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68章 老问题新麻烦

张扬对郭志强的坦诚顿时生出了好感,他笑道:“李祥军做事的确不太地道,我那天也被他宰了,可看在李副市长的面子上,这件事只能算了,反正以后是没法去了。”
张扬道:“王导,有件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上次你拍江山美人,我们江城,我们旅游局给你多少无偿的支持啊,怎么你电影拍好了,上面对我们的奉献只字不提啊?”
安语晨轻声道:“我可没说过,是爷爷说可以商量,我当然要听他的了!”
“你混蛋!”安语晨骂完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对张扬真有点没折,小声道:“最近龙威还有两部新片要去江城取景,我暂时不能过去,你帮忙接待协调一下。”
张忠祥笑了笑:“希望吧!”他说完就上了自己的车,冷淡的态度让张扬不禁有些着恼,这张忠祥无非是纺织厂的厂长,充其量也就是个企业副处。自己还挂着招商办副主任的头衔的,麻痹的,居然不给我面子。
钱长健从张扬的表情上看出了他的疑惑,低声道:“港方已经多次提出对南林寺景区的进度不满意,港方代表安小姐重点提起了你,是她向市里区里推荐你来负责南林寺景区工程。”
张扬低声道:“带着你的人走吧,都是自己人,回头田局跟你解释!”
张扬道:“我又没说你什么?再说了,我不还兼着招商办副主任嘛,你去也不是叛徒,你这叫潜伏,给我当卧底去了!”
张扬把他的事情跟董红玉说过了,董红玉答应的十分爽快,江乐事前已经通过关系做好了大部分的工作,只差招商办主任董红玉点头,她一吐口,这事就算定下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合上电话之后,他向郭志强道:“郭志强?”
王准道:“我也走了,张处长,这次拍摄的事情还需要你们配合,刚才我在老街看了看,不错,真的很不错!”
文渊区公安局长薛成才道:“无论怎样你们纺织厂方面也不该把邱局长给打了。这件事很严重,已经构成了伤害罪,邱局长的家属坚持要你们交出打人凶手。”
张扬到工地后不久,就接到通知让他去文渊区参加一个紧急会议。
派出所已经接到了田庆龙的通知,自然不会插手过问。
张扬道:“其实这事儿咱们不是讨论过许多次,你上次不是说可以商量吗?”
“拉倒吧!你爱找谁找谁?大爷没工夫伺候你!”张扬说完就挂上了电话,唇角却浮起一丝得意的微笑,不知道安德恒知道这个消息会不会气得发疯,老子早就说过,我失去的东西一定会亲手拿回来的。
张扬心中暗笑,之前自己干得好好的,因为安德恒背的使绊子,把自己从南林寺工地给挤出来了,现在工地出现了麻烦,又想起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推。我他妈好欺负吗?他当然没那么好说话,微笑道:“钱区长,我现在真的没有精力顾忌到南林寺的事情,古城墙修缮、老街改造、还负责市政府的招商引资,整天忙得我晕头转向的,南林寺的事情我真的是有心无力。”
郭志强因为刚才和张扬交手的那一拳已经充分感受到了人家的实力,眼中的狂傲之气已经消褪了不少,他嗯了一声。
“什么叫没损失?我店被砸了,饭钱还没结呢!”李祥军愤愤然道。
被人重视总是好的,张大官人不觉有些得意,可他马上又觉着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凡事总得有个理由啊,就算李长宇罩着自己,可现在他毕竟只是一个科级干部,江城比自己官大的比比皆是,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工作要交给自己,要知道南林寺景区工程交给自己指挥,就等于把江城旅游开大型项和*图*书目全都交给自己统管,这权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张扬实事求是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郭志强道:“那天我和两个战友吃饭,本来是挺高兴的事儿,想不到被他宰了一顿,我这人脾气不好,遇到事情沉不住气,所以就动了手,事后才知道店老板是李副市长的儿子。”他停顿了一下道:“我不是怕他,就算我真打了他,这件事也没啥严重的,他们交情不错,我要是把事情闹大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所以我感谢你出手阻止了我。”
年轻人一声冷哼,挥拳向张扬的胸口攻去。张扬早料到对方是个一语不合马上出手的人物。他也是同样的一拳迎了上去,你小子不是狂吗?我这就让你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张忠祥苦笑道:“我没什么好说的,市里提出的分批搬迁计划,我们也贯彻执行了,可市里答应的补偿金到现在还没有到账,工人见不到钱,自然有怨气,我这个当厂长的不是说丧气话,我在厂里现在根本没啥威信,纺织厂就是一个烂摊子,一盘散沙,我没能力管了,领导要是觉着我不称职,把我撤了吧。
谢丽珍显得文静腼腆,并没有一些明星常见的傲慢。
几名警察都被他不屑一顾的态度激怒了:“带回所里说话!”他们向三名年轻人围拢过去,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那名年轻人倏然向警察冲去,他出拳极快。他的两名同伴也都是贴身搏击的高手,片刻功夫,四名警察都被他们击到在地,李样军看到眼前的情况有些傻眼了,看到那年轻人向自己走来,吓得转身就向饭店外逃去。
张扬叹了口气道:“钱区长,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手头上的工作就够我忙的。我哪还有精力顾忌南林寺那边的事情,再说了那块地方太复杂,不单单是工程建设的事,还涉及到纺织厂的动迁问题,单单是那些工人的工作就够人头疼的了。”
“去吧,我巴不得,这样我就能少管点事儿,落个清闲,知道电话号码吗?要不要我报给你?”
江乐道:“头儿,其实我也不想走!”
郭志强露出友善的笑容,主动伸出手道:“我这次来是特地谢谢你!”张扬和郭志强虽然交过一次手,不过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的矛盾,他笑着跟郭志强握了握手,邀请他坐下,又让朱晓云给他泡了杯茶。
王准也看出了点门道,张扬介绍郭志强的时候,并没有把他的家庭出身一并介绍出来,所以王准还以为郭志强只是张扬的普通朋友,他笑了笑道:“郭先生真是热心!”
张扬从安语晨的这句话中听出了活动的意思,看来安老爷子决定在纺织厂的动迁问题上采取退让的态度,这对事情能否获得解决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
张扬道:“张厂长,刚才你也听到了,领导让我重新负责南林寺景区工地,以后咱们的接触就会多起来,我希望咱们能够多增加沟通,争取把市里下达的任务办好。”张扬的这番话还是很诚恳的。
还没等他开到工地,李长宇的电话又打来了,他是从田庆龙口中知道这件事的,田庆龙刚才考虑了一下,这件事必须先和李长宇沟通,免得因为一件小事造成误会。李长宇听说张扬在场,所以打电话给他问问具体情况。
他们父子的事情,张扬自然没有多少言权。
张扬听她这样说,气顺了不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南林寺工程受阻的关键问题在于动迁补偿款,这笔钱不到位,工人的情绪就安抚不下去。”
“不行?”郭志强的笑容凝结在脸上。
m.hetushu.com张扬笑道:“我算明白了,你们还是想拿我当枪使!”
张扬来到区政府停车场的时候,看到张忠祥还没有走,正站在车前打电话,于是走了过去。张忠样打完电话,留意到身边的张扬,笑了笑道:“张处长有什么指教?”
他的两名同伴看到形势不对,想要同时向张扬围拢,却被那名年轻人阻止。
安语晨这才知道是江山美人的事情,笑道:“你看到的是海报,电影还没上映呢,急什么?后期字幕会加上去的,你放心,我专门交代过,清台山和江城旅游局这些协作单位一定要注明,这样才能起到广告作用。”
张扬皱了皱眉头,郭志强已经走了进来,他今天穿着白色T恤,浅灰色西裤,带着金丝眼镜,显得很文面,跟那天的彪悍模样判若两人。
“你当然站在江城市的立场上,你维护的是你们的利益,你有没有为我们考虑过?”
张扬微微一怔,从年轻人的话中已经推测到他口中的田伯伯十有八九就是江城市公安局局长田庆龙。这江城的地方实在太了点,到处都是熟人。
“骂你才对,我现在已经够忙了,你把我拖到这潭浑水里来做什么?
郭志强道:“我请你吃饭,很想和你交个朋友!”
钱长健道:“我只是转达市里的决定!”
江乐有自己的打算,其实他一直对朱晓云都有好感,真正促使他离开旅游局的原因正在于此,朱晓云和苏强确定恋爱关系之后,江乐便不愿意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不过他一直都隐藏。得很好,并没有人知道他离开的真正原因。
郭志强看到谢丽珍眼睛就亮了,他看过谢丽珍的不少录影带,其中就有几部三级片,心中不由得暗赞张扬能耐,连香港的大明星都认识。
安语晨在这一点态度很坚持:“张扬,其实那块地是市政府答应我们开发南林寺景区的条件,现在工厂动迁出现问题,应该是市政府出面协调,不应该我们安家埋单。”
谢丽珍还没有说什么,她身边的女助理有些忍不住了:“郭先生,谢小姐是公众人物,请你不要询问她的隐私。”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军分区司令郭亮居然还有点迷信。
张忠祥道:“你还是把我拷走吧,邱局长在纺织厂挨打,主要责任人是我!”
张扬笑道:“郭先生找我有事?”
张扬道:“郭先生看起来像个书生,功夫却是深藏不露!”
郭志强横了那女助理一眼,假如在平时,他早就发作了。
张扬对这厮十分反感。懒的跟他理论,带着朱晓云一帮人扬长而去。
钱长健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怒火:“你别急着承担责任,你是纺织厂的法人代表。该你承担的责任你决跑不了,不该你承担的,你也没那个本事担待!”他的目光转向张扬道:“张扬,区里征求了一下各方面的意见,认为目前南林寺的工程指挥还是交给你。”
郭志强依依不舍得送了出去:“谢小姐,要不要我开车送你!”
张扬心中暗乐,这郭志强该不是看上了谢丽珍吧!
在安语晨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张扬骂了起来:“我正想找这个死胖子,妈的,上次我给他帮了这么大的忙,电影里居然连一个字也没提到我们,这次不给我加上去,老子一脚把他踢出江城去,取景?取个毛!”
钱长健皱了皱眉头,纺织厂南林寺之间的事情层出不穷,让他也感到颇为头疼,他最不爽的就是张忠祥的态度,身为厂长,怎么可以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郭志强也并非是不明白事理,人家既然张口把田局点了出来,自引再闹下去也没什么意思m.hetushu.com,他向两名同伴使了个眼色,出门开了他们的那辆军用吉普扬长而去。
张大官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张扬赶到的时候,会议刚刚开始,文渊区区长钱长健主将会议,出席会议的除了区里几位干部。还有区公安局局长薛成刚、纺织厂厂长张忠祥。
张扬还没有表示,郭志强已经巴巴的主动凑了上去:“谢小姐,真巧,我正准备去参拜佛祖舍利呢,咱们明天一起去吧!”
她过来也是有目的的,想通过张扬的关系参拜一下佛祖舍利,她信佛。
“警察了不起。警察就能随便抓人?”
李祥军看到警车过来,这才壮着胆子回来看看,现打他的人已经走了,不由得火冒三丈,他正想找派出所理论,张扬来到他身边拍了拍他肩膀道:“算了,反正也没啥损失。”
郭志强借着点酒意问道:“张扬,我听说前阵子你和形意拳的梁百川相邀比武功,为什么最后不了了之,我看你的实力未必会输给他!”张扬和梁百川比武功的事情传得很广,其实张扬已经和梁百川偷偷比试过,而且轻松胜出,不过他并不想因为那件事让两人的梁子越结越深,所以选择了沉默,这事情他自然不会宣扬出去,张扬笑道:“郭哥,我是一国家干部,人家是武林人士,你说我没事招惹人家干嘛?梁百川徒子徒孙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真把他惹毛了,单单是每天上门叫口的我就接应不暇了。”
张大官人正在盘算的时候,香港来电话了,安语晨显然已经知道南林寺景区工程交给张扬负责的消息,不无得意道:“这次你要怎么谢我啊?”
谢丽珍起身道:“我还有事,王导张处长,我先走了!”
张扬来得晚一些,来到后薛成刚已经完言,钱长健向张扬道:“张扬,说说你的看法!”
安语晨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丫头的韧劲儿很足,怒冲冲兴师问罪道:“张扬,你什么态度?小心我向你领导投诉你!”
张扬微微一怔,他连今天会议的主题都不知道呢,不过看到张忠祥在场,估摸着今天的会议主要是纺织厂和南林寺的纠纷问题,他很狡猾的向张忠祥看了一眼:“这事儿我没多少言权,还是张厂长先说!”
张扬原本不想多管这件事的,可李长宇和田庆龙都跟他关系不错。他总不能让两人稀里糊涂的因为这件事闹了起来,等那名年轻人挂上电话,他马上就给田庆龙打了个电话,田庆龙正准备发火呢,很奇怪张扬怎么给他打了电话,当他听张扬说完这件事的始末,也弄出了一头的冷汗,如果不是张扬及时提醒,这件事差点又被他给弄拧了,他低声道:“那小子是郭亮的小儿子郭志强,是你蒋姨的干儿子,一直都在外地当兵,这事儿你既然赶上了,就帮忙解决下,派出所的人我让他们撤走。”
年轻人抬脚就想追上去,忽然感到眼前人影一晃,张扬已经拦住了他的去路,笑道:“朋友,差不多了,我看你们现在走还来得及!”
王准笑道:“张处长,您别生气,安小姐已经跟我说过这事儿了,我们不是不提,你看到的只是电影杂志,那上面反应的信息很片面。电影正式公映的时候,我们会专门做一个几秒的贴片广告,这次来不单单是为了拍片,还为了拍这个广告,把清台山把江城最美的一面拘进去。”
郭志强的注意力已经全都集中在谢丽珍的身上了,他轻声道:“谢小姐有电话吗?住在哪里啊,明天我去接你参拜佛祖舍利!”
李长宇怒道:“这混小子就是不争气,开饭店就开饭店,这才几天就干起了宰客的勾当和_图_书,活该给他一点教。”
江乐和朱晓云识趣的退了出去。
张扬佯怒道:“你有没有搞错,我是你师父,你懂不懂尊师之道?”
钱长健道:“所以区里希望你能够尽快解决这件事,利用你和港方的关系多做做工作,看看他们答应的动迁补偿费能不能早点汇入纺织厂的账户。”
张扬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朱晓云他们几个正在苦口婆心的劝江乐呢,看到张扬,朱晓云叫道:“头儿,咱们里面出了个叛徒,你是不是帮忙劝劝!”
张扬笑道:“丫头,你们安家人怎么都这样?难道天下间的便宜都要让你们家给占了,人家就得吃亏倒霉是不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拿出一点点钱,无非是多增加点投入成本,对你们安家来说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王准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着两位女郎,一位是他新戏的女主角谢丽珍,还有一位是谢丽珍的助理,这谢丽珍也算是香港一线女演员了,不过她是演三级片出身,现在也开始转型演起正儿八经的文艺片了。
李长宇发了两句牢骚之后道:“张扬,他伤的重不重?”被打的毕竟是他儿子,骨肉连心,李长宇关心也是再正常不过  “没事儿!”
张扬心中这个郁闷,不用问一定是李长宇的主意,奇怪刚才还和他通电话呢。他在电话里怎么不说?非要通过钱长健的口中告诉自己?
“谁?王准吗?”
郭志强坦诚道:“我不如你,我戴的这副眼镜是平镜,我爸说我眼神太凶,让我遮遮杀气!”
“我早就不认你了,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现在我是代表港方跟你谈工作,让你负责南林寺景区可是我辛辛苦苦向江城市政府争取来的,你可别辜负了我的期望。”
双拳蓬!的一声撞击在一起,张扬纹丝不动,那年轻人脸色却是微微一变,向后接连退了两步。他的右拳禁不住微微有些颤抖,张扬那一拳的威力,只有亲身体会方才能知道。
张扬叹了口气道:“一件小事而已,何必闹这么大!”他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这饭店是李长宇的儿子开得,所以他才忍了这口气,假如是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就冲刚才那顿痛宰,张大官人的怒火只怕比这名年轻人燃烧的更加剧烈。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行!”
钱长健笑眯眯道:“一个人又被利用的价值证明他有能力,小张啊,好好干。大家都看好你!”
钱长健道:“古城墙修统工程启动的比较晚,可是现在的进度已经大大过了南林寺景区,市里对南林寺工程的进度十分不满,邱局长今天意外受伤。通过大家的考虑,一直推举你来负责南林寺的工程指挥工作,张扬,你就不要推辞了!”
张扬这才明白了,主要原因还是安语晨,是安语晨影响了市里的决定,他点了点头道:“钱区长,你知道的,南林寺景区可是个烂摊子,工程进度之所以不断拖延,跟纺织厂方面有很大的关系。”
郭志强呵呵笑了起来,此时他和张扬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他的电话是大哥郭志航打来的,自从他返回江城,老爷子知道这小子一点就着的脾气,所以专门交代让郭志航看着这个弟弟,每天郭志航都要打几个电话询问他的动向,知道郭志强在和张扬喝酒,也颇感诧异,郭志强听说他还没吃饭,把金满堂的位置说了,让大哥赶过来一起喝两杯。
张扬暗自好笑,你这个当老子的都不问,碍我什么事?嘴上还是答应了一声。
江乐很快就跟了进来,低声道:“头儿,调动的事情谢谢你了!”
中午张扬就在金满堂定了位置,他也没叫别人,和郭志强找了个小包和-图-书间坐了,两人一见如故,谈得相当投契,谈话中张扬知道,郭志强现在正就读于国家军事学院,暑假过后就是毕业实习了。郭志强的身上并没有寻常高干子弟的矫骄之气,他自从和张扬那天交手之后,就对张扬生出惺惺相惜的感觉,后来听说了张扬在江城的种种威风事迹,对他更是欣赏。论年龄,张扬比他还要小上两岁,不过可能是两世为人的缘故,张扬比起郭志强显得沉稳许多。
郭志强的酒量也很厉害,两人不知不觉已经喝完了两斤五粮液,张扬本来还想着工作,可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投缘的酒友,劲头一上来,什么事情都抛到了一边,让苏强又上了一斤。
这时候门外响起急促的警笛声,又有六七名警员来到现场。
张扬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田庆龙和李长宇既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这件事就不会继续闹大,张扬因为中午的事情对李祥军生出了极大的反感,李祥军的眼光实在太短浅了一些。
江乐听他说得有趣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年轻人扫了一眼那帮警察,也摸出手机打了起来,电话接通之后。他大声道:“田伯伯我,遇到点麻烦,你们江城警察正要铐我呢!”
谢丽珍只是从王准口中听说张扬的能耐很大,并不知道郭志强是干什么的,所以表现的相当矜持,轻声道:“明天要看剧组的安排!”
朱晓云这时候跑了进来,神情紧张道:“头儿,有人找你……”压低声音道:“那天在辣长红闹事那个!”
张扬上了自己的吉普车,理了理思绪,市里把南林寺景区交给自己指挥,虽然是无奈之举,不过这也意味着一个大好的机会,只要自己处理得当,可以从中获得想要的政绩。
李长宇叹了口气道:“以后你也要多提醒提醒他!”
张扬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咧开嘴笑了:“人各有志,你们别拦着江乐的前程!”说完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董吉名又休病假了办公室只有张扬一个人。
张扬把郭志强钓他们相互介他了一下,又让苏强重新给了几个菜。
张扬的电话却是和工作有关,香港流氓导演王准又来了,这厮昨晚就到了江城,入住帝豪盛世,这会儿在江城旅游局等着张扬呢,张扬惦记着让他帮忙宣传的事儿,让他直接到金满堂。
“我说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啊?”
南林寺景区开发指挥权重新交给张扬的事情在旅游局内引起了相当大的震动,一个市场开发处的科级干部,现在已经成为旅游局大权在握的第一人,市场开发处也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几名小年轻知道江乐,正在劝江乐想调往江城招商办的消息也在劝他改变主意呢,他们从进入旅游局以来,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工作如此重要,也第一次感觉到以后的前景会越来越好,所以对江乐在这种时候从旅游局调走很不理解。
散会之后。钱长健专门把张扬留了下来,自从张扬上次在纺织厂工人的围攻中保护了他,钱长健对这年轻人是充满好感的,他轻声道:“张扬,我看你对南林寺的事情好像并不怎么热心?”
钱长健笑了笑:“可是大家都看好你!我给你透个底儿,就算没有邱局长挨打的这档子事,市里也已经准备把南林寺景区交给你负责。
张忠祥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有原因的,他也知道最近一连串的事情造成的影响,纺织厂的生产经营状况又一塌糊涂,他的政治前景暗淡无光,人灰心才会说出这样的丧气话,面对领导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
张扬笑道:“来我这里,我是地主,哪有让客人请客的道理?”
张扬笑道:“多大点事儿,何必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