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81章 清白

秦清对吴明的这句表白忽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厌恶,轻声道:“走好,我不送了!”
张扬笑道:“什么战争?什么开始?就你这熊样,你难道还不清楚,我从来就没把你当人看过!”张扬故意刺激着对手的神经。
牛文强叹了口气道:“什么事实啊?证都领过了,秦白这次亏大了,绿帽子带定了!”
看到这厮的贱样,张扬就按捺不住心头的火气,扬起手在他头顶拍了一巴掌:“报你麻痹!你他妈惹完事儿就想跑,这世上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吗?”
张扬冷笑道:“沈薇和隋国梁谈过恋爱的事情小白早就知道,我看这女人一直都是脚踩两只船。至于肚子里的孩子,估计她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到来,还没来得及去做掉吧!”
姜亮道:“他一个人站在楼顶上呢,我担心他会跳楼,所以没敢过去。”
荣鹏飞也和他一样的想法,他点了点头道:“我去跟大家解释一下。”
秦白失踪了,张扬发动几位朋友把鱼米之乡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秦白的影子,只在停车场找到了秦白的西服,几个人都开始感到担心了,姜亮道:“秦白脾气很倔,什么事都喜欢钻牛角尖,该不会想不开吧?”
杜宇峰骂道:“牛文强,你他妈嘴巴能不能积点德?”
现场一片哗然,秦白一张脸顷刻间变得通红,沈薇却面无人色,身躯都颤抖了起来。
张扬道:“秦叔病了,我们刚刚把他送到了医院,你姐到处在找你,急得就快疯了。”其实奏传良并没有被送进医院,张扬是故意这样说,让秦白紧张。
许嘉勇道:“你想激怒我!”
秦清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主持人也真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官衔,如果在平时秦清少不得要表现出不满,可今天是弟弟大喜的日子,就算心里在不舒服也得藏起来。
张大官人是真火了,麻痹的,见过坏的没见过这么坏的,人家结婚他敢这么来砸场子,姜亮看到不妙,抢先一脚将隋国梁踹倒在地,张大官人全力踢出的一脚顿时落空,要是真让他踢中了,估计隋国梁的下巴额全都要碎了。
秦白懵了,沈薇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什么都明白了,他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沈薇一个耳光,沈薇捂着脸,哭着推开人群跑了出去。
秦传良已经被人抬到了包间内,他脸色铁青,手足冰冷,双目紧闭,刚才的事情对他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好不容易才盼到了儿子结婚,昨天张扬还告诉他就要抱孙子的喜讯,可突然之间什么都变了,儿媳妇是怀孕了,可肚子里的并不是秦家的种,秦传良一辈子没向任何人低过头,即使是在文革期间最难熬的日子也挺过来了,他最看重的就是气节和脸面,可今天的事情,把他们秦家弄得颜面扫地,如此剧变,秦传良无法承受,所以才会昏倒过去。
秦清点了点头,和张扬一起上了车,张扬将车驶入滨湖路,秦清道:“张扬,这件事对小白打击很大,我看应该给他换今生活环境。”
秦清轻声道:“现在喜欢捣乱的人多,看样子沈薇也不认识他,是吧?”
张扬微笑道:“王八蛋,这戴绿帽子的功夫,你们家是祖传,下次出门的时候一定要背着一个龟壳出来,万一让我遇到,我会捏死你!”
张扬道:“就算想换环境,调动一下工作就是,何必要辞职,要不调去岚山吧,再不行就去南锡,我跟张德放说一声就行。”
秦清担心沈薇出事,示意常海心追出去,那边忽然听到扑通一声,却是父亲秦传良因为受不了刺激,又羞又辱之下竟然昏了过去,秦清和*图*书尖叫道:“爸!”现场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她微笑着走向前台,接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道:“老实说,当着这么多人讲话,我不是第一次,可在我弟弟的婚礼上代表我的家庭说话,我是第一次,我认为也是唯一的一次。”
许嘉勇被张扬戳中了最敏感的地方,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算了?如果隋国梁私下把这件事摆出来,倒是可以算了,可他选择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件事抖露出来,根本就是想制造影响,让你们秦家难看,这种人不能饶!”
秦清这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原来到了新人敬礼的环节了,自己这个当姐姐的要上去接受两人鞠躬敬礼,然后给他们发红包。
秦白道:“我不想回去,姐,你们让我静一静,我保证不会乱走!”秦白一个人向湖边走去,秦清想跟上去却被张扬叫住,秦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这件事,姜亮道:“我们几个跟着他吧,秦市长放心,回头一定把他给你送回家去。”
许嘉勇明显被刺激到了,怒吼道:“你给我闭嘴!”
张扬跟着秦清走出门外,秦清低声道:“小白呢?”
张扬冷笑道:“去你妈的相爱,你们相爱把秦白坑进来干什么?你上辈子跟秦家有仇?要把人家弄得抬不起头来才甘心?”
秦清看到眼前这一幕顿时感觉到事情不太对头,昨天张扬就说过沈薇怀孕了,当时因为秦清顾及弟弟的面子并没有方便问他,今天典礼的时候,居然突然冒出了一位男子,秦清还是很照顾大局的,不过,她的大局观再强,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弟弟吃亏,如果沈薇真的怀孕了,而肚子里的孩子和秦白又没有关系,这婚不结也罢。
秦白道:“我知道她和隋国梁谈过恋爱,可我并不知道他们一直还有联系。”
牛文强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秦白得亏发现得早,现在离还来得及,只要离婚了,这帽子就不用戴了。”
宾客们少有跟秦清打招呼的,毕竟这种事相当的尴尬,谁都不知说什么好。
张扬在距离秦白三米左右的地方,学着他的样子坐了下去,两条腿在空中荡来荡去,张扬故意道:“要是真从这儿掉下去,恐怕要摔得脑浆迸裂。”
秦清道:“昨晚我想了整整一夜,在我弟弟结婚的日子,在这个大喜的日子我应该说些什么话?我想过无数感言的开头,可最后都被我否定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希望秦白和沈薇白头偕老相敬如宾,在单位做好工作,在家里过好日子。”秦清并没有说太多煽情的话,因为她觉着这种场合并没有煽情的必要,秦白已经是大人了,对这个弟弟她一直都是放心的。秦清给了两千块的红包,按照时兴的方法叫磕头礼,不过秦清并没让他冉真的磕下去,都什么时代了,鞠躬行礼就够了。
秦白摇了摇头:“怪我自己没用。”
秦白木呆呆望着沈薇:“他……他胡说什么?”
沈薇摇了摇头,泪水却落了下来。
张扬道:“上去看看吧。”
“混蛋……”许嘉勇还是被张扬成功激怒了。
秦清道:“先回去吧,工作的事情以后再说。”
因为事情是发生在精神病院职工宿舍,不少人都围上来看热闹,隋国梁惨叫着打人了。
吴明叹了口气道:“谁都不想这种事发生,不过既然发生了,就看开点,你放心,我会专门交代的,尽量不让人胡说八道。”
姜亮没敢惊动他,先给张扬他们联系了一下,张扬他们赶到现场,姜亮指了指前方的六层楼,这座楼房现在处和*图*书于停工状态,建设方缺少资金,盖了六层没有能力兴建下去了,所以扔下了这座烂摊子。
秦白道:“你不用吓我,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秦传良道:“帮我去送送各位来宾,跟人家说声对不起!”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嘴巴够紧的,好,现在秦白的婚事让你给搅了,他还要辞职,隋国梁,我不怕告诉你,你和那个沈薇全都别想在单位呆下去,你们都得被开除。”
许嘉勇冷冷道:“这只是开始,你跟我之间的这场战争只是开始!”
张扬道:“你他妈是个废物,这么好的女人你都守不住,既然人家不搭理你了,我索性做点善事,收了她,说真话,梦媛要是跟你太委屈了,好比那鲜花插在那啥上面?你他妈就是那一坨屎!”
张扬沿着楼梯来到了楼顶,看到秦白坐在水泥板边缘,给了他一个背影,看不到他此时的表情。
沈薇用力摇了摇头,她转向秦白道:“对不起……”
许嘉勇道:“是我又怎样,我要你亲眼看着身边人倒霉,你现在是不是特内疚?特恨我?”
隋国梁难得的硬气了一把:“开除就开除,我还不信会被饿死!”
牛文强道:“我这不是为哥们抱亏吗?”
姜亮道:“都别吵了,现在咱们分头去找,一定要把秦白给找回来!”
张扬哈哈笑道:“内疚什么?我不但不恨你,还很感激你,如果不是你让隋国梁这么做,秦白的绿帽子岂不是戴定了?你不是在害我,你是在帮我啊!”
所有人都理解秦白的这个决定,发生了这种事,对秦白而言最好的方法就是换一个环境,所以他才会想到辞职,彻底切断和过去的联系。
秦清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可这件事发生在她的家里,可以说让秦家颜面尽失,在场的嘉宾之中,不但有江城常委,还有专程从岚山过来的诸多宾客,原本一场热热闹闹的喜事,变成了一出闹剧,很多宾客已经识趣的退场了。
张扬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乐呵呵冲了过去,搂住隋国梁,想把这厮给拖出去。
隋国梁大叫道:“小薇,我知道你怀孕了,我知道,那孩子是我的!”
张扬道:“你别管了,隋国梁的事情我来办!”
秦传良道:“快去……让小白来,我有话跟他说!”
张扬道:“你跟沈薇之间的事情我不管,我就问你一件事,今天你跑到婚礼现场捣乱,目的是什么?”
张扬道:“你他妈接着叫,我就打你怎么着?”张扬朝着隋国梁踢了两脚,打得隋国梁捂着肚子弓着身子,在地上就像一个大虾米。
张扬这才恨恨瞪了一眼隋国梁,转身去了。
张扬缓缓向远处走去:“让我不好受,许嘉勇,不要告诉我秦白婚礼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
隋国梁道:“我没惹事,我和沈薇是真心相爱的。”
隋国梁还想说什么,已经被张扬和冲上来的杜宇峰姜亮他们给拖了出去,刚一拖出酒店大门,张扬就一拳砸在隋国梁的脸上,将这厮的眼镜给打飞了,落在地上,顿时摔得碎裂纷飞,隋国梁被张扬的这一拳打得鼻血长流,蹬蹬蹬连退数步,一屁股就坐在了大理石地面上,没等这厮反过神来,张扬抬脚朝着他的下颌踢了过去。
张扬接通电话,听筒中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张扬,是不是很生气啊?”
张扬刚才只顾着教训隋国梁,根本没有注意秦白的动向,他安慰秦清道:“这么大人了,这点事儿应该顶得住,我这就去找他。”
张扬向秦清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去,秦叔身边需要人照顾,别让他太担www•hetushu•com心了。”
常海心看着她道:“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她并不同情沈薇,正是这个女人搞得秦清家里鸡犬不宁,她实在搞不懂,既然沈薇怀了别人的孩子为什么要嫁给秦白,一桩从欺骗开始的婚姻能够幸福吗?
张扬道:“你没这个本事,我说到做到,我不但要收了她,我还要让她给我生孩子,我们俩的孩子,你要是有幸能活到那一天,满月酒我一定请你。”
张扬叹了口气道:“这世上让人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你和她虽然走入结婚的殿堂,可你并不了解她。”
杜宇峰瞪了他一眼道:“因为事情没摊在你头上,要是有这么顶帽子给你戴上,我看你还能这么轻松。”
张扬道:“秦白,其实这也算不上坏事,至少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没有沿着这条错误的道路走下去。”
张扬这辈子没那么恼火过,抓住隋国梁的头发,狠狠给了他两个耳光,杜宇峰和姜亮虽然也恨这小子,可两人身为公安,总不能知法犯法,生怕张扬出手太重,两人劝道:“别打了,有什么话,问清楚再说!”
“你他妈配吗?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对绿帽子是不是特别感兴趣,真要是这样我送你一顶大的,乔梦媛是你未婚妻吧?”张扬的话的确有些不够厚道,可面对许嘉勇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张扬没必要摆出太高的境界。
常海心跟着追了过去,张扬怒道:“你追她干什么?贱人,应该把她浸猪笼!”
常海心来到秦清的身边,催促道:“秦市长,叫你上去呢!”
秦清从心底发出感叹,很多事都非人力所能改变,刚开始的时候她认为是张扬的过度热情给张罗成了这个局面,可看到吴明和那帮来自岚山的商人,她就明白了,真正让这场婚礼变成这个样子的是她的地位,抢去秦白和沈薇风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
秦清淡然笑道:“既然是事实就不怕人说,谢谢吴书记的关心,这次你从岚山大老远跑来,却连一杯喜酒都没喝成,真是对不住。”
张扬道:“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想不开的,我觉着这不是坏事儿,在事实没有造成之前被人揭穿,反而是好事!”
许嘉勇道:“是不是觉着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跳出来捣乱?全都是因为你的缘故,我说过要让你不好受。”
张扬道:“是他自己欠揍,就算他说的是事实,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下把这件事抖出来,他根本是想让你们秦家难看。”
在场人都愣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去,集中在声音的发出处,一名面色憔悴的青年男子站在那里,他穿着深蓝色的T恤,头发有些蓬乱,藏在眼镜后的双目布满血丝,不少沈薇医院的人都认得这位男子,他是精神病院的医生隋国梁,过去曾经和沈薇相处过一段时间。
张扬轻轻咳嗽了一声,秦白仍然没有转脸,其实他早就看到这帮朋友过来了,秦白声音嘶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做傻事,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隋国梁道:“我有点后悔了,我不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件事,可是我太爱沈薇了,我害怕失去她。”
听到这声音,张扬马上分辨出打电话的人是许嘉勇,这厮消失了一阵子居然又出现了,而且主动给自己打了电话,张扬笑道:“生什么气啊?我开心都来不及呢?”
秦清含泪点了点头。
秦清道:“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用继续追究了。”
两位证婚人杜天野和荣鹏飞,你看我我看你,两人的表情都是同情而无奈,荣鹏飞感叹道:“现和-图-书在的年轻人真是不自重。”他在感情上自然走向着秦白。
隋国梁一脸的血,眼镜也找不到了,视野变得一片模糊,哆哆嗦嗦去摸自己的眼镜。
隋国梁被张扬痛揍一顿,跑到医院处理完伤口,他家就住在精神病院宿舍,从医院回家的途中又被张扬给堵住了。见到张扬,隋国梁明显有些害怕,他颤声道:“你别乱来啊,我会报警的。
秦白眼圈红了,哽咽道:“姐,我知道错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姜亮那帮朋友,向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又向姜亮道:“姜队,我想通了,我决定辞职!”
后面跟出来的牛文强也冲上来踹了隋同梁一脚:“还问什么问?阉了这狗日的!”
秦白道:“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傻瓜一样,被人愚弄了。”他拖起头,布满血丝的双目望着张扬道:“你刚才打了隋国梁?”
秦白咬了咬嘴唇,终于站起身慢慢向楼梯走去。
姜亮板起面孔道:“胡闹,等你冷静了再说。”
秦白道:“想通了,冷静了,所以才决定辞职。”
秦清因为紧张美眸发红,目光中荡漾着晶莹的泪光。
杜宇峰一把将张扬抱住,张扬怒道:“放开我,麻痹的,哪蹦出来的这小狗日的,我今儿非弄死他不可!”
张扬心中暗自感叹,这件事对秦白的打击不可谓不大,此时秦清接到消息也驱车来到了现场,她在楼下紧张的喊道:“小白……小白你快下来,别吓我好不好!”
张扬发动了身边所有的朋友,当天前来参加婚礼的警察也不少,姜亮将这批人也发动起来,所有人都去寻找秦白,一直到下午五点多姜亮才发现秦白的影子,这小子没走远,一个人在湖边工地上呆着呢。
张扬和姜亮商量了一下,决定由张扬一个人先上去,其他人都在下面等着,免得人太多,秦白感情上接受不了。
张扬教训隋国梁的时候,婚礼现场也乱套了。
秦白道:“我对不起他们……”
杜天野没发表什么评论,在他的身上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当初父亲正是撞破文玲和崔志焕在一起,才被气死,想起这件事,杜天野不由得一阵心痛。他向荣鹏飞道:“算了,咱们走吧,呆在这里只能添乱,徒增秦家人的困扰。”
秦白道:“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就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骗我?”
张扬道:“其实这事儿怪我,如果我早点问你这件事,也许就不会闹成这种局面了。”
此时沈薇穿着婚纱,发髻凌乱的从他们身边跑过,几个人都愣了,这事情变得有些了,新娘子肯定有问题。
秦清道:“我真不明白,沈薇为什么要这样做,小白对她这么好,她为什么要欺骗小白?”
张扬来到秦传良身边,素来坚强的秦清此时也不禁泪眼婆娑,张扬轻声道:“没事儿!”他探了探秦传良的脉门,揉捏他胸口的几处穴道,秦传良舒了一口气,悠然醒了过来,他睁开双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守在身边的女儿,秦传良虚弱的挤出一个笑容道:“小清,没事儿,我真没事儿。”
牛文强道:“多大点事儿,不就是个女人嘛,还真搞得要死要活的?”
秦白傻了:“你说什么?你说什么?”
秦清的本意是想让弟弟的婚礼在低调和平静中进行,可现在事情的发展并不受她的控制,她发现当天的婚礼已经完全演变成了一场政治秀,这并非她所愿,到来的宾客之中秦白和沈薇的朋友同事有一些,但更多的人都是冲着她的面子过来的,秦清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本应该成为主角的秦白和沈薇,今天已经成了符号,只具有代表意义的符号。
虽然常海心紧追沈和-图-书薇,可仍然没有能阻止她跳湖,她从亲水平台上跳到了雅云湖里。幸亏常海龙、常海天兄弟俩都跟着追了过来,两人二话没说就跳下去把沈薇给捞了出来,水并不深,不擅水性的沈薇还是呛了几口。被常海天兄弟俩拖到草地上,沈薇呕出了几口黄水,然后就趴在草地上接着哭。
秦清此时方才留意到弟弟不见了,她没敢将这事告诉父亲,向张扬使了个眼色。
张扬哈哈大笑:“威胁我?我当然不会只动她一根汗毛,我要动她全身,你跟你老子一个熊样,属他妈王八的,你应该查查你祖上到底姓什么,你不该叫许嘉勇,应该叫王八勇!”
“对不起……我……我配不上你……”
张扬还准备找隋国梁算账,常凌峰匆匆赶了出来,来到他身边低声道:“坏了,秦叔叔昏过去了,你还不赶紧去看看!”
秦清道:“张扬,人一生之中不可能没有挫折,小白栽了这个跟头对他也未必是什么坏事,以后他在感情上会更谨慎一些。”
吴明来到秦清的身边,关切道:“伯父怎么样了?”
秦清皱了皱眉头,她知道张扬的性子,因为她的缘故,张扬把她们家的事情看得比他自己的事情还重要,这次张扬一定要为秦白出这口气了。秦清是个胸怀宽广的女人,可这并不代表她可以容忍一切,张扬说的没错,隋国梁选择在典礼现场曝光这件事根本就是在给秦家难堪,对他们一家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吴明笑道:“见到你就好,其他的都无所谓。”
所有人都报以善意的笑声。
“爸!我会的!”
张扬道:“行,你跟我死硬,有种!”说着就是一个耳光抽了过去,隋国梁知道自己打不过人家,捂着脸就跑,被张扬追上去一拳一脚给揍倒在地上。
秦清笑着走了过去,听到主持人用夸张的声音宣布道:“现在欢迎新郎的姐姐,岚山秦市长讲话!”
张扬道:“换换环境也好,江城这地方不愿意呆,去岚山可能有人还会说三道四,要不就去张德放那里吧,我回头跟他联系一下,把秦白给调过去,有了新的环境,他的心情会慢慢好起来,这件事也会忘了。”
沈薇看到隋国梁出现,一张俏脸登时变得煞白,紧紧咬住嘴唇,神情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常海心不无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还是追了出去,她是害怕闹出人命。
沈薇的同事和家人也找了过来,常海心把沈薇交给他们之后,和哥哥一起返回了鱼米之乡。
张扬跟着秦白,生怕他一时想不开做出傻事,可看秦白还算正常,回到秦清他们面前,秦清扑了上去,死死抓住秦白的手臂,挥拳在他胸前打着:“小白,小白,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不知道爸多担心你,我多担心你……”素来坚强的秦清此时也不禁泪流满面。
张扬指着隋国梁的鼻子道:“下贱东西,你准备准备,明天就给我从精神病院滚蛋!”此时他的电话忽然响了。
秦清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这才重新向门前走去,宾客们已经悄悄离去,谁都知道这婚结不成了,婚礼还没举行完呢,秦白就被扣上了一顶绿帽子,他要是结婚才真成笑话了。
吴明被秦清突如其来的逐客令搞得有些难堪,他笑了笑,转身走了。
许嘉勇被张扬气得要吐血,他大吼道:“你他妈敢动梦媛一根汗毛,我灭你全家!”
秦清正准备起身离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激动地声音道:“小薇!你不能嫁给他!”
隋国梁道:“我就是不想他们结婚。”
秦清笑容显得有些苍白:“我爸还好,只是有些难过,已经安排他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