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2章 提拔

吴明拥住张立兰道:“兰姐,我永远都会记得你为我做过的一切。”
吴明道:“怎么会?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纯洁最可爱的兰姐!”
张扬道:“张主任,你好,我是张扬!”
吴明冲了上去,从身后抱住了张立兰。
没过多久,张扬就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他躺在床下,听到房门篷!地关上,张立兰道:“八点半了,十点钟我得回去。”
张扬微笑道:“我不喜欢生事儿,但是我更不喜欢别人惹我,对女人我从来都是很宽容,可真遇到给脸不要脸的角色,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大耳刮子搧过去,张主任,你能有今天的位置,应该明白,多个朋友要比多个敌人好的多。”说完张扬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道:“我说你丫怎么这么流氓?今晚让你跟我来办正事的,不是听你说流氓话的。”
顾佳彤道:“梁成龙这个人太功利,林清红跟着他也的确太委屈了。”
张立兰幽幽道:“小吴,我不求你什么,只要你能对我始终这样好,我就满足了。”
张扬道:“正常!”
吴明信誓旦旦道:“一定,我爱你,我心里最爱的就是你!”
任谁说林清红都不听,不一会儿就把自己给灌多了,望着醉成一滩的林清红,张扬叹了口气道:“她是觉着有人能送她回家。”
陈绍斌感叹道:“我倒是想提拔别人,可找不到对象!”
顾佳彤道:“你心里不开心还是少喝点,容易醉啊!”
张扬道:“耐心点,等他们吃饱了再说!饱暖思淫欲,只有吃饱饭才能琢磨点别的事儿!”
张立兰顾不上说什么,稍稍整理了下,拉开房门向左边跑了。
陈绍斌笑道:“今儿张副市长拿到本科毕业证了,心里高兴,所以才邀请大家聚一聚。”
几个人就在东江农学院门口分手,张扬上了顾佳彤的汽车。
张扬低声笑了声,叮嘱他道:“等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启动火警。”
陈绍斌道:“没问题!”
丁兆勇道:“我跟她还是同学呢,怎么不见她找我?”
张扬笑道:“随便你!”
张扬把毕业证在手里拍了拍道:“早这样多好,我也省得多呆一天,也不用去南国山庄睡一夜,住宿费可不便宜,党校方面给我报销吗?”
吴明道:“怕什么怕,我喜欢你,谁看到我也不怕!”
张扬道:“送到庄校长那里去吧。”
两人开始在床上纠缠起来。
陈绍斌又道:“别忘了多帮我拍两张火爆照片。”
张立兰道:“孔部长,刚才乔书记给我打了招呼,让我照顾一下张扬,你看……”她根本就是凭空捏造,因为她也算准了孔源不会无聊到拿着这件事去找乔振梁求证。”
陈绍斌怒道:“我他妈真是瞎眼了,认识的全都是你们这种不仗义的家伙。”
丁兆勇道:“他不在场!”
张立兰道:“最近女儿在中考,我得回去给她检查功课。”
张立兰道:“我跟他提过,不过这种事情不能说的太明,如果让他产生了怀疑,非但不能帮上你,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张大官人差点没笑出声来,吴明同志果然是年轻有为的干部,与时俱进,语言词汇之丰富让他都甘拜下风。
陈绍斌冲着顾佳彤道:“顾佳彤,你帮我评评理,这帮人的思想是不是太肮脏了?”
张立兰叫得声音很低,外面是听不到的,可张大官人听得清清楚楚,这厮在床下偷听之余也没忘了把录音机给打开,他很快就发现吴明更喜欢叫唤,一边动作一边叫着:“兰姐,兰姐,我好喜欢你!你的屁股好大好圆!我恨不能啃上两口!”
张扬道:“真没什么?人家就是喝茶聊天,让你猜着了,张立兰是个恪守妇道的好同志,我误会她了。”
张立兰道:“讨厌死了……嗯……去……去把窗户关上,窗帘……拉好……”
陈绍斌道:“吃饭哪够,我还得吃喝玩一条龙!”
顾佳彤道:“在你面前我就是一个小女人,你才是强者。”
张立兰叹了口气道:“算了,别说这些。”
张大官人推门下了汽车,缓步来到5号楼,这厮现在的气场已经非同一般,单看他的样子就已经让人列为贵宾之类,再加上他出示了钻石会员卡,在南国宾馆这张卡就意味着可以享受到最高规格的待遇。
陈绍斌呵呵笑了起来,跟张扬在一起,任何荒唐事都能干出来。
张立兰啐道:“小吴,你也不怕和-图-书别人看到!”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清汤寡水的,两人在室内开了场座谈会,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
陈绍斌道:“当我求你了,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今晚肯定睡不好觉了。”
吴明背着手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也向楼上张望着。
陈绍斌道:“我支持你,跟他离婚!”
陈绍斌道:“算了吧,她要是知道咱们把梁成龙喊来,只怕连咱们都要一起恨上了。”
吴明冷冷道:“当然认识,宋省长的未来女婿嘛,凭着裙带关系,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市长,江城新机场的现场指挥,很有名气的人物。”
吴明和张立兰明显有些慌乱,他们中断了战斗,慌慌张张穿上了衣服,吴明道:“你先出去,我随后,你往左边,我往右边,别让人家看到了!”这厮在危急时刻还是流露出他的自私本色。
张扬道:“有必要吗?走!咱们先吃饭去。”他并不是信不过陈绍斌,而是不想今晚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陈绍斌的性情他是知道的,也是个沉不住气的主儿,有些秘密只有握在自己手里才能成为秘密,以后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这并非是张扬自私,身在体制之中,这些都是必须要注意到的事情,陈绍斌已经不是体制中人,告诉他,对他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只不过是平添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陈绍斌叫苦不迭道:“干我屁事啊,是梁成龙自己做错事!”
张大官人从床下望去,灯被再度打开了,虽然不亮,可是能看到张立兰两条白生生的腿。
张扬接过毕业证看了看:“哦!这毕业证是真的吗?”
吴明道:“知道,兰姐,我当然知道。”
孔源就要休息了,有些不耐烦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给我安排一个房间,我住一晚上!”
丁兆勇也跟着点了点头。
张立兰怒道:“自然是真的!”
张扬低声道:“知道了!”
陈绍斌道:“你说我们图什么?俩傻小子蹲在这里偷看人家吃饭,我都快饿死了。”
张扬正色道:“我不靠女人提拔!”
丁兆勇点了点头。
张扬心说倒不失为一个好母亲。
她自己拿起桌上的那瓶五粮液倒了一玻璃杯,举杯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女人事业再大做得再成功,感情上如果一无所成,还是一个失败者。”她一仰首将那杯白酒全都喝了下去。
吴明笑道:“狗咬狗一嘴毛,老孔的心胸也不怎么样!”
吴明低声道:“我喜欢开灯!”
两人忙活完之后,相拥躺在了床上,这会儿把灯给关上了,室内异常寂静,张大官人屏住呼吸,生怕被他们发觉,他发现今晚还没有录制到什么关键内容。
张立兰没说话,心中恨不能将张扬千刀万剐。
但是陈绍斌不这么想,人对这种男女偷情事件的兴趣往往都很大,更何况陈绍斌今晚提供跟踪工具,并积极投身跟踪行动之中,到现在还饿着肚子,这厮认为自己付出很大,理当有知情权,所以开车前往吃饭的路上,始终喋喋不休。
丁兆勇道:“要不要给梁成龙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她?”他这句话无疑是合情合理的,毕竟一天没有离婚,梁成龙和林清红仍然是夫妻关系。
张立兰道:“还好,不过今天一个叫张扬的跑到党校来闹事。”
张立兰道:“别这么说,我没为你做什么,我就是害怕你会嫌弃我……”
望着两名袒胸露乳的迎宾女,张大官人不禁笑道:“陈绍斌啊陈绍斌,这地儿怎么搞得跟古代妓院似的?”
张立兰道:“传言说在静海的时候,孔部长被人打了一巴掌,那人就是受了张扬的指使?”
顾佳彤却看出陈绍斌明显在宰张扬,她瞪了陈绍斌一眼:“陈绍斌,你自从做生意越来越为富不仁了,张扬是政府机关的,那点工资哪够请你挥霍的?”
陈绍斌哪里肯信:“我靠,你瞒着我啊?”
吴明道:“兰姐,我想死你了,别走……今晚你就陪我一次好不好?”
陈绍斌道:“你听听,你听听,这才叫气魄,张副市长很快就要高升了。”
张扬笑道:“吴明一心指望通过张立兰的关系受到提拔,所以他很卖力,录音录像我都留下了,要不要欣赏一下?”
他抱着张立兰,张立兰被吴明魁捂的身体压得趴在窗台上,双腿叉开,紫色长裙被掀起。
和*图*书陈绍斌驱车来到东江市中心的富贵坊,这儿是东江有名的高消费场所,张扬知道这厮今晚气不顺存心要宰自己一刀了,不过想想他今天出力不小,自己收获颇丰,付出一点也是值得的,刚下了汽车,顾佳彤就打电话过来,张扬笑着将自己的所在地说了,让顾佳彤过来一起吃饭,顺便打了个电话给丁兆勇,反正是要请客,干脆把朋友都叫上,不过他没打梁成龙的谱,明知他和陈绍斌不对乎,何必招惹那个麻烦。
张扬笑了笑,有句话没好意思说,哥们就是从那段时间穿过来的,穿什么样,我不知道?他打量了一下两位迎宾女郎,发现两人长相上佳,不过都稍嫌丰腴了一点,不过大唐的时候以肥为美,杨贵妃都是这个调调。
张扬道:“随你,你想怎么玩今晚我都奉陪。”
吴明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这件事在南锡传的很盛,据说是老孔看到秦清表现的过于热情了,张扬和秦清有过一段暧昧,他看着不顺眼,所以就想办法报复了老孔,争风吃醋的事儿,真是贻笑大方。”
张立兰拿着电话呆呆坐在椅子上,足足愣了三分钟,方才流下泪来,她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想要给吴明打电话,可犹豫了一下又挂上了,她忽然明白外界对于张扬的那些传言全都是真的,这小子真的不能得罪,如果不是自己跟着孔源趟浑水,他怎么会找到自己的头上,可目前张立兰实在摸不清,张扬到底对她的事情知道多少,也许一切只能等明天见过他之后才知道。
前台小姐的尊敬之情溢于言表:“先生,请问要住宿吗?”
最近陈绍斌经常跟她联络,林清红刚刚又和梁成龙争吵过,想找陈绍斌诉苦呢,陈绍斌道:“林清红,你来吧,我们都在富贵坊呢,丁兆勇、张扬、顾佳彤都在,还没开始喝呢?”
张扬的这句话如同晴空霹雷般在张立兰的头顶炸响,她的面孔刷地一下白了,眼前金星乱冒,差点没晕过去,她怎么都想不到张扬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她很小心啊,她和吴明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啊。张立兰的脑海中反复响彻着一个声音,完了!完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前途全都完了,她生怕家人看出自己的异样,缓缓走到书房内,强装镇定道:“小张,你说什么?”
冲着顾大小姐的这句话,张大官人也得上演一出强者征服小女人的大戏,激情过后,顾佳彤躺在他怀中,柔声道:“今晚陈绍斌为什么要宰你?”
张立兰道:“周武阳获得提升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省里不少人倾向于让常颂接班,不过看乔书记的意思并不怎么欣赏他,毕竟他的年纪摆在那里。”
孔源沉默了一会儿,方才低声道:“既然乔书记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张扬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对了,给我安排在吴明先生的房间旁,我们是老朋友,晚上走动也方便一些。”
庄晓棠点了点头道:“帮我转告他一声,让他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不然我直接去他叔叔家!”
几个人全都表示同意,一起动手把林清红送到了东江农学院宿舍,庄晓棠自从车祸之后,一直都在休养,没有正式上班呢,看到半夜三更的女儿被他们送了回来,心中又是怜惜又是难过,把林清红送上床之后。庄晓棠走了出来向张扬他们道:“谢谢你们了。”
陈绍斌笑道:“你喜欢提拔女人!”
陈绍斌道:“怎么了?我和她是老同学,走得近点也是正常!”
张扬不无嘲讽道:“吴副书记比您还累,人家现在都没休息呢?”
啪!地一声,应该是张立兰在吴明的身体上打了一下,她格格笑了一声,走过去将窗户关好,窗帘拉上。
张扬暗暗称赞,这厮的嘴巴也甜得很,对女人的确很有一手。幸好自己和秦清之间情比金坚,否则真要是有这么一位情敌,还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陈绍斌道:“我真是后悔,怎么认识你这种朋友,我这么纯洁一好人被你给带坏了。”
张扬从329房间的窗口向下望去,看到慌慌张张从楼内跑出去的宾客,吴明和张立兰都在其中,两人远远相隔着对望了一眼,张立兰咬了咬嘴唇,没说话,径直走向了自己的红色桑搭纳,启动汽车,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丁兆勇道:“不至于吧,结婚没多久就离婚,床还没捂热啊!”
http://www.hetushu.com绍斌笑得差点没岔了气,眼泪就快流出来了,指着张扬的鼻子道:“真不是个好东西,你……你小子嫉妒人家,因为张主任不提拔你……”
张立兰一声轻叫,张扬不用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立兰语气冷淡道:“小张,工作上的事情工作时间说,我现在很累,要休息了。”她准备挂上电话。
陈绍斌信他才怪,气哼哼道:“你丫真不仗义,刚才一口咬定张立兰是个荡妇,这会儿又这么说,你无非是害怕我知道,想一个人保守这个秘密。”
过了一会儿看到保安出来向众人解释,消防警报只是被人误按了。宾馆的住客方才抱怨着,三三两两的回到楼内。
陈绍斌笑道:“别胡说八道,这可是正儿八经的餐馆,唐朝时候都是这么穿!”
张扬道:“也许两个性情太强的人本不适合呆在一起。”
顾佳彤道:“我怎么没有听说?”
丁兆勇道:“陈绍斌啊陈绍斌,你也真不厚道了,浪费可耻知道吗?”
酒桌上一旦出现了一位借酒说愁的,喝酒的气氛顿时就会改变了,顾佳彤劝道:“清红,别喝了,你自己都说不值得了,为什么还要灌醉自己?”
陈绍斌愕然道:“都看着我干什么?”
张扬大刺刺在她对面坐下,微笑道:“张主任久等了!”
富贵坊主打传统饮食文化牌,迎宾小姐都穿着富丽堂皇的唐装,室内装修也全都是按照大唐盛世的风格。
张立兰道:“你知道我对你怎样就好……”
吴明道:“我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直等到上午十一点半,张扬方才晃晃悠悠的走进来了,他连门都没敲,推门就走了进去,他知道张立兰肯定会等着自己,人掌握主动权的感觉真好,明知张立兰的内心会煎熬无比,张扬却故意晚来,持续她承受煎熬的时间,谁让她助肘为虐来着?
林清红道:“我跟他实在过不下去了。”
张扬叹了口气道:“算了,谁也别说谁了,兆勇,梁成龙那边你还是去说说。”
顾佳彤笑道:“我没发言权,他们可能误会了你,不过他们的提醒你也要注意啊!”
张扬笑而不语,现在可以说毕业证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谅她张立兰也不敢再翻什么花样。
林清红道:“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咱们喝酒!”
丁兆勇重复道:“正常!”
一切回归平静之后,陈绍斌来到327室,看到张扬已经收拾妥当,不禁笑道:“录到什么了?给我看看!”
张立兰咬了咬嘴唇,将毕业证递给他:“你的毕业证!”在她的眼中,这个笑嘻嘻的年轻人根本就是一个恶魔。
几个人下了楼,一个个情绪都受到了影响,丁兆勇指着陈绍斌的鼻子道:“你就是一祸害,非得把人家两口子给弄分了才高兴?”
张扬笑道:“麻烦你了,小姐,你是我在南国山庄见到的最温柔漂亮的服务员。”一句话把服务员的小脸都给夸红了。
张立兰道:“你认识他?”
庄晓棠道:“梁成龙呢?”
陈绍斌道:“我们倒是想劝,可人家得愿意听啊!”
挂上电话几个人都怪怪的看着陈绍斌。
张扬心中这个得意,手机震动起来,是陈绍斌打来的,张扬接通电话,陈绍斌道:“他们离开餐厅了,正向5号楼走去。”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他小声将刚才的事情说了,张扬说出这个秘密的时候意识到自己真的有点重色轻友,陈绍斌全程参予,到最后一无所知,而顾佳彤并不知情,张扬也能放心告诉她,主要原因还是张扬不放心陈绍斌的那张嘴。
吴明道:“再多陪我两个小时,十二点走好不好?”
陈绍斌道:“你们想想,本科证都到手了,以后张扬就是正儿八经的本科毕业生,有了这学历,以后被提拔的机会一定很多。”他唾沫横飞的吹着,此时手机响了,却是林清红的电话。
张扬道:“没事啊!我过来就是拿毕业证的,多谢张主任成全!”
张立兰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伸手把灯关上了,小声道:“你还没关窗……”
陈绍斌听出了其中的言外之意,不由得有些火了:“你们该不是怀疑我跟她有啥吧?”
头顶的战斗刚刚打响,急促的消防警铃声响起了。
吴明道:“我才不怕,我就喜欢开着窗,我喜欢这样干你!”
张大官人做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了,国安的工作开拓了他的视野,让这厮学会http://www•hetushu•com了很多的做事方法,贴着墙壁,缓缓游移到329的窗前,这两天的休整已经让他体内的功力开始缓慢的恢复,让张大官人惊喜的是,窗户并没有从里面扣上,这为他的潜入提供了便利,张扬想起当初在北京想要偷拍王学海和林钰文的偷情照,却误打误撞拍到了林钰文和蔡旭东的私情。这次颇有点异曲同工,原本想跟踪张立兰,偷拍她和孔源,谁曾想张立兰跑来幽会的对象是岚山市委书记吴明。
吴明听到张扬的名字不禁一怔,低声道:“那个丰泽副市长?”
林清红道:“我恨我自己反反复复的走错路,选错人!”
说话的功夫,林清红已经到了,她显得有些憔悴,眼睛也有些浮肿,看得出应该是刚刚哭过。几个人慌忙请她在顾佳彤身边坐下,张扬倒了杯热茶给她,笑道:“怎么着?两口子又闹起来了?”
张扬笑道:“你知道了又怎样?无非是满足一下好奇心。”
吴明搂住张立兰亲了一下道:“委屈你了!”
顾佳彤骂道:“讨打,滚一边去!”
陈绍斌道:“你知道他们住哪儿?”
陈绍斌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指着张扬又指了指丁兆勇道:“我说你们思想能不能别这么肮脏龌龊,我和林清红绝对是清清白白的,同学而已,朋友而已,我股市被套,最近补仓都是她帮忙,她和梁成龙吵架,找我诉两句苦,也很正常啊!”
张立兰哼哼叽叽的叫了几声。
张扬道:“那啥……要不我提拔提拔你!”
张扬笑道:“没关系,今晚我高兴,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不用客气!”
张扬道:“不是怀疑你,是提醒你,无论梁成龙怎么样,大家毕竟是朋友一场,有些事不能沾!”
张立兰接到张扬的电话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在她看来张扬因为拿不到毕业证恨上了自己,在这件事上张立兰感到有些无奈,她也不想干这种得罪人的事儿,可是孔源既然发话了,她不能不去做,毕竟她能有现在的位置,全都是拜孔源所赐。
张扬等到他们离开之后,迅速从房内出来,收拾好东西,也大摇大摆的从329房间内走了出去,他没走远直接进入了隔壁房间,他知道消防警报是陈绍斌给弄响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火灾。
张扬笑道:“简单啊!我在南国山庄还是有些朋友的。”
那小姐并没有生疑,微笑道:“他在329房间,那我就帮你安排在327房间!”
“好!先生请稍等!”
张扬道:“你在这儿盯着,我先去他们房间潜伏!”
顾佳彤眼波一转,柔声道:“你在提醒我吗?”
林清红道:“一个连我妈都不尊敬的人,我怎么能和他继续生活下去?”
陈绍斌道:“哟啃,你心疼了!”这厮说话也是没把门的。
陈绍斌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会儿,有些失望道:“人家两人好像没什么,感觉很正常!”
张扬笑道:“岂敢岂敢!”
吴明有些紧张道:“孔部长怎么说?”
不过这种场面不看白不看,本来他是看不着的,没想到吴明喜欢开灯做这种事,张大官人虽然看不到全貌,可是从张立兰叉开的两条大白腿,和吴明长满黑毛不断奋力挺近的双腿已经可以想到全貌了,这厮又开始浮想联翩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吴明的耐力还凑合,大概动作了二十多分钟方才鸣金收兵,两人的主战场选在了窗口,并没有选在床上,这也避免了床板坍塌将张扬砸在床下的危险可能。
张扬笑道:“大家都是好朋友,庄校长跟我们别这么客气。”
陈绍斌点了点头,拿着竹简做得菜谱道:“我可要不客气了。”
虽然没有抓住孔源的把柄,可张扬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失落,甚至可以说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更加理想。当初吴明曾经让岚山晨报的刘文军派人偷拍他和秦清,想不到报应轮回,这次轮到吴明自己身上了。张大官人准备很充分,手头有偷拍利器,一架红外摄影机,他找好位置将摄影机隐蔽好。然后轻车熟路的跑到床下呆着,这是为了留取录音。
张立兰道:“可是……”听得出她的意志有些松动。
张扬道:“本性使然,跟我有个屁的关系!”直到天黑,两人方才开着车来到餐厅前,透过窗口,可以看到吴明和张立兰坐在一起,四目相对,谈得十分默契。
陈绍斌点了不少菜,他要让张扬在金钱上得到一些损失,这样他的心http://m.hetushu.com里才能稍稍好过一些。丁兆勇和顾佳彤来到之后,看到这满桌的菜肴,丁兆勇不禁咋舌道:“这么夸张?今儿什么日子?至于这么隆重吗?”
张立兰叹了口气:“老孔那个人的确有些问题。”
吴明似乎有所动作,听到衣衫摩挲的声音。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你不说就算了,反正跟我也没关系,以后再有什么事,你别来找我。”
林清红道:“一醉解千愁,醉了才好!”
张扬道:“哥们,我是为你好,知道的越多对你越没好处,万一将来事情败露,人家要是想灭口,你想想,真要是找到了你头上,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能成吗?”
两人进了房间,张扬道:“你先点菜,我下去看看丁兆勇和顾佳彤来了没有。”
顾佳彤听张扬说到张立总和吴明偷情,不禁羞红了俏脸,粉拳在张扬胸口锤了两下:“你这个坏蛋,这种缺德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几个人玩笑惯了,陈绍斌呵呵笑了一声,挨着丁兆勇坐了,还把菜单拿起来热情道:“兆勇,你看你想吃什么,再点!”
张扬笑道:“我明天九点去拿毕业证!”
吴明道:“在党校工作还顺利吗?”
吴明也匆匆离开了。
顾佳彤小声道:“怎么提拔……啊……”却感觉体内一阵灼热,却是这厮真的付诸实施了……张立兰这一夜都没有睡好,眼睛浮肿,精神萎靡不振,这都是拜张大官人的那个电话所赐,她一早就将张扬的毕业证给准备好了,等着九点钟他过来拿。可左等不来,右等还是不来,张立兰本来上午还有事情,可现在不得不全部都推了,专心等这厮的到来。
张大官人望着头顶颤巍巍的大床,真的有些害怕这床板不知何时就会坍塌下来,他可没时间在这儿继续承受两个小时的煎熬,悄悄摸出手机,找到陈绍斌的号码打了出去。
张大官人厚颜无耻道:“是男人就该掌握提拔的主动权!”
张立兰道:“你还有事吗?”
张扬拿了房卡来到自己的房间,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张扬拉开窗户看了看外面,确信没有人从楼下走过,这才借着夜幕的掩护攀爬了上去,他订下的房间和吴明相邻。
张大官人看到张立兰的黑色三角裤被吴明一把给扯到了足踝处,张大官人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麻痹的,想想这娘儿们白天装得一本正经,居然是个不择不扣的荡妇。
张扬见他真生气了,不由得笑道:“别介啊,咱们哥们这么深厚的友情可不能被这点事影响,我承认我不对,我请你吃饭成吗?”
顾佳彤啐道:“我才没你这么无聊呢!”
张扬道:“我说你小子烦不烦?这件事跟你有关系吗?”
张扬道:“我说哥们,最近你和林清红走得很近啊!”
几个人都充满责怪的瞪了他一眼,人家都是劝合不劝分,这厮却反其道而行之。
张立兰道:“我本不想得罪他的,可孔部长坚持要压一压他,所以我把他的党校毕业证压了下来。”
张扬来到门外的停车场内拨通了张立兰的手机,张扬仔细考虑过,很多东西并不需要现在使用,凭借自己掌握的证据想要扳倒张立兰很容易,可是扳倒孔源没有任何可能,至于吴明,这厮想要跟常颂竞争市委书记,这些证据对他的威胁最大。张扬想来想去,还是先不暴露这些事,他现在的目的是解决毕业证的问题。
张扬笑道:“这世上的事儿假作真时真亦假,谁有真正能分清楚?”
张扬笑道:“你要是睡不好,干脆和你家五姑娘聊天去。”
张立兰思前想后还是给孔源打了一个电话。
吴明的手又开始有些不老实了,张立兰嘤了一声道:“不要……我真的要回去了……”
张扬道:“正常?这么晚了孤男寡女跑到这地方来吃饭?鬼才相信,吴明是岚山市委副书记,张立兰是省党校教导主任,他们两人在一起干什么?谈工作?我不信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谈!”
顾佳彤瞪了他一眼道:“你少说风凉话了,梁成龙怎么回事儿,放着这么好的老婆都不要?你们做朋友的也劝劝他!”
吴明有些失望道:“这么早啊!”
“怎么没关系?我们是搭档啊!我出了这么大的力,你总得让我知道房间内发生了什么?”
张立兰道:“你什么意思?”
张立兰看到张扬进来,一时间不知是笑是怒,脸上的表情十分奇怪。
张立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