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4章 依法压人

张大官人手扶阳台威严十足的喝道。
肖桂堂恨恨点了点头道:“这话可是你说的,我相信你一次。”
张扬道:“你说了也不算。警察说了算。法院说了算,他们中有一个人带着管制刀具,性质很严重啊!”
十多个人呼啦一下就把章睿融给围住了,肖金山认得她,指着章睿融道:“章睿融,你他妈敢动我爸!”他扬手就想打章睿融,却听到楼上一声大吼:“干什么?这儿是政府机关,你们冲击政府机关就是犯罪!”
肖桂堂道:“警察怎么还不来?”
张扬在转椅上坐下,很悠闲的来回转了转:“行啊!丫头,出手够利索啊!”
秦欢的小脸上露出笑意。
肖金山见到父亲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他被张扬揍了一顿,两只眼睛都变成了熊猫眼,他带去的那帮人只是为了壮壮声威,真正出手的并没有几个,他也没想到有人会带着一把刀过去,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肖副主任,要注意风度,咱们当领导的,要注意自己的公众形象,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是让人家看笑话?”
张扬不慌不忙道:“让我赶走了!”
张扬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你什么意思?你挨打跟我招聘工作有什么关系?”
招商办一片狼藉,肖桂堂捂着脸坐在地上哀嚎,一帮年轻人围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场面,想拿捏出关心的样子,可表露出来偏偏是幸灾乐祸的表情。
张扬道:“严市长,你别听他在哪儿瞎说八道,章睿融那小姑娘你又不是没见过,人家昨天就辞职了,手续也全部办好,可以说她现在跟招商办毫无关系,我是招商办的副主任,我的管辖范围是招商办,招商办以外的人不归我管。”
肖挂堂一边哎呦着一边叫道:“章睿融……我报警了……张主任……你看你雇佣的这批人……根本就是流氓……无赖……”
肖桂堂在心里把张扬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可脸上还得露出笑容:“张主任,我检查过了,没什么大事。”
章睿融点了点头,张扬这句话倒是没错,谁也不必勉强谁。她把需要带走的东西放进收纳箱,抱起收纳箱道:“我走了,肖桂堂的事情如果有麻烦,我会承担,跟你们没有关系。”
肖桂堂点了点头:“谢谢严市长!”他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张扬赶到招商办的时候,看到院子里停着一辆警车,辖区派出所的两名警察也是刚刚赶到,看到张扬,两人笑着和张扬打了个招呼,张扬道:“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
肖桂堂在一边听得心惊肉跳,站在那儿愣是没敢坐下去。
肖桂堂看到他半天没有反应、终于又沉不住气了:“张主任,你看这件事……”
几名副主任围了上来:“张主任,当初我们就劝过你,这些人没有编制,根本没有任何的政治素养,现在你看到了,他们的行径多野蛮?”
张扬道:“去了新的工作岗位,如果干得不如意,可以回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很高兴,抽得好,打得好,这只老狐狸,我早就想抽他了,可惜,我得顾及形象啊!”
于子良进去为秦欢检查的时候。秦萌萌在外面和张扬说话,听说文浩南已经回到了北京,秦萌萌也放下心来。正如她所说,就算成不了恋人,朋友还是有机会做得。
肖金山怒吼道:“你少吓唬我,我爸被她给打了,现在送去医院急救了,她想走没门,她怎么打我爸的,我今儿就怎么打回来!”
张扬笑道:“不用这么客气。咱们原本就是一家人,嫣然建议和图书小欢过去还有一个原因,美国的康复水平比较高,这一点于博士也是这么认为。”
张扬一把就抓住他的手腕,抬脚踹在肖金山的小腹上,踢得肖金让闷哼了一声,双膝一软就跪在了他的面前。
张扬正准备告辞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接通电话就听到里面传来朱晓云充满兴奋的声音:“张主任,你快回来!你们招商办打起来了!”
张扬看了看文件袋,放在桌上,轻声道:“小章,到底怎么回事儿?咱平时不一直都很尊老爱幼的吗?”
严新建道:“老肖啊,你别急,这样吧,我给张扬联系一下,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事情搞清楚了,尽快解决,你看怎么样?”
两名警察也不想揽这种事儿,张扬是什么人,他们心知肚明,人家不想他们多管闲事,他们还懒得管呢,那副所长笑道:“张主任,既然没什么事,我们先回去了!”
张扬道:“你们几个先陪肖副主任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伤着,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肖副主任,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张扬可不管那套,他缓步走下楼去。来到肖金山的对面,将章睿融挡在身后:“肖金山,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围攻政府机关,你还真有胆色!”
张扬也乐了,这肖桂堂挨揍的确可喜可贺,按理说应该自己抽他才对,谁这么对自己心思?居然抢在他前头出手了?
肖桂堂点了点头,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恶的是张扬还非得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人做到这个份上,真是无耻透顶,肖桂堂清了清嗓子道:“我这次来,是想谈谈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
肖桂堂满腔悲愤的将章睿融打他耳光的事情说了,严新建这才搞明白,弄了半天,是个黄毛丫头把肖桂堂给打了,心中又好气又好笑,看到肖桂堂的狼狈模样,强忍住笑,严新建道:“老肖啊,这小丫头怎么胆子这么大?”
肖桂堂道:“严市长,你也觉着有问题对不对?如果没有人给她撑腰她敢这么干?”
肖金山道:“爸,我只是想为你出气,根本没想冲击什么政府机关,是张扬诬陷我!”
张扬笑了笑,知道章睿融一定从她姑妈那里听说了什么,低声道:“人各有志,大家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谁知道前方究竟是阳关道还是独木桥呢?
张扬不无得意的看着肖桂堂。你丫不是牛逼吗?你他妈不是喜欢抢功吗?活该你挨打,活该你倒霉!他故意不说话。
张扬笑道:“都说不要说外气话了。怎么又开始了?”
肖桂堂明白了,这厮是落井下石,他想让自己在招商办全体人员面前低头认错,张扬啊张扬,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他妈太过分了!
张扬心中冷笑,你他妈相不相信我有什么意义?我会在乎吗?
严新建看了肖桂堂一眼,搞了半天这才是他来的主要目的,张扬这手也够毒的,原本章睿融打人理亏,肖金山给他老子出气也没什么不对,可肖金山错就错在带人去闹事,招商办虽然不在市政府,可那也是政府机关,你带领一帮社会青年去闹事,不是等于主动给人家送上把柄吗?严新建清楚了这件事之后,心中暗道:“肖桂堂啊肖桂堂,你也别埋怨了,这次是你儿子不争气,中了人家的圈套,你这顿打十有八九是白挨了。”
张扬目送警车离开,这才不急不慢的向招商办走去,途径企改办的时候,张扬刻意看了一眼主任办公室,房门紧闭,马华成十有八九就在里面,不过这厮为人向来老道hetushu.com圆滑,遇到这种场面肯定躲为上策。
张扬装出才看到他的样子:“肖副主任,你来了!我听说你伤得很重,正准备去医院看你呢!”
这帮社会闲杂人员害怕了,想要逃走。张扬岂能放过他们,一把就将那个拿刀的小子给揪住了,扫脸就是一个大耳刮子:“麻痹的,你居然敢到政府机关玩刀,你他妈倒霉了,你们全都倒霉了!”
秦萌萌道:“我已经打了退伍申请,如果顺利的话,最近就会批下来,我打算多一些时间照顾小欢。帮我告诉嫣然,谢谢她的好意,等小欢恢复了健康,也许我真的会麻烦她。”
章睿融笑了笑,抱着收纳箱走到门口。停下脚步,转身道:“忘了告诉你,你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上司!”
严新建看到他的模样,心中一沉,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张扬又惹祸了,这厮肯定把肖桂堂给打了。严新建装出一副同情关切的模样:“哟。老肖,怎么回事啊?先坐下,说给我听听!”
肖桂堂这才醒悟过来,在张扬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肖桂堂心中窝囊到了极点,我儿子孝不孝顺还要你说?你他妈还是人吗?居然利用这种事阴我,居然坑我儿子,你最好别犯在我手里,不然我一定饶不了你。他现在不敢乱说话,人家掌握了主动权,咱不能不低头。
张扬环视了一下周围看热闹的年轻人。故意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肖主任挨打你们高兴是不是?”
张扬看到肖桂堂的狼狈相,打心底高兴,脸上却装出很同情很惊讶的样子:“肖主任,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打你?”
张扬还是很客气的:“严市长,您找我有事啊?”
肖桂堂离开派出所之后,直接前往了市政府,他没有去找张扬,他认为在这件事情上,自己不应该妥协,如果去找张扬,就意味着妥协,就意味着低头,肖桂堂有自尊,这样的事情他不会去做,所以肖桂堂选择去市政府,他去找上级领导反映情况。
朱晓云道:“当然高兴了,你知道挨揍的是谁吗?”她停顿了一下,加重语气道:“肖桂堂!”
“别啊,都中午了,吃完饭再走吧!”张扬显得很热情,可张大官人的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副所长笑道:“您还得处理内部矛盾,今天就不耽误了,改天再来打扰。”
章睿融道:“看不过眼,肖桂堂背后说常主任的坏话,这种人嘴这么坏,就是该打!”
张扬笑了起来:“严市长,我还当有什么大事儿,这件事好办,我也正琢磨该怎么处理呢,你说这招商办的事情,我总不能一个人说了算。肖副主任是老同志,这件事又是因他儿子而起,我得跟他商量吧,我得尊重老同志的意见吧,可是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我还没跟他见面呢。我还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态度?看来肖副主任到底是老党员,老同志,人家想大义灭亲呢!”
张扬道:“没事儿,人民内部矛盾,人民内部解决,不必麻烦你们了。”
张扬一听就愣了,这招商办除了自己以外还有谁敢公然打人啊?不过朱晓云这语气让他很是不爽,打就打呗。你至于这么幸灾乐祸吗?张扬道:“你很高兴啊?”
秦欢手术四十八小时后,张扬开始按时给他扎针,疏导他的经脉。以免在体内形成淤血。
肖桂堂道:“什么性质你说了不算?”
可章睿融没走出老市委的院子就被一群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给围住了,带头的人是肖金山,招商办副主任肖桂堂的儿子,他在附近开了家建hetushu.com筑装修公司,在社会上也算有些人脉,听说老爹被人给打了,马上纠集一帮人赶了过来。
章睿融冷冷道:“张主任,这件事和你无关,我自己来处理!”
张扬道:“这件事影响很坏啊,咱们当领导的总得以身作则,自己的家人闹出了这种事,是不是要给同志们一个交代,不然我们以后还怎么做领导工作?我们拿什么去服众?”
张扬还在装傻:“您儿子?谁啊?”
张扬笑了笑:“你试试!”
严新建何其的老道,他稍稍一品就觉察到肖桂堂正在把矛头指向张扬,严新建道:“这样吧,我来过问这件事。对于这种目无领导的年轻人。一定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严新建当然知道他在狡辩,他语气严厉道:“这件事我先不提,肖主任的儿子又怎么了?年轻人难免有冲动的时候,我看这件事还是算了!”
朱晓云道:“章睿融真是厉害啊,甩了他两个耳光,一个背挎把肖桂堂摔得半死,现在正躺在地上撒泼呢。张主任,你可快来,晚了就看不到这精彩一幕了。”
张扬笑道:“咱们招商办不是政府机关?他带着十几二十几个社会混混冲进来,你说说这是什么性质?”
肖桂堂埋怨了儿子两句,爷俩相对叹了一口气。
严新建和肖桂堂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对肖桂堂这种老同志,严新建还是很客气的。老市委大院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传到他的耳朵里。严新建看到肖桂堂肿着脸走了进来,不由得微微一怔,肖桂堂脸上明显有五个手指印子,他满面悲愤的说:“严市长,这次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几名副主任在那儿劝着肖桂堂,看到张扬来了,一个个义愤填膺道:“张主任,你总算来了,你看看肖主任被打的,一个小丫头居然这么嚣张,这么野蛮。”
秦欢已经苏醒,一双眼睛入神的看着张扬。
肖桂堂瞪大了眼睛,他今天窝了一肚子火,听到张扬这句话顿时恼了。他从地上蹦了起来,气势汹汹道:“你凭什么把警察支走,我被打了,你居然还护着那帮招聘人员!”
肖桂堂还能不明白吗?他叹了口气道:“行了,事情我清楚,你也别害怕,爸保证你没事!”说这话的时候肖桂堂还是没多少把握的,可他能够看出儿子已经害怕了,在这种时候,作为父亲他必须要给孩子信心,给儿子鼓励。
肖桂堂原本是打算在医院好好装病,把这件事闹大,可没想到儿子竟然带人到招商办闹事,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儿子和带去的那帮人被派出所带走了不少,肖桂堂暗暗叫苦,他这个儿子可真不省心,明明今天道理攥在他的手里,经儿子这么一闹,反而让别人得了理去,可想想这件事也难怪儿子冲动,自己这个当爹的被人在工作单位打了耳光,做儿子的能不为老爹争口气吗?
肖桂堂暗骂,人装逼装到这份上就没意思了,可现在人家掌握着主动权。张扬根本就是故意在恶心他。肖桂堂抿了抿嘴唇,心中暗道。我他妈忍了!他叹了口气道:“肖金山啊,就是刚才带人来招商办那个!”
肖金让伸手向张扬的肩头推去,试图将他推开,攻击被张扬挡在身后的章睿融。
肖桂堂心说章睿融都辞职了,你处理再重又能怎样?他这次来找严新建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了处理章睿融,他叹了口气道:“严市长,我儿子听说章睿融打我,于是叫了一帮朋友去找她理论,可到了招商办,和张扬言语上发生了点冲突,结果张扬把我儿子打了一顿,还报警把他给抓和_图_书了,说我儿子带人冲击政府机关。”
肖桂堂算是明白了,指望严新建给张扬施加压力解决这件事根本是不可能的,绕了一圈,还得去找张扬,找张扬就意味着要向他低头,肖桂堂很不情愿,可为了儿子,他只能选择让步。
肖桂堂听他这么说,顿时没了底气,他抿了抿嘴唇,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张主任,章睿融那件事,我不追究了。”这是让步,也是条件。
张扬笑道:“反正我没看见你打他,这事儿的确跟我没关系!”
这时候门外又进来了十多个刺龙画虎的汉子,听到外面的动静许多科员也探出头来,这种场面他们都没有经历过,没有人敢凑上前去。
严新建暗骂这厮得理不饶人,说了两句挂上了电话,笑眯眯向肖桂堂道:“老肖啊,我跟小张说过了,看来你们之间的沟通不够啊,你还是跟他见个面,事情并不严重,说开了就好!”
张扬收了金针,点了秦欢的昏睡穴,让他继续休息,起身离开了重症监护室,在门口遇到了于子良和秦萌萌,两人的表情都显得十分轻松。
章睿艘道:“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肖桂堂稍稍一想就知道了,张扬这次是抓住了把柄,他要借着这件事好好闹上一场,事情的发展让肖桂堂很窝火,他挨打的时候,派出所半天不见出警,儿子去帮他讨回公道,这帮警察倒是勤力。
张扬知道章睿融有些功夫,可对方来了二三十人,她一个小丫头未必能招架得住,再说了,肖金山纠集一帮社会闲杂人员到招商办来闹事,这就是目无法纪,不说这么大,这就是不给他张扬面子。
这帮年轻人谁听不出来话里的意思一个个偷笑着离开。
秦欢眨了眨眼睛,张扬在他身上的穴道揉捏了两下:“再过几天,你就能够像过去那样蹦蹦跳跳了,对了,你嫣然阿姨刚才打来了电话,听说你手术成功她很高兴,还说等你病好了就让我把你送去美国,她带你去迪斯尼乐园看米老鼠和唐老鸭呢?”
张扬笑道:“疼不疼?”
张扬道:“是不是觉着自己反正要离开了,也没什么负担,有冤的伸冤,有仇的报仇?”
严新建道:“你们招商办今天挺热闹啊,看来明天我该把你们的招牌改林成武术协会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年轻人谁没有冲动的时候?我虽然不知道章睿融为什么跟你发生冲突,可我相信一定有原因,你儿子的行为我虽然不喜欢。可是他的孝心还是值得同情的。肖副主任,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秦萌萌道:“我不说,好,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肖桂堂来到张扬的办公室的时候,张扬正拿着电话,拉着官腔,声音很大,别说是办公室里,就算整条走廊都听得到:“哦!是啊!太恶劣了,目无法纪,这件事一定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说完这厮重重挂上了电话,其实他是听到了肖桂堂的脚步声,对着个话筒装腔作势,这电话根本没拨出去。
张扬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是他啊!带人冲击政府机关,肖副主任,您平时没教导他?反党反政府的事情咱可千万不能干!”
肖桂堂这时头脑稍稍冷静了下来,感觉今天这人可丢大发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小丫头打了,这张老脸以后该往哪儿搁。
秦萌萌点了点头,她衷心感谢道:“这段时间多亏了你们一家对小欢的照顾,如果没有你们,我真的撑不下去。”
肖桂堂道:“你威胁我?”
肖桂堂看到严新建不说话,只能拿捏出越发委屈的腔调:“我那个儿和_图_书子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他怎么会干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事情?严市长,当爹的受了委屈,谁家的儿子也受不了这个气啊,年轻人冲动之下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也正常,这怎么是冲击政府机关呢?他又没造成任何的恶果,被打的还是他,严市长,你帮我评评这个理!”
此时外面响起了警笛声,武力可以救急,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张扬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打电话报警了。派出所就在隔壁,很快就赶过来了。
章睿融点了点头,向外面走去。
张扬又把楚嫣然的意思转述了一遍。
肖金山带来的那帮人多数人都听说过张扬的威名,不过其中也有几个耍横没头脑的,看到肖金山被打,一个个怒吼着冲了上来,其中一人手中竟然举着一把砍刀,这厮也真是没脑子,来政府机关居然敢带着凶器。
张扬笑眯眯道:“肖副主任找我有事?”
张扬听出严新建的言外之意,呵呵笑了一声:“严市长,肖桂堂跑到你那里告状了吧?”
肖桂堂也顾不上装病了,他先去了派出所,见到儿子之后,才知道性质有些严重,派出所所长告诉他,肖金山一帮人带着凶器去老市委闹事。这件事性质很严重。张主任已经表示要追究到底。
张扬道:“肖金山,我给你一分钟时间,带着你的这帮狐朋狗友全都给我消失!”
肖桂堂再也忍不住了,他大声道:“什么叫反党反政府,我儿子就是一时气愤不过,才来这里给我出气的,你别往政治上扯!”
章睿融道:“我真是不明白,凭你的本事,何苦窝在这里受气!”
严新建看到他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不走。明白这厮今天是赖定自己了,想想这件事也不能袖手旁观,于是他拿起电话给张扬打了过去。
肖金山也被激起了火气,他对张扬也没什么好感,平时在家里没少听老爷子抱怨,虽然心中对张扬还是有些忌惮的,可人逼急了什么后果都不会考虑,更何况他身边有这么多的朋友,肖金山寸步不让道:“如果我不走呢?”
张扬挂上电话,二话不说直奔老市委而去。
章睿融将手中的收纳箱向那人扔了过去,腾空跃起,在空中干脆利索的踢了两脚,两名壮汉被她踢到在地。
把肖桂堂劝走之后,张扬来到了章睿融的办公室,章睿融正在收拾东西,她的俏脸有些发红。看得出情绪也很激动。
其中那名副所长笑道:“刚才你们招商办报了案,说是有人被打了,所以过来看看!”
严新建看了肖桂堂一眼。心说这厮的脑筋是越来越灵光了,他故意装出一副斥责的语气道:“怎么回事嘛?一个年轻科员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上级领导,这还像话吗?我们领导的尊严何在?我们体制的纪律何在?啊?”
最近一直都是由副市长严新建分管招商办的工作,肖桂堂见严新建要比见左援朝容易得多。
“没事就好,您站着干什么?快请坐啊!”
于子良微笑道:“手术很成功,术后的恢复也很理想!”他现在对张扬的医术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知道这个年轻人虽然没有任何医科大学的正式认证,可他的医疗水准却超人一等,只可惜人各有志,张扬似乎对医学没有任何的兴趣。
张扬道:“有必要吗?现在招商办上上下下十几个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肖金山纠集社会黑恶势力携带凶器冲击政府机关,要人证有人证,要物证有物证,我只是阐述事实而已!”
章睿融默默把整理好的一个文件袋递给张扬:“这是你需要的文件和材料,全都整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