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6章 重色轻友

姜亮低声道:“你是说……这个人很可能来自我们的内部?”
乔梦媛笑了起来:“张扬,我早就听说了你很会哄女孩子,可我却已经过了发梦的年龄。”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悲剧在我的身边发生!”张扬闭上眼睛,他忽然发觉,最近一段时间身边发生了太多的悲剧,而这一系列的悲剧或许都和他有关,他不能任由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他要做出改变。
“外援?”
胡茵茹在这个时候走入了他的办公室,看到张扬的样子,顿时觉察到他心情不好,轻声道:“谁惹你生气了?怎么气成这个样子?”
乔梦媛向张扬笑道:“无论这次合作能否成功,我都要感谢你!”
张扬也听说了这件事,刘金城不仅仅把张扬当成上级领导,更把他当成知心好友,所以有什么话并不瞒他。
“你……”
乔梦媛初始的时候对这个高中生一样的年轻人并没有提起足够的重视。她指出了安家在开发中所遇到的困境,这都是因为他们对现实国情的不了解所引起,根据安家拟订的投资额,就算南林寺广场顺利开发,其规模和影响也是极其有限的,她有能力做通市政府的工作,在原有的基础上,将开发区域扩大三分之一,将南林寺广场打造成为文渊区第一地文化商业中心,开发面积增大。实际投资额自然也要水涨船高多出的资金部分由她来负责解决。
白燕瞪了张扬一眼道:“张主任张嘴就没有好话!”
赵军默然无语,国安内部的确存在问题,他们一直在查,可直到现在仍然没有结果。
许嘉勇目光中的愤怒渐渐黯淡了下去,他拍了拍乔梦媛的左手:“梦媛,我需要时间。也许过些时候,我可以彻彻底底的忘记这件事。”
张扬有些郁闷的看着梁成龙:“今儿不是给我接风吗?”
原本张扬准备让胡茵茹也加入这次的商贸团,可江城制药厂刚刚恢复生产,目前的主要任务是恢复过去的老用户,并没有大力拓展市场的必要,再说顾佳彤人在北京,胡茵茹必须留在江城坐镇,自然无法随行。
梁成龙笑道:“我倒是想换,可她特粘我,对我这么好,我还舍不得!”
乔梦媛把今天和安达文会面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之后,又感叹道:“安达文不简单,南林寺广场的事情上,我们占不了太多的便宜。”
“我不给你消息你也知道了。你来了有什么用?人家不犯罪。你总不能抓他?”
“我说赵军,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摆出一副领导面孔,有话好好说。我又不欠你什么!”
“为什么不提前向我汇报!”赵军的下一句话就让张扬感到不爽。
刘五失踪了,专案组按照魏长贵提供的线索去抓捕刘五,可是刘五早已人去楼空,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在方海涛死后,刘五就已经下落不明。
胡茵茹道:“我新近发现了一家饭店很不错,我带你去!”
胡茵茹依偎在他的肩头,轻声道:“张扬,是不是有心事?”
张扬在电视上也常常看到这位女明星的演出,想不到白燕真的约了女伴。
张大官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找他们退货,不给退,就去韩国抽这帮孙子!”
胡茵茹带张扬去的地方是南湖水库。在水库的西岸有一家当地人开的饭店,已经经营了十多年,以河鲜农家菜为主,饭店连个招牌都没有。室内陈设也是极其简单,不过菜肴十分美味,两人点了一条青鱼,做了一鱼四吃。
梁成龙笑着捅了捅张扬道:“这不是给你的,陈绍斌苦苦哀求了几个月了,又送了白燕两套化妆品,这才搞定,今天人家头次见面,你别搅局啊!”
张扬笑道:“没办法,这些人都不好推,晚上我好好补偿你!只要你不嫌我粗就行!”
乔梦媛一双美眸越发显得忧郁起来,她了解许嘉勇的性格,只要他认准的事情。他无论如何都会一直走到底,现在说的这句话根本就是在敷衍自己,乔梦媛咬了咬樱唇:“嘉勇,放下仇恨,我们会生活得更好!”
荣鹏飞道:“也就是说案情已经陷入了僵局,只有找到刘五才能挖出他背后的那个人!”
张扬道:“来东江就听你们安排,我什么都不闻不问!”
荣鹏飞也觉察到张扬情绪上的变化,司机回来之后,他很快就告辞而去。
赵军路上已经知道了荣鹏飞的身份。可他没有把自己的真正身份告诉荣鹏飞,只说自己从北京来,对工作什么的也没有具体介绍。
“在我的理解,女孩子向别人说感谢往往都有着不同寻常的意思!”张大官人笑眯眯道。
安达文道:“我可以付http://www.hetushu.com给你回报。但是我不可能因为你帮我雕琢这块璞玉,而把其中的一半分给你!我们可以合作,前提是分配方案要达成一致,利益的分配方面,我会给出一个具体的数字,如果乔小姐认为可以接受,我们应该可以合作!”
乔梦媛道:“为什么不?这个项目大有可为,有介入的机会,就可以从中分一杯羹,只要条件合适,我会介入的。”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刚才张扬送我来的!”
“他怎么说?”
“那就去韩国找他们理论!”
张扬愤然道:“我跟你一起过去,我他妈还不信了,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他们还敢欺负我们中国人?”张扬原本就想去东江一趟,他对妹妹赵静和丁斌旧情复燃很不放心,必须要亲自去看看才行。
张扬内心剧震:“什么?”
荣鹏飞道:“你怎么看这件事?”
张扬叹了口气道:“话不投机半句多,赵军同志,我得提点意见,你的工作态度很有问题!”
“不知道,我们怀疑是秦朴,这件事可能和你杀死野狼秦粤有关,当时出任务的是你们两个,所以组织上希望你小心!”
安达文道:“你这份计划书忽略了一个很大的因素,那就是修缮南林寺的部分,你把开发南林寺商业广场,和南林寺完完全全的划分开来!”
胡茵茹对赵静的事情也是了解的,她微笑道:“算了,年轻人的感情事,你又干涉不了。再说了,人家犯过错,也不能把人家一棒子打死。总得给人家一个改过的机会不是?”
刘金城这个恼火啊,酒厂好不容易才弄到了这笔贷款,全场工人都将希望寄托在这次的改革上,他在每一个环节都很小心,事必躬亲,却想不到最后栽在了高丽棒子的手里。商场上的确没有永远的胜仗可这次实在太冤枉了,高丽棒子跟他耍小心眼,江城酒厂却根本耍不起,他们输不起这一仗,这次的改革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
张扬怒视赵军,压低声音道:“这就是你们国安的保密措施?我的身份暴露了,可常浩一直在幕后,他怎么会暴露?你们内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不查?”
出门上厕所的时候,赵军向张扬道:“我找你有事!”
乔梦媛有些惊奇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她也听说过安家现在的掌门人是这个叫安达文的年轻人,不过一个十九岁的毛孩子能有多大本事?可安达文只是粗略浏览了一下计划书就把握到事情的关键之处,安达文又道:“你所说的扩大开发区域的确让人心动,可是我们安家并不缺钱,乔小姐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一样可以做到。”
严新建当然是众人关注的中心,他也十分健谈,一路之上说说笑笑。中途还在清平湖吃了顿饭。从江城到东江足足用去了七个小时,张扬不禁有些后悔,要知道这个样子,说什么都不跟着大巴车一起过来了。
安达文点了点头道:“南林寺的确属于公益,我们在商言商,如果没有南林寺的公益,江城市府又怎么会把商业广场的开发权交给我们?所以我们必须要把修缮南林寺的成本计算在内,如果乔小姐也认同的话,这份计划书自然就不公平了!”他笑着把计划书放在桌面上。
秦白道:“根据技术部的初步分析。那些匿名电话都是一个人打来的!”
许嘉勇的内心深处宛如被皮鞭猛抽了一记,他的语气依然平淡:“他还说什么?”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起身道:“走,出去吃饭!”
姜亮道:“我认为田斌不可能这么做,他是警察,他比普通人要懂得法律,他不会知法犯法!”
张扬忍不住道:“瞧你的丧气样,现在是他们违约,告他们呗,咱们中国又不是没有法律,也不是没有好律师!”
乔梦媛道:“安先生对国情并不了解,安小姐,从南林寺开发到现在。你们所遇到的麻烦并不少吧?”
“滚!”胡茵茹红着脸骂道。
张扬点了点头:“我很好的一个朋友死了!”他在湖边的连椅上坐下,胡茵茹在他身边坐下,搂住他的身体,轻轻抚摸着他的心口:“人活在这个世上,有些事总是难免的!”
乔梦媛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道:“他说通过左晓晴!”
他的形容很贴切,乔梦媛频频点头。
荣鹏飞笑了起来:“真正应该注意的反倒是这些匿名电话,不过打电话的人实在太狡猾,以我们的现有技术,根本没办法查到他,这个人对我们公安局内部的情况很熟悉,他熟悉我们和图书的办案流程,对我们的每一步掌握的都十分清楚。”
“到了就知道了!”
这次东江金秋经贸洽谈会规模很大,江城市政府也颇为重视,组织市内的一些大型企业前往观摩交流,副市长严新建担任代表团团长,张扬和严新建的关系不错,一个电话过去,严新建就答应把他吸收为代表团成员。
荣鹏飞是带司机过来的,这证明他想喝酒,荣鹏飞有个习惯,如果是自己驾驶,他肯定滴酒不沾,身为公安局长,要以身作则,想管理人家,首先要端正自己。
白燕在梁成龙手臂上拧了一记。向张扬还击道:“怎么?今天张主任形单影只啊?平时身边可是美女如云。”
许嘉勇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可此时他的内心却冷酷到了极点,放下仇恨,张扬害死了他的父亲,抢走了他最心爱的女人,这样的奇耻大辱又怎能说放就放?不过许嘉勇从张扬最近的作为已经意识到,张扬一定对他产生了警惕之心,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也许暂时性的放一放不失为一个绝佳的选择,放长线方能钓大鱼。
“张主任,哪有那么容易,单单是时间上我们也耽搁不起啊!”
乔梦媛已经做好了合作开发南林寺商业广场的计划书,安语晨和乔梦媛聊天的时候,安达文在一旁观看计划书。
经贸代表团就下榻在东江国际会展中心的临江国际大酒店,张扬在途中已经给袁波打了个电话,等到了临江国际大酒店,就看到袁波的那辆蓝鸟在停车场门口等着,张扬跟严新建说了一声,就自由活动了。
张扬这次也没有开车,跟着代表团的大巴,去了东江,市政府出面组团,名为招商,可旅游的性质还是占一大半,一路之上成员们说说笑笑。刘金城是心事最重的一个,坐在后面呆呆望着窗外,如果这次和RG交涉不成,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酒厂的全体职工。
荣鹏飞安道:“张扬果然有些本事!”
张扬点了点头,指了指前面,两人走到湖边,赵军道:“安德渊来了?”
张扬笑道:“我说荣局,你这人怎么这么虚伪,刚才都跟你说我们在一起吃饭,你这不还是来了!”
许嘉勇霍然睁开双目,他有些愤怒的看着乔梦媛。
姜亮有些尴尬道:“荣局,其实魏长贵之所以老老实实承认,是因为我们请了外援!”
乔梦媛微笑道:“何以见得?”
姜亮这才把张扬出手帮忙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张扬微微一怔,他缓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胡茵茹所说的是开发区管麦会主任肖鸣要给他批一块地皮的事情。张扬点了点头道:“成!明天我给肖鸣打个电话,你直接去找他,把地皮的事情确定下来。”
“不是她还有谁啊?”白燕的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呢,一辆黑色甲壳虫就开了过来,开车的正是东江歌舞团的明星演员黎姗姗。
张扬笑着看了看乔梦媛,在自己的面前乔梦媛表现出超乎寻常的警惕。这证明乔梦媛并没有把他当成朋友,张扬刚才也只是故意这么说。他对乔梦媛也从心底警惕,乔梦媛是许嘉勇的未婚妻,她无疑是站在许嘉勇的立场上,如果江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都是许嘉勇在背后捣鬼。那么乔梦媛就是帮凶,这个表面柔弱的女子心机绝不简单。
乔梦媛摇了摇头:“嘉勇,我知道你很恨他!”
张扬就纳闷了,自己在别人眼里就这么好色成性?这时候陈绍斌从望江楼里迎了出来,这厮看到张扬只是笑笑,仍然向那辆黑色甲壳虫走了过去,迎向身穿红裙,风姿绰约的黎姗姗,伸出手去:“黎小姐,你可真难请啊!”
刘金城道:“下周东江有个秋季经贸洽谈会,我听说他们公司也有展台,这次公司老总朴志信会亲自前来,我过去找他们谈谈!”
张扬这才明白了赵军过来的真正目的,他笑道:“不错!”
张扬不屑道:“劣等民族!麻痹的,就是劣等,我最不待见的就是高丽棒子和日本鬼子!”张大官人眼里真没把这两个国家当回事儿,想当初这两个国家也就是被虐的份儿,想不到现在居然也有地位了,尤其是那个韩国,前两年还是南朝鲜,咋忽然间就建国了呢?这帮狗日的就是给脸不要脸!
“常浩死了!”
姜亮道:“荣局,我始终觉着这个匿名电话很奇怪,他分明在一步步将我们引向他所设下的围套。”
“贪赃枉法的警察也不在少数!”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刘五不但和田斌有关系,而且两人的关系十分密切,刘五曾经给田斌当了两年的线人,案情的发展变得越发扑朔迷和*图*书离了,至少从表面上看,田斌极其可疑,他有过暴力殴打方海涛的记录,而且他始终认为刺杀父亲是方海涛指使他人所为,曾经扬言就算不干这个警察也要让方海涛付出代价。
江城公安局长荣鹏飞紧皱浓眉。专案组的确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找出了杀死方海涛的真凶,可根据眼前掌握的情况,幕后一定有人指使,这件案子和刺杀田庆龙的案子有一点极其的相似,都是犯罪的直接执行者被抓住,可背后的策划者都毫无头绪。
荣鹏飞向周围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你很喜欢玩啊?是不是电话费不花钱?还是你收了别人很多钱?”
刘金城哭丧着脸道:“这次完了,我们厂的改革全都指望着这套设备呢,如果交涉不成功,我就是把自己卖了也挽回不了厂子里的损失!”
望江楼经过重新装修之后,已经对外营业,袁波并没有改名,只是找人重写了招牌,门前又摆了两尊石狮子,生意自开张以来出奇的火爆。他载着张扬来到望江楼的时候。时间才刚刚五点半,门前停车场已经满了一半,现在是公款吃喝风最为盛行的时候,停着的车子多数都是政府机关,企业单位的公车。
安语晨点了点头,的确!自从南林寺开发工程启动以来,纺织厂就没有消停过。搞得安语晨几度都想要放弃。
赵军并未久留,他要前往常浩的家乡云安,处理他的丧事。荣鹏飞让司机把赵军送走,他也感觉到赵军这个人有些神秘,不过并没有指出。
乔梦媛叹了口气,来到他的身后,双手扶在他的肩头上:“嘉勇,有句话,我放在心里已经很久了。仇恨这个东西,放在心里越久,对自己的伤害就越大,张扬不是个普通人,你想要对付他,到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何必呢?”
张扬轻抚胡茵茹的秀发,低声道:“我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身边的人!”
两人不方便多说,聊完关键的事情,又回去了。
乔梦媛微笑道:“希望你不要让我等得太久!”她和安达文握了手。
乔梦媛道:“张扬,你和嘉勇是怎么认识的?”
荣鹏飞虽然来江城有一段时间了。可南湖水库却是第一次过来,他对这里的风光赞不绝口,张扬招呼他们坐下。荣鹏飞的司机是不敢坐的,老老实实去外面大厅炒了个菜,要了碗米饭吃完后就回车内等着了。
荣鹏飞道:“无论怎样,你们专案组的工作成绩还是值得肯定的,至少已经找到了杀死方海涛的凶手!”他转向秦白道:“小秦,让你调查的情况怎么样了?”
张扬眯着眼睛看着胡茵茹道:“你嫌我粗啊?”
张扬和胡茵茹并肩走在湖畔,夜色深沉,清风温柔,胡茵茹挽住张扬的手臂,指向不远处的那片地方:“那里不错!”
张扬咬牙切齿道:“麻痹的,这小子再敢对不起我妹妹,我弄死他!”
张扬一个人坐在后面静养,他发现自己是个劳碌命,到哪儿都闲不住。不过他很享受眼前的生活,如果让他平平静静的过日子,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闷出毛病来。
张扬这个郁闷啊!好不容易过了几天清净日子,这国安又找上门来了。不过想想国安给自己也帮了不少忙,以后顾佳彤谁的还得靠国安方面帮忙照顾,赵军又是自己的直属领导,人家大老远来了,总不能不理人家,咱张大官人从来都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他约好地点让赵军去等着,马上又给荣鹏飞打了个电话。让他把赵军顺道给捎过来。
荣鹏飞点了点头,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表情显得异常凝重:“姜亮。我总觉着以后还会有更大的事情发生,这场仗不好打,我们必须马上行动起来,在对方酿成更大的悲剧以前将他制止!”他拍了拍姜亮的肩头道:“看守所的事情做得很棒。能够让魏长贵老老实实认罪,已经让我们公安系统找回了一点颜面。”
“哪儿啊?”
对方阴恻恻笑了起来:“方海涛让人去刺杀田庆龙,最恨他的人是谁?上次在审讯的时候,他差点被人打死,你们有没有脑子,这么简单的事情还让我提醒!”说完他马上就挂断了电话。
张扬马上发现这店老板狡猾的地方,青鱼都是现称现做,不过每条都得有五斤以上,他们两个人显然吃不了这么多,不过张大官人也不会在乎这点小钱,更何况,吃饭也不用他付账,胡茵茹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赵军找张扬也有事,也想单独谈。可国安的事情都是高度机密,不能让外人知道。
张扬挂上电话,胡茵茹不无嗔怪的瞪了他一眼道:“你比国家主席和-图-书还忙呢,想跟你单独吃顿饭都不行!”
张扬怒吼道:“谁干的?”
张扬笑道:“我是那种人吗?”
张扬这两天也是极其忙碌,主要是协调纺织厂的问题,他和文渊区的领导联合工作,总算把纺织厂那帮工人给安抚了下去,南林寺商业广场是文渊区以后的重点工程,商业广场一旦修建完成,将会搞活文渊区的经济,文渊区领导也表示了高度的重视。
梁成龙笑道:“不是黎姗姗吧?”
乔梦媛返回汇通分公司,发现许嘉勇在公司等她,他也关心乔梦媛今天谈判的结果。
安达文道:“这一点七我和乔小姐的看法一致,我相信如果乔姐介入的话,我们的开发会进行的更加顺利,我做生意喜欢直来直去,乔小姐的建议我很感兴趣,可是你说提出的分成比例,我不会同意。乔小姐之所以找上我们,是因为你觉着我们现在手里抱着一块璞玉。你以为自己是一个出色的工匠,所以想跟我们合作,帮我们把这块璞玉变成价值连城的工艺品。”
荣鹏飞苦笑着摇了摇头,接通电话,电话内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道:“想知道方海涛是谁杀的吗?”
胡茵茹自己开了瓶果汁,张扬他们三个连喝了三杯酒,然后打开了话匣子,荣鹏飞原本找张扬的目的是为了跟他单独聊聊案情,他知道张扬的本事,既然姜亮能请外援,他一样可以请外援,让张扬了解了解案情帮他分析分析,可现在赵军在场,说话就不是那么方便了。
江城酒厂的改革并不顺利,刘金城在北京和韩国人签署的包装流水线设备出现了问题,设备运抵江城拆箱之后,江城酒厂的工程师马上发现这些设备和他们想象的不同。他们厂子里预先定下的型号是SSLLVLL,可运过来的设备实际上是SSLLVL,虽然只差了一代,可价格相差却是一百五十万元,韩国人在铭牌和包装上动了些手脚,这些运来的设备无法满足他们的生产需要,刘金城懵了,翻出合同,合同没错,他气得跟韩国厂方交涉,可对方的态度很生硬,一口咬定,这是SSLLVLL型号,刘金城所要的是SSLLVLLB型号,但是合同上没有标明,所以他们送哪个型号都合理合法。更倒霉的是,刘金城在人家发货之后就付了全款,他太缺乏国际贸易的经验了。
“据我所知,南林寺属于公益,和商业无关吧!”
杜宇峰在进行案情总结的时候说道:“刘五唆使魏长贵杀死方海涛。可是根据我们的调查,刘五过去和方文南没有任何的接触,也没有任何的冲突和矛盾,他很可能是个中间人,是别人委托他,他又找到了魏长贵下手。”
“我问他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赵军抿起嘴唇,双目望向远方烟波浩渺的湖面:“去香港之后的事情,死前遭受了折磨,很惨!四肢多处骨折,颈推被人折断了。”
张扬从蓝鸟车内下来,一辆崭新的宝马车在他旁边的车位停下,梁成龙和白燕先后从车内下来。
张扬让胡茵茹又加了几道特色菜。
刘金城道:“这事儿也怪我,我当初没标明具体的型号,谁知道他们在A和B之间动手脚啊,我以为RG公司是个国际大公司,注意国际形象。不会干这种卑鄙龌龊的事情。谁能想到他们连这种偷梁换柱的事情都能干出来!”
两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酒桌上都漫无边际的扯着闲话,菜很好,酒也很好,就是谈话无法深入,张扬心里明白。
胡茵茹笑道:“你看看你,哪还像个国家干部,张口闭口都是粗话。让人听到影响多不好?”
荣鹏飞缓缓合上手机,他向姜亮道:“去把田斌的档案调出来,查查他跟刘五之间有没有什么关系!”
“我当然知道,所以他在江城期间,我寸步不离的盯着他,我就怕他犯罪,可人家到这里做什么事情都很谨慎,表现的就是一个守法公民,我还能怎么着?总不能动用公安机关把他给关起来?”
张扬对这件事也感到义愤填膺。高丽棒子居然欺负到咱们中国人的头上来了,不过一千多年的功夫,他们啥时候也变成技术输出国了?想想大隋朝那会儿,除了能输出发点女人、奴隶啥的,其它东西还不都是从我们这边学来的?这事儿不能忍。
“我凭什么向你汇报?”
张扬开车送乔梦媛离开,途中乔梦媛由衷感叹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想不到安达文小小年纪竟然这么厉害!”
安语晨在商业上并没有多少经验,虽然爷爷明确把国内交给她打理。可她害怕做不好,还是把弟弟安达文叫了过来。安达和*图*书文看完计划书。淡然笑道:“乔小姐,恕我直言,这份计划书对我们来说很不公平!”
专案组雷组长姜亮道:“荣局,我们无法排除刘五也只是中间人的可能,就算找到他也未必能够挖出幕后黑手。”
此时胡茵茹从饭店内走了出来。
当着胡茵茹的面,荣鹏飞并没有忌讳什么,很委婉的和张扬叙述了一下最新的案情进展,张扬听说匿名电话的事情,不由得又想起了常浩。心中一阵难过,如果常浩活着,也许能够找到那个打匿名电话的人。
张扬上了袁波的汽车,袁波笑道:“晚上我约了梁总和陈主任,咱们好好聚聚!”
赵军点了点头:“安德渊是什么人你不知道?”
胡茵茹更加用力的搂紧了他:“张扬,不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你做的已经很好!”
梁成龙看了看张扬道:“你是,陈绍斌专门让我告诉你,千万别打黎姗姗的主意,否则朋友都没得做!”
张扬和楚嫣然联系了一下,玛格丽特这两天在春熙谷温泉度假村过的怡然自得,最近没有来江城的打算。听说张扬要去东江出差,楚嫣然让他顺便去东江农业大学去一趟。去拜访一下农业大学的副校长庄晓棠。现在农学院和饲料厂联合研究新的配方,在这件事上庄晓棠帮了很大的忙。楚嫣然让他过去,一是帮忙表达一下谢意,二是邀请庄晓棠前来春熙谷度假,张扬搞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非要自己亲自过去不过楚嫣然既然有交代,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说你这次来江城就是悔了这件事?”
严新建也没把他当成代表团的正式成员,让他加入无非是卖他一个人情。张扬想干什么他当然不会过问。
几个人同声笑了起来,胡茵茹起身拿起带来的五粮液给他们倒上,因为药厂刚刚恢复生产,最近她的业务也很繁忙,汽车尾箱内随时都准备着两箱五粮液,以备不时之需。
张扬怒道:“还有谁?赵静那个没出息的丫头!现在居然又和丁斌搅和在了一块儿!”
赵军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可无论怎么样,他过来江城,你都要给我消息!”
姜亮将调查来的结果交给荣鹏飞的时候,荣鹏飞沉默了足足两分钟。然后通过后门来到办公室的阳台上,姜亮跟着走了出去,低声道:“荣局!”
百忙之中,张扬也没忘了教育赵静,抽出时间给她打了个电话,苦口婆心的教育了赵静一通,想不到赵静这次态度居然十分的坚决,言语中对丁斌颇为维护,看来已经原谅他了。这让张扬很不爽,气呼呼的斥了赵静两句就挂上了电话。
许嘉勇嗯了一声,向后靠在大班椅上。
许嘉勇道:“还打算跟他合作吗?”
张扬笑道:“如果他不没本事,安老也不会放心把这么大的财团交给他打理!”
赵军看了看张扬,看了看胡茵茹。他对这厮换女朋友的速度深表佩服。当然人家身边女伴的质量也是相当的高。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美女都嫌弃我了,我最近正闲得慌,有没有好姐妹给我介绍啊?”张扬嬉皮笑脸道。
凉菜也别有特色,醉虾、糟鱼、薄荷、苦菜,这边凉菜刚刚端上来。张扬的电话就响了,却是公安局长荣鹏飞找他喝酒,张扬把地方说了,让荣鹏飞自己过来,这边刚刚挂上电话,国安局赵军的电话又打了过来,他到江城了,让张扬去火车站接他。
“通过左晓晴!”张扬的这个答案很直接,很坦白,却让乔梦媛心底感到很不舒服。
冯格丽特要在温泉度假村逗留几天,张扬则和安语晨几人返回了江城,安语晨几人这次来得目的就是为安老祈福和挑选墓地,时间有限的很,临行之前,在张扬的安排下,乔梦媛和安语晨姐弟俩见了面。
张扬笑道:“梁总,车换了。怎么人还是那个啊?”
张扬帮他们介绍了一下,荣鹏飞和胡茵茹是认识的,他笑道:“希望我今天没有打扰你们吃饭的心情!”
“我说你怎么这么刺猬?我说你一句,你十句在这儿等着!”
赵军瞪了张扬一眼:“我懒得跟你废话,反正上头对你这次的做法很不高兴,希望你不要有下次!”
“信你才怪!不过你要是真闲的慌。我给你喊个女伴过来也行!”白燕说着就掏出了手机。
胡茵茹稍一拒绝顿时觉着这厮一语双关,红着脸骂道:“不要脸,大白天的胡说什么?”
杜宇峰插口道:“有件事很奇怪,打匿名电话的人对公安局内部的情况很清楚,无论办公电话,还是你们几位局长的手机号,他都清清楚楚的。”杜宇峰的话没有说完,荣鹏飞的电话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