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8章 似曾相识

张大官人过去一直对怀旧这个词儿不甚了解,现在总算明白了,在金敏儿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什么是怀旧,怀旧就是怀念旧情人,大爷的,这滋味真是难以描摹啊。
顾允知哑然失笑道:“我也听说了,说张扬又跟韩国人干了一架!”
张扬颇感诧异,想不到又臭又硬的高丽棒子也有服软的时候,他笑道:“吃饭没有?一起去吃点!”
顾允知抬起头,看了宋怀明一眼:“你说的哪件事?”
江城副市长严新建也觉着张扬的表现太失面子了,咳嗽了一声道:“小张,你有什么意见?”他是在给张扬解围。
“金敏儿!”
第二天一早,韩国汉城经贸代表团团长黄传善亲备前来拜访了江城副市长严新建,金敏儿陪同他一起前来。黄传善这次前来主要是向严新建道歉的,昨天的那场斗殴事件已经调查清楚,是他们一方先动的手。江城方面是好意,甚至连急救电话都是严新建打的,金敏儿当时就在现场,对发生的一切十分清楚,是她向黄传善说明了一切。
两人同时笑出声来,顾允知停下笑声道:“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有些顾忌,作为经贸会的主办方,我们理所应当表现出大国气度,维权尽量不要造成过大的影响。这一点上,你看得很准,好一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怀明你说的不错,但凡前来参加经贸会的企业和商家,他们都是看中了平海未来的发展,都是看到了中国经济不可估量的潜力。”
顾允知笑道:“怀明啊,你现在说话可不像一个省长!不过孩子们打架,我们也不能责怪他们,吃亏还是占便宜,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周围人同声惊呼,几名韩国人慌慌张张的围了上去,严新建他们也围了过去,他们是好心帮忙,想不到几个高丽棒子情绪很激动,大声叫嚷着,朴志信的助理竟然给了严新建脸上一拳,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一看市长大人被打了,秘书小王第一个勇敢的冲了上去,刘金城也上去了,小王文文弱,还没靠上去就被朴志信的助理一拳放倒,刘金城却有股蛮力,加上这么多天都集团的所作所为给委屈着,这会儿全都发泄了出来,他一拳击打在那小子的下巴上,打得他唇破血流,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张扬倒没把这次的斗殴当成一回事,他始终想着那名韩国美女翻译,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个不快的插曲,他一定要找她好好谈谈。
金敏儿脸儿红了红道:“我不是她!”
金敏儿没有否认,她轻声道:“中国历史悠久,是文明古国之一,不仅仅是韩国,周围的亚洲国家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影响。”
张扬笑眯眯望着金敏儿道:“金小姐也懂得功夫?”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想金小姐并没有明白我们的意思,那套设备我们必须要退,这不是误会的问题,根本是RG集团在偷梁换柱,他们这是商业欺诈行为,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要承担后果。”
张扬从她的表情上已经意识到她绝非是春雪晴,也许只是上天开得一个玩笑,在造人之时用上了相同的模板,张扬充满失落道:“你和我过去的一个朋友很像!”
张扬及时探出手去一把抓住了朴正义的领带,朴正义的身体和的平线已经倾斜成了四十五度角,真可谓生死悬于一线,如果张扬再晚一会出手,只怕朴正义今天要摔一个粉身碎骨。
可韩国方面就有些不爽了,盯着别人这么看,看得如此肆无忌惮,这就是没有礼貌了。
身后传来一个少女的尖叫声,张扬并没有回头,已经听出是那个负责翻译的韩国女孩来到了这里,他叹了口气道:“你们韩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打肿脸充胖子,没有这个实力,又何必以卵击石呢?”他伸出手去,抓住朴正义的手,把他给拉了回来。张扬并不想闹出人命,朴正义一张脸吓得毫无血色,刚才已经在生死边缘转了一圈,无论他心理如何强硬,此时也有些承受不起,回到天台之上一言不发,转身向门口走去。
朴正义低声道:“我叫朴正义!”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听说这件事之后,专门来到现场狠狠把严新建训斥了一顿,严新建也很委屈,所以不免要跟赵季廷分辩几句,是韩国人主动出手的,他们是自卫反击。
张扬不屑笑道:“比如说你们的跆拳道,无非是从我们中国的传统武术之中演化而来,有什么稀奇!”
顾允知放下筷子,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唇:“你在征求我对江城领导层的看法?”
顾允知淡然笑道:“孩子们都不在家,就我一个人,我懒得做,本想请你去大酒www.hetushu.com店,可我又不舍得!”
张扬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不想打人,这高丽棒子非要送上来给他打,麻痹的,看你这么诚心被虐,老子今天就满足你。他跟朴正义走向电梯,副市长严新建叫了一声:“张扬!”
张扬道:“如果不知道你的身份,谁都会以为你是中国人!”
茗心茶楼距离会展中心不远,茶楼位于江边,据说已经有了三百年的历史,可现在的这座五层建筑是民国时候修建的,幸运的躲过了十年浩劫,前不久重新整修了一遍,茶楼的招聘据说是当年乾隆爷亲笔书写的,茶楼门前的两名迎宾小姐穿着清朝旗袍。
顾允知点了点头:“不错,可现在我也清楚你的用意,你意在借用这件事提醒国外企业和商家,在中国经营,和中国做生意就要本着公正平等的准则,否则我们绝不会妥协和让步!”
外面忽然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
严新建虽然平白无故挨了一拳,可他也知道这厮误会,事情闹大了影响不好,他大声道:“大家不要激动,先救人要紧!”他马上拨打了120。
他被急救车送走之后,中韩两方仍然在虎视眈眈的对峙着。
一名韩国人大叫一声,腾空跳起向刘金城的面部踢去,张扬一把拉开刘金城,左手闪电般弹出去,避过对方的飞踢,一把抓住那厮的裆部,伴随着那韩国人的一声惨叫,被张扬把身体从半空中重重摔倒在地上,另外一名韩国人还没有抬起腿来,张扬已经前跨一步,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欺入他的面前,一拳击中他的小腹,打得他捂着小肚子蹲了下去。
张扬哈哈笑道:“花拳绣腿,算不上什么真功夫,在国内我连二流都算不上!”
朴志信用力点了点头,铁青着面孔站起身来,他走了两步,想要用这种举动抗议江城方面的态度,可忽然眼前一黑,身体晃了晃,一头向地上栽倒。
张扬低声道:“认识春雪晴吗?”金敏儿一脸的迷惘,不知张扬为何会突然提出这么奇怪的问题。
跆拳道有两个击中力量的方法,其一就是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一点上,另一个是把打击目标集中在对手的要害上。集中自身的全部力量在拳、掌、指、足、膝、肘、头等骨骼的尖端上作为冲击体,在短时间内,凝聚全身的力量来打击对手。
在张大官人的眼中,金敏儿最吸引他的绝非美貌,而是怀旧,激起了这厮内心深处的怀旧情结。
“上天台!”朴正义指了指楼上。
跟随朴志信前来的共有四名韩国人,其中两个还是跆拳道高手,看到刘金城出手,两人马上加入战团。
朴志信又道:“但是我有几个条件,第一,江城酒厂需要正式向我方道歉,第二,我们并不是无偿更换,你们必须补偿两种型号中间的差价,中间所产生的一切费用由你拍负责!”
张扬并不急于发起进攻,而是利用空明拳的柔劲将朴正义的攻击化解,朴正义如同面对一团棉花,无论他怎样发力,一旦接触到张扬,都会被他的柔劲轻松化解,朴正义越打越是心惊,对手的实力显然超出他的想象,他大吼道:“胆小鬼!为什么要躲?”这句话中也包含着智慧,他想激起张扬的愤怒,让张扬和自己实打实地对上几招。
张扬很绅士的邀请金敏儿先走入电梯,望着她的倩影,一种熟悉的滋味涌上心头,不由得暗自感叹,真像!简直就是春雪晴再世!
金敏儿道:“张先生的意见我会反馈给RG集团,不过依我对朴志信先生的了解,他不会答应你的要求!”
严新建也没有预料到韩国方面会突然缓和了态度,他表现出咱们中国人特有的宽宕大量。黄传善是个中国通,他和严新建的交流不存在任何问题,金敏儿并没有在严新建房间内做过多停留,留给他们两人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金敏儿皱了皱眉头。
宋怀明道:“顾书记,你对江城最近发生的事情怎么看?”
朴正义连连后退,张扬的出手快到了极点,不等他站稳脚跟,张扬的拳头已经来到距离他面门不到一寸处,想要躲开都来不及了,张扬却并没有一拳打下去,在距离朴正义鼻尖还有半寸处停下,当真是收放自如,虽然如此,刚烈的拳风已经迎面吹了过去,逼迫的朴正义无法睁开双眼,他抬脚想踢,张扬已经提前看出了他的意图,率先一脚踢在他的腿上。
“真的很像吗?”
金敏儿道:“RG集团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清楚了,这件事应该是一个误会,朴志信先生苏醒之后,愿意免费给中方更换设备!”
那名韩hetushu.com国女翻译也慌忙制止住几名韩国人。
刘金城放倒了一个,张扬打倒了两个,他们这边严新建挨了一拳,小王被放倒,刘金城也受了点伤,不过双方都没有重伤。
事情开始变得顺利起来,朴志信在经过慎重考虑之后,他终于答应无条件给江城酒厂退货,并赔偿损失,但是拒绝公开道歉,张扬本想坚持,可严新建也认为事情差不多就行了,现在这个结果已经很理想,事情闹到这种地步,集团同意退货,事实上等于已经承认了错误,韩国人多数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让他公开道歉比杀了他还难,还是给他们留点脸面。
朴正义一拳攻向张扬的面门,张扬左手扬起挡住他的一拳,低声道:“我教你点东西,你出拳出脚,刚性有余而柔韧不足,刚则易折,柔则易曲,刚柔并济,方才是武功之道!”张扬手臂一震,一股潜力传了出去将朴正义的手臂弹开。
金敏儿在电梯口遇到了正要出门吃饭的张扬,她嫣然笑道:“张先生好!”
“没问题!”张扬答应的很爽快。
不等她说完,会场里就响起不屑的笑声,笑声自然是张大官人所发,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张扬,张扬双眼盯住朴志信:“我现在就可以代表江城酒厂给你明确的答复!第一,我们不是要求更换设备,而是要求退货,第二,你们必须承担给江城酒厂造成的一切损失,第三,你们要向江城酒厂正式道歉!”
那韩国少女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俏脸微微有些发红道:“张先生,今天的事情是误会,我已经向我方解释过了,给您添麻烦了!”
宋怀明笑了起来:“这就挺好,平海省能让顾书记请客的人可不多,我深感荣幸!”
严新建和韩国方面代表团的负责人出面把两方人都给劝了回去。
宋怀明笑道:“当真什么都瞒不过顾书记!”
宋怀明道:“幸好这件事还算顺利,韩国方面突然转变了态度,我听说韩国经贸代表团团长黄传善还专门去给严新建道歉。”
韩国商贸团就住在十四楼,听到楼上发生了打斗,没多久就冲上来二十多名韩国人,张扬就纳闷了,这帮高丽棒子也不看看这是在谁的地盘上,一个个的胆气还真壮,这帮人的脾气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张扬和刘金城对望了一下,他们走出门去,却见一名身材高大的韩国人在那儿大声叫嚣着,他是朴志信的儿子朴正义,刚刚去医院看过老爷子,确信父亲平安,这才过来为他们韩国人找回公道。
宋怀明哈哈大笑起来,他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他和我女儿正在谈恋爱,年轻人的事情我不想过问,以后能不能走到一起,还是要看他们自己。”
金敏儿看到精致的茶点不禁赞道:“中华的饮食文化果然博大精深。”
韩国少女继续进行着翻译。
张扬转身笑道:“严市长放心,我不会给江城丢人的。”
张扬最近已经很注意男女方面的问题了,他请金敏儿吃饭可没什么想法,真没什么想法,就是怀旧!于是张大官人很单纯的带着这位韩国美少女去吃早餐。
张扬微笑道:“算了,你只是一个翻译,管不了这么多事情,不要让这件事破坏了我们饮茶的心情!”
金敏儿也笑了起来,点了点头道:“你人很好,无论最终的结果怎样,我都愿意和张先生交个朋友!”
“去哪儿?”
宋怀明道:“顾书记,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我都在反思一个问题,我们的改革开放正处于高速发展的时期,我们对外来技术外来资金的渴望无形之中抬高了他们的地位,任何企业和商家在进行投资之前,他们都会进行全面的风险评估,只有有可能得到足以打动他们的利润,他们才会进行投资,并不会因为我们的态度好坏,而改变他们的投资计划,我们的社会合谐而安定,我们的政府团结而宽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放弃自身的权力,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对国外企业商家不正当的行各采取纵容的态度。”
金敏儿笑了起来,宛如一朵绽放在静夜中的百合花,张扬望着这熟悉的一颦一笑,不觉有些痴了。
宋怀明笑而不语,顾允知眼光犀利,将他的每一步看得很清楚,他之所以和韩国商贸团会面,就是为了安抚他们,韩国人在金秋经贸会中几乎一无所获,江城酒厂的维权事件最终也取得了胜利,对他们的打击显然是巨大的,这次的事情只是对他们的教训,宋怀明并没有要把韩国人赶出平海经济圈的打算,事实上也根本不可能。
张扬盯住她的美眸道:“你叫什么?”
和_图_书一名清装少女的引领下,他们来到五楼就坐,茗心茶楼的客人并不多,这和他们的定位有关,普普通通的一位茶点就要花去百元以上,这时普通的工薪阶层而言算得上奢侈了,可正因为此,他们才能保持茶楼的清心静谧。
宋怀明歉然笑道:“这次的事情给顾书记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外交部也施加了不小的压力。”
张扬摇了摇头:“你不是她,不用回避什么!”
金敏儿让服务员打开窗户,清晨的江风从窗口徐徐吹入,将她丝缎般的黑色秀发飘扬而起,金敏儿的美在于温柔恬静,飘逸出尘,比起同样不食人间烟火的陈雪,她更显得亲切而真实。
顾允知又道:“听说张扬是你未来的女婿啊?”
顾允知道:“听说你明天要和韩国经贸团见面,是为了安抚他们吗?”
刘金城叹了口气,原本这件事就很不顺利,今天又发生了纠纷,恐怕退货更难。
顾允知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有时候我常常在想,为什么同一个干部放在不同的城市,他所表现出的能力就会大相径庭呢?”
张扬点点头,抬头遥望空中的明月,挺拔的身影在夜色中显得如此卓尔不群。
两人通过楼梯来到顶层天台,站在二十八层之上,夜风阵阵,极目望去远处灯火点点,东江的夜色无比美丽,张扬静静站在天台中心。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你太谦虚了,朴正义先生是我们韩国跆拳道顶尖高手,我看到昨天你们的对战,他不是你的对手。”
琴师起身闪到一边,金敏儿在古琴前坐下,芊芊柔指轻抚在古琴之上,一串古朴悠远的琴声在室内响起,张扬端着茶盏整个人凝滞在那里,恍惚中他仿佛回到了过去,春雪晴白衣胜陈雪眉目如画,抚琴浅吟低唱。此情此景勾起了张扬心中的无限回忆,不知不觉他的眼角竟然湿润了,他害怕被别人看到自己的失态,慌忙转过脸去,目光投向窗外。
张扬喝了口茶。
张扬道:“金小姐对中国文化了解很深啊!”
张扬摇了摇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笑了笑示意那韩国少女继续。
朴正义闷哼一声又退出数步,张扬没有马上发动下一步攻击,朴正义喘了口气,双目之中流露出惊恐参半的神情,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可高丽人的倔强和死硬让他仍不服输,稳定了一下心神,大吼一声,拳脚宛如狂风暴雨般攻向张扬,张扬的动作变得舒缓无比,可每一次出手,必然可以化去朴正义的攻击,看准时机,他一拳直取朴正义的中路,再度击打在他的胸膛上,朴正义一阵气血翻腾,拳脚已经不成章法,张扬拳风却突然一变,化拳为掌,时间仿佛瞬间凝滞,朴正义眼前出现了七个手掌的幻影,他知道这是因为对方的出手大快,让自己产生了视觉暂留,他的意识根本不肯能再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张扬的一掌轻轻印在他的肩头,朴正义只觉着自己宛如风中落叶一般,腾空飞起,向后方倒飞而去,落地的时候,双脚已经站在了天台边缘,朴正义无力保持自身的平衙,他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身体向高楼下倒去。
张扬低声道:“RG集团已经触及了我们的底线,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绝不会跟他们做生意!”
朴志信大声说了一句:“也就是没得谈了?”他的目光望着严新建,他当然知道严新建才是江城方面的当家人。可严新建的反应很沉稳,他低声道:“小张主任的意见代表了我们代表团的意见!”关键时刻他站在张扬的身边给予张扬有力的支持。
朴正义能说几句中国话,不过显得有些生硬,他大声道:“谁打了我们的人?”
顾允知道:“事先声明,这顿饭是你赢的,我请客也是逼不得已!这是愿赌服输!”
顾允知道:“有问题!”他的回答言简意赅,但是却没有说明究竟谁有问题,存在着怎样的问题。
朴正义点了点头,他倏然向前冲去,一个腾空轮踢,张扬向后撤了几步,躲过他的轮番脚踢,朴正义脚法一流,落地之后,紧接着又是一个转身侧踢。
国际会展中心大酒店是提供免费早餐的,可张大官人嫌那不够档次,建议道:“我带你去茗心茶楼,尝尝东江的特色早茶!”
张扬微笑道:“中国五千年文化,被你们韩国人偷走了不少,可有一样你们学不会,那就是中国人的宽容和谦和!”
地点在机关食堂,菜很简单,四菜一汤,也没有酒,顾书记已经下了禁酒令,政府机关干部,中午是严禁饮酒的。
“回去吧!”金敏儿轻声道。
金敏儿道:“m.hetushu•com真看不出,张先生还是一位功夫高手!”
朴正义一脚踢空,张扬向后退了一步,淡然笑道:“你们的生活、文化、风俗习惯,任何一样都是从我们中国学去的,学了这么多,只可惜还是一个皮毛。”
“江城最近出的事情太多,连顾书记也不知道是哪件事了?”
金敏儿听出了张扬话里的揶揄成分,她并没有因此而动怒,淡然笑道:“韩国吃泡菜是传统,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传统,你觉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可在我们那里会觉着很正常很自然!还有韩国的饮食文化不仅仅是泡菜,还有烤肉,还有狗肉,还有各种各样的美食,你了解的并不多!”
张扬转过脸去,金敏儿吃惊的发现他眼中犹存的泪光,忽然想起张扬说过自己和他过去的一位好朋友长得一模一样的事情,难道自己的出现勾起了他悲伤的记忆,金敏儿不由得感到有些歉疚,她轻声道:“对不起!”
张扬叫了一壶西湖龙井,茶艺师也是身穿旗袍为他们表演茶艺,张扬点了特色茶点工烧卖、虾饺、蛋挞,主要是品尝,每样份量都不多,但求种类多一些。
张扬笑道:“谢我什么?”目光仍然盯在这少女完美无瑕的俏脸之上。
宋怀明知道顾允知并没有怪罪这件事,他低声道:“其实韩国方面如果一早承认错误,事情就不会搞到这种地步。”
宋怀明笑道:“事情已经搞清楚了,是韩国人先动的手打了严新建,所以才导致了这场冲突。张扬打人是自卫反击,我看这些韩国人也该教训一下,他们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居然不分青红皂白的出人,让他们吃点苦头也是活该。”
顾允知点了点头,他埋头吃饭,不知为何,心中忽然想起了女儿,自从他和女儿谈完话之后,顾佳彤表面上似乎已经断绝了和张扬的联系,可实际上真的如此吗?顾允知不知道,他也不想多想。
“为什么没有机会?”金敏儿说完这句话,顿时想到了什么,她咬了咬樱唇,充满歉意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心……张扬笑道:“没什么,其实我早就已经忘了,看到你之后,不由自主把往事又想了起来,金小姐,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今天的失态。”
金敏儿笑道:“算不上深,我从家里就有一位中文教师,中国我也来过多次,不过平海是第一次过来。”
朴正义抬脚踢了出去,张扬身躯鬼魅般向前跨出一步,对方的一脚自然无法跨出,朴正义想要出拳,却被张扬双臂架开,然后闪电般收回双手,紧握双拳,蓬!的一声轰击在朴正义的胸膛之上。
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这次东江金秋经贸会非但没有因为江城酒厂的维权事件受到影响,达成的贸易额比去年竟然上升了百分之五十,这对平海领导层而言是件欢欣鼓舞的事情。省委书记顾允知也很高兴,可面子上却有些下不来台,他意识到自己多年经营起来的权威开始受到宋怀明有力的冲击,不仅如此,顾允知还输掉了一顿饭。
“学过跆拳道,也学过太极!有机会还请张先生指教一下!”
张扬笑了笑,笑容中包含着几分苦涩:“没机会了……”
金敏儿笑道:“想不到这里居然别有一番古韵风情!”
张扬的声音低沉而略显沙哑:“你弹得太好了,真的很像!”
张扬侧身轻松躲过,他笑了起来,此前张扬曾经抽时间对当今世界上几个有名的武术流派进行过了解,跆拳道最早称之为唐手道,无非是从中华武术之中演绎变化出的一个分支,他们说提倡的将全身力量集中于一个打击点的道理,也是来自于中华武术的腰马合一。
“如果我的出现让张先生感到伤心,以后我会尽量回避!”
朴正义冷冷看朴正义指着张扬道:“跟我走!”
那韩国少女冷冷看了张扬一眼,笑声将他的意思转述给了朴志信。
金敏儿轻声道:“那要看她犯了怎样的锖误!”
“不是让步的问题,是原则问题,金小姐,我们中国人做事喜欢以诚相待,假如你有一个朋友,你真心对待她,可她却欺骗了你,你还会和她继续相处下去吗?”
宋怀明也没有继续追问,到了他们这种境界,从对方的回答中已经可以揣摩出彼此的观点,顾允知不说清楚,再问也不会有结果,宋怀明也没有问的必要,他只需要知道顾书记对江城现任领导层不满意就已经足够了。
张扬笑道:“你们韩国也有饮食文化……那啥……泡菜是吧?”
朴志信一边说,那韩国少女同步翻译道:“我们RG集团同意为江城酒厂更换设备,把现有的型号SSLLVLLA更换S和_图_书SLLVLLB。”
刘金城虽然力量很大,可毕竟没有经过专业训练,被其中一人的飞踢踹中,连退了数步,如果不是张扬扶住他,只怕要摔个四仰八叉。
张大官人的异常反应在江城一方看来很正常,他们认为这厮本来就好色,看到这韩国少女长得漂亮有点失魂落魄了。
此时琴师来到古琴前坐下,准备操琴,金敏儿起身道:“让我试试!”
朴正义是韩国连续三届的跆拳道业余组冠军,黑带九段,他对自己的水准相当自信,所以才敢如此托大,单枪匹马的过来向张扬挑战。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陪黄团长前来向市长先生道歉的!”
朴正义被张扬激怒了:“住口!”他的侧踢又被张扬躲过。
金敏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朴正义虽然是跆拳道黑带九段,放眼韩国国内也少有敌手,可是他今天面对的是张扬,他的那点搏击术在张大官人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金敏儿道:“想要解决事情必须双方让步!”
顾允知低声道:“你是对的!”
张扬敢对天发誓,这丫头连说话的声音都跟春雪晴一模一样,世上的事太邪乎了!张扬只是盯着她的俏脸,压根没留意她说什么,整个人竟似呆了一样。
和美女抬杠也是一种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情,张扬道:“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我总觉着韩国人很多东西都是从中国学去的!”
顾允知道:“其实江城是平海的缩影,我们的干部队伍有很多地方不是尽如人意,想要改变,就需要依靠大家的力量。”
听到他这样说刘金城深深松了一口气,努力多日总算有了理想的结果,他正想说两句客气话。
宋怀明道:“省内企业改革面临深化,教育改革也迫在眉睫,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队伍,是无法保证改革顺利进行的。”
宋怀明道:“顾书记考虑问题比我要周全,我知道您的本意是照顾大局,维权的事情尽量不要和金秋经贸会混在一起。”
张扬看到所有人都打算就此罢手,自己再继续坚持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思,他替刘金城联系了井上靖,让他马上组织货源安排设备采购,这次刘金城存了一个小心,和日本人谈判的时候,表现出的谨慎小心,近似乎有些罗嗦了。
“我是让你出手悠着点!”
顾允知淡然笑道:“外交部管得是国际大事,发生在平海的这件事只能算涉外纠纷,用不着麻烦他们!”
“我!”张扬微笑走了出去。
金敏儿轻柔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是不是我弹得不好?张先生都不愿听了?”
金敏儿嫣然笑道:“我的日语也很好,去日本的时候,别人也说过我是个日本女孩子,也许我的语言天赋很强吧!”
“张扬!”
那韩国少女显然被看得有些不自然了,翻译也接连出错,终于她停下来,冷冷看着张扬道:“先生!你知不知道这样盯着别人看很没有礼貌?”
那韩国少女也是吃了一惊,看到朴正义并没有跌下楼去,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她并没有和朴正义一起离去,而是来到张扬面前,轻声道:“多谢!”
张扬这才醒了过来,有些歉意的点了点头。
刘金城打了人出了气,可心底还是不好受,毕竟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张扬安慰他道:“没事,他们敢做初一,我们就敢做十五,这帮高丽棒子给脸不要脸,我不但要让他们退货还要他们赔款!”
顾书记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他不会赖账,在得知经贸会的贸易额比去年上升百分之五十之后,当天中午他就请代省长宋怀明吃饭。
张扬微笑的点了点头道:“来找我?”
张扬望着金敏儿清丽绝伦的俏脸,想了想方才道:“看在金小姐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给他们一个机会,必须要老老实实承认自己的错误,向江城酒厂公开道歉,更换合同规定的设备,并负担一切因为他们的行为造成的损失。”
此次大会专门有省人民医院的医生在这里值班,听说有人发兵,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朴志信是突发心脏病,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宋怀明也没嫌顾书记这顿饭清的过于简单,放眼整个平海,有资格让顾书记请吃饭的人并不多,这顿饭的意义也不同凡响,意味着顾书记承认自己输了,两位平海的最高领导人坐在一起,门一关,宋怀明给顾书记盛了碗汤,笑道:“我还以为顾书记要请我去家里喝酒呢!”
金敏儿对张扬忽然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她小声道:“有机会的话,我倒想认识一下你的朋友!”
张扬道:“我跟朋友来过一次,这里的茶点很有特色。”
“难道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