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53章 写生旅游团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自始至终都没有发表一次意见,他冷眼旁观着今天各位常委的表现,他有一个发现,左援朝的表现很不对头,在左援朝成为江城市长之后,他和杜天野之间的步调还算基本一致,配合也算默契,可今天却有些一反常态。张扬的问题虽然不大,可这件事上已经可以看出一些动向。杜天野拒不投票是明智的,如果投票表决,今天很难说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
顾佳彤红着脸骂道:“滚远远的!”她听到父亲走下楼梯的声音,小声跟张扬道别后,放下了电话。
顾佳彤道:“中国的官场哪儿没有政治斗争啊?我看您一辈子也都在不停的斗争!”
顾佳彤道:“这丫头,越来越不懂事了,就会给你添麻烦!”
“就是威胁,你看着办!”常凌峰狡黠的回答道:“等她调过去再说!”
政协主席马益民道:“二十二岁的副市长,恐怕要在国内放卫星了!”
顾佳彤听说顾养养到了清台山也颇感诧异,她轻声道:“我前些日子去北京问她五一回不回来,她还说不准备回来了呢!”
顾养养道:“我们打算去清台山写生,已经来到江城了!”
杜天野道:“有必要投票吗?”肖鸣的表现太不给力,让杜天野怒火中烧,今天他就是要力排众议,张扬我用定了,我看你们谁敢跳出来。
张扬找常凌峰的目的很简单,他前往丰泽担任副市长的事情已经十拿九稳,他在体制中任性而为惯了,现在是第一次被放再这么重要的位置上,他不知道该如何入手,所以就打起了常凌峰的主意。昨晚闲着没事,张扬看了两集包青天,看到公孙策出场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常凌峰,自己的身边需要这么一位师爷。
顾养养的这个电话很突然,4.30号晚五点半的时候,她打电话过来,当时张扬正准备去组织部长徐彪那里探听情况,刚刚走到市委家属院前。
顾佳彤嗔道:“咱们什么关系?
张扬从声音中听出,说话的女孩是查薇,他不仅笑道:“查大小姐也来了,那啥,你们这次究竟来了多少人?报个数,给我个心理准备!”
左援朝道:“张扬才二十二岁吧,太年轻了!”
张扬笑道:“咱们这关系有什么麻烦的?
张扬道:“你们都喜欢突然袭击的啊!得,我这就过去!”张扬给江乐打了个电话,江乐现在是市委书记的贴身秘书,风光得很,调动市政府车辆,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张扬也能够调动,不过他现在没有实职,不想别人说闲话。
张扬点了点头道:“领导,不过不是什么大领导!”
顾佳彤走上前去,挽着父亲的手臂来到沙发上坐下:“张扬的,他来电话是为了养养的事情!”
张扬道:“先上车吧!”他来到江光亚面前,从江光亚的手中接过两个大旅行袋,不禁笑道:“光亚,这么苦,女孩子不能惯,你越惯她们,她们越是蹬鼻子上脸。”七个女孩子同时抗议。
查薇道:“没事儿,我们过去也常常玩户外野营,到清台山之后,我们找片地方安营扎寨,支起帐篷,今晚就来个篝火晚会!”她的话马上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赞同。
江光亚道:“张扬,还是先去清台山吧,我们明天一早起来爬山,听养养描绘清台山这么美,我们都想早一点欣赏到清台山的美景。
常凌峰道:“不可能!”
杜天野微笑道:“现在不是提出干部队伍要年轻化吗?”
张扬对这一点看得很透,他明白自己去丰泽就是为了去搞斗争,工作是要做的,斗争是难免的。就算他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前往丰泽,孙东强也不太可能和他和睦相处,和图书没有人生来就会搞政治斗争的,可斗啊斗啊的就习惯了。
“流氓!你能不能有点正行!”
肖鸣道:“我看……投票表决吧!”他这句话听起来似乎很合理,可杜天野听到却是大大的不爽,身为江城市委书记,提请一个县处级干部,居然闹到要投票表决,而且是在充满反对声音的情况下,这是对他尊严的挑战,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杜天野无法接受的。
公安局长荣鹏飞和军分区司令郭亮坐在一起,两人交递了一个眼神,常委会上,他们很少参与到这种事情中来,不过两人的立场很明显,他们是站在杜天野一边的,而且张扬和他们的私人关系不错他们会支持张扬,但是他们两人都属于那种不到最后关头不站出来的,这和他们管辖的范围比较特殊也有相当的关系。
张大官人发现美女有美女的好处,十二人中女生一共有七个所有行李基本落在了男生的身上,包括江光亚在内的男同学主动充当了这帮女孩子的柴可夫斯基。
张扬心说现在哥要低调,吉普车已经作为证据被扣押在东江,就算把车给他也不要了,撞死了赵国梁,多晦气的事儿。这其中的缘由他当然不会向司机说,笑道:“大修呢,估计这次离报废不远了!”
杜天野此言一出,会场顿时鸦雀无声,他事先并没有和任何人通气,即使是组织部长徐彪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这件事太突然了。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没说话,张扬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现在说话并不是那么合适,所以他望向了新任宣传部长、副市长肖鸣。肖鸣是新任常委,在常委中是资历最浅的一个他和张扬的私交很好,由他出来说话最合适不过杜天野也在望着肖鸣,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个声音来支持自己,肖鸣是他立起来的常委,于情于理他都应该站在自己一边。
“开辟革命根据地的初期最为重要,等我脚跟站稳了还用得着你吗?”张大官人听出了常凌峰话语中的敷衍之意。
司机道:“张主任,去哪里?”
这帮学生同时笑了起来,顾养养啐道:“张哥,你说话的口气真像我爸!”
顾养养原本想跟张扬坐在一起的,可查薇一屁股坐在张扬身边了,查薇道:“张扬,我们来了这么多人,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常凌峰芙道:“怎么帮你?难道你想让我给你当秘书吗?”
孙东强担任丰泽市市长,是省委组织部长起到了作用,当然这和孙东强自身的政治业绩也有关,这件事一经提起,很顺利的得到通过,江城市团市委书记前往丰泽担任市长并不突兀。可轮到张扬的时候,这事情就如同在江城体制内撂了一颗原子稗。
张扬笑道:“想当然了不是?从这儿到春阳得一个小时,从春阳再到清台山,又得一个小时,我看今晚还是现在江城住下,等明天一早我安排你们上山也不迟!”
查薇笑道:“大部队!这会儿都在火车站门口等着呢!快来接我们吧!
顾允知现在的心态和他所处的位置,更能够冷静的分析问题他内心深处是不希望看到乔振梁和宋怀明之间发生摩擦的,政治上的斗争势必会分散两位领导人的精力,从而会影响平浍高速平稳的发展,可顾允知又明白,乔振梁和宋怀明之间必将会发生什么!他无法阻止,既然这场风雨避无可避,顾允知希望,这场风雨过去的越快越好,如果乔振梁和宋怀明能够尽快找到平衡点,达到一个新的默契,对平海千千万万的老百姓而言,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顾养养身边响起一个悦耳的声音:“你张主任不是在江城可以一手遮天吗和-图-书?我们打你个突然袭击,就是要见识一下你的能量。”
顾允知呵呵笑了起来:“正因为我一路走过来,我才知道政治斗争的危害性,所以我不想这些年轻干部再犯同样的错误。”
顾允知听说是这件事,顿时放下心来,他淡然笑道:“张扬不是个土霸王吗?这点小事难不倒他!”
张扬看出司机为难,依着他过去的脾气早就对这司机大骂一顿了,可现在他也会为人家考虑了,给江乐打了个电话,让江乐把出车的事情处理好。
常凌峰哭笑不得道:“你现在还没上任呢就开始准备搞帮派了,人家让你去丰泽是做事情,而不是搞阶级斗争!”
面对这帮没走出校门的学生,张扬唯有苦笑,跟他们相比,自己明显老了,也许不应该说是老,而是成熟,张大官人马上想起自己即将成为丰泽市副市长,一个副市长可不能像他们这样,自己要低调,要稳重,咱过去不会,可现在得开始学。
房间分配好之后,张扬住进了温泉别墅,别墅内就有温泉。他抽空给顾佳彤打了个电话,向顾佳彤汇报了顾养养带同学来清台山写生的事情。
常凌峰道:“威胁我!”
大客车驶入温泉度假村的时候,度假村经理康强已经带着十多名员工在门口等待,很隆重。
张扬道:“我就是那么随口一问,你不方便问就算了!”
张大官人听到这个称呼,内心中甜丝丝的,可嘴上却难得的谦虚道:“八字都没有一撇呢,只是一个意向,组织部还没有找我谈话呢?”
张扬道:“别忘了当初咱们两人的约定!”
司机陪着小心问道:“张主任,是不是京城来了大领导?”
张扬返回江城后,难得的平静了一段时间,这叫低调,虽然还是副处,可好歹也挂上了个副市长的称号,到了这种级别,学不会低调是不行的,丰泽是个县级市,位于平海北部,江城的东南,是江苏省北部重要的工业城市,面积1616平方公里,下辖16个镇、1个省级开发区人口103万,城区人口27万。
张扬笑道:“干嘛这是?搞得跟打狼的似的!”
顾佳彤道:“养养和一帮同学趁着五一假期去清台山写真,提前也没给张扬打招呼,搞得挺突然的。”
常凌峰道:“既然杜书记点头的事情,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赤裸裸的打脸,打得袁成锡脸色铁青,徐彪这句话根本就是说,评定选拔干部的事情你袁成锡是个外行,你没有发言权,有功夫还是去抗洪防汛去吧!
查薇笑道:“就是打狼,我们从北京大老远来到这儿就是来打你这只大尾巴狼!”
顾允知道:“主管文教卫的副市长,又不是市常委,他要是能控制好脾气,就一定能够升任!”顾允知何其的老道,他已经明白,女儿是想让自己干预一下这件事,顾允知并不是不想帮助张扬,而是感觉到这件事没有干预的必要,江城的政治局势他特地留意了一下,他知道随着乔振梁的到来,整个平海的官场面临着一场新的风暴,杜天野肯定觉察到了,他现在正在尽可能的做好防御,想方设法将江城的政治局面控制住,不过根据顾允知了解到的情况,杜天野接下来几年的仕途生涯,不容乐观。
查薇笑道:“我爸也这么说过!”
温泉度假村的环境虽然很好,可是查薇却不领情,她抗议道:“不是说今晚要野营吗?”
张扬道:“计划不如变化,这次不但她来了,还过来了十多个同学!”
顾养养道:“张哥,我们都在火车站呢!”
张大官人抛出了他的杀手锏:“常凌峰,我还忘了通知你一件事,我准m.hetushu.com备把章睿融调过去给我当秘书!”
张扬还没回答呢,查薇道:“清台山吧,我们想明早画清台山的晨曦!”
司机道:“张主任,这不是啥领导,好像是旅游团!”张扬笑了笑,已经迎向他们。
杜天野把顾允知抬出来之后,没有人再反对,顾允知为张扬当证人的事情传得很广,如果不是顾允知作证,张扬现在都无法洗脱杀人的嫌疑。哪个领导离开岗位之前不拼命提拔自己的嫡系力量?顾允知这样做也并不稀奇。
杜天野提出这件事之前就预馘到一定会有反对的声音,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出声反对的人竟然是市长左援朝。
张扬道:“你们舟车劳顿,今天先吃饭,回头泡个温泉,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说野营的事情,这清台山有不少野兽,万一遇到狼群就麻烦了!”他并不是故意恐吓查薇,去年他和陈雪就在青云峰的后山遭遇了狼群。
张扬看了看时间,向江光亚道:“光亚,现在是七点半,咱们八点在餐厅集合吃饭!”
司机面露难色,今天他出来说是来火车站接人,可张扬怎么说变就变,听这几个疯丫头一嚷嚷,就改变主意要去春阳了,他也不敢得罪张扬,市委市政府开车的这帮人,眼皮儿都不是一般的活络。
常凌峰听说张扬要去丰泽担任副市长,感到有些诧异,虽然最近他和张扬没怎么联络,不过一直都在关注他的表现,常凌峰道:“恭喜你了,看来以后要改口叫你张市长了!”
杜天野最先是在常委会上提起这件事的,在常委会即将结束的时候,杜天野清了清嗓子,将自己提请张扬前往丰泽担任副市长的事情说了出来。
杜天野道:“张扬在借调省纪委工作期间,表现出色,得到了省纪委多位领导的嘉奖!纪委刘书记还专门打来电话,建议这样的同志要委以重任!张扬担任丰泽副市长的事情,最早是省委顾书记提出来的!”杜天野纯属信口开河,顾允知虽然建议过张扬去基层锻炼,可没说让他去丰泽当副市长,可杜天野也算准了,这些常委没人敢去找顾允知证实,对赵洋林这帮人就得用强制手段,我是江城市委书记,我是一把手,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江乐要车的时候是说京城来了领导,一层层传递下去,到了司机这儿就以为来了大领导,话说从京城出来的哪个不是大官呢。
张扬很阴险的笑道:“只要我想做的事情,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你不是喜欢章家小丫头吗?你不跟着来,我们两人在丰泽万一日久发生情,到时候你别怪我不够哥们!”
张扬道:“没啥为难的,跟你们在一起,我也感觉自己变年轻了!”
常凌峰道:“张扬,我不是不想帮你,可我对官场上的事情真的没有任何兴趣!”
袁成锡冷笑道:“照你的逻辑,全国十佳应该当省长了!”
张扬看到他们兴致这么高涨,自然不忍心扫兴,他向司机道:“去春阳吧!”
张扬不禁摇了摇头,顾养养到底是小孩子,没出校门,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这种事情怎么也得提前打个招呼,万一自己不在江城怎么办?他笑道:“这么突然?也没提前跟我说一声!”
“养养?”听到女儿的名字,顾允知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顾养养和查薇并肩而行,两人都是身姿窈窕,明艳动人,顾养养属于那种我见犹怜的邻家女孩,和查薇相比青涩了许多,因为长途出行的缘故,两人都穿着牛仔裤,红色冲锋衣,不但是他们,这十二名美院学生全都是这身打扮,走在出站的人流中显得颇为惹眼。
常凌峰笑道:“我m•hetushu.com当然记得,不过咱们的约定是我帮你搞招商工作,没有涉及其他的事情,现在你需要的是个师爷,我可升任不了张扬道:“我看杜书记的意思,是让我担任主管文教卫的副市长,回头我争取把丰泽招商办给接管了,让你当招商办主任,这样就不违反我们的约定了!”
顾佳彤笑道:“什么阻力,你以为你一个副处级干部的任命,还需要省里召开常委会讨论?”
顾允知揉了揉鼻梁:“斗吧!谁斗跟我都没有关系了,我现在就等着把职位交给接班人,离休的那天起,我就再也不管官场上的是是非非!”
常凌峰笑了笑仍然不说话。
来得学生虽然不多,可其中多是高干子女,单单是张扬知道的,顾养养是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女儿,查薇的父亲查晋南是中组部副部长,江光亚是前副总理江达洋的孙子,这些学生平时是没吃过什么苦的,如果安排在牛文强的山庄,档次差强人意。张扬想了想还是决定安排他们去春熙谷温泉度假村休息。林秀不在度假村,她电话中安排了一下。
人大主任赵洋林的脸色很难看,他认击杜天野这么做明显是在针对自己,自己的女婿孙东强前脚去丰泽任职,这边杜天野就把张扬这个扫把星给送了过去,这不是摆明要去跟孙东强添乱吗?赵洋林不方便说话,他不说不代表别人也不说。
顾养养见到张扬,快步走了过去,笑着道:“张哥!”
当顾养养、查薇、江光亚在内的十二名美院学生,背着画夹,拎着行李走出火车站的时候,司机不禁失望了,这帮人一看就是学生,哪里是什么干部?
徐彪的脾气是常委中最为硬气的一个,他从不惧怕任何人的挑战,徐彪道:“老袁,你主管的是抗洪防汛,这方面我可能不如你,可在我的工作范围内,我的业务要比你熟悉的多!”
顾佳彤问道:“扭转得了吗?中国从古到今的官场文化,就是一部政治斗争史,谁想改也改变不了!”
张扬少有这么耐心的收集资料,提前做好功课。眼看四月就要过去了,组织部迟迟没有对张扬进行考察,张扬心里多少有些着急了,自己这个未来的副市长什么时候才能上任?他去找了杜天野,杜天野让他好好休息稍安勿躁。
张扬道:“当秘书屈才了,我回头跟杜书记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给你安排个合适的职位,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丰泽,我跟你搭班子放心!”
查薇道:“我们来这么多人是不是不好安排啊,如果有什么为难之处,你只管说出来!”
张扬知道查薇在说风凉话,他笑道:“有朋自远方不亦乐呼,你们只管尽情玩乐,其他的事情不用操心!”
康强和张扬也是老相识了,他来到张扬面前,笑道:“张主任,房间已经安排好了,我让服务员带他们去房间安顿一下,马上就能够开饭!”
常凌峰接到张扬电话的时候,人在南锡,事实上自从他在招商办辞职之后,就返回了南锡,他哥哥常凌空在南锡担任常务副市长,父母都跟着哥哥一起生活,常凌峰去南锡一为散心,二为探亲。
张扬道:“是!是!是!佳彤姐教训的是,我以后在你面前绝不虚伪,那啥……我想跟你做那事儿了!”
顾允知道:“谁的电话?”
他看了看出站口的方向,并没有找到顾养养和查薇的身影,算了算时间,她们这个电话应该走进入江城境内打得,从京城来这里,火车还有五分钟到站,自己还来早了。
张大官人可静不下心来休息,从东江回来也有几天了,可副市长的事情仍然没有定论,该不会是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吧?就在张扬内心和_图_书焦躁不已的时候,从北京来了一帮熟人。
“火车站?我们?”
关键时刻,还是组织部长徐彪站了出来:“我看张扬不错,说他资历浅,我承认,可说人家没有政绩,我就要笑了,远了不说,咱们就说招商办的那点事儿,安家注资、蓝星办厂、贝宁财团投资,那件事情没有起到作用,再说了,既然江城市十佳都可以当市长,平海省十佳当个副市长有什么不妥,我看行,不但行,我还感觉到屈才了!”
张扬听到顾养养的声音颇感诧异:“养养,找我有事?”
常凌峰道:“你啊,就是认准了我好欺负,得!你先去丰泽安顿下来,等脚跟站稳了,我再过去!”
“咱们是精神肉体双重关系!”
顾佳彤道:“爸,张扬说,杜天野提请他当丰泽市副市长了?”
顾允知把老花镜取了下来:“他年轻资历浅,有反对的声音是难免的,杜天野让他去丰泽当副市长,目的也太明显,肯定是为了牵制孙东强,这帮年轻干部啊,有这么多的精力,不放在经济建设上,不放在改革开放上,整天想得就是搞政治斗争,真的很让我失望!”
张扬明白了,常凌峰这是给自己提条件呢,他笑了笑道:“好,只要我的事情确定下来,我就着手帮你牵线!”
张扬道:“凌峰,你这次必须得帮我,咱是爷们不是?爷们说话就得算数!”
顾佳彤道:“你的事情我倒是没听爸说过,不过既然杜天野都提起了,回头我跟爸说说,看他能不能帮你出头!”
别人反对杜天野还能够理解,可左援朝的态度让杜天野很是不爽,他觉察到左援朝最近有许多微妙的变化,虽然转变并不明显,可在关键的时候,这个市长总会出来跟自己唱唱反调,不但是杜天野,其他的常委也有觉察,他们看到市委书记和市长之间也变得并不是那么默契,两人的矛盾也一天天明显了起来。
顾佳彤忍不住骂道:“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虚伪了,明明想当官想得要命,嘴上却装得若无其事,告诉你张扬,我最烦人家虚伪了!”
顾佳彤道:“爸,以您来看,张扬能够升任丰泽市副市长吗?”
顾允知漫不经心的喔了一声,拿起桌上的报纸想看,却被顾佳彤抢了过去:“爸!听说江城常委有不少人反对这件事儿,你看……”
张扬道:“从来看景不如听景,现在去清台山到处都是黑灯瞎火的。
主管农业的副市长袁成锡道:“张扬的资历太浅了吧,没见到他有什么突出的政绩!”自从杜天野把他弄到了防汛抗洪指挥部,袁成锡就再也没有顾忌了,旗帜鲜明的跟杜天野对上了。
张扬笑了两声,又把杜天野提议自己到丰泽当副市长的事情说了让顾佳彤旁敲侧击的问问,为什么这件事提出来后就忽然间没影了,是不是上头遇到了什么阻力。
张扬打车来到火车站,发现市委的那辆凯斯鲍尔豪华大客车也已经到了地方,司机跟张扬很熟,笑着迎了上来:“张主任,您没开车啊?”张扬的吉普车在市政府还是大大有名的。
张扬道:“说实话,我心里没底,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让你回来帮我!”
“那多不好意思!”张大官人假惺惺道。
张大官人趁着这段时间,踏踏实实做了一番了解工作,丰泽地理条件相当的优越,有东西南北的铁路线贯穿其中,距离滨海市只有60公里的距离,而且丰泽河流湖泊众多,养殖业相当发达,矿产众多,拥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
张扬把他们请上了凯斯鲍尔,早知道就十二个人过来,也不用这么大的车了。
在江城所辖的市县中,丰泽是第一个县级市,也是经济最为发达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