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2章 连心

张扬道:“你别管我是谁?我就看不过眼,当初孩子摔倒的时候,你们幼儿园这么多人都看到了,怎么没跟过来?害怕承担责任?不至于吧?谁也没赖着你们啊!”
张扬轻声道:“小欢,你头还痛不痛?”
张扬把刚才照得CT片拿给于子良。于子良对着目光灯看了看,低声道:“有没有做过脑血管造影?”
早晨八点钟的时候,家长们陆续送孩子前来幼儿园,张扬和刘明两人把车停在马路对面,刘明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自己的主要任务,有些迷惘道:“拍谁?”
秦萌萌拦住张扬的去路:“你给我把孩子放下,再敢胡闹,我报警了!”
秦萌萌一听,脸顿时白了。她强自镇定道:“医生,我是秦欢的家人,有什么事请对我说!”
“妈妈……”
张扬的确想给中海医院方面联系一下,不过他还有一个目的,看看秦萌萌刚才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秦萌萌自然不会想到这厮有这么多的心眼儿。
张扬离开的时候,秦欢充满留恋道:“叔叔再见!”
张扬不想再继续逗留下去,秦欢这孩子实在太可怜了,无论秦萌萌是不是他的亲生母亲,这孩子的命运都让人同情。
听到秦欢这句话,张大官人心里别提多舒坦了,听到没有,老子不是坏人,孩子说的话是最真实可靠的。
秦欢忽然拔脚就向远处跑去。张扬和秦萌萌都是一愣,他们同时追了上去。
张扬笑得很勉强:“算了!我还有事,等忙完再说吧!”
刘明道:“这事不急,我天津有些朋友。等我通过其他途径问问再说。”
秦欢并没有什么反应,还是看着地上那滩化了的雪糕。
秦萌萌怒道:“你这孩子,平时老师教你的东西都忘了?怎么能随便跟陌生人就走?社会复杂,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老太太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可怜着呢。父母在他没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姨妈整天要忙工作,每周才能过来一趟!”
“骨连心,你们看不到那孩子搂他搂得多紧。”
张扬并没马上离开,而是去医院对门的肯德基又买了个圣代,他看秦欢这孩子实在可怜,张扬再次返回观察室的时候,秦萌萌把儿子交给护士代为看护,自己去大厅取钱了。
秦萌萌走到儿子面前,轻声道:“小欢,你有没有头疼过?”
医生道:“这孩子外伤并不严重,可我怀疑他身体还有其他问题,是不是做个全面的检查?”
小胖子的父亲充满警惕的看了张扬一眼,牵着儿子的手匆匆走了。
秦欢点了点头:“经常头疼,疼啊疼啊的习惯了,也就觉不着了!”
秦萌萌把已经准备好的钱递给张扬:“你的钱!”
张扬鼓励他道:“拿着,你于伯伯不是外人!”
医生再次向张扬竖起了拇指:“雷锋,新时代的活雷锋!”
杨老太有些委屈的看着她:“我……”
秦萌萌红着眼睛走了进来,看到张扬仍然没走,声音略显沙哑道:“你去忙吧,多谢你了!”
刘明愕然道:“不拍了?”
“啊?”
当天下午张扬也没有离开医院,陪着秦欢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
“张扬!”
秦萌萌身上也没带这么多钱,张扬又帮她垫付了两千块的住院押金。
张扬提前把春阳驻京办的桑塔纳开了过来,和刘明在清晨六点不到就出发,这是要在幼儿园上学之前赶到迦南,张扬这次来得匆忙,甚至没有调查清楚秦萌萌和秦欢的样子。
张扬把秦欢的情况跟于子良说了。于子良和张扬的关系亦师亦友,既然张扬有求于他,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让张扬先把孩子送往中海,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他下飞机后直接前往中海会诊。
张扬道:“一个叫秦欢的小朋友!”
“为什么不对你阿姨说?”
张扬听到这里眼圈红了。
医生道:“我要是没猜错,那男的肯定是秦欢的亲爹!”
幼儿园园长被他说得脸占一热:“你是谁?”
张扬没理她,转身离开了观察室。
张扬正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秦欢脚下一绊,咚!地一下摔倒在了地上,当时额角就摔破了,血流如注,跟在他身后的老太太吓傻了,站在那里动都不能动,只是尖叫救命。
秦萌萌看到秦欢的样子,捂住嘴,眼泪已经落下来了,张扬看到她流泪的一幕,心说总算你还有点良心。他走了过去,伸手在秦欢身上的几处穴道按了两下,奇迹出现了,秦欢竟然舒了口气,嘴唇都咬出了血,他虚弱无力和-图-书道:“阿姨,你别担心……我不疼……不疼了……”
张扬早就知道她的名字,到了这种时候,秦萌萌居然还掩饰她的姓名,真是让人感到齿冷。
梁成龙也看出张扬兴致不高,建议道:“今儿我高兴,晚上我请吃饭。北京城随便你点。
张扬皱了皱眉头,老太太口中孩子的姨妈十有八九就是秦萌萌了,他心中对秦萌萌这个人的印象有些大打折扣,一个母亲能对自己的孩子如此狠心,显然是很不称职的。由秦萌萌不觉联想到了自己,母亲当初带着他这个拖油瓶,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这么多年的付出真的是很大,以后自己要好好孝敬母亲才是。
医生拿着那张CT片子脸色凝重,他向张扬道:“检查结果很不理想!”
张扬大声道:“马上送医院!”他让刘明把车开过来,让老太太上了汽车。把秦欢送往就近的望津医院,老太太显然没多少见识,遇到这种事情已经吓得六神无主,幸亏张扬和刘明在,张扬垫付了医药费。在急诊室紧急缝合包扎之后,秦欢苏醒过来,医生脸色严峻的把张扬叫了过去,他低声道:“你是他父亲?”
“无理取闹也比你毫无人性高尚!”张扬脾气上来了,什么后果早就抛到了一边,他转身就返回了观察室。
张扬道:“刚才医生的话你听到了?小欢脑子里有个瘤,天津治不了。他建议去北京中海医院,我看小孩子的病情千万不能耽搁,中海那边我有熟人,我开车过来的,要不咱们这就去北京给孩子看病!”
张扬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小手:“别怕,阿姨没生你气!”
张扬一边给刘明做着掩护,一边观察着秦欢,那小男孩四五岁的样子,可能是营养不好的缘故,身材比起同龄的孩子要瘦小许多,头很大,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有神采,不过皮肤很苍白,显得十分瘦弱,让人不禁担心一阵风都能把他给吹走。
张扬不屑的笑了笑:“有良心啊,回头我把医药费给你们送去,别忘了给报销!”
张扬有些看不下去了:“你就不能让孩子歇歇?他刚刚摔了头,肯定疼!”
张扬挂上电话,紧接着又给于子良打了个电话。让张扬惊喜的是,于子良这会儿正在机场呢,他来北京参加一个脑科学术会议,几个小时后就会抵达北京。
张扬道:“小欢,别怕她,有我呢!”
张扬用自己的外套裹着秦欢,把他放在桑塔纳的后座上,秦萌萌也跟了过来,她对张扬的霸道行径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跟上来,向秦欢伸出手去:“小欢,下车!”
张扬摆了摆手。
刘明感觉有些奇怪,张扬大老远跑到这里来,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叫秦欢的孩子,这才拍了两张照片,他居然又转变了念头,张扬怎么做事没头没尾的!刘明心里嘀咕着,可这些话他是不敢说的。
张扬望着那个孩子,忽然感到有些内疚,无论自己前来的目的是什么?这样做都显然有失光明,为什么要去偷拍一个孩子?想到这里,他伸出手挡住刘明的镜头道:“算了,别拍了!”
秦欢咬了咬嘴唇,终于放开了张扬的大手,张扬来到门前,转身望去。却见秦欢正看着他,晶莹的泪珠儿顺着他苍白的小脸不断落下。
刘明买了圣代回来,秦欢握着圣代,伸出舌头舔了舔,苍白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意。
秦萌萌实在搞不明白,为何秦欢才见到这个人第一次就会对他如此信任,前往北京的途中,她才想起,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原本也没什么,可幼儿园园长说起话来始终充满了推卸责任的意思,张扬听不下去了,他嘲讽道:“你别强调还没上课了,谁也没想把这件事赖到你们幼儿园头上,我是没跟你叫真,知道什么叫工伤吗?工人上班途中受伤,那就叫工伤,孩子上学也是一样!”
张扬点了点头,把耳朵凑了过去。
张扬正想说她两句,一个小护士急匆匆从里面赶了出来:“秦欢的家长,孩子病情好像突然加重了!”
来到休息室,秦欢仍然坐在那里,望着地上那滩已经融化的雪糕发呆,秦萌萌看着儿子忽然感到一种难言的酸楚。
床位医生为秦欢检查了一下。他向张扬道:“还是尽快转院吧,提起脑外科,北京中海那边实力在国内首屈一指,你还是去那边找专家。”他说完看了看秦欢,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
邱潭对这位师弟的技术水平是相当欣赏的,两人寒暄了几句,于子良很hetushu.com快就切入了正题,他前来中海的目的是为了给秦欢会诊,可毕竟是非官方的,更多的是处于私人关系,他和中海医院脑外科的专家并不熟悉。这也是他没有直接去医生办公室看病历资料的原因。
秦欢道:“阿姨不喜欢我,可是我喜欢她,我怕她生气,怕她不开心!”
秦萌萌没想到这厮张嘴就骂人口气得俏脸煞白:“你……”
医生也赶了进来,大声道:“准备止疼!”
这时候幼儿园来人过来探望孩子了,幼儿园园长和医务室的校医,出了这种事情,她们最害怕的就是责任,说起来秦欢是在校外摔倒的,责任不应该由他们承担,虽然如此,幼儿园方面的反应还是有些慢了,他们带了一些礼品和玩具,杨老太人老实不会说话。
刘明听说他想去证实一些东西,答应的十分爽快,第二天一早就带着自己的偷拍器材过来找张扬。
那医生听张扬这样说,不禁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赞扬道:“现在像你这种热心人可不多见,现在人心一个比一个淡漠,遇到这种事恨不能远远躲开才好。”
秦欢却抓着座椅靠背摇了摇头。
张扬摇了摇头:“刚听脑外科主任说了,造影安排在明天!”
秦欢自始至终没有和其他人说话,手指在座椅上不停的划着什么,张扬看到他苍白的小脸觉着这孩子真是可怜,他轻声道:“你饿不饿?”
邱潭一口就应承了下来,他想起了一件事,提醒张扬道:“提起脑外科,于子良的技术水平首屈一指,你应该跟他联系一下啊!”
到了中海医院,张扬抱着秦欢直奔脑科病房,邱潭已经联络了脑外科的几名专家,几个专家看完秦欢的CT片之后。一个个都是面色凝重,这个瘤太大,而且位置很不好,和周围血管神经相连密切,如果切除,会造成很大的损伤,很难保证这孩子以后的智力不受影响。
秦萌萌掏出钱夹:“一共花了多少钱?”
幼儿园园长也看出这厮是个不好惹得主儿,她也不敢跟张扬纠缠下去,鬼怕恶人,原本她是想买点东西看看孩子就算了,毕竟在她们认为孩子没交到幼儿园手中就是家长的监护责任,可张扬这么一说,她也觉着己方反应有点太谨慎了,过于害怕承担责任,反而落人口舌,临走之前她又给杨老太留下了二百块钱,虽然不多。毕竟表明了一种态度。
杨老太抹着眼泪点了点头,走到秦欢的身边,摸了摸他的小脸,这才转身离开。
秦萌萌望着秦欢的小脸,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嗯了一声。
张扬摇了摇头:“我凑巧路过碰上,我跟这孩子不认识!”
望着这孩子脸上稚嫩的笑容。张扬的内心没来由一颤,他对秦萌萌越来越反感了,明明有儿子,却隐瞒了这个事实,文浩南和她交往已经有一段时间,对此仍然一无所知,难道这个女人打算隐瞒文浩南一辈子?这样的心机实在深沉到了极点。
秦萌萌没说话,目光投向窗外。
于子良呵呵笑了一声,来到秦欢的面前,将在门外买的一串糖葫芦递给他:“你是秦欢吧,我是你张叔叔的好朋友!”
秦萌萌咬着嘴唇,眼圈都红了,她颤声道:“医生,严不严重?”
杨老太想要解释,那女军官怒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他身体不好,不能吃凉东西,你怎么就是不听?”
秦能萌摆脱开张扬的手道:“我没事……我没事……”
张扬不无得意的向刘明眨了眨眼睛,刘明佩服的向他竖起了拇指,有些事情的解决途径往往很简单,只是常常被人们自己搞复杂了。刘明抄起他的长焦相机开始拍摄那个叫秦欢的男孩。
秦萌萌肺都快被他气炸了,她向秦欢厉声道:“你给我下车现在不下车,我再也不要你了!”
小男孩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道:“叔叔。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秦欢。他才是!”他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马路对面,身材瘦小的小男孩正低头走着,一边走一边踢着小石子,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
秦欢看了看张扬,他并不敢去接糖葫芦。
张扬转过身,悄悄擦去自己眼角的泪水,低声道:“当我求你,咱们去北京给孩子看病,真的不能耽误了!”
秦萌萌跟着张扬来到门外走廊内,低声道:“你还有什么事?”
张扬道:“医院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你还要不要通知家里人?”
张扬的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滋味,此时秦萌萌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秦欢吃雪糕这hetushu.com次居然没有做声。
秦萌萌一双美眸充满愤怒的望着杨老太,她厉声道:“你怎么照顾孩子的?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现在却弄成了这番样子?”她从钱包中抽出一千块钱:“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你可以走了!”
张扬自问感情上已经足够坚强,可今天他却流泪了,如果秦萌萌真的是秦欢的母亲,她的心肠实在坚硬。
秦萌萌从医生的语气中已经听出儿子的病情相当严重,她吓碍手脚都软了,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时候,眼前一黑,险些摔到在地上,幸亏张扬一把将她手臂抓住。
秦萌萌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这个人真是奇怪,平心而论,人家救了自己的孩子,还帮着垫付了医药费,自己理应感谢他,可他好像管的实在太宽。
刘明苦笑道:“你不认识,这么多孩子我们怎么拍?我知道哪个是的?”
秦欢见到他去而复返,小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叔叔!”
秦欢小声道:“刚才痛,可吃过雪糕之后好多了!”
秦欢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秦萌萌。他一言不发的下了汽车。
秦欢点了点头。
秦欢又道:“叔叔,你还会再来看我吗?”
医生叹了口气道:“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刚刚在片中发现,秦欢的脑部有一个瘤,目前直径在三厘米左右,性质还很难说,你们这些做家长的也太不小心了,平时难道就没有发现孩子有什么异常?他有没有说过头疼头晕之类。”
秦萌萌又道:“谢谢你!”
孩子做完CT在休息室等待结果的时候,杨老太和张扬聊起了家常,老太太就是天津本地人,她是专门照顾秦欢的保姆。
张扬点了点头,人家都下了逐客令,自己也不好留下来,他起身要走,秦欢却紧紧抓住他的大手,双目中充满期盼和不舍。
秦萌萌冷冷道:“我对他怎么样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
张扬将他瘦小的身体抱起,柔声道:“叔叔带你去北京看病!”
张扬点点头:“不拍了!”他瞬间已经做出了决定,文浩南和秦萌萌的事情属于人家的隐私,自己何必去破坏别人的感情,何长安想怎么做是他自己的事情,自己还是不要理会的好。
秦萌萌真是诧异到了极点,雷锋她听说过,这世上有好人她也知道。可像眼前这种要把好人好事做到底的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秦萌萌绝不相信一个人会不求回报的付出,她冷冷道:“给孩子看病是我的家事,好像和你无关!”
刘明刚刚离开不久,张扬就看到一名女军官走了进来,她身高在一米七左右,齐耳短发,肤色白皙细腻,五官极其精致,让人挑不出任何的瑕疵,不过脸上的表情过于清冷,秀眉之下一双清澈明眸不见任何温情,她看到秦欢第一句话就是:“谁让你吃雪糕的?”秦欢吓了一跳,小手一颤,雪糕掉在了地上。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于子良来到了中海医院,他以私人身份过来,所以直接先去了病房,来到病房的时候。正看到张扬拿着三个桔子玩抛球游戏给秦欢看,逗得秦欢不住欢笑。
邱潭道:“我这边先帮你准备住院的事情,检查设备肯定是中海先进,你跟于子良联系一下,看看他怎么说!”
秦欢抿着嘴巴不说话。
张扬一看手机号就知道是文浩南的,他给中海医院的邱潭打了个电话,邱潭是骨科主任,不过凭他在院内的关系。找几名专家为秦欢会诊没有任何问题。
一帮医生护士都看傻眼了,刚才给秦欢看病的那医生道:“我就觉着这世上没有雷锋!”
张扬停下脚步:“还有什么事?”
秦欢经过刚才一番折腾,已经累了。躺在秦萌萌的怀中沉沉睡去,睡梦中时而发出两声呓语,却让秦萌萌心如刀割。
秦萌萌怒道:“你无理取闹!”
张扬暗自惭愧,自己如果不是想调查情况,也不会来到天津把这件事给赶上。
刘明道:“你认识?”
幼儿园园长不乐意了:“你这位同忐忑么说话默我们幼儿园推脱责任了吗?知道孩子受伤后,我们第一时间就赶到出事地点了。可你们已经把孩子送到了医院,我们是教育工作者,你不要怀疑我们的良心!”
秦萌萌在一旁听着张扬的话。此时她开始意识到张扬不是普通人,一个在电话中就可以调动一帮专家去为一个孩子服务的年轻人肯定不是寻常人物,她仔细搜索着张扬这个名字的信息却毫无结果。
张扬道:“那怎么办?”
张扬心说自己既然做了好事干脆把好事做到底http://m•hetushu.com,他点了点头道:“成,需要做什么检查,您说吧!我先给他垫付医药费就是!”
那老太太走了过来,颤声道:“怎么办,怎么办?”
秦萌萌把手机递了过去。
秦欢越是这样说,秦萌萌越是心酸,她实在无法在病房里呆下去了。转身跑了出去,一出门就靠在门旁低声啜泣起来。
秦萌萌道:“小欢,姨妈问你话呢!”
秦欢跑了几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两人来到面前,秦萌萌想要扶起他,却听到秦欢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你走开!你走开!我知道。你早就不想要我了……我知道这世上没人喜欢我,没人疼我,别人都有爸爸妈妈……我没有……”
张扬接了过来。
张扬道:“你爱报不报,我现在就带秦欢去看病,你愿意跟就跟,不愿跟来,你只管去报警!”他抱着秦欢大步走出观察室,秦萌萌无可奈何,快步跟在他的身后。秦欢被张扬抱着居然乖得很。紧紧搂着张扬的脖子,生怕他从身边走掉。
秦萌萌怒视张扬:“我的事情和你无关!”说完她又想起自己还欠张扬钱呢,拿出钱包却发现剩下的钱不够还张扬,她向张扬道:“你等等,我去取钱给你!”
秦欢摇摇头,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憋了一会儿方才来了一句:“我想吃雪糕!”
此时她的手机响了,秦萌萌能拿起电话,电话是文浩南打来的,约她今晚一起去音乐厅欣赏中央交响乐团的演出。秦萌萌淡然道:“对不起。单位有任务,我没空!”说完她便匆匆挂上了电话。
梁成龙和张扬的情绪成为鲜明的对照,梁成龙因为与何长安的合作显得兴高采烈,张扬却因为何长安告诉自己的秘密郁郁寡欢,何长安真的给他出了个难题,他到底说还是不说?说出来有搬弄是非之嫌,如果不说,文浩南毕竟是他的干哥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这厮弄顶绿帽子戴上。
张扬越发觉何长安是一个老狐狸,从头到尾他都没说秦萌萌和那个叫秦欢的男孩子有什么关系,留下一定的空间让别人去想象,很多时候,秘密往往会成为一种负担,何长安告诉张扬这个秘密,等于把负担转嫁到他的身上,张扬如果知情不言,以后对文家也是一种亏欠。
张扬重重点了点头,走出观察室,张扬长长舒了一口气,试图把心头的压抑和不快全都吐出去。秦萌萌追了出来:“同志,你等等!”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张扬叫什么呢。
秦欢抱着秦萌萌的脖子大哭起来。
张扬轻声道:“小欢,叔叔回头再来看你!”
秦欢坐在病床上,望着门外,怯生生道:“阿姨又生我气了!”
张扬听到这话顿时火了,指着秦萌萌的鼻子就骂道:“你他妈什么人啊?秦欢是你亲……亲外甥,你这当姨妈的怎么一点都不担心?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没想到是一只冷血动物!”
一旁小护士问道:“怎么?您看出什么来了?”
张扬故意道:“欢欢的父母怎么还没来?”
两人说话的时候,邱潭过来了。他是专程来看于子良的,两人过去都毕业于协和医科大,可后来走的道路不同,邱潭专攻骨科,而于子良选择了脑外科,邱潭一直都在国内发展。而于子良多数时间都在国外,新近才回到国内。
张扬可没这样的耐性,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再说了,这件事情也不想太多人知道,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刚巧一名男子牵着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从他身边走过,张扬向那小男孩道:“秦欢!”
秦萌萌哭了,她想要去抱秦欢,却被秦欢用力的甩开手,她一边流泪一边道:“姨妈要你,我要你……”她拼命把秦欢搂在怀中,生怕一松手,秦欢就会从自己的身边溜走。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又道:“过去有没有头痛过?”
刘明悄悄把张扬拉到一边,他不可能始终在这里陪下去,自己的侦探社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张扬点了点头,秦欢暂时没事了,也没必要两个人都耗在这里。
秦萌萌没奈何,她唯有把火气都朝向张扬:“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叫什么?”坐在后座的秦萌萌率先打破了沉默。
秦欢这才将糖葫芦接了过来。
张扬道:“把你手机给我用用。我给中海医院那边联系一下!”
张扬摇了摇头。
张扬已经猜到眼前这位女军官一定是秦萌萌无疑,他冷冷道:“雪糕是我给买的,跟别人没关系!”
秦萌萌冷冷打断她的话道:“你听清楚没有?你可以走了!”
秦萌萌转身向hetushu•com病房内冲去,张扬想了想,也跟着走入观察室内。
张扬抓住桔子放在床头柜上,笑着向于子良道:“于教授,其实我最擅长的是飞刀,要不咱俩搭档,你当靶子我玩飞刀!”
刘明道:“咱们非亲非故的跑过去问,肯定会让人家生出疑心,十有八九会把我们当成坏人。”
“不用谢我,以后你对小欢好点就行了!”
秦萌萌点了点头:“多谢你了!”她就算致谢的时候脸上也没有任何的笑意,张扬不得不承认她很美,可是这样一个冰美人实在缺少生动。仿佛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欠她的似的,张扬想起了陈雪,陈雪的冷是超然世外,而秦萌萌的冷却是一种戒心,她对一切充满了防备。
医生道:“这个瘤位置生得很不好,就算能够摘除,也很难保证不会留下后遗症,最好带他去北京脑外科医院看看。”
张扬是故意刺激她的,看到秦萌萌这种情况,心中已经明白,十有八九何长安所说的是事实,秦欢这个孩子根本见不得光,甚至秦萌萌的父母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同行相嫉,行内很多事还是有避讳的,邱潭明白于子良顾虑什么。他笑道:“看来你真的不了解中海医院的情况,脑外科主任是徐光耀,也是我们同校的!”
杨老太那边记着呢:“一千三!”秦萌萌正要点钱给张扬的时候,护士走过来叫张扬过去,张扬没等秦萌萌点好钱就去了医生办公室,秦萌萌也随后赶到。
秦萌萌这才注意到张扬,杨老太慌忙解释道:“就是这位小伙子把欢欢送到了医院,还帮忙垫付了医药费!”
张扬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把秦欢从地上抱起来,伸手点了他的穴道,却见这孩子脸色铁青,双手紧紧攥在一起,瘦小的身躯不断颤抖。张扬一眼就判断出这孩子肯定还有其他的毛病,否则刚才的一跤不可能跌得如此之重。
张大官人马上就发现,这个活雷锋不但要出力还得出钱,陪着秦欢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检查费花了他一千多块,他本以为老太太是秦欢的外婆,可后来才整明白,老太太就是保姆,看到秦欢醒过来,这位姓杨的保姆的情绪才稳定下来,去公话亭给秦萌萌和校方各打了一个电话。
张扬道:“秦欢的父母去世了?”说这话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后视镜,刚巧捕捉到秦萌萌目光中的那缕内疚和痛苦。
回到酒店,张扬越想越不是滋味,他还有一个顾虑,何长安所说的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自己和这个秦萌萌素昧平生,对人家一点了解都没有,可张扬也明白,以何长安的做派是不会胡说八道的。他考虑再三之后决定,亲自去天津走一趟,张扬的目的性并不明确,搞追踪调查张扬并不擅长,他想起了刘明。
“我叫秦萌……”秦萌萌话说出口犹豫了一下,省略了一个萌字。
秦欢小声道:“叔叔,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可以告诉其他人!”
张扬感到很不爽,谁都不喜欢被别人利用,何长安也看出了他的不爽,亲自把张扬送到车前。
秦欢道:“叔叔不是坏人!”
于子良放下行李箱笑道:“张主任,你应该改行去天桥卖艺了!”
张扬愣了,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向刘明招了招手,让刘明去外面买雪糕,刘明唯有苦笑,现在天还冷,让他上哪儿去买那玩意儿?张大官人头脑倒是灵活:“对门有家肯德基,那边应该有,你过去看看!”
张扬很不屑的看着她:“你有病是不是?我就是想帮秦欢看病,不想耽误了病情,你以为我有什么目的?谋财?你有吗?图色?好像你也没多少吸引力!”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不会去问?”
秦欢两只小手捂着脑袋。痛得在床上来回打滚,可这孩子就是一言不发,小小年纪如此坚强,让人看着不禁一阵心疼。
杨老太小心翼翼道:“医生怎么说?”
秦萌萌抱起秦欢,她低声道:“小欢晕车,你开慢一些!”
张扬居然把这茬给忘了,他恍然大悟道:“幸亏你提醒我!”
张大官人最看不得这样的情景。他心里实在不是滋味,他向秦萌萌道:“麻烦你跟我出来一下!”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我就看你不顺眼了,秦欢的事情,我还就管定了,现在你就得跟我去中海给他看病,否则我他妈去妇联告你!”
张扬把圣代递给秦欢,秦欢抬起头,苍白的小脸露出惊喜的光芒,他轻声道:“谢谢叔叔!”
秦欢看到她回来吓了一跳,手中的圣代僵在那里,秦萌萌挤出一丝笑容道:“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