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60章 免提

坐在一旁的张扬关切道:“陈副市长,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张扬响应道:“吃饭!”
没人说话,张扬把目光转向梁艳,梁艳道:“都不说,我说,我们电视台是八十年代初建成的,无论基础设施还是设备器材都无法适应现在丰泽的需要,也无法适应我党宣传工作的需要。我希望张市长能够帮助我们,切实的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老百姓的物质生活提高了,他们对精神生活的要求就更高了,广播电视已经成为现代社会老百姓精神生活的最重要部分,改善电视台的播出条件,就是改善老百姓的精神生活,这对丰泽的精神文明发展具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孙东强没说话,透过窗口望着对面的市委办公楼,心中暗暗道:“从现在起,大院再也不会平静了!”
张扬笑道:“大家好,今天我把大家叫到这里来开会,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们相互认识一下,顺便聊聊工作,聊聊你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聊聊我们以后该如何更好的配合,更好的开展工作!我这个人时间观念很强,我不喜欢迟到,两个人约会迟到,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咱们开会迟到,这个迟到者是对大家的不尊重,所以我就得罚他,罚款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这二百五十块钱也不能装我兜里去,至于怎么安排,回头我再告诉你们!”张扬这句话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会场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
张扬道:“你把我分管范围内所有负责任的履历介绍,联系方式都给我整理好,马上给我送过来!”
张扬笑眯眯的做了个手势:“大家静一静,我还是刚才那句话,今天把大家请来就是相互认识,加深印象,这样的方式你们印象深不深刻?”
刘强不断点头,他想解释,可刚才在电话里已经称呼人家为小孩儿,这等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新来的副市长给侮辱了,又该如何解释?
张登高的脸又红了,不带这么讽刺人的,这位新来的副市长可真不好伺候,怎么到了别人那里理所当然的事情,到了他这儿就说不通呢?张登高暗下决心,以后没事不伺候你,老子惹不起你,我躲开总行了吧?
“不敢了!”
张登高道:“你必须来,张副市长要求的!”
张扬转身看到了他们,笑着招了招手道:“孙市长、陈副市长,你们来得正好,一起吃吧!”
张登高苦笑道:“我忙着通知会议呢,张市长,这是傅长征,今年刚刚分到秘书科的大学生,我看您刚刚来到丰泽,工作繁忙,先让小傅在这里帮您一段时间。”
孙东强感觉张扬好像要存心把他们拖下水,他坚持道:“小张,我们还有重要事情,随便吃点就走,就不参加你们的会餐了!”
与会人员听到这里不禁发出阵阵轻笑,这位新来的副市长倒是坦诚,其实让秘书写稿子是大家养成的习惯,别说市长副市长,就算他们这些人在会议发言的时候也有人代劳。傅长征站在张扬旁边,有些发窘,这张副市长啥都说,连这件事也兜出去了。
“啥?”张登高目瞪口呆。
一句话把张登高噎得说不出话来,敢情这位爷把自己当成太监看了。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尴尬道:“张市长,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是沈书记定下的制度。”
“谢谢张市长!”梁艳发完言,其他人还是不说话,张扬看到这些人给他来个沉默以对,心中也觉着索然无味,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中午十一点半了,就快到吃饭时间,张扬向张登高招了招手。
张登高一张脸顿时红了起来,他慌忙打断刘强的话道:“你必须来!张市长等着你呢!”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他折腾张登高的目的就在于此,张登高果然被折腾的受不了了,主动给他送了个秘书过来,这就充分证明政策和规定都是死的,可人是活的,只要稍稍变通一下,万事都有的商量。
张扬道:“知道了,那啥……我手机是自个儿的,保持畅通,公家给报销不?”
刘强吓得慌忙站起来了:“张市长和-图-书,应该我敬您才对!”
张登高一旁小声提醒张扬道:“刘局长还没到呢!”
所有人都留意到一个细节,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喝完几杯雪碧之后,脸红了起来,都感到有些奇怪,怎么喝雪碧也醉人吗?孙东强也有些奇怪,他怀疑是不是有人在他们的杯子里掺酒,趁着喝饮料的时候闻了闻,没有酒味。他也不打算拖延大久的时间,微笑道:“吃饭,吃饭,下午还得上班呢!”
傅长征白净的面孔顿时红了起来,自己是想谦虚来着,可是人家张副市长不吃这一套,他嗫嚅道:“我文笔还可以,能写点文章,在报刊杂志上还发表过几篇。”
陈家年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就是开个会嘛,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张扬给孙东强倒了杯可乐,张登高给陈家年倒了杯雪碧,现场的气氛很好,孙东强和陈家年和大家一同喝了几杯然后吃饭。
张登高不成了,他受不了了,再这么折腾下去,他非得累死不可,不过张副市长召唤,又不能不去。
所有人都看着这位新来的副市长,这个会议开得比较突然,而且一上来就是罚款,让他们搞不清这厮葫芦里究竞买的什么药。
刘强那边悔得恨不能用头撞墙:“对不起……对不起……张市长,我马上到,我马上到!”
张扬也不想跟他继续白话下去:“孙市长,我走了,我得抓紧时间到各分管部门看看,了解一下具体情况。”
孙东强知道张扬想表达什么,他其实和张扬有着一般的感受,芙了笑道:“工作上的困难尽量克服嘛!”冠冕堂皇的套话。
梁艳不无委屈的看了张扬一眼,新官上任三把火,想不到这把火烧在了自己头上,她还是很配合的,老老实实拿出了五十块钱交给了张登高。张登高看了看张扬,张扬示意让他收下。迟到的也不止梁艳一个一共有五个,张登高收了二百五十块钱。
张扬笑道:“那就是关系一般咯,关系一般,怎么别人迟到你罚钱,他迟到你没反应?”
张登高再也忍不住了:“刘强!你什么态度!”此时他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与会的各部门领导,再也忍不住了,轰然大笑起来。这笑声既是对刘强的嘲讽,也是对自身的庆幸,张副市长这一手可够毒的。
张扬道:“教育工作是重点!”他又向卫生局长冯春生道:“还有卫生工作,你们两位负责的工作是重中之重,我的工作能否搞好,能否做出成绩,可全靠你们两位了,今儿扣了你们五十块钱,你们该不会记恨我吧?”
傅长征道:“张市长,我是丰泽本地人,丰泽一中毕业,后来考上了东江大学哲学系,在校期间担任过系团支部书记,学生会宣传部长,去年大学毕业分配到丰泽县政府秘书科,一直工作至今!”
张扬看着诚惶诚恐的傅长征,一种得意感油然而生,权力真的是个好东西,傅长征比自己还大呢,可在自己面前一样得装孙子,张扬道:“你做个自我介绍吧!”
傅长征一张脸窘得通红,寻思着回头又要找张市长好好道歉,这也不能全怪自己,他的发言稿要的太急,所以傅长征就信手拈来,想不到张副市长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这稿子有部分是杜天野用过的。
张大官人道:“按照常规,我上任之初应该发表一通感言的,我准备了!”他扬了扬傅长征给他准备的讲演稿:“准备是准备了,可稿子不是我写的,我让小傅代笔!”
张扬向张登高道:“张主任,你和刘局长相交匪浅啊?”
刘强一边擦汗,一边喘着气,来到张扬面前:“张市长,对不起,对不起……我……”
孙东强道:“电话费有规定的,每月有固定的电话补贴,具体情况你问张登高!”
张扬笑道:“没到啊!打电话!”
张登高很认真的掏出小本本:“张市长打算哪天啊?”
应该参加会议的总算到齐了,算了算一共十一个人,还有些不太重要的部门就没通知。张扬笑道:“大家能来,我很高兴,你们和图书也看到了,我没什么特别,无非是年轻一点,长得英俊一点,其他的和普通人一样。”
冯春生明白了,他那边一言不发,迅速挂断了电话。
电视台台长梁艳率先鼓掌,其他人也随着玫起掌来。
张扬很和蔼的看着傅长征:“小傅,多大了?”“二十三岁!”
“嗳!”张登高脸上带着笑,心里已经在骂娘,他这边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屁股还没挨上凳子,张扬又给他打了个传呼,内容依旧,张登高义气喘吁吁的爬了上去,他开始埋怨自己的父母,干嘛给他起了这个名字,张登高,这爬高上低的可真不好受。
张登高正抱着个鸡腿啃着,忽然看到市长孙东强和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两人过来吃饭,他慌忙站起身迎了过去。
张扬指了指墙上的挂钟:“现在九点不到,一个半小时还多,我相信只要在丰泽范围内的全都能赶过来,咱们做事得讲究点效率,如果这点效率都没有,还怎么干好革命工作?”张登高无语,心说你爱咋地咋地,我只负责通知。
张扬道:“市里派过过来负责文教卫生工作,我想先认识一下教育局长……”
看到这种情况,孙东强和陈家年也不好继续坚持,他们只好入座。
张登高真是服了这厮,这么快就打起了那笔罚款的主意,可转念一想,这种方法总比把钱没收了好,吃光花光,大家都没有心思,省得以后谁在想起这笔钱的下落。
张扬道:“大家聚在一起都认识了,你们不了解我不要紧,咱们有的是时间,我同样不了解你们,可从今天起,我打算和大家做朋友,我跟你们做朋友的目的是为了共同搞好工作,搞好丰泽,领导既然把我派到了丰泽,派到了这里,我就得踏踏实实干点事,我这人有个毛病,不干则已,要干就得干出发点名堂!”
傅长征谦虚道:“没啥特长!”
陈家年又道:“身为一个领导同志要注意影响啊!”
所有人都支着耳朵听着电话,心说,有好戏看了,这位新来的副市长真不是善类。
张扬道:“那你这么多年学不是白学了?该不是高分低能吧?”
张登高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可出去没多久,张扬又打传呼把他给呼了过来,传呼机都是汉显,张副市长直接留言一一急事,过来一趟,张扬!
“不就是张副市长吗?他再大能大过沈书记?我说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是不是干傻了,什么轻什么重你都分不清楚!”
上午十点半,张扬准时来到小会议室,他分管各局处的领导也已经陆续到来,张扬来到会议室之前,傅长征已经拟好了讲演稿,张扬看了一遍就放在一边,对这份讲演稿不做评论,傅长征不由得感到有些忐忑,他跟在张扬身边,来到会场。
张扬笑道:“罚款五十!”
张扬心中暗骂,嘴土露出嘲讽的笑意道:“知道的你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市委秘书长呢!”
张扬笑着拉着他重新坐下:“刘局,你想哪儿去了,我的确年轻,说真的,你年龄比我爸还大呢!”刘强只能笑,内心怦怦直跳,搞不清这位副市长到底想干什么?
之前被张扬罚款的那几位原本还有点郁闷,现在心里一点郁闷委屈都没有了,看到冯春生和刘强两位的下场,别说罚五十,就是罚五百他们都认了。
张扬道:“张主任,通知我管辖范围内,各部门的头头到市政府来开个会,我跟他们见见面!”
傅长征恭敬地向张扬道:“张市长好!”
张扬道:“当然是今天!上午就开,你现在就去通知,十点半在市政府小会议室开会!”
张登高也到了,张扬看了看时间,向张登高道:“点名!”
虽然每位副市长都没有专职秘书,可那只是表面上,事实上秘书科内各位秘书分工明确,还是有所侧重,傅长征是秘书科资历最浅的,人又老实,所以平时在科里总被人排挤欺负,什么苦活累活都得他先上,所以张登高把他弄到张扬面前,张登高知道这位爷不好伺候,这种苦差事自然要傅www.hetushu.com长征顶上。
这次张登高足足过了十分钟才来到张扬面前,所不同的是,这次他不是自己来的,还带着一个文文弱弱的小伙子。
张登高已经料到张扬会玩这一手,他拿着名单一一开始念,让张登高有些诧异的是,居然有几个重要人物没有到场,卫生局局长冯春生,教育局局长刘强,残联主席薛立明。点名的时候,电视台台长梁艳慌慌张张的到了,她迟到了五分钟,向张扬笑了笑道:“张市长,不好意思,路上堵车!”
孙东强提醒他道:“外出和政府办公室打个招呼,保持通讯工具畅通。
张扬向傅长征笑了笑:“小傅,我不是针对你,其实这种事常见,太常见,不瞒大家说,平时我最烦的就是听有些领导讲话,空洞无物,夸夸其谈,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性子急,但是我讲道理,我喜欢实实在在!我不喜欢做表面文章,大家如果听说过我过去的一些事情,应该对我这个人有所了解。”
张登高愣了一下,不知道这位副市长又打什么主意,他还是老老实实用了免提,张扬又道:“该怎么说,你自己明白!”
张登高暗骂张扬得了便宜卖乖,嘴上却道:“张市长,小傅只是暂时过来,不是专职秘书!”
张登高愣了一下,居然摇了摇头,这下所有人又笑了起来,丰泽体制内,谁不知道张登高和刘强相交莫逆,这会儿他居然不承认了,当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如今还没到大难临头的时候呢,张登高已经开始明哲保身了。刘强心中把张登高骂了个千百遍,这狗日的真是没义气。
张登高哭笑不得的离开了张扬的办公室,只希望张副市长对自己的折腾到此为止。
两人同时摇头,冯春生道:“张市长,我们迟到了,受到惩罚是应该的!我们接受,而且没有任何不满!”
张扬道:“现在我把话语权交给你们,有什么话,只管说出来,我刚到丰泽,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有问题不怕,就怕有问题不去解决!”
冯春生和张登高的关系也不错,他有些不耐烦道:“沈书记的母亲病了,我已经到医院了,总不能折回头再去开会?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帮我找个理由呗!”
会议室这边笑声不断,声音响亮,把整个市政府办公大楼都惊动了,市长孙东强和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正在谈事,听到这动静,也忍不住停了下来,孙东强向秘书翟亮道:“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张扬道:“让人准备下会场,就是个普通的见面会,没必要搞得太隆重!”
“去吧!”
“你帮我敷衍敷衍,你是老江湖了,哄个小孩子还不容易……”
张登高经张扬提醒,这才想起自己真的忘了这一茬事情,他走到刘强面前找刘强要罚款,刘强偏偏身上没带钱,尴尬道:“你先帮我垫着,我回头还你!”又引得满堂哄笑。
张登高道:“可张副市长!”
冯春生道:“我正探望病人呢,上午过不去,下午吧,我单独去拜访张副市长!”他的这番话到没什么毛病。
翟亮转身出去了,没多久就回来,向孙东强汇报道:“张副市长在开会!”
张扬道:“随便写,文教、卫生、体育、计生你都带着点!”他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对面:“就在这儿写,顺便帮我接电话!”傅长征老老实实坐了下去,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坐,就是几个春秋。
又是满堂哄笑,有人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张登高拿着电话,说话也不是,挂断也不是,心说,你别怨我,害你的是张扬。
张扬笑道:“嗯,嗯!好,你赶紧去安排会议,有事我再叫你!”
张大官人满脸的不悦:“登高同志,怎么来这么晚啊?”
讲到这里,张扬的话被打断了,教育局局长刘强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张扬看了看表,刘强迟到了半个小时。
张扬道:“我本来是想照本宣科的,可后来发现有段话很熟悉!他并没看稿子,朗诵道:“潮平岸阔催人进,风正扬帆当有为。我坚信,有省委、省政府和市委的正确http://www.hetushu.com领导,有市人大、市政协的监督支持,有全市各级组织和广大干部群众的团结奋斗,我们一定可以把丰泽的工作推向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丰泽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灿烂辉煌!”张扬笑了笑道:“这段话我太熟悉了,咱们市委杜书记上任的时候就有这么一段,当时这讲演稿我有幸先看过,开头那句话还是我帮着想的呢,所以我看着这么熟悉就不敢用了,怕你们说我抄袭!”
张扬笑道:“您年纪大嘛!”
于是当天中午丰泽市政府招待所内,多了一帮会餐的干部,招待所经理徐晶亲自安排了这两桌饭,每桌两百的标准,这已经打破了市委书记沈庆华关于四菜一汤的规定,不过人家补了三百五十块钱,算是半自费,也不是违规。
所有人同声答道:“深刻!”
所有人大眼瞪小眼,倏然静了下去,没人主动说话,这是因为谁也摸不清这位新来副市长的底细,就算有问题也不想现在说出来。
孙东强道:“这件事我会留意,小张啊,你刚来丰泽,要尽快熟悉自己的工作范围,争取尽早把工作上手。”
张大官人听得头皮发麻:“打住,打住,那啥……再说就上升到国家民族利益的层面了,梁台长,你那份报告放在我桌上呢,我会留意这件事。”
张扬笑道:“刘局长是吧!”
全场再度轰然大笑,他们笑得原因是,这一段孙东强来到丰泽的时候也用过,其实这也无可厚非,这样的公式性讲话,谁都能套用,咱们党的干部都喜欢念这些空洞无物的东西,至于真正的意义,没人会去细想。
刘强听到笑声,这才意识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内心这个恨啊,他不恨张扬,他恨的是张登高,麻痹的张登高,有你这么坑人的吗?张扬也没生气,笑着道:“刘局长,我刚刚到任,您老人家也给我个面子!”
这当口儿,卫生局长冯春生也到了,冯春生比刘强还心虚,刘强只是嘲讽张扬年纪小,冯春生是说张扬官小,官场之上,你说人家年轻,乳臭未干没啥,可你说人家官小,没权,这可是犯大忌的事情,冯春生自知理亏,叫了声张市长,乖乖把五十块罚款缴了。
张扬笑道:“不错嘛,你有什么特长啊?”
张扬又笑道:“下次开会,还有人敢迟到不?”
陈家年摇了摇头道:“没事?没事……”他没说完就打了一个饱嗝,孙东强闻到一股酒气,他有些诧异的看着陈家年。陈家年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他指了指杯子,忽然捂住嘴巴向外面冲去。
张登高起身来到角落的电话旁,想要拿起电话,却听张大官人道:“用免提!”
张扬又补充道:“饭菜弄丰盛点,那三百五十块钱的罚款,全都用上,让大家吃好,吃饱!”这厮说完停顿了一下道:“这是集体活动,无故缺席者,罚款一百!”
掌声雷鸣般响起,这帮人在张扬的带领下也活跃了起来。
张扬道:“同志们,两位市长专门来看望大家,大家来点掌声表示欢迎!”
梁艳去了点头。
张扬也没什么大事,向张登高补充道:“登高同志,你通知他们开会的时候顺便告诉他们,凡是迟到的扣五十块钱!”
张大官人差点没笑出声来,心说就你那小金鸟也会堵车?他也没道破,点了点头道:“梁台长接到通知没?”
张登高来到他身边,张扬道:“你去咱们市政府招待所安排一下,开会开到现在,请大家吃顿饭再回去!”
张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把张登高又给招了过来,张登高详细把市长的福利待遇向张扬讲了一遍,又把外出制度,用车制度详细说了,张扬听得昏昏欲睡,到最后忍不住打断张登高道:“我听明白了,就是我们干什么事儿都得跟你打声招呼,你就是大内总管!”
傅长征没想到这就开始下任务了,他点了点头:“张市长想谈哪方面的工作?”
张扬有他的智慧,利用这笔罚款,让大家吃好喝好,不过中午的禁酒令他也不敢轻易违反,要了雪碧可乐,用饮料代替白酒,无论这些下属对m•hetushu•com张扬的观感是好是坏,但是今天的会议和中午的会餐,无疑已经让他们对这位新来的副市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可事情还没完,他还得给卫生局长冯春生打电话,张登高琢磨着,怎么才能让对方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怎么才能把信息不着痕迹的头颅给他,电话拨通之后,张登高不等对方说话就道:“冯局长,张副市长等你开会呢,很重要,你必须马上到!”
张登高这次不这么急了,累了,他是真累了,谁也禁不住这么折腾啊,他算明白了,张副市长纯粹是在故意消遣自己呢,慢吞吞走到自己的办公宫门口,传呼又响了起来,不用看,就知道肯定还是张扬打来的,张登高掏出手绢擦了擦汗,这才慢吞吞掏出传呼机,上面还是那行熟悉的字一一急事,过来一趟,张扬!
可陈家年的脸越来越红了,他眨了眨眼睛,拿起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
张扬看到人来得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准备说话,这时候残联主席薛立明一瘸一拐的到了,张登高准备收钱,张扬道:“算了,立明同志腿脚不方便,下不为例!”
孙东强看到他们喝的都是饮料这才放心,在座的人看到市长和常务副市长来了,一个个都起来向他们敬酒,当然不是真酒,全都是饮料。
张登高打了个激灵,这才明白张扬的歹毒用心了。
张登高愣了:“这……也太急了一点!”
刘强那边压低声音道:“老张,我不舒服,昨晚喝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不去了,你跟张市长说我病了!”
刘强的电话接通了,张登高道:“刘局长,我是张登高,你怎么还没到啊?大家都等着你呢!”他不敢乱说话,可还是很委婉的暗示了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向张登高道:“登高同志,这样不好吧,沈书记规定,我们这些副市长不可以配专职秘书,我开这个头,会不会有人说闲话?”
张扬端着雪碧找到了教育局长刘强:“刘局,我敬你!”
张登高颠颠的又跑了回去,他的办公室在三楼,虽然不高,可这楼上楼下的折腾也不轻,再加上他本身又胖,额头上已经见汗了:“张市长,什么急事?”
张扬笑道:“说心里话,本来我打算中午掏自己腰包请你们大伙的,可又有点舍不得,所以想起这招儿,我巴不得你们全都迟到,要是都迟到了,咱们这一顿就更丰盛了!”一句话又把所有人给逗乐了。
张扬笑道:“知道,行了,您就别管了,出了什么事我担着!”心中却有些不爽,孙东强还没说话呢,你一个常务副市长充什么大瓣蒜啊?
张登高挂上电话,内心委屈到了极点,看着这位张副市长,心中把他祖宗八代骂了一遍,咱不带这么玩儿人的,我张登高又没得罪你,你让我夹在中间为难啊!
刘强听出来了,人家这是找他算账呢,刘强道:“张市长,真是对不住,我这人说话从来都不经大脑,得罪的地方,还望包涵!”
张扬走过去,一手拖住一个想把孙东强和陈家年拉了过去,陈家年有些不悦,低声道:“小张啊,你不知道我们的招待规定?”
张登高点点头,算了算今天开会的人,加上他们这些人,开两桌应该够了。
张扬哈哈大笑,这正是他需要的,他向傅长征道:“回头我召开一个会议,你帮我写一份讲演稿!”
会场的气氛此时已经变得轻松了许多,多数与会者都认为这位新来的副市长很风趣很幽就,但是又不乏手腕,看来人家年纪轻轻就能做到现在的位置并不是仅仅依靠后台。
孙东强愣了一下,看到这帮人在这里大吃大喝,他真的是有些佩服张扬了,这厮真是高调啊,谁不知道沈书记的规定,工作餐四菜一汤,就是领导下来视察也是这个标准,张扬居然敢带着一帮人在市政府招待所明目张胆的大吃大喝,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这件事就会传到沈书记的耳朵里,孙东强暗忖,你小子有的受了。
张扬点了点头:“孙市长,你有没有觉着咱们这种工作方式,虽然清廉,可效率并不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