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8章 天伦之乐

张扬点了点头道:“海瑟夫人太敏感了,其实这件事我根本没有想到您的身上,而且我根本没有在意。”
张扬道:“组织队伍,把金莎给我封了,这儿涉嫌赌博!”张扬打完电话,拉着牛文强和赵新伟离开了金莎。
秦萌萌惊喜道:“海瑟夫人!”
张扬道:“这货除了会玩这些小伎俩。”
这是向张扬赤裸裸的示威,张大官人之前的那番话很多人都知道,现在冒出了这么多的金莎,张扬再牛气不能把所有的金莎全部从江城抹掉。
张扬微笑不语,他也有些奇怪,马益亮上次被自己教训的不可谓不深刻,可这厮居然这么快就把之前的教训给忘了,壮着胆子在江城开了间游戏机厅,还用金莎的名字,在张扬看来,马益亮要么就是个傻子,要么就的确是块硬骨头。
张扬没想到她们也会认识,原来王均瑶在美国的时候和秦萌萌母子曾经见过面,只是不知道这母子俩和张扬之间还有这层关系。
秦萌萌笑道:“知道,可是心里总是放心不下。”她缺少家庭温暖,和徐立华之间十分投缘。
张扬笑道:“好,我帮你联系一下,不过我不可能亲自去操办这件事,毕竟我手头还有新机场的工作要去做。”
张扬道:“我都知道!您这些资料跟没说一样。”
秦欢道:“我干妈还有点事要处理,说国庆节直接飞北京。”
秦萌萌母子的到来让徐立华欣喜非常,她拉着秦萌萌的手没完没了的唠着,张扬则带着秦欢去院子里踢起了足球。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向那服务员道:“你赶紧通知他,就说张扬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借着这个机会带他好好玩玩,我国庆节过去。”
荣鹏飞道:“反正省厅对这件事很不满,说我们野蛮执法,你说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马益亮就算是一坨狗屎,你踩一次就够了,犯得上踩了一次又一次,就算把他踩扁了,你也沾了一身的脏东西,有意思吗?”
张扬陪秦欢玩了一会儿,担心秦欢的身体吃不消,带着他回去休息了。
牛文强笑了笑:“这……这种游戏厅……多了……你等着啊……看我给你脱美女衣服看……”
张扬悄悄打听了一下,开金莎蛋糕房的老板不是王均瑶,和马益亮也没什么关系,开店的老板是从外地过来的。张扬还没来及找他们老板问个清楚,市里所有的出租车也都贴上了金莎蛋糕房的车贴,这下好了,满大街都是金莎蛋糕店的广告,成了一道流动的风景线。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会!”
一家人坐下,赵铁生拨了个螃蟹给秦欢,看了看张扬道:“三儿,我听说前两天你去东江了,有没有见到你妹妹?”
张扬笑了笑道:“也许是夫人在美国呆得时间太久,所以回来会不适应。”
张扬呵呵笑道:“有那么一点!”
秦萌萌道:“也不尽然,虽然是成年人,心智未必成熟,必要的疏导还是应该的,如果等到真正吃亏了,后悔就晚了……”
张扬道:“没搞什么?帮着你们警方抓赌呢!”
王均瑶此时走下楼来,笑道:“这不是萌萌吗?”
张扬道:“别玩了,都是骗人的。”
张扬开始有兴趣了:“谁啊?她那个初恋情人是谁啊?”
秦萌萌慌忙解释道:“张扬是秦欢的干爸!也是我的干哥哥!”
张扬笑了起来:“我开始只觉着马益亮贱,没想到他还有些脑子,居然开了间游戏厅,专等我砸,这诱饵真是大手笔。”
秦萌萌小声道:“这全都多亏了你。”
赵铁生已经做好了饭,招呼他们过去吃http://www•hetushu•com饭,他又去给两个儿子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无可奈何的回来了,叹了口气道:“他们两个都去了丈母娘家今晚不回来吃饭了,我算看透了。我这两个儿子算白养了。”
荣鹏飞听出这厮犯了脾气,叹了口气道:“真的,你都是丰泽市常委了,这境界也该高点了!”
秦萌萌看出张扬的神情有异,关切道:“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秦萌萌道:“在美国的时候,海瑟夫人去过玛格丽特家里几次,所以我们认识!”
张大官人这次没冲动,第一次砸金莎扬眉吐气,第二次砸金莎就有种踩上狗屎的感觉,这第三次,不能再砸了,再砸就会贻笑大方,按照别人的说法那就叫境界太低了。张大官人意识到,不能注重形式,要深挖根源,找到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秦欢通过这阵子在美国的康复治疗,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小脸红扑扑的。双目中充满着健康的神采,他抱着张扬的脖子,在他脸上很亲了两下:“爸,我好想你!”
这时秦欢又跑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苹果,乐呵呵道:“爸,爷爷说明天带我去钓鱼!”
张扬点了点头,秦萌萌认徐立华当了干妈,已经是他的干妹子,张扬道:“回来了就好,中午吃什么,我请客!”
张扬哈哈笑道:“赵叔叔,你啊也看开点,平时他们还是陪你的时间多。”
王均瑶微笑道:“一家人啊,我不耽误你们说话了,这两天抽时间一起吃饭!”她把自己的名片递给秦萌萌:“有空一定要给我电话。”
张扬苦笑道:“头儿,能不能来点有创意的,您这段我知道!”
三人把金莎的招牌砸了个稀巴烂,牛文强拍了拍手道:“只要我牛文强在江城一天,就不会再有金莎两个字!”三个人同声大笑起来。
张扬笑道:“好啊,只要你乖乖听话,这两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望着秦欢天真烂漫的样子。张扬内心中感到由衷的欣慰,身体上的康复只是其一,秦欢从小缺少父爱,心灵上受到了不少的创伤,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让他的心理逐渐得到康复,这才是最重要的。
张扬道:“反正我下午也没什么事情。咱们这就回春阳,我先打个电话,让家里准备准备。”
张扬微笑望着王均瑶,心说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秦萌萌微笑道:“嫣然在美国整天都念叨你,哥,我看你还是赶紧把她娶回家吧,这么出色的女孩子,把她放在美国你放心的下吗?”
秦欢道:“什么叫不靠谱,简谱我知道五线谱我也知道,就是没见过不靠谱!”
张扬道:“我说过了,只要我在江城,就不会再有金莎这两个字,是他自己犯贱!”
张扬笑道:“你是我妹妹,帮你是应该的!”
秦萌萌道:“我想让秦欢回来上学,不想他功课上耽搁太久,所以就提前回来了。而且我听说干妈病了,早点回来看她!”
张扬笑道:“有没有违规,谁不清楚?里面麻将机这么多,根本就是赌博。”
杜天野道:“你不明白的事情还有很多呢,都当了丰泽市常委了,你这思想境界也该提高提高了。”一天之中杜天野已经是第二个说这句话的人了。
张扬道:“妈,小静大学还没毕业呢,你这就着急把她给嫁出去啊?”
王均瑶自己抽出一支香烟点上:“张市长,我刚刚来到江城,听说了一些事,那间金莎游戏厅和满大街的金莎蛋糕店的广告跟我没有关系。”
服务员道:“老板不在,这会儿肯定休息了http://m•hetushu•com!”
市委书记杜天野针对这件事也打来了电话,游戏厅装了监控,张扬他们三个进去玩得情景全都拍下来了,张扬砸金莎的情景也被人拍了照片,这些材料被送到了市纪委,纪委看到是关于张扬的事情,不敢擅自做主,马上上报给了市委书记杜天野。
赵铁生道:“我总觉着不踏实,丁斌那孩子我见过,有些傲气,人家是高干子女,咱们是普通工人家庭,小静跟他谈恋爱总是有些不靠谱。”
张扬摇了摇头,微笑道:“工作上的事情,走吧,咱们回春阳!”
秦萌萌笑道:“想她了?”
三个人来到车内,赵新伟和牛文强的酒还没醒呢,迷迷糊糊跟着张扬看热闹,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就看到金莎把大门给关上了,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
杜天野倒没怎么责怪张扬,他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被人抓住了这么多毛病?”
砸门的动静把牛文强和赵新伟都吸引了过来,两人这会儿酒有些醒了,牛文强方才认出门口金莎这两个字,不由得笑道:“张扬,有人跟你作对啊,你不是说你在江城一天就不会有这两个字吗?这才几天啊,又出现了。”
荣鹏飞无奈的叹了口气:“真的,没必要,总得给人一条活路,没必要赶尽杀绝。”
面对金莎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张大官人也只能熟视无睹了,在这件事上较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找出背后的指使者才是重点。
秦欢蹦蹦跳跳的去院子里了。张扬望着他的背影道:“小欢开朗了许多。”
张扬反问了一句:“为什么找我?”
杜天野道:“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你以后做事别这么张扬,我回头跟马益民说说,让他给马益亮带个话,把这件事压下来。”
张扬看了秦萌萌一眼,总觉着她的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的感慨。
王均瑶走后,张扬把秦萌萌母子俩带回自己的办公室,给秦欢拿了听饮料。又给秦萌萌倒了杯茶。
张扬笑道:“马益亮过去是你的雇员啊!”
张扬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人又开了间金莎,这金莎游戏厅究竟是过去就有还是刚刚开起来的?带着满腔的疑问,张扬跟着赵新伟、牛文强三人走了进去。赵新伟一进去就找了台1942练了起来,牛文强则坐在麻将机前,递给服务员一张百元大钞:“给我上分!”
张扬拿起电话正准备往家里打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却是邢朝辉打来的。
张扬抱着秦欢,心中这两天的郁闷一扫而光:“爸也想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也不让我去机场接你!”
徐立华叹了口气道:“三儿啊,她和那个丁斌关系到底怎么样?两人处到了什么程度?”
张大官人也顾不上送王均瑶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下楼去,在楼梯的拐角处迎上秦欢一把就将他抱了起来,原地转了两个圈儿,楼梯中响彻起父子两人的欢笑声。
赵立军赵立武兄弟俩都已经成家,因为张扬的照顾,都过上了自己的小日子,赵铁生这两年脾气改变了许多,对待徐立华关心了许多,看到干女儿来了,赵铁生慌忙又去买菜又去做饭,把厨房的事情给承包了。
邢朝辉道:“文革的时候下过乡,当过知识青年,后来偷渡去了香港,辗转到了美国,像很多去美国的华人一样,从洗碗工做起。一点点创业,到后来在美国开了许多中餐馆,成为餐饮业大亨,如今美国几个大城市都有她的餐馆,欧洲也有她的分店,生意做大了之后又进军娱乐业。结过一次婚,嫁给了一位阿联酋www.hetushu.com富翁,结婚不到一年那富翁就死了,留给她一大笔遗产。”
身为金莎游戏厅老板的马盖亮自始至终没有出现过,这让张扬感到奇怪,马益亮开金莎游戏厅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等着自己去砸?人至贱则无敌,这厮不会贱到这种地步吧。
牛文强道:“麻痹的,机子肯定做手脚了!”
王均瑶笑道:“真是没想到,之前都没说过这层关系。”
那服务员道:“你说我们马老板啊!”
王均瑶淡然笑道:“变得应该不是我!”她弹了弹烟灰,轻声道:“我这次过来还有一事相求。”
张扬亲自给王均瑶倒了杯茶,王均瑶接过后说了声谢谢,然后打开手包,取出一盒香烟,递向张扬。
一家人都笑了起来,徐立华摩挲着秦欢的头顶,充满慈爱道:“你这个爷爷就是个不靠谱!”
张扬道:“他算什么东西?你别理他,我看他敢怎么闹腾。”
张扬跟着他看了一会儿,牛文强没把对战的美女衣服脱下来,自己已经把那点分值输光了,这厮气得把外衣给脱了,向服务员招了招手又是一百块递了过去。
张扬点了点头,摸出电话,给秦白打了过去,秦白刚刚把杜宇峰送回家,收到张扬的电话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
张扬对游戏机没兴趣,他真正感兴趣的是这里的老板,究竟是谁开得金莎呢?趁着服务员过来收钱,张扬道:“你们老板在吗?”
秦萌萌笑道:“不用,我有同学在那里。”
又过了十多分钟,秦白率队赶到,张扬走下车去,秦白看到金莎游戏厅大门紧闭,不由得微微一怔,他转向张扬道:“人都走了?”
邢朝辉道:“给你点不知道的,王均瑶在下乡期间和某位知识青年走得很近,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他们两人当时谈过恋爱,这段感情维持了大概两年,后来随着王均瑶前往香港,这段感情无疾而终,不过当时跟他们在一起插队的知青多数都知道。”
张扬道:“赵叔,你放心吧,小静都是成年人了,应该懂得保护自己。”
就在张扬想方设法造出幕后的始作俑者的时候,王均瑶主动来到了江城新机场指挥部,虽然张扬高度怀疑这次的事情和这个女人有关,可表面上还是相当客气的,微笑着请王均瑶坐下:“海瑟夫人,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荣鹏飞道:“我告诉你,人家现场有监控,你们几个人进去玩的情况全都被录下来了,你说他开赌场,你也不干净,你们去赌场干什么?还玩了这么久,现在他一口咬住你公报私仇,把我们也扯进来了。”
赵新伟道:“有情况?”
张扬笑道:“能够帮上忙的我一定尽力!”
秦萌萌道:“我在春阳呆几天,下周一去京城,办理提档的事情,秦欢和我一起过去,这么多年,我还没有带他好好看看自己的首都,自己的家乡。”提起这件事秦萌萌就有些内疚。
秦萌萌笑道:“赵叔叔,都什么年代了。现在女孩子在外面做生意的多了。你看电视应该知道,很多企业的老总都是女性。”
张扬道:“早就好了!”
王均瑶道:“那就多谢你了!”她起身想要告辞。
秦萌萌微笑走上楼梯,来到张扬面前,轻声道:“哥!”
王均瑶皱了皱眉头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金莎关了之后就没联系了,我也不知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张市长,我这么大年纪了,也有一定的身份地位,我不会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情。”
秦萌萌道:“我已经托人在东江找到了工作,东江明珠学院,一所民办大学,我去那里担任中文系老师,那www.hetushu.com里是教育区,名校很多。准备让秦欢上东江师范附小。”
荣鹏飞道:“金莎游戏厅没有违规行为,马益亮去省厅把我们都给告了。”
张扬道:“好,荣局长,我知道了,以后我不找你们,你也别找我!”
张扬微微一怔,他过去从没来过这种场合,想不到这就是赌博啊!他低声向牛文强道:“这不是赌博吗?”
秦欢笑道:“妈说要给你一个惊喜!”
秦萌萌道:“没什么可准备的,我带秦欢住几天。”
望着金获得灯箱,张扬摇了摇头,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狠狠扔了出去,灯箱被砸出了一个大洞,牛文强和赵新伟在他的带动下,也拿着砖头砸了起来,人在酒后通常需要找到发泄的途径,简单暴力无疑是最为有效地一种。
荣鹏飞第二天一早就给张扬打来了电话,他禁不住抱怨道:“张扬,你搞什么?”
杜天野道:“你现在想透了,人家把游戏厅命名为金莎,目的就是把你给招过去,你当着江城人民吹过牛,说有你在江城就没金莎两个字,看到金莎一定会砸,现在好了,你砸也砸了,照片也被人给拍了,你说人家开赌场,你自己还在赌场里玩呢?”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望着广告灯箱上金莎两个字,看了足足两分钟,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开始还有些生气,可这会儿发现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马益亮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就凭这厮根本没有这个脑子,更没有这个胆量,按照公文式的说法,这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针对他个人的行动,你张扬不是说你在江城一天,就没有金莎两个字吗?知道你敏感,我就是要用这两个字来刺激你。
张扬道:“什么时候正式过去?”
服务员点了点头道:“你认识我们老板啊!”
张扬道:“他开游戏厅我不管,可这狗日的为什么要叫金莎,不是故意挑事是什么?”
王均瑶道:“我不想你有所误会,发生了这种事,按照一般人的思维都会认为这些事可能和我有关,咱们认识的时间比较短,你不了解我做事的风格,如果我做过的事情从来都不怕承认,但是这件事明显有人故意这么做,想往我身上栽赃,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
邢朝辉那边道:“我了解到的只有这么多,如果你想了解更详细的资料,自己去查,我找到了他们当时的一张合照,还有一些同时插队的人员名单。都给你寄过去了,这两天就会收到。”
杜天野道:“别管人家玩什么,你别往圈里钻啊,现在好了,自己惹了麻烦,还把公安系统给连累了。”
秦欢也叫了声奶奶好。
王均瑶笑道:“我了解过你的一些事,发现你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很多项目要涉及到和安小姐的合作,你知道的,我和她并不熟悉。”
张扬道:“等我见到马益亮,非得抽他一个满地找牙不可。”
出于礼貌,张扬起身相送。刚刚来到门前就听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叫道:“爸爸!”
邢朝晖停顿了一下方才道:“许常德,平海省前省长许常德!”
张扬听到马老板这三个字,顿时想到了马益亮,他冷笑道:“马益亮?”
徐立华道:“我也不想她能有多大的作为,女子无才便是德,我希望她能够安安生生的过日子,早点把婚事给定下来,早点嫁出去我才放心。”
张扬道:“你们怎么先回来了?嫣然呢?”
王均瑶叹了口气道:“不是我敏感,我回到国内之后方才发现,很多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国内的人际关系比起我当初离开的时候变得复杂,人和人之间充满了恶意的猜和_图_书度。”
张扬笑道:“现在国家提倡晚婚晚育。我做党员干部的得以身作则。”
张扬道:“我就是搞不明白,这世上会有这么贱的人!”
徐立华带秦欢去洗脸,张扬在秦萌萌对面坐下,微笑道:“有什么打算?准备让秦欢在哪儿上学?”
赵铁生道:“不提他们了,咱们吃饭。”
荣鹏飞道:“王厅把我训了一通,反正啊,你下次要砸别人场子,别把我们警察给牵累进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见到了,一起吃了顿饭,这丫头现在能耐了,暑假期间勤工俭学赚了不少。我朋友都夸她是个销售好手。”
赵铁生嘿嘿笑了一声,他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道:“三儿啊!小静那丫头的性子倔,自从上了这大学,我和你妈说她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了,只有你的话她还听一些,女孩子家一个人在外面,我就是担心她会吃亏。”
王均瑶笑道:“我这次来专程是想和你谈谈。”
张扬道:“表面看起来还行。”
王均瑶道:“你应该知道,我在美国从事的就是娱乐行业,和好莱坞的许多电影商都有着很好的关系,来到江城之后,我看中了这片地方的人文景观和自然风貌,前两天去清台山,看到了香港方面建设的影视外景基地,他们的建设缺乏规划,我打算出资兴建一座现代化的影视娱乐城,初步选定在清台山脚下。”
张扬听到这声音顿时温暖了起来,却见院子之中,秦萌萌牵着秦欢的小手正站在阳光下,秦欢昂起小脸看到张扬激动地叫了起来,然后放开秦萌萌的手不顾一切的向楼上跑来。
张扬很纳闷,自己的思想境界真的如此不堪吗?更让张扬恼火的是,江城主干道的广告灯箱上全都出现了金莎的字眼,上面写着,金莎蛋糕店10.1日盛大开业。
张扬道:“谢谢!”他是真心实意的道谢,邢朝晖提供的这份资料极其重要,张扬知道许常德是怎样死的,如果不是自己查出了许常德贪污受贿的证据,许常德不会走上绝路。许嘉勇因为这件事仇视自己。而王均瑶呢?如果她和许常德当初的感情很深,那么会不会为昔日的爱人讨还公道?
邢朝辉打电话过来是专门通报王均瑶情况的,邢朝晖道:“这个海瑟夫人原名王均瑶,是平海省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的妹妹。”
张大官人听到这一消息顿时愣了。许常德居然和王均瑶谈过恋爱。而且根据时间推算,两人都是初恋,天哪,难怪这王均瑶突如其来的跑到江城开了金莎,这女人该不是要回来替许常德报仇的吧?
张扬道:“肯定是内部人走漏了消息,不管他,把门砸开,任何事都由我来担着!”
张扬这才把事情跟他说了,赵新伟毕竟是警察出身,虽然有七分醉意可仍然能够从中看出点什么,低声道:“不用问,有人得到消息提前报信了。”
秦白的原则性一直都很强,可是和张扬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来都不会考虑原则这两个字,这是因为他对张扬的信任,秦白马上下令,让警察砸开金莎游戏厅的大门。
赵铁生道:“一个女孩子家做什么销售,抛头露面的总是不好。”
张扬道:“学校的事情确定了吗?用不用我帮忙?”
张扬怀疑的第一个人就是王均瑶,开金莎夜总会的是她,张扬砸了她的店,把她从南林寺商业广场赶了出去,这口气王均瑶不会这么容易咽下,上次的一团和气只是表面。
张大官人曾经说过,只要自己在江城一天,江城的地面上就不会再有金莎这两个字,可这件事还没过去多久时间呢,金莎这两个字就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