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3章 风险

楚嫣然小声道:“张扬!”
楚嫣煞含泪道:“张扬,你真是越来越无耻了,现在连孩子都生出来了,你解释什么?有什么好解释的?”
张扬来到秦欢身边,一把抱起他,让他坐在自己的肩头,秦欢发出一声欢快的笑声,他附在张扬的耳边小声道:“叔叔,你要是我爸爸该有多好!”
张扬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不跟你家里人商量商量?难道你没有父母兄弟?”
张扬点了点头:“成,咱们出去解决,别在这儿把孩子吓着!”
张扬看到她无助的样子,此时不禁有些同情她了,低声道:“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去外面吃点东西吧,我在这里看着他!”
他的三个兄弟看到势头不妙,一起围了上来,张扬冷哼一声:“都给我滚一边去,我今儿带孩子出来。不想伤人!”张扬看到饭店内有不少人出来看热闹,秦欢也跑了出来。张大官人不想在这些孩子的面前上演暴力,轻轻一推放开了那名胖大汉,低声道:“何必呢?动手动脚的给孩子留下什么印象?”他只是想给这胖大汉一点苦头,让他知难而退。
张扬笑道:“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更何况你遇到这件事,发发脾气是正常的!”他越是这样说。秦萌萌反而感觉到越不好意思,人家这么帮她,她有什么资格对人家发脾气?
于子良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咱们出去谈!”
秦萌萌点了点头,张扬给她叫了碗面,秦萌萌勉强吃了一些。
于子良大笑道:“光耀!你不是在日本吗?什么时候回来担任的脑科主任?”两人是老同学,也是同届毕业生中最出类拔萃的两个。于子良先于徐光耀出国,后来在徐光耀留学日本之后,两人的联络就不如开始时密切,于子良归国之时徐光耀还在日本,没想到他也已经回国。
于子良和张扬两人走出门外。经过秦欢病房的时候,张扬向里面望去。却见秦欢刚刚睡着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门去,小胖子也跟他爹一样蛮横惯了,指着秦欢的鼻子道:“你等着,我爸非得把你爸给狠揍一顿!”秦欢一脸愤怒,寸步不让道:“谁揍谁还不知道呢!”这孩子表面柔弱骨子里却是倔强。
那大汉冷笑道:“成,我他妈不跟女人动手,子债父偿,俩小子闹了矛盾,咱们当爹的解决,走,咱们出去单挑!”他把张扬当成秦欢的父亲了。
张扬沉默了下去。
秦萌萌却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望着儿子兴高采烈的样子,她又是自责又是难过,一点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张大官人嬉皮笑脸道:“我偏不放开!”
张扬苦笑道:“假如我说我是助人为乐,雷锋精神,你信吗?
徐光耀站起身,他是秦欢的主治医师,当然应该由他向秦欢的家人解释病情。
张扬道:“我不累,走。叔叔带你去吃火锅!”
张扬是一个人出去的,可人家来了很多人,弟兄四个将张扬围拢在中心,张扬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想一起上?好啊,省得麻烦!”
张扬做事率性而为,他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犹豫,在他看来或许秦萌萌有苦衷,可和-图-书任何苦衷都不可以成为这样对待孩子的理由,如果秦萌萌真的是秦欢的母亲,那么她就应该勇敢的承认,让孩子知道这世上他还有亲人。张大官人暗暗道:“你不承认是孩子的妈妈,老子承认。我就认他当儿子又怎么着?”
于子良道:“我没有把握,如果你问我保住这孩子的性命有几分把握,我可以跟你说百分之十,如果你让我保证开刀后不影响他的智商,不产生后遗症,我连一分的把握都没有。”
张扬早就窝了一肚子的火,小孩子的争执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谁想到这家人居然这么不通情理,他一把就抓住那大汉的手腕,冷冷道:“朋友,有话说话,跟女人动手算什么本事?”
张扬笑道:“如果你愿意,我就做你爸爸!”
秦萌萌想要阻止,可看到秦欢牵福的样子,话到唇边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秦欢幼小的心灵中第一次表现出难言的骄傲和幸福,他充满自豪道:“那当然!我爸厉害着呢!”
于子良皱了皱眉头,低声道:“如果不进行脑血管造影,我们对肿瘤的情况无法进一步了解,手术中的风险性会很大!”
秦萌萌点了点头道:“谢谢你!”
张扬想起来于子良下飞机就赶来了,还没有来及吃饭,请于子良来到医院对面的快餐店坐下,张扬没多少心情吃东西,于子良叫了碗雪菜面,一边吃一边向张扬道:“刚才我们的谈话你都听到了?”
秦萌萌道:“如果你忙,就不必过来了!”
张扬笑道:“想吃什么?叔叔去给你买!”
秦欢的注意力被前方的一小片儿童活动区所吸引,张扬看出他想要去玩,鼓励道:“去吧,注意安全!”
秦萌萌走了进来,轻声道:“小欢,叔叔都陪了你一天了,让叔叔回去休息吧!”
秦萌萌俏脸上充满惊奇,张扬这个人行事实在太出乎别人的意料,他怎么可以这样?
于子良摇了摇头,声音沉重道:“肿瘤的血供应该来源于这支动脉,所以我们进行肿瘤剥离的时候难度很大,稍有不慎就会造成大出血,风险很大!”
秦欢这次居然没有征求她的同意,搂住张扬的脖子亲切叫道:“爸爸!”
秦欢一双乌黑的双眸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惊喜道:“真的?”
徐光耀道:“如果我们不尽快手术,肿瘤会越长越大,带给孩子的痛苦也会逐日增加。”
张扬也趁机检查了他的脉门,秦欢的体制孱弱,联想起今天于子良的那番话,张扬对秦欢的手术前景也不看好,可这种病症,西医切除显然是最为直截了当的手段,他开始考虑一个稳妥的治疗方法,对这种脑部的实质性占位,张扬目前并没有太好的方法,于子良最为担心的是出血和术后并发症,假如自己可以帮他解决这两个问题,秦欢的手术风险就会降低许多。
秦欢笑着把头儿点了点。
张扬愕然道:“什么?他不同意开刀?”
秦萌萌斥道:“小欢,不可以胡说!”
秦欢这才笑着去了,规规矩矩的在外面脱了鞋子走进去。
秦欢骄傲的向小胖子看了一眼,小http://www.hetushu.com胖子灰溜溜的,目光居然不敢和秦欢对视了小声道:“你爸真厉害!”
张扬没理会他,向秦欢道:“小欢想不想叔叔过来陪你?”
楚嫣然听到孩子的话,强行控制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她听到张扬的脚步声,跑得更快了。
说话的时候脑外科主任徐光耀和秦萌萌一起专了讲来。徐光耀看到于子良,有些诧异的扶了扶眼镜,然后惊喜万分道:“子良!”
张大官人知道她肯定误会了这件事。仍然笑道:“嫣然,你听我解释!”这次他没干亏心事,自然底气足得很。
秦萌萌想要阻止,张扬却向她笑了笑,意思是你不用管,这件事包在我的身上。
秦萌萌知道孩子对张扬已经生出了少有的信任,也没继续说什么,低声道:“你帮我垫付的住院押金,明天还你!”
楚嫣然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张扬知道她一定误会了,慌忙起身去追。秦欢叫道:“爸爸,你去哪里?”
徐光耀道:“子良,根据颅脑CT来看,你认为肿瘤和出血动脉的关系怎样?”
秦萌萌含泪道:“张扬,对不起,我今天对你态度很恶劣,你这么帮我,我还……”
张扬不禁笑道:“你说了很多遍了!”两人没说几句话,秦萌萌忽然脸色变了。她站起身向儿童活动区跑去。她虽然在和张扬说话,目光却没有一刻离开过秦欢。看到秦欢被一个高壮的胖小子一下从木马上推了下去,秦欢重重摔倒在地上,裹着纱布的头磕碰在地面上。
秦欢此时醒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张扬指了指脸上,示意秦萌萌擦去眼泪,不要让孩子看到。他先走入病房内,笑道:“小欢,你睡醒了?”
于子良叹了口气道:“肿瘤的位置很麻烦,紧贴大脑中动脉的中央支,这支动脉主要给这纹状体和内囊供血,极易出血,我们外科学上称之为出血动脉,之所以想给这孩子做脑血管造影,目的就是判明血管和肿瘤的关系,偏偏这孩子又对造影剂过敏。”
秦欢摇了摇头,委屈的看着那个欺负他的胖小子。秦萌萌心疼儿子。忍不住埋怨了一句:“小朋友,要懂得友好,不可以这样!”她也没说什么?
“我不听,你也不用向我解释,从今以后,我和你一刀两断,再无牵扯!”楚嫣然越说越气,抬起脚。高跟鞋狠狠踩在张扬的脚背上,张扬这会儿居然麻痹大意,被楚嫣然踩了个正着,痛得这厮抱着脚跳了起来。
这子还真给张扬出了个难题,别的东西好带。火锅可不方便带过来。
秦萌萌的声音有些沙哑:“刚才徐主任跟我谈过了,他说手术风险太大……建议……建议保守治疗……”说到这里她禁不住落下泪来。
秦欢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病情很重,反而因为自己生病可以让阿姨陪在身边,可以让这么多人关注他而高兴,晚上他吃得很多,情绪也很好。平时寡言少语的小家伙,今天显得格外兴奋,不时和张扬说这话。
打人对张大官人而言并非难事,就算将胖大汉兄弟几个全部放倒也花费不了多少力气,http://m.hetushu.com可他这一连串的出手,既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又没有在孩子面前留下太暴力的印象,这就十分难得了。
秦萌萌在一旁听着,脚步越走越慢,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楚嫣然愤然道:“放开我!”
邱潭感叹道:“这么聪明的一个孩子怎么偏偏得了这个病!”
张扬毫不犹豫的答应着,他倒不是想占秦萌萌的便宜,可不知怎么。他自从第一眼见到秦欢,就觉着这孩子跟自己有缘,了解到秦欢的处境,他越发感到这孩子可怜,无可抑制的生出同情心,张大官人轻易不感动,这一感动,同情心就有些泛滥,宛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
张扬跟着她走了出去,关上房门,秦萌萌低声哭泣起来:“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办?”
张扬点了点头:“于博士,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你跟我实话实说,如果你来主刀,有多少把握?”
秦萌萌默默把刚刚给秦欢买来的衣服给他换上。
秦萌萌在一旁听得真切,心中一颤。她无法形容此刻的内疚和痛心。孩子这么大还从没有感受过一刻的父爱。
胖大汉的怒火顿时被张扬撩起。他狠狠一拳朝着张扬的面门而去,从他出拳的动作来看,这厮应该是练过的,张扬手臂一格,顺势旋转,已经将胖大汉的手臂夹住,向上一提,胖大汉顿时陷入他的掌握之中,手臂被张扬拧得剧痛,惨叫一声。额头上已经是汗如雨下。
秦欢听到张扬答应,搂住他的脖子更紧,叫道:“爸爸!爸爸!爸爸……”张扬一声声的答应着。
张扬返回了香国大酒店,洗澡换衣之后,本想给何长安打个电话,可拿起电话又转变了念头,何长安这个人太精明,现在的情况还是先别让他知道。
于子良吃完了面,又叫了两杯茶,喝了口茶道:“有件事我很好奇,这孩子究竟是你什么人?你对他这么关心?”
那胖大汉不屑道:“对付你这样的还用这么多人?我捏死你这孙子!”
秦萌萌第一时间冲到儿子身边,扶起他关切道:“小欢,有没有摔痛?”
楚嫣然充满戒心的看着秦萌萌:“我不认识你,我也没有听你解释的必要!”
秦萌萌小声提醒张扬。”
张扬把秦欢送到了病房,秦欢一手抓住他的手,一手抓住秦萌萌,一脸幸福道:“我好幸福,过去有阿姨疼我,现在我有爸爸了,我要去上学,我要告诉所有的小朋友,我有爸爸,我爸爸好厉害!”
张扬安慰她道:“也许没那么严重,你知道的,所有医生都喜欢把病人的病情往严重了说,这是给他们自己留后路,就算以后治不好也不是他们的责任。你放心吧,于博士是留美博士,谈到脑外科手术就没有超过他的!徐主任不愿冒这个风险,我请于博士,总之我向你保证,一定帮你把秦欢给治好了!”
秦萌萌笑道:“我今天才认识张扬的!我是一个军人,我不会骗你!”她说出来的话自然要比张扬有说服力,再加上楚嫣然从小在部队大院里长大,对军人有着特殊的感情,所以听到这句话居然冷静了下来。
徐光耀深http://m.hetushu.com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认为,手术的风险性很大,就算手术成功,这孩子的智力仍然会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
张扬和于子良分手之后,又回到了中海医院脑外科病房,秦欢仍然在睡着,秦萌萌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一双美眸哭得有些红肿了,静静望着秦欢的小脸。
秦萌萌一边抹着泪,一边道:“对不起,我失态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她说着说着又哭起来:“徐主任说……如果开刀小欢就算好了也会变成傻子,如果不开刀,他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张扬头也不回,一拳击向身后。将胖大汉手中的红砖击得粉碎,然后又是一拳,朝着胖大汉的鼻梁而去,所有人几乎都预见到胖大汉被打的满脸开花的场景,可张扬的拳头在距离那胖大汉还有半寸左右硬生生停住,拳风将红砖的碎屑激扬而般打在胖大汉的脸上,这厮脸上火辣辣的,眼睛里也迷入了许多红砖粉末,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张扬岂能让她跑掉二大步追上去,一把就将楚嫣然的手臂握住。
于子良道:“必须要和他的家人沟通好!”他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道:“你把情况向他家人说一声。”他站起身道:“今晚我得去报到,还要准备下明天交流会的材料。徐光耀是我的老同学,他的业务水平很高,交给他你只管放心。”
张扬微笑着向秦欢走去,忽然看到秦欢的脸色变了,他关切的尖叫道:“小心!”
于子良道:“根据目前我掌握的情况来看,这孩子就算能平安度过这次手术,产生后遗疽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日后他的智商出现了问题。他的家人是不是能够承受这样的后果?
张扬这才回过头去,他万万没有想到楚嫣然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张扬惊喜道:“嫣然!”
张扬笑道:“他很开心!”
张扬笑了笑道:“不急,我还怕你赖账不成?”
徐光耀到现在都没荆高清楚张扬和这孩子的关系:“你是孩子的……”
可那胖小子哇得一声大哭起来。这下麻烦了,他跟着一家人过来吃饭。他爸爸、叔叔、爷爷、奶奶,六七个人同时围了上来,一个个气势汹汹的过来兴师问罪,他爸爸也是身高体壮,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指着秦萌萌的鼻子就骂道:“臭娘们,你他妈欺负我儿子,信不信我抽你!”这厮是个蛮不讲理的人物,挥起手掌就向秦萌萌打去。
张扬只当没听见,一边揉着脚,一边哼着小曲儿。
秦萌萌因此而对张扬的印象大为改观,她发现张扬考虑的很周全,做事很有分寸,很有涵养。
楚嫣然知道他是故意的,可既然是自己误会了他,怎么都得表现出一些歉意,用手轻轻碰了碰张扬的胳膊:“张扬,对不起……”声如蚊呐。
楚嫣然扬起拳头,柳眉倒竖道:“信不信我揍你!”
“孙子,你说谁呢?”
张扬劝道:“你多少吃一点东西,假如你也病了,谁来照顾小欢?”
张扬道:“你总得给我一个机会解释!”
徐光耀道:“这么大的肿瘤,不可能不影响到他的智力!”
秦欢看了看秦萌http://m.hetushu.com萌,显然是想征求她的意见。秦萌萌点了点头道:“小欢,自己小心点!”儿童活动区没什么危险的东西,无非是木马滑梯之类,全都在她的视线之内。
秦萌萌含泪从门外走了进来,她来办公室了解情况,刚好听到了张扬的那句话,秦萌萌的精神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她颤声道:“医生……这孩子……真的没有救了吗?”
秦萌萌摇了摇头,她起身向外面的阳台走去。
徐光耀道:“我回来才两个月!”他是中海培养的重点学科带头人。留学回来之后,就得到了医院的重用,成为中海医院脑外科主任。徐光耀看到于子良手中的片,已经明白他此次前来的目的,微笑道:“老同学,你来得正好,咱们去办公室讨论讨论!”
秦欢点了点头道:“张叔叔。我饿了!”
“我想吃火锅!”
秦萌萌本想阻止,可是想想儿子病成这样,还不知能不能挺过这一关。他有什么心愿,还是尽量满足,于是就点了点头。
于子良没说话望着徐光耀。
张扬很快就返回了香国大酒店,于子良和徐光耀都还在科里面,刚刚给秦欢做了碘过敏实验,这孩子对造影剂过敏,脑血管造影遇到了困难,诊疗进行的并不顺利。
张扬这一拳凝而不发,淡然道:“看在有小孩子的份上,今天放你一马!”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慢慢向张扬走了过去,张扬故意不理会她,目光望着窗外。
秦萌萌的眼睛红红的,这些年来她从未关注过儿子的感受,今天方才真正了解到他幼小的心灵,他所需要的究竟是什么!秦萌萌转过脸悄悄擦去泪水,她看到病房门前站着一位气质高贵的少女,这女孩美如夏花,一双明眸望着张扬的背影。竟然也红了,泪水在她眼圈中打转,看得出她在竭力抑制住自己的眼泪。
徐光耀指着CT片道:“切除这颗肿瘤应该不存在任何问题,不过我担心的就是周围的血管神经,肿瘤太大,切除中必然会造成对血管神经的损伤,就算把损伤减轻到最小,术后恢复仍然会留有瘢痕,以后还会面临许多后遗症的问题,最常见的就是癫痫。”
张扬也满身血迹,他向秦萌萌道:“我先回去换衣服,待会儿再过来!”
秦萌萌笑道:“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得回去哄小欢睡觉了!”她转身向病房走去。
邱潭虽然从事骨科,可他对这种手术的后果还是有一些了解,他低声道:“手术后,这孩子的智力会受到影响吗?”
张扬道:“你们的意思是说,开刀这孩子或许还有一条活路,不开刀,他必死无疑?”
张扬道:“百分之十?几率这么低?”
两人和邱潭一起走了。
秦萌萌这才简略的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楚嫣然,楚嫣然听到是这么回事,张扬不但没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反而做了一件大好事。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美眸悄悄看了看张扬,这厮坐在走廊的连椅上揉脚呢。
秦萌萌及时追了出来,她从楚嫣然刚才的反应就意识到一定是被她误会了,她来到楚嫣然面前,轻声道:“如果我没猜错,你一定是张扬的女朋友,可不可以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