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0章 唇枪舌剑

秦萌萌向前走了一步,双手扶住凭栏:“小欢是我的儿子!”她终于在张扬面前承认了这个事实。
常海天道:“大吉大利,咱们喝酒。不聊这个!”
连杜天野也暗暗佩服,这乔梦媛果然系出名门,说出的话真是水准非凡,对付张扬这种无赖性格还真的用这种手段,你越是搭理他,他越是蹬鼻子上脸。
张扬道:“我怎么听着跟追认烈士似的?”
苏小红打开了音响,用音乐打断了杜天野的话,一双美眸望着夜色中的雅云湖:“杜书记,谢谢你能够把我当成朋友!”苏小红是聪颖的。她懂得这件事的利害关系,她更明白自己的名声和所处的位置,发生在他们之间的那件事,她已经强迫自己忘掉,也不想杜天野提起,杜天野如果和自己联系在一起,只会影响到他的事业和前程,那件事的发生并非在苏小红的意料之中,在此之前她一直将杜天野当成救命恩人看待。在她的眼中杜天野是个几近完美的男人,专情豪爽热忱,是高不可攀的,可那晚的事情安生之后,她明白杜天野坚强的背后拥有着如此的悲伤。
乔梦媛有些诧异道:“我给你做什么证?”
张扬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这样吧,合适的时候,我安排你们见见面,时维是个大嘴巴,你让她少胡说八道。”
徐立华停顿了一下,回忆着儿子第一次叫她妈妈的情景:“他张开小手,妈妈……妈妈……的叫着……我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什么苦累,什么委屈,什么伤心全都忘了,为了这两个字,就算让我去牺牲性命也值得……”
荣鹏飞笑道:“有了杜书记的这句话,你还委屈什么?杜书记对你的肯定就是咱们江城所有上级领导对你的肯定,就是党对你的肯定。”
两人并肩走入新帝豪,张扬望着前面的杜天野,低声笑道:“官当的越大,人心就越累,我们杜书记走到哪儿都害怕被人认出来,连点自由都没有了。”
张大官人道:“我也不是什么大病!”他想起了一件事,转向杜天野道:“杜书记,乔总可以给我作证!”
苏小红道:“在体制中待久了,人会变得僵化,酒精可以让你得到适度的放松。”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你少在我面前强词夺理,我承认说不过你,总之,你给我记清楚,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我不想掺和,也不想给你证明!”
秦萌萌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不断流了下来。
杜天野率先从车上下来,他向苏小红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话,举步向酒店内走去。看到杜天野,苏小红一颗心没来由加速跳动了起来,她暗自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微笑着走向张扬道:“张主任,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以为你失踪了。”
乔梦媛道:“你应该了解时维的脾气,我可以当不知道,她呢?”
杜玉野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杜天野忽然想起那个狂乱的夜晚。那个属于他和苏小红之间的夜晚。内心感觉到一阵燥热,他鼓足勇气道:“那天……”
徐立华道:“我一个女人拉扯他。当时蒙受了不少的辛苦,每次被他闹急的时候,我就不停的哭,有些时候。我真想把他送给别人算了,直到有一天,他叫我妈……”
乔梦媛道:“有些事传得很快,你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具体的细节我也不想过问,可秦萌萌来江城。我还是想跟她见个面。”
张扬笑道:“您不是让我把事情说清楚,别让人家误会,所以我不但要拿出物证还要找到人证。要是你们领导还不放心,我就去http://www.hetushu.com江城日报上登一声明,我张扬得的是尿路感染,绝对不是性病!”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摸了摸他的脑袋:“小欢,怎么还不睡?”
许嘉勇也跟着笑了两声,不过心情明显大受影响,连继续敬酒的念头都打消了,微笑道:“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杜书记、荣局长,你们继续!”他说完就离开了国宾一号,乔梦媛也随之离开。
秦萌萌流泪了,她想起了自己,想起了秦欢小时候叫妈妈的情景,想起他叫自己妈妈,而她用巴掌去惩戒他:“我不是你他妈,我是你阿姨……”秦萌萌转过身去。
乔梦媛笑道:“很高兴看到你重新出现在江城!”
秦萌萌温婉一笑:“阿姨好!这几天麻烦您了!”
乔梦媛将他们送入国宾一号。她微笑道:“你们坐,等会儿我过来敬酒。”
张扬笑道:“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
杜天野和荣鹏飞都笑了起来,笑声冲淡了尴尬的气氛。
徐立华笑道:“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一家人别说两家话,秦欢这孩子我打心眼里喜欢,做奶奶的照顾孙子是应该的!”
秦萌萌转向张扬,美眸之中已经满是泪水:“我还有机会吗?”
张大官人挂上电话,发现所有人都目光怪异的看着他,仿佛不认识他似的。
常海天受不了了,一转头,刚喝到嘴里的酒喷出来了,他一边咳嗽一边笑道:“对不起,对不起,张扬,我求你了,少说一句行不……”
荣鹏飞道:“我真有点怀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偷生了一个儿子啊?”
乔梦媛俏脸一红,暗骂这厮脸皮厚的无敌,当真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可她是何等人物,脑筋一转已经猜到,张扬可能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他该不是怀疑这些流言是从自己这里传出去的吧,心中又是气恼又是委屈,回头找机会一定要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她还专门交代过时维,来江城之后一定要对张扬的事情只字不提,这些谣言绝对和她们姐妹俩无关。乔梦媛淡然笑道:“清者自清,以张主任的做派,根本不需要别人替你证明。”
张扬尴尬的笑了笑:“那啥……好儿子,爸一会儿就回去,你放心!”
常海天和荣鹏飞已经走了,苏小红低声向杜天野道:“我送你吧!”
杜天野启动汽车,沿着湖南路慢慢向市委大院的方向驶去。
苏红也笑了起来。
苏小红看了看坐在副驾上的杜天野,不禁笑道:“我还以为你习惯坐在后面!”
许嘉勇笑得很开心,可内心中却有些不舒服,这厮显然是故意在自己面前提这件事。两人同干了这杯酒。许嘉勇道:“看到张主任风采更胜往昔,作为朋友,真是替你高兴!回来就好,外面传的那些风言风语太多,我都听不下去了。”这厮言语之中充满了讽刺,分明是想朝张扬伤口里撒盐。当着这么多人提起这件事,许嘉勇有些存心故意,他就是看着张扬洋洋得意的样子不爽,就是要张扬心说你巴不得我病死才好。这种话是不能当面说出来的,他笑道:“其实我没啥病,就是一尿路感染。乔小姐可以帮我证明!是吧?”这句话就有些太不厚道了。他说得虽然是实话,可当着许嘉勇和乔梦媛的面说出来,根本是故意给人家难堪。
秦萌萌知道,这种感情就是母爱。
此时外面响起汽车声,秦欢慌忙向门口跑去。
许嘉勇猛然转过头来,一双怒目盯住乔梦媛道:“其实什么?”乔梦媛没有说话。
苏山红对此是最有感触的http://www•hetushu.com一个。站在新帝豪大门前,看着张扬的的那辆吉普车驶入停车场,笑盈盈走了过去。
身为市委常委,荣鹏飞当然知道张扬现在的处境,不禁笑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两人边走边谈,来到大厅,看到杜天野在前面和乔梦媛说话,张扬低声笑道:“看来前往塔尖的路上熟人很多嘛!”
秦欢道:“等你,还等我阿姨。干妈去车站接她了!”
张扬苦笑道:“见面就是这话,你让我怎么回答你?”
进了苏小红的奥迪车,杜天野把座椅向后退了退,这样两条腿可以摆放的更舒服一些。
杜天野和常海天是第一次相见,不过他和岚山市长常颂见过几次,经张扬介绍之后,彼此顿时熟悉起来,苏小红让人将她带来的那坛酒打开。酒香四溢,连荣鹏飞这种不怎么好酒的人也不禁食指大动,他赞道:“好香的酒!”
徐立华微笑点头道:“小欢今晚最开心,看到你他才完全放心下来。
“有!一定有!”张扬充满信心道。
张扬笑道:“有些话根本没必要说。咱们都是为了小欢好,只要他平平安安渡过这次的手术,咱们之间的那点小误会,小摩擦又算得上什么?”
苏小红道:“我可不是体制中人。给你接风是因为咱们是朋友,无论你犯错误也罢,没犯错误也罢,在我们眼里,你都是荣归故里,我们都欢迎你回来!”
杜天野点了点头,和苏小红互换了位置,他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居然就上了苏小红的车?苏小红下车的时候还特意观察了一下周围,生怕有人看到。
张扬在身后笑道:“是啊,都是一家人,客气啥!”
张扬回到木屋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秦欢还没有睡,在客厅的地毯上玩着积木,徐立华坐在一旁看电视,看到张扬回来,秦欢欣喜的迎了过去:“爸爸,你回来了!”
乔梦媛道:“嘉勇,就算是普通朋友探望一下也无可非议!”
秦欢牵着秦萌萌的手走入客厅,徐立华迎了出来,秦欢给秦萌萌介绍道:“阿姨,这是我奶奶!”
张扬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得,我认输,就知道你肯定护着他!”
杜天野道:“张扬啊,你不要搞的跟个怨妇似的,人的一生中,谁会不受点委屈?别人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样去做?”
张扬这才明白乔梦媛为什么会问起秦萌萌。
张扬哈哈笑道:“红姐,还好有你惦记我,我以为这江城没人欢迎我回来呢?”
徐立华道:“小欢和张扬的命运有些相似,张扬出生前,他爸去世了!”
夜深人静,秦萌萌独自走上木屋的平台,却看到张扬正盘膝坐在平台之上,张扬已经在这里坐了接近一个小时,他在修炼内息,力争在为秦欢手术之前让自己的身体状态达到巅峰。
秦萌萌惊奇的哦了一声,张扬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听到,难怪他会这样维护秦欢,原来他从小欢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童年的影子。
苏小红轻声道:“能让市委书记大人当司机,我这级别怎么也得是部级干部了!”她有意用调侃来缓解两人之间有些尴尬的气氛。
张扬站起身微笑道:“这里还习惯吗?”
张扬笑道:“谁自私不用我说了吧?要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我一定跳出去帮你说清楚!”
乔梦媛俏脸一热,这混蛋怎么说话这么别扭?好好的话到他嘴里就变了味儿,她皱了皱眉头道:“你别跟我胡说八道,我叫你来是想问你http://www.hetushu.com一件事!”
秦萌萌心中一阵内疚,自己给儿子的实在太少太少。
秦萌萌道:“阿姨,你叫我萌萌,你把小欢当成孙子看,就别拿我当外人了。”
乔梦媛一张俏脸涨的通红,恨不能冲上去给他脸上一拳。她也听出张扬和许嘉勇之间的硝烟味道,可你们两人斗归斗,把我扯进来干什么?张扬啊张扬,你可真够卑鄙的。
秦欢叮嘱了他几句这才放下电话。
公安局局长荣鹏飞、江城制药厂业务厂长常海天都提前到了,两人看到杜天野进来全都起身相迎。
乔梦媛又会错了张扬的意思:“你的事情我们可没有乱说,别算在我们的头上。
“爸爸撒谎,干妈说你在喝酒!奶奶说撒谎不是好孩子!”
走出国宾一号的房门,大家也没有多说话,各走各路,张扬原本准备送杜天野,大堂领班婷婷袅袅走了过来,说乔梦媛找他有事。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我过去和秦萌萌就认识,时维跟她很熟,我姑妈和姑父都是北方军事学院的,秦萌萌就在他们学校研究所。”
秦萌萌道:“一直以来我都不愿承认这个事实,我想要回避他的存在。可现在我才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
“幸好还不算太晚,你错了五年。可以用以后的时间,加倍将母爱补偿给他,让他幸福!”
苏小红看出气氛不对,慌忙打圆场道:“行了,就你那下三路的事儿别到处找证明人了,我们都帮你证明,你是尿路感染,不是那种病!”
苏小红道:“咱能别提这些煞风景的事情吗?张主任,今天是我给你接风,来!必须要喝个一醉方休!不醉无归!”
张扬嘿嘿一笑,自己端着酒杯干了一杯,若无其事道:“这酒真是不错!”
朦胧的视野中,路灯被车速拖出一条有一条的光带,时光以这样的方式流淌在他们的脑海中,留下美丽而不可磨灭的影像。苏小红落下车窗,让夜风吹起她的秀发,应和着时光的节奏飞舞轻扬,美丽的瞳孔。却不知为何悄然湿润了……乔梦媛的愤怒并非是因为张扬和许嘉勇的交锋,而是因为张扬把她给无端卷进去,利用她打击许嘉勇的自尊心。乔梦媛就算再有涵养,此际也有些按捺不住,所以她才会让人把张扬请到自己的办公室,她要亲口对张扬说一句话。
“好!”杜天野率先响应。
徐立华道:“秦小姐!”
张扬道:“没怎么回事儿,你听说什么了?”
徐立华摆了摆手道:“你大老远赶过来,去歇着!”
张扬和胡茵茹在一旁看着也不免感动起来,张扬道:“得了,别在外面站着了,湖边风大,里面坐!”
杜天野道:“其实我喜欢坐在驾驶位上!”苏红道:“你来开!”
徐立华道:“秦小姐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热热,这就好!”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朋友之间就该相互帮助,现在江城很多人都传说我得了那啥病,你当初不也怀疑过我?连跟我吃饭都吓得心惊胆战的,我那时候可算知道啥叫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了。”
张扬道:“我知道。”
张扬道:“我说,许嘉勇是不是特恨我?我怎么觉着每次跟他见面的时候,他笑脸下都藏着刀子?”
许嘉勇恨恨点了点头道:“好!”他说完就向房间走去,看都不向乔梦媛看上一眼。
许嘉勇虽然还在笑,可谁都看出他的笑容无比生硬,这也难怪,听到这番话,搁谁都会不爽。
张扬道:“你说我自私,其实你也够自私的,许嘉勇是你未婚夫,他说我有病,你既然知道真实情况www.hetushu•com。不会帮我证明证明?不会向他解释清楚?就任由他当着这么领导面前作践我?我可一直把你当成朋友!我太失望了!”
在场的人无一不是精明过人,谁都看出张扬利用乔梦媛狠狠的刺激了许嘉勇一把,幸亏苏小红及时出面,让当时的情况没有陷入僵局。
苏小红举杯道:“今晚是张主任的接风洗尘宴,欢迎他荣归故里,重返江城,咱们一同干了这杯!”
乔梦媛柳眉倒竖道:“今天是你针对他,不是他针对你!”
张扬心中暗叹,毕竟是母子连心呐。
“你真卑鄙!”乔梦媛俏脸气的煞白,嘴唇紧紧抿着,双手交织在一起,看得出她仍然在竭力控制着自己。
苏小红道:“仕途这条路往往是越走越孤单,其实很多事都是如此。我们的世界就是一个大大的金字塔,真正能够站在塔尖上的只有那么一个站得越高,也就越孤独。”
苏小红笑道:“哲学家我可谈不上,我是在实际生活中总结出的经验。”
张扬道:“不必客气,乔小姐替你探望过我了,你的心意我领了!”
杜天野笑道:“这可是苏老板珍藏的美酒。今天我们都沾了张扬的光,要好好谢他才是!”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和苏小红相遇,心中突突跳了两下,从苏小红的目光中他敏锐的觉察到,苏小红这坛酒十有八九是为他所准备的。
秦萌萌吃完饭,主动去帮着徐立华收拾碗筷。
“谁跟你是朋友?你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乔梦媛的火气很大。
张扬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笑,很不客气的在乔梦媛对面坐下:“乔小姐,咱们不是朋友嘛?”
张扬道:“你说!我洗耳恭听!”
一直以来秦萌萌对儿子的手术并不抱有太大的信心,可是张扬此时坚定不移的语气让她看到了希望。从张扬的眼神中她捕捉到一种信念,也许他真的可以创造奇迹!
徐立华轻声道:“世界上有种感情永远都藏不住,也永远都不会变!”
乔梦媛咬了咬嘴唇:“我现在不想跟你谈论这个问题!”
张扬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我说杜书记,你可亲眼看到了,谣言往往就是这么炼成的!”
许嘉勇到不是看不起常海天,刚才张扬实在太过分了,你他妈尿路感染让我女朋友给你证明?什么东西!许嘉勇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就算涵养再好此时也有些按捺不住了。出了包间房门,一张脸就阴沉了下去。
张扬沉吟了一下道:“我看这件事你还是当不知道的好。”
乔梦媛跟着他出来,从他神情的变化中已经看出,他被张扬激怒了。小声道:“嘉勇,他就那样,说话口无遮拦的,其实……”
乔梦媛被他说得无言以对,这件事无可否认,她当初是跟时维说张扬有性病来着。
“你和秦萌萌究竟怎么回事儿?”
常海天感叹道:“我看到了崇高的父爱!”
张扬正要响应,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秦欢打来的,秦欢道:“爸爸,你怎么还不回来?”
听到秦萌萌的脚步声,张扬睁开双目,看到秦萌萌眼角的晶莹,马上意识到她刚刚哭过。
张扬刚才的举动根本就是故意所为,他对许嘉勇从来都没有什么好印象,他不主动招惹许嘉勇就算好的了,许嘉勇居然主动找他的毛病,张扬岂能饶他。
徐立华从儿子那里已经基本了解了这件事,对秦萌萌的处境她是有些了解的,一个女人带孩子很难,徐立华慈祥笑道:“秦小姐来了!”
敬酒也是要分级别的,张扬排在荣鹏飞之后,许嘉勇很热情的跟他碰了碰酒杯道:“张主任,听www.hetushu•com说你病了,我一直都想去看你,可惜工作太忙,实在抽不开身。”
秦萌萌的到来让秦欢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如果不是张扬命令他去睡觉,这小子还不知要兴奋成什么样。
张扬作感激涕零状:“我啥也不说了,都搁酒里了!”他率先干了那杯酒,又道:“荣归是谈不上了,只要领导不批评,我就朝天磕头了!”
张扬道:“我也没说是你传出去的。当初就是你跟时维说我有那啥病,我也没怪你不是?”
张扬赞叹道:“红姐,想不到你还是个哲学家!”
许嘉勇怒道:“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面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尊严?”
张扬笑道:“这哪跟哪?”
杜天野也是一脸笑容,骂道:“混小子!”回想起刚才张扬和许嘉勇唇枪舌剑的一幕倒也有趣,他不由得想起已经死去的许常德,难道许嘉勇也清楚这件事的内幕?如果他知道当初张扬在其中起到的作用。那么这段仇隙很难化解。
杜天野道:“我是不是听错了?”
秦萌萌一双明眸湿润了,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她快步赶了过去。一把将秦欢抱起,紧紧楼在怀中,秦欢搂着她的脖子,小脸紧紧贴在她的脸上,带着哭腔道:“阿姨,我想你,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一身军装的秦萌萌刚刚从汽车内下来,就听到儿子欣喜的声音:“阿姨,阿姨!”
这场接风宴并没有进行太久时间,主要原因还在杜天野原因,作为市委书记,他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纵情喝酒,如果只是他和张扬,也许会好一些,他更能放开一些,可以畅所欲言。在其他人面前。杜天野要保持形象。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张扬啊张扬,你别满世界找证明人了,尿路感染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不就是一普通的小病嘛,至于跟立战功似的到处宣扬,生怕别人不知道啊!”
许嘉勇冷笑道:“他这么过分,你居然还维护他?我就搞不懂了,你和他很熟吗?用得着去探望他?还要帮他证明?”人在嫉妒的时候说话总是欠缺考虑。
常海天赞道:“苏总说得好!”
常海天道:“我看许嘉勇的素质也不怎么样!”他也是爱面子的人物。许嘉勇敬酒敬到张扬就结束。把他和苏小红给漏了,分明是看不起他们,常海天的父亲常颂是岚山市市长,人家也是干部子弟。你许嘉勇牛逼什么?
张大官人一脸慈样,父爱爆棚状:“小欢,爸在外面谈工作,等忙完就回去。”
秦萌萌点了点头,望着远方的南湖,轻声道:“很美……”她停顿了一下,真挚道:“张扬,谢谢你。你和你的家人都很好,真的很好,如果过去我有不对的地方,请你原谅我!”
张扬笑道:“现在江城到处都说我在欧洲不检点,所以染上了那啥病。我在中海医院住院的时候,你去看过我,我病情你知道啊,你跟我们杜书记说说,我到底是啥病?”
杜天野笑了起来,他低声道:“我今天是知法犯法,酒后驾驶。”
乔梦媛过来敬酒的时候并不是一个人,许嘉勇也陪着她过来了,当晚许嘉勇在这里宴请汇通的客户。
乔梦媛想起之前生在中海医院的事情,神情稍稍缓和了一些,她低声道:“你什么意思?又不是我传出去的!”
乔梦媛看到张扬,微笑着向他迎了过来:“张主任,你病好了?”
秦萌萌慌忙道:“阿姨,让我来吧!”
杜天野望着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就你这素质,把我们江城干部的脸都丢完了!”
苏小红道:“我都有些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