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4章 初步方案

玛格丽特返回美国之前特地在紫金阁设宴,她请了文国权一家,这次宴会的性质属于家宴,等张扬抵达紫金阁,方才知道,平海省长宋怀明和妻子柳玉莹也到了北京。
秦萌萌发疯般冲了上去,一把将秦欢抓了回来,扬起手狠狠在他屁股上打了下去,厉声道:“让你不听话,让你不听话!”
徐光耀点了点头,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风险太大,我真的不敢做这台手术!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文浩南道:“真羡慕你,如果我能和你换个位置多好。”
文浩南叫了一声萌萌,想要追上去,却被母亲的目光所制止。
楚嫣然急了,伸手在他肩头猛拍了一巴掌:“我告诉你,你别过份啊!”
秦萌萌已经帮秦欢穿好了衣服,她要去给秦欢办出院手续。
张扬皱了皱眉头,难道秦家知道秦萌萌有儿子的事情,所以才和她断绝了关系?
秦萌萌一张俏脸变得苍白,她垂下睫毛,旋即又抬起美眸,目光坚定而无畏的看着文浩南。
张扬害怕楚嫣然还会误会,于是就把自己因何去找秦萌萌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楚嫣然也没有想到这件事背后竟然藏着这么多的内情。一张俏脸充满了惊奇和诧异。
文浩南低声道:“我爱她,这么多年,她是唯一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我不在乎她有怎样的过去,只要她对我好,就够了!”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何长安跟我们文家关系一直都很好,我相信他不会有什么其他用心的!”
文浩南道:“我是个成年人。我考虑的很清楚!”
张扬道:“我看秦萌萌现在一颗心全都在秦欢的身上,她应该不会考虑感情上的任何问题,你还是冷静一下,追得越紧,越可能把人家吓着,还有你爸你他妈肯定会对你全方位盯防,你老实点!”
“那你还误会我?”
张扬道:“干妈,你不怪我?”
“还是听不到!”
“真的?”秦欢一双大眼睛熠熠生辉。
张扬道:“他叫我爸爸,我要救他!”
楚嫣然犹豫了一下,她看了看张扬,罗慧宁道:“放心吧,我就是想看看他!”
一声爸爸把罗慧宁听得云里雾里。
张扬道:“你嫣然阿姨这么好,干脆你认她当妈妈吧!”
秦欢望着文浩南:“叔叔,你是来看我的?”
罗慧宁的眼圈也有些发红,她站起身,轻声道:“我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先给孩子治病再说!”
罗慧宁笑道:“他这么壮,怎么会有病?这件事说起来还是因我们而起!”罗慧宁感觉到有必要替张扬说清楚这件事,否则极有可能会让这件事造成宋怀明夫妇的困扰,于是她简略的将发生在伦敦的事情说了。具体的细节没说,只是说明张扬帮忙粉碎了一起针对他们的恐怖行动。
楚嫣然心里酸酸的:“小欢。别胡思乱想!”
张扬道:“龟息状态,也就是你们常说的假死状态!让人体的新陈代谢速度最大可能的降低!”
文浩南道:“我不这么认为!”他和秦萌萌之间是通过熟人介绍认识的,可认识秦萌萌之后,便对她产生了感情,文浩南优越的条件,身边从不乏美女的追求,可人就是这么奇怪,他偏偏就喜欢上了冷若冰霜的秦萌萌。
楚嫣然道:“秦姐,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该放弃希望,你这样就是放弃,秦欢只是一个孩子。他没有和命运抗争的能力,我们不帮他,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命运吞噬,难道你真的忍心这样做吗?”
张扬笑道:“小欢,楚阿姨可不是外人,她是我女朋友,你是我儿子,咱们是一家人!”一句话说得楚嫣然又羞又喜。
文浩南还想说什么,却听到一个平淡舒缓的声音道:“浩南,你也在中海医院?”
张扬好奇道:“什么风言风语?”
罗慧宁轻声道:“别让孩子哭了,先回去歇歇再说!”
张扬望着他手中的信,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接了过来。
秦萌萌摇了摇头:“放开我!”
脑外科主任徐光耀显得有些为难,他除下眼镜,揉了揉鼻梁道:“小张,你是邱主任介绍来的,又是于博士的朋友,所以有些话我也就不瞒着你了,根据目前返回的检查结果,这孩子的情况很不理想,我认为他不具备做手术的条件,建议还是保守治疗。”
秦萌萌咬了咬嘴唇,终于点了点头,她想说一句感谢的话,可目毙却忽然定格在远处,身穿军装的文浩南静静站在那里,双目凝视着她。
秦欢道:“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怕。我有爸爸了,我就是舍不得,我想陪爸爸一起玩,我想让班里其他小朋友都知道,我有个好厉害,好威风,好帅气的爸爸!”
张扬道:“提醒我什么?”
罗慧宁有些疲倦的闭上双目:“真是越想清净越是无法清净,我真的累了!”
文浩南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萌萌!我不在乎!”
何长安开门见山道:“你是不是去了天津?”
张扬道:“保守治疗岂不是意味着那个瘤要继续留在他的脑子里?任由它继续生长的话,小欢岂不是没多少日子了?”
让于子良意外的是,秦萌萌竟然谢绝了他的好意:“谢谢于博士,我不想冒险,我咨询过许多医学专家。秦欢的病情很重,就算手术成功。他的智力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我不想他活在世上受人歧视,被人耻笑!这孩子出生之后蒙受的委屈已经太多了。”
张扬道:“你阿姨呢?”
秦萌萌没说话,文浩南低声叫了一声:“妈!”
张扬现在对何长安颇有微词,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将何长安请入了自己的房间。
秦欢道:“她出去给我买吃的了!”
张扬联想起梁成龙之前对自己所说的那番话,心中猜到了几分,难道真的有人说自己在欧州嫖妓得了性病?妈的,老子的一世英名就被别人这么给糟蹋了,他有些紧张道:“外面胡说什么,你可别相信!”
秦萌萌冷冷道:“这个世界人心太险恶,我不想他受委屈,不想他被别人欺负,你明不明白?”
于子良道:“好,你不做,我来做!我就不信,一个人的声誉和口碑。比起一个鲜活的生命更加重要!”
张扬把楚嫣然送回酒店,发现玛格丽特已经睡了,于是没有打扰她。和楚嫣然约好明天早晨一起去探望秦欢,然后悄然离开了酒店。
张扬点了点头道:“于博士有一套m•hetushu•com合理的治疗方案,手术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开始的时候秦萌萌并不同意冒险,经过我们这群人的劝说,她勉强同意了!”
这话让张扬感到有些不悦,他何长安没有用心,难道我就有用心?
秦萌萌冷冷道:“他随我姓!”
秦萌萌正色道:“我十分感谢你们为小欢做的一切,可是我也请你们尊重一下事实,徐主任跟我谈得很清楚,小欢手术的风险性很大,他能够平安度过这次手术的机会微乎其微,就算侥幸活下去,他的智商也会受到很大影响……甚至……甚至会成为一个什么都记不起,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孩子……”一种难言的悲伤堵住了秦萌萌的喉头,让她无法继续说下去。
文浩南在门前止步静静望着病床上的孩子,他的表情很平静,秦欢看到门口的他,向他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文浩南也笑了笑,他并没有走入病房,而是转身离开。
清晨,张扬去接了楚嫣然,玛格丽特去探望杜山魁的遗孀冯玉梅了。她们都是多年的老友,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楚嫣然气得伸出手指在张扬脑门上点了一记,跟着出去了,生怕秦萌萌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
楚嫣然也十分喜欢秦欢,她轻声道:“没事,我们还答应带你去游乐场玩呢!”
秦萌萌淡然道:“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我的行为无需向任何人交待!”场面虽然平静,可张扬和楚嫣然却感觉到一种风雨欲来的味道,张扬试图化解眼前不和谐的气氛,他笑道:“原来你们认识!”
楚嫣然被他说得心花怒放,伸出手轻轻在他臂膀上拧了一记。
文浩南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他轻声道:“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
文浩南道:“我很爱秦萌萌,我们相处有几个月了,我看得出,她对我也有好感,心底也喜欢我,可是她始终把自己保护起来,不愿向我敞开心扉,所以,我就找人调查她!”他停顿了一下,向张扬道:“这件事你帮我保密,我不想她因为这件事而对我生出误会,甚至看低我的人品!”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真不该告诉我这件事,这件事激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所以我想一探究竟,结果主动惹上了一个麻烦。”
张扬道:“事情你都明白了,我是让那个何长安给坑了,我原本想调查清楚这件事,可没想到是这种情况,秦欢太可怜了。”
何长安道:“提醒你离秦萌萌他们远一些。”
望着秦欢单纯的小脸,楚嫣然感到内心一酸,她明白张扬何以会这么做。
张扬道:“假如我到以帮助你止血呢?”
张扬道:“在你告诉我这件事之前,我不认识秦萌萌,我怎么知道你所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张扬道:“哥,既然如此,你何必惹他们生气?这天下间的好女人也不止秦萌萌一个你何苦自找麻烦呢?”
张扬松了一口气,文浩南突然出现在这里,证明肯定他听到了消息,或许何长安把这件事的真相告诉了他也未必可知,张扬并不担心文浩南因此而对自己产生成见,他虽然是文国权和罗慧宁的干儿子,可他和文浩南之间的关系始终很普通,文浩南这个人虽然年轻,可是很有城府,和任何人相处都是不即不离。张扬所担心的是文国权夫妇的反应。文浩南既然知道了这件事。他们想必很快就会知道,自己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实在有些尴尬,张扬想起何长安对自己的劝告,越发感觉何长安这个人不简单。
秦萌萌道:“院方已经跟我解释的很清楚,小欢没多少事,不需要开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内心中一阵隐痛。
文浩南道:“我爸和我妈都跟我谈过,如果我坚持和秦萌萌来往,就不再认我这个儿子!”
张扬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那啥。咱俩是不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秉烛夜谈一番?
张扬皱了皱眉头,何长安知道不少事,唯一的可能是,他始终在关注这件事,甚至找人跟踪自己,这让张扬越发反感起来,他冷冷道:“何总,我不明白你想做什么?可是我这个人最不喜欢被别人利用!”
罗慧宁摇了摇头道:“我怪你自作主张,你去天津调查这件事也是为了搞清楚事实的真相,算了,反正这件事和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关系,咱们就别自寻烦恼了。”
“好!”罗慧宁道:“等你们父子俩谈完,再叫我妈!”说完她举步向病房走去。
秦萌萌道:“我们出去谈!”她率先走出门去。
张扬苦笑道:“您就别为难我了,如果不是秦欢的缘故,秦萌萌根本不搭理我,平时我跟她也说不上话,再说了,干爸干妈的态度相当的明确,我要是背着他们给你牵线,他们知道不得把我给剥了!”
文浩南很快就回来了,他出去是买东西,外面小超市里没有什么好东西,他买了两个旺旺大礼包,一箱牛奶!
文浩南没有放手,秦萌萌厉声道:“放开!”
张扬道:“真是可笑,你不觉着自己的行为前后矛盾吗?”
张扬故意道:“说什么?听不到!”
张扬道:“我看十有八九是这样,何长安没有确然的把握不会告诉我这件事!”
张扬道:“秦萌萌,你给我听着。我一定会治好秦欢,我一定能治好他!”
秦欢却摇了摇头:“我有妈妈……我一直把阿姨当成我的妈妈,她嘴上凶我,可心里很疼我,昨晚她以为我睡着了,一直在哭,我都听到了……”
张扬不失时机的拍马道:“干爸经常去钓鱼台国宾馆,这份心境我们比不上!”
于子良可不知道罗慧宁的身份,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楚嫣然道:“我当然不相信,所以趁着这次送外婆回去。过来亲眼看看!”
于子良道:“我相信还有机会,虽然我们暂时无法进行脑血管造影。可是如果颅内情况理想的话。我们可以将损伤降低到最小。就算是以后智商会受到影响可是和生命相比,那算得上什么?”
何长安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扬,他有些摸不清张扬的路数了。
秦萌萌咬着嘴唇,强忍着眼泪,可眼泪仍然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秦萌萌并没有因为张扬的话而感到生气,轻声道:“冷血也罢,无情也罢,这是我们自家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谢谢你们之前所做的一http://www.hetushu.com切。现在,请你们离开,不要干扰我们的生活,作为秦欢的监护人,我有权为他的未来做出决定!”
“你确定?”
张扬从罗慧宁的话中听出了她的意思,看来罗慧宁是绝不会同意文浩南和秦萌萌来往的,只要文浩南和秦萌萌断绝关系,这件事自然和文家无关。
楚嫣然负责望风,将文浩南的反应告诉了张扬,她轻声道:“文浩南走了!”
秦萌萌咬了咬嘴唇,罗慧宁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人家在赶自己走,她点了点头,转身向病房走去。
张扬知道她在撒谎,可是当着秦欢的面又不能马上戳穿她,害怕事情的真相会伤害到这个可怜的孩子。
秦萌萌道:“谢谢你的好意,也谢谢你们所有人的善心,可是……我不敢去冒险……我……”
于子良道:“我设计了一个几个手术方案,可是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术中失血问题,如果肿瘤和动脉结合太紧。万一造成了血管损伤后果将不堪设想。
“你有权吗?秦欢长这么大,你有没有真正去关心他?你在他身上究竟付出了多少,他头痛这么久,你为什么之前都没有发现?”张扬对秦欢的关切让他根本不去想这番话对秦萌萌的打击如何之大。
张扬真是无话可说,大概热恋中的人头脑总是有些不正常,他提醒文浩南道:“你还是多考虑一下老爹老娘的感受,你是文副总理的儿子。你要是娶了秦萌萌,闹不好他们真的跟你断绝关系!”
于子良大吼道:“我们医生的职责就是抓住那百分之一的机会!如果不经努力就奉劝别人放弃生命,那是对别人的不负责,也是对自身职责的侮辱!”
文国权微笑道:“树大招风,别人知道张扬是怀明的未来女婿,原本很正常的事情,就会变幻出很多的版本,咱们这些搞政治的人,必须要有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心境。”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只能尽力而为,秦欢既然叫我爸爸,我就得承担这个责任!”
柳玉莹还是忍不住问道:“张扬,你什么病住院啊?”
张扬道:“何长安这个人你了解吗?”
楚嫣然心地善良,听到秦欢的经历,也产生了很大的同情心,她秀眉微颦道:“你是说秦萌萌是他的亲生母亲。”
文浩南将手中的礼物放在床边,笑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张扬感叹道:“老人家重要!走吧,我送你回去,顺便看看她!”
“当然确定,你这么漂亮,是男的都会喜欢,从小到老一律通杀!”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心中微微一怔,何长安的意思很明显,难道说文家对这件事已经有所觉察?张扬低声道:“秦欢到底是不是秦萌萌的儿子?”
张扬道:“干妈,您回去休息吧。这边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真的?”秦欢兴奋的叫了起来,不过他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消失了。因为他看到秦萌萌已经走进来了。秦萌萌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话,她去床边收拾了一下东西,轻声道:“我已经决定了,过会儿去办出院手续,下午带小欢回天津!”
张扬苦着脸道:“哎哟,脚疼着呢!”
秦欢反问道:“你不知道我叫什么?为什么要来看我?”一句话把文浩南给问住了,他哈哈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秦欢的小脸,向秦萌萌道:“这孩子真聪明!”他看了看床头牌:“秦欢!你也姓秦,和秦阿姨一个姓!”
张扬道:“谢谢你的提醒,不过我对其他事都不感兴趣,我想帮助秦欢!”
张扬顿时明白秦欢是因为身后楚嫣然的缘故,肯定是秦萌萌交代过他了,害怕他乱叫引起别人的误会。
秦萌萌道:“我们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虽然认识了一段时间,可是我们的关系也只是普通朋友!”
秦萌萌淡然笑道:“楚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请你相信,如果有办法,我一定会尽一切努力为小欢治疗。”
文浩南又道:“后来我才知道她经常去天津的原因,才知道秦欢的存在!”
秦萌萌有些诧异的望着文浩南:“你不用嘲讽我!我从未答应你什么。所以我并不认为自己欠你什么。文浩南,从现在起,你不必再来找我。我配不上你!”秦萌萌说完转身就走。
楚嫣然道:“我给杜哥打了个电话,是他告诉我的!”
秦欢看了看楚嫣然带来的礼物,轻声道:“阿姨不让我收外人的东西。”
秦萌萌听到这句话,紧紧将秦欢抱在怀中,哭得越发伤心。
秦欢看到秦萌萌进来,笑道:“姨妈!我爸爸呢!”
“对不起!”
“刚才那种情况,我进门就看到那小孩子握着你和她的手,叫你爸爸,我怎能不误会?”
于子良知道医院方面不愿冒风险替秦欢开刀之后,去了徐光耀的办公室,他想和徐光耀再谈一谈。
秦萌萌终于同意让秦欢去江城手术,当天办完出院手续之后张扬和楚嫣然带着秦欢去了游乐场,秦欢有生以来第一次在游乐场畅快淋漓的玩了一天,秦欢很开心。
于子良道:“难道是模拟低温冷冻状态?”
张扬没想到文浩南会主动登门拜访自己,他有些诧异的将文浩南请入房内,文浩南脱下军帽放在书桌上,在椅子上坐下。
张扬道:“想去吗?等会儿我跟你姨妈说一声,带你去看看!”
张扬看了看她的高跟鞋,低声道:“脚好些了,可心里还是痛!”
张扬和楚嫣然的眼睛都湿润了。这孩子幼小的心灵里究竟装着多少情。
张扬道:“现在的孩子谁还乐意听这些东西?游戏机,游乐场,那才叫与时俱进!”
张扬点点头:“舒服一点了,要不再来一次!”
张扬有些急了:“你现在把他带走跟放弃有什么区别?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冷血的女人!”楚嫣然一旁拉着张扬的手臂,生怕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混账事来。
张扬又道:“你和秦家有仇啊?”
秦萌萌向病床的方向看了看。秦欢正在一边输液一边翻看着楚嫣然给他买的童话书。秦萌萌不想孩子听到他们的谈话,默默来到走廊上。
“谢谢你的提醒!”
文浩南道:“我不为难你,你帮我把这封信交给萌萌!”
楚嫣然买了一大包的零食玩具,想起昨天的行为,她有些不好意思,来到病房前仍然有些心虚的问道:“张扬,你说小欢会不会不喜欢我?”
秦萌萌道:“孩www•hetushu•com子的话你也能当真?”
罗慧宁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秦萌萌的手,轻声道:“孩子还在生病,你下的去手?”
张扬并没有为难徐光耀,他能够理解徐光耀为什么这样说,徐光耀在脑外科领域中的名气很大,他必须要进行手术的风险评估,医者父母心。他并非不想救秦欢,而是他无能为力。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知道不少事!”
张扬道:“我有把握延缓他全身的血液循环速度,这样就可以最大可能的避免出血。至于术后的恢复,我可以尽量减少脑部瘢痕的发生。”
楚嫣然笑道:“我小时候,外公就跟我讲这些,小兵张嘎还算是适合小孩子的,其他的全都是董存瑞、黄继光、刘胡兰!”
张扬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去外面说。”
“那倒未必!”张扬出现在她们的身后。
秦欢眨着眼睛,终于向楚嫣然展露出一个笑容。
秦萌萌冷冷道:“我没说要放弃,可这是我的事情,不是我们!”
楚嫣然小声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好好的怎么去了天津?”
楚嫣然虽然还没有和父亲和好,可现在已经不拒绝这种见面了,倘若在过去,她听说父亲要来赴宴肯定转身就走。
秦萌萌望着这对热心的年轻人,她忽然生出一阵感动,这世上果然还是有好人。
张扬道:“秦欢是我儿子,我有权参与这件事!”
文浩南轻声道:“小欢,我是你阿姨的好朋友!”
秦萌萌有些愤怒的瞪着张扬,张扬怒气冲冲的和她对视着。
罗慧宁点了点头道:“秦欢挺可怜的,你能帮他就尽量帮他,需要什么只管跟我开口。”
罗慧宁笑了笑,轻声道:“浩南这孩子真没礼貌,吓着你了吧?”
张扬很礼貌的叫了声宋叔叔,柳阿姨。
宋怀明淡淡点了点头,最近张扬的名声可不太好,他多少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不过到了宋怀明这种境界,即便是心中不悦,表面上也不会表露出来。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这厮总是得寸进尺,她有些好奇道:“你怎么会去天津?”
从文浩南出现之后。张扬就预料到罗慧宁早晚都会知道这件事,但是他没想到罗慧宁这么快就会过来。看到罗慧宁来到面前,张扬有些尴尬的迎了上去:“干妈!”
何长安并没有直接回答张扬的问题,淡然笑道:“母子连心,有些事永远无法逃过别人的眼睛!”他这句话等于证实了秦萌萌和秦欢的关系。
何长安从张扬对自己称呼上的改变已经意识到张扬对自己不爽,他解释道:“张扬,我绝没有利用你的意思,我跟文家关系很好,所以我想通过你提醒他们一下,我绝没有其他的意思,这次我来见你,我只是想好心提醒你。”
楚嫣然道:“秦姐,你不用担心诊疗费用的问题,我会负担小欢全部的医疗费,我已经和美国方面联系过。他们可以提供手术所需的一切先进器材!”
罗慧宁道:“萌萌,你去忙吧!”
文浩南和秦萌萌来到花园,秦萌萌站在草坪之上,语气平静道:“你看到了!”
一句话让何长安内心一颤,可他的表情却仍然如古井不波,淡然道:“我和秦家无仇无恨,非但如此,我和秦司令的关系还很好,他的两个儿子都是我的好朋友,但是我和文家的关系更好!”
楚嫣然道:“我外婆也在北京。晚上我得毒陪她!”
张扬笑了起来。
文浩南静静望着秦萌萌,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奇,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微笑:“很可爱,我很喜欢他!”
张扬微笑望着他们,不禁笑道:“我说你这爱国主义教育也太早了点吧?”
文浩南也跟着走了过去,张扬和楚嫣然都明白今天肯定是东窗事发。两人大眼瞪眼的相互望着。一时间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跟过去看。
罗慧宁嗯了一声,从她的表情上看不出她究竟有没有生气。
楚嫣然很乖巧的叫了声罗阿姨。
徐光耀道:“该说的我全都说完了,如果选择保守治疗,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为这孩子减轻痛苦,如果选择手术,我不会去做,也没有能力去做!”
“不是,我是怕你担心!我实话告诉你,我在欧洲期间违纪了,造成了一些外交纷争,所以文副总理让我休息一段时间,躲避一下风头这也是为了保护我。”张扬早就想好怎么说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服你了,这封信我交给她,不过你千万不能把我给卖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发表一下意见,你爱听不听!”
罗慧宁和他来到走廊的尽头,张扬将自己介入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原原本奔向罗慧宁交代了一遍,反正罗慧宁也已经知道了,他隐瞒也没有任何必要,至于何长安,他对此人没有什么好感,如果不是他,张扬也不会掺和到这件事中来,张扬当然不会为他保密,把何长安供出来的同时,还不忘加上一句,我不知道他是什么目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找上我,我觉着他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目的!”
罗慧宁向她笑了笑,从对两人态度的不同,能够看出她还是生张扬的气了。她向楚嫣然道:“嫣然,带我去看看那个孩子!”
文浩南摇了摇头:“他和我爸是多年的老朋友,人很慷慨很大方,我爸妈对他的为人都很欣赏!”
张扬道:“总还有机会,中海医院这边治不了,别的医院或许能治。国内的医院治不了,还有国外,我们不可以轻易放弃!”
文浩南道:“张扬是我干弟弟!”
楚嫣然在他身边坐下,主动伸出手去,有些心疼的在他脚上揉了揉。小声道:“好些了吗?”
等到秦萌萌走远,罗慧宁方才道:“现在,你就给我回家,你爸爸在家里等你,他希望你不要让他等太久!”
秦萌萌喂秦欢吃饭的时候,张扬来到主任办公室,他想了解一下徐光耀的治疗方案。
张扬拿了一瓶矿泉水给他:“哥,你有事儿?”
秦欢抱着他的脖子:“爸爸,我快死了吗?”
秦萌萌去刷碗的时候,楚嫣然给秦欢讲着小兵张嘎的故事,秦欢听的津津有味。
文浩南的身体向前倾了一些。
何长安道:“不矛盾,这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不说,你不说,不代表这件事就会被永远隐瞒下去,你不要忽视了文家的能量!”
秦萌萌低声道:“你骂得对!我没资和图书格。”她起身离开了房间。
于子良道:“如果你能将他的血流速度减慢一半,手术的风险性就会降低一半,如果你能够减少甚至避免脑部癌痕,那么术后的并发症同样可以减轻甚至完全避免。”
秦欢点了点头,轻声道:“嫣然阿姨,你真好!”
张扬道:“谢谢徐主任!”
楚嫣然俏脸微红道:“总之不是什么好话!”
柳玉莹就不一样了,她坐下后第一句话就是:“张扬,我听说你犯错误了,赴欧考察没几天就被赶回来了!”张扬最近在平海的名声很差。有人说他犯了错误,更有人说他在欧州嫖妓得了性病,柳玉莹已经憋了好久了,她为楚嫣然不值,虽然过去她一直对张扬的印象都很好。开始她也不愿相信,可最近越传越盛,她也开始动摇了。
秦欢道:“我阿姨要带我回天津。我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虽然和张扬只认识一天多的时间,这孩子却对张扬产生了难分难舍的感情。
“那是,不懂点儿童心理,我怎么给别人当爸?”
楚嫣然看得不忍心,轻声劝道:“秦姐,你别跟他一般计较,他就是这个脾气!”
楚嫣然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她以为秦萌萌在经济上遇到了问题,找机会单独向秦萌萌道:“秦姐,如果经济上遇到了困难,我可以帮忙!”
张扬和楚嫣然抱着他一起在云霄飞车下留影,秦欢搂着他们的脖子。亲了亲张扬,又亲了亲楚嫣然的面颊,他小声道:“我很开心,长这么大,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连楚嫣然都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她悄悄在桌下伸出手去,握住张扬的大手。
秦欢摇了摇头道:“那我过去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文浩南点了点头道:“我想你安排我和秦萌萌见面!”
文国权道:“这件事十分敏感,涉及到国际影响,所以不能说,张扬明明立了大功,却要让他受委屈,牺牲小我,成全大我,这是一个共产党员的本分!”
于子良知道张扬拥有神乎其技的针法,不过这种外科学上的东西,他对张扬也不敢报太大的希望,低声道:“脑部和身体的其他部位不同。任何细微的损伤都可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何长安有些歉意的叹了口气道:“张扬,我原本只是想通过你转告文家一声,毕竟你们是一家人,我并没有想到你会去证实这件事。”
于子良叹了口气道:“其实她害怕风险也是自然的!”
张扬道:“你究竟有多少把握?”
楚嫣然却感到一阵歉疚,她不经意之中伤害了一个小孩子幼小的心灵,楚嫣然将手中的玩具和食品放在床边,微笑道:“小欢,你好!”
张扬明白,罗慧宁是不想和秦家发生任何关系了,他点点头,这件事不难理解,以文家的身份地位,让宝贝儿子娶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显然是不可能的。
张扬和楚嫣然望着两人离去,这才溜了回去,秦欢看到张扬回来,大喜过望:“爸爸!我还以为你走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差不多!”
秦萌萌并没有听到张扬的话。可罗慧宁和楚嫣然都听得清清楚楚。她们相信张扬拥有这样的能力。还有一个人也听到了张扬的话,医学博士于子良刚巧看到了这哭成一片的场面,不禁叹了口气道:“怎么这是?你们不懂得要让孩子心情保持平静啊?有你们这么当家长的吗?”
“看到什么?”文浩南微笑着问。
于子良点了点头,他拿起桌上的病历资料:“只要病人家属同意,我会在江城为他手术!”
秦欢道:“我知道,我快死了。不然阿姨不会每天都陪着我,你们也不会这样陪我玩!”
张扬道:“也许不是冒险呢?也许手术成功之后,秦欢可以像正常儿童一样,他可以健康成长,可以快乐生活,你凭什么因为自己的恐惧而抚杀了他康复的机会?”
张扬道:“我怎么舍得你!”
罗慧宁道:“其实浩南早就觉察到秦萌萌有些不对,他找人调查秦萌萌,才知道秦欢的存在。”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道:“无论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孩子都是无辜的!”
徐光耀的脸涨红了,他大声道:“我并不是在乎声誉和口碑,而是手术的风险太大,就算你能够让孩子平安离开手术室又怎样?他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机会会成为一个白痴!那和死又有什么分别?”
秦欢一脸期待道:“游乐场好不好玩?我在电视上看到过有过山车,有大木马,可我从来没去过!”
秦萌萌的表情冷到了极点,之前对张扬的那些感激瞬间化为满腔的怨恨和不屑,她一言不发的向病房走去。
张扬和楚嫣然都跟了出来。
文浩南内心一震,他放开了秦萌萌的手臂,愕然道:“妈!”
秦萌萌道:“你不必费尽心机的调查我,我现在就明白的告诉你,秦欢是我的儿子!”
说话的时候,秦萌萌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早点,看她的表情充满了疲倦,昨晚应该没睡好,她向张扬和楚嫣然笑了笑道:“来了!”
宋怀明来北京开会的,知道岳母大人要返回美国,特地前来相送。玛格丽特把两家人叫到一起,一是为了答谢文家上次的宴请,而是为了缓和宋怀明父女之间的关系。老太太在商界能有现在的成就和她的眼光也有相当的关系,她看出文国权在政坛上重要地位,有意通过家宴这样的形式,拉近两家的关系,在政治上给予宋怀明一定的助力。
张扬听到这句话,顿时知道坏事了。
张扬斥道:“别胡说!”
秦萌萌虽然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可是看到儿子哭得如此伤心,心中也觉不忍,在楚嫣然的劝说下,终于返回了病房。
张扬道:“你怎么知道来中海医院找我?”
何长安道:“这也难怪,我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到相互信任的地步。”他停顿了一下道:“秦欢病的是不是很重?”
张扬道:“这个杜天野嘴巴真是不严,我都让他帮我保守秘密了!”
文浩南大吼道:“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和你的家庭无关,和你的过去无关,我要的是你,只是你!”
秦萌萌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下与罗慧宁相遇,她忽然明白了,今天的相遇绝不是巧合,也许一切都是文家预先筹发好的,她抑制住内心的愤怒和激动,竭力让自己显得平静,向罗慧宁露出一个生涩的笑容道:“罗阿姨好!”
满桌人和-图-书都笑了起来。
秦萌萌愤怒的瞪着张扬:“我对你的忍耐已经够多了,你无权对秦欢的事情指手画脚!”
张扬没想到文浩南居然也是个情圣,他叹了口气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如果不是何长安想通过我向干妈告密,我也不会掺和进来,我开始的时候是想把这件事调查清楚,怕何长安撒谎,没想到到了天津,就赶上这件事。”
张扬介绍道:“小欢,这是你楚阿姨,她特地来看望你的!”
楚嫣然向四周看了看,确信周围没人,凑了过去,很仓促,蜻蜓点水般在张扬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迅速逃开。黑长的睫毛蝴蝶翅膀般忽闪着:“好了吗?”
楚嫣然啐道:“你分明是把我当成外人,什么事都不跟我说!”
楚嫣然道:“小欢,等你好了。阿姨带你到处去玩,去美国的迪斯尼。看米老鼠唐老鸭!”
徐光耀道:“于博士跟你是好朋友。他应该会向你解释这件事!”
张扬有些不解的问道:“我真的有些不明白,当初人家介绍秦萌萌和你认识的时候,为什么不调查清楚?难道秦萌萌有儿子的事情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父母家人都不清楚?”
楚嫣然带着罗慧宁来到秦欢所在的病房,秦萌萌已经收拾好,牵着秦欢的手准备离开,秦欢显然不想走。看到张扬,挣脱开秦萌萌的手,哭着扑了过去:“爸爸,阿姨要带我走。”
徐光耀道:“这件事我刚才已经和病人的姨妈说过了,她很冷静,表示想到了这件事的后果。”
徐光耀道:“子良,因为你是我的同学,我才尊重你,让你参与到诊疗之中,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没资格!这里是中海医院,你没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
回去的路上,张扬才想起问楚嫣然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楚嫣然道:“江城赴欧考察团都回去了。只有你一个人没随团回去,你也不给我打电话说一声,前两天我陪外婆去江城,结果找不到你,还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
病房内只有秦欢一个人在,这孩子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呆呆出神。张扬看到秦萌萌不在他身边,心中不由得有些恼火,这秦萌萌对孩子也太绝情了,秦欢听到脚步声,转过小脸,当他看到张扬的时候小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他本想开口说话,可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张扬身后的楚嫣然,方才怯生生道:“张叔叔好!”
楚嫣然道:“看不出你还挺在行的!”
在这件事上张扬毕竟有些心虚。这会儿拉着楚嫣然两人到走廊另一头躲着去了。
秦萌萌满脸都是泪水,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大声哭泣起来。
于子良双目一亮:“你能延缓他血流速度到什么程度?”
楚嫣然愤愤不平道:“真是太过分了,一个母亲怎么可以不认自己的儿子呢?”她挽住张扬的手臂道:“张扬,我知道你一定能够救他,这次我支持你,一定要把秦欢给治好!”
文浩南的目光并没有看他,始终注视着秦萌萌:“我以为你今天上班!”
张扬刚刚回到香国大酒店,何长安就前来拜访。
张扬笑道:“放心吧,他肯定喜欢你!”
文浩南没有来得及说话,秦萌萌道:“普通朋友!”她有些奇怪,张扬何以会认识文浩南,联想起张扬的突然出现,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淡然道:“你们认识?”
张扬也笑了笑,咳嗽了一声道:“我在中海住院,遇到也正常!”
张扬强作欢颜道:“小欢,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
张扬来到罗慧宁面前低声叫道:“干妈!”
秦萌萌笑了笑。
文浩南点了点头。
张扬和楚嫣然看到文浩南的时候,都暗叫不妙,这天下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终于败露了。
送走了罗慧宁,张扬来到主任办公室找到了于子良,于子良和徐光耀的表情都显得有些激动,两人在诊疗意见上并不合拍,刚刚发生了争执。
文浩南道:“我听说你要带秦欢去江城开刀?”
张扬道:“当我求你,现在于博士还没有拿出治疗方案,你再耐心的等两天,也许一切就会有转机!”
张扬道:“放心吧,以后你每天都会这样开心!”
秦欢撕心裂肺般大哭起来,口中不断叫着爸爸,张扬的眼睛红了,他想要冲过去。却被楚嫣然紧紧抱住,楚嫣然了解他的性情,他只要冲动起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张扬道:“这么说病人已经没有在医院中住下去的必要?”
罗慧宁道:“这件事我只当没有发生过,你帮我转告秦萌萌,我不是多事的人,浩南也不会乱说话。”
文浩南道:“你可能不知道,萌萌和她家人的关系很不好,已经有好多年没有来往了!”
徐光耀道:“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一些对症处理,减轻这孩子的症状,照我看时间不会太久,小张,医学是相当严谨的,很多事并不由我们的意志为转移。”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可不这么认为,这次的事情让他对何长安产生了很大的反感,他总觉着何长安在这件事上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有机会他要好好调查一下,究竟何长安跟秦家有怎样的仇隙,他为什么要揭穿秦萌萌未婚生子的事情。
“怎么说你胖你就开始喘呢?”
秦欢看到秦萌萌哭得如此伤心,他很懂事的替她擦拭着泪水,抽抽噎噎道:“姨妈,你别哭……我……我不惹你生气了……我……我不要爸爸了……”
楚嫣然对张扬倒是相信的很,轻声道:“我知道你不会胡来!”
文浩南向秦欢笑了笑,这才跟着秦萌萌走出了病房。
罗慧宁缓步向他们走来,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刚才的事情她根本没有看到,没有听到,罗慧宁向秦萌萌点了点头道:“你是萌萌。秦司令的女儿。真漂亮,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一个上初中的小丫头,想不到一晃就这么大了!”
秦萌萌美眸发红,尖声道:“我在乎!”
楚嫣然从张扬此时复杂的表情已经猜到他满怀心思,握住他的大手道:“没事儿,你又没错,回头我跟你一起去向罗阿姨解释!”
张扬怒道:“你有什么权利?你只不过是他的姨妈,有权的是他的父母,我明白告诉你,我绝不允许你把秦欢从医院带走,秦欢在这世上也不会只有你一个亲人!”
楚嫣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毕竟昨晚自己误会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