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9章 舔犊情深

张扬笑道:“什么影响?我才不想这么多呢,咱们两人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和其它人又有什么关系?”话虽这么说,他也不想因为这件事给顾佳彤带来困扰,毕竟顾佳彤的身份很特殊,她要顾虑的事情也要比自己多得多。
何歆颜这才咀嚼出这句话的暧昧,红着脸骂道:“不要脸,臭流氓!让你上车后面!”
“魏志诚!你给我滚!”顾佳彤愤怒的斥责道。
顾佳彤皱了皱眉头:“你还有其它事情吗?”这句话说得十分的生硬,根本没有顾忌到魏志诚的面子。
“和我谈?”顾允知有些诧异。他还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女儿女婿的现状,他也感到十分的忧心,他劝过女儿好多次,可是看来佳彤和魏志诚的感情似乎走到了尽头。没有任何和好的迹象。
魏志诚懵了,他真不知道这小丫头是哪路的神仙,自己压根没有见过她。
魏志诚点了点头。
“爸……”
直到他们吃完饭,何歆颜都没有时间过来,看来她推销酒水的生意还不错,张扬抢着把饭钱结了,看了看远处忙碌的何歆颜,打消了跟她说一声的念头,和顾佳彤起身想要离开。一个身影忽然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顾佳彤内心一怔,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人竟然是她的丈夫魏志诚。
魏志诚鼓足勇气道:“佳彤在外面有人了!”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般震响在顾允知的心头,同时也惊呆了旁听的顾养养。
顾佳彤为父亲斟了一杯茶递到他的手中:“爸爸不是常教训我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这块地皮有这么多的麻烦事,我何必去招惹麻烦?”
顾佳彤笑道:“爸爸要是去,当然欢迎之至,不过就是不知道那些春阳的农家菜合不合您的口味。”
“你们俩该不是真有点啥事儿?”
张扬举步向顾佳彤追去,何歆颜挽着他的手臂,因为跟不上他的脚步不得不一路小跑,她轻声提醒道:“别追了,你还嫌事情不够麻烦啊?”
张扬瞪了她一眼:“好奇心害死猫,你脑子里怎么尽是一些乌七八糟的念想?”
顾佳彤望着魏志诚道:“魏志诚!你有意思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又何必把长辈牵扯进来,对不起,我不会去。”
张扬笑道:“咱俩啥时候成朋友的?”
“别逼我对你动粗!”
张扬作势要打下去,吓得何歆颜蒙住双眼尖叫着蹲了下去。
何歆颜撅起樱唇:“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多坏心眼啊?这酒是我送给你们喝的,权当给你接风了,嗳!你打算在东江呆几天啊?明天不走的话,我请你吃饭!”她倒是落落大方,压根没把自己当成外人,反倒是把顾佳彤晾在一边,顾佳彤美眸中包含着笑意静静看着张扬,心说你这花心大萝卜,让你给我处处留情。
“你敢!”何歆颜一把抄起了地上酒瓶。
顾允知宽厚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女儿的长发,微笑道:“傻丫头,这么大了,居然还哭鼻子,让你妹妹笑话!”
顾允知点了点头,低声道:“你真的决定退出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地皮竞拍了?”在过去他很少关心顾佳彤生意上的事情,最近居然会主动提起。
顾佳彤笑道:“谁敢欺负我啊?还是说说你吧。”张扬点了点头道:“嫣然她外公只是中风,病情不重,现在已经处于恢复期了。”
“你后面?”
魏志诚指着张扬的鼻子:“你什么东西?一个小白脸!”
这时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打开电话:“佳彤姐……”
顾允知道:“听明健说,你和张扬在北京合作了一家酒店,年前我要去北京开会,有机会倒要品尝一下。”
顾养养毫不客气的向魏志诚道:“你有没有听到?”
顾佳彤抿了口啤酒,小声道:“我爸爸好像听说了什么!”
顾佳彤明白梁成龙之所以能够忍气吞声全都是因为在她父亲的面子上,她小声道:“这人在商界的口碑并不好,做事不择手段,以后还是尽量少和他发生联系。”
张扬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何歆颜瞪了他一眼,又向一旁的顾佳彤笑了笑:“我现在推销嘉士伯了,你们等着啊,我给你们拿酒和-图-书去!”一会儿工夫她拿来了六瓶嘉士伯放在桌上,不等张扬说话呢,六瓶全给启开了。
魏志诚脸色涨得通红,一双浓眉凝结在一起,双目充满嫉恨的瞪着张扬,张扬并没有和他见过,以为又是想来找顾佳彤麻烦的,冷冷道:“有事吗?”
顾佳彤在当晚离开火锅城后,开车在城内漫无目的的游荡到了午夜,这才返回了宁静路9号的家中,这晚她彻夜难眠,她预感到这件事不会很快过去,果不其然,在第二天一早魏志诚就来到了她的家中,这一次魏志诚表现的十分冷静,他是来见岳父顾允知的。
张扬不屑笑道:“他敢对你不利,我就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顾佳彤的内心开始变得忐忑起来,她的表情依然镇定自若,轻声道:“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为人热情坦诚。”她的语气好像是把张扬当成了一个小弟弟看待。
顾佳彤俏脸苍白,嘴唇宛如风中百合般微微的颤抖,她过去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无情,今天方才发现他的本性是如此的卑劣。
张扬顿时明白,何歆颜这是在为他解围,内心中升起一阵感动,可是他怎能在这种时候一走了之,他不可以将顾佳彤置之不理。
张扬神情失落的挂上了电话。
张扬循声望去,却见何歆颜穿着一身绿色广告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还是那副浓妆艳抹的样子,只不过裙子从百威换成了嘉士伯,一样的超短裙,一样美得让人炫目的玉腿。她小鹿一样欢快的来到张扬面前:“嗬,真不够朋友,啥时候来东江的?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何歆颜换上羽绒服,骑着她的自行车出来的时候,张扬还站在下面。还是那个姿势那个表情,何歆颜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傻了!”
顾佳彤一言不发的向门外走去。
何歆颜气喘吁吁道:“算了,人家走了,别追了!”
顾佳彤这样的策略的确骗过了许多人,可是却无法骗过顾允知,知女莫若父,顾允知对女儿的性情极为了解,她绝不是一个知难而退的人。上次被泼事件非但不会让女儿害怕,反而会坚定她拿地的信念,没有人比顾允知更清楚女儿骨子里的倔强。
顾允知的脸上蒙上一层前所未有的冷酷和蔑视:“滚!”
虽然李长宇能够猜到,这次十有八九是好事,按照常理,一个要被弃用的干部,是不可能有机会参加党校学习班的,尤其是这种性质的学习班,不过这次学习班的内容是,关于加强党员干部廉洁自律的方面,李长宇不免有些忐忑,该不是让自己过去,给大家观摩一下反面典型吧?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顾书记应该不会无聊到这种地步。
这时候有人要酒,何歆颜向张扬和顾佳彤摆了摆手道:“你们吃,我去工作,酒喝完了再叫我!”
因为是星期天,顾允知一早起来和顾养养在院子里打球,看到女婿过来,他微笑着把魏志诚交到了客厅里,让顾养养去把顾佳彤喊下来。
何歆颜咯咯笑了起来:“上来!”
更何况这次江城的政治变动根本是顾允知和许常德之间的博弈,自己之所以会落到这样的下场,都是被顾允知视为许常德的班底,而洪伟基的境况比起自己也好不了多少。现在江城市长黎国正因病退出,副市长左援朝已经成为江城代市长,在没被双规之前,他才是江城的常务副市长,按照规矩成为代市长的本应该是他。
顾佳彤如此公开宣布退出土地竞拍,一是为了避嫌,二是为了看不到的对手,这是她和方文南通过商谈后定下的方针,由方文南出面竞拍,顾佳彤转战幕后。
梁成龙只是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生硬的笑容,虽然生硬可毕竟他还是笑出来了,他此时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的,上次被张扬当着这么多人打了两个耳光,可谓是奇耻大辱,梁成龙虽然忍住了,可内心深处早已对张扬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他的笑容是冲着股价同去的,能够做出这样的姿态,证明他的胸襟非同一般。梁成龙主动向顾佳彤招呼道:“顾总,想不到和*图*书在这里也能够遇到。”
顾佳彤回到客厅,却看到养养正陪着一人说这话,那人竟然是久未谋面的丈夫魏志诚。她不由得愣了愣。魏志诚突然登门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
年底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送礼,驻京办不仅仅要往上级单位送礼。还要往兄弟单位送礼,人家给你送了,你不回礼也是不对的。进入十二月,从春阳来北京办事的干部也格外多,春阳驻京办几乎每天都有接待任务。小小的县级驻京办,跑部钱进的事儿也不少,虽然于小冬负责主要的接待工作,可必要的应酬张扬还是要做的,尤其是上级领导来的时候。
十二月的东江天气已经转冷,虽然和北方无法相比,可是这里濒临长江,湿度较大,感叹道:“好饿,服务区的饭菜简直是猪食,没法吃!”
“上哪儿?”
“女人的心思是很细密的,张扬,这方面你不如我!”何歆颜拿起酒瓶跟张扬碰了碰:“我说你也挺能耐啊,勾引有夫之妇,不怕遭天谴?”
电话中传来顾佳彤急促的呼吸。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道:“对不起,我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不用!”顾佳彤冷冷道:“他工作忙,马上就走!”
张扬一口酒刚喝下去,被她这句话呛到了,一连串的咳嗽,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巴道:“我他妈再也不敢吃你的饭了,为了一顿饭,把命搭进来不值得。”
魏志诚冷笑道:“吃饭?恐怕早已经吃到床上去了!”
顾佳彤的心情因为魏志诚的出现而变得有些低落,张扬见到她就敏锐的觉察到了,以为顾佳彤生意上遇到了挫折,关切道:“怎么?是不是生意上遇到了麻烦?”
经过这场变故后,顾佳彤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似乎缓和了许多,午后她主动到书房里给父亲送了一壶清茶,平时中午很少回家的顾允知,今天早早就回来,正坐在书房中看着午间新闻,看到女儿进来,他用遥控关上了电视,微笑着:“佳彤,今天没出去?”
梁成龙微笑道:“我和朋友约好了。不打扰你们了!”他礼貌的向顾佳彤告辞,向张扬微微点头示意,这让张大官人对梁成龙多少看中了一些,一个人在面对仇人的时候能够表现出这样的淡定,证明梁成龙还是有本事的。
顾佳彤顺着张扬的目光望去。这才知道为什么张扬会表现出如此的表情。
顾允知最讨厌这种吞吞吐吐的谈话方式,脸上却没有作出不悦的表示。微笑道:“一家人,有什么说什么!”
“我不是你爸,你懂得尊重佳彤,就是不懂得尊重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婚后干得那些勾当,别说佳彤没有做过,就算做过又如何?她是我的女儿,我是她的父亲,她对也罢错也罢,我都无条件站在她的立场上,我很护短!我给你脸,但是你不要!”
顾佳彤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哦了一声,目光又落在酒杯上。
听到这样的消息,李长宇心中不可能没有想法,他感叹命运对自己并不公平,难道自己的仕途之路注定要就此终结?就在李长宇渐渐绝望的时候,前往省党校学习的通知书送到了他的手中。
魏志诚英俊的脸上闪过无比怨毒的表情,他灰溜溜的离开了顾家,当宁静路9号的大门在他走后关闭的时候,他意识到,也许自己再没有踏入这个大门的机会。
何歆颜要了瓶啤酒陪他喝了一些。轻声道:“借酒浇愁愁更愁,我看,你也别喝多了,她叫顾佳彤吧。”
何歆颜站起身,十分同情的扯了扯他的衣袖:“是不是心里难受啊?”
张扬笑道:“我说丫头,咱不带这样的啊,打算来个野蛮推销啊?我可告诉你,今天钱没带够!”
这次顾佳彤误会了张扬,这厮对何歆颜压根没存在这方面的念想,他笑道:“谢了,丫头,明儿一早我就飞回北京,一不小心给你省钱了。”
顾佳彤摇了摇头,笑得有些勉强:“你还没吃饭吧,我在芙蓉定了位置,咱们去吃火锅!”
“就你这样,也有人会嫉妒?”
徐自达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张扬这里,按照饭店的和_图_书规矩每天只提供十份,现在厨房大厨刘大柱也牛气了。除了小张主任亲自发话,决不破坏这个规矩。
顾允知的手指了指大门,平静道:“出去!”
何歆颜看来看手表:“等我五分钟。我请你去喝酒!”
何歆颜带着张扬来到了明珠桥旁的夜市,她锁了自行车,向张扬道:“我没那么多钱,只能请你吃夜市了!”
顾允知回头的时候,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的女儿,顾佳彤望着父亲,泪水已经流满了俏脸,一直以来她和父亲之间都存在着深深的隔阂,以为父亲并不关心她的感情她的幸福,可现在她才知道,父亲虽然不说,可是心中始终把她放在无比重要的位置上,父亲一直深爱着自己。
魏志诚仿佛被人抽了一鞭子。他垂头丧气的站起身,低声道:“我……我只是想挽回……”
魏志诚向上看来看道:“爸在休息啊?”
张扬目送梁成龙远去,低声道:“想不到这厮倒是能屈能伸!”
张扬拿起酒杯跟她碰了碰道:“怎么了?神不守舍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周围人也被这突然的变化弄糊涂了。多数人都认为是魏志诚多疑,已经有几个好事的女性出口指责他。
张扬要了瓶清江大曲,熬到现在心情都郁闷着呢,多少有了点借酒浇愁的意思。
魏志诚怒吼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顾允知点了点头:“他的脾气似乎急躁了一些,上次在医院打了梁成龙,听说是为了维护你?”
顾养养愤然打断他的话道:“姐夫,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姐?我姐不是那种人,张哥也不是那种人,你凭什么污蔑我姐姐!”
何歆颜笑道:“我看得出来,我跟你说话的时候,她一直在那儿看着我,我看得出她嫉妒了。”
顾允知伸出手,抓住一旁小女儿的纤手,对两个女儿一字一句道:“我们是一家人,记住,一家人永远不要说对不起这三个字!”
何歆颜挽住张扬的手臂,俏脸上充满了愤怒,指着魏志诚的鼻子怒斥道:“他是我的男人,你可以侮辱你自己的妻子,绝不可以侮辱我的男人,没见过你这种人,自己找绿帽子去戴!”她摇晃了一下张扬的手臂:“我们走,不参合他们两口子的事儿!”
这时候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张扬!怎么是你啊!”
“等我啊!”何歆颜一边走向火锅城,还一边回头看。
农家小院的生意越发红火,宫廷秘制壮阳药膳的名气越传越广,来这里的很多人基本上都是冲着这道588的特色菜来的,单单是预定这道菜地已经排到了春节前,连国土资源部的徐自达都要通过关系订这道菜。
“谢谢!”顾佳彤的语气十分冷淡。”
顾佳彤内心一愣,父亲的话题兜了一圈最终落在张扬的身上,她警戒父亲,他不会平白无故的问些无聊的事情,难道他对自己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有所耳闻?
魏志诚道:“我打听过,那个人叫张扬,是春阳驻京办的一个小干部。爸,他们在一起已经有一点时间了……”
“没有,晚上要出差,所以下午在家里多休息一会儿!”顾佳彤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心虚,她晚上是和张扬约好了去秋霞湖畔的别墅,出差只不过是个借口。
顾佳彤摇了摇樱唇,俏脸变得有些苍白,她的语气仍然平静:“魏志诚,我不跟你回去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和朋友吃顿饭好像不属于你管辖的范围!”
魏志诚愕然望着顾允知,他并没有弄明白岳父的意思。
张扬一言不发只顾追赶,可追到门外,发现顾佳彤已经上了她的大奔驰车,启动汽车风驰电掣的向夜色中驶去。
“我行的正走得直,有什么可心虚的?”张扬有些奇怪的看着何歆颜道:“我说,你对我这么好,该不是看上我了吧?”
魏志诚低声道:“爸!我本不想说!可……可我觉得不该瞒你。”
顾允知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
顾允知微笑道:“我对饮食一向都不怎么挑剔,张扬这个人怎么样?”
何歆颜带着他去了自己常吃的一家夜市,点了一盘龙虾,一和图书盘油炸臭干,要了两个砂锅:“我请你,你远来是客,我没那么小气!”
魏志诚向顾养养看了一眼,有些艰难的说道:“我知道过去对不起你。可是我可以改……”
张扬剥了个龙虾放入口中:“你好奇心真强!”
张扬点了点头跳到自行车后面坐了,何歆颜车把晃了两下才重新找到平衡,带着张扬向前方骑去。张扬老老实实的坐在后面,脑子里想着刚才的一幕,他实在没有想到魏志诚是那种人,如果不是何歆颜及时冲出来解围,恐怕事情会闹得更糟,虽然他和顾佳彤的确有这种事实,可张扬对魏志诚并没有任何的负疚感。顾佳彤和他之间早已没有感情。他们的婚姻根本是名存实亡。既然双方都不爱对方,何必要为维系下去?魏志诚又有什么资格指责顾佳彤呢?
何歆颜小声道:“心虚啊?”
“我后面!”
“爸……”顾佳彤来到父亲面前。她的声音在颤抖,猛然扑入父亲宽阔而温暖的怀抱中。
魏志诚脸上的表情十分尴尬,他咳嗽了一声道:“我妈病了,最近她老念叨你,想你回家去看看!”
葛春丽却看出,李长宇平静安逸的表面下隐藏着一颗失落的内心,在仕途上打拼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日的地位,突然间被打入凡尘,李长宇的内心无疑是煎熬并痛苦的。可葛春丽又不知如何劝他,政治斗争就是这样,一旦落败,除非奇迹出现,否则很难扭转眼前的困局。她不想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就此沉沦下去,不止一次的劝说李长宇给洪伟基打个电话,他们是老同学,也许洪伟基能够帮得上忙。
何歆颜仰起雪白的粉颈:“你打,有种你就打!”
顾佳彤过去和梁成龙一直没有正面的冲突,人家既然做出这样的高姿态,她也不能表现得太小家子气,微笑道:“梁总,来吃火锅啊,要不要一起喝两杯!”
魏志诚低声道:“养养我没有污蔑她,我找人查过,昨晚我也亲眼看到他们在一起很亲密的吃饭,他们之间有暧昧!”
梁成龙向张扬扫了一眼,虽然竭力隐藏,目光深处的那丝怨毒还是不经意流露了出来。梁成龙能够经营丰裕这么大的集团并非偶然,也不是仅仅依靠他叔叔的照顾,他有相当的能力,梁成龙虽然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情,可是他也有耐性,他懂得审时度势,至少眼前顾允知还在位。他不得不在顾佳彤的面前表现出退让和礼貌。
顾佳彤笑道:“养养恢复多亏了他!”
张扬笑道:“有这份心我就很感动了,那啥……还是我请你,今晚多谢你给我解围!”
因为这份通知书,最高兴的应该是葛春丽,她认为这肯定是好事,就算省里对李长宇仍然不爽,让他参加学习班,就意味着可能要对他再度任用,对李长宇而言,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李长宇重获希望的时候,身在北京的张扬却被诸多繁忙的事务纠缠着。驻京办这种单位,越是到年底越忙,首先春阳又来了几批上访的,张扬和信访办的忙得不亦乐乎,先是苦口婆心的劝说,劝说未果的再利用威胁恐吓,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得保证这些人老老实实返回春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假如每个人一有事就去北京上访,中国十二亿老百姓,轮流这么干,恐怕要把国家领导给累死。
顾允知忽然站起身来:“你相信吗?”
张扬端起酒杯却停在那里,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在省人民医院被自己打过的梁成龙,梁成龙也愣了,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扬和顾佳彤,真是冤家路窄。
顾允知低声道:“张扬的确帮了我们不少忙!”
魏志诚狠狠点了点头,他嘴里蹦出充满怨毒的两个字:“贱人!”然后挥起手想要打顾佳彤。
魏志诚道:“我这次来是想和你好好谈谈!”
顾佳彤温婉笑道:“你去忙吧!”
张扬攥紧了拳头,他冲动的就要一拳砸在魏志诚的脸上,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绿色的倩影抢在他身前,却是何歆颜分开众人挤了进去,手中的一杯啤酒全都泼在了魏志诚的脸上。
顾允知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
http://m.hetushu.com“不必了!”顾佳彤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的话:“我受够了,我们之间既然没有任何的感情又何必勉强生活在一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会去烦你!”
魏志诚走向顾佳彤,大声道:“你不愿意跟我回去,原因是因为他!”
何歆颜柳眉倒竖,怒道:“你是不是男人?我没让你知恩图报,你也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啊!”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不想说这些烦心的事情了,喝酒!”
苦口婆心的劝说张扬不怎么会。可威胁恐吓是他的强项,几乎都是在他使出这招杀手锏后,那帮上访者老老实实坐车返回了春阳。
两人虎视眈眈的对望着,忽然同时笑了起来,笑得如此开怀,如此愉悦。
魏志诚笑着指了指地上的果篮道:“我刚从云南出差回来,听说你出了事情,所以过来看看。”
顾允知笑了起来:“佳彤,你真能这么想才好。”
“切,就你这样的?从头到脚,从身体到思想找不到一丁点纯洁的地方,我一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看上一个淫贼,一个流氓!”
顾佳彤知道父亲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也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张扬瞪大了双眼,凶神恶煞道:“干你屁事?滚蛋!”
这次学习班是省委书记顾允知发起的,参加培训的学员都是省内各地级市的副市长,李长宇接到通知书时,内心是惶恐不安的,在经历前阵子的风波后,他对顾允知这位江城大佬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敬畏,这次让他去省里学习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又怎样?”
张扬心情郁闷到了极点,扬起拳头道:“再唧唧歪歪,信不信我打你!”
直到张扬登上飞机,顾佳彤也没有主动和他联络,张扬考虑再三,临行前还是打消了给顾佳彤通电话的念头,发生了昨晚的事情,想必顾佳彤此时的心情是复杂而低落的。让她冷静一下也好。
“对不起,爸……”
顾佳彤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一个国家干部怎么说话就像个黑社会分子!”心里却因为张扬对她的关心而感到暖融融的。
顾佳彤不无顾虑道:“我害怕这件事会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
张扬轻轻把他推开,向后撤了一步,他并不是害怕魏志诚,只是不想顾佳彤难做。
魏志诚的表情很严肃,他低声道:“不用了,我这次来是有事情想跟爸谈!”
火锅城吃饭的人很多,魏志诚的怒吼声顿时吸引了许多人围观,他指着顾佳彤大叫道:“你背着我勾引男人,这就是你顾家大小姐的素质!”
梁成龙站在楼上包间内,透过落地窗欣赏着楼下发生的一幕,不觉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电话,然后心满意足的装在口袋中,手机真是个好东西,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个电话就能够出一下胸中的恶气。不用了明天,顾佳彤大小姐的这点事儿就会弄得满城风雨。
一只有力的大手抢在他出手之前抓住了他的手腕,张扬望着魏志诚:“你算不算男人?竟然打女人!”
顾佳彤起身告退:“爸,您休息。我出去了!”
顾养养起身道:“姐、姐夫。你们聊,我去画画!”
“你才傻了呢!”
眼看就是年底了,李长宇始终被挂在那里,市里没有继续追究他的责任,也没有重新给他安排工作的意思,他和老婆离婚之后,净身出户。和葛春丽在江城西郊租了一套三居室,把嫂子也接了过去,日子倒也过得平淡。
每每提及这件事,李长宇都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通过这次的政治风波,他看清了周围的许多人,洪伟基虽然是他的老同学,可在政治上他通常会采取明哲保身的原则。
张扬微微一怔,很快就揣摩出顾佳彤这句话的含义,难道是说顾允知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回头想想自己这次在东江的表现应该很有可呢,无论是顾佳彤出事之后他第一时间飞赴东江,还是梁成龙出言不逊,被他痛打,这都证明他和顾佳彤的关系非同一般,连顾明健都似乎有所察觉,更不用说老谋深算的顾书记了。
顾佳彤不由得心跳加速,轻声道:“我们是朋友!”
张扬没有任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