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70章 红颜薄命

欧阳如夏听他这么一问。眼泪又落下来了,陈绍斌尴尬道:“你不想说就算了,当我什么都没问!”
张扬笑眯眯望着白燕道:“怎么着,你们俩又勾搭在一起了?”
张扬道:“这次过来纯粹为了公事,请宋省长去江城为三环路通车剪彩,也没有什么时间,所以就没打扰你们。”
丁兆勇瞪了他一眼,可心底也是这么怀疑,压低声音道:“需不需要报警?”
张扬其实抱着和陈绍斌一样的心理,他在梁成龙身边坐下道:“你们公司最近在江城接了不少活啊!”
陈绍斌也点了点头:“哥们也是!”
欧阳如夏足足洗了两个小时方才出来。因为时间太久,他们差点没选代表冲进去看个究竟。
他们迅速向远处走去,几名记者看到他们想要离开,加快追赶了上来。终于在街道挂角成功将他们拦住。为首那名记者道:“请问,你们和欧阳如夏的死有没有关系?”
此时栾胜文走了过来,他向他们几个点了点头道:“事情已经调查完了,还留在分局干什么?是不是舍不得离开啊?”
张扬道:“她陪老太太在南方玩呢,电话倒是经常打,今年春节一定会回静安。”
陈绍斌这会儿有些反过劲来了。他大声道:“自杀就不追究了?如果不是赵海卫胁迫她拍照片,她根本就不会死。”
梁成龙道:“想想咱们这些人真是犯贱,明明知道女人是毒药,可偏偏还忍不住去尝!”
张扬道:“这种事由欧阳如夏向赵季廷开口岂不是更好?”
从省委家属院出来,接到了梁成龙的电话,他是听林清红说张扬在东江,这才马上打来了电话,约张扬去欧尚酒吧喝酒,张扬来到欧尚酒吧,发现梁成龙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白燕和陈绍斌。想不到几天不见,梁成龙和白燕又旧情复燃了。
张扬和丁兆勇分别把他们两人拦住。其实他们心里现在都不好受。
丁兆勇道:“对不起,请让开。大家还是耐心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
陈绍斌还想说什么,梁成龙拉着他离开了白沙分局的大门。
张扬故意道:“要当爹的人就是不一样啊!”
陈绍斌道:“你就是一纯粹的商人。把自己的利益看得比什么事情都重要,欧阳如夏是我们老同学。咱们难道就这么看着她含冤而死?”
曾武行道:“怎么办?”他已经是第二次询问栾胜文了。
“你说谁?”陈绍斌红着眼睛向梁成龙冲了上去。
梁成龙给张扬要了扎黑啤,陈绍斌在张扬肩头捶了一拳道:“真不够意思啊!来江城居然不通知我们一声。”
陈绍斌声音低沉道:“欧阳如夏自杀了,你赶紧过来!”
“之后发生了什么?你们和她之间有没有发生某种超友谊的关系?”
曾武行对欧阳如夏和赵季廷的关系也心知肚明,他低声道:“可是其他三人的证供里都没有提到这件事。”
张扬和陈绍斌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道:“没劲了!”
栾胜文明白曾武行的意思,曾武行是打算就此结案,反正欧阳如夏是自杀身死,而且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是因为被性侵犯而导致精神崩溃最终自杀,就此结案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也省得牵出更大的麻烦。栾胜文道:“如果陈绍斌说的话属实。那么赵海卫那帮人极有可能侵犯了欧阳如夏。”
陈绍斌和梁成龙也围了上来:“怎么回事?”
张扬道:“也没什么好麻烦的,看她自己的意思。”
梁成龙苦笑道:“那是她诈我的,她压根就没怀孕。”
欧阳如夏颤声道:“赵海卫带了一群人,他们把我劫持……到这里……脱我衣……逼着我……拍了许多照片。”
张扬愕然道:“这么急?不打算在江城好好看看吗?”
栾胜文道:和*图*书“当然要调查,不过初步结果已经出来了,她是自杀,这一点确信无疑,否则我们也不会把你们放走!”
丁兆勇叹了口气道:“这件事麻烦了!”
张扬两道剑眉拧在一起:“曾局,您什么意思?有话说明白别拐弯抹角!”
梁成龙道:“张扬,你不犯贱没事跑北京帮顾明健忙前忙后的干什么?”
张扬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白沙分局的处理态度好像有所转变。难道他们也意识到这件事会牵出太大的麻烦,所以不想追查下去?张扬道:“栾局什么意思?也就是说你们不会对欧阳如夏的死因继续调查了?”
陈绍斌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
梁成龙也没有挽留,在他看来这件事很麻烦,毕竟欧阳如夏是赵季廷的女人,自己掺和到其中以后如果让赵季廷知道了,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陈绍斌喝了口酒道:“别惹我吐啊!你们两人的事儿谁也不想管,我反正是只当没看见。”
陈绍斌关切道:“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问题是他们根本不是计划用电,而是故意捣蛋!”
欧阳如夏一双美眸中充满惊恐:“别问我,我不知道。”
因为案情重大,涉及到的这几个人无一不是背景深厚,所以白沙区公安分局方面决定由局长曾武行,副局长栾胜文亲自对他们四个进行问讯。
这些记者之中有人知道陈绍斌的身份,一个个果然被他的气势吓住。
梁成龙笑呵呵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们这叫患难见真情!”
梁成龙道:“你们还嫌事情不够麻烦?还是把一切交给公安局去处理吧,咱们能撇清自己的关系就不容易了。”
梁成龙、张扬和丁兆勇来到外面,张扬低声道:“看来有些不妙!”
柳玉莹端了两杯茶过来,放在他们的面前。
梁成龙道:“那是我调教的好!”
梁成龙道:“你先休息吧,这件事我们商量商量该怎么做。”
陈绍斌愣了,梁成龙和张扬都是一脸诡异的看着他,欧阳如夏是常务副省长赵季廷的情人,陈绍斌不会这么不明智跟她搅和在一起吧?
几个人都同意梁成龙的看法。
林清红又发了一句牢骚方才挂上了电话。
梁成龙和丁兆勇随后就接到了家人的电话,他们分手之后,张扬一个人站在鼓楼广场上,今天的太阳很好,可他却感觉不到有任何的暖意。他和欧阳如夏的关系只能说是一般,可欧阳如夏突然的离去仍然让他心头震撼不已,昨晚还曾经鲜活的生命,如今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张扬尊重生命,他认为任何人都不该轻贱自己的生命,无论欧阳如夏有怎样的理由,她都不该放弃自己活着的权利。
梁成龙道:“我也没别的意思,你叫什么?”
曾武行冷冷道:“根据法医的初步报告。欧阳如夏死前曾经遭受过性侵犯,在她的体内发现残留的精液。结果正在分析中!”
四人将欧阳如夏护送到梁成龙在附近的别墅,欧阳如夏坐在客厅内,头发蓬乱,脸上还有几处淤青的痕迹,陈绍斌到了杯咖啡给她,她接过的时候,双手不断地发颤。
丁兆勇道:“可欧阳如夏死了,就算发生了什么事,也死无对证,我看白沙区分局也不想彻查下去!”
欧阳如夏没说话,只是哭。
陈绍斌道:“我们没什么值得压惊的,需要压惊的是欧阳如夏,你们说,她一个人住,晚上不会出事吧?”
梁成龙拍了拍陈绍斌的肩头。示意他不要追问,他也看出欧阳如夏的情绪很不对头,这时候,又有一辆车开了过来,却是丁兆勇赶了过来,他和欧阳如夏也是老同学,而且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丁兆勇一来到就大声问道:“怎hetushu.com么了?”
过了好一会儿,欧阳如夏方才控制住情绪:“我在……观音山……老榆树电话亭,麻烦来接我……”
欧阳如夏喝完咖啡后,情绪似乎稳定了一些。
按照张扬的计划,当天他是要返回东江的,可上午他接到了陈绍斌的电话:“张扬,你在哪里?”
张扬端起酒杯,他这会儿变得有些沉默,不知为何,欧阳如夏的状况让他不由自主想起了过去的海兰。海兰有她的苦衷,可欧阳如夏呢?难道她仅仅是为了赵季廷的权势吗?
几个人被带到了白沙区分局协助调查,张扬想要返回江城的计划完全落空。
几人抬头望去,果不其然,有几名东江电视台的记者正向他们这边围了上来,欧阳如夏是东江电视台的红牌主播,虽然她在私生活上存在一些问题,可平时为人很是不错,在圈内的人缘很好,她的死让同事悲伤不已,有不少人自发跑来白沙分局讨要说法。
曾武行严令封锁消息,和栾胜文碰头的时候,他头疼不已道:“怎么办?”
张扬他们几个对记者都是敬而远之的,尤其是这种敏感时候,万一被记者乱写乱说,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放了吧!”
陈绍斌正要争辩呢,他的电话响了,看了看号码是欧阳如夏的,他接通电话道:“老同学,这么晚了打电话,是不是对我有啥想法啊?”
梁成龙被两人的目光刺激到了,他向调酒师招了招手道:“我也来扎黑啤!”随后又道:“跟你们这些低能人士没有共同语言,其实我真不想说,说出来又怕刺激到你们!”
负责调查张扬的是局长曾武行。曾武行对张扬还算客气,他点燃一支香烟,抽了一口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张扬、梁成龙他们走出白沙区公安分局的时候,几个人的表情都充满了悲愤,丁兆勇道:“是赵海卫逼死了欧阳如夏。”
张扬道:“犯贱的是你自己,别把我们俩都拉上。”
曾武行道:“可是他们的嫌疑也不能洗清!”
梁成龙道:“栾局,欧阳如夏到底怎么死的?”
丁兆勇道:“要不要报警?”
张扬笑道:“心理还是生理?”
因为欧阳如夏的事情,几个人的兴致都不高,喝了两斤酒之后,就各自离开。
梁成龙压低声音道:“她该不是被人给那啥了吧?”
宋怀明点了点头:“我也准备回静安过年。”
欧阳如夏的身躯不断发抖。
栾胜文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欧阳如夏死前长时间冲刷下体,破坏了证据,让我们的取证工作变得很难。”他停顿了一下道:“不过我觉着他们几个应该不会侵犯欧阳如夏,他们的身份背景都摆在那里,而且欧阳如夏的事情,他们都清楚得很。”
欧阳如夏惊慌失措的摇了摇头:“他们……他们也没怎么着我……”她抬起头望着他们几个道:“求求你们,帮我把那些照片拿回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宋叔放心,杜书记和左市长也是这个意思。”
栾胜文提醒他们道:“没证据的事情最好不要乱说,而且无论他之前做了什么,他和欧阳如夏的死都没有关系。”
他们出了白沙区公安分局,陈绍斌愤愤然道:“欧阳如夏的死肯定和赵海卫有关系,他们为什么不把赵海卫抓回来?”
柳玉莹笑道:“别这么客气,张扬,最近和嫣然联系了吗?”
宋怀明道:“我28号当天前往江城,剪彩仪式后打算去你们的开发区看看,当天返回东江,所以你们就不要为我安排住处了。”
张扬点了点头。
“也许是他们觉着这件事太复杂。把赵海卫说出来可能会引起麻烦。”
张扬一听头就大了,这电力局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吗?他赔着笑道:“http://m•hetushu.com林总,咱别生气,这事儿我回头给市里反映一下。”
栾胜文道:“我没这么说过,我只是说她体内发现了残留的精液。”
欧阳如夏已经挂上了电话。
曾武行点了点头道:“我也希望你们是清白的,不过在具体分析结果没出来之前,我奉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和我们公安机关配合。”
丁兆勇道:“别闹了,有记者来了!”
曾武行道:“你是说,你们把欧阳如夏先接到了梁成龙的别墅!”
张扬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只是没提赵海卫这一节。在体制中混了这么久,利害关系他还是知道的,说出赵海卫,就等于把赵季廷给牵进来了,事情会变得很麻烦,当然张扬现在还不知道欧阳如夏昨晚曾经遭到性侵犯的事情。
宋怀明道:“马上过年了,省里的事情忙得很,我倒是想在江城多走走多看看,可是工作实在太忙,抽不出时间。”
张扬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昨晚看起来欧阳如夏的情绪很稳定,怎么会突然选择这条绝路呢?
宋怀明笑了了点头道:“明天我过问一下这件事!”
“自杀!”栾胜文道。
“反映?开发区、市里我都反映过了,只是说给我解决,等他们解决,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陈绍斌感叹道:“女人这动物真是凶猛啊!”
梁成龙道:“我也是党员!”
“谢谢柳姨!”张扬的嘴巴很甜。
分开隔离审查的好处是,张扬他们之间不能相互通气。不过他们的证供基本符合,除了陈绍斌在栾胜文的诱导下把赵海卫给供了出来,其他三人压根都没提这件事。
梁成龙道:“什么话,自己哥们哪来这么多客套!”
梁成龙不无得意道:“我最近经常锻炼,这方面很厉害!”
在宏达路大西北烧烤摊儿坐下,丁兆勇从后背箱里拿了两瓶五粮液,在商场上混得这些人,车上常备这些东西。陈绍斌往酒上扫了一眼道:“顺你老爷子的?”
梁成龙怒道:“操他妈,这小狗日的真没有人性!”
栾胜文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照您的意思,是不是先把张扬他们那帮人给放了?”
梁成龙道:“她开不了口,欺负她的是赵季廷的儿子,就算老赵知道,他也不好做,我看这件事还是他们内部消化的好,赵海卫虽然拍了她的照片,我估计他也不敢拿出来,你们想想啊,真要是把一切给揭穿了,谁脸上最不好看?”梁成龙的意思很明显,真要是揭穿了这件事脸上最难看的是赵季廷,赵海卫以为照片就能够逼迫欧阳如夏离开他父亲,可欧阳如夏跟了赵季廷这么久,手里也未必拿不出什么事实证据。
梁成龙笑道:“你担心她出事,那你去陪她住啊!”
曾武行道:“你最好原原本本的把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否则情况会对你很不利!”
张扬如实把自己所在的地方说了。
他们四个人,一个是宋省长的未来女婿,一个是省政法委书记的二公子,一个是平海省副省长,东江市委书记的宝贝侄子,还有一个是省委宣传部长的儿子。哪一个都是曾武行他们惹不起的。
欧阳如夏回到客厅的时候,情绪显然已经恢复了许多,她柔声道:“我仔细想过了,这件事还是不要声张!”
白燕看了看时间,拿起她的手包向张扬告辞,她知道男人之间谈论这种话题的时候最好选择回避。
梁成龙喝完那杯酒,由衷感叹道:“伴君如伴虎,有些事并不是那么好玩的!”
曾武行看到栾胜文很久没有反应。他低声道:“已经确认是自杀了!”
得了宋怀明这句话,张扬等于吃了一颗定心丸。
陈绍斌看着梁成龙和张扬:“她好像出事了!m•hetushu•com
梁成龙道:“她是公众人物,而且……”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梁成龙是在暗示欧阳如夏和赵季廷的关系。
有一人道:“听说欧阳如夏是为情而死,请问和你们之中谁有关系?”陈绍斌指着那名记者骂道:“你他妈给我过来,信不信我抽死你丫的。我告诉你们,谁他妈敢乱写乱说,我就砸了你们的饭碗!”
陈绍斌望着白燕的背影道:“白燕最近学乖了很多。”
栾胜文道:“陈绍斌提起了赵海卫,说是赵海卫把欧阳如夏带出去拍了裸照!”
“党员也有三六九等,你们这种党员属于党旗上的泥点子!”
白燕端起红酒作势要泼他,张扬慌忙躲在陈绍斌身后。
张扬答应的很爽快,这种家人的聚会,他自然要参加,省长夫人之所以向自己提出邀请,不仅仅是把他当成了自己人,而且想利用他来修补宋怀明父女之间的关系。
欧阳如夏摇了摇头道:“算了,我还是回去!”
梁成龙道:“你凭什么说我?最软骨头的那个就是你!”
张扬和欧阳如夏的关系也不错,听说她遇到了麻烦,马上表示要去看看,三个人一起上了张扬的吉普车,半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东江北郊的观音山,观音山在东江算不上什么知名的地方,因为山上有座观音院而得名,平日里很少有游客到这里来,到了晚上这里愈见空旷。
张扬的手机此时响了,却是林清红打来的,电话中林清红显得十分生气,她大声指责张扬道:“张扬,你们江城搞什么?我们投资江城,还不是为了搞活江城经济共谋发展,现在三天两头的给我们停电,造成我们多大的损失!”
这消息让张扬彻底震惊了。他咬牙切齿道:“王八蛋!”
陈绍斌转过脸去一口酒喷了出去,他被呛得连连咳嗽,好半天方才缓过气来:“拉倒吧!就你还双管齐下,我怎么看白燕都有点欲求不满。”
梁成龙道:“我们是协助调查,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家丑不可外扬,我们如果去找他,就证明我们知道了赵季廷和欧阳如夏的事情,这件事反而会变得更加棘手。”
张扬道:“听他们说,好像欧阳如夏昨晚遭到了性侵犯,我想这件事才是导致她自杀的根本原因。”
“说的就是你!”梁成龙也恼了。
张扬道:“林总,我在东江呢,明天我去省电力局,这事儿我一定尽快解决!”
张扬无畏的看着曾武行道:“曾局。听你的口气好像把我当成了嫌疑犯,我奉劝你,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最好不要给我胡乱扣帽子,我是清白的,梁成龙他们也都是清白的,我们昨晚之所以去接欧阳如夏。因为我们是朋友!仅此而已!”
丁兆勇慌忙出来打圆场:“算了,算了,反正咱们都没什么恶意,喝酒吧,我看她情绪很稳定,应该不会出事!”
曾武行点了点头道:“你有没有和欧阳如夏生性关系?”
几个人一起把欧阳如夏送回了家。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梁成龙道:“你今晚先在这里休息吧,反正我这儿房间多!”
丁兆勇呵呵笑道:“他又不喝酒,我帮他消化消化!”
张扬指着梁成龙的鼻子道:“颓废,所以你跟我们共产党员就是不能相比,觉悟太低!”
梁成龙道:“欧阳如夏肯定是自杀,栾局刚才已经说得明明白白。”
张扬和丁兆勇也向外面走去。
“喂!你怎么了?”
张扬原本是没打算说,可既然你宋省长问了,我干脆就告省电力局一状,他把江城电力局的可恶行径历数了一遍,宋怀明听得直皱眉头,他低声道:“电力系统是个特殊的单位,我们平海省的电力供应本来就m•hetushu•com紧张,近期随着改革开放,各地开发区建设如火如荼,对用电量的需要也是日益增加,计划用电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张扬摇了摇头:“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曾局,您这话是对我的侮辱!”
“当然是双管齐下!”
张扬他们四人迅速逃离了现场,陈绍斌的眼圈都红了,骂道:“我他妈咽不下这口气!”话刚刚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电话是他老爷子陈平潮打来的,说话也很简单,让他马上回家。
丁兆勇充满疑窦道:“你不是说,她死前遭到了性侵犯?”
柳玉莹道:“张扬,我打算过年的时候请老太太一起吃顿饭,大家一起聚一聚,到时候你也过来。”
张扬第一个走了过去,借着月光看到公话亭内,有一个女人蜷曲坐在里面,想来一定是欧阳如夏无疑。张扬轻轻敲响了公话亭,欧阳如夏抬起头,满脸都是泪痕,张扬目力超强,发现她身上的衣服被撕得丝丝缕缕,心中顿时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妙。他脱下自己的大衣,拉开公话亭的大门,用大衣裹住欧阳如夏。
张扬想不通,知道这件事的其他人也都想不通,欧阳如夏是躺在自己浴缸里自杀的,割脉之后,鲜血把浴缸内的水全都染红,现场十分可怖。这件事发生在白沙区,负责这件案子的是副局长栾胜文,根据他们初步的勘查,欧阳如夏死前曾经遭到过性侵犯,从欧阳如夏的手机通话记录,查到了丁兆勇和陈绍斌,陈绍斌心理素质显然很不过关,马上就把梁成龙和张扬给兜了出来。
梁成龙向他使了个眼色:“先回去再说!”
梁成龙打开了一杯酒,在四个干净玻璃杯内倒满了,他端起酒杯道:“来,哥几个俺们好好喝点儿,给自己压压惊!”
陈绍斌一听就急了:“你他妈嘴里能不能积点德,怎么都是老同学!”
曾武行道:“是不是侵犯还很难说,我们查下去只会搞出更多的麻烦。”
张扬知道这厮无利不起早的性子,说少赚一些他信,说成本价鬼才相信。
他们来到欧阳如夏电话中所说的公话亭,却见黑漆漆一片,电话亭中隐约传来哭声,陈绍斌和梁成龙对望了一眼,两人心里都有些发毛,这大半夜的,欧阳如夏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梁成龙道:“我也觉着没劲,没劲透顶,可如果老老实实活着岂不是更加没劲,趁着咱们还有些钱,有些青春,干嘛不好好挥霍一下,等将来老了,就算想挥霍也挥霍。
栾胜文打心底看不起这个碌碌无为的上司,平时他很少搭理曾武行。可今天这件案子把他们两人又捆在了一起。
张扬并不知道赵海卫是何许人,梁成龙他们三个却清楚,赵海卫是常务副省长赵季廷的儿子,他做这件事的目的不问自明,肯定是这小子听说了欧阳如夏和他父亲的事情。所以才生出报复之心。
陈绍斌道:“那你们说该怎么办?欧阳如夏怎么说都是我们的老同学,她落到这种地步,于情于理我们都该帮她。”
丁兆勇建议道:“宏达路吃烧烤去吧,跑了这老半天,肚子都空了。”他的提议得到了几个人的赞同。
欧阳如夏去洗澡的时候,四个人讨论这件事,丁兆勇道:“赵海卫那小子心高气傲的,这件事不好办!”
梁成龙道:“陈绍斌,你不犯贱每天跟在黎姗姗屁股后面干什么?”
张大官人也是一脸藐视的看着梁成龙,心说你再厉害能比我厉害?
宋怀明在一旁已经听出了端倪,慢条斯理道:“怎么了?什么事情用得上去找省电力局?”
梁成龙道:“丰裕最近的确在江城开发区接了不少的工程,可利润很低,基本上都是友情活,赚不了多少钱!拿乔梦媛的汇通来说,那些厂方我基本上都是成本价,全都是看在清红的面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