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0章 谍变

雷国滔的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儿,他竭力装作平静道:“我有什么问题?你不要耽误我登机的时间。”
张扬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向身边的金敏儿道:“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非要来到这里参观?一个小商品市场而已。”在金敏儿面前张扬没必要做太多表面功夫。
金敏儿搀扶着大伯金尚元,金尚元对突然发生的火情极为不满,低声道:“怎么回事?没有火灾报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金敏儿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顾不上跟他解释,已经大步冲了上去,推开广播室的大门,里面一名二十多岁的广播员正在哪儿听着音乐嘭着瓜子,悠闲得很,看到张扬进来,有些生气的拿下耳机,指着他的鼻子道:“这儿是什么地方?你可以随便进来吗?”
张扬笑道:“梁副主任幽默啊!”
梁晓鸥笑道:“他去输液了,轻伤不下火线,我估计晚上他应该会去。”
张扬无可奈何的坐了下去,冲着话筒道:“大家好,我是韩国商贸城的保卫科科长,因为一号仓库失火,为了大家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请即刻疏散,火势并不大,在我们可以控制的范围内,请大家不要慌张,按照顺序依次离开商场,千万不要自己造成惊慌,再次强调。请大家按照秩序,千万不要慌张。从商场的各个紧急出口撤离。”
张扬微微一怔,就在这个时候佟秀秀打来了电话,现场实在太嘈杂。他走到僻静的地方方才接通了电话:“喂!”
雷国滔道:“你们既然能够抓住我,一定能够可以找到这个秘密。”
雷国滔拿好存根,在内心中深舒了一口气,转身向安检口走去,他悄然提醒自己一定要冷静,不可以表现出异样。
佟秀秀道:“去云南,那里离东南亚很近,你这是准备去旅游呢?还是准备偷偷越境?”
工作人员并没有留难他,很快为他办好了托运手续。
雷国滔道:“你不用问我,不是你们已经掌握了我犯罪的全部证据了吗?那就起诉我,给我定罪,落在你们手里了,我听天由命。”
梁晓鸥道:“吃晚饭休息一会儿,两点钟准时出发。”她转向王广正道:“王市长,从酒店到韩国商贸城有多远?”
佟秀秀道:“我们在东江机场抓住了他,现在正在审问,我怀疑他刚刚策划了一起阴谋,可是他嘴巴很紧,怎么都不愿意说。”
雷国滔道:“公事出差!”
张扬叹了口气道:“最近国内旅游热,各地政府只看到旅游可以带来的商业利益,却忽视了人文的维护和建设,不知不觉中景区的独特神韵已经丢掉了。”
郭成怒道:“你是一个党员,一个接受党和国家多年教育和培养的干部,怎么可以做出这种背叛国家背叛民族的事情。”
一旁的朴正义充满不屑道:“这就是自诩为和平安定的中国!”
“什么?”张扬这下愣住了。
“张扬,我是佟秀秀!”
金敏儿听着广播中张扬的声音,她不时的回过头去,张扬仍然在那儿不停播出着,她的内心忽然变得很难受,她清楚的知道,那是因为对张扬的牵挂。
金敏儿道:“不是主办方安排的吗?”
佟秀秀道:“药物反应需要一个过程。有了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看来人家国安已经想到了张扬前头。
“怎么办?”王广正没了主意,如果现场真的有炸弹,对他来说不但意味着生命受到威胁,而且他的仕途可能会在炸弹的爆炸声中彻底完蛋。
雷国滔这才意识到自己仍然戴着墨镜,他实在太紧张了,雷国滔笑了笑:“哦,不好和*图*书意思,我结膜炎,畏光!”给出一个充分的理由后,雷国滔取下了墨镜。
雷国滔此时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看着佟秀秀道:“是我看错了还是现在世道已经变了,女贼也可以当警察了?”
梁晓鸥道:“我说的是事实!”她起身招呼大家吃饭。
张扬低声道:“这儿可能有炸弹!”
雷国滔叹了口气道:“哀莫大于心死,我这颗心早就已经死了,我都不怜悯自己,你又何必多操心呢?”
佟秀秀的电话不久后又打了过来,她的声音异常紧张:“张扬,韩国商贸城内可能有炸弹!”
王广正笑道:“不远,不到十分钟车程。”
金敏儿在一旁听着,虽然张扬说得轻松可是她已经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她小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瞪了他一眼,可不是,他就是怀疑车里有炸弹,前两天看得那部片叫啥?好像是《生死时速》,里面就是有一颗炸弹把所有乘客都给绑架了。
梁晓鸥听到这里慌忙摇头道:“那你还是别上去了,等你说完话黄花菜都凉了。”
现场顿时混乱了起来,两名机场警察看到雷国滔逃走,快步向他追赶而来。
梁晓鸥道:“要是韩国商贸团的成员对这次考察满意,很可能会投资静海呢。”
张扬笑道:“你们东江招商办的事情,我就别跟着添乱了,而且我一上台讲话就收不住嘴,没有半个小时我是不会下来的。”
雷国滔向周围看了看,他咬了咬嘴唇,还是跟着安检员向一旁走去,当他看到不远处有两名机场警察也向这边走来的时候,心瞬间沉了下去,他想要提醒自己没事,可那两名警察的目光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雷国滔忽然下定了决心,一转身向后方逃去,匆忙中将一名女士推到在地。
张扬道:“你别管了,只要劝你们那边的人撤退就是。”
梁晓鸥道:“计划是在韩国商贸城参观一个小时,三点半我们要准时集合返回南锡,晚上在南锡还有一个招待宴会,我叔叔……”说到这里她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慌忙停住说话,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喝饮料。
张扬挂上电话,慌忙朝那辆凯斯鲍尔大巴车跑去,他叫上司机两人一起围着车辆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异常,司机看到他紧张的样子。不禁好奇的问道:“张主任,你查什么?怀疑车里有炸弹?”
佟秀秀道:“我们是国安局的,能让我们注意到你,是因为你妨碍了国家安全,出卖了国家利益。”
佟秀秀怒道:“你老实交代,到底做了什么?”
静海这边的事情都是王广正在负责,他笑着道:“梁主任放心吧,一切都准备好了。”
梁晓鸥道:“打住,我是他堂姐不是你堂姐,你别乱叫啊。”
此时多名警察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他一拳砸烂了消防箱,摁下了火警报警装置,让张扬意外的是,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张大官人心中这个恼火啊,这么大的一座韩国商贸城,消防报警装置竟然不管用,等这件事结束之后,一定要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佟秀秀道:“他想要乘飞机前往云南,然后从云南偷偷越境去东南亚。”
张扬道:“雷主任昨天吃坏了肚子,今晚还能继续战斗吗?”
雷国滔冲上了自动扶梯,慌忙中竟然走错了入口,他推开扶梯上的男子,抓住扶手,跳到了对面,然后发疯般向下逃去。此时的雷国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被他们抓往,不然自己就完了。
张扬顾不上跟她废话:“马上对外广播,就说仓库和-图-书失火,让大家不要慌张,按照顺序开始撤退。”
佟秀秀向雷国滔笑了笑道:“雷先生,别走的这么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交代呢。”
中午饭以自助的形式举行,张扬和金敏儿盛好饭坐在一起,王广正和梁晓鸥也过来了,梁晓鸥关心的是下午韩国商贸城考察的事情,毕竟今天是她带考察团出来,想一切顺顺利利的。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佟秀秀的语气相当的急切:“你少跟我装,你听着,雷国滔已经被我们抓了!”
张扬接到佟秀秀的这个电话很突然,他刚刚走入喧嚣的韩国商贸城。商贸城方面准备的很充分,现场锣鼓喧天,花团锦簇,王广正把事情交代下去让商贸城方面搞好接待工作,可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商贸城领导执行的有点过了,现场的阵仗很大,大的让人一看就知道商贸城方面经过了精心的准备。
佟秀秀道:“可你是他的父亲,这一事实改变不了。”
张扬却听得清清楚楚,招待宴会和她叔叔有什么关系?张大官人稍一琢磨,就觉着梁晓鸥的身份有些奇怪,他咳嗽了一声道:“你叔叔是谁?”
佟秀秀道:“雷国滔别忘了你是个中国人,无论你做什么坏事,都不可以危害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民族。”
梁晓鸥道:“我是梁成龙的堂姐,你明白了吗?”
佟秀秀道:“雷国滔和韩国革命党勾结,想要破坏中韩关系,所以想利用炸弹事件制造事端,他刚才已经交代了。”
梁晓鸥笑了笑道:“都是平海的一份子,分那么清干什么?投资哪儿都是平海自己的地方。”想不到一个年轻女干部竟然有这样的眼界。
张大官人火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这狗日的还在这儿墨迹,张扬怒道:“少废话,领导让你干什么,你马上服从!广播室在哪儿?”
雷国滔反问道:“既然你认为掌握了我的证据,为什么不早抓我?还要等到现在?”
梁晓鸥的升迁路线虽然不如张大官人曲折多变,可速度也丝毫不逊色于他,政治前景也无限看好,她今年也不过29岁,作为一个女性能够达到目前的位置已经很不容易。
张扬压根没把朴正义放在眼里,这厮过去就是他的手下败将,根本不值一提。
“什么?”张大官人听到这个噩耗差点没晕过去,他奶奶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工作人员的态度很好,微笑道:“先生,能否取下墨镜?”
张大官人马上就想起了那个冒充女贼的国安女,他佯装想不起来:“谁啊?”
佟秀秀美眸一凛:“雷国滔,你最好放老实一点,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们根本不会抓你,你想要外逃?是不是已经完成了你的使命?你老实交代,争取有立功减刑的机会。”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有什么证据?”
张扬还没说完呢,那广播员吓得啊!地尖叫了一声,转身就往外逃去,听到失火了,她先顾着自己逃命了。
张大官人脑子里顿时出现了四个字加……畏罪潜逃,麻痹的,雷国滔啊雷国滔。你狗日的藏得可够深的。昨晚还跟我把酒言欢,今天就畏罪潜逃,敢情跟老子套近乎是为了帮你打掩护啊。张大官人有种被人愚弄的感觉,要是现在雷国滔出现在他面前,他非狠狠抽这货俩嘴巴子不可。
佟秀秀道:“你为什么要突然准备离开?这和韩国商贸团有没有关系?”
张扬道:“不行怎么办?只能这个样子,快去,晚了就来不及了。”
雷国滔点了点头,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身份证上写的清清楚楚和-图-书,你自己不会看?”
张扬转身看了看,韩国商贸城人山人海的,商贸团的人已经进去参观了。他低声道:“我好像记得有种药,打进去之后这货就得说实话。”张大官人是从电影上看的,情节好像是某肌肉男被打了针之后,什么话都吐出来了,可惜他不在现场,如果张大官人在雷国滔面前,一准能让这厮把所有的话都吐出来。
张扬笑道:“要是投资静海,你们东江的韩国工业园不就被放了鸽子。”
佟秀秀道:“雷国滔,做贼心虚你听说过没有?你难道就不想想,自己丢得包里面有多少证据?”
张扬先去通知了梁晓鸥,他没有将真实情况告诉梁晓鸥只说是要搞消防演练,每周都是如此。
张扬看了看一旁的消防箱。低声道:“1就说仓库失火了,为了保证所有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必须马上撤离,顺便向韩国客人展示咱们的消防应急疏散能力。”
雷国滔抬起头望着佟秀秀:“我犯了什么罪?”
张扬第一时旬找到了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低声对他耳语了几句,王广正听完之后,脸色顿时变了,他和张扬一起走到一旁,压低声音道:“你说什么?”
那货指了指三楼的西北角。
张扬内心中开始觉着不妙了,雷国滔是个里通外国的间谍已经毫无疑问,如果他有什么阴谋十有八九和这次的韩国商贸团有关?他告诉自己是韩国商贸团想来这里参观,可金敏儿刚刚说过,明明是他安排的日程,这厮说话前后不一,还特地玩装病,让自己到静海来,难道他真的策划了什么了不起的大阴谋,要对韩国商贸团不利,还要把自己给卷进来,靠啊!老子没得罪他啊!张扬道:“你们赶紧问啊,实在不行就对他用点刑,一定要让他说出真相。”
佟秀秀道:“你的公事应该是陪同韩国商贸团去南锡参观,哦,我说错了,你不是病了吗?现在应该在医院输液才对!”
张扬道:“梁主任具体的安排是什么?”
王广正道:“这也行?”
佟秀秀道:“我已经派拆弹专家乘直升飞机前往现场,你一定要注意,不要制造慌乱,尽量劝里面的人离开。”
张扬道:“你好像跟我也很熟,可咱们过去没见过。”
佟秀秀道:“你注意一下现场,检查一下车辆,尽快带韩国商贸团的人离开。”
恐慌的情绪在商贸城内迅速蔓延着,气氛压抑到了极点,但是没有惊叫,没有哭喊,人们开始有序的撤离,梁晓鸥带着韩国商贸团从西侧楼梯离开。
郭成道:“因为生活中的变故而改变自己的信仰,我为你感到悲哀。”
佟秀秀在雷国滔的对面坐下,笑道:“雷主任走这么急,打算去哪里啊?”
张扬确信大巴车没有异常,转身向韩国商贸城走去,现在还是赶紧劝那帮韩国人离开才是,真要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那可就是国际影响了。到时候别说他,整个南锡市的领导层都要倒霉,雷国滔这一手可够毒的,不在东江做事,把事情引导了南锡,还把自己个卷了进去,张扬暗骂。雷国滔啊雷国滔,我操你十八代祖宗!
雷国滔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雷国滔终于成功逃到了一楼的大堂,发足狂奔的时候,一个黑衣少女斜刺里冲了出来,左腿探伸出去,在雷国滔的脚下绊了一下,狂奔中的雷国滔顿时失去了平衡,他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地上,那少女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用膝盖抵住他的后腰,抓住他的双手拧在身后,从腰间掏出了准备好的手铐将雷国滔的双手铐好,雷国滔发疯的大叫道:“http://m.hetushu•com放开我!”他拧过头去宛如野兽般怒视着那名少女,可他马上就认出这名向他出手的少女竟然是当初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女贼。
知悉佟秀秀的身份之后,雷国滔的脸色有些变了,他的预感没错,国安局果然在很久以前就盯上了自己,他抿起嘴唇低下头,悄然想着对策。
雷国滔向后靠了靠,他低声道:“我还有立功减刑的机会?当我是三岁孩子吗?”
张扬皱了皱眉头:“还是不明白啊!”其实他已经明白了,眼前这位梁晓鸥是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的侄女,她的父亲和梁成龙的父亲和梁天正是亲兄弟,梁晓鸥的父亲梁天赐是三兄弟中的老大,梁天正是老小,关系就是这么简单。梁晓鸥虽然是梁成龙的堂姐,可两人年龄相差并不大,只差三天,和梁成龙不同的是,她选择了从政,东江大学国际金融系本硕连读毕业后,被分配到东江外经委,干了几年之后就去了保和县担任财政局副局长。她有梁成龙这位副省长,东江市委书记做后台,升迁的速度自然不慢,在保和县干了两年之后就顺理成章的接替退休的局长成为正职,前两个月又获得再次提升,来到东江招商办担任副主任。
韩国方的代表们正在现场参观,张大官人不敢把实情说出,害怕这件事会造成现场的慌乱,如果一旦让现场老百姓知道真实状况,势必会造成恐慌,恐慌情绪一旦蔓延开来,情况将不堪设想。
佟秀秀道:“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自己的亲人考虑,你的父母都是老革命,如果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儿子背叛了国家会怎么想?你还有一个六岁的孩子,你不希望他长大后以你为耻吧?”
张扬道:“我明白了!”
应东江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的邀请,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走上主席台致欢迎词,王广正也很明白自己的位置,只说了很简单的两句话就结束了讲话,本来梁晓鸥的意思是让张扬也上去说两句。
佟秀秀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明给雷国滔看了看:“你误会了,我不是警察,我是国安局的!”
张扬及时一把捂住他的嘴巴,把王广正又往一边拉了拉:“这事儿不能声张,要是让大家知道,一准完蛋。”
雷国滔淡然笑道:“别跟我提党性原则,别跟我提爱国,曾经有这么一段时间,我比你更爱国,我比你更有党性原则,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我满足不了我妻子的物质欲望,她背叛了我,带着我的儿子,离开了这个所谓的红色国度,去和别人展开了新的生活,你懂不懂得这是一种怎样的痛楚?”
他一步一步走向安检口,在他看来那意味着自由之门,他走入了安检口,自认为没有问题正准备向里面走的时候,安检员拦住他:“对不起先生,请跟我来一下!”
张扬从广播室的窗口可以看到人们正在向商贸城门口撤退的场面,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任何的慌乱,他希望今天的事情只不过是一场虚惊,最好是一场虚惊,现场有数千人,如果真的有炸弹,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梁晓鸥道:“你们好像很熟?”
雷国滔笑了:“你以为是在拍戏?什么间谍,我怎么不知道?”
雷国滔的身体很好,没有一丁点的问题,他对张扬撒了谎,此时的雷国滔带着墨镜,身穿黑色羊皮短风衣,衣领竖起,手里拖着一只深蓝色的拉杆箱,正在东江机场办理登机手续,直飞云南,然后从事先安排好的路径前往缅甸,到了那里自然有人会为他安排好一切,远远离开这个国度。
梁晓鸥扶了扶眼和-图-书镜道:“你这人好奇心真是很强的,梁成龙是我的堂弟,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张扬道:“我马上疏散人群!”
张扬向金敏儿道:“上午的锦湾之行还满意吗?”
雷国滔办理托运的时候,工作人员又多问了一句:“雷国滔?”
于此同时,王广正已经通知了韩国商贸城方面,商贸城的领导听说要把所有人撤离,有些不情愿,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场这么多人如果在短时间疏散,肯定会造成极大地损失,群众影响也不好,他嘟囔着:“王市长,不好吧,为什么要疏散,明明仓库没失火,咱们为什么要撒谎。”
王广正和几名商贸城的负责人已经拿着话筒开始进行广播,指挥现场人们撤离。
自从火车上丢失行李之后,雷国滔就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虽然其中并没有什么重要的证据,可他仍然感觉到自己被盯住了,似乎无时无刻都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先生,你放心,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
王广正一旁听着,心中暗暗感叹,人比人气死人,别看这两位年轻,人家的级别都比自己还高,在官场混,没后台真的不行,自己现在是副处,不知混到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副字给抹掉了,张扬现在已经是正处了,他并不知道张大官人的正处问题到现在还悬而未决。
如果不是还有任务没有完成,雷国滔早就逃离国内,可他答应的事必须要做完,不然他无法获得自己想要的报酬。雷国滔在担惊受怕中支撑着,他的神经无时无刻不处于高度的紧张中,这种日子几乎就要让他崩溃,幸好这段时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顺风顺水的走到了现在,今天终于到了他该离开的时候,雷国滔望着正前方翻动的时刻表,心中却仍然紧张,他知道想要获得真正的轻松,恐怕要等他踏上缅甸的土地之后。
佟秀秀道:“放长线钓大鱼,我们不但要抓住你,还要抓住和你联系的那个境外间谍。”
金敏儿点了点头,她知道张扬是中国007,看来十有八九又遭遇到恐怖事件了,金敏儿和梁晓鸥来到韩国代表团之中,劝他们现在离开。
梁晓鸥笑道:“你平时注意力都集中在美女身上了,像我这样扔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平凡丫头自然入不得你的法眼。”
“炸……”
金敏儿摇了摇头道:“商业气息太重了,宣传中锦湾是一个人文气息浓厚的地方,城市里的净土,世外桃源,可去过之后才知道,剩下的只有商业气息,沿街都是小贩叫卖,和我想象中相去甚远。”
张扬呵呵笑道:“搞了半天,原来是堂姐啊!”
梁晓鸥却不这么认为,她轻声道:“任何国家在发展中都会面临这样的阶段,中国也不例外。”
金敏儿受到关注很自然,可跟金敏儿走在一起的张扬也受到了众人的关注,其中有来自中方的,也有来自韩方的,韩方最关注张扬的要数朴正义,自从张扬和金敏儿见面开始,这厮的一双眼睛就充满怨毒的看着张扬,恨不能冲上去把张扬的那张笑脸给撕烂。是人就会有嫉妒心,韩国人在这方面表现的似乎更强烈一些。
雷国滔道:“我和父母的信仰不同,这世上的不肖子多了,不少我一个,我和妻子已经离婚四年,这四年中我没有见过儿子,我甚至不知道他现在究竟长得什么样子。”
雷国滔被带到了机场的警卫室,除了佟秀秀以外还有一位神情沉稳的中年人,这人是国安七局副局长郭成。
金敏儿笑了笑,起身去大伯那边说话。
佟秀秀站起身,指了指地上的雷国滔:“把他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