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8章 秘书的烦恼

张扬已经猜到十有八九这厮有事情找自己,他一边向酒店内走,一边道:“说!”
江乐满脸通红的低垂着脑袋:“我喝多了,而且请我的是我老表……我……”
杜天野道:“官场中想找到真正的友情实在太难,所以我很后悔当初的决定。”
高廉明笑道:“这话你可别被她听到,不然一准跟你翻脸。”高廉明对时维的性情还是有些了解的。
乔梦媛道:“越说越来劲了,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杜天野一边擦脸一边走了出来,看到张扬大刺刺的坐在那里喝饮料,不禁笑骂道:“你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我让你喝了吗?”
张扬和杜天野谈了很久,两人又交换了一些关于如何拆除违章建筑的想法,张扬刚刚才面对这个问题,而杜天野却已经着手处理,他教给张扬一个方法,那就是和临近城市交换警力,因为当地警察多少都会有些关系,碍于关系人情,在拆迁处理上比较棘手,而从外地调来的警察就不同,他们在当地没有那么多的关系,自然不会有那么多的顾忌,执行任务就会强硬的多,坚决的多。
时维笑骂道:“滚,我才不要你这样的哥哥呢!”
杜天野道:“对我还有怨气,心眼真他妈小!”
乔梦媛笑了笑,当着众人也没驳张扬的面子,跟他握了握手,张扬握手是假,探查一下乔梦媛的身体状况是真,看到乔梦媛穿这么多,他不禁为乔梦媛有些担心,触到乔梦媛的纤手,发现乔梦媛的肌肤十分冰冷,他悄然一股内息送了过去,乔梦媛感到一股暖流无声无息送入自己的体内,顷刻间驱散了寒意,心中不禁一暖,轻声道:“今天陪我妈去普宁寺诵经,呆的时间有些久了,寺庙里太冷。”
张扬冲着乔梦媛伸出手去:“乔总,有日子没见了!”
杜天野道:“还算不错,目前李副市长重点负责这个项目,具体的事情都是常凌峰在做,我前两天专门找他谈了话,让他安心工作,我破例提升他为现场副总指挥,还准备给他副处级待遇。”
张扬有些诧异的看了江乐一眼,发现他的表情多少显得有些惶恐,心中暗忖,这厮该不是犯了什么错误吧。
高廉明道:“毛孔大皮肤粗,拉开化妆包,刮毛器脱毛膏必不可少,远看像朵花,近看豆腐渣。”
张扬一脸委屈道:“都是他说的,我可没吭声。”
张扬道:“你刚刚回国,我请你吧,南国山庄,你现在就过去吧。”
张扬对江乐的所作所为十分恼火,身为市委书记秘书,竟然这么不检点,他搞这些事情的时候,难道没有想过可能带来的后果?张大官人做事有自己的原则,江乐坦白的这几件事显然和他的原则相左。可这件事张扬并不方便过问,只能是江乐自己去交待,可以想象得到,性情刚烈的杜天野不会容忍他的所作所为,江乐的政治生涯极有可能从此断送。
张扬听说杜天野身在东江,很愉快的告诉他自己也在这里,问明杜天野下榻的地方,当即打车过去。
张扬来到省政府招待所3号楼的时候,看到杜天野的秘书江乐正站在楼下等着他,张扬不禁笑了起来。
杜天野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夏伯达要用你,当时因为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没有理清整件事的头绪,后来因为新机场的事情,我被乔书记批评了一顿,当时他对我的处理方法就颇有微词。”
江乐道:“现在不方便说,等您和杜书记谈完之后,我送您。”
“吃饭了吗?”
虽然和乔梦媛分别的时间并不是太久,这次张扬感觉却疏远了许多,并非是他的缘故,而是乔梦媛在主动保持着和他的距离。
杜天野道:“现在老百姓的口味都变了,喜欢吃纯天然绿色食品,这种果茶刚好跟上了潮流。”
江乐脸色惨白道:“张主任,我现在后悔都晚了,不收都也收过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张扬笑道:“在啊,没走呢。”
张扬道:和*图*书“就这么点儿?”
高廉明道:“没吃就好,晚上咱们一起吃饭啊!”
乔梦媛道:“就会胡说八道,快点菜吧,今天我们庆祝廉明归国!”
张扬道:“那就抓紧把东西退回去。”
张扬不好意识的笑了起来:“这事儿都传到你耳朵里了。”
张扬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没完全交代,内心感到有些不悦,作势要起身道:“你不说就算了。”
“那怎么平时连电话都懒得给我一个?”
张扬真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你他妈现在想到前途了?收人钱财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这么大人,不知道这世上没有免费的牛餐?你他妈傻啊!”
乔梦媛道:“高叔的脾气就是那样,我说他也未必肯听。”
高廉明道:“我都想好了,你只要跟他说你公司现在遇到一些麻烦,需要有个法律顾问,你聘请我给你帮忙就成。”
张扬道:“别跟我吹胡子瞪眼的,过去我给你面子,因为你是我上级领导,现在我不归你管了。”
张扬笑着走了过来,高廉明迎上来把他请了过来,张扬看到乔梦媛和时维中间还有空位,就势坐在了她们两人之间。
江乐道:“江城最近在搞违章建筑清理整治,很多亲戚朋友找过来,想让我帮忙,我开始也都拒绝了,可有些面子是驳不了的,于是我说……就给城建局的李局打了个招呼。”
张扬道:“我们这些当部下的多数时候都是身不由己,你们当领导的步子迈的太大,我们必须要快步跟上。”
张扬心中一怔,愕然道:“想不到她也有人追!”
杜天野走过去,伸出手轻轻在他脑袋上推了一下,当然没有任何的恶意。
乔梦媛点了点头,一旁时维道:“张扬,你得帮我劝劝我表姐,最近整天尽是看些佛经,我看再这样下去,只怕她削发为尼的心思都有了。”
乔梦媛道:“女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时维最近改变了许多,我看这次希望很大。”
张扬笑道:“我可没惦记那事儿。”
张扬道:“我向来都是敢为别人所不敢为。”
张扬心中暗喜,自从他前往南锡上任之后,还没有主动和乔梦媛联络过,其中原因很复杂,一是因为许嘉勇,虽然许嘉勇已经成为过去,可他的死毕竟在乔梦媛心中留下了阴影,二是因为乔梦媛的家世,他不想和乔梦媛走得太近,避免别人又说闲话,认为他通过乔梦媛走上层关系。经历了江城短暂的政治低潮之后,张大官人已经渐渐恢复了元气,他的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我和他没有什么交情!”张扬听到这一消息觉着有些不可思议。
杜天野的话给张扬开拓了一个思路,两人一直谈到下午四点多,张扬才起身告辞,原本他是想请杜天野晚上一起吃饭的,可杜天野晚上还要陪几位省领导,张扬只能作罢。
张扬道:“你既然管不了就跟那些亲戚朋友说明白,把你的苦衷全都说清楚。”
高廉明倒也乖巧,本身又是当律师的,嘴皮子特别利索,不出一会儿就把几位叔叔伯伯逗得哈哈大笑。田庆龙笑道:“到底是留洋回来的,眼界不一样,我那个儿子比廉明大不少,可除了喝酒在行,见到人连话都不会说。”
杜天野道:“政治真是一门深不可测的学问,我在体制中呆的时间越久心里就感到越不踏实,我们的身边到处都是诱惑和陷阱,稍有不慎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杜天野道:“不是他一个人的原因,江城今年的企业改革深化,市政建设也全范围的开展,最近在全市范围内清理违章建筑,准备创建卫生城,可惜工作开展的不顺利。”
乔梦媛道:“你这不是叫我骗人吗?”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兄弟,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可话我得跟你说清楚,现在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高廉明道:“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儿,我爸的脾气你也知道,在这件事上他坚决反对,我想请你给我帮帮忙,跟他说一www•hetushu.com声。”
杜天野道:“看到你现在这样,我心里也感到欣慰。”
张扬笑了:“你小子嘴巴今儿怎么这么甜?跟抹了蜂蜜似的。”
高仲和也是第一次听到儿子的决定,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追问,可能儿子只是随口说说。
江乐哭丧着脸道:“本来我也没想收,可碍不住人家的面子,最后只能收下来,如果事儿帮他们办成了还好说,现在事情办不成,我……”这厮就快哭出来了。
张扬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把收的那些东西全都上缴,最好先跟杜书记沟通一下,认真勇敢的承认错误。”
江乐道:“人家请我喝酒,我喝多了,结果跟他一起去了红五月洗桑拿……然后……”他没继续说下去,一双眼睛期期艾艾的看着张扬。
江乐急得眼睛都红了:“张主任,我要是把这件事说了,杜书记肯定让我滚蛋,我以后……我以后再没什么前途了,我……”
杜天野把毛巾随手扔在茶几上,也拿起一瓶果茶拧开喝了一口,酸得皱了皱眉头:“这果茶是春阳产的,最近销路不错,都卖到省里来了,感觉怎么样?”
高廉明乐呵呵道:“海外归国待业,美其名曰海带派!”
杜天野道:“我本以为你去了一个新地方应该会低调一阵子呢,可没想到啊,你这才去了几天啊,牛皮就吹上天了,要在省运会上拿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
张扬道:“忙,真是很忙,徐书记把省运会项目交给了我,我全部精力都投入到这件事上面了。”
张扬没好气道:“那还不得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一脚把我踢出泥潭,我哪能有现在这么美的小日子。”
高仲和嘴上说着这孩子就是人来疯,心里却十分的高兴,在省委干部队伍中,儿女经商成功的大有人在,可是论到学业上有所成的,他的这个儿子无疑是出类拔萃的,留学美国成功拿到律师执照,高廉明的身上已经蒙上了一层年轻有为的光环。
张扬道:“不是他眼力好,是我能力强,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
离开杜天野的房间,江乐又跟了过来送他,看到江乐,张扬才想起他要求自己的事儿,他笑着向江乐道:“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非得要单独说。”
按照和高廉明约定的时间,张扬晚了十分钟来到巴蜀人家,他来到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到场,高廉明、乔梦媛、时维、还有一个清秀的女孩儿叫谭月明是高廉明的高中同学,如今正在东江大学读研究生。
火锅刚刚煮沸,时维手机响了,看了看电话号码,神神秘秘的起身去一旁接电话了。
“乔梦媛啊,是她让我约你的。”
江乐看到张扬要走,慌忙拽住他的手臂道:“张主任,我说,我全都说……我……”
杜天野感叹道:“你要是还在我身边就好了!”
江乐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
张扬一听就明白了,杜天野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张扬道:“你是不是害怕我把人给你挖走了?”
江乐费了好大努力方才道:“可……可我收了他们的东西……”
因为菜品都是自助,时维和谭月明去点餐,乔梦媛笑着对高廉明道:“廉明,这女孩儿不错,眼光很准啊!”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没白栽培你,还算没把我忘了。”江乐之所以能当上杜天野的秘书得盖于他的推荐,最早张扬去江城旅游局工作的时候,江乐就是他手下的办事员,也是张扬早期的得力助手。
高廉明道:“干什么这么神秘啊?”
杜天野打量着张扬道:“不错啊,春风得意,平步青云。”
张扬道:“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任何的男女关系都是从朋友开始发展的。”说这话的时候他眼睛却故意瞥了乔梦媛一下,乔梦媛何其聪颖,马上觉察到他这句话暗自什么,只当没有听到,轻声道:“廉明,听说你不打算回美国了?”
张扬甩开他的手道:“江乐,不是我不帮你,你自己脑子有和-图-书问题,你做这些事,不仅仅关系到你的将来,也关系到杜书记的声誉,你时刻不要忘记,你是杜书记的秘书。不想着怎么去帮杜书记分忧解难,反而干出这些事,你他妈不觉着丢人啊?”
张扬道:“是不是左援朝又给你下绊子了?”
张扬道:“那刚好啊!妹妹当然要跟哥坐在一起了。”他嬉皮笑脸的向时维道:“你也是我妹妹!”
江乐道:“张主任,我有事儿求您。”
杜天野笑道:“是凡做体育的听到这件事差点没笑破肚皮,就南锡那体育基础,你倒是真敢说。”
杜天野笑道:“放心吧!”
江乐笑道:“不是杜书记让我等的,我听说老领导要来,当然要下来迎接了。”江乐这些年跟在杜天野身边,眼界自然提升了不少,嘴巴比起过去是越发会说了。
张扬笑道:“男人头女人腰,能看不能摸,你一市委书记这点礼貌都不懂?”
高廉明道:“栾叔,我打算留在国内发展。”
高廉明的声音很大:“张主任,还在东江吗?”
张扬道:“这事儿我帮不了你,你自生自灭吧。”
张扬道:“乔总要多多注意身体啊。”
杜天野也是个豁达的人,通过今天和张扬的谈话,他埋在心里的结已经完全解开,杜天野道:“很多时候,步子迈得太快未必是什么好事。”
江乐道:“退不回去啊,当初求我的时候都跟孙子似的,现在一个个翻脸比翻书还快,说要是我办不成事儿,就把我收礼的事情抖出来,大家一拍两散。”
杜天野道:“我开始也以为是,今天开会遇到省委秘书长阎国滔,我才知道是他。”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老杜,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悲观?”
张扬不禁暗自感叹,在官场上混没有关系是万万不能的。
张扬还是比较关心新机场的事情的,虽然他已经离开了江城,可是对这个他当初挂帅搞起来的项目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他低声道:“新机场工程进展的如何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又喝口果茶道:“知道吗?把你调去南锡是谁的主意?”
栾胜文愕然道:“什么海带派,我还从没有听说过。”满桌人都看着高廉明。
杜天野住在省政府招待所,他这次过来一是为了开会,二是面见几位省领导,向他们汇报一下新机场建设工作,以及近期江城企改的进展。整个上午杜天野都在开会,下午没什么安排,这会儿刚刚吃过午饭,在房间内休息。
离开省政府招待所正逢出行的高峰,张扬在路边等了好一会儿不见有出租车过来,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他打消了当晚就返回南锡的念头,摸出手机正琢磨着约几个人去南国山庄喝酒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却是高廉明打来了电话。
高廉明道:“梦媛姐,我求你了,这次你一定得帮我,其实我就算考下了律师执照,在美国也很少有人请我打官司,与其在那儿坐等失业,我还不如回国拼搏两年,等我积攒点经验再回去,而且……”他向远处的谭月明看了一眼,小声道:“我这不个人问题还没解决吗?我口味不行,洋妞汗毛重,我适应不了。”
张扬笑道:“老一阵子没见了,一见面你还这么不给我面子。谁啊?比我还重要?”
巴蜀人家的生意十分火爆,高廉明是个喜欢热闹的性子,有包间都不愿坐,他们就在大厅里坐了,按照高廉明的话来说这是感受中国美食独特的气氛,还有一个原因是,每天晚上巴蜀人家大厅内的小舞台上都会有表演,他们坐近一些,可以看个热闹。
火锅很快就送上来了,张扬要来一打啤酒,时维害怕喝醉再出洋相,慌忙摆手表示不喝了,谭月明也不喝,高廉明拿了一瓶,张扬又递了一瓶给乔梦媛,却想不到乔梦媛摇了摇头道:“我戒酒了。”
乔梦媛淡然道:“最近有人在追她,她的电话整天响个不停。”
张扬当然明白杜天野一直对新机场事件上的处理深感内www•hetushu.com疚,他微笑道:“咱们共产党人得学会往前看,别老想着过去的事情。”
高廉明道:“不用,晚上去巴蜀人家吃火锅,我最好那口,今晚梦媛姐请客!”
江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把张扬送到外面,张扬指了指路边的长椅道:“就在这儿说,回头我还有事儿。”
栾胜文问道:“廉明这次回国打算呆多长时间?”
杜天野笑骂道:“滚蛋,我没那爱好!”
江乐看到张扬下车,满面笑容的迎了上来,抢着把车费给结了,张扬道:“用得上这么隆重吗?杜书记还派你在这儿等我。”
两人来到长椅坐下,江乐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向四周看了看,确信周围没有人在,方才小声道:“张主任,我……我犯错误了。”
高廉明笑了:“现在风向变了,不流行海龟派,流行海带派!”
江乐引着张扬来到杜天野的房间内,杜天野刚刚午睡过后,正在盥洗室内洗脸,听到门响,大声道:“张扬来了,先坐着,我洗把脸就出来。”
张大官人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含在嘴里的一口茶喷了出去。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向来不芶言笑的高仲和也忍不住笑骂道:“尽会胡说八道,混小子,你就这点出息!”
杜天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常凌峰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和你的关系又很密切,你现在搞新体育中心建设,我当然担心你来个釜底抽薪把这个大能人给挖走了,新机场建设真的离不开他,这件事上你别怪我不仗义,就算你想挖,我也不会放。”
张扬瞪了杜天野一眼,没好气道:“老杜啊老杜,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说要挖常凌峰了吗?”
时维和谭月明已经回来了,高廉明也不再说下去,对谭月明表现的很体贴,又是拉板凳又是倒茶的,谭月明很少说话,俏脸有些发红。
乔梦媛红着脸啐道:“你这张嘴真是讨嫌,跟张扬倒是一对!”
高廉明道:“我妹妹!”
江乐眼睁睁看着张扬走远,终于没有勇气追上去再去求他。
张扬道:“不怎么样,酸!倒牙!”
张扬乐呵呵走到沙发前坐下,看到茶几上的果茶,毫不客气的拧开一瓶喝了起来。
自从张扬离开江城之后,两人之间少有联系,这和杜天野的心结有关,他总觉着自己对张扬有所亏欠,虽然张扬离开江城之时,他也当面向张扬表示了歉意,可心里还是觉着不舒服,直到听说张扬得到了重用,去南锡没几天已经被南锡市委书记徐光然委派为新体育中心建设总指挥,杜天野这才觉着心里好过一些,这次前来江城开会,想起南锡距离江城不远,所以打了这个电话。
张扬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巴道:“跟我没关系,我又没接触过洋妞,没经验。”
杜天野道:“胆大是好事,可凡事都得有个很度,算了,我也懒得说你,说了你,你也不会改。”
高廉明脸有些红了,他咳嗽了一声道:“梦媛姐,其实我们就是同学关系,真没往深层次发展。”
张扬笑道:“你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
杜天野道:“老徐倒是慧眼识才啊!”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拍了拍杜天野的手背:“老杜,你该找个女人了,别对我投入这么深的感情!我受不起!”
张扬没说话,他也明白江乐如今的身份地位也不同往日,再不是当初那个旅游局开发办的小小办事员,市委书记的秘书,那可是书记面前的红人,虽然级别不高,可江城市的大小干部多少也得给他一些面子。别人给他办事不是冲着他,而是冲着他身后的杜书记。
江乐垂头不语。
“没吃!”
栾胜文笑道:“国内好,国内好啊!现在我们国家正处于改革开放高速发展,最需要用人的时候。你们这些海归派会成为建设国家的主力。”
张扬留意了下果茶上面的商标,春阳易桑集团。
张扬道:“陈老伯好吗?”
张扬听说清理违章建筑心中不觉一动,他在南锡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http://www.hetushu.com江乐道:“本来李局都答应了,可没想到杜书记这次整顿违章建筑的态度这么坚决……”
“少臭吹了,我可听说你和徐书记之间不是那么的默契!”
张扬笑道:“你犯错误不该找我,你该去找杜书记检讨,我现在管不着你了。”
时维道:“你怎么坐这儿啊,回头还有人来呢。”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晚上是乔梦媛请客,他顿时来了精神,可又有点不敢确认:“哪个梦媛姐?”
说起来高廉明能够去美国读书还是乔梦媛帮忙,高廉明内心中也一直将乔梦媛当成姐姐一样看待,两家人的关系在云安的时候就不错,乔振梁来到平海担任省委书记,没过多久就把高仲和调来当平海公安厅副厅长,其实已经为高仲和铺好了道路,王伯行明年年初就会到点,高仲和自然可以取而代之,以后进入平海省常委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张扬道:“咱们也算相交一场,你很聪明,也有学问,我一直都很欣赏你,不然也不会把你推荐给杜书记当秘书,做错了事情不怕,是个爷们就得挺起胸膛去面对,你惹得祸,你就得自己担当,江乐,我能说的就这么多,该怎么办,你自己掂量吧。”
张扬道:“不是夏伯达把我弄过去的吗?”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说你平时挺机灵的,怎么关键时候尽是犯些低级错误,你好不容易混到了现在的位置,容易吗?只要你好好干,眼看就要出头了,在官场上混最怕的就是经济出问题,生活作风出问题,你背着杜书记收礼,这件事要是被抖出来,人家会怎么想杜书记?他能饶了你?”
杜天野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海瑟夫人准备投资清台山,要在那里修建一座现代化的影视娱乐城,已经和春阳县签约了。”
张扬道:“等我忙完这阵子年底回去,看看我妈,再去清台山看看陈老伯、李道长他们。”
张扬对海瑟夫人始终没有多少好感,他和王均瑶的相识就是从他当初怒砸金莎夜总会开始。张扬道:“这个女人给我的感觉很不舒服,跟她合作还是小心为妙,查清楚她的钱到底是不是干净,我听说她在美国干得生意都有点偏,当初李副市长就是因为这种事差点栽了跟头。”
江乐道:“一共三千,还有一块手表。”
江乐拉着他的手臂道:“张主任,我求你了,你和杜书记的关系,只要你说句话,这件事就解决了。”
虽然店里的暖气很足,乔梦媛却仍然穿着皮衣,时维和另外那个女孩已经将外套脱了,近身的羊毛衫勾勒的她们娇躯的曲线玲珑有致。
张扬愕然望着江乐,愣了好一会儿方才骂道:“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一个秘书就他妈敢收礼?”
高廉明看到张扬从店门口进来,远远向他挥舞着手臂。
张扬已经有些明白了,自己被调往南锡担任体委主任的事情应该是乔振梁的授意,到今天他总算明白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曾几何时杜天野和张扬之间已经不能像当初那样毫无顾忌的畅所欲言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今天,此刻却忽然恢复到从前那样,也许他们之间的友情从未改变过,只是位置决定了关系,现在距离虽然远了,可是关系却又感觉亲近起来了。
张扬本来准备下午就返回南锡,可没等他离去就接到了杜天野的电话,却是杜天野来东江开会,约他方便的话从南锡过来见个面。
江乐道:“吃水不忘挖井人,张主任就是我命里的贵人。”
张扬扬起手就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犯贱啊!在体制里混了这么久,这点利害关系分不清吗?”
杜天野点了点头道:“我上周去看他,他跟我念叨起你来,说最近老没见你去看他。”
张扬怒道:“瞧你的样子,敢做不敢当啊?我最烦就是你这样的。”
张扬看到他沮丧的样子也不忍心再骂,低声道:“收了多少?”
江乐垂着头,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张扬乐道:“遇到打砸抢就想起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