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3章 夜惊魂

张德放来到张扬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老弟,你可给我惹了大麻烦了。”
那女人被吓得魂飞魄散只知道尖叫,张扬被叫得心烦。怒吼道:“闭嘴!”那女人被他一吓,果然不再尖叫,可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段金龙理直气壮道:“哪儿有色情服务?我已经了解过情况,那些女人根本就不是我们海天的,全都是那帮香港明星的影迷。”这是段金龙事先想好的一个借口,反正那些卖淫女都已经趁乱逃走了,他来此之前已经让桑拿部的小姐全都走人,抓不到人,他怎样说都可以。
张扬道:“段总是在找我兴师问罪,认为今晚的事情全都是我的责任?”
张扬道:“说和?为我和他吗?”
张德放故意板起面孔道:“张扬,话可不能乱说,海天是五星级大酒店,很规矩的。”
段金龙道:“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拿出证据,你说我容留妇女卖淫,你拿出证据!”
张扬道:“你当我傻子,那帮女人什么货色我看不出来?现在反倒把事情赖到我身上了,你胆子不小啊!”
张扬转过身,看到丘子键仍然傻呆呆的站在自己身后,一时间怒从心来,扬起手掌狠狠甩了这厮一个嘴巴子。打得丘子键唇破血流。丘子键捂着嘴:“你……干嘛打人……”
张扬道:“是不是诬陷你,你自己最清楚,平白无故的我会让你赞助这次明星足球赛?”
张德放内心一沉,他没想到张扬竟然看中了海天,不但如此还要把段金龙从海天赶走,根本是要赶尽杀绝啊,海天不但有段金龙的利益,也和张德放的利益有着密切的关系,现在张扬想要染指这里,张德放想起就是肉疼,他笑着劝道:“老弟,事情千万别做绝了,段金龙好不容易才把海天经营到现在的规模,你让他把海天让出来,就等于断了他的财路,这样不好吧。要不我让他再拿出点钱来,作为今晚的补偿,你看怎么样?”
傅长征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九楼临窗的住客就把窗户给打开了,张扬单手攀住平台边缘,另外一只手将那女人托起,那女人死命抓住平台边缘就是不愿放松。
张德放道:“老弟啊老弟,这件事我做不了主,要不我和他商量商量。”
那女人获救之后,神智又迷糊了,她只是哭。
张德放道:“老段,你去休息,我和张主任单独谈谈。”
张扬这才发现段金龙的狡诈,他呵呵笑了一声道:“段金龙,你敢做不敢认,行,那咱们就把这件事彻底抖出来,看看谁要为此埋单。”
张德放被张扬点破,笑得很尴尬,心中暗骂段金龙,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张扬什么人?你段金龙惹得起吗?竟然挑唆石胜利和张扬作对,这不是自己找死吗?张德放道:“老弟,我和他再怎么样也比不上咱们两人的友情。”
张大官人哪里听得进他的话,走到前方扬起手就给了那名赤裸上身的男子一个狠狠地耳光,打得那厮一个踉跄坐倒在地上,另外那名明星也愣了,谁想到这半路上突然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张扬指着他的鼻子就骂道:“混账东西,我们南锡的城市形象就任由你们抹黑吗?”抬起脚,又把这货踹了个屁墩。
丘子键此时连跪下的心都有了,他好不容易才有了点名气,眼看终于有了出头的可能,今晚摊上了这倒霉事,他连连解释道:“我……我没嫖妓……她就是一影迷……我们聊得很投缘……所以说……”
张扬道:“给我装糊涂?段金龙!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石胜利是个蠢材,所以就利用http://www.hetushu.com他挑起我和他之间的矛盾,想让我们闹得两败俱伤,只可惜石胜利只是一个怂货,他不但向我认错,而且把你供出来了。”
张扬道:“杀了你?你配吗?看来你海天不想再做生意了,有种你就留下,信不信赔死你?”
“你敢报警,首先抓的就是你!”
张大官人仰头望去,却发现那女人只穿着一个大衣,里面光溜溜的竟然没穿衣服,张大官人暗叫晦气。他随后爬了上去,傅长征向他伸出手。张扬摇了摇头,自己攀着窗户来到了室内。
张扬道:“段金龙,我给你一个机会,自己从海天滚蛋,你要是不走,我让你连南锡都呆不住。”
张扬担心她力量耗尽,不敢有任何拖延,从窗口爬了出去,看准了那女人所在的位置,松开双手,身体垂直下坠。
那女人裹着大衣躲在墙角里显得十分可怜,张扬摆了摆手,示意男士全都出去。
张扬冷笑道:“这会儿别跟我谈交情。你要是真把我当成朋友,就不会弄这帮垃圾来糊弄我,明天下午三点比赛,你不是国际大导演吗?我只要十一个人的球队,男的女的我不管,会踢不会踢我也不管,我要的是名气,要的是一流明星,不是这帮滥竽充数的二线,你明白吗?”
张扬道:“色情服务什么时候合法了?谁允许你们海天搞这种事情的?”
段金龙对目前的形势做了全面的分析,香港明星队是张扬请来的,海天负责招待,可是并没有说要给这些人提供色情服务,这件事暴露之后,已经将海天存在色情服务的事实浮出水面,这对他相当的不利,可嫖娼的一方是这帮香港明星,如果事情闹大,体委的颜面不好看,甚至南锡市的形象也会受到影响,市里如果追究这件事,身为体委主任的张扬肯定要承担责任,所以段金龙认为今晚自己掌握着主动权,张扬不敢闹。
另外一个懒洋洋道:“你去找南锡体委要吧,我们的一切费用都是他们承担。”
张扬走了出去,看到1212的门口站着两个男子,其中一名男子还赤裸着上身,一名衣着暴露的女子蹲在那里。痛苦的捂着胸口,看来是被打了,她抽抽噎噎道:“你们两个人搞我一个,还不愿给钱。”
张扬大步走了过去,傅长征感觉到有些不妙,慌忙跟上张扬的脚步,低声道:“别冲动,这件事不好办……”
钟海燕看着那个女人,她并不认识,有些吃惊道:“她不是我们店里的。”她说完生怕张扬不相信。又重复道:“她真不是我们店里的。”
张扬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听到楼下有人叫道:“救命啊,有人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张扬道:“我这人的耐心一向不好,我给他三天时间,如果他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就别怪我不再给他机会。”
张扬穿上衣服,走出门去,傅长征也醒了,拉开房门,外面的声音变得越发清晰。
张扬道:“我给你一个机会,明天下午正式比赛之前,你给我拉起一支队伍。正儿八经的明星足球队,什么天王,什么天后的,你有多大能耐给我使多大能耐,不然这帮孙子全都得坐牢,你也不例外!”
张扬道:“张局,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这位段老板在我背后玩小动作,你应该了解我,我最恨的就是背后玩弄阴谋诡计的。”
张德放刚刚来到段金龙的办公室前,就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他听到了张扬的狠话,也听到了段金龙不服气的呐喊。张德放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他咧开嘴笑道:“干什么www.hetushu.com,这是?大半夜的火气怎么都这么大?”
张扬道:“有句话我想问你,当初石胜利调戏关芷晴的事情是不是你主使的?”
张扬抓住那女人的手臂,大声道:“等他们打开窗户,我扔你上去。”
张扬向钟海燕道:“钟海燕,今晚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这时候钟海燕和一帮人也赶到了临场的房间内。弄了条绳子垂落下来,张扬抓住绳子在那女人身上打了个结,将她拴好了,大声道:“你抓住绳子,他们拖你上去。”那女人这会儿清醒了一些,双手抓住绳子,上面的人一起动手,把她拖了上去。
段金龙内心中一阵慌乱,原来张扬早就知道了他在背后挑唆,一直都没有跟他算这笔帐,今天终于撕破脸皮,看来他要和自己老账新账一起算了。
那女人只是一味地摇头。
张扬微笑道:“张局,是不是有人报警啊,您亲自出警了。”
睡到半夜的时候,外面激烈的争吵声把张扬给惊醒了,走廊里有个尖利的女声叫道:“你他妈变态的,想弄出人命啊!”然后走道里又发出吵闹的声音,然后传来厮打的声音,女子的尖叫和哭声。
来到段金龙的办公室,张扬在沙发上坐下,冷冷看着段金龙,他倒要看看这厮有什么话说。
张扬听到有人跳楼,嗡!地一下脑袋就大了,麻痹的,怕什么来什么。这帮家伙可真是能惹麻烦,十二楼跳下去,肯定没命了,今天这件事彻底完了,搞不好自己都得跟着承担责任。张扬顾不上多想,探头向外面望去,他的头刚刚探出窗口,就听到下面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尖叫道:“救命!救命!”
海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董事长段金龙也赶来了,他来到之后采取的策略是恶人先告状,想用气势压倒张扬,他一脸愤慨道:“张主任,我要你给我一个解释,这些客人是你安排到海天来的,现在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你们体委要承担后果。”
张德放道:“张扬,你是我的小老弟,老段是我的好朋友,我真不希望看到你们闹得那么僵,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开?都给我一个面子,今天这件事大家都别再提了。”
听到一个女人哭嚎着叫道:“我报警,告你们这帮流氓,变态!”
段金龙怒视张扬,他摇了摇头道:“我还偏不信这个理儿。”
段金龙看到他来了,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丘子键哭丧着脸道:“刚才外面这么乱,她害怕所以就爬到窗外想站在平台上躲一会儿,可没想到脚一滑就掉下去了,真不是我推她!”
所有人都愣了,这声惨叫是从1216房间内传来的,那间房是香港明星丘子键住的地方。可那声惨叫却明显是一个女人。
王准穿着睡衣来到张扬身边:“怎么回事儿?”
段金龙下定决心,这件事打死都不能承认,他摊开双手道:“张主任,你硬要赖在我身上我也没有办法,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咱们改天把石胜利叫来当面说清楚,今晚的事情怎么说?”
段金龙想不到张扬如此硬气,大有跟他拼着鱼死网破的意思,段金龙可不敢拼,他是生意人,这件事要是抖出去,他海天的声誉必然一落千丈,以后在南锡还怎么混,想到这里他马上换了一副面孔,满脸堆笑:“张主任,你看这事儿闹腾的,还好,没出人命。”
王准也觉着这件事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拉着张扬的手臂到一边,低声道:“张主任,别闹大,这事千万别闹大,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的事情,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没看见。”和_图_书
张扬心说好嘛,我还没找你毛病呢,你倒是先咬起我来了,我张扬这么好欺负吗?张扬点了点头,向段金龙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张扬没说话,他倒要看看段金龙想说什么。
丘子键和那帮赶来的围观者看到张扬也跳了下去,所有人都发出一声惊呼,可随即就看到张扬稳稳抓住了平台边缘。
张扬的这番话说得嚣张至极,段金龙听在耳朵里,心头火噌地就冒升出来了,他对张扬一再忍让,可是这并没有获得对方的谅解,张扬反而表现的越发咄咄逼人,段金龙重重拍了拍桌子道:“张扬,你别觉着自己是个处级干部就仗势欺人,南锡还轮不到你说了算,我开门做生意得罪你了?你三番五次的跟我作对,以为我好欺负啊?”
丘子键吓得话都说不清了:“我……我没怎么着地……是她自己跳楼的……”
王准也走过来奉劝张扬道:“张主任,这种事情闹出去总是不好的,我看就这样算了吧。回头我找他们算账,让他们明天好好表现行吗?”
此时海天的经理钟海燕也赶到了,她知道怎么回事之后,脸色都变了,越是害怕出事越是闹出了事情,这些风尘女怎么溜到这里来的?
段金龙道:“我们为了支持南锡的体育事业,这次拿出了三十五万,我们没想过得到回报,可是这种事情也太让人生气了,张主任,您请得都是些什么人啊。”
钟海燕近乎乞求道:“张主任,给我们一个机会好不好。”
张德放愣了一下,张扬的这句话中充满了最后通牒的意思,自从来到南锡之后,他发现张扬变得越来越强势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渐行渐远,每次他称呼张扬老弟的时候,心中却清楚的知道他们的那种陌生,而张扬早已开始叫他张局。张德放为海天出头是迫不得已的事情,他得过段金龙不少的好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对,不踢了,反正也不给钱!”
张德放也亲自来到了海天,是钟海燕通知他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张德放马上就意识到很麻烦,必须要去海天一趟,争取控制住事态,如果这件事闹大了,海天肯定麻烦,如果海天麻烦了,他也就有麻烦了。
蹲在地上的女人看到情况不妙,转身就跑,钱也顾不上要了。
段金龙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想搞我,哪有那么多的理由?”
张德放笑道:“我哪边都不占,都是我朋友,我两不相帮,我过来只是就是论事,张扬,事情是那帮香港明星惹出来的,他们利用女影迷的追星心态,哄那帮女影迷上床,这件事和海天的经营无关。”
段金龙道:“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想让我走,除非你杀了我。”
张扬的内心稍有松动,正准备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惨叫。
张扬道:“规矩不规矩,咱们心里都明白,明人不说暗话,我对段金龙不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上次关芷晴来这里吃饭,他挑唆石胜利,说关芷晴是卖淫女,让石胜利去调戏关芷晴,制造我和他之间的矛盾,所以我才找他要了三十万的赞助,这笔帐我原本打算晚一点再跟他算,可这狗日的今晚又给我弄了这一出,那女人幸亏没死,要是死了,倒霉的人不知要有多少,我知道你和他关系很好,心里很想护着他。”
半夜三更的,稍微有点动静满层楼就听到了,有人陆续从房内出来,看到己方有人被打,几名香港演员都冲上来找张扬理论。
张扬道:“段总的提议真是不错。”
王准怒道:“所以你就跟她上床啊!你真是够水准啊!和图书
段金龙咽了口唾沫道:“其实这种事情真要是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我看还是尽量控制影响,不要把这件事传出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段金龙主动开始让步,他认为张扬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大。
张德放起身来到段金龙刚才的位置坐下,望着张扬叹了口气道:“老弟,今晚的事情要是闹大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王准也吓得不行,刚才差点就出了人命,如果不是那女人命大,此时已经摔成肉酱了,他指着丘子键的鼻子就骂了起来。
张扬笑道:“今晚的事情?你阻止容留妇女卖淫,单单是这一项罪够不够封你的海天?”
张扬第一个冲了过去,抬脚就把丘子键的房门给踹开了。
王准出来的时候。张扬已经被五六名香港演员围在中心,他们纷纷指责道:“你怎么打人呢?有这么对待客人的吗?我们不踢了。”
段金龙额头上满是冷汗,被别人拆穿阴谋的滋味也不好受。他仍然嘴硬道:“张主任,你这不是诬赖我吗?我段金龙从来都是堂堂正正做人,这种事情我根本不可能去做。你怎么就相信石胜利的一面之词,怎么就知道他是不是在诬陷我?”
丘子键听到叫声,也跟着把头伸出去了,原来那女人从十二楼失足落下去不假。惊慌失措之中竟然抓住了九楼尺许宽度的平台边缘。这也算不幸之万幸。
张扬怒道:“全他妈给我滚蛋,你们这帮孙子我还不伺候呢。”
段金龙虽然来到之后就向张扬兴师问罪,可是他的底气不足,他在途中已经问清楚这边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组织容留卖淫可不是轻罪,段金龙也不想闹大,他装出愤愤然的样子:“小钟,这边你处理一下,我和张主任去办公室谈。”
张扬道:“没有关系?好,我不信这件事弄不清楚!”
张扬临走之前,向傅长征低声道:“给我盯住钟海燕,这女人也不是什么好鸟,看看她有什么动向,随时向我汇报。”
张大官人这个火啊。王准看着眼前的状况,苦笑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海天要是没这种服务,他们也不会闹出这种事。”
段金龙对张德放倒是言听计从,他起身走了,把办公室留给张德放和张扬两人。
张扬虽然很恼火,他也不得不考虑这件事捅出去的后果,香港明星足球队毕竟是他请来的,明天比赛就要举行,今晚闹出了这种丑闻,传出去不但香港方面丢人,连体委,连南锡市都要被卷入这场丑闻之中,张扬的内心犹豫着。
张扬淡然笑道:“段金龙,本来我还真没打算欺负你,因为你不值得,可你非要惹我,是你自己找死,你怨谁?”
张德放听出他话里的嘲讽意味,笑了笑道:“又没死人,又没什么犯罪,我这次来是为了说和,不是为了出警。”
赤裸上身的那名男子,上前在那女子身上踢了一脚:“赶紧滚蛋,知道我们是谁?我们都是南锡市政府请来的贵宾,我们的一切费用都由市里埋单,找我们要钱?不想要命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段金龙必须得走,让他把海天交出来,这件事我从此不再追究,如果他坚持不交,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王准叫苦不迭道:“我真没那意思,我哪知道这帮家伙这么不争气啊!”
钟海燕看到张扬震怒的表情,打心底感到害怕,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她的心头。今天这件事只怕麻烦了,她尝试说服张扬,低声劝道:“张主任,今天的事情关系到香港明星足球队,这件事只要传出去,只怕会影响到咱们南锡的声誉,我看还是暂时不要声张,不要把事情闹hetushu.com大,上面要是追究下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王准道:“张主任,咱俩什么交情啊,不要因为这件事伤了和气。”
段金龙以为他同意了,微笑道:“张主任放心,善后的事情我来做,一定做到万无一失。”
王准看到张扬真火了,他也不敢跟他理论。苦笑道:“我尽力,我尽力而为!”
张扬骂道:“你醒醒,我救你来了!”
张扬脸色铁青道:“钟海燕,你给我解释!”
张扬冷笑了一声,没说话。
段金龙装出怒不可遏的样子:“张主任,我们海天开业这么久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情,要是传出去,我们海天的声誉要受到多大的影响,我们要蒙受多大的损失?”
张扬怒道:“你说得轻巧,你看看这帮人干得都是什么事。”说话的时候,又有几个女人从房间内衣冠不整的逃了出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张局,海天在外面什么口碑,你应该比我还清楚,藏污纳垢,经营混乱,我不知道段金龙和你什么关系,可是这种人渣根本就不配在这里继续经营下去,我让人查过海天的情况,这栋大楼他只是承租,还有五年合约,我让他提前走,等于给了他一条后路,如果他继续留在这里,我敢保证,会让他赔得血本无归。”
走廊内灯光虽然昏暗,可张扬还是认出那两名男子都是香港明星足球队的,张大官人心头的怒火噌!地一下就冒升了出来,麻痹的,都他妈什么人,二流明星,下流作风,把他们请来是友谊赛的,这帮孙子居然跑到这里嫖娼来了,嫖娼不给钱,居然还说要南锡市体委埋单,这他妈不是抹黑南锡体委光辉形象吗?
段金龙怒道:“张主任,都说是影迷了,跟我们酒店没有关系,如果不是你弄这帮香港明星过来,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段金龙愣了,他想不到张扬突然问起了这件事,他本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如果不是心里有鬼,他这次也不会痛痛快快拿出三十万来赞助明星足球对抗赛。段金龙当然不会承认,他故作糊涂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张扬看到眼前乱糟糟的局面,心中实在是郁闷到了极点。这支香港明星队是他请来的,谁曾想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还差点闹出人命,今晚的事情一旦被曝光,所有人都要倒霉。
钟海燕咬了咬嘴唇。她看了看四周,几名保安早就不知道去哪里睡觉了,她千防万防,就是没想到防备这帮风尘女,今天这件事想盖都盖不住。她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想出了一个理由:“桑拿部是对外承包的,跟我们海天没有关系。”
张扬道:“张局,你这么晚过来是想站在我这边呢还是想站在段金龙的那一边?”
“女影迷?”张扬冷笑了起来:“谁说是女影迷?张局,你敢说今晚那些女人全都是女影迷?不是海天容留的卖淫女?”
看到丘子键披着睡衣满脸惊恐的站在那里,他的窗户大开着。窗前还放着一双女人的鞋子。
张扬是真火了,瞪着眼睛冲着王准吼道:“这帮东西居然公开嫖妓,我让你们来是打比赛的,不是让你们给南锡抹黑的。”
张扬一字一句道:“王准啊王准,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你就这么搞我?”
张扬点着丘子键的额头道:“你给我记住,以后再也别跑到大陆来丢人现眼!”
段金龙道:“这些香港明星都是你们体委请来的啊。”他不敢直接说是张扬的责任,这句话等于是婉转的指出,不是你的责任难道是我的责任,你不弄这帮香港二流明星过来,怎么会出这么多的麻烦事?
张扬向王准勾了勾中指。王准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