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7章 有事相求

张扬叹了口气道:“遇到了一刘胡兰,宁死不从啊!”
张扬笑道:“任经理,你说的这件事属于城建局!”
梁成龙笑道:“这种事儿本来也无可厚非,即便是普通的老百姓听说自己的房子要拆迁,也会搞突击建房,谁不想多赔偿一点儿,人性使然,我记得当初在东江拿地的时候,一位农民的田地被征,因为当时规定一棵树要赔多少钱,我们去看现场的时候,发现那位农民涉及被征用的两亩地上密密麻麻的种着小树苗,说句不夸张的话,树和树之间的距离,我连手指头都差不进去。”
张扬道:“你们可以直接找李长峰商量嘛!”
高仲和听到儿子的声音,脸上就露出无奈的笑意,他平时不芶言笑,可这个儿子嘴巴就没有闲住的时候。
高仲和脸上露出一丝礼节性的笑意:“小张,坐吧!”
袁波笑道:“还凑合!我不妨碍几位领导吃饭了,我就在隔壁,有什么吩咐只管招呼一声。”
张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高仲和的儿子竟然是昨晚他在机场遇到的小眼镜高廉明,说起来这父子两个的性情还真是不一样,一个不芶言笑,一个口若悬河。高廉明上前握住张扬的手道:“张主任,哈!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张扬道:“你们都是大领导,我可不敢坐,站着敬完酒我就走!”
关芷晴道:“我没这么想过,我们又不熟,很少想这些无聊的事情。”
听到张扬的名字,田庆龙不由得笑了起来:“张扬?这小子来东江怎么不跟我打招呼?让他过来给我敬酒!”
赵国强坐下了,只有他的脸上不见任何的笑意,默默端起一杯酒独自喝了起来。
关芷晴没说话默默往前跑,张扬紧跟她的步伐,他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连关芷晴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很阳光,很灿烂。
张扬道:“关小姐,你不妨再考虑一下,你是南锡人,南锡举办省运会,你要是能担当这个形象大使,也算是为家乡做出了贡献,我知道你在西方生活的时间比较长,可能思维方式上有些变化,可毕竟还是炎黄子孙,咱们中国人都讲究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宣传省运会的同时,你自己的健康形象也得到了宣传,这是一件共赢的大好事。”
张扬道:“给省运会代言是有报酬的,具体数目我们可以商量。”
梁成龙道:“我也没说不值得同情,无论是农民还是市民,他们利用自己的小智慧尽可能的争取多一些赔偿倒也没什么。我最反感的就是有些商人的行为,他们消息灵通,提前知道了政府的规划,利用种种方法获得利益。”
任文斌道:“我们当初看中那块地皮,是因为知道了一些消息,南锡市新体育中心的规划我们也看过,我们酒店的后面就是你们规划中体育公园的位置。”
田庆龙道:“每人两杯,一个不准漏掉。”
高廉明热情的拉着张扬来到他父亲的身边,向父亲介绍道:“老爸,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武林高手,你没看到,昨晚他把那美国人给揍得那个解气啊!”
张扬道:“那就是挖社会主义墙角了。”
关芷晴接触这么多人,还没遇到过这种毫不掩饰大拍特拍的,听着都是奉承话,可怎么听感觉都不是太对,关芷晴道:“你挖苦我!”
关芷晴停下脚步,藏在墨镜后的一双明眸盯住张扬,她很认真地说:“对不起,张先生,我不需要宣传,我这次回国的目的是想祭拜我的父亲,我希望在国内期间,我的清净不要受到打扰。”
张扬也有和-图-书些奇怪,笑道:“哪位是高厅的公子?”
张扬也知道并不适合在这里久呆下去,他笑着向高仲和几人提出告辞道:“高厅、田厅、栾局,我隔壁还有应酬,得过去了。”
张扬道:“怎么个意思?你那五千万拿不出来了?”
张扬笑道:“这件事不应该找我,你应该去找规划局、建设局也行。”
张扬也明白任文斌为什么找到了自己,他去南锡之后把新世纪建筑公司搞得灰头土脸,这件事早已经传开了,所以任文斌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了。
张扬笑道:“他们都怕得罪人,难道我就不怕得罪人!”
张扬看到自己的话起到了一些效果,心中暗暗得意,他笑道:“没,绝对没有,我对关小姐绝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你不是入选过时代封面,还当选过全球最美五十人吗?”
张扬道:“没,我真觉着你挺符合我的审美观点的。”
张扬道:“我这色相不值钱,就算想卖都没人买!”
袁波笑道:“不忙,跟张扬他们喝酒呢。”
张扬缓缓落下酒杯道:“任经理直说嘛!”看来任文斌还有其它的请求。
赵国强没想到张扬会在这里,看到张扬,一双眼睛立时迸射出愤怒的光芒,因为弟弟赵国梁的事情,他和张扬之间素有旧怨,他始终将弟弟的死归咎于张扬,虽然当时省委书记顾允知为张扬提供了不在场证明,可赵国强仍然将张扬当成杀害弟弟的仇人。
张扬道:“涉及的事情太多。”
张扬愣了一下,这件事他还从没听说过。
任文斌的确是有求于张扬,确切地说,应该是南国山庄的新加坡老板李光南有求于张扬,任文斌和张扬干了一杯酒后,将自己的目的说出:“张主任,我们集团早就准备在南锡投资一家酒店。”
张扬笑道:“好事啊,现在南锡市领导对一切的外来投资都很欢迎。”
张扬看了看那张照片,矗立在道路边缘的那座楼房的确显得有些突兀,他低声道:“既然是违章建筑你们为什么不找相关部门去反映?你们应该找的是城建局,甚至规划局。”
张扬微微一怔,府东街和仓西路之间,那岂不是和他们的新体育中心工地不远?他想起来了,那片建筑已经封顶,正在进行装修,搞了半天居然是李光南投资的酒店。
张扬骂道:“你小子越来越卑鄙。”
梁成龙笑道:“我不管别人,你让我把新体育中心建好,就得帮我清理障碍,就得把规划范围内所有的违章建筑帮我清理干净,不然我也得撂挑子。”
丁兆勇道:“农民也不容易,你把他的地给征了,人家以后吃什么?政府赔偿都是有数的,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
袁波走进去之后,乐呵呵道:“都是贵客啊,几位领导大驾光临,袁某疏忽之处还望见谅。”
任文斌道:“张主任,我一直都在关注南锡的事情,这些事我都有所了解,我找您不仅仅是为了这件事。”
张扬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时间给我电话,我请你喝酒!”说完他向众人笑了笑,告辞离去。
梁成龙道:“不少,都是过去遗留下来的老问题,你不提这事儿,我都得找你,不解决这些违章建筑,工程进度没法加快。”
张扬搭讪道:“这么巧?”
丁兆勇道:“国内这么多有名运动员,根本不用去找国外的,搞什么形象大使,根本是白费功夫!”
张扬笑道:“我怎么听着你满嘴醋味?你对陈绍斌好像有点怨念啊!”
张扬笑道:“果然会打如意算盘,我们的体育公http://m.hetushu.com园建起来,你们就等于不花一分钱就改善了环境。”
张扬乐呵呵道:“你别急,现在市领导已经把新体育中心工程建设指挥权交给了我,我正在着手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目前新体育中心的工程已经拆分成两部分,同步进行施工,我可以向你保证,体育公园项目一定会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张扬说这番话的时候感觉到一种权力带给他的快感,这种感觉是无法替代的。
栾胜文点了点头道:“去忙吧!”
任文斌叹了口气道:“张主任,如意算盘我们打得不错,可我们没想到南锡的新体育中心建设这么慢,到现在体育公园还八字没一撇呢,我们酒店都快建成了。”
满桌人都觉着很奇怪,谁都知道高仲和的这个儿子一直都在美国读大学,还成功拿到了美国的律师牌照,昨天晚上才从美国回来,他怎么会认识张扬?
梁成龙道:“话虽然这么说,可人家不答应,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做什么都得两厢情愿,她不愿意,张扬总不能逼着她来当这个形象大使?再说了,人家现在是美籍华人,咱们国家的行政手段对她也不起用。”
任文斌知道他还在犹豫,马上拿出了一个信封交给张扬,张扬当然明白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并没接,微笑道:“这样吧,等我回到南锡,帮你想想办法,如果能够把这件事解决了,你得给省运会做点贡献。”
张大官人虽然很强势,可是他也清楚自己的权力范围,违章建筑并不是他分管的范畴,张扬做每件事都是有目的的,在体制中混久了,他首先考虑到的是符合大众的利益,在符合大众利益的前提下尽量不和自己的利益相冲突,真正让他冲发一怒的事情,都是有足够必要的,他和任文斌虽然有些交情,可两人的交情还没处到那个份上,这件事涉及到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的亲外甥李长峰,张扬去南锡之后的一系列举措已经让徐光然甚为不爽了,他并不想加深和徐光然之间的裂痕,这并不是因为他害怕徐光然,而是因为他觉着没有必要,为了任文斌没必要去让他和徐光然之间的裂隙继续加深。
那青年也看到了张扬,惊喜道:“是你啊!”
关芷晴一直冷冰冰的面孔,可听到这句话却忍不住想笑,轻声啐道:“你拐着弯儿骂人是不是?”
一提起婚姻生活,梁成龙顿时就蔫了,他端起酒杯喝了口酒道:“人就他妈没有称心如意的时候。”
梁成龙道:“钱不是问题,不过……”他停顿了一下,脸上显得有些尴尬道:“我恐怕得找清红开口了。”
张扬把宝马车的钥匙交给梁成龙,梁成龙道:“怎么样?事情搞定了没有?”
关芷晴第二天醒的很早,这和她时差没有完全倒过来有些关系,洗漱之后,换上一身黑色的耐克运动服,这是她代言的今秋最新款式,外面雨已经停了,天蒙蒙亮,因为空中荡漾着蒙蒙的晨雾,所以光线不好,虽然如此,关芷晴还是戴上运动帽和墨镜,沿着南国山庄的小路开始跑步,一个运动员到了任何地方都不能放松锻炼。
高仲和故意板起面孔道:“你这小子懂什么?来这么晚,赶紧给几位叔叔伯伯端酒赔不是!”
袁波知道田庆龙和张扬的交情,乐呵呵点了点头道:“我这就让他过来。”
张扬听出她在婉转的指出自己很无聊,张扬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道:“我这人没什么毛病,就是对工作敬业了一些,你知道的,南锡明年十月要举办平海省运动会,缺少和图书一个有影响力的运动员充当我们的形象大使,有名气的长得惨不忍睹,长得稍微过得去的,又没多大名气,我们综合考虑了一下,只有关小姐最合适,那啥,你是世界冠军,长得又漂亮,按照过去的说法那就叫色艺双全。”
张扬道:“你想告诉我什么?”
这时候,一位服务员走了过来,附在袁波身边耳语了几句,原来是栾胜文在隔壁包间吃饭,点名让袁波过去一趟,袁波向他们几个人说了一声,起身出去了,做饮食生意有些关系是必须要照顾到的。
袁波当然懂得,马上让人上酒,恭恭敬敬敬了几杯酒。
当天中午,袁波在望江楼请客,把张扬、梁成龙、丁兆勇全都召集到了一起,主题就是恭贺张扬当上了南锡市体委主任。
梁成龙道:“不是,真不是,我这不是没辙了吗?一日夫妻百日恩,她都能借给陈绍斌八百万去炒股,我现在遇到困难了,她不能拉我一把?”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丁兆勇道:“你小子是接着这个机会跟林清红套近乎吧。”
关芷晴跑了没几步,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她转过身,看到张扬穿着背心裤衩追了上来,现在已经是深秋时节,早晨的天气很冷,这厮的身体素质应该不错,穿这么点衣服居然还满头大汗。
田庆龙对张扬的情况比较清楚,他点了点头道:“刚去没多久,据听说徐书记把新体育中心工程交给他负责,对他很是重用啊!”
袁波道:“那是因为你从不知道满足,知足者常乐,你永远都不知足当然永远都不会称心如意。”
说起这件事高仲和的脸色有些尴尬,栾胜文给他儿子摆接风洗尘宴,可到现在他儿子都没露面,酒宴已经开始快二十分钟了,让一群长辈等他,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任文斌道:“我知道,城建局局长吴昌楼那边我也找过多次了,规划局局长霍廷山那里我也没少打招呼,可他们一听说是李长峰的事情全都纷纷摇头,谁都知道李长峰是市委徐书记的外甥,这块骨头不好啃,他们也不敢啃。”
张扬呵呵笑道:“不是啊,我看你就挺美的,虽然从见你真人到现在都没见到过你的真容,可你气质挺好,让人感觉不食人间烟火,一点人间的俗气都不沾染。”
任文斌道:“他张口就是三千万,没有三千万免谈!让我们拿出三千万显然是不现实的,我们集团内部商量之后,决定实在不行就改变方案,可是在李长峰的带动下,周围其他的老百姓也不愿走了,他们不走,我们的门口绿地景观就无法建设,我们几次去谈,他们只丢下一句话,要搬也得李长峰先搬,只要李长峰把楼拆了,他们什么条件都不提,全都走,徐光利不走,他们都不走。”
关芷晴道:“中外审美观点是有很大差异的,你说的那些全都是美国人评选的,我可不符合国人的审美观点。”
梁成龙道:“那倒不是,上次南国山庄不是已经说开了吗,人一辈子能处三两个知己不容易,经历了这么多事,我心里明白得很。”
张扬道:“算了,不提这事儿,我也不是死乞白赖的人,大伙儿喝酒。”
关芷晴道:“我没兴趣,南锡这个城市也没有留给我太多的记忆,除了我已经去世的父亲……”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张先生,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高廉明很热情的邀请道:“别急着走啊,一起喝两杯。”
任文斌道:“当初我们拿下的这块地皮,规划中是有绿地面积的,在我们计划的绿地范围内,如今有不少违章建http://m.hetushu.com设的民房至今无法清除掉,我们想尽办法,也为此付出了一大笔赔偿金,可如今还有七八户赖在那里不愿走。”
张扬道:“新体育中心规划地块上的违法建筑多吗?”
高廉明笑道:“他这个人很有趣啊!”
关芷晴仍然没有说话。
梁成龙道:“过去我在南锡看到的新体育中心的规划图都是最近的,我来到东江之后,调出了原始方案,发现很多地方都做过改动,体育公园的面积有所缩小,在体育中心附近,新近建设了不少的建筑,过去新体育中心用地问题上就赔偿了不少钱。”
梁成龙道:“我没那意思,只是把实际困难跟你说一声,我这次在公司高层会议上的讨论并不乐观,很多人对我接下新体育中心工程表示不理解,说穿了,还是资金问题,最近一年来我们丰裕集团接下的工程太多,资金回笼存在问题。”
张扬在赵国强充满恨意的目光下并没有任何的退缩,淡然笑了笑,随即他看到了赵国强身后的年轻男子。
张扬点了点头,望着关芷晴渐行渐远的倩影,终于决定不再追上去,关芷晴已经把话说得足够明白,既然她对家乡没有感情,不想担任这个代言,自己又何必去勉强她。
任文斌道:“张主任,这件事很不好办,这座楼是新世纪建筑公司建造的,楼房的所有人是李长峰。”任文斌停顿了一下,他认为不需要向张扬解释李长峰的背景了。
栾胜文如今已经是白沙区公安分局局长了,别看只提升了半级,可权力和过去却有天壤之别,他今天来望江楼专门为了请省公安厅副厅长高仲和吃饭,他和高仲和是老乡,只不过如今高仲和已经贵为平海省公安厅副厅长,不久以后即将接任厅长的位子,同桌吃饭的还有公安厅的另外一位副厅长田庆龙,他也快到点了。
关芷晴道:“你说了这么多的好话,有什么目的?”
张扬道:“威胁起我来了。”
梁成龙道:“当初拆迁征地我并没有经历过,我怀疑里面存在不少的猫腻,有人在提前得悉新体育中心规划方案之后突击搞建设,以这种手法换取政府赔偿,这种手法并不稀奇,我们搞建筑的很常见。”
任文斌道:“如果张主任把这件事办成了,我会在省这会期间免费提供部分客房给组委会使用。”还是送礼,不过信封里面是私人的,现在送出的这份礼物是公开的,也是张扬乐于接受的。
高仲和笑着点了点头,昨晚他听儿子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纳闷呢,敢在机场那种场合公然打老外的没几个,今天总算对上号了,原来是张扬啊,这小子干出这种事儿一点都不稀奇。
几个人同时把这杯酒干了,张扬又想起昨晚任文斌找他的事情,梁成龙听完,也点了点头道:“这事儿我正想跟你提呢,我接受新体育中心工程之后,发现过去的规划图和现在的实际工程现场不符。”
张扬道:“你戒心真重!”
梁成龙道:“我哪里卑鄙了?为了南锡市人民的利益,你应该有点奉献精神,偶尔牺牲一下色相也是可以的。”
说话的时候,门开了,赵国强从外面走进来了,他是专门去接高仲和的公子的,高仲和的儿子跟在赵国强身后,一进包间就拱手赔罪道:“各位叔叔大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只顾着陪女同学逛街,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耽误了,你们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张扬道:“我还以为只有我敢在那地方搞违章建设,想不到有人早就抢到了我前头。”
丁兆勇道:“都这么大人了,和_图_书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才修得共枕眠呢,我说你们两个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谈谈,能凑合着过,就凑合凑合,我看没有比你们俩更合适的。”
房门关上之后,高仲和道:“听说小张去了南锡。”
梁成龙笑道:“用你的美男计色诱她!再不行就来个霸王硬上弓,把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由不得她不从。”
高仲和这个人从来都是不芶言笑,加上本身的皮肤又黑,被人背后戏称为黑面神,他和袁波不熟,栾胜文让袁波过来的目的也不是介绍给高厅认识,他要的是一个面子。
丁兆勇和袁波都笑了起来,两人并不清楚张扬和梁成龙谈什么,问过之后才知道是什么事儿。
袁波却道:“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什么事情都讲究个名人效应,就拿我这望江楼来说吧,大堂内挂了不少我和名人的合影,无形之中这就是一种宣传,别人看到名人都过来吃饭,就会觉着某某这么有名气都到望江楼吃饭了,证明这儿档次不错,咱们国人有着超强的从众心理,看到别人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改革开放之前,广告几乎没什么用,你去做广告,别人会觉着是不是你东西不好?你卖不出去才做得广告,可现在,什么东西不得靠吆喝,俗话道,好酒还怕巷子深呢,你不吆喝谁知道?张扬的做法我赞同。那个关芷晴的确是位很有影响力的优秀运动员,平海籍贯的世界级运动员不多,张扬打她的主意是正确的,她要是当了这次省运会的形象大使,肯定会拥有轰动性的效应。”
栾胜文笑道:“不用,今天是我做东,给高厅长的公子接风。”
张扬一边跑一边道:“是不是以为我在盯你的梢,所以总能及时出现在你身边?”
满桌人都被梁成龙说的事情给逗笑了。
高仲和自从来到平海之后,他的强硬作风和领导能力还是得到了公安系统内的广泛认同。
张扬敬酒的时候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天,难怪大中午的这几位警界风云人物能够凑到一起喝酒。看他们桌上的菜几乎没动,应该是坐下来不久,张扬道:“几位领导还吃点什么,我给你们添菜。”
田庆龙笑道:“袁老板生意很火啊!”他认识袁波也有一段时间了。
任文斌拿出一张照片出示给张扬,这是酒店正门处通往仓西路的大道,任文斌道:“这条道路计划修建为四车道,可是道路东侧有一栋五层楼房,这栋楼房是违章建筑,过去只有两层,我们开始建酒店的时候,他们听到了消息,对楼房进行扩建,向前伸出了六米,整个凸出在路面上,我们的道路如果从这边过去就必须要绕行,当初我们的设计,这各道路和通往体育公园的道路在一条中轴线上,如果改变施工,不但我们的建筑成本会增加,也会严重影响到整个新体育中心的面貌。”
任文斌道:“张主任,咱们是老朋友,有什么话我也不瞒你说,在你去南锡之前,我们就在府东街和仓西路之间拿下了一块地皮,在那儿修建了一座现代化酒店。”
张扬听说几位公安厅的领导都在隔壁,不露面也不好了,袁波也是无意中把他给卖了出来,他带了瓶酒去隔壁敬酒,看到高仲和,张扬笑道:“高厅也来了!”
任文斌道:“张主任,我真是没办法了,我们集团在南锡投资这么大,如果门前绿地景观和道路出了问题,对我们以后的星级评定和未来经营都会有着重大的影响,其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张主任,咱们认识这么久,你也知道,我不会轻易开口求人,这次你无论如何得帮我想想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