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9章 张大官人的境界

秦萌萌重重点了点头,这么简单的道理,她过去一直都不明白,因为太深的仇恨蒙蔽了她的本心,她已经忽略了其他珍贵的存在。秦萌萌道:“我会好好照顾小欢,让他在全新的环境里幸福健康的成长。”
杜天野抿了抿嘴唇道:“张扬,我真是同情她,没其他的原因。”
于子良道:“那是因为你当院长,已经脆离了我们普通医生的队伍。”
张扬道:“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儿,放心吧,我保证看住这帮家伙,让他们开玩笑不能过度,要高雅风趣,不能低级下流。”
张扬道:“现在先上车后补票的多了,也不差秦白一个。”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给嫂子打个电话,让她别做饭了,一起吃饭!”
秦清走过来接过流程,当她看到上面的嘉宾名单,江城市委常委全部都要过来出席婚礼的时候,就觉着这件事有些太过隆重了,咬了咬樱唇道:“杜书记他们全都要过来?”
秦清叫了声爸,常海心道:“秦伯伯,秦市长今天上午开完常委会,十点多才启程的,我哥一路上都没敢停歇,就怕耽误了事情。”
苏媛媛犹豫了一下,此时身后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道:“媛媛……来客人了?快人家请到里面坐!”
于子良道:“前两天秦欢过来看我,他已经完全恢复了!”
秦萌萌道:“你的经历还真是传奇,一个卫校生居然走上了仕途,而且还做得有声有色。”
张扬道:“李长宇、严新建、徐彪……那啥,干脆你把他们都叫上吧,给常委们专门开一桌,话说你们平时也没这样的机会一起喝是不是?”
张扬笑了笑,抬起头,却被客厅内挂着的一幅黑白照片所吸引,这张照片是1966年拍摄的,是一张集体照,照片上的那群年轻人多数都穿着军装,吸引张扬的并非是照片本身,而是照片上的一个人,他竟然在上面找到了王均瑶,王均瑶虽然年纪不小了,可保养得很好,这是张扬一眼就能从照片上找到她的原因,年轻时候的王均瑶还是很漂亮的,她和另外一位女同学紧贴在一起,王均瑶将下颌压在对方的肩头,张扬好不容易才认出和王均瑶站在一起的女同学应该是苏媛媛的母亲沈静贤,不过如今的沈静贤早已苍老的不成样子,和年轻时候完全不同。这一发现让张扬喜出望外,他到现在还没收到国安寄给自己的照片,想不到居然在江城找到了。
秦清则和常海心两人走入小巷来到家门前,还没等她们进门就听到秦传良爽朗的大笑声,然后又听到张扬的俏皮话:“您老是看不出来,我跟您打赌,小沈怀上了,不出八个月,您一准把孙子给抱上了。”
杜宇峰道:“去吧,张扬在家里陪老爷子聊天呢?”
张扬道:“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走上了这条道路,不过现在看来,我的选择并没有错。”
秦传良心疼女儿,轻声道:“快去洗把脸,吃饭了吗?我去做!”
秦萌萌居然主动提起了文浩南:“最近有没有见过文浩南?”
张扬呵呵笑道:“我算什么国家大事,左市长才是忙活国家大事的人。”
秦清和常海心冲了个澡,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发现常海天和常凌峰都到了,常凌峰负责明天的统筹,常海天则负责车队的调度,虽然他们平时都是统筹大事的人,不过这次对秦白的婚礼也是极为重视,常凌峰拿着流程跟秦传良商量。
张扬道:“境界这东西,不能始终端着,该下去的时候一定要下去,该端起来的时候一定要端起来,这就叫收放自如。”
秦萌萌也忍不住笑了,清丽之中透出恬静,宛如一朵绽放的白莲花,张扬心中暗叹,难怪文浩南对她会如此痴迷。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这俩小妞穿着粉红色的超短裙,带着女仆帽,看起来很萌,好像在电视节目中看到过,仔细想了想,好像是日本爱情动作片里的女主角。
杜天野道:“其实仇恨是最折磨人的东西,你无法原谅别人,其实就是无法原谅自己,你啊,境界太低,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张扬看了看秦萌萌,她的表情风波不惊,从她平湖秋月般的眼神已经可以看到她的内心,现在的她应该已经斩断情愫,彻底摆脱感情的困扰。出于关心,张扬还是忍不住道:“你不可能这样一辈子,你还年轻……”
张扬正想走,却被杜天野叫住。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走神了,忽然想起我在春阳实习的情景。”
左拥军比妻子看得开,年轻儿女感情上的事情合则聚,不合则分,张扬和女儿没有走到一起,是有缘无分,左拥军很欣赏张扬这个年轻人。
张扬道:“哟嗬,发脾气了,得,我帮你一次,不过你得答应我,别跟她联系,千万别,上次她可差点把陈老伯给折进监狱里去。”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于子良道:“四两吧,多了不行。”
蒋心慧道:“女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选择,以后她还不知愿不愿意回来呢?”
张扬道叹了口气道:“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你听我一句劝,苏媛媛能够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把你给卖了,证明这个人不值得帮,你千万别跟她再有什么联系。”
常海心对张扬的期待丝毫不次于秦清,可她懂得自己并不适合表露出任何的感情,轻声道:“这次我得好好谢谢他。”
于子良道:“所以说,当官太累,还是简简单单的当个医生好。”
沈静贤的声音再度响起:“烧了和图书没有?”
沈静贤道:“是!”她忽然又转了念头:“把那张照片烧了!”
苏媛媛回到房间内将母亲过去的病历拿了出来,于子良看了一下,治疗方案并没有错,内分泌疾病治疗并非是他的强项,他也拿不出更有效地办法,他看了看张扬,张扬这会儿已经洗完手在那儿喝茶了,于子良明白,自己跟来的目的就是给张扬打掩护,他轻声道:“苏小姐,我给你开张方子吧。”
秦白眉开眼笑,张扬的这一招的确很妙。他开心道:“我姐工作忙,今年中秋节都没有回家,这次总算可以好好聚一聚了。”
张扬一听脸色顿时就变了,他不解的看着杜天野道:“我说杜书记,你真的假的啊?上次还没被这个女人给害够?”
张扬笑道:“杜书记,别,你吩咐就行,千万别用求这个字。”
秦白道:“我结婚那天,你能不能境界高一点?”
张扬笑道:“你是老板啊?我是张扬。”
张扬把那摞空白帖子递给他:“你自己写啊!”
秦白订蛋糕的时候,张扬四处打量了一下,这家蛋糕店还是很正规的,没毛病,如果硬要挑,最大的毛病就是金莎这两个字,因为这两个字很多人都看起了张扬的笑话,你不是牛逼吗?你不是说你在江城一天就不会有金莎这两个字吗?现在满大街都是金莎的广告,你也没什么办法。
张扬道:“那狗日的,只要敢在江城露面,我非揍到他哭爹喊娘不可。”
左拥军和于子良之间的关系很熟,所以他们说话没必要存着太多的虚伪,左拥军感叹道:“是啊,一搞管理,业务就耽误了。”
秦萌萌道:“过了中秋再走,二十二三号的样子。”
张扬笑道:“好了,好了,比我预想中恢复的还要快,看来再有一个月就差不多了。”
张大官人微微一怔,这事儿奇怪了,明明那个人就是许常德,可沈静贤非说自己不认识,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难道其中另有内情?张扬正想问呢,沈静贤道:“媛媛,送客!”
张扬笑道:“于博士什么时候信佛了。”
沈静贤道:“去把客厅的那张照片取下来给我!”
杜天野笑了起来:“成,你把帖子给我,回头开常委会的时候我帮你发了。”
于子良摇了摇头道:“不了,我晚上还有事,张扬,咱们走吧!”
苏媛媛端茶出来,看到张扬正装模作样的给母亲看病呢,她并不知道张扬的能耐,自然认为他是在装模作样,于子良道:“有没有过去的病历?”
左拥军抗议道:“我还是医生啊,我仍然去手术室开刀,业务一样在抓。”
张扬道:“这位于博士是位名医,在国内外拥有极高的声望,他一定能够帮到你。”
张扬道:“伯母,让我们帮你看看行吗?”
张扬把方子写完,于子良拿过去看了看。
张扬从昔日的卫校生如今已经成为丰泽市常委,丰泽市副市长,更担任了江城新机场工程的现场指挥,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作为,他以后的路还很长,可以用前途不可限量来形容,每每想到这里,蒋心慧都深深后悔着,是她的目光过于短浅,方才耽误了女儿的终身大事。
张扬知道杜天野心里想的是什么,叹了口气道:“我说杜书记,你好歹也是一市委书记,咱的境界就不能高一点?”
张扬笑道:“多喝点,正好连消毒都免了。”
张扬笑道:“把我说得跟救世主似的,萌萌,其实救你的是小欢,你的未来充满了希望,你的希望就是小欢!”
张扬道:“杜书记是证婚人,他不来还不行呢!”
秦白乐道:“刚才还说你境界高呢,怎么这会儿又下去了。”
秦萌萌微笑道:“还好就好。”除了这句话,秦萌萌再无多余的表示。
张扬道:“话题别跑偏了,秦白结婚打算请你当证婚人,你答不答应?”
沈静贤道:“媛媛带我去市里几家医院都弄过,也找过不少专家,可效果一直都不明显。”
蒋心慧道:“本来晓晴是准备和你们几个同学聚聚的,可惜时间太短,没来及。”她为女儿解释。
苏媛媛不解道:“为什么?对了,刚才张扬说了什么?”
其实开药方的人是张扬,并非于子良,张扬之所以让于子良跟来,主要是自己给人看病并不是那么让人信服,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并不想让苏媛媛知道自己拥有神奇的医术,可在于子良看来,张扬是做了好事不留名,这么年轻就有这样的境界真是不容易。
秦清又道:“你刚跟我爸说的事是真的?”
秦清淡然道:“他这人最喜欢凑热闹,这样的场合少了他才怪。”语气虽然平淡,可是心中却充满了对张扬的渴望和思念。
张扬点了点头道:“您老还不相信我,我这双眼睛,火眼金睛,我看肯定有了!”
张扬心中有些不耐烦,可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又不能过多的表现出不满,耐着性子道:“杜书记让我过来看看,这位是著名的医学专家于博士。”
周秀丽看他拿酒进来,马上就道:“张扬,晚上不能灌我们家老于,他明天还有两台重要的手术呢?”
于子良笑道:“医者父母心,能帮人家还是帮一帮,佛祖不是都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种善因会得善果的。”
于子良却笑道:“你是一个例外,你是两手都在抓,两手都很硬。”于子良对张扬的欣赏是显而易见的,虽然张扬一直用祖传偏方来解释,可于www.hetushu.com子良在多次亲眼见证张扬的神奇之后已经对这个年轻人的医术推崇备至,他认为张扬的医术根本无法用现代的医学理念来解释。
张扬笑了笑,跟着她来到房间内,秦清撅起嘴唇,嗔道:“你啊,搞什么?秦白跟这些常委都不熟,你让他们全都过来干什么?”
于子良道:“我不信佛,可是喜欢看佛经,佛经中有许多的道理都是发人深省的。”
秦清笑着搂住常海心的肩头,看了看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俏脸,常海心恢复得很快,脸上烧伤处的皮肤只剩下浅浅的痕迹,如果不留意是看不出来的,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可以完全恢复。
张扬笑道:“没事儿,回头我让司机过来接我。”他只是嘴上这样说,凭他的酒量,别说是一斤,就是再来一斤也用不着司机。
张扬道:“对了,嫣然电话过来,她10.1号过不来,不能参加你的婚礼了,礼金托我转呈。”
张扬向沈静贤道:“伯母,您今年多大年纪了?”
张扬笑道:“好吃也得等以后吃,今晚五湖四海的朋友都来了,你秦市长怎么也得出面接待一下。”
秦清道:“好了也不带你这么盯着人家看的,没礼貌!”她牵着常海心的手进房去了。
却见院落之中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妇人坐在轮椅上,正在那里晒着太阳,裸露在外面的双脚有些浮肿,部分皮肤已经溃烂了,她就是苏媛媛的母亲沈静贤。
秦清啐道:“你啊,你和杜天野私交好,我和他可没这份交情,你勉强人家过来干什么?”
左拥军问起张扬的近况:“听说你前阵子病假,是不是工作太累的缘故?”
张扬内心暗自苦笑,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了,他和于子良对望了一眼,两人有些尴尬的离开,苏媛媛还是有些歉意的,把他们送到门外:“张主任,于医生再见!”
沈静贤一双眼睛黯淡无神,她冲着张扬和于子良的方向微笑道:“你们请坐,我行动不便,眼睛又看不到东西,没办法招呼你们,媛媛,快请客人坐,给他们倒茶!”
杜天野笑着摇了摇头,这厮给秦白帮忙果然不遗余力,江城常委全都参加某人的婚礼,除了某位常委的子女结婚,别人是无法享受到这个待遇的。不过想想秦清现在已经是岚山市副市长,她弟弟结婚,江城市委领导出席也是应该的。
杜天野道:“苏媛媛的母亲病了,我想你去帮忙看看。”
秦萌萌笑了起来:“平步青云,一帆风顺,你的官场之路让很多人都羡慕呢!”
秦清又爱又恨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就会做这些表面文章。”
“哪个程娟?”张扬好奇道。
姜亮和杜宇峰看到他们,乐呵呵迎了上来,姜亮道:“秦副市长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夜深沉,秦萌萌哄秦欢睡着之后,蹑手蹑脚离开了房间,走上平台,发现张扬一个人站在那里,望着门前波光粼粼的小河呆呆出神,秦萌萌走了过去,轻轻咳嗽了一声,方才将沉思中的张扬惊醒。
张扬道:“别人都说我运气好,总是遇到贵人相助。”
秦传良看到女儿出来,笑道:“我女儿回来了,什么事情都由她做主。”
秦传良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可张大官人笑眯眯道:“没事儿,你放心吧,就我这境界犯不着跟他们一般见识。”
秦清道:“我可没说沈薇的坏话,小妮子挺可爱的!”她等车停稳了,拉开车门第一个走了下去。
于子良道:“一心不可两用,你还是老老实实抓管理吧。”
秦清心中又羞又恼,这厮不是把他们也算进去了吧,秦清道:“别胡说,传出去让人家笑话。”
苏媛媛点了点头,转过身去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张扬行事有些让人费解。
那中年女人听到他的名字脸色明显有些变了,她也听说了张扬的事情,她颤声道:“你想干什么?不要乱来啊……我会报警的。”
秦清道:“你们先过去吧,我得先回去见见我爸。”
秦清笑道:“怎么说话呢?这是我家,搞得你跟主人一样。”
张扬道:“做什么饭啊?鱼米之乡都订好了,清姐她们休息休息,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张扬道:“我十月去北京和你们会合。”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低声道:“其实官场是最现实最残酷的地方,可真正深入其中,却感觉到很有意思,大概我天生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与人斗其乐无穷。”
沈静贤道:“谢谢你们了!”
秦萌萌道:“这世上阿斗多了,就算有诸葛亮帮他一样成不了气候。”
张扬的出现让苏媛媛感到十分的突然,一双美眸睁得滚圆,目光充满了惊奇和诧异。张扬道:“我听说伯母病了,所以过来看看。”
张扬这才想起,田斌受伤住院的时候,曾经在病房中见到过。
张扬和于子良坐进皮卡车内,张扬愤愤然道:“母女俩都是一个样子,全都是恩将仇报,早知这样,我就不过来了。”
想到这里张大官人不由得笑得有些邪恶,俩小妞看到他笑着不走,又挥了挥手道:“欢迎光临。”
张扬道:“杜书记以德报怨,我只能成全你的美誉。”
秦白道:“求你件事儿!”
张扬点了点头道:“沈薇怀上了,你等着抱侄子吧!”
张扬把喜帖放在杜天野的桌面上,杜天野拿起喜帖看了看道:“秦白结婚,这小子怎么自己不来给我送?”
常海龙停好车笑道:“清姐,没你这么说话的,弟媳妇还没http://m.hetushu.com过门呢就说人家坏话,要是让人家听到肯定不高兴。”
张扬道:“你现在是岚山市副市长,又是我们江城培养的干部,你弟弟结婚,他们当然要到场祝贺。”
杜天野笑道:“你跟他什么关系,你凭什么送啊?”
张扬笑道:“杜天野过来那是因为我和他的私交好,你想想市委书记都出动了,其他常委肯定也得有所表示,要团结在杜书记为核心的组织周围,要积极参加党内活动,秦白的婚礼,就是党内活动。”
秦白道:“我总觉着不好,我跟他们又不是太熟。”
秦清道:“那也没必要全都来吧!”
秦萌萌笑道:“行了,别跟我说大道理,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珍惜嫣然。”她向前走了两步趴在栏杆上,望着月光下闪烁着鳞光的小河,听着小河在静夜中流淌的声音,沐浴着微凉的秋风,整个人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秦萌萌小声道:“哥,谢谢你,你不但救了小欢,也救了我,我终于发现了自己活下去的意义。”
于子良的主业虽然是外科,可他对这些常见的内科病也是懂得的,为沈静贤检查了一下,发现她的糖尿病很重,眼和肾都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
苏媛媛道:“是那张您下乡插队的照片吗?”
张扬哈哈大笑:“我要是境界高了,那帮猴崽子答应吗?”
于子良道:“去我家小区门口吧,最近新开张了一间家常菜馆,味道好的很!”
秦传良道:“你们看着办就行,明天我就等着喝媳妇茶,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管。”
左拥军道:“我最近和他也没怎么见面,他当副市长那会儿还好,现在当了市长,整天忙得不着家,连弟妹都提意见了。”
左拥军道:“我和张扬有日子没见了,今晚我承包六两,那一斤张扬自己喝。”
秦清道:“什么五湖四海,我可没这么多朋友,海心,我们去洗洗脸,换身衣服。”
苏媛媛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转身来到客厅内,取下镜框,从镜框中取出照片,来到外面,正准备烧了,可看着那张照片,她又改变了念头,母亲为什么会对这张照片表现的如此敏感,难道这照片隐藏着什么秘密?
沈静贤道:“四十八了,身体不行,糖尿病,过去没有重视,现在并发症都来了。”
杜天野道:“当然答应,别说秦清过去是咱们这里走出去的干部,就冲着咱俩的关系我也得答应。”
杜天野道:“就你也配谈境界!”
秦传良乐呵呵站起身道:“小清,你怎么才来,海心也来了!”
张扬道:“听你们这么一说,以后我还是别带着几张偏方招摇撞骗了,老老实实混我的体制才是正本。”
张扬大包大揽道:“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来处理,该喊什么人,我掂量着办!”
秦清在九月三十号下午方才抵达江城,她和常海心一起跟着常海龙的奔驰商务车一起过来的。因为家里巷口太窄,所以车只能停在外面,常海龙停车的时候就看到了张扬的皮卡车,不由得乐道:“张扬早就来了。”
杜天野道:“张扬,你放心吧,我跟她什么都没有,只是我觉着她也挺可怜的,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帮帮她就是!”
沈静贤点了点头:“那就多谢你们了!”
张扬道:“这两天就会过来参加秦白的婚礼,她会去医院专程感谢你们的。”
苏媛媛道:“屋里坐吧,我给你拿纸笔!”
秦清道:“外面的饭哪有我爸做的好吃。”
常海龙拉来了不少的礼物,正准备去家里喊人的时候,看到杜宇峰和姜亮他们开着警车过来了,常海龙道:“哥几个,过来帮忙拿礼物。”
门前迎宾小姐拿着气球向他们挥舞着:“欢迎光临。”
蒋心慧道:“小张不是开车了吗,还是少喝点。”
秦白道:“我姐得三十号才能到,咱们这边两个迎亲的伴娘是常海心和程娟!”
秦清听到这里真是哭笑不得,张扬这家伙当真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常海心那边已经捂着嘴笑起来了。
秦清此时又从房内走了出来,向张扬道:“张扬,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啊,明天我弟弟才结婚呢?”
在金莎的事件上,张扬并没有陪着潜在的对手继续疯下去,爱挂广告就挂,爱开蛋糕店就开,他不但没去砸金莎蛋糕店,还在9.26号,金莎蛋糕店试营业的时候专门去了一趟,陪着秦白定制了一个五层的婚礼蛋糕。
张扬笑道:“你是他的救命恩人。”
秦白推了他一把,两人这才顶着叮叮咚咚的风铃走了进去。
秦传良拉着张扬重新坐下,神神秘秘道:“张扬,你真不是跟我开玩笑?你说,沈薇她真的……”
秦清笑道:“你这张嘴真够损的,什么叫先上车后买票啊?这话传出去,让秦白小两口多难堪。”
左拥军道:“等晓晴毕业了,我让她回江城,就跟周博士工作学习。”
张扬笑道:“你小子对我还信不过?我就算真想砸,也不会连累你。”
秦清被他一连串的道理憋得说不出话来,脸上的表情虽然生气,可心里却荡漾着甜蜜。她小声道:“张扬,这件事弄得太隆重了,我害怕影响不好,搞不好有人会借着这件事做文章。”
张扬点了点头道:“见过,他还好。”
秦传良笑道:“还是我女儿会说话。”
杜天野道:“张扬,我想求你个事儿。”
那边常海龙开车带着姜亮和杜宇峰一起去新房了。
杜天野有些烦了,皱了皱眉头道:“你小子哪这和-图-书么多废话,你到底帮是不帮?”
张扬笑了笑道:“有机会的,一阵子没见,大家都挺想她的。”说出这话的时候,张扬忽然意识到,自己和左晓晴的确陌生了许多,原来感情真的需要交流。
张扬低声道:“你跟我好啊,你是我女人啊,你弟弟是我小舅子啊,我小舅子结婚,我朋友能不来吗?”
对秦萌萌的感情问题,张扬是不好涉及的,虽然秦萌萌已经是他的干妹子,可关于秦欢的身世,以及秦萌萌的过去,她从没有提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这一切都是秦萌萌心中的禁区。
两人的出现让张大官人惊喜不已,同时这厮又意识到自己最近功力减退的厉害,她们走这么近,都没有提前听到脚步声。
于子良挥了挥手,张扬连话也没说,大步走了,心说这母女俩一个德行,全都是恩将仇报的。
沈静贤轻声道:“你看错了,那照片上没有许书记!我也不认识许常德。”
张扬笑道:“伯母,我是苏媛媛的朋友,今天专门请了一位专家,过来给您看病的。”
张扬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左拥军,他本以为蒋心慧不会来,却没有想到这次蒋心慧和左拥军一起过来了,蒋心慧自从那场风波之后,人的性情改变了许多,在人前低调了许多,今天见到张扬,她发现张扬比起过去更加英俊潇洒了,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种难言的悔意,如果当初不是自己的缘故,张扬和女儿早已走到了一起,正是因为她的干涉,才让他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最终导致了他们的分手,如今女儿去了美国留学。
姜亮道:“东西别卸下来了,秦白在新房呢,把东西直接送新房去。”
张扬道:“行,秦市长放心,我一定保密,秦叔叔,你权当什么都不知道。”
张扬乐道:“您老这话就不对了,难不成秦白连这事儿也得跟你汇报?”
常海心对担任伴娘还是有些没底,小声道:“要不我还是别跟着迎亲了,你看,我脸上的皮肤还没有完全恢复。”
张扬本来是不想帮苏媛媛的,他对苏媛媛上次出卖杜天野的事情耿耿于怀,认为这种人是不值得同情的,可杜天野既然发话了,他怎么都得给杜书记这个面子。可他一个人去好像并不合适,想来想去,把于子良给叫上了,只说是让于子良帮忙给朋友看病,于子良并不知道内情,可冲着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他也无可推辞。
秦白微笑道:“谢谢!”他把准备好的一些喜帖交给张扬道:“杜书记那里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叫他,这些帖子都是空白的,你帮我合计合计。”
张扬从最后一排找到了年轻时候的许常德,许常德身材不高站在边缘处,脸上带着笑,远没有成为市委书记以后的城府,很阳光的一个青年。张扬仔细的端详着照片,希望从中找到其他熟悉的人,正看的时候,听到身后苏媛媛道:“于医生,晚上在家里吃饭吧!”
张扬向秦清凑了凑,低声道:“天下间哪有像你这么好的女人,肯让我一辈子免费乘车……”
连秦白都诧异于张扬表现出来的好脾气,两人离开了蛋糕店,秦白道:“我刚才心一直都悬着,生怕你一时压不住火把蛋糕店给砸了。”
一个矮胖的中年女人朝着南方口音道:“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秦清向张扬看了一眼,轻声道:“小张,你跟我进来,我有话要问你。”
当晚的场合并不适合张扬发挥,他只喝了半斤酒,就起身告辞了,上了汽车,拿起手机翻到左晓晴在美国的电话,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有拨出去。放下电话,张扬启动汽车,开到街心广场旁的时候,他将车停下,握着方向盘,忽然想起当初和左晓晴一起在春阳的日子,那段日子他刚刚重生,对这个崭新的世界充满了惊奇和迷惑,正是左晓晴陪他走过了那段时光,左晓晴在感情上并不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可张扬并不能苛求每个女孩都像他一样执着而坚定,他想起了两人漫步在春水河畔的情景,想起了雨天中的那个强吻,想起了左晓晴泪眼朦胧的俏脸,张大官人心头最娇嫩的地方被触动了,他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始终都有左晓晴的位置,虽然因时光的逝去而蒙上了灰尘,可灰尘下的那段记忆,却始终没有褪色。
张扬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率先来到沈静贤的身边,微笑道:“伯母,刚才我在您客厅里看到一张老照片,上面有个人看着好像我们过去的市委书记许常德啊!”
于子良感叹道:“你啊,不做医生真是可惜了。”
于子良道:“我把左院长两口子也叫出来,今晚别跟我抢,我来请客!”
苏媛媛用手把住门,没有让他进门的意思,站在张扬身后的于子良有些纳闷,他不是说是朋友吗?怎么人家一点欢迎的意思都没有。
张扬微微一怔,左晓睛暑假回江城了?自己居然不知道,左晓晴居然没有和自己联系,他端起酒杯喝了口酒,低声道:“晓晴回来过。”
苏媛媛这才拉开门,张扬和背着医疗包的于子良一起走入院落。
秦传良乐呵呵点了点头。
几个人抵达的时候,周秀丽已经订好了包间,还把菜都点好了,张扬从车内拿了两瓶飞天茅台。
周秀丽道:“我最关心的还是常海心,不知道她的伤恢复得怎么样?”
沈静贤道:“你不要问,把照片烧了!”
张扬反唇相讥道:“我要是境界高还轮得上你坐在市委书记的位置上?”
张扬微笑点头,秦欢能够http://m.hetushu.com幸福也是他最愿意看到的,秦欢的幸福取决于秦萌萌,如今秦萌萌已经走出了阴影,张扬相信他们母子明天会越来越好,张扬道:“什么时候去北京?”
苏媛媛咬了咬嘴唇,轻声道:“张主任请坐,于医生请坐!”她还是像过去那样称呼张扬。她搬来了两张凳子,又转身去倒茶。
杜天野道:“荣鹏飞肯定必到,其他人你愿意喊谁,就给谁送帖子。”
秦清听出这厮话里好像透着一股暗示的味道,俏脸不禁一热,轻声道:“海心,咱们先回家。”
秦清笑道:“已经够漂亮了,我害怕你明天把新娘子都要比下去了。”
张扬笑道:“你把我境界看得这么低?我现在好歹也是丰泽市常委,我犯得着跟一小蛋糕店过不去吗?”
张扬笑眯眯来到常海心面前盯着她的俏脸看,这一看把常海心羞得俏脸通红,原本想做做样子说几句谢他的话都忘了,轻声啐道:“你没见过啊,看什么看?”
“就是田斌的女朋友,市局宣传科的那个。”
常凌峰道:“所有分工我都列好了,您老还是过过目,千万别有什么疏漏的地方。”
左拥军道:“现在当医生也不简单,病人的维权意识提高了,社会舆论对医生也不利,搞得病人和医生之间跟天敌似的,医疗纠纷层出不穷。”
秦白道:“别人我都不担心,就是担心牛文强。”
于子良将方子递给苏媛媛道:“药方我已经开好了,你按照上面抓药,给你母亲吃,一个疗程之后应该会有好转,到时候我会过来复诊。”
张扬笑道:“人家跟你没熟到那份上,怕你说他巴结你。”
秦市长俏脸一红,挥拳向张扬打去,这厮已经先知先觉的退出门外:“清姐,我记住了!”
于子良不由得苦笑,他是一个外科医生,张扬把他拽来看糖尿病人,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这厮是想拿他当幌子呢。不过,既来之则安之,看看张扬如何表演。
蒋心慧点了点头道:“八月初回来的,在家里呆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回去了。”
张扬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没事儿,这样吧,海心大老远来了就别让人家跟着累了,让董欣雨陪着你迎亲,牛文强他自顾不暇了,哪还顾得上给你添乱?”
张扬笑道:“这方子对糖尿病有特效,你记住了,以后肯定能派上用场。”
张扬笑道:“于博士太抬举我了。”
张扬笑道:“就咱俩这关系,你求什么?”
中年女人道:“放心,一定,一定。”
张扬笑道:“谁他妈敢!我都安排好了,所有想趁着这个机会巴结秦副市长的,礼金一概不收,常凌峰操办这件事你放心,不会让人找到毛病的,秦白也准备把全部礼金捐给社会福利院,我刚好让人给他宣传宣传。”
张扬道:“叫,为什么不叫?你姐是岚山市副市长,过去是江城团市委书记,杜书记他们都跟我打过招呼了,你的婚礼他们是一定要来参加的,你小子要是不叫,礼数上可就不周了。”
虽然秦白觉着不合适,可张扬不这么认为,秦白不但是他的朋友,更是他事实上的小舅子,我小舅子结婚,就得要排场,就得要面子,在江城这地界上,杜天野亲临无疑会带给这次婚礼最大的面子,就是冲着秦清杜天野也得来。
中年女人道:“我随便起得名字……”她明显有些害怕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傍晚五点半了,他向于子良建议道:“一起吃饭吧,现在回去,嫂子还得忙活。”
张扬这才恋恋不舍得将目光从照片尖转移,苏媛媛很警惕的看着张扬。
张扬道:“你说常委里面我请谁合适?”
张扬心中不觉生出惆怅,左晓晴显然在回避自己,她从美国回来居然没有和自己见面,难道现在他们之间已经完全成为陌路?
秦白笑了:“我也这么觉得,你说马益亮得罪了你,你总不能把所有姓马的都给教训一顿吧?”
秦白还是有些担心的,他知道张扬对金莎这两个字极其敏感,要是发起飙来,肯定要把金莎蛋糕店给砸了。
张扬凑到秦白身边,向服务员道:“你们老板在吗。”
苏媛媛道:“在烧!”
张扬道:“没关系,挺好的,对了,我朋友结婚,这蛋糕一定要做好!”
张扬道:“新机场刚刚筹建,什么事都压在身上,等招标完成了,感觉包袱突然卸下来了,却莫名奇妙的病了,所以我休了几天假,调整一下身体状况,现在好了,已经完全休息过来了。”
左拥军道:“年轻人就是恢复快,不过也得引起注意,你们这些官员整天忙着国家大事,不注意身体锻炼,现在年轻可能不觉得,等将来老了,就会后悔的。”
秦传良笑道:“这混小子,这么大的事儿居然瞒着我!”
苏媛媛满怀纳闷的走回来,来到母亲身边,看到母亲的表情不对,小声道:“妈,您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张扬笑道:“大家都在做,我们为什么不能做?”
周秀丽笑道:“可惜她今年回来呆的时间太短,我还有好多话都没跟她说呢?”
张扬和于子良跟着苏媛媛进了房内,苏媛媛家庭条件一般,三间平房,现在只有她和母亲住在一起,张扬和于子良来到客厅坐下,张扬向苏媛媛道:“你去陪伯母吧,我留下帮忙就行。”
张扬笑了起来:“至于吗?我们订蛋糕而已,你这蛋糕店挺好,名字起得也挺好。”
秦白道:“上次砸游戏厅,荣局就把我狠狠训了一顿,我马上就要结婚了,可不想再挨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