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1章 一弹双星

乔振梁道:“那老百姓认为这四海龙王谁最大呢?”
常凌峰得知成绩之后,他第一时间通知了张扬,在向张扬通报分数的时候,常凌峰的声音激动的发抖,以他的沉稳他本不应该表现的如此激动。可是自从高考舞弊事件之后,无论是张扬还是常凌峰都陷入他们来到丰泽之后的政治低潮期,他们的心中都憋着一股气,唯有拿出一份优异的高考成绩,方能一雪前耻,方能扬眉吐气。
沈庆华愣了一下,想了一会儿方才道:“你还是想逃避责任!”
出于礼貌张扬落下了车窗,笑道:“孙市长,找我有事?”
乔振梁道:“谈谈今年平海北部旱情的事情!”
“张扬!”
孟宗贵道:“双开我的原因是什么?”
这话让沈庆华很不舒服,张扬这句话的指向性很明确,他在暗示沈庆华,丰泽高考舞弊,整个领导层都要负责任,谁都不会好看。
“那你为什么不在事情出现之前举报,非要等作弊发生之后才进行举报?”
东江的雨很大,乔振梁站在落地窗前静静望着外面的雨,今年平海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旱情,进入七月之后,雨水开始渐渐变多。
沈庆华没说话,因为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张扬手里到底握有关于孟宗贵的多少证据,张扬是不是要追究?根据沈庆华的判断,张扬抛出录音带是在和自己讨价还价,假如张扬不想放过孟宗贵的话,这份录音带就不会递到他的手中,张扬在江城有很多关系,他大可以将录音带直接递到江城纪委。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张扬还是比较委婉的。
乔振梁深邃的目光望着宋怀明,脸上的表情仍然是一团和气:“我一直搞不明白,这东西南北四大龙王,究竟谁才是大哥呢?”
乔振梁笑道:“老百姓说了算!”
临到下班的时候,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和副市长金磊又打来电话向张扬恭贺,又耽搁了不少时间,张扬动身的时候已经五点半了,他算了算时间,只怕今晚要迟到了。
孟宗贵颤声道:“哥……这录音带究竟是谁交给你的?”
张大官人心中暗暗道:“老子记住你了,等我抽出时间好好跟你算这笔帐!”
暑期什么最热,不是天气,是围绕着高考的是是非非,丰泽一中出了文理科双状元的事情几乎在一天之间就传遍了整个平海,丰泽的这帮市领导都有同一个感觉,张扬这小子命怎么就这么好?从恢复高考,丰泽总共也就出过一次江城的高考理科状元,这次到好,一下出来俩,还是平海状元,放卫星了,还他妈是一弹双星!
孟宗贵于是停下了脚步,等老太太走进厨房,他方才怯怯叫了声哥。
宋怀明道:“龙王还不是老百姓编出来的,老百姓说是龙王就是龙王,如果说是条虫就是一条虫,民间传说而已,还不是老百姓想让谁大,谁就是老大!”
孟宗贵拼命揉搓着自己的头发,他实在想不起来,他只知道自己在郊外废弃的家具厂呆了一夜,至于这一夜发生了什么,他根本想不起来。不过这录音绝不是伪造,他听得出自己的声音,而且那些事的的确确都是他干的。
沈庆华道:“人家手中的证据不止这一盘录音带!”
散会的时候,张大官人走得很孤独,所有人都看出张扬和沈书记之间发生了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双方互有损失,显然沈庆华一方损失更厉害一些,刘强、孟宗贵这两人全都是沈庆华的心腹,常凌峰则是张扬的嫡系,在这场斗争中,身为丰泽一中校长的常凌峰毫发无损,而刘强和孟宗贵却被彻底和*图*书清除出了教育系统,胜败是摆在明面上的事情。
对很多人来说政治是人生的重要部分。其中的跌字起伏曲折回转要比人生丰富得多,在丰泽经历了这次高考舞弊事件之后,没有人会看好丰泽此次高考的成绩,可谁都没有想到,丰泽这次的高考会成为恢复高考以来最好的一次。
任何事情的发展从开始到高潮然后会渐渐归于平静,这是事情的发展规律,丰泽高考舞弊事件也随着高考的结束渐渐平息下去,平海的各大媒体也从热炒到突然冷却,这种新闻本身就具有着特殊的时效性。各地方也对这次高考中出现的舞弊事件进行了严肃处理,以丰泽作为典型,丰泽因为这件事教育局长被免,丰泽一中前校长被双开,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张扬也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应该说丰泽的处理力度和涉及到的范围是平海省内最大的。
孟宗贵慌忙道:“妈!我去!”
孟宗贵点点头,双目中充满委屈道:“为什么?”
沈庆华道:“让妈去,我有话单独跟你说!”
按照苏小红的话来说,安语晨是有福之人不用愁,越是不想挣钱越是看轻财富,金钱和财富就拼了命的往她兜里钻,苏小红的这句话说对了,夏季招商会的时候,安语晨和常凌峰签署了投资丰泽一中,引用民间资本实现教育改革的协议书,如今丰泽一中随着这次的高考无形资产不断提升,想要投资的人只怕要挤破头,而安语晨却已经抢占了先机。
张扬走入办公室就看到常凌峰坐在那里等他,不禁笑道:“找我有什么事?”
孟宗贵的脑袋嗡!地一下子,顿时变得一片空白,他搞出这件事,处心积虑的想要让张扬难堪,可没想到弄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丰泽一中舞弊事件的责任算在了他的头上。这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孟宗贵的嘴巴张了张,就像一条缺氧的鱼,憋了好半天又道:“哥……我冤……”
孟宗贵也觉着委屈,他一直都想不起昨晚发生的事情,早晨公安局的干警在家具厂找到了他,他在家具厂窝了一夜,身上被蚊虫叮咬的到处都是疙瘩,无论怎样努力去想小都想不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公安局呆了一个上午,又去医院检查了身体才回家,刚回到家里就听说自己被双开的事情。孟宗贵实在想不通,高考舞弊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现在他已经不是丰泽一中的校长了,就算追究责任也应该追究现任校长常凌峰的责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孟宗贵想不通心里难受的时候都会去干娘那里唠嗑两句。
沈庆华满腹狐疑道:“你不记得?”
沈庆华脸色铁青的坐在那里小宛如入定般一动不动,他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这让他面部的肌肉紧绷起来。
沈庆华道:“你当真记不得这录音带是什么时候的?”
沈庆华充满错愕道:“这……这东西你哪里搞来的?”
“我……我知道错了……我恨得是张扬……我和常凌峰没仇没怨的,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害他……我……我还收过钱……谢德标盖教学楼的时候……给了我五万块,我……有罪……”
沈庆华怒道:“你自己干的事情你不清楚?”
来到刘老太太家里,发现沈庆华也在,孟宗贵马上拿捏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叫了声妈,然后又叫了声哥。
刚刚启动了他的皮卡车,却看到市长孙东强向他走了过来,怪只怪张大官人的这辆皮卡车太招眼,那轮毂,那天窗到哪儿都是一道风景线,孙东强一脸笑容的来到皮卡车前。和图书
张扬道:“别忘了咱们的助学基金,说过要奖励,这次一定要兑现,你筹备一下,这次要大力宣传,要让整个平海都看到我们丰泽教育的真正水平,什么他妈的代考作弊,就算开卷考试,我也不信他们能考出文理科状元!”
刘强对这个决定相当的诧异,他怎么都想不到这一刀会砍在自己的头上,在他看来,首当其冲的应该是常凌峰,上面有张扬顶着,自己最多也就是向社会公众道歉,可现在市里居然没有追究常凌峰的任何责任,反而拿已经从校长位子退下来的孟宗贵做文章,对孟宗贵做出了双开决定,自己的教育局长也被拿下,刘强觉着委屈,天大的委屈。
乔振梁回过头,笑道:“怀明来了。”
高考分数出来的当天,一个让丰泽教育界为之振奋的消息传来,今年平海省高考的文理科状元全都出在丰泽一中,理科状元冯璐,总分689,文科状元李当阳总分611,冯璐的总成绩超出第二名整整二十分。
张扬有些愕然道:“搭车?”
沈庆华叹了口气道:“你让我很失望!”
在整个会议进行的过程中表现的最得意的应该是副市长娄光亮,这厮不时向张钰飘来沾沾自喜幸灾乐祸的眼神。
沈庆华冷冷道:“知道你被双开的事情吗?”
宋怀明听出乔振梁这句话的弦外之意,微笑道:“老天都把握不好这个度,人又怎么能够把握得好?我听说东西南北四海龙王这兄弟四个脾气都不是太好,好的时候,这普天下就风调雨顺,如果几人脾气犯了顶,要么就都闭门罢工,任凭日头高照,四野干涸,要么就赌气行云布雨,你也喷水,我也喷水,这龙王赌气,倒霉的还是老百姓啊。”
张扬笑了笑,转身关上了沈庆华的房门,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袖珍录音机,按下了播放键。
乔振梁哈哈大笑起来,他亲切的拍了拍宋怀明的肩膀:“怀明啊怀明,你还真有一套。”
不过像这样的电话实在太多,令张大官人有些接应不暇。张大官人来了个一概拒绝,可有个电话他却无法拒绝,找他的人是王静茹,过去黑山子乡乡长胡爱民的妻子,胡爱民在春阳抗洪时为了营救殷庄小学的学生光荣牺牲,留下了孤儿寡母,王静茹也是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才来求张扬的,自从丈夫死后小儿子胡远舰的学习就每况愈下,她想给儿子换个环境。张扬对胡爱民始终保持着钦佩,平时回春阳的时候还会去探望他们母子,王静茹的请求,张扬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沈庆华道:“你举报舞弊案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丰泽市的形象?有没有想过我们全体市领导的面子?为了私仇而将整个丰泽教育界的荣誉弃之不顾,就你这样的也配当优秀教育工作者?常凌峰虽然是丰泽一中的代理校长,可他接受领导工作只不过月余,你不要以为自己现在已经不在校长的位置上就能够脱开干系,一样要追究你的责任,上次你为什么从校长的位置上下来?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下来之后,你应该老老实实的反思一下,多找找你自身存在的不足,而不是迁怒与别人,想方设法的打击报复!”
张大官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打安达文是一次,这又是一次,不过这次是为了公事。
沈庆华今天的目光十分阴沉,冷冷看着孟宗贵,看得孟宗贵打心底发憷。
宋怀明道:“谁是大哥,我也闹不明白,他们是亲兄弟,本该爹妈说了算,可如果他们爹妈闹不明白,只能老百姓说了算了!”
m.hetushu.com张扬道:“沈书记,您有句话说对了,丰泽一中是省重点,是我们丰泽的骄傲,代表我们丰泽的形象,这次的高考舞弊,把我们的教育形象给毁了,也给丰泽整体形象抹黑!脸上不好看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吧!”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旱了想下雨,可雨水多了又怕发生涝灾,这世上的事情啊总是这个样子,一定要把握好度,过犹不及啊!”
张扬道:“那就是要严格处理我喽,我是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出了事情我的责任最大!”
常凌峰望着他,很真诚的说了一句:“请你喝酒!”
孟宗贵哭丧着脸道:“哥,我发誓,我真不记得,天知道昨晚是不是有人给我下了迷魂药,我醒来就躺在家具厂的车间里,身上全都是蚊虫叮咬的痕迹,我又没有梦游症,一定有人把我弄过去的。”
安语晨也打来了电话表示祝贺,最近她频繁往返于香港和江城之间,南林寺商业广场的突然升值是商业奇才安达文始料未及的事情,可他既然已经和安语晨划清了界限,这边的利益自然和他无关,根据初步估计,安语晨拥有的商业已经升值三倍以上,随着商业广场的继续开发,升值仍将继续。
孟宗贵捅出来的事情自己承担,可毕竟孟宗贵现在已经不在校长的位置上,让他背这个小黑锅有点勉强,这才促使沈庆华做出了免除刘强教育局局长职务的决定。沈庆华是丰泽的一把手,他也不想这件事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这件事的影响已经造出,必须要有人出来承担这个责任。
沈庆华做出双开孟宗贵的决定十分果断,双开孟宗贵、免除刘强的职务,等于将舞弊案的黑锅扣在他们两人头上,这样就可以转移主要的矛盾,沈庆华并非是向张扬妥协,他这样做可以最大限度的保护孟宗贵。
沈庆华冷冷道:“你还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啊!”
乔振梁和宋怀明也在这次初步的交手之后并没有深入下去,他们这种政治老手明白何时应该收手,当然他们更清楚这次只是一次对双方实力的初探,在以后的工作之中仍然不可避免的会出现矛盾。两人的作风都十分强势,他们作为政治上的搭档,碰撞绝不会少。
孟宗贵黯然道:“我认了,我什么都认了,哥……我会坐牢吗?”
三天的高考终于顺利落下帷幕,与此同时从丰泽市常委会议上传来了一个即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消息,经过常委们的一致讨论,免去刘强同志的教育局局长职务,暂时由副局长方世强代理局长一职,对丰泽一中原校长孟宗贵做出了开除公职,开除党籍的双开决定。
张扬知道沈书记在利用这种方式找回点心理平衡,他自然不会和沈庆华一般见识,整个会议的进行过程中表现的谦虚平静。
孙东强点了点头,毫不客气的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上:“我刚去你办公室找你,遇到小傅了,知道你要回江城,刚好我今晚也要回去,所以我赶过来搭你的车!怎么?你该不是不愿意拉我吧?”
张扬虽然也被夺去了部分权利,可事实上他原本分管的工作就是文教卫生,他的损失并不大,党内警告处分也是不痛不痒,以这厮现时的心态根本不会把这个小处分当成一回事儿。
孟宗贵道:“我只记得昨晚从体育馆出来,我应该是回家,可走入家属宿舍院,什么事情都忘了,这录音带应该是昨晚的……”
宋怀明道:“老老实实行云布雨的最大,谁对老百姓好,谁就是最大。”
张扬放完录音,静静望着沈庆华:“沈书记,我http://m.hetushu•com还是那句话,我不会推卸责任,作弊本身是不值得提倡的,可是有些人在提前知道替考行为的时候,为什么不在考试前制止这件事的发生?和我有仇,只管冲着我来,可他不该因为私仇而置整个丰泽的颜面于不顾,让丰泽教育系统颜面无存!”
沈庆华道:“拖欠教职工工资,管理混乱,造成教学质量停滞不前!私自设立小金库!”
孟宗贵按下了播放键,当他听清其中的录音之后,一张脸完全变成了灰土色,声音颤抖道:“这……这是哪儿来的?”
常凌峰也是极其兴奋:“文理科状元都出在同一所学校,不但是丰泽第一次,也是自高考恢复以来平海的第一次,冯维的成绩太优秀了!”
孟宗贵哑然无语,真正害怕的是沈庆华提起受贿的事情,好在沈庆华没有提起,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接受双开,就能够躲过牢狱之灾?
宋怀明向前来到乔振梁的身边,也望着窗外的大雨,不禁笑道:“我最近都在关注天气,平海普降暴雨,北部雨量偏大,旱情已经缓解了。”
于是张大官人的手机开始不断响了起来,基本上都是贺电,还包括有人想通过他的关系把孩子介绍到丰泽一中上学的,荣鹏飞就是其中一个谁不想子女进入教学水准一流的学校,荣鹏飞的女儿如今在江城一中学习,成绩中上,听说丰泽一中出了文理双状元,他也未能免俗,动了把女儿转入丰泽一中上学的念头,荣鹏飞的面子,张扬自然不会拒绝,他一口应承。
常凌峰道:“确定!百分之百的确定!”
张扬听到文理科状元全都出在丰泽一中,声音顿时高了八度:“你确定。”
刘老太太道:“你们哥俩来了,晚上陪我吃饭,我去做饭!”
安语晨提出为张扬和常凌峰庆功,邀请他们当晚回江城新帝豪吃饭。
张扬道:“有人寄给我的,沈书记,人家还说了,不仅有录音带,还有录像带和其他证据,东西我交给你了。毕竟这录音带不能作为呈堂证供,责任我不怕承担,可这口气我咽不下,我们丰泽的面子全都毁在一个小人的手里!”
张扬道:“常凌峰担任丰泽一中的校长不过月余的时间,他不应该为这次的舞弊事件负责,倘若要追究责任,孟宗贵应该承担,刘强应该承担,唯独常凌峰不该承担!这件事我会向全社会公开道歉!至于省里想要怎么处理,只管冲着我个人来!我张扬最不怕的就是责任!”张扬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沈庆华的办公室。
挂上常凌峰的电话,张扬兴奋的在办公室内原地跳了起来,跳就跳吧,这厮还朝着天花板咣!地来了一拳,差点没把楼上文印室的几个工作人员给吓着。
沈庆华当然明白张扬所说的小人是谁,孟宗贵,他的干弟弟,这个幕后的举报者竟然是他的干弟弟!沈庆华此刻心中的滋味五味俱全。张扬在暗示他,不仅仅掌握了这盒录音带,还掌握了孟宗贵的其他证据。比如孟宗贵在教学楼建设中的受贿行为,沈庆华明白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正在利用手头的证据跟他讨价还价。
沈庆华观察着孟宗贵的表情小从他的表情上沈庆华已经可以断定,录音带肯定是真的,沈庆华道:“你现在明白自己被双开的原因了吧?”
沈庆华拿出小录音机递给孟宗贵。
孙东强笑道:“没什么事情,想搭你的顺风车!”
张扬哈哈大笑,他的笑声无比畅快,多日以来积压在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大声道:“妈的!让他们看看,我们丰泽的整体教学水平怎么样?”
刘强被免职,和图书孟宗贵被双开,明眼人都看出张扬虽然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可事实上沈书记在让步,在妥协,没有人知道具体的内情,沈庆华显然也不甘心被张扬要挟,他把刚刚交给张扬的招商工作领导权收回,仍然交给副市长娄光亮统管,于是张大官人还没有领导招商办几天,权力又让沈庆华收走。
在外人的眼中宋怀明还是落在下风,毕竟他的未来女婿张扬在这次的事情中受到了波及。
沈庆华道:“小张,你要有正确的态度!”
张扬这才想起今天是周末,很愉快的答应了下来。常凌峰因为高考刚刚发榜,学校里面加班加点走不开,再说他本来也对酒场并不感兴趣,婉言谢绝了张扬的邀请,并让张扬替他向安语晨致谢。
孟宗贵因为惊恐而颤抖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没打算害人,我就是看不惯高考作弊……我是一个教育工作者,我对这种……这种不正之风深恶痛绝……我……”
宋怀明在此时来到了乔振梁的办公室内,是乔振梁找他过来的,宋怀明轻轻咳嗽了一声。
孟宗贵真的有些后悔了,如果他不搞这件事,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着,再有两天就能去科委上班了,可自己的不安分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后果。双开只是第一步,录音带中他竟然交代了谢德标向自己行贿的事情,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假如这件事被捅出来,只要纪委介入调查,这就是贪污受贿罪。赵国栋的例子就摆在眼前,贪污是要进监狱的。孟宗贵不知该如何解释,低声道:“哥……我错了……”
沈庆华道:“小张,你什么意思?”
张扬独自一人,仰头阔步的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有自己的原则,哪怕是压力再大,他也要保住常凌峰。不但因为常凌峰是他请回来的,更因为孟宗贵搞起这件事是冲着自己,常凌峰只是无辜被波及,虽然常凌峰主动表示要承担责任,虽然包括宋怀明在内的许多人认为张扬应该有弃卒保帅的谋略,可张大官人始终认为,这建议不足取,人必须要有担当,无论在生活上还是政治上,张扬的这一原则永远不会改变。
宋怀明笑着点了点头:“乔书记找我有事?”
张扬道:“沈书记,咱们先把追究高考舞弊的责任放在一边,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怎么看这个举报者?”
沈庆华道:“出了事就得有人承担,我不怕告诉你,这次的事情已经闹到了省里,乔书记态度很明确,要严格处理这件事,绝不姑息!”
张大官人颇为无奈,脸上还得拿捏出很开心的样子:“哪儿的话,市长大人搭车是我的荣幸!”
张扬道:“照您的意思,我应该马上撤常凌峰的职?”
张扬在丰泽市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就这次高考舞弊案进行了公开道歉,沈庆华代表市领导宣布了对他的处理决定,身为主管领导这次要承担相当的责任,通过常委们一直讨论,决定给予张扬党内警告处分。
兴奋劲儿过了之后,张扬马上给电视台梁艳打了个电话,让她准备一下,做个采访专辑,宣传一下丰泽教育系统的正面形象,因为舞弊的事情丰泽的教育形象跌到了谷底,这次出了文理科状元,刚好是扭转形象的大好机会。可以预见的是,丰泽一中马上就会成为热点学校,整个江城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们都会蜂拥而至。学校的最好广告就是高考过线率,如果这个学校出了一个高考状元,就会红得发紫,这次一下出来俩,丰泽一中想不红都难。
沈庆华望着桌上的袖珍录音机,愣了足足有十分钟,他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