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7章 老街1919

左援朝笑道:“我们是普普通通的家宴,你跑过来这么一搞,反而打扰了我们的气氛。”他对方文南一直都是有些成见的,说话自然也就没留什么情面,虽然是笑着说出这番话,其实斥责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秦清道:“反正你和他也不会有什么交际,你的工作限于旅游局,主要是搞好江城旅游开发。上层的事情还是少管为妙,再说……”她停顿了一下方才道:“左拥军已经没事,你不用担心了……”这句话多少还是有些酸溜溜的味道。
晚宴的气氛和谐欢乐,虽然左援朝和李长宇各怀心事,可在这种场合。他们都能够很好的掩饰自己,这是种虚伪,也是一种素质,至少在表面上,左援朝和李长宇这两位竞争对手显得还是很友好,亲切的像一对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左援朝因为方文南的出现而提到了三环路工程的事情。
江乐这才低声把李祥军的身份告诉了他们,几个人听明白了,于是不在言语走出了包间。
一会儿功夫只剩下秦清和张扬两人,张扬把车钥匙在手中抛了抛道:“走!我送你!”
秦清看到苏小红卖弄风情的样子,心中稍稍有些不爽忍,不住在张扬的手臂上轻轻掐了一记,张大官人忍着痛,满脸堆笑道:“苏小姐真是漂亮啊,今晚这身打扮像极了一个人!”
秦清轻点着张扬的鼻子道:“你好笨。踩了我十一次!”
张扬和江乐来到南林寺,事件已经平息了,当地派出所正在调查,起因是南林寺工地的一名工人,趁着天黑去纺织厂偷了一些工具,结果被纺织厂保卫科发现,保卫科人员追过来,却被那工人的老乡揍了一顿,所以事情自然就闹大了。邱常在作为工程总指挥想把这件事给平息下去,他也是一番好意,原本那工人也没偷多少东西,他不想耽搁工程进度,可他不出面还好,一出面,纺织厂那边把矛头指向了他,结果把他给揍了一顿,说起来邱常在也倒霉,负责工程指挥没多久,已经挨了两顿揍了,上次被人砸得疤还在呢。
方文南端着酒杯不禁汗颜道:“几位领导大驾光临,慢待之处还望海涵!”
张扬道:“洪伟基一直都是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物,什么事情都想做到置身事外,三环路工程他想让方文南接手,可又不愿出面,所以才把指挥权交给了李长宇,然后把消息提前透露给方文南。”
李祥军怒道:“干什么?你们敢在我这儿闹事?”他刚刚走过去,一名坐在那里的年轻人站起身,甩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打得李祥军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李祥军也恼了,这一带无论派出所还是混社会的都知道他的背景,多少都得给他一些面子,敢公然惹到他头上的还真没有,他抓起地上一个酒瓶子,怒吼着冲了上去。
张扬叹了口气道:“徐师傅,无论什么原因,你们也不该打人,一旦打人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市里已经做出了不少的让步,纺织厂的拆迁问题一再延期,你们厂子里也该为市里想一下。”
蒋庆善道:“张处长,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我们正商量申报景区级别的事情。”
“上海滩里那个方艳芸!”
“南林寺的工程指挥是邱常在,人家园林文物局的事情轮得到我插手吗?”
那年轻人向张扬看了一眼,双目之中充满冷傲之气。
好在秦清今晚心情不错,自当没有听到苏小红说什么。
苏强道:“纺织厂的厂长张忠祥和方总的关系很好,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可以让方总帮忙说说。”
李长宇把工程的筹备情况向他简略说了一下,一切进展的还算顺利。
左拥军先向在场的所有人表示了感谢,他并不善于言辞,但所说的每句话都是自肺腑,很真诚。
张扬道:“放心吧,所有东西都不是我的,我借来的,借来的总不违法。其实,我想有这些东西还不容易。只要随便帮人看看病,弄点诊费,这些都来了。”
苏小红呸了一声:“张处,我发现你真是封建,现在大街上穿的比这暴露得多了,她们都是正当表演,哪有色情成分啊?是你不懂得欣赏!”
秦清自然看出张扬和左晓晴之间的微妙情愫,想当初她和张扬初识之时,还看到过张扬在雨中强吻左晓晴的一幕,心中有些后悔,早知今晚是这样的情况自己就不该来。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江乐趁机向张扬提出想他帮忙调动下工作。
她口中的秦教授就是秦清的父亲秦传良,也是古城墙和老街风景区的总顾问,这个总顾问是张扬给封的,并没有经过官方批准。
张扬笑道:“算了,走招待费吧!”他拿起账单签了个字。
张扬这个怒啊,真他妈小家子气,怎么看这厮都不像李长宇亲生的,我们李副市长的胸怀怎么能生出这么个东西?他点了点头道:“这周你抽时间去财务拿钱,我会提前打招呼的。”
张忠祥怒道:“胡闹,都给我回去!”他这才看到张扬,脸上换了一副笑容走了过来道:“张处长,你也在啊?”
方文南点了点头,此时舞台上的表演也到了最火爆的时候,张扬抬起头看了看,不禁道:“我说,你这些演员怎么不穿裙子?是不是有点色情擦边?”
张扬道:“这批工程机械是他从东江工程机械厂拉出来抵债用得,手续齐全,应该没有问题。”
“就凭我们是人民警察!”
“清姐,她这次回来,好像和我距离远了许多……”
就算在张扬面前秦清也不喜欢评论领导,和_图_书她小声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做事手法,洪书记最近改变了许多。”
张扬心说这厮好没有眼色,自己原本打算和美人儿县长二人世界的,可转念一想方文南并不是这种人,他找自己肯定有事情,于是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的吉普车:“上车!”
张扬笑眯眯道:“我很有品位的,可不是拾到篮子里都是菜的人物!”
左晓晴悄悄看着张扬,在张扬游刃有余地周旋于众人之间的时候,她发现张扬比起在春阳的时候已经改变了许多,这种改变如此巨大。让她记忆中的那个影子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贾敬言和蒋庆善都是不喜欢招惹麻烦的事情,两人只当没有听见。
左拥军邀请众人入座,如果按官职应当是左援朝坐首位,可论年纪应该是田庆龙,经过一番推让,还是让左拥军做了首位,其它人依次落座。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不喜欢洪伟基,这种人太虚伪,而且报复心太强!”
朱晓云啐道:“别胡说八道啊。我跟苏强是两厢情愿,碍你们啥事儿?真是讨厌!”
李祥军已经逃了出去拨打报警电话,咬牙切齿道:“你他妈给我等着!”
张扬和方文南凑在一起,谈着三环路工程的事情,他把周云帆那批工程机械的事情说了。
张扬之所以选择去辣长红,是因为饭店的老板是李祥军,李祥军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的儿子。张扬选择那里也是为了照顾他的生意,最近旅游局市场开发处的客饭基本上都被指定到那里。
苏小红向远处身穿短裙的女孩挥了挥手,不一会儿正中舞台的幕布缓缓拉开,悠扬的乐曲声响起,六个头戴礼帽,身穿燕尾服,下穿短裤丝袜的女郎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她们跳的都是二三十年代百老汇的舞蹈。
李长宇笑道:“大家能够聚在一起。就不要这么客气,其实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主要是你自身没有问题。事实证明了你的清白。”
张扬心里极为不爽。这小子太不厚道了,饭店生意才好几天,这就想着宰人,这饭店还想不想开啊?他心中已经做出决定,以后不会再到这里来了,看在李长宇的面子上,张扬也没跟他一般见识,笑着和他握了握手道:“下午还有工作!”
那年轻人动作极其灵活,闪过李祥军的攻击,一脚踹在他的小腹,把李祥军给踹倒在地,他指着李祥军的鼻子骂道:“我到过这么多的地方,像你这么黑的店还是第一次遇到,八百八!你怎么给我写出来的,就怎么给我吃下去!”他拿起账单捏成一个纸团,一步步走向李祥军。
方文南笑眯眯道:“苏小红弄得,刚刚装修好,还没对外营业,去感受感受!”
张扬回到吉普车内,秦清让他去附驾坐了,听说还要去喝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不想去了!”
张扬也是才知道苏小红还有这方面的能力,仿佛重新认识她一样,向她看了看。
江乐愤愤然道:“苏强,鉴于我们民愤极大,这顿饭你怎么得意思意思吧?”
李长宇嘴里说不闻不问,可看在眼里,心里也为儿子着急,暗示了不少人过来捧场,张扬也是其中之一,有了这么多的助力,辣长红的生意自然就好了许多。张扬到达的时候,饭店门前已经停了十多辆小汽车,其中有两辆是市政府的。
张扬笑道:“以后有时间你就教我跳舞,我一定要成为舞林高手!”
张扬给左拥军敬酒的时候,左拥军没有多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头。对张扬的欣赏和感激已经尽在不言中。
方文南笑着点了点头,这些人他平日里请都请不来,别说是加菜。这桌饭他说什么都不会收钱的。他来到张扬身边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我和张扬是无话不谈的哥们,几位领导有什么吩咐,只管告诉张扬,不满意的地方我马上改正!”说完他向众人告辞退出门外。
“我还是坐自己车过去,老街1919!”
苏小红越听越不是滋味:“怎么你觉着我连方艳芸都比不上?”她横了方文南一眼道:“我要是方艳芸,你就是聂大头!”她又瞄了张扬一眼娇滴滴道:“张扬就是许文强、秦书记就是冯程程!”这玩笑开得稍稍有点大了,方文南慌忙咳嗽了一声,招呼张扬和秦清进门。
秦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展臂抱住他的身躯,俏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小声道:“你住别墅,开好车,是不是有些招摇了,小心有人打你的小报告!”
秦清点了点头道:“真的很不错,苏小姐对旧上海的文化想必进行过一番钻研。”
秦清主动牵住他的手,带着他走向舞池,张扬别的不会,搂搂抱抱可是强项,两只手已经圈住了秦清盈盈一握的纤腰,秦清俏脸一热小声道:“我教你……”
张扬不禁笑道:“我说你们这帮废柴啊,看着自己锅里的肉也能被别人给吃了!”
张扬有些无奈道:“你当我想来啊?你们把邱局长打了,市里让我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派出所也不认为是什么大事,把偷东西的工人带走了,可这样一来工地的工人都不愿意了,他们都是来自一个地方的工程队,看到老乡被抓,纺织厂那帮打人的反而没事,一个个义愤填膺,这帮工人也没有别的对抗方法,只能用罢工表示抗议。
“凭什么?”
张扬主动给徐光大点上了香烟,徐光大看到人家虽然年轻,可是毕竟也是国家干部,对自己这么客气,不由得好感又增加了几和图书分。
张大官人参与不到高层领导的谈话中,也搅和不到女孩子之间的密谈里面。只能和田斌打了个招呼,两人一直都没啥共同语言。
当天酒桌的气氛十分热闹,可结账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些不和谐的因素,苏强接过账单,一看上面写着一千二百八。顿时傻眼了,他们一共是六道凉菜八道热菜。也没什么山珍海味,普普通通的家常菜,无非是辣椒多了一点。酒水还是自带的,如果在外面同样档次的饭店,最多也就是三百块,就算在鱼米之乡也没有这样的价格。苏强本身就是做饮食行业的,一看就知道这一刀宰得够狠。他向服务员道:“你把账单让老板重新算一遍,大家都是朋友,看看是不是算错了!”因为当着张扬和这么多人,他表现的还算客气。
张扬微微一怔,依稀记得过去方文南好像也跟自己提过,不过自己并没有在意,难道纺织厂这么难搞跟方文南也有些关系?
张扬笑道:“哪有的事啊!都是给国家发展做贡献,何必分这么清楚?”
说话的时候,一个人慌慌张张向这边跑来了,是市场开发处的江乐,他远远叫道:“贾局、蒋局、张处,南林寺那边又打起来了!”
苏小红笑道:“别这么夸我,我这人容易骄傲。对了,酒吧刚刚招了一些演员,都在试用期我让他们给你们表演!”
那年轻人冷冷道:“我就是不懂什么叫留余地,从来只有我欺负别人,没有人敢欺负我!”
张扬挂上电话,心头这个郁闷,邱常在挨打干自己屁事,李长宇到底听人家说什么了?也不能听风就是雨,啥事都往自己头上安呢。
秦清当然知道张扬神乎其技的医术。如果他想要凭借医术挣钱,别说是百万就,算是亿万也有可能,她轻声道:“苏小红很不简单,方文南也是一个极其精明的人物,跟他们相处,你要多留个心眼。”
江乐实事求是道:“我想去招商办,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只差招商办董主任点头了。
秦清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看到方文南向他们走了过来,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找张扬拿了车钥匙,先上了他的吉普车。
方文南笑道:“苏经理经商之前是东南美术学院室内设计系的高材生,她在装修方面厉害得很,现在我们盛世集团的设计部还是在她的监管之下呢?”
张扬轻抚她的秀:“我帮左拥军是因为左晓晴!”
秦清也笑道:“我看没问题!”
因为三环路工程的事情,李长宇和方文南最连接触的很多,对他也是很熟笑道:“方老板的消息倒是灵通!”
张扬虽然知道李祥军理亏,可是自己既然在场总不能袖手旁观,向前走了一步道:“我说哥们,差不多就行了,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
张扬笑道:“南林寺都是文物局牵头在搞,那边的事情我们管不着!”
李祥军笑着过来送张扬:“兄弟,走了!”
张大官人和田斌坐在了席口,不知是不是凑巧,左晓晴被安排坐在了张扬身边,小妮子目光刚刚和张扬相遇,俏脸就不由得红到了耳根。
这帮工人本来不想接,可看到是软中华,再说了毛主席教导咱们,糖衣炮弹不怕,只要把糖衣给扒下来,炮弹给他打回去。
方文南的笑声从身后响起:“人家张处那是夸你呢,方艳芸名动上海滩,咱们江城可比不上上海!”
左援朝微笑道:“李长宇说得对,今天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咱们喝酒。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再提起了。”他主动找上了李长宇,李长宇和左援朝喝了两杯,他们两人平时喝酒的机会也不少,可像这种形式的私下交流并不多见,在李长宇被双规之前,李长宇是常务副市长,而左援朝的排名在他之后,李长宇的双规成就了左援朝,让左援朝抓住时机成为了江城代市长,可现在两人都有成为市长的机会,他们之间的竞争是无法回避的。
方文南笑得越开心:“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走,我请你们去喝酒!”
张扬道:“有时候我真想问问方文南,他和洪伟基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有这苏小红到底是不是洪伟基的情妇?”
秦清和张扬走下吉普车,发现停车场的地面全都是青石铺砌而成,酒吧外面的装修风格充满了旧上海的风貌,通往大门地道珞两旁,路灯都是仿古设计,门前的海报是上海滩的剧照,酒吧招牌也是模仿旧上海的风格设计。秦清开始有了些兴趣,轻声道:“想不到苏小红还有些品味!”
张扬点了点头道:“方文南很精明,他对我虽然很好,可一定还有事瞒着我,比如说,他和洪伟基的关系。当初三环路工程的指挥权落在李长宇手里这么秘密的事情,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一定是通过洪伟基的途径。”
张扬不屑笑道:“他的改变就在于恼羞成怒,想借着卫生系统的事情立威,却差点成为市委常委的众矢之的。我看他只不过是想利用这件事立威,利用这件事打击报复。”
说话的时候,厂长张忠祥在几名中层干部的陪同下走了过来,他愤怒的呵斥道:“谁让你们砌墙的?干什么?公然和政府对抗吗?”
贾敬言几个也看出张扬面色不善,江乐小心问道:“张处,有什么指示?”
贾敬言道:“文物局的老邱这两天常常过来抱怨,他们那边工程进行的不顺利,纺织厂工人时常闹事,过去让给南林寺的后院,也被他们堆放材料了,两边关系闹得很僵。”
苏强只是笑。
张扬已经和*图*书退到一旁,既然派出所的出面,这件事用不着他出手了。
方文南道:“如果手续合法,用他的当然没有问题,反正我们的需要量很大,价钱方面一定要他放到最低!”
徐光大道:“张处长,到现在纺织厂的补偿问题还没有落实。自从这片院墙被打倒,市政府把我们的后院划给了南林寺,我们厂里就经常丢失东西,昨天被我们抓了个现行,保卫科的同志来抓小偷,却被他们打了一顿,你说说,还有天理吗?他们南林寺的工程要紧,我们纺织厂的生产就无所谓?他们的建筑工人要紧,我们这帮工人就得任人欺负吗?”
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向那名年轻人道:“朋友,我劝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给人留几分余地也不是什么坏事。”
酒宴进行到中途的时候,盛世集团的老板方文南专门进来敬酒,他也是刚刚听说这帮市府高官光顾了他的酒店,原本在帝豪盛世谈生意的他,慌慌张张赶了过来。
张扬听得一头雾水,我靠。这他妈哪跟哪?李长宇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南林寺的这场风波跟自己有关?张扬想到这一层,气就上来了:“我搞什么事情了?我这两天都扎在古城墙工地上,南林寺那边我连去都没去!”
秦清望着舞台上的表演,忽然有种重新认识苏小红的感觉,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苏小红只是一个世俗的人,却没有想到她的内在居然如此丰富。
张扬的吉普车出现在辣长红的停车场,李祥军就笑着迎了出来,他今年二十三岁,从小在学业上就没什么兴趣,在父亲的监督下好不容易读完高中上了江城工业学院,毕业后原本李长宇安排他到机关上班,可这厮一门心思想挣钱,不经李长宇同意就开了这间饭店,他又不是这行出身,所以饭店开业初期也是惨淡经营。
“啥?”张扬微微一怔。
张扬对邱常在没什么好感,冷笑道:“他不是挺能耐吗?让他自己处理呗!”
“这不是在搞偏颇吗?”
张扬道:“徐师傅,我是代表市政府过来了解情况的,前些日子,咱们双方不是已经谈好了吗?怎么又发生了这种事?”
秦清露出一丝浅笑,开始的时候,她对张扬把父亲弄到这里来帮忙也颇有微词,可后来看到父亲乐此不疲,而且他的身上因此而重新焕发了青春,秦清方才明白,一个人只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焕发生命的光彩,所以她在这件事上不再持有反对态度。
因为装修好没多久的缘故,室内还是有着一些装修味道,不过里面的装修格调很好。桌椅板凳,吧台酒具全都精心布置,成功的营造出旧上海的氛围。
张扬颇为错愕,这小子跟自己在旅游局干的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忽然兴起了调动工作的念头?
“我不管!现在南林寺出了事情,你们旅游局就要负责,我只想看到结果,你去处理一下……”他停顿了一下又道:“邱局长让人给打了!”
古城墙的修缮工程进行的很顺利,藏兵洞也已经基本清理完毕,张扬视察了一圈,之后来到古城墙的角楼之上,旅游局局长贾敬言和副局长蒋庆善正在里面纳凉,看到张扬过来,蒋庆善拿了一瓶水递给他,张扬拧开瓶盖灌了一口道:“古城墙维修顺利,老街那边也正在进行中,按照初步估计,年底就能对外开放了!”
一帮年轻人同声欢呼起来。
江乐喘了口气,自行拿了瓶水喝了,这才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们,原来是南林寺工地的工人跑到纺织厂偷东西,结果纺织厂保卫科的一帮人找到工地,人赃并获,当场就打人了。
张扬明白了,自己好歹还挂着招商办副主任的头衔,江乐一定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找到自己,他点了点头:“你既然决定了,那好,我去跟董主任提提。不过我不敢保证她一定会答应。”
张扬对张忠祥没多少好感,身为一厂之长,对手下工人约束不力,事情层出不穷,真不知道市里为什么还要他继续在这个位置上呆下去。
秦清望着张扬张大官人看着美人儿县长,咽了口唾沫,从这厮眼里的色欲就能够看出,他压根就没有怀旧的感受,的确,你让一个从大隋朝过来的人在旧上海感觉的酒吧中怀旧,那根本是痴人说梦。秦清却不知道他的来历,女人都是喜欢浪漫的,尤其是在这种怀旧的气氛下。她小声道:“难道你不想请我跳舞吗?”
朱晓云道:“头儿,不能这样被他宰啊!”
张扬从兜里摸出一包中华烟,给他们每人送上一支:“都抽口烟歇歇!”
张扬道:“5A估计够呛,4A应该没啥问题。”
苏小红也颇为得意,她抿了口洋酒,嘴唇在玻璃杯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唇印:“张处长让我的装修风格一定要符合整个老街的风貌,这老街要主打隋唐文化。为此我专门请教了秦教授。
秦清对这种官场上的手法已经见怪不怪,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他还是没有撇清关系!”
张扬并没觉着有什么特别,看了看道:“就是一盗版上海滩,有啥特别?”
秦清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得露出笑意:“你啊!整天就合假公济私,我监督你有没有违法乱纪行为才对。”她启动引擎,张扬的这辆吉普指挥官还真是不错,动力性舒适性兼顾,视线又好,就算在鱼米之乡豪车云集的停车场也颇为惹眼。
张扬笑道:“跟你有关系吗?我怎么看你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秦清的美貌到哪儿都是注目的焦点,在高www•hetushu.com层领导相互寒暄的时候,她已经牵着左晓晴的手儿两人谈得相当投机,她留美多年,左晓睛正在美国留学,两人的共同话题有很多。
“谁?”
秦清沉浸在这充满怀旧带着淡淡忧伤的氛围之中,仿佛真的置身于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
方文南对周云帆这个人也是闻名已久,他知道周云帆在东江是个通吃黑白两道的人物,想不到张扬和他也搭上了关系,他低声道:“周云帆的底子可能不太干净。”
张扬笑眯眯看着苏强,小子有些门道,难怪能追上朱晓云,现在的女孩子都喜欢出手大方的男子,这帮旅游局的工作人员显然没啥优势可言。
秦清笑道:“这种事可不能问!”
“谢了啊,兄弟……”话音没落,就响起玻璃碎裂的声音,两名大汉在大堂内掀翻桌子砸了起来。
张扬心中暗自感叹,平日里让他喝一杯酒跟喝毒药似的,想不到见了领导跟乖孙子似的,以后一定要好好奚落他一番。
徐光大抬起头,对张扬这位旅游局的年轻干部他是记得的,当天他代表纺织厂谈判,张扬给他留下的印象很深,记得张扬说了很多维护纺织厂方面的话,张扬是有些好感的,徐光大点了点头:“张处长!”
张忠祥道:“这件事是意外!”
徐光大道:“最可气的就是那个邱局长,他跑过来威胁我们,说我们打人是犯罪,要公安把我们全都抓起来。”
江乐慌忙向张扬敬酒。
“我知道!”
张忠祥道:“已经开始搬迁了,不过几十年的老厂搬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时间到了中午,张忠祥邀请张扬去厂里食堂吃饭。
这下连张扬也听到了,他皱了皱眉头,这李祥军也太他妈离谱了。
张扬白了他一眼:“奴颜婢膝!阿谀奉承!”
苏小红一双丹凤眼瞪得滚圆:“切!张扬,你拐弯抹角骂我是交际花!”
贾敬言道:“南林寺应该可以!”
苏小红继续道:“我本来想搞成古代酒楼那种,可后来我心里想要是那样。在我这里卖洋酒,岂不是挂羊头卖狗肉,显得不伦不类。后来出差去上海,看到外滩有这么一间风格的酒吧,所以才产生了这个想法,搞成旧上海的样子,极有怀旧色彩,又能融入老街的整体氛围之中,不至于显得突兀。”
苏强笑道:“好这顿饭我请客。不是觉得不解气。回头我到金满堂再摆一桌,澳龙鲍鱼吃个够!”
张扬摇了摇头,正准备提议去吃饭,电话忽然响了,拿起一看是李长宇的电话,他走到一边接通电话,恭敬道:“李副市长,有什么指示?”
苏小红之所以能够拿下这片地方,主要是通过张扬的关系,不过手续并没有任何不合规矩的地方,方文南和苏小红通过和张扬的一段时间相处,知道这厮表面上虽然玩世不恭,可实际上头脑清醒得很,人家是想要向上走的人,寻常的利益根本不可能打动他,和这种人合作,就必须约束自己。方文南也是一个眼光远大的人,生意做到一定境界就要符合规则,终日卖弄小聪明,玩弄规则的人注定不会长久。
张扬道:“走,跟我去趟南林寺!”
离开南林寺,江乐提出带张扬去吃饭,自从张扬回来之后,他们几个年轻人就想请头儿吃饭,始终没有机会,张扬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道:“就去辣长红吧!”
张扬拍了拍她挺翘地屁股道:“乖!苏小红在老街刚开了间酒吧,咱们去看看,秦书记帮我检查一下我的政绩。”
换成以前,张扬少不得要出手教训这小子,可今天李祥军宰人在先,连他都窝了一肚子的气,也懒得为他出头。
李长宇知道方文南的酒量,笑道:“算了,不能喝就不要勉强,我们主要是来这里谈心,又不是拼酒,方老板真有心啊,回头把你们鱼米之乡的特色菜给我加两道。”
一个工人懒洋洋道:“亡羊补牢!”
苏小红原本想请他们去包间坐的,可是张扬嫌味道太大,反正酒吧也没正式营业,坐在大厅也一样清净。
“成!206,空调我都给打好了!”
方文南的林肯车这才驶入停车场,身穿红色旗袍的苏小红这时也从酒吧内婷婷袅袅走了出来,她今天也特地打扮过,头烫得大波浪,衬托着她的鹅蛋脸越的精致,一双凤目流转着妩媚至极的神采,远远就娇滴滴道:“张处长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那啥……我不会!”好煞风景的一句话。
左援朝听他这样说,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想当初三环路工程是他提起的,却被洪伟基安排给了李长宇,利用李长宇来牵制自己。左援朝明白,在下次选举之前,自己必须要拿出一份亮眼的政绩,千万不能被李长宇比下去,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如愿以偿的把市长前面的代字去掉。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把李长宇看在眼里,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李长宇的确是个很有想法很有能力的人,抛开改革的切入点不同不说,在大哥这次的事情上,李长宇出人意料的站在了洪伟基的对面,这在左援朝来看是很不可思议的。可在田庆龙看来,李长宇这样的干部有主见有魄力有担当。
张扬道:“纺织厂的意外也太多了一些,对了,市里定下了纺织厂部分搬迁的方案,你们怎么还没开始执行?”上次的事情闹完之后,市里和文渊区综合考虑了一下纺织厂的实际情况,最终定下让纺织厂部分搬迁的决定,先保留重点车间,保证正常生产,其余的辅助部门先行停工搬迁,等到开和图书发区的厂房完全建好之后,再全部迁移过去,这已经是目前照顾到双方利益的最佳方案。
方文南毕竟是征战商场多年的老将,歉然笑道:“左市长说得对,我不请自来,打扰了大家的兴致,这么着吧,我自罚三杯!”他让服务员满上三杯酒,一口气喝干了。
这种场合张扬也没有说话的份儿,他老老实实敬了一圈酒,唯一的收获就是认识了左晓晴的几个亲戚。
张扬看到砌墙的工人中有一个他认识,正是那天和厂方谈判的代表之一老工人徐光大,张扬笑眯眯走了过去:“这不是徐师傅嘛?”
李长宇的声音很严肃:“张扬,你要有全局观,无论是南林寺还是古城墙,都是江城旅游开发不可缺的一部分,身为旅游局的干部,你要一视同仁,不可以有所偏颇,更不要从中搞事!”
晚宴在九点半结束,众人在酒店门前分手,整个晚上张扬和左晓睛虽然坐在一起,可是并没有几句交流,分手的时候,张扬方才找到机会道:“这次会待一阵子吧?”
朱晓云第一个忍不住了,她愤然道:“让你们老板过来,哪有这么宰人的!”
田斌问:“来了?”
张扬来到南林寺和纺织厂之间的那块地方看了看,纺织厂一方,工人正在自组织砌墙呢,三宝和尚在那里探头探脑,他好生郁闷,可又不敢上前阻止,看到张扬如同看到了大救星一样,慌忙跑了过来,欣喜万分道:“张处长,您总算来了,你看看,市里已经把那块地划给了我们南林寺,他们又给围上了。”
这会儿辖区派出所来人了,李祥军看到来了四名警察,顿时腰杆就壮起来了,他指着那名年轻人道:“就是他,不但砸店,还打人!”
秦清啐道:“我才不教你呢,教会你,又多了样哄女孩子的本事。”
崔杰他们一个个都像霜打的茄子:“可不是吗,谁知道这小子这么阴险啊,我觉着他这么好心的请我们好吃好喝,搞了半天是糖衣炮弹,把我们旅游局一枝花给哄跑了!”
李祥军经商虽然不久,可是他也多少悟出了一些门道,对张扬也是十分的亲热,远远道:“兄弟来了!”外面都传张扬是李长宇的干儿子还有甚者说张扬是李长宇的私生子,李祥军虽然心底看不起张扬,以为他是靠着自己老子才混到今天这种地步的。可表面上的客气还是要表现出来的,这一点应该说得自李长宇的遗传,不过他的头脑并不灵光,还是从母亲朱红梅那里遗传的多一些。
李祥军不忘叮嘱道:“上月你们旅游局在我这签子近两万块的单子,该结账了!”
这帮人都是政坛上混迹多年的精英人物,从微妙的表现中已经把握住事情的关键所在,李长宇忽然醒悟。今天不单单是一场答谢宴,怎么还有点两家家长见面的意思!
那服务员转身走了不多会又回来了把账单重重往桌上一拍:“没错!一千二百八!”
为首的警察大声道:“你们三个跟我们走!”
秦清对于政治问题的认识和分析能力要比张扬强得多,她轻声道:“前些日子有人向省纪委举报了洪书记,虽然最后不了了之,可有句话叫无风不起浪,洪书记和方文南的关系应当非同一般。”
张扬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他认为纺织厂目前的状况和张忠祥有着很大的关系。
张大官人道:“来了!”然后再也没有话说。
苏小红让人工了一瓶XO,她也知道张扬对洋酒兴趣不大,专门给他开了瓶飞天茅台。又弄了盘花生米。秦清在酒吧内转了一圈,回到张扬的身边坐下,轻声道:“这里装修得不错,我看整个平海找不出第二家这么有特色的地方。”
两人坐下没多久,崔杰、陈建、何树雷、朱晓云也赶到了,让张扬意外的是,这次还多了一个苏强,原来他去省党校学习这段时间,苏强没事就往旅游局窜,他是惦记上朱晓云了,两人一来二去竟然处上了对,像这让一帮旅游局的年轻男士倍感失落。
张扬笑道:“生意方面我不会过问,过几天他那边应该回来人,我搭桥。具体的事情你们谈!”
左晓晴点了点头:“一个多月……”她向远处看了看,然后小声道:“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说完匆匆向父亲追了过去。
方文南一脸的笑。
贾敬言皱了皱眉头道:“这南林寺的事情还真多!”
几人喝了点酒,张扬无意中提到上午的事情。
张扬热情的和他握了握手:“军哥,给我们开个小包间,菜你看着弄!”
苏小红拖着方文南走下舞池,随着乐曲起舞。
那帮跳舞女郎退下去之后,乐曲声变得低柔而悠扬,一个身穿蓝色旗袍的女郎走上舞台,对着麦克风婉转轻柔的唱起:“夜来香……我为你歌唱……夜来香。”
方文南也有他的难处,他的确是轻易不喝酒,可来到这种场合,就不是他能够控制得住的,这房间里就有三名江城市委常委,人家无论谁跺跺脚江城就得抖三抖,他敢不给人家面子吗?
方文南的这句话说得相当讨巧,他强调和张扬的关系不仅仅是表明他们之间的友情,更是把自己和张扬放在了一个位置上,在场的多数都是张扬的长辈,人家方文南够诚恳,愿意以子侄辈自居,这就是他的精明之处。
当晚秦清跟着张扬一起来到了雅云湖畔的翠湖御景27号,张扬目前就住在这里,也许是当晚浪漫的氛围刺激到了秦清,美人儿书记表现的格外疯狂,凌晨三点钟,两人的身躯仍然纠缠在一起。
张扬没说话,率先走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