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38章 背黑锅

张扬道:“我最怕别人夸我,我还有点自知之明,我这个人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毛病,不过好在无论是领导还是同事对我都很包容,这也算我的运气比较好吧。”他端起酒杯向王华昭道:“王市长,谢谢你!”
张扬回到白鹭宾馆没多久,常凌峰,章睿融就一起过来了,他们是来向张扬汇报丰泽一中分校的建设情况的。
让张扬没想到的是,王华昭的未来岳父竟然是省纪委书记曾来州。
张扬满口答应。
章睿融道:“这个世界离开谁都照转。”
王华昭道:“十月中旬。”
沈庆华道:“让我准备后事了。”
常凌峰不禁笑道:“他一个搞珠宝的也来搅局?”
在张扬的坚持下,耿六不得不象征性的收了一百块钱,他笑道:“张市长,我听说新机场开工之后会有大批工人进驻工地,要是兴建机场食堂什么的,可以优先考虑我一下。”
张扬道:“何长安一个搞建筑的都能去开珠宝店,他一个搞珠宝的凭什么不能进军建筑界?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我都双手欢迎,有了他的竞争,何长安想必会老实一点。”
张扬笑着迎了上去,双手握住曾来州的手道:“曾书记,您能大驾光临走我的荣幸,是整个江城老百姓的荣幸,也是江城很多干部的不幸。”
沈庆华心中暗自恼火,这厮危言耸听,根本是在诅咒自己的母亲,沈庆华哼了一声道:“谢谢关心,我自会处理!”说完便推着母亲往家里走去。
王华昭看出张扬是想补偿点什么,如果继续拒绝他的好意也实在说不过去,于是点了点头道:“行,就这么定了,咱们随便吃点。”
沈庆华不屑笑道:“大夏天的哪会有什么风寒入侵?”他并不清楚自己面对的是大隋朝一名医生。
张扬邀请曾来州两口子上座,指着王华昭的鼻子道:“阴险啊,阴险,这一层关系你藏了这么久,咱们江城竟然没有人知道。”
张扬不无羡慕道:“正处了?”
曾来州两口子都笑了起来,曾来州拍了拍张扬的手道:“放心,我这次过来是以私人形式,不是为了纪委工作。”
沈庆华抬起头,他的眼圈也红了,脸色苍白,显然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沈庆华低声道:“医生说……没希望了……”
张扬不由得想起当初来到丰泽的第一个夜晚,王华昭的女朋友曾丽萍也过来探望他,两人在自己的隔壁奋战了一整夜,张大官人听着两人的动静,辗转反侧一夜未眠。时间过得真是快啊,转眼之间王华昭就挂职期满了。
张扬向曾丽萍笑道:“曾小姐找了个低调的好男人。”
章睿融道:“我也走!”
张扬心中一动,他轻声道:“谁啊?”心说这副厅长肯定是荣鹏飞的囊中之物。
张扬道:“略通一二,沈书记,老人家年纪大了,有些事千万不可掉以轻心,现在不重视,病情真的要是严重了,恐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张扬端起酒杯道:“曾书记,王市长,今天我是把接风和送行宴合而为一了,这可不是我小气啊,以后你们什么时候来江城,我什么时候招待,一定要让你们满意。”
张扬迎面遇上肯定是要打招呼的,他笑着迎了过去:“沈书记好!”
张扬道:“你在丰泽任职的时候,咱们缺少交流,我也不知道你和曾书记的这层关系,以后咱们见面机会少了,可联系不能断,无论有什么事,只要兄弟我能够帮的上忙的,你一个电话就行。”
常凌峰道:“咱能不谈这个话题吗?”
张扬等曾来州一家走后,回到饭hetushu.com店结账,耿六说什么都不愿意收钱,他知道张扬是新机场项目的现场总指挥,在丰泽,乃至在江城都是当红炸子鸡,别人想巴结都巴结不上,他又怎会错过这个巴结张扬的机会。
张扬也没跟他客气,在沙发上坐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这种事自然不能说,打死都不能说。
沈庆华充满轻蔑的看了张扬一眼:“这件事我已经询问过专家,老太太的病情已经稳定了。”
张扬很关切的躬下身,握着刘老太太的手道:“刘大娘,您这是怎么了?”
王华昭摇了摇头,把行李箱放在墙角,走到小厨房里洗了洗手,扬声道:“你喝茶还是咖啡?”
张扬对这个消息相当的愕然,他怎么都没想到乔振梁还是从云安弄来了一个亲信,此前呼声很高的荣鹏飞终究还是落选了,政治果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合理性,你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往往会朝着最不可思议的方向发展。
张扬听说这件事,不由笑道:“我现在已经不负责文教卫生了,市里让我主抓招商工作,文教卫生工作,暂时由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接管。”
张扬道:“到时候一定不要忘了给我发帖子,我一准到场喝杯喜酒。”他想起十月也是秦白的婚期,想不到今年赶在十月结婚的还真不少。
张扬道:“沈书记,大娘病了,你也不说一声,我也应该去看一看。”
张扬和王华昭同干了这杯酒,张扬向曾丽萍道:“嫂子,你也喝一杯吧!”这厮从来都是敢说敢做的性子,一句话把曾丽萍羞得脸红,别看她和王华昭私下什么都有了,可在父母面前还得维护乖乖女的形象。
王华昭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挂职期满,他想不到在临走之前还替张扬背了黑锅,虽然这件事对王华昭以后的仕途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他还是觉着窝囊。张扬在这件事上觉着有些过意不去,专程找到了王华昭,他和王华昭认识了已经不短时间,两人的宿舍还是对门,不过张扬和王华昭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交,王华昭这个人为人处事的方式是不即不离,他和丰泽的每位干部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谁也没真正把他当成是丰泽体制内的人。所以王华昭有些游离于边缘,蒙混度日的味道,可以说他在丰泽也没有做过任何实实在在的事情,回想起他两年的挂职生涯,政绩几乎等于零,可临走的时候,却受到了换肾事件的影响,王华昭很冤枉,文教卫生本来不是他该管的事情,只是张扬去学习,临时代理了一个多月,谁能想到会出这档子事儿?
曾来州这种政治老将何等的眼界,从张扬的表现中就已经看出,这小子正在通过这种方式补偿王华昭,曾来州笑道:“华昭啊,以后你得跟小张好好学一学,小张的社会活动能力很强啊!”
曾来州笑道:“小张一看就是个爽快人!”他率先把酒喝了。
张扬道:“医生没有办法?”
曾来州笑道:“想赶得及烧第一柱香,我们还是早点动身为好,我们去江城住。”
曾来州道:“副厅长已经确定了。”
张扬却道:“沈书记,刘大娘体内的风寒如果不能怯除,恐怕她的病情很快就要有反复。”
常凌峰望着在章睿融身后关闭的房门,不由得苦笑道:“我说张市长,你就不能积点口德?”
张扬道:“治标没有治本,中风因风寒入侵引起,体内风寒尚未怯除,病情又怎么谈得上稳定?”
常凌峰拱手讨饶道:“我的事情,我自己处理,谢谢你的热心肠,你没事多hetushu•com关心自己的感情生活。”
张扬道:“我请你吃饭!”
张扬道:“退出来就退出来呗,反正现在丰泽一中已经稳定下来了,丰泽的这帮干部谁也不想你呆在这个位置上。”
曾来州道:“三天吧,我和你李阿姨打算去江城南林寺参拜一下佛祖舍利,然后再去清台山看一看,游览之后和华昭一起回去。”
王华昭笑了笑没有说话。
张扬道:“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吗?你和章睿融都认识多久了,到现在还一点实质性的进展没有,你不急我都急。”
常凌峰道:“皇帝不急太监急!”
曾来州上了汽车,向车外的张扬挥了挥手,关上车窗之后,向司机道:“去江城,今晚我们在江城住!”
张扬道:“同事一场,也是邻居一场,再说了,我心中有愧啊,总觉着对不起你。”张大官人有一说一,这次王华昭的确替他背了个大黑锅,有些话必须当面说清楚,张扬不喜欢欠别人的。
张扬笑道:“南林寺的第一柱香可是很灵验的,清台山那边我很熟悉,作为地主,我来安排,王市长来丰泽这两年,还没有好好游览过江城的景色,这次刚好陪着你们一起玩玩。”张扬说完,马上就拿起手机给三宝和尚打了一个电话,张大官人做事的风格向来都是雷厉风行,这可不是为了巴结省纪委书记曾来州,曾来州也是要退二线的人了,省里基本已经定下来由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接替他的位置。张扬之所以如此殷勤,一是为了表达对省领导的尊重,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借此补偿一下王华昭,咱可不喜欢欠人情。
沈庆华点了点头,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每次看到张扬他就从心底感到不爽,自从这厮来到丰泽,就没停止过挑战自己的权威,沈庆华嗯了一声,作为领导也不能表现的太过狭隘,尤其是他这种一把手,还是不得不展现出自己的胸怀的。
张扬望着沈庆华的背影不禁暗自叹息,虽然他对沈庆华十分反感,可是张扬身为一个医者,发现的事情,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
张扬道:“文教卫生是我负责的,现在这件事却被算在了你头上。”
张扬笑道:“一些地方特产,知道你要走了,所以送点东西给你。”
曾来州道:“高仲和,从云安河调来的,过去是南武市公安局局长,是乔书记的老部下了。”
张扬道:“离开你就不行!”说完他又笑着看了常凌峰一眼道:“我没说自己,我说某个人!”
曾来州道:“不用!”
一句话把章睿融说了个脸红,她和常凌峰之间情愫暗生,不过两人的关系至今都没有挑明了,瞪了张扬一眼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沈庆华道:“我妈吃晚饭,本来我陪她说这话,可突然就浑身颤抖,脸色铁青,这会儿连知觉都没了,我在人民医院。”沈庆华已经到了丰泽人民医院,老太太正在急诊室抢救,医生刚刚告诉他,只怕刘老太是不行了,让他赶紧准备后事,沈庆华绝望的时候,脑子里忽然想起了张扬,下午张扬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件事,他慌忙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其实他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想尽人事听天命。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这不是没有嘛,看到你们形影不离,卿卿我我,我是又羡慕又嫉妒。”
常凌峰还没说什么,章睿融率先忍不住了:“张市长,你可真不够意思,当初是你把我们弄到丰泽一中,现在丰泽一中的事情刚刚才有了起色,你转身就走人了,你不干,我们也不干了。”
王华昭道:“国家m•hetushu.com干部里比我迷信的人多了。”他端起一杯茶递给张扬道:“这件事由我承担最合适不过,反正我是要走的人,党内警告处分,也不会记入档案。”
张扬握着刘老太太的手腕,趁机帮她诊了诊脉,张扬道:“刘大娘是风寒入侵。”
张扬道:“之前我已经递过了辞职报告,可是被上头给打回来了。”
曾丽萍小声道:“我和华昭还没结婚呢?”
曾来州道:“据说唐兴生去了加拿大,警方通过调查,已经初步认定,朱俏月死于他杀,应该是傅连胜杀死了她,然后傅连胜又被人所杀,有人制造了两人殉情的现场,真凶基本上锁定是唐兴生。”
张扬道:“早晚的事儿,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办喜事啊?”
曾丽萍小声道:“爸,你为什么对张扬那么好,我看他显得很狡猾,不像个老实人。”曾丽萍对张扬还是有些反感的,毕竟未婚夫因为他而背了黑锅。
张扬来到沈庆华面前,低声道:“沈书记!”
晚饭吃完之后,曾来州一家人向张扬告退,临别之时,他还专门交代张扬,一定不要把自己前来丰泽的消息泄露出去,曾来州这次的确是私人性质的来访,他不想惊动地方上的官员。
张扬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混进公安队伍的,省里还一度想提升他当公安厅副厅长。”
王华昭也爽快的端起酒杯道:“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从你身上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张扬点了点头道:“对了查晋北通过邱凤仙告诉我,他要注资新机场。”
张扬道:“你这次回去后是不是还在省科技厅任职?”
王华昭微微一怔:“曾叔叔,我已经安徘好了。”
张扬道:“你别急,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王华昭谦虚笑道:“张扬的身上有很多优点值得我学习。”
王华昭笑道:“对我这么好啊!”
王华昭很豁达的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说心里话,我的确有那么点窝囊,可冷静下来想一想,我来承担责任没错,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代理你的工作,代理的不仅仅是权力,还包括责任,张扬,你不欠我什么,是我自己撞到了枪口上,我不怪任何人。”
沈庆华听到这里暗暗吃惊,母亲洗澡时候中风除了医生知道以外,并没有告诉其他人,这小子何以会知道?可转念一想,医生的嘴巴也未必紧,天下间哪有不透风的墙。沈庆华道:“嗯,小张啊,我得陪老太太回去休息了,有话以后再说吧。”他不想和张扬继续交谈下去。
曾来州笑眯眯望着这两今年轻人,他觉着很有意思,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中国的社会讲究的是关系网,政治上尤其如此,只有将这张网越铺越大,在仕途上才能越走越远。他对这个未来女婿并没有太大的期望,王华昭的性情就是这样,随遇而安,不求无功但求无过,这样的性格是不可能在仕途上有太大作为的,可在体制中,你不去惹别人,并不代表着别人不会来招惹你,所以多有几个朋友未尝不是好事。
沈庆华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不必麻烦了。”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道:“你有这个实力,可以努力一下,等招标的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张大官人必须要把一碗水端平了,越是做大事,越不能掺杂太多的人情因素在内。
王华昭道:“工作基本上定了,说是去岚山担任农业局局长。”
张扬道:“那晚上一起吃饭,八珍居,为你女朋友接风洗尘,顺便给你饯行。”
曾来州走入房内,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去:“张www•hetushu•com扬,听说你请客吃饭,所以我也来蹭顿白饭吃,你不会不欢迎吧!”
沈庆华双手扶着头,痛苦的坐在急诊室外的走廊里,新任院长李英明在一旁陪着她,另外一边坐着刘老太太的干儿子,前丰泽中学校长孟宗贵。
常凌峰笑道:“我虽然退出来了,可是丰泽一中分校的事情我仍然会过问,毕竟安小姐的投资还在里面。等学校建成,我会面向社会招收高级教育人才,等一切上了轨道,我再离开。”
“茶吧!”
章睿融羞得俏脸徘红:“不跟你说话了,一个副市长说话没一点正行!”说完她转身离开了房间。
当晚六点张扬在八珍居宴请王华昭,说是为曾丽萍接风洗尘,老板耿六专门为张扬准备了最大的包间,张大官人为了表示诚意,也提前来到了这里。王华昭已经事先说过尽量不要有外人,所以张扬也是单身赴宴。
曾来州点了点头道:“庄伟,尸体已经找到了。”
张扬道:“年龄不是问题,辈分摆在那里。”
王华昭微笑道:“我就是一个来挂职的普通干部,不敢借长辈的威风。”
张扬还是第二次回到自己的宿舍,不过也没进门,直接敲了敲对面王华昭的房门。
常凌峰笑道:“得,咱们说正事呢,你们这一打岔,让我怎么说?”
几个人坐下之后,耿六很快就让人把凉菜上来,张扬让服务员开了飞天茅台给所有人倒上。
张扬拿起酒瓶亲自给曾来州满上,轻声道:“曾书记这次打算在江城呆几天?”
常凌峰道:“我打算抽身从丰泽一中退出来,并不是因为你走的缘故,你把我弄到新机场筹建指挥部,我还得帮你拉投资,还得帮你物色技术管理人才,单单这件事就让我忙的昏天黑地,你再让我管理丰泽一中,我真来不了了。”
张扬离开小楼的时候,刚巧在楼下遇到沈庆华,沈庆华正推着母亲在楼下散步呢,刘老太太上个月不巧中风了,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到刚被沈庆华接回家。
张扬笑道:“别介啊,我看你们俩配合的还是蛮默契的!”
张大官人佯怒道:“你这孩子,越大越不懂事,从行政职务上我是你领导,从你姑妈那边,你得尊称我一声叔叔,怎么说话这是?”
章睿融道:“你比我还小呢,好意思让我叫你叔?”
张扬道:“可惜收效不大,让唐兴生给跑了。”
曾来州道:“在官场之上想找到朋友,太难了!”
王华昭在家,正收拾着行李,为几天后离开丰泽做准备,看到进来的是张扬,他笑了笑,张开双手道:“我正在收拾东西,手脏,你自己倒水喝。”
曾来州已经知道未来女婿为张扬背黑锅的事情,在他看来,丰泽发生的这件事只不过是一件小事,王华昭就算背了黑锅,这个党内警告处分也不会影响到他的仕途发展,反而是这件事让张扬欠了王华昭一个人情,从今晚张扬的表现来看,这小子还是心知肚明的,明白人才懂得感恩。
张扬道:“我学过一点中医,刘大娘发病之前应该接触过水,嗯,应该是洗澡时候突然中风的。”
王华昭看出他的羡慕,不禁笑道:“你不用心急,我这个正处没什么权力,你这个新机场现场总指挥才是大权在握。”
张扬点了点头道:“来到江城这两个地方是必须要去的,曾书记好不容易来我们江城一趟,这些事我来安排。”
老太太朝张扬笑了笑,这一笑,嘴巴歪的更加厉害了。她认识张扬,过去她干儿子孟宗贵没少在她面前说过张扬的坏话,老太太对张扬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感。
耿六和-图-书还想跟他套两句近乎,张扬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王华昭道:“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一盏路灯挂在那里,随时都可能掉下来,可人家走过去都没事,我走过的时候恰恰落在我头上,我只能说命运使然。”
沈庆华不无嘲讽道:“小张,想不到你还懂得医学。”
张扬笑道:“你一个国家干部居然还这么迷信?”
曾丽萍笑了笑,当着父母的面显得文雅而腼腆,张大官人却知道曾丽萍温文尔雅的背后蕴藏着极大的爆发力,自己初来丰泽的那个晚上,她叫得那个凄艳哀婉,把张大官人的心头火全都给叫出来了。
张扬安排好明晨第一柱香的事情之后,马上又联系了清台山春熙谷温泉度假村,让度假村经理康强安排曾来州一家人的旅游事宜。
张扬来到丰泽人民医院急诊室的时候,抢救室内医生护士正忙碌着,气管切开术也做过了,看到老太太呼吸渐弱,医生们什么手段都采用过了,情况仍然没有丝毫的改善,可因为刘老太是市委书记的母亲,谁也不敢做主停止治疗,所有能想到的法子都用上了。
晚宴进行的很愉快,纪委书记曾来州也破例多喝了几杯,人喝多酒之后,话容易多,纪委书记也不例外,曾来州道:“张扬,你这次在南锡闹出的动静可不小。”
张扬当晚宴请王华昭多少有表达歉意的意思,在换肾风波中,王华昭无疑替他背了黑锅,眼看人家就要走了,张扬刚好借着这个机会表达一下。
王华昭笑道:“我相信命运,人和人命运是不同的,我来到丰泽挂职,做任何事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可我这么小心,到最后仍然不免犯了错误,你做事高调张扬,风格和我截然不同,可你每到最后总能逢凶化吉,咱们两人就是运道不同。”
曾来州笑道:“要学会看别人的优点,尽量的多看别人的优点,那么你的朋友就会越来越多,如果你只看到别人的缺点,那么你很快就会发现,你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这一点华昭做得还不错。”
张扬道:“你不能走,至少现在还不能走,你一走丰泽一中的财务非乱套不可。”
张扬愣了一下方才听出这个紧张的已经变了腔调的声音竟然是市委书记沈庆华,他下午刚到跟沈庆华说过刘老太太的病情,想不到晚上就发作了,张扬道:“沈书记,你别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张扬打开电话,却听见一个急促的声音道:“小张,你来我家一趟,我妈中邪了!”
王华昭道:“不了,我待会儿还得去接我女朋友。”
暴风雨来临之前,燕子会低飞,蚂蚁会搬家,这都是生物与生俱来的习性和本能,归根结底是对危险主动规避,人也是这样,陈家年和齐国远之流从种种迹象已经预料到,丰泽的政局将面临一场根本的变化,两人都开始盘算自己的未来走向。齐国远和陈家年都是沈庆华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可这并不代表着他们会永远追随沈庆华的脚步,沈庆华的政治生命已经走到了黄昏,而他们仍将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谁都得为自己的将来考虑。
王华昭当然不是一个人,不过除了他的未婚妻曾丽萍之外,连他岳父岳母一起都过来了。
张扬道:“你说!”
王华昭沏了壶铁观音,来到张扬身边坐下,看到张扬带来的纸袋,有些好奇道:“里面装着什么?”
张扬道:“唐兴生真够阴险的,对了好像朱俏月还有一个男朋友叫小庄的……”
张扬笑骂道:“你丫才太监呢!”
孟宗贵红着眼睛在一旁抹眼泪,他对这个干娘是真有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