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7章 世态炎凉

一名材料商递上名片道:“严市长让我过来找您的。”另外一名材料商也凑了上来:“徐部长跟您打过电话吧。”
姜亮道:“一个孩子就够我头疼的了,现在这社会,生活压力大,生这么多孩子干什么?”
沈庆华的内心没来由收紧了一下,他意识到陈家年这时候站出来表明的是态度,挑战的却是自己的权威,在孙东强前来丰泽以前,沈庆华一直都想扶植陈家年担任丰泽市长,可以说陈家年一直都是他的好部下,如今这位好部下居然为张扬说话,沈庆华明白,陈家年对常务副市长的位置已经不满足了,孙东强风华正茂,陈家年不可能将他挤下,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走人,孙东强担任丰泽市委书记,而陈家年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丰泽市市长。政治是无情的,体制中的人格外现实,沈庆华此时方才明白,自己已经成为他们前进道路上的障碍,这些人想要除去自己而后快。
张扬道:“去家里不方便吧?”
傅长征道:“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没来!”
傅长征苦笑道:“张市长,我根本拦不住,他们进了大门就往里面冲,再说了,您事先打过招呼,有些人是你同意见的。”
赵新伟道:“张市长发话了,咱们赶紧出去抽把!”
张扬点了点头,他们两人去不了,自己去,身后却响起一个声音道:“张市长,我跟你去!”
最近这些天,张扬一直忙于接待方方面面的投资商,乔老的这幅字,让很多人都认识到国家对江城新机场项目的重视,投资江城新机场无疑是极其明智的,张大官人也是翻身奴隶把歌唱,从过去求爷爷告奶奶的找投资,变成了现在的坐等别人送钱,送钱这厮还不见得接受呢,这么好的项目,市里支持、省里支持、国家支持,你们现在争着抢着投资,早干什么去了?
张大官人当然明白,不过他也得装出承情的样子,和孙东强客气了一番。挂上电话,秘书傅长征刚巧走进来向张扬汇报,乔老题写的那幅字已经作为标语树立在新机场工地了,问他需不需要去现场看看。
李月梅笑着帮姜亮把围裙解开:“老姜你赶紧陪他们喝酒,别把咱们的贵客都饿着了。”
姜亮道:“你还别说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当厨子,那时候家里穷,我觉着厨子给别人做饭,有什么好吃的都能先捡着往自己嘴里塞。这世上没有比当厨子更幸福的事情,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厨子也要有职业道德。”
牛文强道:“开车不是理由!”
张扬也不想跟他争辩,指了指大招牌道:“这幅字写得怎么样?”
姜亮举起酒杯道:“咱们这帮朋友很久没有这么聚过了,我提议,先同干三杯,然后说话,怎么样?”他的提议引来了一致赞成。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嫂子不请我去卧室啊?”
龟田浩二道:“无从考证,没有事实的事情可不能乱说。”
杜宇峰赶忙摆手道:“千万别,我们家那只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北虎,还是以野生母老虎。”
姜亮的厨艺很棒,当晚的所有菜肴全都是他亲手烹制的。牛文强带了一箱五粮液过来,皮革厂最近生意不错,牛文强也是春风得意。真正让这厮得意的还是和董雨欣的感情有了点眉目,人心情好了,自然会变得慷慨,更何况牛文强本来就大方。
姜亮道:“月梅,你去把那两条鱼烧了!”
龟田浩二不解的看着他。
张扬道:“嫂子,有件事我不明白,你弟弟复员之后可以进公安系统啊,为什么不让他跟着我姜哥干?”张扬问的也是实情,就凭姜亮在公安系统的关系,只hetushu.com要说一声,小舅子进公安系统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可他非得要把李辉塞到新机场建设指挥部。
牛文强含糊不清道:“我是资本家,我只想经营好……皮革厂……”
牛文强凑了上来道:“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我看咱们嫂夫人就是姜亮的贴身内衣。”
李月梅端着烧好的鱼出来,她笑道:“你现在还是落下了一个毛病,做菜的时候,先捏起来自己尝尝,第一口总是你吃的。”
几个人都笑眯眯的望着秦白,李月梅道:“秦白真是有福气,找了个又漂亮又贤惠的女孩子。”
张扬有句话没说错,国情不同,意识形态不同,龟田浩二是无法了解这标语的真正含义,可乔老这幅字神奇的威力很快就显露了出来,标语竖起后的一周内,已经有不少的投资商前来,连中央台也专门报道了江城新机场项目,新闻画面上特地给了乔老这幅字一个大大的特写。
一群人哄然大笑,秦白一张面孔涨得通红,尴尬道:“理解万岁,理解万岁!”他把这个理由说出来,其他人自然不好再勉强他喝酒。
杜宇峰道:“嫂子说得对,咱们当警察的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得好好走下去,要对得起自己身上的这层皮,要对得起帽檐上的警徽,我们想对得起老百姓就要对不起家人,可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想我还得走这条路。”
张扬开着他的皮卡车载着龟田浩二和傅长征出了指挥部,没走多远,就已经看到竖立在工地现场的巨型广告牌,上面就是乔老亲笔题写的大字……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字体特地改成了红色,放大之后更显得气势万钧。
姜亮端着菜走了过来道:“喝多了全都睡我这儿,三建房都是木地板,你们打地铺。”
姜亮在厨房里叫道:“月梅给我剥两头蒜!”
李月梅笑道:“行,他要是真没那个本事,就是你想留,我们也不让他留下!”
张扬道:“我不客气,就写了一幅字,请嫂夫人笑纳。”
姜亮笑骂道:“我就一个小舅子,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
龟田浩二知道这厮善于歪搅胡缠,跟他强辩下去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很认真的说道:“你说日本文化源于中国我承认,可现在的确没有确实的证据表明日本人是中国人的后代分支。”
姜亮道:“人家那是老实,脑子没毛病,就是不太爱说话,这可是你嫂子交给我的艰巨任务,如果我办不成,她一准跟我离婚,我这家庭幸福全都系在你身上了。哥们,你给我个明白话,这忙你帮是不帮?”
赵新伟笑道:“把车留下,喝多了打车回去。”
客厅内传来牛文强的笑声:“我就说这小子嘴贱,什么人都敢招惹!”
赵新伟今晚也是情绪高涨:“走,我请……烧烤去!”
姜亮道:“我刚搬了新家,你小子还没给我均锅底呢!”
李月梅咯咯笑道:“没事儿,好不容易来一次,当然要四处参观一下。”她拉着沈薇的手把她请到了里面,沈薇道:“嫂子,你们家装修的真漂亮。”
张扬举杯提议道:“老姜和嫂子这么辛苦,咱们敬他们两口子一杯,祝他们白头偕老,百年好合,再生贵子!”
沈庆华知道自己会失望,可是他没想到除了赵金芬以外所有人都举起了手,沈庆华笑着点了点头,他的笑容充满了酸涩,他并非是因为张扬成为常委而失望,他失望的是自己在突然之间变得孤立无援,他用尽可能平静的声音宣布道:“通过!”
对方报明身份之后,傅长征把电话递向张扬:“和-图-书姜队的电话。”
赵新伟摇摇晃晃走下了皮卡车,对着马路边的电线杆就嗤上了,张大官人这个无奈啊,这就真是祸害。
姜亮道:“什么都齐了,你人来就行!”
张扬道:“谁说无从考证?”
牛文强道:“用不着那么丰盛!”
市委秘书长齐国远道:“话不能这么说,丰泽的招商成绩如此醒目,的确是张扬的功劳,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抛开这些事情不谈,现在江城新机场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这对江城是大事,对我们丰泽来说更是改变历史机遇的大事,张扬作为机场项目的现场指挥,加入常委,也有助于我们更好的了解新机场项目。”
龟田浩二道:“好好的广告牌如果对外招商,每年能够创收许多,现在弄成了一幅标语口号,一点作用都没有了。”
张扬笑道:“嫂子,您跟我别这么客气。”
通过之后就是散会,沈庆华无法继续在会场上呆下去,他感觉到胸口闷得很,随时都可能会窒息过去。
赵新伟尿完还抖了抖,醉眼朦胧的看着前方:“金莎……游戏厅……呃……张扬……咱们进去玩玩吧……”张扬听到金莎两个字不由得一愣,转眼望去,却见不远处灯箱上清楚的映着金莎游戏厅五个大字。
赵新伟道:“张扬的酒量要是称江城第二,没人敢城江城第一。”
他们在姜亮家喝到十点多钟才结束,在场的男性中,除了张扬和秦白其他人都喝多了,虽然姜亮极力挽留他们在家里打地铺,可谁也不可能真这么干。
这话可不太顺耳,张扬也起双眼看了看他道:“什么叫我们中国人?你们日本人的祖宗就是我们中国人。”
杜宇峰道:“一箱五粮液不够啊!”
牛文强道:“我一个人睡不着,我想……董欣雨了……”
张大官人乐道:“人家想女人,你受不了什么?”
散会后,孙东强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通报给了张扬,这是一种主动的示好。
张扬这才想起这茬事儿,姜亮搬新家的时候刚巧他去了东江,所以错过了,张扬笑道:“成,晚上我一准过去,家里还有什么需要的,说一声我给送过去。”
秦白道:“装修好了,我们都没操心,是海龙哥帮我们弄得,很不错。”常海龙主动承担了他们新房的装修工作,趁着给星钻装修店面的功夫,把他们的新房也弄好了,权当是送给他们的结婚礼物,一分钱都没收,这都是看在秦清的面子上。
李月梅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杜宇峰、秦白都是刑警,他们对李月梅的话感同身受,沈薇咬了咬嘴唇,伸出手,在桌下握住了秦白的大手。
李月梅道:“何必这么客气!”
张扬笑呵呵道:“嫂子多想了,我是想表达下兄弟感情,至于其他的还真没想。”
张扬道:“我算看出来了,呆在这儿别想清静……”话还没说完呢,电话又响了起来,张扬努了努嘴示意傅长征去接。
张扬听两人说话都不利索了,笑着摇了摇头道:“算了,今儿不喝了,都去我那里睡觉!”
姜亮道:“你嫂子做的红烧鱼那是江城一绝,不吃是你们的损失!”
张扬道:“空着手去多不好意思!”
孙东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常务副市长陈家年已经率先开口道:“赵书记情绪不要激动嘛,咱们共产党人讲究实事求是,有缺点要面对,有成绩也不能抹煞,张扬来丰泽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在招商工作、教育工作上的成绩尤为突出,其实赵书记应该清楚,过去刘强不就是教育局局长吗?”陈家年和张扬的私交不错,可这并不足以和*图*书成为他公开支持张扬的理由。
赵新伟和杜宇峰坐在沙发上抽得烟雾缭绕,张扬走了过去:“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外面抽去,弄得乌烟瘴气的,还让我们呆不?”
张扬转过身望去,却是龟田浩二,张扬不禁笑道:“龟博士愿意去更好,帮我弄看这牌子树的合不合格!”
姜亮道:“别人的人情你给,我的人情你更得给,我小舅子工作的事情怎么说?”
赵金芬道:“那些成绩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也不是他一个人的。”
杜宇峰道:“是啊,贴身内衣,一穿就是十多年,都不带换的。”
赵新伟道:“不想睡啊!”
李月梅看到一帮小子都拿自己开涮,笑道:“杜宇峰,回头我就把你的这番话跟你老婆说去。”
张扬道:“秦白也不差,这叫门当户对,郎才女貌。”
李月梅早就听说张扬字写得好,怀着希冀打开了他写的那幅字,却见上面写着:“兄弟如手足!”
沈薇红着脸点了点头。
张扬虽然成为了丰泽市常委,可他至今都没有去参加过一次常委会,张扬看得很透,现在的丰泽矛盾集中于市委书记沈庆华和市长孙东强之间,自己没必要跟着掺和,丰泽对张扬而言只走路过,绝不会是他长期停留的地方,他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新机场项目上,只有将这件事做好才能打下坚实的政治根基,为下次的飞跃奠定基础。
张扬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老狐狸,肯定看到这边热闹,躲起来了。”
张扬道:“李辉啊!那小子看起来不怎么机灵!”
此时杜宇峰在北阳台探出头来,从他们叫道:“都在下面墨迹什么?赶紧上来啊,就等你们了。”
牛文强道:“放心,我车里还有,最近忙着给厂子跑业务,我车后备箱里面常备两箱酒。”
姜亮笑道:“行,你今晚过来啊,你嫂子一定要请你来家里吃饭,我把哥几个全都叫过来,这个面子你得给我!”
李月梅端起酒杯道:“张扬,我得敬你一杯。”
李月梅是人民教师很有些文化,这下面的一句就是妻子如衣服,李月梅指着张扬的鼻子道:“好啊,你这是拐着弯的挑唆我们两口子不合。”
沈庆华心中冷笑,连齐国远都替张扬说话了,这帮猴崽子,都看出老子要退了,一个个慌忙准备改换阵营,人一走茶就凉,老子还没走呢,你们就开始改弦易辙了,人真是现实啊!
姜亮家住在三楼,刚分的三室一厅,算是赶上了公安局福利分房的最后一波,走入房内,张扬作势既要换鞋,姜亮的老婆李月梅迎过来道:“不用,客厅都是地砖,不用换鞋。”
傅长征笑了起来:“回头我跟大门说一声,搞个预约通报制度,没有得到许可的一概不许入内?”
张扬把杜宇峰交给了秦白和沈薇,让他们小两口一定要把杜宇峰送回家。他把牛文强和赵新伟塞道了自己的皮卡车内,牛文强打了个酒嗝道:“没喝够,还想喝……”
姜亮道:“好好的,扯这些不开心的事干嘛?”
沈庆华强压住心头的怒火,用平静的声音道:“大家举手表决吧!同意张扬进入常委的举手!”这是形式,可沈庆华就要走一走这个形式,他要亲眼见证一下现在的风向。
傅长征拿起电话,礼貌道:“哪位?”
张大官人笑道:“国情不同,意识形态不同,做事的方法不同,你根本不懂,所有的广告招牌加起来也比不上这幅标语的力量。”
沈薇道:“我去吧!”
张扬把皮卡车一直开到招牌下,围着广告牌绕了一圈方才把车停下,下了车抱着双臂仰视这幅字,张扬不无得意的向龟田浩二道http://www.hetushu.com:“龟博士,怎么样,还不错吧?”
李月梅道:“不跟你们瞎扯,赶紧拉桌子,咱们吃饭!”
张扬从新机场工地赶来,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最晚到达的一个,他在姜亮家楼下遇到了刚刚停好车的秦白和沈薇,两人就要结婚了,到哪儿都是出双入对,张扬笑眯眯道:“你们也刚到啊!”
李月梅叹了口气道:“我们家已经有一个警察了,我跟你姜哥结婚这么多年,就没见他踏踏实实安安生生过,有了案子,半夜就得爬来来,忙的时候一连几天都见不到人。每到他出任务,我就担惊受怕,半夜一旦电话响起,我就吓的心惊肉跳,生怕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来,姜亮已经这样了,我也改变不了,我不想我弟弟也做警察,不想又多出一个人让我担心。”
秦白还是不愿喝,沈薇这会儿在厨房帮忙了,他向厨房偷偷看了一眼,讨好道:“几位老大,我……我准备要孩子了……”
张扬只带了一幅字,想的有些寒酸了。
龟田浩二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李月梅笑道:“行了,你少帮我吹!”
张扬夹了一块姜亮亲手卤的牛肉,赞道:“好吃,老姜的厨艺越来越棒了,我看你不适合当公安,干脆去做厨子吧。”
张大官人慌忙把车停下,人一喝多了什么可能都有,连平时最注重形象的赵新伟,这会儿也放荡形骸了。
龟田浩二道:“过去就听说你们中国人喜欢搞形式主义,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张扬笑道:“成!我给你这么写,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张扬道:“赵主任呢?”
张扬刚刚送走了投资商,那边几个材料供应商又找来了,全都是熟人介绍,没点关系谁也不敢冒冒然就过来,张扬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道:“你们别找我,材料采购的事情都是常主任负责,你们找他去!”
一群人又笑了起来,这样的家庭氛围让每个人都感到放松。
张扬端起酒杯笑道:“别搞车轮战了,太麻烦,这么着吧,你们每人两小酒杯,我喝一茶杯,免得一个个喝。”这厮一仰脖一茶杯白酒干了个底儿朝天。
牛文强赞道:“张扬,我对你最服气的就两件事,一是你的酒量,二是你的女人缘。”
张大官人也有种挺过严冬,春暖花开的感觉,候机楼的招标工程也完成了,通过严格审核,最终由平中建设折桂,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平中建设在平海的综合实力还是首屈一指的,在张扬和吴中原多次沟通之后,吴中原对平中建设江城新机场工地加大了管理力度,目前工地的施工状况也让严谨的龟田浩二感到满意。
秦白道:“去给姜队选礼物去了,选了一下午,给他买了台微波炉。”沈薇打开后备箱,秦白去把微波炉抱了下来。
张扬笑了笑,看了看沈薇,发现小护士也出落得越发漂亮了,看来没少滋润她。
李月梅道:“李辉的事儿拜托给你了!”果然还是把话题扯到她弟弟的工作上了。
赵新伟道:“我要撒尿,你再不停车,我就尿你车上了……”
众人又笑了起来。
张扬只是说说罢了,这种破坏人家两口子内部安定团结的事情他是不会干的,姜亮是个好丈夫,别看平时在单位做事雷厉风行,可一旦到了家里就会扮演好丈夫好父亲的角色。他儿子晚上去了外公外婆家,姜亮只有两口子在家,这也是为了说话方便,毕竟这帮损友到来什么话都敢说,还是要避免给孩子造成不良影响。
赵新伟道:“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几个人围着餐桌坐下,秦白开了酒给每个人都倒上,轮到自己的时候改成了雪碧。杜和-图-书宇峰顿时不乐意了:“我说小秦,你怎么不喝?”
赵新伟笑道:“前两句还凑合,这最后一句再生贵子,你不是逼着他们两口子犯错误嘛?违反计划生育政策是要被开除公职的。”
随着新机场项目成为热点,很多关系也找了过来,想在新机场承包项目的,想提供材料的,还有想调来新机场指挥部工作的,诸般琐事全都朝着张大官人过来了,让这厮颇感接应不暇。
张大官人道:“去找常主任,我知道,可以照顾的都会照顾!”好不容易把这帮人给劝走了,张扬把傅长征叫了过来,指着鼻子就骂:“你小子管什么吃的?让你把好关,把好关,怎么什么人都往我办公室里进?”
姜亮点了点头,他微笑道:“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在自己为之奉献的事业中找到成就感,而我恰恰找到了这种幸福。”他端起酒杯道:“大话不用说,全都在酒里了!”
张大官人笑眯眯解释道:“中国人的中是两头舒展,顶天立地,日本人是中国人的后代,可他们又不想承认,于是就把头和尾巴都缩进去了,这还不够,还得横过来,变成了今日,所以你们日本人姓龟的特别多。”
秦白道:“我开车了!”
张扬接过电话,刚喂了一声,那边姜亮就嚷嚷了起来:“张市长,当了常委看不起老兄弟了,手机关机,找你人也找不到!”
张扬道:“是啊,全都在酒里了,李辉的事情交给我了,不过咱丑话说前头,他要不是那块料,我早晚还得把他赶出去。”
常凌峰道:“我这会儿走不开,正审核这批工程款发放问题呢?”
秦白指着微波炉道:“嫂子,这是我们送给你们的一点礼物。”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真是酒壮英雄胆,牛文强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他开车想自己的住处驶去。两人在后面不停嚷嚷着要去喝酒,张扬道:“酒是龟孙,谁喝谁晕,咱们还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建设社会主义大业呢?”
赵新伟道:“差不多了,咱们要是喝多了,上哪儿睡去啊?”
三杯酒下肚,姜亮又道:“今天为我均锅底是其一,恭贺张扬升任丰泽市常委才是主题,咱们每人敬他两杯怎么样?”仍然是一致赞成。
张扬笑道:“当然要去!”他走出门,看到常凌峰和章睿融两人站在院子里谈着什么,向他们挥了挥手道:“乔老的标语牌挂起来了,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而这一切没有经过预先的任何工作,都是人家主动过来的。
李月梅笑道:“张扬,你可真能说,这话对我们可不合适,你应该冲着秦白和沈薇说。”
几个人摇摇晃晃的离开,张扬一手扶着牛文强一手搀着赵新伟,秦白负责搀扶杜宇峰。
张扬道:“这样吧,先让他过来看看,试用一阵子,如果不是这块料,你还是该领到哪里就领到哪里去!”
张扬笑道:“你少来,哥儿们这不是忙吗?快被人情给压垮了。”
张扬叹了口气,好嘛,刚才说兄弟感情呢,这边事儿又来了,他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你哪个小舅子啊?”
姜亮叫道:“你敢!”
姜亮道:“你要是真觉着不好意思就给我写幅字送来,我家客厅的墙面还空着呢!”
李月梅笑道:“行了,我们这么大年纪,简单装修了一下就住进来了,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对了,新房装修好了吗?什么时候请我们去参观一下?”
孙东强难掩心中的得意,他微笑道:“其实张扬进入丰泽市常委是咱们市里面定下来的事情,关于这个问题,大家不用再争议了吧。”他的口气充满了一锤定音的味道,这句话本来应该由沈庆华来说,可他孙东强偏偏就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