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3章 大嘴巴

臧金堂和李红阳都怔怔的看着张扬,好嘛!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头把火已经开始烧上了,可谁都没想到张扬的第一把火就烧在了功勋教练杨广志的身上。
当天下午的例会上,张扬和体委的主要工作人员见了面,臧金堂、李红阳、刘刚、崔国柱、段建忠这些党组成员张扬都是见过的,其他各个科室的干部大都是初见,张扬的记忆力很好,基本上听萧苕敏介绍一遍,就能记住对方的名字,财务科长刘文媛是需要着重记住的,对任何单位来说财务工作都很重要。
没人说话,可所有人都在这么想。
张扬这才想起刚才交代李红阳的事情,他笑了笑,伸手把电脑给打开了,萧苕敏将软盘交给他,张扬等进入系统之后,展开了软盘上的资料,上面前是南锡优秀运动员、教练员的资料,名单很长,也很详细。
张扬道:“蒋教练提出的问题很现实,我在这里保证,我会尽快考察各级训练场馆,只要是有困难的,我会尽量为大家解决,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论语里面前这样说,放心吧,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绝不是我们共产党人的作风,当今的时代是一个只要努力就会得到回报的时代!”
张扬道:“我在此强调几点,第一,我们体委会尽一切可能说服南锡市优秀运动员回来参加这次的省运会,第二,我代表体委做出保证,会让所有的运动员在前期的准备过程中,得到最好的训练,第三,就是奖励!”
张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自己动手泡了杯茶,这时候不由得念起了有秘书的好处,想当初在丰泽的时候,这些事都是傅长征为自己做的,自己离开的时候曾经答应过要把傅长征调过来当秘书,等稳定之后,要调几个得力的助手过来,张扬正胡思乱想的时候,萧苕敏走了进来。
萧苕敏走后,张扬忽然兴趣了一个念头,他开车去了新体育中心工地现场,他倒要看看现在的进度究竟怎样。新体育中心工地位于南锡市东郊,206国道旁,通往工地的道路上大车来来往往,到处都是尘土飞扬,张扬开着皮卡车来到工地大门处,门前警卫根本没有过问,张大官人得以开着皮卡车长驱而入,进入工地现场,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座耸立在工地中心的巨大建筑,南锡市新体育场,从体育场的外部建设情况来看,应该还没有封顶,现场干活的工人也不是太多,很多任务人三五成群的坐在空地上,有的抽烟,有的在打扑克,躲懒的比干活的还多。
张扬道:“现在咱们有了主题,有了目标,剩下的就是具体的工作安排和实现目标了,实现目标不能靠我们,要靠大家,要靠在场的每一位教练员和运动员。”
所有常委都望向梁松,会议的前半程气氛有些压抑,梁松的表情似乎在冲淡这种压抑的气氛,他笑道:“今天体委召开了一个动员会,动员会上我们新任的体委主任当着全体教练和运动员的面立下豪言壮志,说要在明年的省运会上,取得金牌榜和奖牌榜双榜第一。”
蒋方济道:“张主任,我是乒羽中心的负责人蒋方济,我说句实在话,以我们南锡目前的体育水平,就算是东道主,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还是没有任何希望夺得金牌数、奖牌数的双项第一,不仅如此,我认为我们南锡就算进入奖牌榜的前三都难,大家都是体育工作者,并不代表着体育工作者就不需要实事求是,我不说其他的项目,就拿我们乒羽类项目来说,上届省运会,我们只夺得了一枚女子单打的银牌,奖牌数一共才三枚,江城、东江都是传统强队,我们拿什么去跟人家拼?补充一点,我们的乒羽项目在平海还算是发展的不错的。”
张扬道:“真他妈气人,建新体育中心,我们体委居然没资格参予,这他妈也太扯淡了。”
梁成龙听说他在新体育中心工地现场,不由得笑了起来,张扬昨天还口口声声的要低调,要修心养性,今天就故态复萌了,没事他跑新体育中心干什么?梁成龙已经推测到张扬开始酝酿挑事了。
南锡市纪委书记李培源道:“体育中心工程进度出现问题是多方面的,南锡市体委应该负有相当大的责任,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周大年同志在任期间,有非法挪用公款的行为,体委和-图-书各部门管理混乱,工作效率低下,各部门之间相互推诿责任,严重影响到新体育中心的建设。”
臧金堂面露难色:“我们体委通过了,可是钱还没有划到体委帐上,我们也没有办法!”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位同志请说话!”
张扬道:“不是说要全力备战省运会,财政上为什么不给拨款?”
徐光然笑道:“年轻干部有雄心是好事儿,没有工作热情怎么干好工作。”
陈浩道:“新加坡星月集团方面我们正在积极联系,因为他们公司的内部发生了一些变动,所以具体的投资方案要到下个月才能拿出,对此我们要多些耐心,至于何长安先生,我们联系不上,根据他的公司所说,目前他在非洲度假,什么时候回来公司方面也不知道。”
夏伯达没笑,张扬是他请过来的,无论把张扬调来的初衷是什么,可别人都认为张扬是他要力捧的干部,想不到这厮才来南锡工作第一天就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
张扬道:“教练员运动员付出努力付出辛苦,为城市争光,为市民争光,不能口头上奖励就算了,我在此保证,今年我们南锡给每一位金牌获得者的奖励会超过平海任何一个城市。”
三人并肩朝体委办公楼走去,张扬道:“李主任,你把咱们南锡籍贯的优秀运动员全都统计一下,省队的、国家队的、国内的国外的全都统计清楚。”
梁成龙道:“又上脾气了不是?你昨儿不是跟我说要混日子的吗?”
张扬道:“杨广志那个人是不是很牛气?”
佟亚宁道:“这么下去我们没法干了,别说训练设备了,连运动员的营养都跟不上,南锡又不是穷,为什么专差我们这一块儿?”
现场又有手机铃声响起,可是没人再敢去接电话。
终于有勇敢者举起了手,南锡乒羽中心的奂责人蒋方济举起了手。
张扬笑道:“我说过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不会收回来的,奖金方面我有办法解决,市里说了算,那是找他们要钱,如果不找他们要钱,他们就不会管这件事,对了,刚才我听几个教练员反映训练场馆训练设施落后的问题,究竟怎么回事?”
张扬心说这就开始往我身上推了。
张扬笑道:“当然算,只要是南锡籍贯的都算!”
会议结束之后,李红阳满脸愁容的向张扬道:“张主任,有些事我们说了不算数!市里给我们的财政拨款太少,他们提出的问题根本没办法解决。”
张扬道:“大家可能觉着我提出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的目标太不切合实际,认为我不了解情况,认为我信口开河。”
提到奖励所有人齐刷刷望向主席台。
张扬做了个请他走人的手势,眼光看都不再看他,冲着麦克风道:“今天是我来体委工作的第一天,我希望能够给大家留有一个良好的印象,和我接触过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是没什么架子的,可没架子并不代表我不需要尊重,无论是朋友之间还是同事之间,都需要相互尊重,这是大家可以愉快合作的基础。”
臧金堂道:“新体育中心正在建设中,市里为了备战这次的省运会专门建设了五个训练场馆,年前就能完工,到时候,你们就可以过去训练。”
张扬道:“你安排一下,把南锡最优秀的教练,最有希望夺得金牌的运动员集合一下,这周我给他们开个会。”
张扬骂道:“你小子少说风凉话,你不是建筑方面的行家吗?给我一个建议!”
徐光然点了点头,他的话题来到了省运会上:“省运会明年就要召开,现在新体育中心的主体育场馆还没有封顶,进度严重滞后,市财政要优先照顾这一块,毕竟省运会是我们南锡全体人民的荣誉,这个面子我们一定要挣!”
李红阳听得有些迷糊,愕然道:“国外的还要统计?美籍华人算吗?”
张扬道:“我是体委主任,省运会要是搞黄了,我是要承担责任的,领导们有好事儿的时候不一定会想到我,可需要承担责任的时候,十有八九就会盘算到我头上了。”
张扬道:“也不都是他的功劳,世界冠军是国家教练带出来的,他最多算个启蒙教师。”
那年纪大的农民工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身边的年轻人道:“盖个屁的体育场,我们工资都被拖欠三个月了,图纸天http://www•hetushu.com天改,我看市里是没钱了,再不给我们工钱,我们全都到市政府要钱去。”
梁松的话刚一说完,很多常委就笑了起来,他们笑得时候都下意识的看着夏伯达。
张扬微笑道:“这体育场啥时候才能盖好啊?”
臧金堂道:“给了,杯水车薪,现在体委的账目有些问题,检察机关正在调查呢?”
张扬道:“身为南锡人,为南锡争光是他们的本分,不用管这么多,做好统计工作,邀请函一个不落的全都发出去。”
年龄大些的民工毕竟考虑的多一些,用手肘捣子捣那名年轻人,向张扬笑道:“老板是做什么的?”
臧金堂清了清嗓子,这倒不是因为他嗓子痒痒,可每到这种时候,他就喜欢清一下嗓子,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臧金堂道:“我插一句,市领导高度重视明年的省运会,明确指出要我们南锡市体育工作者们上上下下发挥拼搏精神,务必要在第52届省运会上取得好成绩。市领导给出了我们一个目标,要求我们在省运会上金牌数和奖牌数都进入前三,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对我们南锡市的体育界来说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大家有没有信心?”
梁松笑着说道:“我说出这件事也没什么目的,我就是觉着我们的年轻干部还是脚踏实地一点好。”
刘文媛对此有了准备,她很老练的表示,因为体委主任周大年突然生病,现在很多账目都在整理之中,有不少账目问题,检察院已经派人跟进,整理清楚需要一段时间。
张大官人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他这句话一说完,顿时满场哗然。几乎所有人都在质疑,这厮莫不是疯了?平海省金牌第一没什么了不起,可南锡在平海体育方面根本排不上号,提升综合体育实力并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金牌榜、奖牌榜两项第一,没错,大家都没听错,就是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当众喊出来的,他当现在是什么时代啊?还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年代吗?
张扬道:“为什么不?他们都是南锡人,省运会当然有义务为南锡争光!”
萧苕敏有些惊奇道:“张主任,您真的要给这些运动员发邀请?”
萧苕敏笑了笑,没说话。
张扬道:“是啊,不给他们点刺激,他们怎么能好好训练呢?”
萧苕敏无奈的摇了摇头,心说这次只怕又要浪费不少纸张。
台下传来了几声善意的笑声,这笑声多数是运动员发出来的,这些年轻人开始对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产生了兴趣。张扬和过去任何一个体委领导的风格都不同,无论他驱赶杨广志这位功勋教头是否明智,不过他的举动的确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杨广志是南锡所有教练员中的标志性人物,他被当场赶走,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今天前来参加会议的运动员虽然很多,可是南锡最优秀的那批运动员并没有回来,多数都在省队、国家队集训,哪有时间参加这种意义不大的会议。
李红阳和臧金堂两位副主任苦笑对望着,他们心里都想到,完了!这小子不知道这句话值多少,以三十块金牌算,运动员教练员的奖金就得掏出五十多万,这笔钱谁来埋单?真是个大嘴巴,嘴上没有把门的。
当前困扰南锡市市领导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深水港的后续投资问题,一个就是新体育场的工程进度,这两大工程都是南锡的颜面,如果出了问题,他们在省领导面前会很不好看。
臧金堂一脸的冷笑,麻痹的,你吹吧,不知天高地厚,无知者无畏,你他妈要是能实现这一目标,我把奖牌都吃肚子里去。
无论张扬提出的这一目标能不能够实现,他至少已经做到了一件事,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成功的让每一位与会者记住了他,想不记住都难,这厮太能吹了。
市委宣传部长梁松道:“说起体委的事情,我刚听说了一件新鲜事儿。”
在场常委都知道周大年挪用公款的事情,不过现在周大年就快死了,挪用公款的数目也不大,六十多万,被组织上发现后,周大年已经将这个窟窿补上了,这也是没有双规他的原因,李培源把新体育中心工程进度归咎到体委身上就有些不够厚道了,总所周知,新体育中心的建设之初,市委书记徐光然那就提出http://www•hetushu•com了要公开扩标,要责权明确,体委只有参予意见的权力,并没有指挥工程的权力,现在工程进度出现了问题,又把帽子扣在了体委的头上,体委无疑是很冤枉的。可转念一想,周大年反正要死了,他刚巧又出了挪用公款的事情,就算多给他一份责任也不算什么。
萧苕敏道:“可具体给多少要市里说了算,咱们体委现在没多少钱……”
张扬道:“回头我找市里反映反映,想要取得好成绩,没有财政的大力支持是不行的。”
散会之后,张扬把刘文媛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要了解体委的财政情况。
夏伯达道:“还不明确,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财政方面给我们的支持力度不会太大。”
张扬道:“具体奖金额我们还需要商量,不过我在此给大家一个最低限额,只要是能够在省运会上夺得金牌,运动员不低于一万,教练员不低于五千!”
萧苕敏道:“别说是国外运动员了,就算是咱们南锡土生土长的运动员,真正到了国家队谁还把省运会看在眼里?就拿上次省运会来说吧,我们给国内的优秀运动员都发出了邀请,可最后回来参赛的还不到三分之一,不但是我们南锡,其他城市也一样。这些国家级运动员,平时世界大赛都顾不过来,谁还有功夫参加省运会?”她说完又补充道:“根据大会规则,就算是外籍运动员肯来,他们也不符合参赛条件,省运会对籍贯是有要求的。”
张扬笑了笑没说话,他向前走了几步,围绕体育场周围看了看,距离省运会开幕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如果工程进度再不抓紧,恐怕到时候真的要盖不起来了。
张扬站在工地现场给梁成龙打了个电话。
新当选的市常委,常务副市长陈浩浓眉深锁,他不是故意做出这幅心事重重的样子,事实上,他愁得不行,常凌空走了,把深水港这么重的担子丢给了他,他承受不起,在深水港没有出现资金问题的时候,陈浩很羡慕常凌空的位子,幻想着自己能够坐上去,取而代之。可今时不同往日,深水港搞好了那是政绩,可要是搞不好那可是天大的责任,如果资金问题迟迟不能得到解决,首当其冲需要承担责任的就是他。陈浩甚至希望自己不当这个常务副市长,其实就算他担任常务副市长,深水港的担子也不应该压在他的身上,只不过徐光然不想让夏伯达染指,徐光然不会把这么大的政绩让给夏伯达。
夏伯达心中暗自冷笑,承包新体育中心工程的就是徐光然的弟弟徐光利,市里钱没少给,可进度还这么慢,应该从建筑商的身上找原因了,徐光然在常委会上提起这件事不是自己打自己脸吗?
杨广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张扬说得脸青一阵红一阵,他接电话的确不对,可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根本不给他留情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劈头盖脸的把他呵斥了一顿,这口气咽不下啊,杨广志怒道:“不就是接个电话吗?有什么了不起?当官的我见多了,就是没见过你这么大架子的!”
臧金堂心中对这个新来的体委主任越发的鄙视了,认为张扬是个外行,彻头彻尾的外行,真不知道领导的脑子里想的什么?会派这个外行过来负责领导工作,根本就是外行指挥内行。上任第一天就提出了在省运会上金牌榜、奖牌榜双双第一的惊人目标,还不知道以后的工作中他会出多少洋相,臧金堂已经预见到南锡体育界就快成为全省的笑柄了。
张扬道:“啥资料?”
政绩越大,风险越大,陈浩这两天明显瘦了,如果这种压力持续下去,他担心自己早晚会垮掉。
张扬这句话一说,整个会场如同炸了锅一样,要搞清这是省运会,张扬提出的奖金额已经让所有人咋舌了。
萧苕敏道:“市里多次强调要加快新体育中心的建设,对体育方面的财政拨款多数都用在了那边,我们体委在建设方面只有建议权没有指挥权,具体工程我们是不负责的,当初我们也提出,先建设训练馆,可真正开始建设,重点是新体育场,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即便是新体育场的建设进度也很不理想,到现在新体育场还没有封顶,工程方哪有精力建设训练馆。”
梁成龙笑了起来:“进入角色真快啊,不容易,真是不容易。”
梁成龙道:“http://www.hetushu.com谁都能看出这方面的毛病,我给你的建议就是拿着规划图去找夏伯达,他要是愿意出面最好,不愿意出面,你再做别的打算,总而言之,这件事不能直接去找徐光然。”
张大官人把车停了,走向几名蹲在那里抽烟的民工,他从手包里摸出一盒云烟扔了过去,几名民工看到人家这么客气,一个个脸上都乐开了花。即使是普通的老百姓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的道理,其中那个年纪大的农民工道:“老板,有啥子事情?”
与会者们纷纷开始议论起来,一时间整个会场显得混乱了不少。
现场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回应,臧金堂不免有些尴尬,他又习惯性的清了清嗓子,犹豫是不是要问第二遍的时候,张扬说话了:“大家不说话,我知道什么原因,大家是觉着市领导定的目标太低,咱们南锡身为省运会的东道主,拿到第二名都颜面无光,我看市里给出前三的目标,咱们自己不能看轻自己,我代表体委给大家定一个目标,明年的省运会,我们一定要在金牌数和奖牌数上双双夺得第一!”
张扬道:“我心里有数!”
萧苕敏道:“没问题!”她想起了一件事,小心问道:“张主任,听说您在会上表示要重奖能在省运会上夺牌的运动员教练员?”
她的手里拿了一张软盘,一进来就道:“张主任,李主任让我给您送资料来了。”
萧苕敏道:“张老任,我觉着您在市领导面前最好不要让他们的期望值太高。”她在暗示张扬,千万不要把夺得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的豪言壮语说出来,如果市领导当了真,不但是张扬,他们整个体委可就骑虎难下了。
下面的运动员一听都来了劲儿,有人高声道:“张主任,空口无凭啊,你到底要奖多少,大概有个数啊。”
张扬听说过周大年涉嫌挪用公款的事情,这件事并不方便直接问刘文媛,经过考虑之后,张扬决定把这些问题暂时压下来,听从梁成龙的建议,一切还是等问过夏伯达再说。
许多声音一起回应道:“岚山奖金最高,每位金牌获得者奖金五千,教练员三千。”
张扬笑道:“蒋教练看问题很现实!”
张扬皱了皱眉头,隐约猜到这件事和前体委主任周大年有关,三人走出小礼堂的时候,拳击队的教练佟亚宁追了上来,他是来找臧金堂的,远远道:“臧主任,上次您批下来的那笔款还没有到账!”
李红阳心中暗暗叫苦,杨广志是他们这次全运会倚重的主将之一,只要是杨广志一声令下,他的那帮省队国家队的弟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回来助阵,可张扬上任第一天就把杨广志得罪了,以后这件事只怕要麻烦了。
张扬能够感觉到他们对自己的质疑,这也难怪,他的政绩早已属于过去,属于江城,这里是南锡,对他而言体委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中,他并没有任何突出的成绩,就算他再有能力,再有自信,别人不知道,别人就算怀疑也是正常的。
张扬做事一要都很干脆,拖拖拉拉绝不是他的风格,当天的例会开完之后他就准备去市政府,去之前还是先给夏伯达打了个电话,夏伯达让他四点半去办公室,之前夏伯达还要开常委会。
徐光然有些生气了:“度假?一个生意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当初想要投资的是他,现在需要资金的时候,他却躲了起来,他可以度假,我们的深水港工程不可以等!”他向夏伯达看了看:“老夏,省里怎么说。”
“我不是发泄什么不满,可是你们又想出成绩,又不改善我们的训练条件,想要夺得双榜第一,我看不可能!”蒋方济说完就坐下了。
臧金堂漠然看着张扬,心说你小子能耐啊,什么人你都敢得罪,体操是我们南锡夺金的大项,你这么玩下去,最后首先玩死的就是你自己,当领导的无能不可怕,无知才可怕,你对南锡体育一无所知,就敢在这儿胡乱发威,走着瞧吧,有你哭的时候。
萧苕敏犹豫了一下方才道:“张主任,您还没到咱们体育中心各大场馆看过,设施相当的落后,本来体委也打过很多次报告了,说是要更新训练设备,可市里迟迟没有钱划拨下来。”
“钱呢?明年就要搞省运会,市里没有拨款吗?”
臧金堂笑道:“现在市里财政也很紧张,大家克服一下嘛!和_图_书多发扬发扬热爱家乡,热爱祖国的精神,一切就解决了。”
臧金堂道:“这样吧,你先回去,我们下午开会的时候再商量一下,张主任来了,很多工作我们都要向张主任汇报。”
萧苕敏自己搬了张折叠椅在张扬的身边坐下,轻声道:“张主任,南锡籍的优秀运动员基本上都记录在上面了,还有几个国外的优秀运动员并没有罗列进去。”
夏伯达却明白其中的奥妙,李培源和徐光然的关系很好,他的这番话绝不是无的放矢。
张扬笑了起来,他冲着台下大声道:“上一届省运会的时候,别的城市最高奖多少?”
萧苕敏看着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心中却相当的迷惑,心中有数?她看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张扬在下午的例会上并没有多说话,只是笑着做了个自我介绍和大家认识了一下,在臧金堂和李红阳看来,张扬八成是意识到言多必失,上午的会议上他夸夸其谈,现在已经初步感受到作茧自缚的滋味了。
在体委找到新体育中心的规划图并不难,即便是体委没有介入新体育中心具体的施工建设,张扬望着这张图纸,想起今天去工地现场看到的情况,距离规划完成无疑还差很多,过去他在江城的时候,经常听说南锡如何富庶,经济如何发达,可现在看来,南锡也缺钱,深水港缺钱,新体育中心缺钱,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虽然咱们国家不是金钱社会,可是离开了金钱这两个字,多数时候都是寸步难行的,这就是现实,蓝图再美好,理想再远大,在现实面前也不得不低头。
梁成龙道:“张扬,你刚来南锡,别掺和新体育中心的事情,徐光利承包的工程,他哥是市委书记徐光然,你放心吧,就算脱了裤子盖脸,最后这体育中心也会完工,至于工程质量和规模会不会缩水,天知道。”
张扬道:“成龙啊,我虽然是一外行,可也能看出这工程进度存在很大的问题,这都快要年底了,新体育中心的主场馆还没有封顶,工人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说是施工方拖欠他们的工资,训练馆全都没建起来。”
蒋方济道:“臧主任,你们最好到工地实地去看看,现在重点建设的是主体育场,训练馆在哪儿?市里有没有考虑?”
又有拳击队的教练佟亚宁起身道:“张主任,还有一个问题,每年省运会,各个城市都会从国家队省队征召运动员,你征召,别人也在征召,而且历来我们南锡的运动员愿意回来参加这种省级级别比赛的很少,这件事希望领导们务必要重视。”
张扬因为不清楚具体的事情,也没有过问。
萧苕敏道:“您不是要原籍南锡的优秀运动员资料吗?我们过去专门做过这方面的统计,都在软盘里。”
杨广志恨恨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张扬道:“把那些国外的运动员补充进来。”
李红阳只差没伸手去堵住张扬的嘴巴了,奶奶的,话可不能乱说,是要死人的,牛逼吹大发了,以后怎么收场啊!
萧苕敏也听说张扬刚才在动员会上把杨广志赶出去的事情了,上届省运会就是杨广志出面才把他的弟子们从国家队省队中请回来,这次张扬给了他这么大的难堪,恐怕杨广志是不会出力了,她点了点头道:“杨教练是我们南锡市体育界的明星教练,他发现并训练了许多国家级体操运动员,目前国家体操队中就有他的三位学生。”
张扬利用刚才的那句话稍稍缓和了一下气氛,继续道:“开会首先是主题明确,咱们先强调会议的主题,今天开会是为了给在场各位,也就是南锡最优秀的教练员和运动员做个动员,动员什么?动员明年,也就是1995年10月在南锡举办的平海省第52届省运会,主题有了,然后我告诉大家我们的目的!市里已经给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他向臧金堂看了一眼,示意臧金堂说句话。
张扬道:“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开会,原因很简单,这种大会枯燥无味,领导在台上照本宣科,同志们在下面昏昏欲睡,我今天第一次坐在南锡体委的主席台上,谢谢大家给我面子,到现在我没发现有一个睡着的!”
蒋方济道:“张主任,我们现在的训练条件很差,各方面的器材都没有到位,如果你到各级训练场馆实际考察一下就会知道,我们的备战不是说说就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