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3章 恶胆

范思琪下定决心,将手中的一张准备好的字条交给张扬,张扬展开一看,上面是一串银行账号。
想不到这个名字再度出现在张扬的面前,许嘉勇给杨桂云三百万,其背后肯定有阴谋,他不会平白无故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张扬道:“你为什么不告他?”
范思琪道:“他认为你毁去了他的一切,他恨你!”
张扬道:“梦媛,我承认我不对,可是如果再给我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这样做!”
想要查找这笔钱的下落,张扬只能求助于国安,国安方面很快就回馈了消息,这笔钱汇入这个账户之后,随即又被转走,几经周转最后汇入到一个叫杨桂云的女人那里。这女人并没有任何的犯罪记录,但是有一点还是引起了张扬的注意,杨桂云有个前夫是郑寿国。
“许嘉勇,你找我道歉吗?现在不嫌太晚了吗?”
张扬来到杜宇峰的办公室,杜宇峰正在和田斌说话,看到张扬进来,田斌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们正说起你的事情呢?”
许嘉勇礼貌的称呼道:“海瑟阿姨!”
范思琪痛苦无比道:“我不敢,我不能拿着我家族的声誉当赌注……”
张扬道:“其实这件事跟你没有多少关系,范小姐何不作壁上观呢!”张扬是劝说更是一种试探,他总觉着范思琪和许嘉勇之间的关系有些奇怪,隐约猜到许嘉勇十有八九利用什么事情要挟了范思琪,不然以范思琪的家世和身份根本不可能对许嘉勇言听计从。
许嘉勇伸出手臂一把将范思琪搂了过来,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你想摆脱我?做梦!我有任何事你也要倒霉,你这个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打着什么主意,看到我这一样子你是不是特别开心,特别高兴?你恨不能张扬把我害死了才好,这样你就自由了?”
张扬道:“他已经开始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了,我估计,他肯定要狗急跳墙。”
“我知道,我不想跟他计较,可是根据现在来看,他不会放弃对我的仇恨!”
范思琪道:“他很有才华,正是出于对他能力的欣赏我才让他进入我的公司,并委以重任,可是他的心思并不在工作上,而是……”她停顿了一下,费了好大努力方才说出:“他进入星月只是为了接近我了解我,他让人跟踪我,发现了我的一隐私,并以此来胁迫我……”
海瑟夫人身在东江,她也听说了许嘉勇因为攻击张扬被抓走的事情,而且还通过大哥王伯行给江城方面施加了一些压力,否则许嘉勇不会这么快就被放出来。
范思琪道:“他就快疯了……”
许嘉勇并没有将杜宇峰打他的事情说出来,轻声道:“没事,我好的很!”
范思琪望着震怒的许嘉勇,从心底生出一丝快意,现在的许嘉勇就像是濒临发狂的野兽,如果他明智的话应该离开江城,调整心情充分冷静下去,继续留下去做困兽犹斗无疑是极其愚蠢的事情,作为旁观者,范思琪已经看出许嘉勇根本不是张扬的对手,商场、情场、战场之上许嘉勇全面处于下风。
田斌叹了口气道:“嘉勇,我劝你一句,别留在江城了。”
乔梦媛道:“别人送给我的东西和_图_书,我不喜欢,当然就扔了!”
张扬笑道:“说我什么?”
王均瑶道:“嘉勇,不要再和张扬斗下去了,那个人根本就是一条地头蛇,你再强也不能压住他,你回东江,我有事要对你说。”
王均瑶叹气道:“嘉勇,不是我说你,你好好的做生意多好,跟张扬争来斗去的有什么意思?”
听到这句话乔梦媛回过头来,俏脸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是,当时我是挺感动,可现在看到这双鞋子感到的就只有恶心,我不明白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虚伪,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去欺骗别人利用别人,你和许嘉勇有什么分别?”
范思琪咬了咬嘴唇道:“他让我感到害怕!”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收购汇通是许嘉勇自己的主意吧,他是一个疯子,得到汇通并不是为了发展和经营,而是想要汇通变成对付我的工具,你是星月集团的董事长,在商业上比我看得更透,我想问你,收购汇通对你有什么意义?”
张扬道:“不是我害他,是他自己我虐,你们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来到江城找不自在。”
张扬将这一连串的关系串通起来,整件事已经渐渐变得清晰而明朗,许嘉勇终于沉不住气了,他和郑寿国之间一定没有中断过联系,他要买凶杀人,他的目标就是张扬。
杜宇峰道:“你放心吧,我会让人盯紧他,只要他敢轻举妄动,我马上就要他好看。”
范思琪无言以对,张扬说得不错,星月的主要经营方向就是船舶业和投资,对IT行业基本不了解,如果不是许嘉勇一力撺掇,自己才不会来到江城花钱收购一个她本不熟悉的行业。张扬说的没错,许嘉勇就是一个疯子,他已经被仇恨蒙住了眼睛,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范思琪惧怕许嘉勇,恨不能他即刻死去,可许嘉勇手中握有她的证据,如果他将那些东西公诸于众,她的家族多年经营起来的清誉将会毁于一旦。范思琪莫名奇妙的来了一句:“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说完她转身又上了林肯车。
田斌道:“你真打算借着这件事把许嘉勇整进监狱?”
范思琪主动约见了张扬,许嘉勇的表现让她越来越感到害怕,她害怕许嘉勇在毁掉他自己的同时也会把她一起拖入深渊。
张扬道:“你和许嘉勇虽然是夫妻,可你并不如我了解他,他最擅长做的事情就是搞背后的小动作,当初他和梦媛订婚,并不是因为他真心爱梦媛,而是因为他想要利用乔家的势力,他为了报复我,什么手段都用过了。”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张扬望着乔梦媛泪光荡漾的美眸,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乔梦媛的心中已经没有了许嘉勇的位置,自己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自己对她的伤害要比许嘉勇大得多。
范思琪有些不安的向窗外看了看,他们正在清心茶馆的二楼,从这里可以看到雅云湖秀美的景色,时近黄昏,夕阳的光辉洒满整个湖面,微风轻拂,湖水泛起微波细浪,一时间满湖金鳞闪烁不停,范思琪此时的心情也颇不平静。
许嘉勇道:“我不信这种人始终都有运气,我相信老天爷是公平的,这种人总会有倒霉的时候。”www.hetushu.com
王均瑶苦口婆心的劝道:“他是他你是你,我身为你的长辈,实在不忍心看着你的生活全部被仇恨填满。”
张扬喝了口茶道:“你应该清楚,应该收手的不是我,而是他!”
许嘉勇大吼道:“我承认我并不高尚,可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乔梦媛愤然阻止张扬的话:“伤害我的不是他,是你!”
这个人是东江公安局前任局长方德信的小舅子,张扬当初在查许常德贪污案的时候,郑寿国就曾经策划杀他,张扬因此而查过他的资料……郑寿国今年四十三岁,籍贯平海江城,十八岁入伍,退伍后进入江城公安局文渊区分局,后来因为工作能力出色,进入江城公安局重案组,七年前调入东江市公安局刑警队,在一次抓捕行动中误伤了一名无辜群众,从此精神上受到打击,一蹶不振,五年前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从公安局辞职,此后郑寿国被雇佣,几次想杀张扬灭口,都被张扬化险为夷。在方德信被抓之后,郑寿国就宛如人间蒸发一般不知所踪,张扬也逐渐淡忘了这个人的名字。
范思琪道:“他让我往这个账号中打了三百万,我担心他可能要对你不利,具体的事情我不知道,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
范思琪道:“咖啡,不加糖!”
张扬道:“不会,他没有那个本事!”
张扬道:“栽赃陷害?我怎么不觉得?你老子突发心脏病不假,可他死得幸运,至少保住了他的名声,他在江城可没少贪污,其实中纪委早已掌握了他贪污腐败的证据,要不是考虑到政府官员的公信力,早就追究他的责任了。”
张扬道:“我在逼他,我要逼他离开江城!”
杜宇峰道:“说你的坏话!”
杜宇峰道:“就凭他偷袭你,好像还不够治罪,你有没受多重的伤。”其实杜宇峰心明眼亮,张扬压根就没受伤,只是做戏罢了。
张扬很礼貌的笑道:“范小姐喜欢咖啡还是茶?”
“对付你需要高尚吗?许嘉勇,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安滚出江城,滚得远远的,跟在你女人的屁股后面滚出中国,去做新加坡人也好,美国人也好,总之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张扬道:“梦媛,我以后绝不再欺骗和利用你,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吗?”
张扬道:“一味的退缩只能越陷越深,范小姐想一辈子都被人威胁吗?”他同情的看了范思琪一眼道:“永远不要相信他会良心发现放过你。”
张扬道:“现在这种时候能为他说情的还算是有些良心。”他停顿了一下道:“差不多就放他走吧,反正也治不了他的罪!”
许嘉勇咬牙切齿道:“是你从中挑唆,是你破坏我和梦媛之间的关系。”
张扬微笑道:“我就是要不停的逼他,逼他狗急跳墙!”
张扬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张扬笑道:“梦媛是个理智聪明的女孩子,你以为我做什么她看不出来?她其实看得清清楚楚,可是她仍然心甘情愿的帮我!利用梦媛的人是你吧!你爹死了,你把他死的这笔帐算在了我的头上。你想报复我,又觉着没有靠山,就开始转而追求梦媛,和她订婚,想依靠乔家发展,想借用他们的力量对和图书付我,可惜乔家早就看清了你的嘴脸。”
范思琪等到许嘉勇挂上电话,轻声道:“我要尽快去南锡一趟,那边出了一些小问题。”
张扬看出了这一点,不由得笑道:“范小姐放心,没有人跟踪你!”
许嘉勇道:“汇通的事情还没有搞定,我暂时不会离开。”
张扬道:“你怎么都是一海归学子,怎么一开口就是粗话呢?”
乔梦媛摇了摇头:“你让我冷静冷静……我再不要介入到你和许嘉勇的是非之中!”
“放开我……”范思琪小声乞求道。
许嘉勇道:“谢谢您的关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张扬笑道:“注意你的措辞,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告你恐吓!”
许嘉勇道:“除了栽赃陷害你还有什么本事?口口声声说自己光明正大,我看,你只不过是个阴险小人!”
张扬道:“你说,我听着。”
范思琪道:“可这样下去,他会发狂,他会崩溃!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杜宇峰道:“医院的验伤证明带来了吗?”
“你……”望着死不悔改的张扬,乔梦媛真是无可奈何,她顿了顿足道:“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田斌道:“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不作评论,可是你破坏秦白的婚礼,利用金莎做文章,让袁立波对付张扬,在背后搞风搞雨,还偷拍张扬和其他女孩交往的照片寄给宋省长,这些事也有些过分,张扬恨你也可以理解。”
范思琪的汽车停在警局大门处,许嘉勇和田斌道别之后上了汽车,范思琪向里挪动了一下,许嘉勇上了车,关上车门,两人都没有立刻说话,范思琪幸灾乐祸的打量着许嘉勇,从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在警局中吃了不少的苦头。范思琪恨不得他死在警局里,从此人间蒸发,再也不要烦她。可这种心里话她是不敢说出来的。范思琪道:“乔梦媛真的决定反悔了,她要留下手中的汇通股权。”
田斌道:“就凭你的身手许嘉勇能偷袭到你?鬼才相信!”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接过杜宇峰扔来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喝了一口。
范思琪望着张扬低声道:“我先生究竟怎么得罪了你,你这样害他?”
张扬道:“不好喝,我让他们换掉!”
田斌道:“你们聊吧,我还有案子要办!”他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许嘉勇嗯了一声,接过范思琪递来的电话,打开之后没多久,海瑟夫人就打来了电话。
范思琪摇了摇头道:“你帮不了我!”
张扬道:“面对一个这样的人,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陪着他发疯,二是站出来阻止他!”
杜宇峰让田斌代为释放了许嘉勇,这也等于是送给田斌一个人情,田斌陪着许嘉勇走出警局,许嘉勇头发凌乱,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在里面呆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遭受到的折磨可不小。
杜宇峰道:“我们不可能扣留他太长时间。”
范思琪的脸色变了,她想不到张扬一语就道破了事情的真相,她颤声道:“我不知该怎么办!”
范思琪道:“乔梦媛已经拒绝出让汇通了,你已经达到了目的,为什么还要对嘉勇步步紧逼?”
乔梦媛道:“可耻的有一个,但绝不是我!”
许嘉勇冷笑道:“你在撒谎,骗子,和*图*书女人全他妈都是骗子!”许嘉勇的目光充满了杀机,看得范思琪不寒而栗,她竭力摆脱许嘉勇的手臂,却被他越搂越紧。
杜宇峰等到田斌走了,方才把他整治许嘉勇的事情说了,张扬听得心头颇爽,微笑道:“对这孙子就是不能手下留情,这次我一定要把他彻底打垮,让他再也不敢动我身边人的念头。”
范思琪站起身,她准备走,临走之前又俯下身在张扬耳边小声道:“我真的很想他死!”她的声音虽然很小,可是其中却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仇恨。
张扬停顿了一下又道:“对了,晚上我约了梦媛一起吃饭,你是不是想一起来?”
张扬道:“你难道看不出许嘉勇根本就是丧心病狂,他把我视为杀父仇人,曾经威胁我要让我尝到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梦媛,我不可以任由他疯狂报复下去,为了报复我,他不惜牺牲你,不惜牺牲汇通,不惜做任何事,他根本不知悔改,我担心你会受到他的伤害……”
张扬把那双鞋子摆到她的门口,乔梦媛抬起脚,一脚将鞋子踢开,开门打算进去,张大官人道:“鞋子能扔掉,可记忆却扔不掉,当时我送你这双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吧!”
田斌道:“张扬什么脾气你应该清楚,他现在一心想让你离开这里,你留下来面临的情况肯定会更加糟糕。”
王均瑶听到许嘉勇的声音关切道:“嘉勇,你出来了吧,在里面警察有没有难为你?”
乔梦媛望着皮卡车远去,直到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这才转身去开门,走入房内之前,又想起了什么,躬身将地上的那双运动鞋拾起,却发现鞋子里面居然塞着一张纸条儿,上面写着……喜欢你!乔梦媛咬了咬樱唇,美眸却如同轻风中的湖水泛起涟漪。
张扬把验伤证明交给他,他让医院出具了一张轻微脑震荡的证明,这种病本来就是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事情。凭张扬的关系和人脉弄这样一份证明很容易,就算写得更重一点,他也能够做到,尽管他一点伤都没有。
范思琪已经受够了许嘉勇的做派,每到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会将这种郁闷转嫁到她的身上,他真的是范思琪命中的魔星。
范思琪道:“他……快被你逼疯了,张市长,你能不能收手?”
张扬道:“好好的鞋子干嘛扔了?”
张扬向侍者交代了一声。
“混蛋!”许嘉勇挂上电话,气得来回踱步,一双眼睛就快冒出火来。
“梦媛当初的确喜欢过你,可她只是被你的表像所欺骗!”
范思琪道:“我怕他不但会毁掉他自己,还会毁掉我。”
许嘉勇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看来古人说的话果然有几分道理。”
许嘉勇声音嘶哑道:“我要告他!”
范思琪舒了口气,端起咖啡品了一口,皱了皱眉头,这咖啡的味道不好,苦的发涩。
许嘉勇气急败坏,在他心中父亲是不容玷污的,他怒吼道:“你放屁!”
张扬懒洋洋的语气让许嘉勇越发的不舒服,他怒吼道:“向你道歉,除非我死,我真后悔,当时为什么没有再大力一点,为什么没把你给砸死!”
许嘉勇缓缓摇了摇头:“只要我有一口气在,你就老老实http://m.hetushu•com实听话,否则……嘿嘿……”
张扬道:“我还真没把他放在心上,可这厮就像牛皮糖一样枯在我身上,我很不爽,他要是乖乖滚出江城,我也能做到眼不见心不烦,可他非得像只苍蝇一样在我面前飞来飞去,时不时的恶心一下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杜宇峰道:“你得小心点,一个人要是丧心病狂,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范思琪用力摇着头:“我从没这样想过。”
“我不在乎!江城又不是他的,他凭什么让我走?我真是不明白,这世上竟然会有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他根本就是故意设圈套让我钻。”
田斌暗暗叹息,许嘉勇真是没救了,田斌对张扬的能耐很清楚,一个人能和张扬做朋友无疑是幸运的,可一个人如果和张扬做敌人,那只怕是这世上最悲惨的事情了。
乔梦媛冷冷道:“你来干什么?”
张扬叹了口气,范思琪无疑又是一个受害者,许嘉勇当真是一个祸害,无论范思琪有怎样的隐私,那都是人家自己的事情,许嘉勇利用他掌握的东西去要挟范思琪,这种人实在太过卑鄙,张扬道:“想要制止他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他送入监狱!”
张扬道:“浪费可耻,就算有钱咱也不能这么糟蹋!”
范思琪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只是想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许嘉勇道:“我知道你们关系很好,可你不用帮他当说客,我不会走,我在汇通还拥有一半的股权。”
许嘉勇道:“你的理由果然充分!女人是这世上最善变的动物!”
许嘉勇回到一招后不久,服务生就敲门送来了一封信,许嘉勇打开那封信,却见上面写着他父亲许常德贪赃枉法的事实,将许常德在江城担任市委书记期间的所作所为写的清清楚楚,许嘉勇看完气得火冒三丈,看到信尾落款处还大模大样的签上了张扬的名字,许嘉勇将这封信撕得粉碎。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张扬的手机。
许嘉勇道:“卑鄙,你利用梦媛的善良,欺骗她,你想利用她来打击我报复我!”
张扬直截了当的说:“范小姐,既然你能主动约我出来,我说话也就不用拐弯抹角了,许嘉勇生理上有毛病,你们根本只是挂名夫妻,我不知道什么样的感情能让你接受他,接受一桩无性婚姻,你是不是受了他的胁迫?”
杜宇峰道:“我的压力也很大,最近有不少人打电话过来说情,他老爷子毕竟是江城前市委书记,还是有些人脉的。”
张扬道:“我可以帮你!”
许嘉勇怒视田斌道:“为什么?我生在江城长在江城,为什么不可以留在江城?”
范思琪道:“星月在南锡深水港投了这么多的钱,我不可能为了一些私人恩怨就置家族的利益而不顾。”
乔梦媛开车回到别墅前,看到张扬的皮卡车停在自己的门口,却没有见到张扬,乔梦媛有些诧异的向周围看了看,确信他不在周围,这才将车驶入车库,正准备开门的时候,看到张扬拎着一双鞋走了过来,那双运动鞋是乔梦媛上午扔到垃圾堆去的,张扬对她的利用让乔大小姐怒从心来,一口气全都发泄到了鞋子上,把这双运动鞋扔到了垃圾箱里。却想不到张大官人居然看到了,又给捡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