头来,他不相信安志远就这样轻易放过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