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99章 化敌为友

乔梦媛道:“他有资格吗?”
张扬道:“有没有关系你说了不算!”
许嘉勇冷冷道:“张副市长什么时候成了乔小姐的助理了?我离开汇通的时间并不长,想不到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
当张扬见到许嘉勇的时候,才明白乔梦媛把他叫来的真正目的,乔梦媛是让他当挡箭牌来了。
乔梦媛道:“我不是伤心,我是愤怒!”
张扬道:“立波啊,其实咱俩这骨子里都有点傲气,谁都不服谁?咱们这种人遇到一起,肯定会论个高低,过去都是我对不住你,我这人太好胜,让哥哥你受委屈了,你打我,你打我!”这厮装出三分酒意,抓着袁立波的拳头,朝自己胸口捶。
姜亮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忍不住想笑,张扬这货真不是什么好东西,今天他把自己叫来配合演戏,把袁立刚兄弟俩给蒙的一愣一愣的。
张扬招呼袁立波坐下,他事先已经让店老板炖上老公鸡,姜亮点好了四道凉菜,张扬道:“四道凉菜怎么够啊,再来俩!”
乔梦媛却是心中一暖,张扬之所以这样说是为她抱不平。
袁立波这下有些相信张扬是要请自己了,不过哪有那么多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袁立波虽然称不上精明,可毕竟在社会上打拼多年,什么事都见过,再说张扬是什么人物,他早已领教过多次,平时都是别人请他吃饭,哪有这厮请别人吃饭的道理?再说了,张扬打人什么时候顾忌过,他要真想揍自己一顿,根本犯不上这么麻烦,估计早就大打出手了。
张扬道:“咱们先干了这杯!”在他的倡议下,四个人共同将这杯酒喝完了。
袁立波心中暗道,认识的时间是不短了,可过去咱们一直都是仇家,我跟你坐在一起吃饭不是找虐吗?这番话现在是不能说出来的。
乔梦媛淡然道:“我现在不想谈这件事!”
乔梦媛俏脸一热,可是并没有出言反驳。
范思琪微笑道:“谢谢,我知道你和嘉勇过去曾经有过一段感情,我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合作,也不会影响到我们成为朋友。”
袁立波通过这件事之后,已经拿定主意,对张扬这种煞星,咱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老老实实做我的货运生意,以后再也不跟你发生冲突,甚至连面前不见,你总不能再欺负我了?所以袁立波最近收敛了许多。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看过了,开出的条件很公平!”
张扬笑道:“亏你也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助理有许多种,有工作助理,有生活助理,有感情助理,我是梦媛的感情助理!”
范思琪连吃饭的兴趣都没有了,转身气冲冲离去,许嘉勇脸色铁青的跟了出去,张大官人在后面阴阳怪气道:“祝两位早生贵子啊!”
张扬道:“我好不容易请你们吃顿饭,也不能太简单啊!”他又点了两道凉菜,将带来的那箱茅台打开。
听姜亮说完这番话,袁立波心底已经基本上能够确定了,这个人肯定是许嘉勇。也只有他对张扬恨到这个份上,可许嘉勇做事太不厚道了,你跟张扬有仇干嘛把我扯进来?
姜亮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件事跟你的关系不大,你是被连累了,别问了啊!”他越是这样,袁立波越是难受:“姜哥,我求你了,你就给我说说。”
袁立刚愣了一下,随即内心中涌起一阵惊喜,自从荣鹏飞来到江城之后他始终原地徘徊,虽然他的父亲袁成锡是江城市常委江城副市长,可荣鹏飞根本不给他老爷子面子,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嫡系,姜亮无疑是荣鹏飞的嫡系和图书,袁立刚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向上提升一步,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只要他攀上姜亮,就等于间接搭上了荣鹏飞这条线,他的前景肯定会一片光明。袁立刚想得还要深远,他开始考虑张扬今天请吃饭的用意,难道张扬是想通过拉拢他们兄弟俩,达到和老爷子和解的目的。袁立刚显然想错了,在张大官人眼里,袁成锡根本没那么重要。
袁立刚和袁立波兄弟俩交递了一下眼神,彼此都看出对方的迷惑,张扬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他的饭可没那么好吃。
张扬笑道:“你是不是有种被人抛弃的感觉?”
许嘉勇微笑向乔梦媛道:“梦媛,忘了告诉你,我和思琪已经注册结婚了!”
酒的确是个好东西,随着几杯酒下肚,酒桌上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和谐,袁立刚兄弟俩的酒量都不错,可他们跟张扬是无法相比的,张扬要是存心想把谁灌醉的时候,他一定能够达到目的,就算他一杯一杯的跟袁立刚兄弟俩喝,他们也不是对手,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敲边鼓的姜亮。
酒至半酣,袁立波心中的那点儿芥蒂已经被酒精消融的差不多了,他端着酒杯主动跟张扬碰了碰杯道:“张扬啊,过去我也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其实咱们都是性情中人……如果早坐在一起,把事情说开了,也就没这么多的矛盾了。”酒壮英雄胆,袁立波虽然不是英雄,这几杯酒下肚,胆子自然就大了,现在居然直接叫起了他的名字。
袁立波勉为其难的笑了笑,可心里还是犯着迷糊,这厮为什么要请自己吃饭?他给自己道歉?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袁立波还下意识的向天空中看了看,今儿阴天,压根就没出太阳。
袁立刚端起酒杯道:“恭喜姜大队,不,应该是姜局了!”
张扬笑眯眯拍了拍袁立波的肩膀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张扬出现在昌吉货运的时候,袁立波正在给工人发工资,听说张扬来找他,吓得手里的一把钱都掉在了地上,袁立波正躬身去拾钱的时候,张扬走进来了,乐呵呵道:“袁经理在吗?”
张扬亲自给袁立刚哥俩倒酒,这让他们兄弟俩有些坐立不安,张扬道:“我知道你们肯定纳闷,好好的我请你们喝什么酒?”
乔梦媛黯然道:“我心里很乱,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姜亮道:“你也别瞎想,我们也没有掌握切实的证据,总之你以后别这么冲动,不要让别人利用,你想想,自己和张扬之所以关系搞到这么僵究竟是什么原因?要不是被人挑唆,你们两人怎么可能产生矛盾,所以,以后交朋友千万要慎重,不要被有心人给利用了。”
张扬打心底唾弃许嘉勇,这厮的报复心实在太重了,就算他和乔梦媛分手,也不是乔梦媛造成的,他竟然利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打击乔梦媛,这种人的胸襟也过于狭窄了,难怪他会对自己如此仇视。
袁立刚笑了笑:“是有点奇怪!”
张大官人拿捏出一脸友善的笑容:“袁经理啊,我这次是专程过来向你道歉的!”
范思琪霍然起身道:“不想谈让我们过来干什么?之前你又说要签!”
张扬及时挽住了乔梦媛的手臂,关切道:“梦媛,你的脚伤还没完全好,坐下再说!”
范思琪道:“乔小姐,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两人登上门口的那辆加长林肯车,许嘉勇关上车门,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范思琪一个耳光,打得范思琪一下跌倒在后座上,不等范思琪爬起身,许嘉勇狠狠掐住了她的脖www.hetushu.com子,目露凶光道:“贱人!你是故意的,你故意激怒乔梦媛,你想破坏我的计划!”
袁立刚笑道:“这事啊,都过去了,既然是误会,咱们就不要提了,立波也不会往心里去。”
真正让张扬感兴趣的是许嘉勇,他真是想不到许嘉勇还敢踏足江城这片土地。
袁立波皱了皱眉头,跟张扬有仇,跟自己的关系不错,谁呢?他忽然想起了许嘉勇,许嘉勇和自己是老同学,他和张扬有仇,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难道真的是他?
乔梦媛道:“我真的累了,我不想跟这个人再有任何纠缠!”
张扬道:“为了这样一个小人伤心,值得吗?”
张扬坚持给他倒满酒道:“分明是你客气,你年龄比我大,口口声声叫张市长,分明是没把我当朋友,这么着,你叫我张扬,或者叫我兄弟都成。”
姜亮当然不会平白无故给袁立刚好处,他是在帮张扬添柴烧火。姜亮酒喝的最少,头脑是最清醒的一个,看到袁立刚激动地满脸通红,这兄弟俩都有了三分醉意,姜亮故意叹了口气道:“说起来,上次的偷车案,我也有对不住立波的地方。”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他想怎样就怎样吧,等会儿我就签署了那份股权转让协议书,以后和汇通分得清清楚楚。”
姜亮笑道:“我对文渊区并不熟悉,一个人去那里展开工作青定要面临很大的困难,立刚啊,你有没有兴趣?”
姜亮笑了笑:“算了,别提这些不开心的事,咱们喝酒!”他越是不说,袁立波心里越是好奇,可随便他怎么问,姜亮就是不说,彻底把这厮的胃口给吊了起来。
袁立波现在有些酒气上头,气得啪!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姜大队,你说……到底是谁他妈这么坏啊?为什么……要分裂我和张扬……分裂我哥俩的关系?”好嘛,几杯酒下肚已经成哥俩了,这感情发展的可够迅速的。
范思琪道:“乔小姐看过股权转让协议书了?”
袁立波心里这个纳闷啊,我什么时候跟你变得这么亲近了,连立波都喊上了。
姜亮和袁立刚已经先到了,现在姜亮是袁立刚的上级,又是荣鹏飞眼前的红人,他喊袁立刚出来,袁立刚当然要给面子。袁立刚其实和弟弟一样迷糊,张扬请客?我该不会听错吧?
张扬下面的一句话让他打消了顾虑,张扬道:“我还请了你哥,不远,就在老城墙边上的古城公鸡馆。”
张扬却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做,许嘉勇想要借助星月拿下汇通,就算他达到了目的,他的复仇行动也不会到此为止,秦白的事情发生之后,张扬已经领略到了许嘉勇的疯狂,他认识到绝不能任由许嘉勇的疯狂报复持续下去,否则还会有身边人受到伤害。
袁立刚心中暗赞,弟弟的表现也很有风度,丝毫没有落在下风。
乔梦媛刺痛了一下,许嘉勇的话显然打击到她了,虽然没有想象中这么严重,可毕竟还是一种打击。
袁立刚现在已经把姜亮视为自己的贵人了,他摇了摇头道:“姜局哪里的话,是那帮偷车贼一口咬定了立波,咱们当公安的当然要秉公处理,调查清楚才对。”
袁立刚笑道:“这不已经坐在一起了吗?”
袁立刚端起酒杯:“姜局,承蒙你看得起我,只要用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尽力而为!”
袁立刚挤出一个笑容,他没说话,因为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扬见到范思琪的第一眼就感觉这位董事长更像个假小子,女人不像女人,过去张扬一直这么评价时维,http://m.hetushu.com可时维要是跟范思琪摆在一起,时维的女人味道就会彰显出来,这就是对比。
姜亮看了看四周,张扬和袁立刚钻进了桑拿屋,周围也没别人。姜亮道:“也没有确实的证据,不过那些偷车贼供出了一个人。”
袁立波慌忙把手挣了回来,激动地拍了拍张扬的手臂道:“张扬啊……你能叫我这声哥哥,我这心里……感动啊……感动……什么疙瘩都解开了!来!咱哥俩喝酒!”袁立波真的眼圈红了,人一旦喝多了酒,泪点就变得特别低,特别容易感动。
乔梦媛感激的看了张扬一眼,在他的搀扶下坐了。短短的时间内,乔梦媛已经很好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她礼貌笑道:“范小姐请坐,许先生请坐!”望着许嘉勇和范思琪紧握在一起的双手,乔梦媛忽然明白,许嘉勇此次是来者不善,他不但要拿回汇通,还要利用他和范思琪的婚姻打击自己。
袁立波听到他这么说,颇有点受宠若惊,上次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揍了一顿,还诬陷自己偷车,现在忽然间张扬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袁立波有点接受不了了,他有些奇怪的看着张扬。
倒好酒之后,张扬端起酒杯道:“说起来惭愧,我跟你们哥俩认识这么久,还没坐在一起吃过饭呢?”
张扬已经搂着他的肩膀拖着他向门外走去:“再忙也得吃饭,上次的事情我心里真是过意不去,这顿饭你说什么都得吃!”
范思琪愤怒的望着许嘉勇,她的目光中又充满了畏惧,许嘉勇用力撕扯着她的头发:“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我怎么能够扮演好这个丈夫的角色?”
袁立波不是害怕吃饭,他是对这厮摸不清楚,害怕张扬把他拖出去再揍一顿。
范思琪道:“股权转让的事情……”
姜亮道:“这事啊,你不能怪别人,谁让你平时得罪了这么多的人,人家想利用这件事破坏你和立波的关系,让你和立波反目,他们乐得坐山观虎斗,你们斗个两败俱伤才好。”
姜亮笑了笑,他并没有否认,在袁立刚的眼里姜亮的微笑意味着是一种默认,他真是羡慕姜亮的好运,如今姜亮是公安局长荣鹏飞眼中的红人,获得提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文渊区是江城经济最发达的行政区,能够当上文渊区公安分局局长,意味着以后前途无限。
许嘉勇冷冷望着张扬,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件事,张扬和乔梦媛居然穿着同款的运动鞋,一种难以描摹的嫉恨咬噬着他的内心。
姜亮道:“还有你这种请客的,说好十一点五十,现在都十二点多了,让客人等!”
张扬端起酒杯道:“别介啊,是我不对,今天我先给你陪个不是,你要是肯原谅我,咱俩就喝个和好酒,如果你觉着心里头憋屈,我就撅屁股让你踹两脚,等你消了气,咱们再喝!”
袁立波虽然醉了,可心里面始终惦记着姜亮说的那档子事,和姜亮一起泡池子的时候,又问了起来:“姜哥,你跟我透个底儿,到底是谁这么缺德啊?”
姜亮微笑道:“那就说定了,我回头跟荣局提,咱们俩搭班子!”
乔梦媛端起酒杯,一仰首将杯中酒全部喝了下去,喝完这杯酒,倒满了一杯,又准备喝下去的时候,却被张扬一把抓住了手腕,乔梦媛愤怒的看着张扬道:“放开我!”
张扬和袁立波来到古城公鸡馆,袁力波一下车就看到他哥哥袁立刚平时开得那辆警车停在外面,看来大哥早就已经到了。
姜亮那边也没闲着,他知道自己来得任务是什么,跟袁立刚喝了几杯m.hetushu.com之后低声道:“立刚啊,文渊区分局最近人事变动你知道吗?”
袁立波端起酒杯道:“张市长,我袁立波也不是小心眼的人,既然之前是误会,我也不会再记在心上,这杯酒我喝了,过去的事情,咱们一笔勾消。”他跟张扬碰了碰酒杯,一仰脖把那杯酒喝了。
袁立波看到人家找上门来了,躲是躲不过去了,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把发工资的事情交给了货仓经理宋日东。望着张扬,他一脸警惕道:“你找我有事?”
新加坡星月集团总裁范思琪今年二十八岁,身材颀长,也许是长期接受东南亚阳光照射的缘故,她的肤色棕黑,有着女性很少见到的两道浓黑剑眉,眼睛很大,鼻梁高挺,嘴唇略显丰厚,面部轮廓略显坚硬,整个人显得十分干练,英气逼人,虽然她也留着短发,却和同样留着短发的乔梦媛气质完全不同,乔梦媛温柔而娴静,范思琪却流露出一种野性和果敢。
张扬和袁立波一起走了进来,这厮今天是春风拂面,走进来之后,主动和袁立刚打招呼道:“袁大队,来了啊!”
张扬喝了那杯酒,忙着给袁立波倒酒,袁立波伸手去抢酒瓶子:“张市长,您别这么客气!”
许嘉勇道:“感情助理,真是新鲜的词儿,可惜我们今天谈论的主题是汇通的股权,和张先生好像没有任何关系。”
乔梦媛道:“他好像并没有说错啊!”
范思琪道:“本来想让嘉勇一个人来的,可是我又不放心他一个人过来。”她的手伸向许嘉勇,许嘉勇微笑着握住范思琪的手,张扬这才留意到两人的手上都带着同款的钻戒,这次轮到张大官人惊奇了,许嘉勇这厮什么本事?怎么一转眼就能把星月集团的董事长给勾搭上?麻痹的,按理不可能啊,这厮现在就是个活太监!
袁立刚道:“不用这么隆重,咱们就四个人吃饭!”
袁立波倒是真想踹他几脚,想起之前被他欺负的那个惨,真是恨得咬牙,可张扬拿出了这么高的姿态,说出了这种话,就是算准了袁立波不会太过分,其实张扬是算准了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
张扬道:“所以你非但不应该感到生气,你反而应该感到庆幸,你应该谢谢他放过了你!”张扬嘴上开导着乔梦媛,心里却明白,乔梦媛和许嘉勇这么多年的感情并不是说能放下就能放下的,许嘉勇利用这样的方法刺激乔梦媛未免卑鄙了一些。
张扬笑道:“我刚跟立波都说了,上次我车丢了的事情,是我冤枉他了,这件事我得向他正式道歉,我又害怕立波不接受,所以才让姜亮把你这个当大哥的请出来。”
乔梦媛和范思琪握了握手,微笑道:“范小姐只说派助理过来签订股权转让书,想不到自己竟然亲自过来了。”
袁立刚点了点头:“听说了,薛局长上调到市局当副局长了……”说到这里他似乎悟到了什么,眨了眨眼睛道:“姜大队你该不是要去负责那边的事情?”
范思琪微微一怔。
乔梦媛道:“一天没有签字,那张转让协议书一天就是废纸一张!”
范思琪微笑道:“如果乔小姐没有异议的话,我想尽快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书,我和嘉勇还要去欧洲度蜜月,不想在江城耽搁太久的时间。”这番话就有些显摆了。
张扬道:“凭什么?汇通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从成立到现在,你为汇通的付出比他要多得多,你又出力又出钱,没理由最后都便宜了他!”
对袁立刚来说,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姜亮说得清清楚楚是他们俩搭班子,也就是说,www.hetushu.com姜亮会帮自己争取文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位置,袁立刚想升官都快想疯了,想不到机会真的就出现在眼前。
张扬道:“许嘉勇想干什么,你应该清楚,你把汇通让给他,他会洗心革面好好经营吗?”张扬摇了摇头道:“不会,他的内心中只有仇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报复,报复一切他认为对不起他的人!”
许嘉勇一把抓住她的短发,附在她的耳边,压低声音道:“贱人!信不信我将你的那些丑事全都抖出去,到时候你还有你那该死的家族全都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范思琪被他掐得就快窒息过去,拼命抓着许嘉勇的手,许嘉勇看到她翻起了白眼,这才放松了双手,范恩琪捂着脖子剧烈的咳喘着。
张扬道:“那帮偷车贼真是可恶,根本是故意在诬陷立波嘛!搞得我们出现了这么大的误会,你说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坏的人呢?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的关系?”
袁立波的昌吉货运最近生意不错,自从经历了上次被张扬诬陷偷车的事情,袁立波整个人老实了许多,他悟到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的,明明自己和偷车事件没有关系,可张扬就认定了他,这口气他只能咽下。
乔梦媛轻声道:“汇通的董事长目前还是我,汇通的事情……”她的目光冷冷看了许嘉勇一眼道:“你说了不算!”
乔梦媛没有说话,张扬分析的并没有错。
袁立波心里头其实窝囊啊,上次被人冤枉偷车,还被张扬在大庭广众之下痛揍一顿,说一点儿都不记恨,那是不可能的,可今天张扬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得有所表示,袁立波道:“张市长别这么客气,其实我过去也有不对的地方。”
姜亮道:“这人跟张扬有仇,和你的关系还不错。”
范思琪皱了皱眉头,只觉着张扬这个人很没有风度。
乔梦媛很有风度的说道:“忘了恭喜两位了!”
张扬已经听不下去了,范思琪和许嘉勇根本是在以胜利者的姿态耀武扬威,这小公母俩算什么东西?勾搭就勾搭了,偏偏还要拿出来显摆,这就碍着张大官人的眼了。张扬道:“范小姐,人不一样价值观也不一样,在你眼里千金难买的东西,在别人眼里可能是一钱不值,我不清楚你们新加坡人的性情脾气,不过新加坡人多半都是华人的后代吧,我们中国人讲究含蓄讲究谦虚,就算真捡到宝也没必要拿出来显摆,万一捡到的是一坨屎,岂不是贻笑大方?”
袁立波道:“我还有事……”
“谁啊?”
袁立刚对张扬刮目相看,张扬的确是个人物啊,人家这才叫能屈能伸,翻脸比翻书还快啊!
张扬还是一脸的笑:“袁经理啊,我请你吃饭!”
袁立波听他说的亲热,可心里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熟到这份上,这声兄弟是无论如何都喊不出口。
过去袁立波一度认为自己能够在江城横着走,老爷子是江城主管农业的副市长,又是市委常委,自己又是形意拳协会主席梁百川的弟子。可现在看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家张扬的靠山比他更大,拳头比他更硬。所以他就只有吃瘪的份儿,就算偷车案被冤枉了,袁立波却没有感到太多的委屈,实力不如人家,自认倒霉吧。
张扬道:“他根本就配不上你,他带着那女人到你面前来耀武扬盛,其实是因为他自卑,他想刺激你,你要是生气就中了他的圈套。”
张扬笑道:“我这不是去请立波了吗!”
张扬的诚意今天表现的淋漓尽致,他不但请袁立刚哥俩吃饭,吃完饭,还专门请他们去皇家假日洗桑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