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03章 一家人

张扬笑道:“每人一万,定下来的事情!”
查晋北笑道:“乔总,今天查某冒昧来访,打扰了!”
张扬笑眯眯来到邱凤仙的面前,邱凤仙主动伸出小手,很矜持的让张扬握了握,张扬道:“我发现这满江红还是戴在邱小姐的身上最衬!”
张扬笑道:“都是朋友,只要我能够帮上的只管吩咐!”
邱凤仙又拿了一套给张扬:“张市长拿去送给女朋友!”
姜亮道:“老李,你倒是会搞关系,每次他过来你都请客,怎么我们来没见你请过客?”
郭志航也和他们都很熟,自然不会客气,李承干慌忙给他们调了张大点的桌子。
邱凤仙笑道:“说真心话,我不喜欢满江红系列的风格,可查总非得逼着我戴上,说我身为公司董事,有责任推广公司的产品!”
张扬赞道:“邱小姐说得好!”
张扬笑眯眯道:“有分别吗?”
他把烤好的羊鞭给几个人分了。
乔梦媛道:“据我所知,邱小姐是台湾钻石王朝的未来掌门人吧?”
乔梦媛笑道:“她约了客户,抽不开身!”
查晋北在中午十二点准时来到新帝豪,他还没有来得及入住,那辆风尘仆仆的丰田商务在停车场停下,张扬就笑着迎了上去,这厮眼毒得很,从泥巴没有完全糊上的京字就看出这辆车是查晋北的无疑。
张扬和陈家年亲自为两位高考状元颁发了一万元重奖,当天丰泽电视台、江城电视台、甚至连平海电视台的报道组都来,专门报道宣传。张扬之所以这么高调,就是想让平海省内所有人都看看,自从他抓丰泽的教育之后,成果到底是怎么样?借着这件事,他还要消除上次丰泽舞弊事件的不良影响。
陈崇山点了点头,目光头像深远的夜空:“虽然伤心,可是我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找到邱敏的家人了!”
人生的事情真是奇妙,张扬没想到邱凤仙和杜天野会是表兄妹关系,不过邱凤仙现在还属于被国安怀疑的名单中,很难说他是不是台湾间谍,张扬离开杜天野家才想起这件事,如果邱凤仙真的是台湾间谍,那么自己帮她攀上了这门亲戚,岂不是更方便她进行谍报工作,国安要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要找自己的晦气,张大官人从来都是个敢做敢当的人物,去他妈的,反正做过了,谁也没规定间谍就不能有亲戚,再说了人家邱凤仙只是可疑,还没有证据证明她一定是。
当然这次虽然重奖两位高考状元,他们也没忘记助学基金建立的初衷,对这次高考中家庭困难又取得良好成绩的部分学生也给予奖励。
查晋北在距离江城还有二百公里的时候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张扬刚刚离开南湖木屋,听说查晋北中午就能来到江城,也不禁喜出望外,查晋北这次过来是为了星钻江城分店的事情,装修已经进行了大半,他过来实地考察一下,此次和他同来的还有他的生意伙伴邱凤仙。
张扬本想去拜访杜天野,电话打后才知道,杜书记去清台山找他亲爹去了,到底是血浓于水,杜天野是个很注重亲情的人。
张扬道:“从建国到现在都四十多年了,真要找起来恐怕不容易!”
常凌峰道:“我和安小姐通过电话,她答应会加大对丰泽一中的投入,我在丰泽市北郊看中了一块地方,想在那里改建成丰泽一中的分校区!”
邱凤仙看到张扬的表情已经觉察到了什么,轻声道:“你认识?”
乔梦媛认识眼前这位,他就是星钻的首席设计师刘庆荣,也是查晋北最好的朋友,乔梦媛摆hetushu•com了摆手,示意两名保安退下去。
张扬道:“现在这个校长是不是干出发点味道来了?还想辞职吗?”
姜亮道:“放心吧,学习好着呢!”
张扬笑道:“杜哥,怎么感觉你有点春心萌动!”
张扬道:“咱们别提上学的事了,丰泽一中也不是我们家开的,其实也不要迷信学校,孩子如果不是那块材料,送那儿而不成。”
张扬笑道:“杜哥,您那是误区,这玩意儿是羊鞭,我就不信你吃它的能补到你身上去,再说了,真要是补上去,你做这事儿的时候算你的还是算羊的?”
张扬也不跟她客气:“成,那中午咱们直接新帝豪见。”
郭志强道:“听说你们这次要重奖两位高考状元,真的还是假的?”
张扬道:“生死有命,谁都会有这一天!”
刘庆荣不无得意道:“生活中的灵感无处不在!”他向乔梦媛道:“乔小姐,你触发了我的灵感,等我设计出这条项链送给你!”
杜天野当晚就返回了江城,陈崇山也和他一起过来了,杜天野和陈崇山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了为了公开的秘密,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陈崇山是他的亲生父亲,杜天野在这一点上也没有隐瞒,这充分显示出杜天野的坦荡胸怀。
张扬哈哈大笑。
邱凤仙道:“她留下的那封信写着,她嫁给了一名叫做陈崇山的军官!”
两名保安跟了上来:“小姐!您不能把车停在这!”看来跟张扬一样的看法的还有不少人。
邱凤仙微笑补充道:“台湾钻石王朝又增加了对星钻的注资,我们星钻不但要成为国内最大的珠宝制造销售集团,也要成为亚洲最大!”
张大官人实在是看不惯刘庆荣的做派,附在乔梦媛耳边道:“这不男不女的东西就是刘庆荣?”
乔梦媛十分豪爽的说道:“我来接待吧,马上让新帝豪准备一下。”
张扬道:“清台山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查晋北道:“今年我们会大力推广星钻集团在国内的拓展,江城门店是我们平海的两大重点门店之一,因为江城的特殊地理位置,不但要带动平海北部的消费市场,还要带动北原的市场,我们在北原目前还没有专门的经销店。”
郭志航兄弟俩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张扬点了点头,想想陈雪已经放了暑假,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她告诉爷爷的。
邱凤仙身穿浅棕色的夏装,金色腰带束住纤细的腰身,手臂上带着铂金镶嵌红宝石的手链,颈上带着一个同系列的红宝石吊坠,这是他们公司推出的满江红系列,查晋北在天池先生遗作拍卖会上拍得的那副满江红,经过京城各大媒体的渲染,果然成了最好的广告,满江红饰品一经推出就在社会上形成了强烈的反响。
张大官人听到这个名字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查晋北第一个走了出来,一段时间不见,他的肤色又晒黑了许多,看到张扬,他微笑着走了上去。张扬本想跟他握手来着,可查晋北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本来这没什么,可是张大官人想起国安跟他提过查晋北的性取向可能有问题,内心中不禁有些发毛。
张扬道:“我这人生就俗命,远离尘世,放牧南山的日子,我过不惯!”
姜亮道:“这样的重奖算得上开江城之先河了。”
张扬笑道:“所以才有了钻石王朝!”
查晋北笑道:“庆荣,你别闹了,这里都是我的好朋友,咱们进去再说!”
张扬听到陈崇山这三个字,嘴巴张的能够吞下一个鸭蛋,这世上的事www.hetushu.com情怎么就那么巧啊!难怪他听到邱敏这个名字如此熟悉,邱敏可不就是陈崇山的老婆吗?搞了半天这位风情万种的台湾美女竟然是陈崇山的侄女,杜天野的表妹。
刘庆荣的一双眼睛在乔梦媛身上溜来溜去,过了一会儿他忽然从包中拿出速写本,提笔就画,到底是搞艺术的,灵感来了,一会儿功夫乔梦媛的形象跃然纸上,不过真正的重点还是脖子上的一条项链。
查晋北哈哈大笑。
来到汉江烧烤,姜亮、杜宇峰两人已经喝上了,没看到秦白跟来,张扬多少有些奇怪:“秦白呢?”
张扬引领着他们两人来到酒店大门,乔梦媛出现在门前微笑相迎。
“哪里!”
露丝是邱凤仙的英文名,她笑道:“肖恩,我一直都在想你!”两人拥抱了一下,相互吻了吻面颊。
杜宇峰笑道:“应该是让你的政绩广为人知!”
提起已经过世的母亲,杜天野神情黯然,他低声道:“我也从未见过母亲!”
姜亮道:“是啊,这货最近荷尔蒙亢进,上班的时候两只眼睛就喜欢顶女警的屁股!”
刘庆荣道:“露丝是我认识的女孩中最自强的一个我敬你!”
杜天野倒是有表妹,不过那是老杜家的,他骂了张扬一句,过了一会儿方才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刘庆荣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道:“乔总,你别生气啊,我脾气直,你们新帝豪的饭菜,真的不好吃,上次我要了份龙虾,我明明要的是澳洲大龙虾,服务员居然给我端上来一盆麻辣小龙虾,噢!天哪,我差点没被辣死,第二天脸上就起了三个疙瘩,人家都烦死了……”
原本几家电视台都想给张扬进行一个专访,张扬却婉言谢绝了他们的要求,将这个专访的机会让给了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对陈家年而言,这可是凭空捡来的政绩,陈家年感到喜悦的同时,又有些歉意,毕竟在丰泽舞弊事件发生的时候,他没有公开支持过张扬。
张扬笑道:“多谢!”
那甲壳虫停好了,车门推开,从里面出来了一个高个女人,直到他开口,张扬方才发现自己看错了,这厮原来是个男人。他嗲里嗲气道:“晋北、露丝,你们怎么想起来来这里吃饭,这儿的饭菜不好吃!”说话的时候手掌还在鼻子前方扇了扇,显得十分妖异。
张大官人自问见过行行色色的人等,可刘庆荣这种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厮有点像过去皇宫里的太监,可明明没被阉过,从他的穿衣做派可以看出,他娘气十足,八成是社会上传闻的那种同性恋,想起国家美术馆外记者因为采访查晋北的性取向触怒他的事情,张扬这会儿有些明白了,他悄悄观察查晋北的表情,查晋北望着絮絮叨叨的刘庆荣,非但没有任何可疑的神情,目光反而显得十分温柔,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郭志航道:“动物内脏胆固醇含量高!”
乔梦媛笑道:“你们的礼物太贵重了,我可受不起!”
张大官人凑了过去,他也不禁惊叹:“真不错,高人啊!”
张扬道:“这次他和星钻的董事、金王府总经理邱凤仙一起过来,作为地主,我们得做好接待工作!”
姜亮笑道:“你们别欺负老实人,张扬,有件事我还忘了跟你说,我姐家的孩子开学高一,你看看能不能安排去丰泽一中上学!”
张扬笑道:“你的事我当然要给你办,这阵子找我上学的人太多了,我都有点接应不暇了,那啥,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那孩子成绩必须过得去!”
郭志强喝了几大口扎啤道m•hetushu.com:“到哪儿都吃不到这么正宗的烧烤!”
几个人正要向里面走去,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汽车喇叭鸣响的声音,一辆绿色的甲壳虫一直开到了大门口,身后两名停车场的保安气喘吁吁的跟着过来想要制止。
杜宇峰老脸通红道:“放屁吧,你就,我现在修心养性,根本不想那种事,你当我是张扬!”
邱凤仙见到了失散的亲人,眼圈也有些红了,她轻轻点了点头道:“他们身体都好得很,不过爷爷年龄大了,精力已经越来越不济了,他一直都说要来大陆找我姑姑。”
张扬和常凌峰并肩站在一起,望着不远处侃侃而谈的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常凌峰不禁笑道:“找到政治盟友了?”
张扬本想第二天前往春阳探望母亲,可查晋北的突然到来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这刘庆荣的嘴巴实在太能絮叨,自打他出现了,其他人都少有说话的机会,坐下之后,张扬又发现他耳朵上还钉着耳钉,心说查晋北的口味也实在太重了一些,居然会喜欢这么一个不男不女的东西。
张扬瞪大了眼睛:“靠,我招你惹你了?你把我扯进来干吗?”
常凌峰道:“这个人还算务实!”
这时候烧烤店老板李承干笑着走了过来:“张主任来了,今晚你们随便吃,全算我账上!”
杜宇峰道:“陪沈薇压马路去了,人家刚领了证,热乎着呢!”
郭志航道:“别说江城,平海也是第一次!”
陈崇山笑道:“搬到后山了,紫霞观整修,工人们在后山搭起了四间木屋,宽敞的很,老道士也搬来和我同住,等道观修好他再搬回去,以后有时间,你可以去山上住些日子,我现在年纪一天天大了,也不可能想过去那样终日打猎,在山间开了几畦菜地,又养了几只羊,闲来写上几笔,倒也快活!”
杜宇峰道:“可这玩意儿大补!”
邱凤仙道:“是啊,我通过各种途径都没有什么结果,只查到我姑姑曾经在江城生活过!”
李承干笑道:“张主任偶尔来一次,你们两位每周都来那么几次!”
乔梦媛差点没笑出声来,微笑道:“咱们先进去吧!”
常凌峰道:“你这么辛苦才保住我这个位子,我现在要是辞职,岂不是对不起你?我不给你这个机会!”
杜天野自然明白父亲心中的内疚和难过,他向邱凤仙道:“我应该叫你表妹了,舅舅和外公的身体还好吗?”
常凌峰道:“来得及!”
乔梦媛笑道:“查总的来临让新帝豪蓬荜生辉,您可是我们请都请不来的贵客!”
邱凤仙道:“我爷爷是国民党高级将领,解放以后去了台湾,老人家今年已经九十岁了,在世之日已经不多,可是有件事他始终放不下。我有个姑姑,她和我爷爷的政治观点不同,在年轻的时候就离家出走去了延安,寻找她的梦想和真谛,这么多年来,只有她结婚的时候给家里写过一封信,告诉爷爷她结婚了,嫁给了一位共产党员,一位解放军将领,自此之后,便和家里失去了联系,解放战争之后,爷爷带着全家去了台湾,每每想起我的姑姑都会以泪洗面,因为姑姑的事情,爷爷早早就退出了军界,也勒令我们邱家,决不许有人进入政坛。”
张扬道:“有时间我要去找您讨要几幅墨宝!”
邱凤仙点了点头:“钻石王朝最早是我爷爷一手建立的,在我爸爸手中发扬光大,直到现在爷爷都为我的姑姑保留着房间,爷爷说,无论她活着还是死了,只要邱家在,这个家里都有我姑姑的位置!”
两位高考和_图_书状元冯璐和李当阳站在主席台跟领导们合影,站在最中间的是张扬和陈家年。
常凌峰道:“旭日职业学校,因为经营不善已经关门了,现在那块地被政府收回,我去实地考察过,基础设施相当的不错,如果市里能够将那块地划拨给我们,稍稍修整一下就能正式办学!”
李承干也知道他们是在开玩笑,嘿嘿笑着:“所以几位可着劲得吃,回头我再给你们上一份特色烤羊头,再来份烤鱼!”
镁光灯闪烁,冯天瑜一家坐在台下看着女儿如此辉煌的情景,一家人都激动滴热泪盈眶,冯天瑜难掩对张扬的感激,低声道:“谢谢,谢谢……”如果没有张扬他不可能住上三居室的房子,如果没有张扬,他的烧烤摊被人砸了之后,也不会有人给他讨还公道,如果没有张扬,女儿也不会获得这一万块的奖学金,在冯天瑜一家人的心中,张扬无疑是他们的大恩人。
众人一起举杯,将杯中酒饮尽。
午饭之后,乔梦媛安排他们在新帝豪客房部住下,邱凤仙找到张扬,她轻声道:“张市长,我想求你帮我一个忙!”
陈崇山黯然叹道:“孩子,我愧对邱家……”说完他拿着信纸默默走向二楼的阳台。
张扬淡然一笑:“还在观察考验中,不知他合不合格!”
邱凤仙充满感伤道:“其实人世间的事情真的不可以强求,爷爷始终期待有一天可以和姑姑见面,不知他老人家若是知道了这件事,会作何感想。”
查晋北此次前来还要和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商见面,张扬放下电话就联系了安语晨,可巧安语晨和乔梦媛一起正在打网球,听说查晋北来了,安语晨兴趣不大,把电话交给了乔梦媛,乔梦媛和查晋北早就认识,她笑道:“查晋北进军江城的珠宝黄金市场,以后他的星钻专营店必将成为江城珠宝业的龙头,这个人的实力很强,他的入驻会让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发展更上一个台阶。”
“她叫什么?”
两位高考状元在合影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发言稿都是事先写好的,对两位高才生来说,背诵这样的发言稿根本是小菜一碟,让张扬欣慰的是,他们两人的口才都不错。
邱凤仙道:“邱敏!”
杜宇峰深有感触道:“丰泽一中过去就是咱们江城名校,今年一下出了文理两个状元,把平海都给震了,俨然已经成为平海第一名校,谁不想把孩子送到好学校里去啊,等我孩子长大了,也让他上丰泽一中。”
杜宇峰笑道:“合着我们经常来照顾你生意反倒不对了!”
陈崇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身望去却见张扬走了过来,他轻声道:“天野在这世上又多了几个亲人!”
“好,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查晋北道:“这次在南林寺商业广场的门店能够顺利签约,多亏了乔总帮忙,我带了一些礼物给你们!”
冯璐从张扬手中接过10000元奖金的时候,心情激动无比,对她而言,这笔钱可谓是雪中送炭,她的家庭条件不好,全家都依靠父亲一个人那点工资生活,高考前,她还要在课余帮着家里摆摊赚钱,不过她仍然以超人的毅力和过人的聪颖获得了全省理科总成绩第一的优异成绩。
张扬道:“这次我要大力宣传一下,让我们丰泽的教育成果广为人知!”
此时张扬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姜亮和杜宇峰几个他们都到了汉江烧烤,约张扬一起过去喝几杯,张扬趁机向陈崇山一家告辞,人家一家人叙旧,自己留在这里也是多余的。
乔梦媛微笑道:“那我就收下了,却之不恭www.hetushu.com哦!”
姜亮笑道:“其实汉江已经变味了,根本不是什么韩式烧烤,已经根据咱们江城人的口味调整了,韩国人可不吃这玩意儿!”
邱凤仙拿出两套首饰送给乔梦媛,微笑道:“这是我们公司新推出的满江红系列饰品,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那男子气得跺了跺脚:“讨厌,人家是先生!”
张扬道:“来得及吗?”
刘庆荣的手扬了扬,娇滴滴道:“露丝,这么久没见有没有想我?”
张扬笑道:“不是多,本来就是一家人!”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郭志强来到面前,两人同时出了一拳,双拳碰在一起,当然都没有用力,不然郭志强那会是张扬的对手,张扬道:“见过脸皮厚的,就是没见过你这么厚的,来吧,一起坐!”
张扬不仅想乐,这厮头发很长在脑后扎了个马尾,身上穿着五颜六色的花T恤,白色牛仔裤紧绷绷地绑在他的两条细腿上,皮肤很白,因为卡着副蛤蟆镜,所以看不清他的面貌,走路的时候一扭一扭,女人气十足,也难怪张扬会在一开始把他当成女人看。
杜天野道:“有时间陪外公一起过来看看吧,我母亲的坟已经修好,就在清台山上!”
几个人正说这话呢,外面有来了俩熟人,郭志强和郭志航兄弟俩,郭志强今年军校已经毕业了,回到家也没几天,看到张扬,这厮扯着嗓子就叫了起来:“张扬,你怎么在这啊?是不是知道我要来,在这等着请我啊?”
乔梦媛端起酒杯道:“我代表南林寺商业广场的开发方欢迎星钻集团加盟!”
张扬哈哈笑道:“岂止认识!”他马上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杜天野的手机,很大声的很兴奋的告诉杜天野:“杜书记,你家表妹来看你了!”
邱凤仙笑道:“我父亲正当壮年,距离退休还早着呢,而且我对继承祖业的兴趣并不大,在我看来,人生最享受的应该是创业的过程,而不是躺在父辈的成果之上。”
陈崇山道:“听说天池先生过世了?”
一群人哄笑起来。
陈崇山不禁笑道:“年纪轻轻就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既然看破红尘又何必羁留于官场之中?”
查晋北道:“安小姐没来?”
这厮一说话,张大官人就有些反胃,不过张扬还是很给查晋北面子的,如果两人真的是外界传言的那种关系,张扬就是恶心也得忍着,换成别人这样,张大官人早就一个嘴巴子抽过去了。
张扬为他们引见之后,邱凤仙拿出了多年以前邱敏写给家中的那封信,陈崇山哆哆嗦嗦的接过了那封信,当他辨认出这正是妻子的亲笔字迹,泪水顿时模糊了双眼,这封信的末尾还有他亲笔书写的小婿崇山敬上。他的眼前浮现出当年的画面,他和妻子邱敏斟酌良久方才写下了这封信,告诉邱家他们已经结婚的事实。
杜宇峰臊的满脸通红,笑骂道:“你们这般小子,没一个好东西!”
邱凤仙应张扬的要求并没有将这件事向外人泄露,当晚她跟着张扬一起来到杜天野的家中。
两名高考状元的颁奖仪式就在丰泽一中小礼堂进行,张扬不但自己来了,还把常务副市长陈家年给请来了,其实这种事,请谁都愿意来,这是往脸上贴金,好事儿!
张扬留下来接待查晋北不仅仅因为他想要攀交这个珠宝大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没有忘记国安交给自己的任务,调查查晋北的星钻集团,搞清邱凤仙的真实身份,还要负责查清星钻集团的设计总监刘庆荣到底是不是他国间谍。
陈崇山感叹道:“我听雪儿说了,先生走得实在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