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14章 我选择

顾佳彤心中一阵温暖,她顺从的坐下,端起方便面,眼圈儿不由得有些红了。女人果然是最多愁善感的动物,一碗方便面居然让她感动了。
张扬道:“也许我不适合结婚,可我又不想自己喜欢的女人嫁给别人,你说我是不是自私透顶?”
张大官人正在厨房里忙着下方便面呢。
张大官人笑道:“要是有张床放在这里更好,咱们躺在床上看星星。”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怕什么?我又不干啥出格的事儿!”
张扬道:“中国的政治从不排斥人情。”
顾佳彤瞟了他一眼道:“难说!”
顾佳彤道:“你啊,明明特心虚的一件事儿总能说得理直气壮,知道咱们这叫什么吗?”
张扬道:“怎么可能,我对你,那叫做,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锦香河公寓是香港人投资的一座现代化公寓,这里实行酒店式管理,张扬来到大门前的时候,顾佳彤乘坐的出租车刚好到达,张扬下了车,帮她把行李拿下来,放在了皮卡车上。
秦清格格笑道:“已经很好了,省领导们还是很了解岚山情况的这样的决定合情合理,照顾了广大干部群众的感受,算得上是顺应民意。”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我没想过嫁给别人,自从认识你之后,我便抱定了不婚主义,爱上你这种人就得做出牺牲,我现在挺好,如果给我一个选择,做你的妻子还是做你的情人,我宁愿选择后者。”
顾佳彤嫣然一笑,伸手挽住他的臂膀,轻声道:“喜欢你笑,没皮没脸,没心没肺,就是喜欢。”
顾佳彤咬了咬樱唇,秀眉颦起,双眸宛如春水荡漾,吐气如兰道:“饿死它活该,谁让它总是偷吃不老实。”
顾佳彤格格娇笑,可娇躯却软绵绵挂在了张扬的身上……深秋的夜晚一样可以如此旖旎浪漫,张扬和顾佳彤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宛如树和藤,顾佳彤长舒了一口气,俏脸已经被激情燃烧成了酡红色,她温柔抚摸着张扬的短发,亲吻着他的唇,小声道:“累不累?”
张扬将汽车驶入地下停车场,从这里有电梯可以直达楼上。
张扬道:“我说不是,你相信吗?”
顾佳彤根本没有做太多的考虑,就摇了摇头,她轻声道:“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很想嫁给你,可后来我对你越来越了解,我反而再没有嫁给你的心思了。”
常凌空道:“就算是走也得把事情都办妥了,交代完了,不然我走得不安心。”
顾佳彤将俏脸贴在张扬的胸前:“张扬,我已经将你当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就算退回去从前,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仍然会选择你,我觉着我们现在挺好,我不想改变自己,也不想改变你,我害怕改变!”
刘艳红道:“任何人遇到你的事情都难免会感到失落,不过我可不希望看到你就此沉沦下去,怨天尤人,止步不前,不是一名党员应该做的事情。”
“放心吧,我知道应该怎样做!”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不想吃!”她转身下楼了。
张扬望着顾佳彤,满脸都是笑容。
“饱暖思淫欲,现在正是咱们那啥……的好时候。”
顾佳彤摇了摇头道:“不硬!”
张扬道:“升官发财死老婆,人生三大喜事,你遇上了头一件,还非得装出不高兴的样子,常市长,你升官都这样,我这种不得志的副处级干部,不得一头撞死?”
常凌空笑道:“我也吃过了,走,陪我打桌球去!”
张扬回到木屋,从办公桌上拿起手机,发现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全都是顾佳彤的,他不禁笑了笑,给顾和-图-书佳彤打了回去。
张扬笑道:“可惜你不是乔书记,你看行,未必行!”
常凌空一脸的不相信:“没劲了啊,得了便宜卖乖就是你这种人!”
“啥?”
常凌空不禁笑了起来,这厮当真是什么都想得出,这么大的项目岂能是说挖就挖,当初岚山和南锡竞争,深水港最终落户南锡,常凌空居功至伟,想不到命运居然跟他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这边深水港刚刚落户南锡,那边省里就把他派到岚山去任职,常凌空此时的心情颇为复杂。
吴明没说话,默默端起酒杯,他也想实现自我价值,可是这次他的价值明显被组织上忽视了。
张扬道:“它胃口大啊,总是吃不饱。”一手箍住顾佳彤的纤腰,一手抄在她的膝弯已经将她轻轻抱起。顾佳彤揽住他的脖子,小声道:“我刚刚吃饱饭!”
顾佳彤道:“又是方便面?”
张扬笑了起来:“跟法律挨得上吗?”
刘艳红道:“组织人事上的事情我不清楚,我接触的干部大都是有问题的,我见过很多犯了错误的干部,毁掉他们的是什么?是欲望,对金钱的欲望,对美色的欲望,对官位的欲望,虽然欲望会让一个人产生动力,可是畸形的欲望却会毁掉一个人的一生,我始终认为,做官不是给别人看的,更不是为了耍威风,而是要踏踏实实的做事,为老百姓排忧解难,对得起国家和人民的信任,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只要做好了这一切,才能体现自身的价值,人生的最大满足感不就是自我价值的实现吗?”
常凌空道:“这年月什么缺了钱都不行,搞建设也要以金钱为基础。”
张大官人一脸坏笑道:“这是靠手摸的!”他抓着顾佳彤的柔荑,落在自己的双腿之间。顾佳彤此时方才明白他问话的意思,俏脸蒙上一层羞色,啐道:“你真不要脸,还让不让我吃饭。”
和常凌空打完桌球,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张扬回去的路上才想起手机没有带在身上,难怪今晚总觉着缺了点什么,手机原本是方便联络的工具,可使用长了也不免产生了一种依赖感,缺少了这玩意儿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
张扬点了点头道:“刚吃过!”
顾佳彤笑道:“你不是喜欢混淆概念吗?我就拣你喜欢听的说!”
秦清拿捏出一副干部的腔调:“小张同志,政治就是政治,不可以掺杂过多的个人感情因素在内。”
张扬道:“假如你嫁给了别人,会不会幸福?”
张大官人皱了皱眉头道:“不硬?我怎么感觉有些硬!”
张大官人愕然道:“为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他关切道:“有没有吃饭?”
此时张扬的门铃响了,他中断了通话,走过去开了门,却见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常凌空站在门外。
常凌空马上就明白张扬肯定已经知道自己要前往岚山担任市长的事情,常凌空苦笑道:“看来这次我是在劫难逃了。”
顾佳彤道:“世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事情,不过我现在已经很满足了,我选择你我不后悔。”
张扬乐呵呵向顾佳彤道:“我把厨房翻遍了,没有其他吃的,你将就些!”张扬为顾佳彤拉开餐椅。
秦清道:“真的?”
听到常凌空的这句感慨,张扬忽然有些明白了,常凌空已经是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在南锡他深得市委书记徐光然的信任,市长夏伯达是顾允知退下来之前提拔的,论到真实的权力和影响,在南锡未必比常凌空强上多少,南锡深水港项目是省重点工程,由常凌空主持,只要这件事http://m.hetushu.com做好,必然是一件彪炳的政绩,常凌空因为这一政绩肯定会在仕途上更进一步,现在省里让他离开南锡前往岚山,等于让他放下了深水港项目,常凌空好不容易才将这一项目启动,前期工作已经基本做好,现在却要留给他人,真的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了。
张扬笑道:“你不是喜欢吃我下面吗?我专门起来给你煮面吃!”
张大官人默然无语,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顾佳彤道:“其实上天对我已经不薄,过去我从未感受过什么叫做真爱,是你让我懂得了,尽管你不可能给我全部,可至少在我们单独相对的时候,我相信你对我是全心全意的付出。”
顾佳彤小声道:“有监控!”
张大官人忽然一翻身将顾佳彤再度压在身下:“你不嫌脏,我让你好好尝尝!”
张扬呵呵笑道:“到哪儿了,我去接你。”
顾佳彤道:“你吃了?”
两人在床上再度折腾了起来。
张扬也笑了:“中午跟乔书记一起吃饭,听他聊起你了。”
“不要了……”
张扬道:“佳彤姐,别这么说,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特卑鄙,特无耻!”
秋雨整整一夜未停,顾佳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九点多钟,看到张扬不在身边,她手足酸软的坐起身来,这一夜真的被这臭小子折腾的够呛,不过回忆起来,更多的是甜蜜和幸福,顾佳彤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穿好睡裙走了下去,很快就闻到空气中的方便面味儿。
张扬道:“要是我下面真糊了,你不得一辈子守活寡啊!”
张大官人一副色授魂与的样子:“好有弹性啊!”
张扬道:“乔书记亲口告诉我的,绝不会有错!”
看着顾佳彤吃完了那碗面,张扬问道:“我下面硬不硬?”
顾佳彤点了点头,可随即又摇了摇头道:“那不行,要是我每天都陪着你,别人会怎么想?”
张扬道:“你马上就要去岚山了,还操心这些事干什么。”
张大官人低声道:“尝尝这次怎么样?”
张扬重重点了点头。
“死开,我要睡觉了……啊……”
常凌空道:“我想约她好好谈谈这件事谁曾想她又去了新加坡。”
张扬道:“那我以后就每天都给你下面吃。”
张扬道:“当然有!”
外面响起了落雨声,雨声很大,顾佳彤总算重新把张扬压在了身下,趴在他的怀中,静静倾听着外面的雨声:“雨好大!”
顾佳彤道:“不是自私透顶,是无耻透顶!”
张扬笑道:“你去岚山可以再挖一个深水港嘛!”
顾佳彤一双美眸突然睁圆了,张大官人捂住她的樱唇,竖起食指在唇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一脸坏笑道:“月黑风高杀人夜,今晚啊,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嘿嘿……”
张扬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秦清,秦清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极为欣喜,在她心中始终认为常颂要比吴明更有资格担任岚山市委书记。省里做出这样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吴明在政治上是一个机会主义者,虽然善于处理方方面面的关系,可是谈到实际工作,他远不如常颂的经验丰富也不如常颂有魄力。
常凌空向张扬望了一眼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少跟我拐弯抹角的,你听说什么了?”
顾佳彤听到他三句话就开始下路,啐道:“滚,又耍流氓!”
张扬笑道:“要不你跟省里说说,你把南锡的常务副市长让给我,我去帮你收拾这个烂摊子。”
顾佳彤道:“你有没有想过,作为你的未婚妻,她会承受怎样的压力?”http://www•hetushu•com
顾佳彤在他手臂上轻轻扭了一下道:“你啊,脑子里只有床!”
两人来到了桌球室,张扬在电视上看过,自己从没动手玩过,不过这厮惊人的运动天分马上就起到了作用,在常凌空教给了他几个要领之后,他很快就上手了,而且技艺惊人,除了前两局落败之外,后面硬是连扳三局,打得常凌空没了脾气,他死活都不相信张扬是新手,认为这厮开始是故意装的。
张扬欣喜道:“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好去接你。”
张扬道:“一场秋雨一场寒,天越来越冷了。”
张扬纠正道:“是面下糊了,不是下面糊了!”
“究竟是啥?”
岚山领导层变动的结果完全出乎张扬的意料之外,他虽然握有吴明和张立兰偷情的录影带,可是并没有派上用场,这个结局还是让张扬相当满意的,看来乔书记并不糊涂,在任用官员方面,头脑很清醒。
张扬笑道:“相互取暖!”
顾佳彤牵着张扬的手走向楼梯,张扬跟着她来到二层,二层上有一个大大的露台,从这里可以看到东江美丽的夜景,抬起头可以看见繁星点点的夜空。张扬从身后拥住顾佳彤,感受着怀中这诱人的娇躯。
这厮唱道:“我一见你就笑,你那翩翩风采太美妙!”
张扬道:“我喜欢在床上抱着你,踏实,舒服!”
张大官人感叹道:“为什么我说实话的时候总是没人相信。”
常凌空哈哈大笑:“我看行。”
刘艳红道:“吴明,其实政治上的起起伏伏很正常,咱们年龄差不多,在体制中的时间也差不多,一名干部最重要的是什么?过硬的心理素质!”
张扬笑道:“你不是喜欢吃我下面吗?”
吴明道:“我是有些想不通,想不通省里衡量干部的标准是什么?”吴明对省里的决定充满了怨念,他从不认为自己比常颂差,私下认为常颂已经老了,已经无法适应当今的时代了。
两人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常凌空递给张扬一瓶矿泉水:“江城新机场搞得怎么样了?”
顾佳彤提前一天回来是有原因的,一是为了给张扬一个惊喜,还有一个原因,父亲知道她明天回东江,已经让她明天回家吃饭,她只有早点回来才能多点时间陪陪张扬。
常凌空喝了口水道:“资金还有些缺口,何长安答应的投资没有完全到位,最近他人又不在国内,新加坡星月集团方面也出了些问题……”他停顿了一下道:“你知道的,星月集团投资方代表许嘉勇死了,之前星月集团在深水港的投资是由他全权负责现在他死了,就得有人接手他的工作。”
顾佳彤的手指在张扬胸前划着圈儿:“不过这样挺好,如果有一天我们彼此厌倦了,咱们各走各路,毫无牵挂。”
张扬道:“很顺利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深水港呢?”
顾佳彤双臂搭在他的肩膀上,主动在张扬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小声道:“喜欢吗?”
常凌空道:“因为你说的不是实话。”
张扬心中忽然生出一种歉疚,他用力抱紧了顾佳彤,低声道:“佳彤姐,嫁给我好不好?”
张扬这才将整件事的由来告诉了秦清,感叹道:“这件事省里做得还是有所欠缺。”
张扬笑道:“快吃,我厨艺不怎么样,只会下面。”
张扬笑道:“聪明,刚才常凌空约我去打桌球,电话落在房间里了。”
张扬轻抚她的秀发。
秦清啐道:“就会瞎说八道,我哪有资格当市长。”
张扬笑道:“常市长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顾佳彤道:“你非要让和_图_书我吃吐了为止?”
顾佳彤打完电话,再回到楼下已经闻到了一股糊味儿,张扬手忙脚乱的把锅从燃气炉上拿下来。
更何况常凌空前往岚山接任的是岚山市长,南锡和岚山毗邻,对岚山领导层的情况常凌空是清楚的常颂虽然是市长,可是他的手腕素来强硬,就算是市委书记周武阳,他也不怎么买账,自己去岚山,和常颂搭班子,常凌空心里没底,虽然他和常颂平时的关系还不错,大家又都姓常,可政治上没有感情可言。
张扬道:“要是组织上提升你当市长就好了!我也能尝尝干市长的滋味。”这厮潜意识中的征服欲还是很强的,想着秦市长在自己身下辗转逢迎的情景,周身的血液不禁热了起来。
确信常颂和常凌空将联手主持岚山的政局,张扬内心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通过当晚的交谈他明白了一件事,常凌空并不想离开南锡,确切地说,他还不想离开深水港项目,离开这个极有可能给他带来丰厚政治成绩的位置,每个官员都想获得提升,可是频繁的提升并不一定是好事,想要建起摩天大厦就必须打好坚实的地基。仕途上也是亦然。张大官人终于意识到,自己手中新机场项目的重要性,只要自己将这一项目做好,他就拥有了一笔雄厚的政治资本。
顾佳彤道:“我在机场呢?”
顾佳彤道:“别听到我夸你就忙不迭的点头,就算我说了你这么多的优点也不能掩盖你是个花心大萝卜的事实!”
顾佳彤笑着点了点头。
顾佳彤道:“我喜欢和你一起站在天台上看星星。”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遇上你,是我的命!”她望着张扬的双目道:“你和楚嫣然分手是不是因为这方面的原因?”一直以来顾佳彤都在回避这个问题,可今晚不知为何会当面问了出来。
常凌空道:“放不下深水港啊!”
张扬苦笑道:“我已经尽量克制自己了,可是我就是这毛病。
刘艳红终于知道吴明为何表现的如此失落,对一个官员来说,最大的打击就是仕途上受挫,此前她也听说过吴明出任岚山市委书记的呼声很高,别人她不清楚,可曾来州一直都想撮合她和吴明,就专门透露说,吴明这次出任岚山市委书记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刘艳红对吴明的家庭背景很清楚,也知道他和曾来州之间的关系,曾来州为了吴明的事情出了很大的力,可没想到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样,难怪吴明会如此沮丧。
张扬道:“那边的机场。”
出了电梯,来到门前,顾佳彤拿钥匙开了门,走入其中,一股异国风情扑面而来,这里是完全按照地中海风格装修的,色彩以蓝白为主,原木拱门,原木家具,充满着异域色彩。
顾佳彤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气,却是张扬亲自下厨给她下了一份面条,冰箱里没菜,只有方便面。
“呸!”顾佳彤还没说完,樱唇又被张扬捉住,用力吻了下去,直到顾佳彤乖乖将香舌奉上供他品尝,好一会儿,张大官人方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顾佳彤。
张大官人闲着也是闲着,跟常凌空一起向山庄的活动中心走去。他故意道:“常市长今天气色不错,看来有喜事登门啊!”
张扬一脸无辜道:“我真是第一次打桌球!”
张扬笑道:“跟你在一起其实有一张床就够了。”
“就是那啥!”
顾佳彤道:“我们现在的关系,我可以做到包容,可是如果我真的成了你的妻子,我问过我自己,我是否能够包容你五彩缤纷的感情世界?”
“不够,没有够的时候!”张http://m.hetushu.com大官人的甜言蜜语由衷而发。
顾佳彤道:“你直接去锦香河公寓,B座1108。”
秦清道:“你居然去问乔书记这件事。”
“这叫非法同居!”
顾佳彤报复性的抓了他一把,马上就察觉到手指触及的地方发生的变化,她小声道:“你下面……真的很硬……”
顾佳彤笑道:“我现在总算是相信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什么都能看透,可就是放不开你,不知你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
“谁稀罕!”
秦清笑道:“说不过你,你啊,老老实实的把新机场搞好,那些和你不相干的事情还是少操心。”
张大官人摇了摇头。
常凌空道:“不行,今天我非得跟你再战几局,我还不信了,这桌球我打不过你一个初学者?”
张扬把皮箱放下,啧啧赞道:“真是不错!”
张大官人今晚歌性大发,低声唱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成,我这就出发。”
顾佳彤道:“我去洗个澡,你等我!”
顾佳彤正想说什么,忽然想起答应父亲的事情,慌忙转身回去拿电话,天气刚好是一个借口,她向父亲撤谎说因为暴雨飞机延误了,只能明天再回东江了,顾允知也担心女儿的飞行安全,让她不急,等天气睛好再回来。
常凌空道:“吃饭了吗?”
顾佳彤扭过头,亲了他一下:“今晚让你搂个够。”
张大官人苦笑道:“佳彤姐,你好像没洗手嗳!”
顾佳彤啐道:“神经!看我回来不教训你!”
张扬哈哈大笑道:“外面下了好大的雨,这会儿出门不太方便。”
张扬道:“深水港这么大的工程,的确不是那么容易交接的。”
顾佳彤格格笑道:“你下面糊了!”
张扬笑道:“管别人会怎么想,咱们男未婚女未嫁的,连这点自由都没有吗?”
顾佳彤啐道:“笑什么笑?笑得这么淫贱!”
走入电梯,顾佳彤靠在一侧,张扬站在另外一侧,两人对望着,脸上都洋溢着甜蜜幸福的笑容。
吴明笑了起来:“看来我不合格!”
顾佳彤接通电话就埋怨道:“怎么回事儿?手机没带。”
张扬伸出手去绕到顾佳彤的丰臀后面,不轻不重的捏了一记,顾佳彤一声轻呼,俏脸飞起两抹红霞。
张扬道:“我缺点不少,可优点也不少,比如勤劳善良,踏实肯干,还愿意给你下面吃!”
顾佳彤道:“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顾佳彤掩住他的嘴唇道:“不许胡说,什么死啊活啊的。”
顾佳彤格格笑了起来:“你自己的东西,你居然嫌脏?”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对我来说这事和革命工作拥有着同样的重要性,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顾佳彤道:“还是你怀里最暖和,等冬天我就去江城过冬,每天晚上都躲在你怀里睡。”
张扬道:“好像星月集团的当家是范思琪。”
张大官人低声道:“你吃饱了,它还饿着呢!”
1108是顾佳彤新买下的一套复式公寓,建筑面积二百二十平方,内部是装修好的,顾佳彤热衷于投资房产是一个原因,秋霞湖别墅留给父亲养老之后,她和张扬也缺少一处便于幽会的地方,所以她又选中了这里,这儿的物业管理相当的严格,除非拥有业主卡,来访客人都需要严格的登记核实,对业主的隐私安全保护得很好,顾佳彤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作出决定买下了这里,毕竟她和张扬之间的感情无法存在于阳光之下。
顾佳彤道:“东江!现在我打车正回去呢?”
顾佳彤深情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吃面也是一种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