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4章 碰瓷

“对,给人家看病!”狗脸强的话又得到了齐声响应。
王华昭道:“你明晚就得到,我还打算让你给我当伴郎呢?”
王华昭笑道:“你早就恭喜过了,我怕你工作忙忘了过来,所以打电话再提醒你一生,后天啊,你一定得到!”
张扬见状大惊失色,他顿时意识到这咖啡中可能有问题,自己真是太麻痹大意了,居然没有及早发现,张扬正准备去扶起乔梦媛的时候,也感觉到气息不宁,两只眼睛变得酸涩无比,眼皮似乎有了千斤重量。张大官人拿出手机,此时嗖嗖两声,两颗麻醉弹分别射入了他大腿和臀部的肌肉,张扬软绵绵倒了下去。
另外一个男子道:“有辆警车在外面呢?”
范思琪看到形势不对吓得尖叫了一声就逃到了车里,把中控锁上,这边拨打电话报警。
张扬道:“对!我是在找借口,可是我根本不相信他!梦媛,你被他骗得还不够?你想想他的所为,你相信他会改过吗?”
这帮人一起笑了起来。
却是两名身穿保洁服的男子推着一辆小车走了过来,两人先抱起了张扬,将张扬扔在了车内,然后又将乔梦媛放在了张扬的身上。上面盖上拆洗的窗帘布。
许嘉勇道:“你不是说要去南锡吗?赶快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就走!”
范思琪之所以通知他,更证明范思琪想借助自己置许嘉勇于死地而后快的想法,只有彻底解决掉许嘉勇,范思琪才能从他的控制中解脱出来。
秃头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了,这帮人实在有点太猖狂,他们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避讳,秃头道:“疼死我了,看来这次惨喽!”
张大官人很是奇怪,自己的头脑居然能够保持的如此清醒,外面的对话他能一字不漏的听清楚,可是他的手足却不能动弹,乔梦媛的右侧胸膛压在他的脸上,好在没有堵住他的鼻孔,否则张大官人只要香艳的窒息而死了。
许嘉勇垂头丧气的坐在马路上,伸手擦去唇角的血迹,他意识到自己一时半会儿是别想离开江城了,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了张扬,眼前似乎看到张扬的心口被子弹射中血浆喷射而出的情景,他仿佛看到了张扬在他面前缓缓倒下,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把两间不相干的事情联想在一起。
在汇通公司内部的咖啡厅内,两人坐在东边临窗的位置,因为是下午上班时间,整个咖啡厅内只有他们两个。
110到的时候,双方还在缠斗,狗脸强那帮人也都有数,谁也不敢当真下手,不过即使如此,许嘉勇和司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狼狈到了极点。许嘉勇心中这个憋屈啊,他倒是想忍一时之气,钱也给人家了,可司机没忍住,把他也给连累了进来。
那秃头还耀武扬威的在他面前晃了晃脑袋,用手指着他的鼻尖道:“操你大爷的,下次把招子放亮点,居然敢撞我!”
张扬并不担心许嘉勇逃到哪里只要他抓住郑寿国,就会抓住许嘉勇的犯罪证据,自然会将许嘉勇逼入绝境。
乔梦媛没说话,她默默看着张扬,她也说过自己不再介入许嘉勇和他之间的事情,可乔梦媛真的不忍心看着他们斗个你死我活http://www•hetushu.com,许嘉勇打来那个电话的时候,乔梦媛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对许嘉勇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关爱,许嘉勇这个名字再也不会让她感觉到任何心动,她只是觉着许嘉勇可怜,现在的许嘉勇,输掉了事业,输掉了感情,几乎输掉了整个人生,在张扬的面前,许嘉勇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能让向来自视甚高的许嘉勇说出认输的话,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既然他已经要离开,张扬为何还要穷追不放?乔梦媛只是想张扬能够做到胜利者的宽容。
许嘉勇走了过去:“你们说怎么解决吧,要么就送医院,要么我们赔钱你们自己去医院。”
张扬笑道:“明晚可能不成你最好别打我的谱!”跟王华昭聊了一会儿放下电话,张扬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许嘉勇影响了,仇恨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儿,一旦牵涉其中等于被套上了一道无形的枷锁。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他说什么并不重要,因为我早已不在乎,张扬!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他把你当成杀父仇人,一直都想找你复仇,可以说他如今的状况根本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他愿意放弃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他?冤冤相报何时了,你相信我一次!”
许嘉勇和范思琪哪见过这种阵势,看到十多名大汉围上来范思琪脸都白了,许嘉勇道:“你们干什么?”
范思琪这才回过身来,慌忙转身去了里面的房间。
许嘉勇道:“现在!”
狗脸强还是头一次获得了这么多群众的支持,他抱拳道:“感谢各位父老乡亲仗义执言,我们虽然没钱,可我们不怕,撞了人就得给看病!”
张扬道:“他说什么?是不是又想骗你?”
还没等他们凑过去看个清楚,从四周呼啦一下拥来十多条汉子,为首一人正是鸿翔汽配的老板狗脸强,他和袁立波关系很好,过去多次吃过张扬的亏,袁立波让他折腾一下许嘉勇,狗脸强虽然没什么本事,可谈到耍无赖,却是一把好手。
许嘉勇整理皮箱的时候发现皮箱失层内还有一张乔梦媛的照片,望着照片上的乔梦媛,许嘉勇一时生出无限感触,他抿了抿嘴唇,想将那张照片撕碎,可扯了一小半,却又忽然改变了主意,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收藏在衣袋里。离开江城并不是他害怕张扬,他只是暂时离开他要尽可能的避免嫌疑。
乔梦媛道:“他答应放弃对汇通的收购,还要把汇通剩余的股份转让给我,张扬!算了,这世上有什么恩怨放不下?非得要闹到势不两立的地步呢?”
“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乔梦媛道:“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斗个你死我活?我不想骗你,刚才许嘉勇给我电话!”
司机道:“我根本就没撞着他,他突然冲着我们的汽车冲过来,我已经刹住车了,可他还是倒了下去……”
自从知道许嘉勇要向自己下杀手之后,张大官人谨慎了许多,他打算在这件事彻底了却之前,不再去找乔梦媛,给她冷静的时间,也避免连累到她。
狗脸强道:“你的时间宝贵,我们的时间hetushu.com就不宝贵?警察同志的时间就不宝贵?今天事情不调查清楚,你们还真别想走!”
“撞了人就给人看呗!”
范思琪悄悄拨通了张扬的电话,她故意道:“嘉勇,咱们什么时候走?”
周围看热闹的老百姓也跟着七嘴八舌,不过真正看清情况的没几个,就算看清了也不敢说,狗脸强这帮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谁也不敢得罪他们,而且人多数都是同情弱者的,狗脸强这帮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可许嘉勇他们坐着豪车,衣着光鲜,一看就是有钱有势的人物,跟他们相比被撞得自然成为弱者了。
张扬无数次构想过自己遇袭的情景,却从没有想到过暗算者会在他喝的咖啡中下药,连同乔梦媛一起暗算,如果在外面张扬的警惕性或许还会高一点,可这是在乔梦媛的公司内部,他并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这里下手。
张扬摇了摇头:“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我从不怕别人正面的挑战,如果许嘉勇所有的仇恨只冲着我一个人来,我会给他一个公平决战的机会,可他不是这样,他想要伤害我的朋友,我的亲人,甚至还有你,我决不答应,为了你们,我会尽早消除这个隐患,我要让他一蹶不振,一败涂地!”
许嘉勇毕竟是见过风浪的人物,他知道自己遇上了一帮地痞无赖,则秃头十有八九是碰瓷的,许嘉勇没想这么多,他并没想到这件事会和张扬有关系。但凡这些地皮无赖闹事,多数都是为了求财。
许嘉勇冷冷道:“看什么看?你是不是不想走啊?”
乔梦媛怒道:“你口口声声说他失去了理智,他是一个疯子,可你何尝不是这样,你一样被仇恨蒙住了眼睛!”
交警听到双方讲完事故的前后经过,其中一人马上对现场进行了拍照,还有一人向上级汇报情况。狗脸强在江城颇有些名气,交警也认识他,看到纠纷的一方有他,马上就猜到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狗脸强故意敲诈人家。
许嘉勇道:“你不就是想要钱吗?”他指着仍然躺在地上那个哼哼叽叽的秃头道:“他连皮都没擦破,傻子都能看出来他没事,行,今天我认倒霉,你们要多少钱?我给,这件事我认倒霉行吗?”
张扬就是要许嘉勇铤而涛险,不过他并没有想到这次居然会有这样意外的发现。
人谁能没点脾气,司机再也受不了了,他一拳就砸在秃头的鼻梁上:“操你妈的,老子拼着不干了,也得教训你这混蛋!”这一拳可点燃了战斗的导火索,狗脸强那帮人一拥而上。”他们围攻司机的同时也没忘了招呼许嘉勇,一时间拳脚如雨点般向许嘉勇和那名司机攻击过去。
许嘉勇道:“是!不过不是我,是我们!”
张扬刚刚放下电话,岚山市农业局局长王华昭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是专门通知张扬自己16号结婚的事情的,张扬慌忙道:“恭喜恭喜!”
许嘉勇道:“我的时间很宝贵!”
张扬决定用自己当成诱饵引诱郑寿国向他出手,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杜宇峰特地给他配备了一件防弹背心,张扬穿在夹克衫内。
张扬道:“我要是躲起来,他找不到我怎么办?和_图_书抓不住郑寿国就不能指认许嘉勇,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这个机会,我不会放弃!只要能让他从此消停下去,就算冒一些险也是值得的。”
张扬嘴上说的轻松,心中还是有些紧张,郑寿国在暗处,他在明处,郑寿国是个神枪手,如果他采用狙击步枪远距离袭击自己,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够躲过子弹。
狗脸强道:“真大方啊!那好,你既然这么痛快,我也不难为你,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三个半月,我这兄弟平时一个月收入两千多,算上医药费,怎么得一万多。”狗脸强是狮子大开口,就他那秃头跟着他混,平时在鸿翔给他看场子,一个月最多就是五百块,狗脸强看出许嘉勇急于脱身,干脆痛宰他一刀。
张扬马上给袁立波打了一个电话拖住许嘉勇的任务对他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张扬潜运内力想要将这不知名的麻药从体内逼出去,可他此时却提不起半分气力。张大官人深厚的根基还是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他并没有昏迷,耳朵听到车轮滚动的声音。
此时交警也赶到了,国人最喜欢的就是看热闹,发生了这种事情,马上就有人围了上来,交警赶到的时候,纠纷双方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
许嘉勇有些急了,他向警察道:“警察同志你看……”
乔梦媛见张扬的目的只有一个,她刚刚又听说了许嘉勇今天上午被打的事情,虽然她没有任何狗证据,可依然断定这件事一定是张扬做的,难怪许嘉勇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会如此的沮丧。
许嘉勇点了点头,他二话不说,回到车内拿出一万块现金扔给了狗脸强。
姜亮和杜宇峰听张扬说完这件事,两人都表现的十分紧张,姜亮道:“不行,张扬,你最好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们派人24小时保护你。”
狗脸强上下扫视了许嘉勇一眼,许嘉勇虽然不认识狗脸强,可狗脸强知道他,过去江城市委书记的公子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狗脸强今天就是抱看来找事的目的来的,当然没那么容易说话,他狞笑道:“麻痹的你什么玩意儿?撞了人还牛逼了?我今儿把话撂在这儿,我兄弟只要有事,我让你们出不了江城这一亩三分地。”
许嘉勇黯然道:“梦媛,我错了!”
范思琪有些诧异的看着许嘉勇。
“就是,有俩钱了不起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梦媛,我并没有拦着他!”
张扬低声道:“我承认,许嘉勇现在很多的麻烦都是我制造出来的,可是我不会就此罢手,因为你并不了解他,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现在就是一个疯子,为了报仇他不惜一面代价!他不会停手的!”
此时狗脸强拿着那一万块,来到秃头面前,用钱在他脸上拍了一记道:“起来吧,哥哥带你去医院看病去。”
张扬微笑望着乔梦媛,他没想到乔梦媛会主动为许嘉勇求情,他喝了口咖啡,轻声道:“梦媛,你记得吗?我曾经说过,我不会再欺骗和利用你。”
许嘉勇向其中一名交警道:“警察同志,我们又不是推卸责任,汽车根本就没撞到他,明明是他主动冲上来的……”
其中一人声音沙哑道:“和*图*书你去地下停车场,我走楼梯下去和你会合!”
交警也懒得管他们的闲事儿,眼前摆明了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的事情,交警点了点头挥手驱散人群,他们也很快就走了。
他们推门走了下去,却见一个剃着秃头的大汉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看到警察过来,秃头叫得越发凄惨了。
范思琪道:“去哪里?”
可张扬并没有想到乔梦媛会主动约自己见面。
狗脸强和他的那帮狐朋狗友情绪激动的围了上去:“你他妈说什么?”
乔梦媛尖声道:“够了!你只是在为自己的报复心寻找借口罢了!”
许嘉勇和范思琪刚刚离开二招,林肯车速度并不快,汽车刚刚拐弯,突然一道人影斜刺里冲了出来。司机吓得慌忙踩下刹车,可外面还是传来一声惨叫,那人软绵绵倒了下去。
司机愣了,一时间呆在那里。
看到警察过来,许嘉勇像是找到了救星,他大声道:“警察同志。”警察同志,你们来评评理!”
张扬的手足此时虽然麻痹,可是他的头脑却还保持着清醒。
现场围观的百姓看到许嘉勇出手如此阔绰都是一片哗然,许嘉勇出钱这么痛快,反倒让围观群众觉着他肯定理亏。
许嘉勇憋了一肚子火,整个纠纷过程中范思琪始终都在冷眼旁观,她一句话都没说。司机心中最委屈,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根本没碰那个秃头,这帮无赖就是设圈套敲诈他们的。
许嘉勇怒道:“怎么开车的?”
狗脸强双眼一翻,走到那司机面前,抡圆了右手啪!地给了他一记嘴巴子:“放屁!我们这么多人,几十只眼睛都看着呢,你把我兄弟给撞了,你还敢不承认!”
许嘉勇愣了,他根本没想到这事情会搞得这么复杂,他大声道:“警察同志,我还有急事儿,能不能让司机留下来处理……”
范思琪走入房间内,发现许嘉勇正在整理皮箱,她不由得有些诧异道:“你要出门?”
乔梦媛望着张扬,似乎想看透他的心底,张扬很坦然的和她对望着,在官场上混了两年,这厮的心理素质修炼的是越来越好了。
狗脸强也不是傻子,虽然知道许嘉勇的老爹已经死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人家官二代肯定还是有些关系的,所以不敢当真动手,十多个人对许嘉勇一方撕扯不断,许嘉勇气得脸都青了,他这次回到江城可没少生气,什么晦气事都让他遇到了。
乔梦媛轻声道:“张扬,你放过他吧,让他离开江城!”
乔梦媛显然没想到许嘉勇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她有些诧异道:“真的?”
“我决定放弃汇通!”
杜宇峰道:“以身作饵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兄弟,你武功虽然很好,可再厉害也比不过枪子儿,郑寿国那个人的资料我看过,是个神枪手,过去在江城公安系统内很有名气。”
张扬笑道:“别这么夸张行吗?许嘉勇狗急跳墙,他买凶想杀我,这次刚好人赃并获,抓住那个郑寿国。”过去许常德事件中一直悬而未决的案子也能够得到彻底解决。”
许嘉勇摸出了电话,他拨通了乔梦媛的手机号码,响了数声之后,乔梦媛终于接通www.hetushu.com了电话,淡然道:“许先生有什么事……”
张扬道:“他跟你这样说的,他说自己错了,他说要放平仇恨?”
乔梦媛摇了摇头,她感觉自己异常的虚弱,强撑着站起身道:“不行了,我累了,我……我要回公司……”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到头晕目眩,双腿一软就摔倒在地面之上。
张扬道:“放心吧,再大的事情我都推了后天中牛一定去喝你的喜酒。”
范思琪躲在车里虽然逃过了一劫,可狗脸强那帮人并没有放过那辆汽车,用水果刀把四条轮胎全都放了气。
张扬又喝了口咖啡,发现乔梦媛的脸色有些不对,愕然道:“梦媛!你怎么了?”
那名声音沙哑的男子桀桀笑道:“这帮警察全都是废物!等他们发现,咱们已经离开江城了。”
许嘉勇的声音透露出前所未有的沮丧和颓废:“我承认,我累了,我不想玩了,我只想离开这个地方,我承认,我他妈不是张扬的对手!我现在什么都没了,事业没了,感情没了,你也没了……我他妈活着就是一个悲剧,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范思琪雇佣的这名司机也是一个老实的退伍军人,骨子里十分的倔强,他一辈子开车都没出过什么事情,今天被人家给这样冤枉,心中憋屈到了极点。
乔梦媛道:“我也累了,我不想看着你们争来斗去,既然他要走,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乔梦媛忽然感觉有些头晕,她咬了咬嘴唇,双手撑住桌面。
“我没碰着他……”司机一脸无辜道。
狗脸强振振有辞道:“撞了人他还占理了,人民警察爱人民,现在人民被他们给撞了,你们管不管?”
狗脸强道:“你他妈问我干什么?装逼啊?没见过你这种装成傻逼的,你把我兄弟给撞了,今儿怎么办?”
那秃头呼天抢地的惨叫起来:“疼死我了……强哥……我……我腿可能断了!”
交警道:“不行,你们既然不愿意协商解决,就都得跟我回大队调查情况。”
狗脸强也没想到许嘉勇出手这么痛快,只恨自己刚才少要了,看许嘉勇的表现,估计要个三五万他也会给,可说出去的话总不能自己咽回去,狗脸强点了点头,向交警道:“警察同志,我们谈妥了,我们私了!”
虽然如此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他不被袭击,防弹衣不可能防护到头部。
那交警叹了口气道:“多大点事儿,反正又没什么重伤,你们私下协商解决不好吗?非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向同伴道:“先生,先叫120伤者送到医院,然后把车开到停车场去,你们跟我回事故大队处理!”
许嘉勇怒道:“你当自己是谁?中国是法治社会,你们耍无赖吗?”
张扬听完这番话,电话就已经中断了,范思琪正在利用这种方式告诉他许嘉勇走了,张扬几乎没怎么费脑筋就已经猜到许嘉勇想要在杀手对付自己的时候离开江城,他想要避免嫌疑,张扬不觉笑了起来,许嘉勇还是有些头脑的,他分明是在准备后路如果郑寿国胜利得手,他自然不会离开,如果郑寿国万一不幸被捉,他也要留有一条退路。
范思琪第一个反应了过来:“还不赶紧下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