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2章 新的开始

张扬一看,最便宜的茉莉都要88,这地儿可够宰人的,他点了一壶388的六安瓜片,反正是钟海燕请客,根本不用客气。
张大官人乐呵呵道:“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无论钟经理对我的印象怎么样,我对你印象都是很好的。”说完他站起身来告辞。
张扬笑了笑道:“那好,等我了解了解再说。”
会场十分的嘈杂,张扬和臧金堂、李红阳三人来到小礼堂的时候,小礼堂内已经坐满了人,三人走上主席台,臧金堂和李红阳交递了一下眼神,李红阳敲了敲麦克风,清了清嗓子道:“大家静一静。”
臧金堂敲了敲桌子道:“大家静一静,静一静,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一位领导认识。”他转向张扬道:“这位就是我们南锡市新来的体委主任,张扬同志。”他的声音也不大,只吸引了少数人的注意。更多的人还在下面聊得起劲,压根没注意主席台上的动静。
张扬压根没把段金龙这种势利商人看在眼里,如无必要以后也不会和这种人相处,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来到电梯口,从对面走来三个人,为首一个却是乔振梁的大公子乔鹏举,乔鹏举迎面遇到了张扬,两人都是一怔,谁都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乔鹏举笑道:“张扬,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他又看了看张德放、梁成龙这帮人顿时明白了什么,哈哈笑道:“想起来了,你调过来了,他们是给你接风的。”
过了一会儿,听到房门被敲响,一个身穿粉红色护士装的美丽女郎走了进来,她向张扬笑了笑,将手中放着茶壶的托盘放下,声音婉转娇柔的自我介绍道:“先生您好,我是108号,我叫莺莺,是专业的按摩技师!”
乔鹏举打了个哈欠道:“我可没这么大的精神陪你聊天,明天还得去京城一趟,落实投资的事情,咱们今天就到这儿,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跟你聊。”
臧金堂道:“张主任,今天上午十点有个动员会,在体育场小礼堂举行,咱们一起过去吧。”
萧苕敏来到张扬面前把车停下,下了车向张扬道:“张主任,您来这么早啊!离上班还有二十分钟呢?”
萧苕敏陪着张扬向楼上走去,党组成员的办公室多数都在三楼,一楼是基本办事部门,二楼是主要科室,诸如竞技科、青少年科、人事科、财务科、外联处、科教科、宣传科。
张扬仍然站在那里,环视着体委办公楼的环境,看着从他身边经过的体委员工,这些员工有骑自行车的,有骑摩托车的,有步行的,谁也没意识到这位新主任的到来。张扬昨天虽然见过几位党组成员,可他们都没来这么早。
乔鹏举哈哈大笑,他抹去脸上的水珠道:“江城的事情我都听说了,那事情不怨你,是有人想公报私仇。”
张扬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乔鹏举的面子他不能不给。
第二天一早,张扬八点之前就经由招待所的小门来到了体委办公楼,对张大官人来说,今天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从今天起他就要开始在南锡的工作。
张扬停下脚步,向她笑了笑:“钟经理!”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吧,你看着安排,我借着这个机会和体委上上下下的同志们见个面。”
张扬走出海天大酒店,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转身回望酒店门前的那五个红色大字,不由得摇了摇头,海天给他的感觉并不好,虽然钟海燕口口声声这里没有特殊服务,可张扬还是从这里的环境中感到了许多不言自明的暧昧,坐在出租车内穿行在城市的街道中,闪烁的光彩让张扬产生了一种错觉,他甚至以为自己仍在江城并没有离开,落下车窗,深秋的风吹http://m.hetushu.com散了他不多的酒意,霓虹招牌上一个个南锡的字眼提醒他,他已经来到了南锡,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他的仕途之路将要在这里重新出发。
萧苕敏点了点头道:“张主任,您办公室在三楼,等我一下,我把车子放在车棚,马上就带您过去。”
李红阳过去虽然是个优秀运动员,可他的口才不怎么样,说话缺乏力度,下面刚静了一会儿,声音又有变大的趋势,南锡的这些体育工作者多少有些散漫,也没把体委太当成一回事儿,只当这次的开会时例行程序。
张扬微微一怔,他低声道:“什么思想准备?”
萧苕敏转身去安排开会的事情了,张扬来到办公桌前坐下,打开了电脑,别的他也不会,还是玩起了纸牌。
张扬笑道:“真要是有什么情色陷阱我也不怕,我这不是想跟哥们聊天吗?”
张扬笑道:“明年十月才召开,现在就做动员,是不是太早了点?”
张大官人目光一扫看到这位莺莺满脸的媚态,马上断定这女郎也不是什么良善女子,他点了点头,接过莺莺递来的一杯茶,喝了一口道:“不用按摩了,我喝杯茶休息一下就走。”
张扬把纸牌游戏暂停了,笑着邀请他们在沙发上坐下,臧金堂看了看办公室的环境,笑着问道:“张主任对办公室的布置还满意吗?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马上让人改动。”
张德放尴尬道:“乔总太忙,我怕耽误你的时间!”
张扬向房间内看了看,发现办公家具全都是新的,办公桌上摆着电脑、传真电话全都配齐了。办公室右侧还有一扇房门,推开之后,是一间小小的休息室,里面虽然不大,可是布置的很好,特地摆放了一张一米二的小床,床头还摆了一台电视机,这间房还可以通往南边的小阳台,站在小阳台上可以看到体育场内的概貌。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办公条件真的很不错,他笑道:“萧大姐费心了。
乔鹏举笑了一声,正准备在讥讽张德放两句,一个娇滴滴的女声道:“乔总,你吃好了?”却是钟海燕走过来了。
萧苕敏今天是特地提前来的,想不到提早了二十分钟还是落在新来的主任后面。其实张大官人从来都不是个积极分子,他也不是想在人前留下什么积极努力的印象,今天来这么早,一是闲着无聊,二是他想要尽早熟悉一下体委的情况。
张扬道:“前三有什么难的?南锡是东道主,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这次省运会在南锡召开,我们怎么都得拿个第一!”一句话把两位副主任听得目瞪口呆,心说这厮根本就是一外行啊,南锡虽然经济水平能在平海排上号,可体育水平一直都是倒数,这次市里给他们下任务要求他们拿到前三,体委上上下下压力已经很大了,正考虑要把国家队的优秀运动员全都动员回来,只有这样,才有希望完成市里交给他们的任务,这位新主任刚到就提出了要拿第一,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金牌可是实打实的,不是你吹两句大气就能得到的。
梁成龙道:“应该不是这个原因,新体育中心的建设工程全都是徐光利承包的,谁也不想掺和进去。”
张扬笑道:“你们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你都不知道他的消息,我怎么会知道?”
张德放向张扬笑了笑,走入了电梯。张扬本来想走,却被乔鹏举一把将他拉住:“张扬,你不能走,今晚咱哥俩得聊聊!”
张扬笑了笑,仰首枕在水池边缘他来南锡是当体委主任,深水港的事情跟他无关。
莺莺点了点头,在张扬的身边坐下,她身上的香水味www.hetushu.com儿比钟海燕还要浓烈,张大官人感到有些不自在,他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坐起身道:“我得走了,回去还有事儿。”
张德放也跟着道:“对,洗个澡,散散酒气再走!”
张大官人并非不识风月,也不是不懂风情,可钟海燕今晚的安排让他感觉到很不自在,他匆匆离开包间,甚至没有和乔鹏举、梁成龙两人打招呼,换好衣服,走出桑拿部的时候,钟海燕追了出来:“张主任!”
张扬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走入了房内,房间收拾的很干净,灯光很明亮,张大官人躺在床上,服务员给他打开了电视,笑道:“先生喝什么茶?”他把单子递了过来。
张扬笑道:“我想你误会了,我真累了,就是想休息一下,待会儿就走!”
乔鹏举道:“南锡这帮领导面临的压力也够大,深水港、新体育中心全都需要钱,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常凌空又在这个节骨眼上被调走了。新任常务副市长陈浩过去是管工业的,招商引资方面并没有多少突出的能力,我看这次徐书记失算了。”
乔鹏举道:“消停一阵子也好,对了,南锡市体委也是个烂摊子,你得有点思想准备。”
张德放见他如此坚决,也不挽留,陪着他走出门去,两人并肩往下走的时候,张德放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啊!还是改不了的性子。”
乔鹏举道:“你的特长是招商,如果我是南锡市领导,就让你去深水港负责招商引资让你当体委主任这不是大材小用吗?”
钟海燕笑道:“全都是海天的贵客,乔总,我一个人又不能分成两份,您得体谅我的难处。”
钟海燕道:“张主任,怎么这就走了,是不是对我们的服务不满意?我可以帮您再换一位技师。”她小声道:“张主任,您不要误会,我们这边很正规的,没有那种特殊服务的。”
杨广志继续打电话。
张扬道:“什么动员会?”他初来乍到的,对体委的情况还是一无所知。
张德放感到有些不舒服,钟海燕这女人说话也太不注意了,自己什么身份?南锡市公安局代局长,你公开邀请我去找小姐按摩,在别人眼里我成什么了?张德放这个人一贯滑头,可他审时度势的本事是超人一等的,什么时候该走什么时候该留下,他心里清清楚楚。张德放道:“我是不成了,刚才接到一电话,局里发生点事情,必须要回去。”
张扬道:“说你呢,打电话的那位!”
所有人都愣了,齐刷刷望着杨广志,杨广志还在嗯嗯啊啊的接着电话,发觉自己忽然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方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挂上了电话,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钟海燕道:“张主任,您知道第一印象重要还急着走,就不怕留给我一个不好的印象?”
杨广志抬起头,笑着冲张扬点点头,意思是马上就完。他在南锡一向很有面子,过去几位体委主任也很都给他面子。
梁成龙和乔鹏举都是花了不少心血在深水港上面,所以他们的话题自然围绕深水港进行,反倒是张扬没什么兴趣,打了个哈欠,率先爬了上去。
八点多的时候副主任臧金堂和李红阳一起过来见他。
张大官人道:“你出去!”
乔鹏举道:“这次南锡搞省运会,新建体育中心,体委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到工程中去,究其原因,周大年的事情占了很大一部分。”
杨广志这次听清楚了,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当着众人的面赶自己出去呢。杨广志脸色变了,在体育系统内,他从来都是站在荣誉顶端的人物,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他怒道:“你和_图_书什么意思?”
乔鹏举叹了口气道:“何长安这只老狐狸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在深水港最需要资金的时候玩起了失踪。”
钟海燕这会儿算是看出点门道来了,难怪张德放对张扬会这么尊重,连省委书记的大公子乔鹏举都对他如此亲热,张扬虽然年轻,肯定有其过人之处。
乔鹏举挨在张扬身边坐下,闭着眼睛道:“有没有何长安的消息?”张扬在京城闹事的时候,乔鹏举也在场,当初张扬怒闯军区大院,激战警卫连,从秦家手里把秦欢带走,还是乔鹏举陪着他把秦欢送到了何长安家里,乔鹏举以后虽然没有介入这件事,不过他仍然觉着这件事有些蹊跷,何长安就是从那件事之后突然失了音讯,乔鹏举隐然觉着张扬应该知道些什么。
三个人蒸完桑拿来到贵宾休息厅,服务员把他们分别引领到三个不同的包间,张扬是见惯场面的人,对这种安排还是充满警惕的,他笑道:“不用了,安排我们在一起吧!”
张德放笑道:“乔总,真是巧啊!”此一时彼一时,当初张德放的亲舅舅顾允知担任平海省委书记的时候,他面对乔鹏举会坦然一些,可现在乔鹏举的父亲是平海省委书记,面对乔鹏举,他多少感觉到有些底气不足。
李红阳道:“不早!别的城市早就开始备战了,这次市里给我们下了任务,要求我们在这次省运会上金牌数奖牌数都要进入前三,任务艰巨啊!”
乔鹏举道:“我只是听到了一些风声也没什么证据,还是不说了。”
乔鹏举道:“生病是其一,还有一件事就是贪污的证据不足,挪用的那笔公款已经还上了,现在周大年情况很差,估计没几天好活了,市里也就没对他采取措施。”
莺莺娇滴滴道:“先生,您放心,钟经理全都安排过了,我会帮您做一个全面保健,一定会包您满意。”
萧苕敏去了没多久就一路小跑过来,因为赶得太急,她喘息有些剧烈,脸上泛起红晕,胸膛不断起伏。
张扬笑道:“萧大姐也挺早的,第一天上班,所以我想过来熟悉一下环境。”
萧苕敏打开房门,将钥匙递给了张扬,笑道:“张主任,你看看还满意吗?”
就算他不说,张扬一样能够猜到,他微笑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在南锡好好工作。”
面对这群身份非比寻常的大客户,钟海燕可不敢怠慢,她慌忙道:“今晚啊,我来请客,我们桑拿部新来了几位小姐,按摩手法全都是一流,大家去感受一下嘛。”
梁成龙也没听说这件事,好奇道:“生了病就不用双规吗?”
乔鹏举保养的也不错,他是个健身爱好者,一身肌肉不比张扬逊色,三人来到水池中,热腾腾的水温让他们很是惬意。
张扬不认得他,可臧金堂和李红阳都认识,打电话的这位是南锡市体育界的知名人物,体操教练杨广志,他带出了多位世界冠军,亚洲冠军和全国冠军更是不计其数,也因此在南锡市体育界拥有超然的地位。
可张扬不知道他是谁,就算知道他是谁,张扬也不能容忍这种藐视会场的行为,张夹官人从来到会场起就想找个机会立威,现在机会来了,张扬冷冷道:“你出去!”
梁成龙也深陷深水港工程之中,颇有同感道:“深水港的事情真是麻烦,如果资金仍然不能到位,人心就散了。人心要是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臧金堂道:“您看,现在都是十一月了,距离明年省运会召开还不到一年,对体委来说,这两年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把省运会办好,拿出一份优异的成绩向市领导交代,咱们南锡的体育在平海一直都hetushu.com算不上强,所以要提前做准备,今天就是召集各个训练队的教练员和优秀运动员开会,做做赛前动员,鼓励他们赛出好成绩。”
张扬道:“同志!”
浴室是个坦诚相见的地方,张扬一身健美的肌肉让梁成龙很是羡慕,他最近体型明显有些走样,啤酒肚都出来了,梁成龙恨恨道:“都是酒精惹的祸,做生意酒场不断,想当初我也是腹肌一块一块的,现在全被脂肪给盖上了。”
会场下的谈话声音小了一些,不过仍然有人在窃窃私语,李红阳只能又重复道:“大家清静一静!体委今天召集大家来,是想开一个动员会,借着这个机会提前为即将到来的省运会做一些动员,也借着这个机会,听听大家的意见,大家都多提建议,多出主意,看看我们如何能够在这一层的省运会上取得优异的成绩。”
张扬正准备说话呢,听到下面手机铃响起,一位身穿运动服的中年男子拿起手机,很大声的说道:“喂!什么事情啊?”
张德放一走,孟允声和王泰和自然不能留下,都跟着他一起走了,乔鹏举向身边的那两个朋友说了一声,他两个朋友也走了,所以最后前往桑拿部的只剩下张扬、乔鹏举、梁成龙三个。
梁成龙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哪儿都有贪官污吏。”
张扬微笑道:“今晚有点对不住啊,不过那货有点太小家子气,他觉着是拍你的马屁,可实际上是帮着你得罪人,这种人该敲打的时候还是要敲打一下。”
乔鹏举和梁成龙都笑了起来,乔鹏举道:“当官的政治觉悟就是比我们这些生意人高,放心吧,海天是正规地方,没有那么多情色陷阱。”
萧苕敏道:“张主任,按照咱们体委过去的规矩,每周二下午都会有一个例会,您看……”
张扬道:“高看我了,我现在是戴罪之身,能有个地方收留我,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钟海燕听他说得如此坚决,也不好继续勉强。
张扬笑道:“不必了,钟经理的心意我领了,可我真有事儿,等我改天有空的时候,一定再来拜访。”
臧金堂道:“张主任,咱们南锡的综合体育水平摆在那里,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赶超上去的,你刚来,对这里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这话已经说得很客气了,依着他心里的意思,张扬根本就是个门外汉。
乔鹏举跟他们点了点头,显然没有对张扬的那份热情,冲着张德放道:“张局,你可不够意思啊,给张扬接风也不把我叫上?看不起人啊!”
张扬一听就知道他在说谎话,自己和他一起从包间里走出来,这一路之上也没见他接到一个电话,现在却突然这么说,张扬立刻就明白了,张德放对这种事情很敏感,桑拿他敢去,可钟海燕千不该万不该说了一句小姐的按摩手法一流。
张扬道:“有什么不方便的,不就是按摩吗?”
乔鹏举道:“你可能不知道体委主任周大年晚期肺癌是真的,不过他得这场病之前已经被人举报到南锡市纪委,这个人贪污腐败,挪用公款,如果不是得了绝症,现在也把他双规了。”
张扬的脸上自始至终保持着微笑,不过他对臧金堂和李红阳颇有微词,这两位好歹都是体委副主任,可根本压不住阵脚,张大官人个人是不喜欢开会的,可开会表面上看起来枯燥乏味,实际上却是一个人气场的表现,臧金堂和李红阳明显气场太小,其结果就是压不住场面。连这种小场面会议都驾驭不了的人,就别指望他们有什么领导能力了。
梁成龙对这件事很感兴趣,凑过来道:“谁啊,这么大胆子?”
张扬拿起麦克风,随手动了动,麦克风冲着音响的方向,顿时m•hetushu.com传出吱吱嘎嘎刺耳的音频声,会场上的所有人都被这噪音打断,停下说话,目光向主席台望去。
张扬道:“挺好的,电话、传真、电脑全都配上了,算得上办公自动化,比我过去在江城的办公室要好多了。”
张扬也不是贪杯之人,晚上九点的时候起身告退,张德放还没有出声挽留,钟海燕道:“张主任别急着走,去海天桑拿部感受一下,放松放松再走嘛!”
乔鹏举笑道:“钟经理今晚急着要走,把我们一桌人都冷落了,原来是有贵客去陪啊!”
乔鹏举本来想逗弄她几句,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要顾及一些形象的,微笑道:“走吧,一起桑拿去吧,我请!”
梁成龙道:“各走各路,各自按摩,海天很规矩的,习惯了就好!”两人都走入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动员会是早就定下来的,十点钟之前,来自南锡各个训练队的教练和优秀运动员陆陆续续来到了南锡老体育场的小礼堂内。
张大官人不慌不忙的整理好了麦克风,清了清嗓子道:“各位教练员,各位运动员,大家好,我是张扬,新来的体委主任!从今天起我们会经常碰面,所以你们最好仔细看看我,牢牢记住我!”他中气十足,说起话来抑扬顿挫,众人的注意力不觉就被他吸引住了,多数人都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会是新来的体委主任。会场明显静了许多,大家都在打量张扬,张大官人有句话说得对,以后他们之间肯定少打不了交道,有必要记清这位体委主任的样子。
不止是他,李红阳也是这么想,只要对南锡体育水平少有了解的人就不会说出想在省运会上拿第一的话,谁都知道,平海体育最强的是江城,然后是东江,历来省运会金牌榜前两位都是他们,其他城市只有跟着陪跑的份儿,第三名不固定,可第三名比第二名的差距那是巨大的。
钟海燕很快就发现,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酒量是惊人的,酒不醉人说的是他自己,人自醉说的是别人,钟海燕是个头脑灵活的女人,发现这一状况之后,马上就知难而退了。段金龙离去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他今晚被张扬搞得很没有面子,借口喝多了,不想和张扬再度交锋,这样也就避免了发生不快,通过这件事段金龙发现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很不好对付。
张德放知道他所说的是段金龙,低声道:“这个人还是不错的,以后相处久了你就会知道。”
张扬来到办公楼前,看到萧苕敏骑着一辆红色的珠峰150踏板车驶了过来,身穿棕色皮风衣,带着墨镜,满头波浪般的长发在晨曦中随风飘拂,看起来气质还不错。
那服务员显然有些愣了:“先生……好像不方便吧!”
张扬打了个哈欠道:“算了,明儿我一早还得上班,第一天上班,不想给那帮同事留下不好的印象,现在这年头,第一印象很重要不是吗?”
张扬道:“我不知道你是谁?看你年纪应该是个教练员,身为教练员,应该懂得为人师表,端其言,正其行,说到忙,我们当领导的哪个不比你忙?你看谁在这里当众接电话了?做人应该做到起码的尊重,这点规矩你都不懂,你怎么带好运动员?”
梁成龙也慌忙过来打招呼。
三楼有几位副主任的办公室,东首第一间过去是周大年的办公室,虽然他生病了,可是他的很多东西都没人动,萧苕敏本来想将这间办公室腾出来给新来主任用的,可后来想了想,毕竟周大年得了肺癌,害怕张扬有什么忌讳,于是又在西边把过去闲置的一间房子整理了出来,只不过是昨天一下午的时间,办公家具,窗帘,电话,室内一切办公必需品都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