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2章 庆功宴

乔梦媛不禁莞尔道:“你们都少说两句,一见面就斗嘴斗个没完,对了,咱们还得恭贺丰泽这次出了平海的文理科状元,张市长政绩卓著啊!”
苏小红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轻声道:“做这行没完没了的是非,咱们不去惹人家,总有人要惹到咱们门口。”
孙东强默然无语,非但是好,简直是好到了极点,他觉着老天爷真的不很公道,怎么便宜都让张扬一个人给占了呢?
张扬道:“南林寺广场已经成为江城的商业热点,你和小妖都赚大发了!”
谁都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时维脸色苍白道:“我……我好像撞人了……”
安语晨道:“什么三杯,一大杯才对!”
张扬道:“在场的又不是我一个男人,你们随便挑选!”
常海天开车来了,苏小红上了他的车,其他女孩子全都钻进了张扬的皮卡车内,常海天不禁苦笑道:“他的女人缘怎么这么好?”
苏强道:“还是给姜亮打个招呼,让他帮忙!”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乔梦媛也忍不住道:“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这人从来都是公私分明,你工作上的事情少往这里带!”
张扬道:“你们两人合作的还蛮默契的,小妖这人脾气太直,生意场上欠缺火候,幸亏遇到了你!”
苏小红道:“没有张扬就没有我们的皇家假日,别说他要这间铺面,就算要皇家假日,我也会双手奉还给他!”
姜亮笑道:“喝酒别这么暴力,对了我再给大家说件喜事儿!”
张扬道:“我先压着,那啥……从丰泽颠颠的跑到这儿,真有点饿了,乔总,让厨子拣拿手菜赶紧上两道,我饿了!”
乔梦媛这才安排上菜,凉菜上来的时候,常海天到了,姜亮、杜宇峰和秦白也到了,常海天是工厂有事情要处理,姜亮他们三个是赶上开会,所以都来晚了。
张扬道:“乔总请客是应该的!”
孙东强道:“你这话就不对了,国家这么大,没有科学的数据怎么管理?你分管教育,也讲究升学率过线率!”
那边苏强也带着六名保安赶了过来,苏小红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过来了,自己也和乔梦媛她们几个向后退,谁不知道张扬的性子,这厮从来都是个欺负人的主儿,今天当着这么多朋友的面,他哪能咽下这口气啊!
那中年男子这儿也不装了:“二百?你他妈打发叫花子呢?”
当晚大家喝得很尽兴,酒足饭饱之后,苏小红安排所有人去皇家假日唱歌,姜亮、杜宇峰和秦白三人毕竟是公安系统的人,他们不方便出入这种公众娱乐场合,推说单位还有任务,先行告退了。
乔梦媛道:“其实人生并不是很长,像你这样开开心心的活着就好!”
孙东强呵呵笑了一声:“干什么工作都不容易,咱们先后来到丰泽,就赶上丰泽大旱,这几个月都忙着抗旱了,幸好最近的几场雨缓解了旱情。”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刚好从丰泽湖边经过,两人都向丰泽湖的方向看了看,发现湖面明显比前一阵子扩大了许多。
赵洋林哈哈哈笑道:“谁不知道啊,这可是江城今天最大的新闻了,我那个乖外孙也说将来要上丰泽一中了,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
张扬抵达新帝豪比约定时间晚了半个多小时,安语晨、乔梦媛、胡茵茹、时维、苏小红全都在里面等着他,张大官人进门吓了一跳,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道:“今儿是怎么了?清一色的女将,我哪来的这么大的艳福?”
苏强道:“做生意还不都是这个样m.hetushu.com子,哪行哪业都有难处!可惜南林寺商业广场的那个铺面没有拿下,不然你的百货公司就开起来了!”
秦白一张面孔窘得通红,他居然还有点不好意思。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这时候苏小红和常海天也听到动静赶了过来,张扬观察着那男子的表情,他脸上痛苦的表情十分夸张,刚才时维开车的速度并不快,这名男子根本是从旁边扑上来的,张扬心中疑窦顿生,他冷冷道:“让我看看!”不由分说的扯开那男子的裤腿,发现他的腿只是擦破了一层皮,其实这层皮也是他自己往地上倒的时候摔破的,时维根本没有撞到他。
围观者中有十多人冲了上来,不用问,他们全都是一伙的。
张扬也没空手来,送给每人两盒丰泽生物化学制品厂出产的玫瑰口服液,美容的,不论功效如何,权当饮料喝着玩玩。
张扬叹了口气道:“说起来,这教育工作真是不好抓,我在教育上吃过亏也犯过错,挨过批,遭过罪,可现在我发现,我的辛苦付出是值得的,总算把丰泽的教育搞出了一些成绩,能给丰泽争光是我的最大欣慰。”
张扬看了他一眼,这皮卡车过去属于市政府不假,不过改装之后,张扬也明白以后肯定有人在这辆车上做文章。通过正规渠道将这辆皮卡买下来了,正儿八经的手续,一共花了六万五,现在已经公转私了,车牌号也拿下来了,还是他过去的平A12345,不过张扬先挂着过去的牌子,出来进去的方便,在江城范围内,他也不怕有人查。张扬道:“这车现在是我的私车了,买下来了,车牌还没有来得及挂上去。”
张扬点了点头,一群人跟着苏小红走进了皇家假日。
胡茵茹靠在他的怀中,两人的手握在一起,胡茵茹道:“现在想想,你不但洪福齐天,还真的有先见之明,当初的助学基金和奖学金就为今天的事情埋下了伏笔,这次丰泽一中出了文理科高考状元,你刚好可以借着这件事一扫前些日子的颓势!”
时维挺起胸膛:“怕你不成?”
胡茵茹道:“既然是庆功宴,怎么能少得了你的这帮酒友,张市长,今天你们这些男同胞可是集体迟到!”虽然和张扬之间有了深层亲密关系,可是在外人面前胡茵茹仍然把握这很好的分寸。
张扬躬下身想要帮那男子看看伤势,那男子惨叫道:“我腿可能断了,哎呦,哎呦!疼死我了!”
那男子听到张扬的突然强硬起来,顿时火了:“你撞人还有理了?”周围十几个汉子同时围了上来:“赔钱,我们都看不过去了,哪有撞人还这么横的?揍他!”
秦白点了点头:“我爸我姐都挺喜欢她!”
张扬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边,递给乔梦媛一杯红酒,微笑道:“乔总有心事?”
苏小红瞪了他一眼道:“我跟张扬可没什么,在我心里他跟你一样。都是我的好兄弟!”说这话的时候,苏小红的眼前浮现出一张英俊方正的面孔,市委书记杜天野,在苏小红心中真正欣赏的人就是他,可这份感情只能她独自体会,不可以让外人知道。
张扬端起小酒杯响应,姜亮道:“你可不能用小杯,今晚你唱主角!得起带头作用!”
吓得这名中年人连滚带爬,只差把爹妈给喊出来了,张扬及时踩下刹车,皮卡车停下的时候,车头距离中年人的胸膛只剩下不到五十公分的距离,中年人的惨叫声响彻夜空。
苏小红笑道:“不行,没有规矩不能和*图*书成方圆,对你这个国家干部就应该严格要求!”
胡茵茹偏转俏脸,在张扬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皮卡车来到皇家假日门前停车场的时候,一道黑影忽然冲了上来,时维吓得尖叫一声,猛然踩下了刹车,然后他们听到外面传来惊天动地的惨叫声。
张扬笑道:“我分得清楚,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对了,有没有许嘉勇的消息?”
苏小红笑道:“你别失落,要是你弄一辆带全景天窗的皮卡车,说不定就都到你车里来了!”
孙东强伸手打开了音箱,蔡琴低沉沙哑的歌喉响彻在车内的空间中,孙东强的头随着节奏轻轻摇动着,看起来很陶醉。这厮内心中还是要有些感慨的,同样是当市长,自己还是正职,来到丰泽也比张扬要早,可到现在自己没有做出任何的成绩,反观张扬,虽然遇到几次挫折,可每次都是越挫越勇,在丰泽的势力和影响也是在不断壮大。虽然孙东强很不甘,但却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张扬比他更适应丰泽的官场。
胡茵茹向后靠在张扬的胸前,张扬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胸膛:“别怕,我就在你身边!”
秦白道:“我姐以事业为重,说暂时不考虑婚姻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向张扬看了看。
碰瓷事件毕竟发生在皇家假日的门前,这让苏小红有些不舒服,算上这一次,已经是这个月发生的第三次了,她意识到这群人的背后可能有人指使,不过当着张扬和乔梦媛这么多客人的面,她不好提及,安排好张扬他们之后,苏小红来到办公室,苏强走了过来,他已经将抓住的几个人送到了辖区派出所。
孙东强来到车前叫了声爸。
“张扬!”
孙东强笑眯眯看着张扬,心中却冒出了一丝丝的冷意,装!叫你丫装逼!这次出了文理科双状元跟你有个毛的关系?是你命好,丰泽这么多年的教育成果在最红火的时候让你赶上了。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因为他也坐在车内,对外面的情况并不是太清楚,来到外面,看到一名中年男子坐倒在地上,捂着脚,痛苦不堪的叫着。
张扬掏出皮夹,从里面拿出两张老头票,扔在地上:“医药费是吧?”
张扬笑道:“那就在我修行的寺庙旁再修一座尼姑庵,凡是为我伤心为我难过的全都去削发为尼,这样咱们白天就可以一起礼佛诵经,晚上就可以大被同眠,慰藉心中的相思之苦。”
张扬道:“听气象台说,最近降雨不少,丰泽湖这口气算是缓过来了。”
乔梦媛咬了咬樱唇道:“说了喝酒不谈工作,你居然还要提起,时维,给他倒酒!”
秦白点了点头。
张扬嬉皮笑脸道:“错,我是你们男朋友!”
孙东强由衷感叹道:“这不是皮卡,这是野马!”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伸手在脑袋上拍了两记:“知道怎么碰瓷儿了吗?”
张大官人阴测测一笑:“时维,你小心点啊,我这人是记仇的!”
乔梦媛抿了口红酒道:“我爸点名批评你,并非是对你有成见,有些事公私必须要分开!”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姜亮,姜亮道:“秦白今年十一结婚,证都领过了!”
张扬笑道:“世上最怕的就是认真二字,只要我认认真真的去做,没有做不好的事情!”
那男子看到张扬掏出手机要报警,明显有些慌了,低声道:“还是私了吧,我也不想麻烦,你们拿五千块钱给我看病!”
那男子道:“我得上医院,报警,报警!”
胡茵茹撅起樱唇道:“你不hetushu•com但是运气最好的人,也是最贪心的人!”
时维道:“你姐的条件这么好,按理说追求者应该很多啊!”
安语晨这空中三脚踢一出,吓得其他人不敢上前了。
张扬哈哈笑道:“行啊,你小子实打实干真事,跟谁结啊,是不是那个精神病院的小护士沈薇?”
他转身上了皮卡车,那中年人被他抽了一巴掌,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这边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呢,忽然听到引擎的轰鸣声,皮卡车被张扬启动之后中,调整朝他行驶而来。
时维道:“我说秦白,你姐还没结婚呢,你抢先了,按照规矩这不对啊!”
赵洋林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让司机走了,翁婿俩的感情很好,孙东强专门从丰泽给老岳父带回了一些土特产,赵洋林道:“谁送你来的?”
一道耀眼夺目的闪电撕裂了黑沉沉的天际,随即一个闷雷在低空炸响,吓得胡茵茹的娇躯颤抖了一下,可旋即她感觉到一双有力的臂膀抱紧了自己,将她包容在温暖的怀抱中。
因为张扬喝酒了,所以时维抢过了驾驶任务,这辆皮卡车的性能让她感到惊叹,安语晨和乔梦媛也感到十分的新奇,不停的问这问那,胡茵茹静静坐在那里,悄悄望着张扬侧面的轮廓,张扬一回身,如星辰般闪烁的眼睛向她笑了笑,胡茵茹的内心中一股默默地温馨在流动。
在场的不少人对秦清和张扬之间的暧昧都心知肚明,这时候都明智的保持沉默,苏小红担心时维这傻丫头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慌忙出来打岔道:“谁规定女人离开男人就不能活?秦清活得好好和,我活得好好的,我们在场的每个女人都没有男朋友,一样活得潇洒活得自在!”
苏小红道:“别人哪来这份待遇,张市长快请坐下,今晚可是你的庆功宴!”
乔梦媛道:“想工作上的事情,可能我生就的劳碌命!”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他的目光投向电光雷鸣笼罩下的南湖:“贪心才能进步,如果看淡这世间一切,我不如去出家当和尚。”
张扬慌忙端起杯子喝茶,这事跟他有关,美人儿市长的身心早已属于自己,这世上除了他以外,秦清只怕再也看不上别人了。
安语晨道:“少臭美了你,我们这么多美女就你一个男朋友,你便宜可占大了!”
张扬握住胡茵茹的纤手,拥紧她的娇躯道:“我不怕!”
胡茵茹啐道:“天下间有这么当和尚的吗?”
杜宇峰感叹道:“看你喝酒真没劲,别管喝多少都跟白开水似的,人家都喝醉了,就你一人没事,你有意思吗?”
常海天笑着摇了摇头,张扬就有那种吸引力,就算这厮开着一辆手扶拖拉机,这帮女孩子一样会上他的车。
张扬道:“咱们国家都喜欢看数据,GDP、CPI杂七杂八的数据一大堆,我觉着挺没劲的,搞哪些枯燥无味的东西干什么?老百姓的收入提高了,购买力提升了,幸福感自然而然就提升了,围着数据打转转,那玩意儿能当饭吃吗?”
张扬笑了起来:“我这次去北京,一搞汽车改装店的哥们帮我改的!”
张扬举手作投降状:“我错了,咱们下不为例!”
张扬听他这样说不由得笑了起来:“那倒是!”
张扬冷笑一声道:“你想报警啊,行,咱们报警!”
常海天也笑道:“我有女朋友了!”
乔梦媛坐在一旁很文静,默默听着时维的歌声,目光却变得有些迷惘。
张扬笑眯眯端起酒杯道:“那啥……乔书记前阵子还点名批评我呢,乔总,要不你跟他说说,和_图_书让他再点名表扬我一次,跟上次扯平?”
胡茵茹幽幽道:“你若是当了和尚,不知要有多少人为你伤心难过!”
时维白了他一眼道:“臭美吧你!”
乔梦媛白了他一眼道:“我是个奸商吗?”
乔梦媛笑道:“少来了,你活得滋润的很!”
孙东强道:“消息传的真快,连爸都知道了!”
张扬道:“不容易啊!”
外面电光闪烁,南湖的景色时隐时现。
胡茵茹道:“丰泽的市长也不是那么容易当吧!”
安语晨道:“今天本来是我要做东的,可梦媛姐一定要她来请客!”
孙东强也不免对张扬的皮卡车品头论足了一番,没办法,这车被国安改装的太拉风了,孙东强也是个玩车的内行,坐在车内,单从内饰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已经知道,这辆车已经在张扬的手上变成了超级豪华高档皮卡,不过再豪华再高档仍然还是皮卡,孙东强本来还有些酸葡萄心理,可张扬踩下油门,那瞬间的推背感,和源源不断的动力马上颠覆了他的这个概念。
张扬哈哈大笑,将手中的酒杯和乔梦媛碰了碰。
张扬笑道:“全世界都没有第二辆!”
两人一路之上倒也谈笑风生,来到江城。孙东强让张扬把他在市委家属门前放下,笑着和他挥手告别,张扬开着皮卡车离去的时候,市人大主任赵洋林坐着红旗车刚巧来到门前,看到女婿回来了,赵洋林落下车窗向他挥了挥手。
姜亮道:“我也是有家室的人!”
张扬哈哈大安:“我这样的和尚只怕要被佛祖五雷轰顶!”话没说话,又是一个滚地雷炸响,吓得胡茵茹慌忙掩住他的嘴巴:“别胡说八道,乱说话会遭天谴的!”
张扬合上电话:“你他妈的怎么这么贱呢?好好的人行道不走,你往汽车上扑什么?”
张扬道:“这是给你们的医药费!”他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了过去,这叫抽,所有人都听到那声脆响,啪!然后中年人的身体腾空飞了出去,足足斜飞出去三米多,方才落在地上。
乔梦媛摇了摇头,内心中却没有感到以往的痛楚,她都有些奇怪,自己现在为何对这个名字会表现出这样的淡漠,许嘉勇这三个字已经让她掀不起太大的波澜,难道是因为许嘉勇离开的太久,昔日的那份感情也随着时光褪色。
孙东强感叹道:“真的是轰动了,文理科状元出在同一学校,在平海都是第一次!”
杜宇峰率先作出表率道:“凡是来晚的全都罚酒三杯!”
赵洋林道:“张扬的运气真是好啊!”
秦白道:“我姐眼界很高!”
所有人的焦点顿时对准了秦白,秦白可没有张扬的酒量,不一会儿就喝得脸红脖子粗了,已然有了几分酒意。
碰瓷事件并没有影响到张大官人的好心情,他和安语晨、胡茵茹玩着骰子喝酒,这游戏还是安语晨教给他们的。
孙东强小道:“我觉着呢,要是公家的车,你也不会下这么大的本钱去折腾!”他伸手动了动座椅的电调按钮,寻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靠在座椅上很舒服的动了动身子:“张扬,你这皮卡车可能是全中国也找不出第二辆!”
张扬道:“我的运气从来都很不错,否则又怎会认识你们这些红颜知已。”
秦白道:“我要结婚了!”
张扬并不是偶然问起许嘉勇的事情,他提起许嘉勇名字的时候留意观察乔梦媛的表情,乔梦媛表现出的古井不波让他感到一丝宽慰,同时张大官人又感到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自私,按照时下流行的话来说,自己的占有欲是不是有些hetushu•com强了?
乔梦媛笑道:“语晨才是福将,这次投资丰泽教育,又走对了一步棋!”
时维道:“张扬从来到就开始把话题往工作上引,先罚他!”众女一起响应。
张扬道:“有意思,我巴不得把你们全喝到桌子底下去。”
孙东强道:“这车是公户吧?”
孙东强道:“忘记恭喜你了,丰泽一中出了文理科双状元,你这次可在平海露脸了!”
胡茵茹道:“是啊,今天晚上吃饭,不许谈工作,谁再谈工作,咱们就罚酒三杯!”
赵洋林哦了一声,两人并肩而行,赵洋林道:“听说今年高考的文理科状元都出在你们丰泽一中?”
张扬叹了口气,用手指着他们道:“我说你们这帮人,怎么不学好,喜欢碰瓷儿?也得专门培训培训,业务不熟练,干什么都不行!”
这时候苏强带着保安走了过来,向张扬笑道:“张市长,这些人交给我了!”
张扬乐呵呵道:“看来,也只有我一人够条件!”
一场暴雨又在半夜时分悄然而至,震耳欲聋的雷声惊醒了睡梦中的胡茵茹,她从张扬的怀抱中抬起头,发现窗户仍然开着,窗帘被风吹扬而起,夜风带着雨雾潜入室内,她悄悄坐了起来,生怕惊醒了梦中的张扬,闪电勾勒出她娇美的身姿,胡茵茹一手掩着深红色的长巾,赤裸的美足踩着有些潮湿的地板蹑手蹑脚走到窗前,悄悄关上窗户。
时维道:“怎么说话呢,凭什么我姐请客就是应该的?”
苏小红淡然一笑:“现在想一想,百货公司的想法并不可取!”
苏强却知道姐姐之所以放弃那个计划,全都是因为张扬的缘故,查晋北的星钻集团看中了同一个地方,所以找到了张扬,苏强道:“想不到查晋北和张扬也认识!”
安语晨啐道:“什么话,你爸你姐都喜欢她你就娶她啊,得你自己喜欢才行!”
张扬豪气干云道:“好!不就是喝酒嘛,多大点事儿!”这厮将三杯酒又倒回了酒杯里,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一饮而尽。
苏小红道:“小强,你仔细查查他们的来路,这个月咱们门口已经发生了三次这样的事情了,这帮人的背后一定有人指使!”
五位男同胞同时喝了三杯酒,乔梦媛笑盈盈端起酒杯道:“今晚把大家请来,主要是给张市长庆功,恭喜张市长在丰泽教育界取得了让人瞩目的成绩,咱们一起喝了这一杯!”
张扬这边还没说话呢,周围十多个人已经围了上去,他们七嘴八舌道:“撞人了!出人命了!赶紧送医院!”
杜宇峰道:“我可不跟着你掺和,我有家有口的!”
孙东强道:“今年农业生产的形势不容易乐观,毕竟受到了长时间干旱的影响,农业产值比起来去年会有一个幅度不小的滑坡,市里肯定要点名批评了。”
张扬这边正准备舒缓筋骨,安语晨已经飞跃而出,小妮子的腿功着实了得,连续两脚踹飞了两个身体在空中没有落地之时又是一脚踢出,一名足有二百斤的大汉被她踢得仰头就倒了下去。
张扬道:“其实我也有烦恼,只不过我是打落门牙往肚里咽!”
张扬道:“最近我被乔书记点名批评了,咱们这么好的朋友,乔书记都没给我留点情面,乔总肯定觉着对不起我,所以才请我吃饭,没事儿,公是公私是私,你的道歉我心领了,千万别放在心上!”
时维道:“够条件也不选你,瞧你那一脸猥琐样,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苏强知道姐姐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他笑道:“姐,我可没有对张扬不满,你对他这么好,他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