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1章 抢功

张扬苦笑道:“我说左院长,您饶了我吧,我也就是瞎猫碰个死耗子,这一手时灵时不灵,小欢的病情太重,我是被逼的没法子这才豁出去了,对别人,算了吧,左院长,你是不是想我拿你的病人做实验?”
张扬笑着转过身去:“肖副主任。什么大喜事把您乐成这样?
张扬关心的还是自己的政绩,他向常凌峰坐近了一些:“海德集团方面的情况怎么样?”
于子良在为秦欢全面检查之后,离开了重症监护室,等候在外面的张扬迎了上去:“于博士,小欢的情况怎么样?”
常凌峰又道:“我听说章睿融要调往北京工作了?”绕了一个弯子。他把话题终于落在章睿融的身上。
麻醉师这才把目光落在监护仪上,让他吃惊的一幕发生了,病人的心跳正在不断下降着,从90……80……70,一直到50,与此同时血压也随之下降。
张扬明白了,常凌峰这么做有些存心故意,肖桂堂不是想趁着自己不在捞取政绩吗,常凌峰就干脆把所有政绩都送给他,有些时候,想吞下政绩之前也要考虑自己的肠胃,你胃口虽然大,可是消化不了,强行吃下去只能是悲剧。
等到了碧苑小区才知道,常凌峰压根就没病,不但没病,他现在身体状态好的很,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张扬一进门就开始数落起他来:“我说常凌峰,你搞什么?我去欧洲,让你给我守好后方,你就这么干的?赴欧考察团这次签下的项目今都被肖挂堂给抢了,他算个什么玩意儿?从头到尾他也没出一分力,最后怎么把功劳都算他头上了?”
胡茵茹看出秦萌萌的不安,她对张扬充满了信任,她相信,只要张扬要去做的事情,一定可以成功。胡茵茹安慰她道:“萌萌,你放心,张扬既然答应了你,他一定会保证秦欢没事。”
张扬强压住火,在招商办呆了一会儿,给常凌峰打了个电话,常凌峰手机也处在关机状态。张扬有些火了,这个常凌峰搞什么?他必须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于是驱车去了常凌峰现在居住的碧苑小区。
常凌峰道:“赴欧考察团可没有把你算在里面,这次代表团取得的成绩跟你无关,连报纸上对你也只字未提。所以考察团的无所作为跟你也没有关系,就算将来追究起来,也是严副市长承担责任。”
马华成虽然也对张扬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很好奇,可他不会问。一个在体制中混迹这么久的老干部,绝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
于子良结束最后一针,将血管完全吻合之后,暗自舒了一口气,他此时方才顾得上看了张扬一眼,如果不是张扬让秦欢进入了休眠状态,他是无法随心所欲的将血管缝合的。
张扬低声道:“别看我,注意监护仪的情况!”
于子良道:“张扬,我知道你不想太多人知道,如果你这一手技术得不到发扬,实在是医学界的一大损失。”
章睿融道:“病假,歇了三天了!”
张扬愤愤然坐了下来,常凌峰给他倒了杯茶,微笑道:“朋友刚送的太平猴魁,你尝尝!”
张扬点了点头。
常凌峰道:“他管得越多,毛病就越多。”
徐立华冲了上去:“三儿,小欢他怎么样?”
张扬道:“没心情!”
常凌峰微笑道:“蓝星和海德集团这两笔最大的合约都牢牢掌握在你的手中,肖桂堂就算再蹦跶,也闹不出什么花样,到最后,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
张扬从常凌峰的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有些时候不一定要用强硬手段来解决和-图-书问题,适当的让步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你想钓鱼,就必须要付出鱼饵,给对手点甜头未必是什么坏事。更何况张扬最近没有太多精力去顾及招商办的事情,对他来说当前最重要的事就是秦欢的手术。
马华成笑道:“企改办这边还算安稳。”他回答的很艺术,不但告诉张扬这边很稳定,而且还隐约透露出招商办那边不怎么太平。
常凌峰道:“你离开这一个月发生了好多事,我们并不是正式编制。在工作中没有话语权,你去了欧洲。肖桂堂理所当然的要当家作主!”
麻醉师有些惊恐的叫道:“病人心跳血压指数不断下降……”
左拥军望着于子良娴熟的刀法,目光中充满了羡慕和尊敬,医学的确是要有天分的,于子良无疑是他所见到的最有天分的外科医生,他纤长的手指娴熟的运用着手术刀,每一刀的运作都完美无缺,力度和角度的掌握都恰到好外,左拥军的任务就是协助止血,并在剥离后露出的新鲜创面上涂抹一种绿色的液体,这是张扬提供的独特配方,至于其中的成分,别人都不清楚。
张扬在术前和麻醉师进行了一番交流,在麻醉师和手术护士的眼里,张扬是个异类,他们实在不明白,于子良请张扬过来干什么的?难道这个江城招商办副主任对脑科手术也感兴趣?
常凌峰没说话,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却不小心被烫到了。
张扬道:“你什么意思?”
肖桂堂道:“看到张主任恢复健康。重返工作岗位,我当然高兴!”
于子良和左拥军对望了一眼,他们都觉察到对方内心深处的紧张,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可以说在他们的从医历史中,还从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情况,张扬,这个甚至连执业证书都没有的家伙,堂而皇之的走入了手术室,假如了他们的手术团队,而且成为了今天手术成功与否的关键。
张扬在走廊里遇到了章睿融,章睿融抱着厚厚的一沓文件,看到张扬出现,她尖叫了一声,仿佛大白天遇到鬼一样。
张扬道:“换成你也一样!”
张扬遇到的第一个人是企改办主任马华成,他正站在不远处的树下跟他儿子马德军说话呢。
张扬道:“你果然是个大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就是说得你这种人。”心中却想,这考察团离开了自己就是不行。
张扬道:“我在北京养病,这边江城就风传我在欧洲公款逛红灯区。不幸挂彩!我上班原指望着签几份合同。用政绩扫一扫我身上的晦气,你又给我来这一手,把所有政绩双手奉送给肖桂堂那只老狐狸。”
张扬道:“你什么时候回去上班?”
张扬看了看他,从常凌峰的目光中,他还是找到了几分不舍之意,张扬点了点头道:“不错,她已经跟我说了,等这边的事情交接完,她就会辞职离开,人往高处走,别人有了更好的机会,我们总不能拦着她,你说是不是?”
在秦欢进入手术室的那一刻,秦萌萌就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告诉孩子真相,为什么在他走入手术室之前,没有告诉他,自己就是他的母亲?假如秦欢无法顺利离开手术室,那么自己岂不是永远没有告诉他真相的机会?
左拥军此时方才感觉到自己的疯狂,以他和于子良在医学界的地位,竟然为了张扬这个卫校毕业生的一句话,而去冒风险,他们的手术无可挑剔,可是张扬所做的一切呢?根本无法用目前的医学知识所解释,可左拥军曾经亲眼见证张扬救人hetushu.com的奇迹,他对这个年轻人的信任已经有些盲目,他相信张扬可以创造奇迹。
张扬这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了章睿融这根内线,常凌峰当然会对考察团的内部情况一清二楚。
想到这里,秦萌萌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张扬这个恼火,狗日的肖桂堂。你他妈胆子可够大的,老子就歇了这么段时间病假,你把所有政绩全都弄到自己头上了,你眼里还有我吗?可转念一想,常凌峰怎么回事?以他的头脑,怎么就听之任之,随便肖桂堂折腾?
手术已经进行到最紧张的时候,于子良有条不紊的分离着肿瘤,将周围的组织小心剥离开来,尽量避免造成大的损伤。虽然秦欢已经进入了假死状态,可于子良仍旧能够感觉到他的生命力坚强而旺盛。他不知道张扬是如何做到的,可是秦欢的血流速度减缓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这让手术的风险性最大可能降低。
监护仪上的心跳指数终于成为一条直线,麻醉师的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他惊恐万分的看着于子良。
于子良用力咬了咬嘴唇,闭上双目然后又睁开,瞬间他已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无影灯下,他的脑海已经进入一片空明之中,于子良轻声道:“开颅!”
秦萌萌没有任何反应。
常凌峰道:“基本定下来了。有了蓝星和海德这两张牌,咱们招商办的业绩就摆在那里!”
张扬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么回事儿。常凌峰这帮人全都是雇佣兵,自己在的时候,能为他们撑腰,自己不在江城,他们拿什么去跟肖桂堂这帮老家伙抗衡?张扬道:“那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功劳都给占了!”
张扬道:“我还是先去招商办打个招呼!”
于子良已经拿出了最佳的手术方案,在手术水平和技巧上,不存在任何的问题,现在的关键就在于,张扬能否像他所说的那样,减缓秦欢的血循速度,让秦欢进入所谓的龟息状态。
张大官人的那辆吉普车开到老市委院子里,马上就引起了诸多人的关注,老市委院子一个企改办一个招商办,张扬是这两个部门的副主任。也是这两个地方的实际掌权者。
章睿融居然没有跟张扬顶嘴,唇角带着会心的微笑:“张主任,你病好了!”这话真是意味深长,别人不知道张扬这段时间干了什么,她了解一些,虽然具体的情况她不清楚。可作为国安工作人员,她知道张扬在欧洲做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他的所作所为直接导致了国安内部高层变动,现在她的姑妈章碧君已经荣升十局局长。
马德军看到张扬惊了一身的冷汗。难怪老爷子说隔墙有耳,如果刚才议论张扬的话被他听到了,十有八九自己连招商办也呆不下去了。
秦萌萌含泪来到于子良面前:“于博士,小欢真的没事?”
于子良哈哈笑道:“手术很完美,这是我从医以来,做得最神奇的手术,做得最不可思议的手术!”别人自然无法领会到于子良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可左拥军知道,张扬心中也明白。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胡茵茹率先站了起来,没过多久,她看到张扬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虽然疲惫,可是他的表情充满了欣慰。
张扬笑道:“我是考察团的副团长,你等于把我也骂进去了。”他拿起常凌峰的那份资料看了看。常凌峰在江城居然对考察团的情况了解的如此清楚,此人的确很有本事。
秦萌萌坐在手术室外,她的脸色苍白,嘴唇紧紧抿在一起,纤长的十指交织在一起。徐立hetushu•com华看到秦萌萌紧张的模样,不禁生出一阵怜意,握住秦萌萌的手,轻声道:“萌萌,别紧张……”
张扬专注的观察着于子良的手法,可以将2mm直径的动脉完美缝合,针法有条不紊,这样的技术国内首屈一指。
他回到书房拿出一份资料,来到张扬身边,微笑道:“这次赴欧考察对外宣扬的成果很丰硕,可仔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东西。”常凌峰指了指那份资料道:“真正的重头戏还是海德集团,这件事其实和赴欧考察的关系并不大,其他签下的几笔合约涉及到的金额都很小,达成的几个意向也没有太多的意义,我调查了一下这些公司的背景,有些公司没什么实力,这次的招商代表团对欧洲的实际情况缺乏了解,所以……”常凌峰拿起茶几上的那份报纸,报纸上刊载的正是赴欧考察团取得丰硕成果的新闻。常凌峰很不屑的笑了笑:“报纸上全是扯淡,用不了多久,领导们就会意识到,这次的赴欧考察压根就是走了个过场,招商考察?公款旅游还差不多,根本没有什么真正的成绩。”
张扬正想说话,听到身后传来肖桂堂的笑声:“张主任,你回来了!”
张扬最想见的人是常凌峰,他离开江城的这段时间都是常凌峰在坐镇。他相信常凌峰的能力,常凌峰和他之间也存在某种默契,可让张扬失望的是,常凌峰并不在办公室。
张扬平静道:“可以开始手术了!”
常凌峰道:“他想要政绩,干脆就给他政绩,有句话叫贪多嚼不烂,肖桂堂的业务水平实在不怎么样!”
张扬皱了皱眉头,想起常凌峰的那身板儿,难道他老毛病又发作了?章睿融道:“他说了,要是张主任回来,去碧苑小区家里去找他。
徐立华并不知道儿子出神入化的医术,她附和道:“于博士是国内最好的脑科医生,左院长是江城最有名的大夫,有了他们两人坐镇,什么病都能治好。”
于子良叹了口气道:“算了,既然你有难处,我们也不勉强你,只要秦欢平安就好!”
张扬望着这厮一脸虚伪的笑容,心中暗骂,你他妈巴不得我一病不起。真狗日的虚伪!张扬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就明白肖桂堂开心的原因了。这次赴欧考察招商团谈下来的项目。都被肖桂堂划到了他自己的那片儿,连海德集团,这个由常凌峰牵线搭桥。最终谈成的项目,也被肖桂堂算成了他的业绩,今年肖桂堂带得三组已经算提前完成了任务。
并不影响手术的进程,在秦欢进入全麻状态之后,他拿出了针盒,抽出七根金针,依次刺入秦欢的体内。
张扬很礼貌的微笑道:“马主任。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家里没出什么事情吧?”
虽然见识过张扬神乎其技的水准,于子良还不敢抱有太大的期望,就算手术成功,可是术后创面的恢复,瘢痕造成的后遗症,这一系列的问题都会接踵而来,他无法预知手术的最终结果,现在所想的就是,顺顺利利让秦欢走出手术室。
于子良笑道:“手术很成功,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孩子应该会在48小时内苏醒,至于恢复的情况,我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们术中已经最大可能避免了创伤的形成,对大脑组织的损伤很如果创面恢复理想,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张扬道:“你们两个要是感兴趣,我可以把这门技术写给你们,不过就算你们了解了全部也没用。”张大官人并没有夸张,想要用针炎之术让病人进入龟息状态,不仅仅要认穴准确http://www.hetushu.com,还必须要有相当的内功根基,就左拥军和于子良现在的年纪,修炼已经来不及了。
徐立华柔声劝道:“放心,小欢不会有事,你一定可以亲口告诉他!”
马华成看到张扬满脸堆笑道:“小张回来了!”他和张扬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马华成从国资委调到企改办,也没什么念想,他明白企改办是张扬一手抓起来的,来到这里之后就向张扬表明,自己来走个过场。我只抓抓党务,其他的事情还是按部就班,我这个企改办主任就是一摆设,我就是来等退休的。马华成的明智成功换来了张扬的好感,所以张扬也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的将马德军调到了招商办。这份人情,马华成牢牢记在心里。
到了这种时候,张大官人又开始装傻充愣了:“什么怎么做到的?这件事好像跟我关系不大,从麻醉到开刀都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个旁观者!”
张扬点了点头:“常凌峰呢?”
马华成也没指望儿子将来在仕途上有所建树,能安安稳稳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就行。
张扬会心一笑:“好,我就给他一个机会好好表现,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就看他自己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手术室外,秦萌萌已经无法承受这样巨大的压力,她的身体弯曲下去,面孔埋在双臂之间,如果可以,她宁愿替儿子承受这样的痛苦和磨难,秦萌萌心中默默祈祷,如果儿子可以平安无事,她愿意放下心中所有的仇恨。
胡茵茹递给秦萌萌一瓶水:“萌萌,别紧张,喝口水,放松一些。”
张扬不满的瞪了她一眼道:“你叫什么?不认识我?大白天的,还当你被踩到了尾巴!”
秦萌萌接过矿泉水,她此时方才意识到,如果没有徐立华和胡茵茹在她身边,恐怕她此刻已经崩溃,人在这种时候真的需要关心。
张扬微笑道:“我想他很快就会好起来!”他的目光落在秦萌萌身上,发现秦萌萌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张扬慢慢走了过去,来到秦萌萌面前,轻声道:“嗨!小欢没事!”
马华成道:“你还不回去做事?”一句话提醒了马德军,他向张扬告辞,转身向科室走去。
常凌峰笑道:“你先别急,坐下听我慢慢说!”
依着张扬本身的脾气,他是不会容忍肖桂堂明目张胆的挑衅的,不过和常凌峰谈完之后,他明白了常凌峰的意图,常凌峰并非是不争,他这一手是把肖桂堂给抬上去,架得越高摔得越重,你肖桂堂不是想抢功吗?就干脆把所有事情都让给你。在体制中想不出事,最好的选择是不做事,你只要做事,就无法保证不出毛病,就会有把柄让人抓住。常凌峰是个很有内涵的人,有些话他并不说出来,可是他的意图很明显,这次要把肖桂堂这个自私贪婪的家伙给清出去。
马德军恭恭敬敬叫了声张主任。他来招商办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对张扬的本事佩服得很,其实刚才马华成正给他训话呢,最近都在议论张扬病假的事情,所以马德军也跟着议论了两句,刚巧被他老爷子听到了。所以马华成就把他叫出来狠狠训斥了一通,马华成认为别人可以议论。他不能议论,在体制中混,要记住祸从口出,你没有那个头脑,就少跟别人掺和,多做事少说话,这才是能够在体制中立足的根本。马华成对自己这个儿子还是十分了解的。马德军性情急躁,遇事沉不住气。这样的脾气不可能在体制中有太大的作为。
麻醉师虽然在刚才和张扬的对话中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此刻仍然抑制不住心中的http://m.hetushu.com好奇,直愣愣看着张扬的举动,在他的心中,中医本应该远离手术室,在这片领域,中医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秦萌萌点点头,可随机眼圈就红了,她颤声道:“小欢……小欢还不知道我是他的妈妈……”
常凌峰老老实实道:“别把我看得这么厉害,我从小章那里得到了不少的情报,否则我也不会对赴欧考察团的情况掌握的那么清楚。”
于子良和左拥军的目光都看着张扬,现在能带给他们信心的只有张扬坚毅而镇定的表情。
于子良终于成功将肿瘤剥离下来,暗藏在肿瘤下方的动脉已经生长畸形,形成许多分支,然后重新汇集注入另外一条动脉干中。于子良将中间的分子动脉切除,然后戴上手术显微镜,将两条动脉主干重新吻合。
常凌峰道:“难怪你恼火!”
麻醉师声音颤抖道:“心跳停止了……”他的话音未落,监护仪上出现了一个心跳波形。
秦萌萌抬起头,一张俏脸之上满是泪水,她想要站起来,却双膝一软一头向地上栽了下去,张扬眼疾手快,一把就将秦萌萌的身躯抱住,发现秦萌萌的手足冰冷,她的娇躯不断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听到秦萌萌的哭声:“谢谢……谢谢……”
左拥军和于子良对望一眼,唯有苦笑,张扬的态度很明显,人家不想把这件事张扬出去。
张扬冷静道:“没事!”
张扬看到他方寸大乱的样子。不禁有些想笑:“常凌峰,我这次是没本事将她留下来了,你想她留下。自己去跟她说!”他知道常凌峰对章睿融很有好感,不过一直都没有表露。现在章睿融即将调往北京,他心里肯定不是那么平静。张扬又想起章睿融的本来身份,她是国安谍报人员。常凌峰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两人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秦欢被从手术室推出来之后,进了重症监护室内,为了避免术后感染并发症,即便是秦萌萌也不能入内,隔着玻璃窗,望着病房内秦欢苍白的小脸,秦萌萌不停地哭,胡茵茹挽住她的手臂,提醒她去看床头监护仪上的指数,呼吸、心跳、血压全部显示正常。
张扬的声音大了一点:“小欢没事!手术很成功!”
秦欢的手术日终于到来,于子良是主刀医生,他邀请左拥军做自己的第一助手,第二助手是他的妻子周秀丽,麻醉师也是他多年的搭档,可以说目前的手术小组是江城,乃至整个国内最优秀的团队。
徐立华和胡茵茹也紧张了起来,已经整整三个小时了,手术仍然在进行中,信心在时间中一点点消失。她们担心的看着秦萌萌,虽然看不到她的面孔,但是她们能够确信,此时秦萌萌一定泪流满面。
常凌峰道:“你说得对,我们总不能耽误别人的前程。”
张扬决定听从大家的奉劝,提前回到工作岗位上,用实际行动打破关于他不利的谣言,转移周围人的注意力。
左拥军很激动的握住张扬的手臂道:“张扬,如果你可以将这手针炎休眠的技术发扬光大,会让医学跃升一个大大的台阶。”
他们三人一起来到于子良办公室之后,于子良的第一句话就是:“张扬,你是怎样做到的?”
常凌峰道:“一场病把脾气给养出来了。”
马华成道:“去办公室坐坐,那帮年轻人整天都念叨你。”
常凌峰狡黠笑道:“不急,反正招商办有肖副主任撑着,老同志经验总是丰富的,您不妨给他多加点任务,对了下周蓝星集团的董事长金尚元来江城视察汇通生产流水线的安装调试情况,让肖副主任去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