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9章 防线崩溃

张扬道:“自古以来都是邪不胜正,难道社会变了,这句话不适用了?”
刘艳红道:“我告诉你这件事,是让你多一点小心,既然新体育中心的工程部分存在暗箱操作,你回去后务必要加强建筑质量方面的检查,无论工程质量是何种原因造成的,出了问题都会追究现任者的责任,我不想你白白替别人背这个黑锅。”
那女郎拼命挣脱,张扬冷笑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刘艳红道:“越说你还越来劲了,都说是普通朋友了,我算明白了,谣言都是你这种人给造出来的。”
刘艳红点了点头,轻声道:“柳校长的身体怎么样了?”自从那天探望柳玉莹遭到冷遇之后,刘艳红再也没有去过,她不想闹得尴尬,她也知道外界对她和宋怀明的关系有了不少的传言,虽说谣言止于智者,可是官场中的有心人实在太多,她不想别人误会她和宋怀明之间的关系,更不想给宋怀明带去任何的麻烦。
阎国涛道:“乔书记放心,我已经做好通知工作了,接待方面不会有什么纰漏。”
张扬道:“拔出萝卜带出泥,从来贪官落马都会带出一大批人员。”
宋怀明道:“不搭好戏台,怎么能够请到名角大腕?”
刘艳红道:“我告诉你的这些事尽量不要外泄,暂时我们还不会采取行动。”
那女郎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漂亮女人?流氓!”
乔振梁道:“粉饰太平,蒙混过关,已经成了体制中的通病,不管什么事情都喜欢做样子,这和我党的实事求是精神背道而驰,我不喜欢,这样做是不负责任的,对国家不负责任,对人民也不负责任。”
乔振梁道:“我就听不惯你这句话,不管我说什么你都觉着有道理,一点主见都没有。”
宋怀明之所以留下张扬,就是想和他谈惠强的事情,宋怀明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想惠强找人袭击柳玉莹的事情掀起太大的波澜,张扬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他低声道:“宋叔叔,我觉着惠强的这件事应该引起注意,官场中坚持自己的理念难免得罪人,其中肯定有些小人因此而生出恨意,出手报复。”
周大年是南锡市前体委主任,他给上级送钱并不稀奇,更何况现在周大年已经死了,就算惠敬民把他供出来,也不会追究他什么问题,张扬关心的是其他送礼的人。
张扬一把就抓住他握刀的手臂,逆时针拧转,咔嚓一声,硬生生将黑大个的手腕拧断,原来张扬不想下这样的重手,可这厮出手就是杀招,张大官人被激怒了。
乔梦媛看了他一眼,心说他既然说没事,一个不会有错。
宋怀明抿了抿嘴唇,伸手抚摸柳玉莹的俏脸,深情道:“委屈你了!”
乔梦媛笑道:“我煲了鸡汤给您送来,多增强点营养,身体也恢复的快一些。”
张大官人一听头就大了:“那哈……刘姐,我到了,你在路边把我放下就行。”
阎国涛道:“咱们平海开发区建设最出色的要数岚山,不是行程中已经安排了吗?”
宋怀明道:“瑞雪兆丰年,这场雪对缓解平海的旱情十分重要。”
汽车继续前进,那中年人浑然未觉,旁边有不少人看到,可没人吭声。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玉莹,文副总理今天就会抵达东江,在平海要做为期三天的访问考察,这三天我要全程陪同,你暂时不要出院,等我忙完这件事咱们再回家行吗?”
张扬笑到:“节前属猪,节后属老鼠,属猪的福气一些。”
可张扬也不能不提醒她,他以开玩笑的口吻道:“这位吴书记是不是想追你啊?”
阎国涛明白乔振梁http://m.hetushu.com的意思,他低声道:“文副总理去了东江韩国工业园,对在建的项目发表了一些看法。”
张扬冷笑道:“我流氓也不流你这样的,快把偷到的东西全都给我交出来。”
张扬听得震惊不已,他没想到这其中存在这么多的内幕交易,他接手新体育中心工程指挥权之后,虽然成功夺走了徐光利手中的工程,可是他一直都对主体育场并没有投入太多的关注,因为南锡市市委书记徐光然是徐光利的亲哥哥,如果他一味抓着主体育场工程不放,就等于摆明了和徐光然作对,张扬当初对付徐光利的目的是通过他牟取更大的权力,而不是单纯盲目的和他作对,所以在他达到掌握新体育中心指挥权和省运会经营权之后,他和徐光利之间一直相安无事。
张扬发现现在的人情格外冷漠,他大声道:“你们看看自己都丢了什么东西。”
平海省委书记乔振梁坐在办公室内,虽然他没出门,可是他仍然关注着文国权的一举一动,文国权来到平海第一件事不是休息,也不是来拜访他,而是直接前往了东江开发区,在文国权的计划行程中并没有这一环节,乔振梁陷入沉思之中,文国权这次来平海视察,打着考察华东地区工农业发展的旗号,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他视察的重点是什么?
张扬笑道:“我没胡说八道,我就是想提醒你,千万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被甜言蜜语所迷惑。”
宋怀明不免有些尴尬,他咳嗽了一声道:“目前只是在建工程,韩国工业园也只是一个初步的计划,这片区域的定位就是工业园区,不仅仅是针对外资,也针对地方企业,您看到的在建工程只是全部工程的一小部分,随着入驻企业的增多,我们会不断地拓展工业园的面积。”
汽车终于到站,那女郎挤下车,她从张扬身边挤过的时候,被张扬一把就抓住了手腕,女郎尖叫道:“你干什么?大白天的耍流氓!”
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操你大爷的,敢非礼我老婆,你不想活了!”
周围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刘艳红道:“是他!”
文国权显然是有备而来,而且之前做足了功课,他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正在兴建的韩国工业园,东江开发区韩国工业园项目过去一直由招商办主任雷国涛负责,可雷国涛的真正身份却是一个出卖国家机密的间谍,他联手韩国革命党策划了静海韩国商贸城恐怖事件,险些制造出一场震惊世界的惨剧,正是因为那件事,韩国工业园的计划也中途搁置了,可工业园早在去年就已经开始兴建,现在建设仍然在进行之中,目前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招商。
宋怀明道:“乔书记在省委等着呢,要不要过去和他见面?”
张大官人真是可笑不得,麻痹的也不扫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可心里虽然不满,嘴上还是不说出来的,好男不跟女斗嘛。
那女郎破口大骂:“流氓……”话没说完就被张扬扇了一记耳光,然后点中穴道推到在雪地上,对这种人,张大官人犯不上惜香怜玉。
张扬道:“所以说干革命工作也是有风险性的,刘姐,你干纪委工作,得罪的人肯定不少,以后也要多加小心。”
宋怀明感叹道:“其实踏入仕途就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们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害怕得罪人就做不成大事,党把我们放在了这个位置上,就是要让外面负起责任,不怕风险。”
刘艳红道:“只有臧金堂,不过他还提供了一个人,新世纪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徐光利,在新体育中心建设方案http://m.hetushu.com报批的过程中,徐光利曾经给他送过十五万,新体育中心奠基典礼的时候,徐光利又专门去宾馆给他五万的辛苦费,新体育中心的部分建筑材料是他儿子惠强供应的。”
乔振梁道:“按照正常标准,不要铺张浪费。”
张扬看得真切,那女郎手指缝中寒光一闪,把中年人的背包给划开了,然后从中利索的掏出一个钱夹,看来自己的预感果然不差,这女人真是个小偷。
文国权点了点头。
宋怀明笑着拍了拍张扬的肩膀:“还是要顾全大局,不能因为这件事制造恐慌情绪,我还有重要事,先走了,对了,有时间去家里吃饭。”
吴明锲而不舍道:“那就晚上吧,晚上去望江楼,我现在就去订位子。”
张扬不屑笑了笑,威胁的话他听多了,可往往威胁他的人最终倒霉的都是自己。
张扬道:“瑞雪兆丰年,看来明年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柳玉莹道:“我已经好了,打算等明天雪停了就出院。”
本来巡警还想让张扬跟着去所里调查,可张扬亮出了自己的工作证,他没时间耽误在这种无聊事情上,有这么多失主在,这种小事用不上麻烦他,他把联系方式留给了巡警,让他们有需要打自己的电话,两名巡警知道他是南锡市体委主任,正处级干部,对他客气了许多,也没坚持让他会所里协助调查。
宋怀明道:“我马上就走,张扬,你在外面等我一会。”
张扬笑道:“是我说的。”
“刘姐,我怕了您了,您饶了我吧……”
刘艳红道:“你小子别说我,你跟嫣然到底怎么样了?”
那女郎尖叫起来:“臭流氓,你说什么?你摸我屁股,还说这种话!”
刘艳红笑道:“你小子胡说什么?只是普通朋友罢了。”
乔振梁笑道:“看来文副总理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考察开发区。”
乔振梁笑道:“我倒不是怕出什么纰漏,领导前来视察,我们不是要做表面功夫,平海什么样子,我们就展现什么样子给领导看,让他们看到一个真实的平海,我不希望我们的成绩被否定,也不希望我们的同志刻意掩盖自己的缺点,领导们如果可以发现我们缺点,不是什么坏事,而是大好事,我们可以改正不足,平海也能够获得一次难得的发展。毕竟有些缺点我们自己看不到,你说对不对?”
阎国涛笑道:“我的确觉着您的话有道理,这不是刻意奉承,事实上有您这种心态的领导并不多,上级来检查的时候,大家想得都是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领导,把自己的缺点藏起来不被发现。”
文国权在众人的陪同下在工业园转了一圈,指向工地围墙上韩国工业园几个字道:“韩国工业园!目前有多少韩国企业入驻?”
文国权道:“可惜名角大腕就这么几个,全国各地都在忙着搭舞台,舞台越来越多,很快就面临无人登台的局面,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国内兴建开发区的浪潮可谓是一浪高过一浪,可真正搞起来的开发区并不多,大家一定要引以为戒啊!”
张扬本想说吴明这厮的人品不行,可话到唇边又改了主意,刘艳红不是普通人,她能够做到现在的位置绝不是因为偶然的运气,为人处世她有自己的原则,甚至她的头脑比起多数人都要冷静的多。
“现在想走啊,没那么容易!老实交代,你跟嫣然最近有没有联系过。”
刘艳红道:“上车,我送你!”
张扬上车不久就感觉一名女郎紧贴着自己,这女郎打扮的花枝招展,身上的香水味儿十分的浓烈,廉价的茉莉花香水。张大官人警惕心狠强,他知道和-图-书现在公车上治安不好,经常有小偷出没,他向一旁侧了侧身,距离那女郎远一些。
一名魁梧的黑大个挤了过来,抬脚就朝着张扬身上踹了过来,车内空间狭小,张扬一拉那名女郎,从车门跳了下去,那黑大个踢了个空,他随后跟了下去,几名丢东西的乘客也纷纷跟了下去。司机看到几人都下车了,居然关上车门,开着公车就走,仿佛这件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柳玉莹道:“你是一省之长,心里不能只装着咱们这个小家,平海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你去管理你去照应,我理解,怀明,我已经好了,你赶紧去工作吧。”
刘艳红啐道:“再胡说八道,我就赶你下车!”
刘艳红笑道:“你啊,走到哪里,哪里就有麻烦。”
张扬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此时乔梦媛带着煲好的鸡汤走了进来,她的身上粘着不少的雪花,张扬上前接过她手中的提盒,乔梦媛将大衣脱掉,又将帽子取下,搓了搓手道:“好冷!”
说话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刘艳红接通电话,打来电话的是岚山市委副书记吴明,他这两天一直都在东江,邀请刘艳红中午一起吃饭,刘艳红道:“中午啊,我没有时间。”
张扬道:“他要是想追你级别可差了不少,您都是副部级了,他才是一副厅吧!”
张扬为柳玉莹做完这次治疗之后,她宫内的血肿已经彻底消失,胎儿的各项生理指标都很正常,柳玉莹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她让张扬帮忙拉开窗帘,外面的雪仍然在下,自从跟随宋怀明来到江东工作,柳玉莹很少见到这么大的雪,他轻声道:“在静安的时候冬天时常下雪,东江的冬季雨多一些,我印象中还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
司机不耐烦道:“有事儿下去说,我还等着开车呢!”
宋怀明微笑望着文国权,他知道文国权不是有感而发,而是有备而来,他是借着这个机会给国内过热的开发区建设泼一瓢冷水,的确现在国内开发区建设已经陷入了比较盲目的阶段,就拿平海来说,每个城市都有开发区,每个县区也都有了开发区,可很多地方领导并不明白成立开发区的目的是什么,他们建立开发区的初衷不是为了搞活地方经济,而是一种随大流的行为,美其名曰符合时代发展,可很大程度上是在谋求政绩,在这一点上宋怀明和文国权有着相似的想法,他认为如火如荼的开发区建设是应该放缓一下脚步了。
文国权道:“昨晚雪停了,今晨过来的时候,机场跑道都已经清理干净,并没有太多影响。”
宋怀明并没有将惠强策划这件事告诉柳玉莹,此前他已经慎重告诉高仲和,这件事务必要低调处理,不要张扬出去,一面在省级领导层造成恐慌情绪,妻子正在恢复之中,宋怀明不想热她因为这件事而感到惊慌,如果她知道这次的事件是一次刻意报复,恐怕内心的阴影会更深。
文国权一行在当天下午三点钟抵达东江,省长宋怀明亲自前往机场迎接,上车之后,文国权笑道:“想不到东江的雪也很大。”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熟,我去南锡那会儿他就病到了,我还没干几天呢,他就死了,就是探望过一次,参加过一次葬礼。”
刘艳红笑了笑道:“还好啦,我学过女子防身术,普通的坏蛋接近不了我。”
文国权笑道:“那就是先搭台后唱戏咯!”
宋怀明虽然说的平淡,可是这句话中蕴含着很深的意义,代表着他已经不因为女儿的事情再生张扬的气,宋怀明是个豁达的人,他虽然很护短,可是也意识到年轻人感情的事情并非自己能够勉强的,也不http://www•hetushu.com适合他去插手,正如妻子所说,张扬和女儿之间的事情根本就是藕断丝连,他们以后如何发展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又何必插手太多。
乔振梁道:“当领导的都不喜欢听从别人的安排,我看这次计划行程肯定会有不少变更,你通知一下各市领导,让他们做好接待领导的准备。”
张扬道:“放心吧,我会谨慎处理的。”
刘艳红道:“惠敬民交代了一些问题,和你们南锡市体委有关系,周大年曾经给他送过十五万,南锡方面有几个人都给他送过钱。”
张扬心中一动,惠敬民出事之前是平海省体委主任,因为工作的关系他和南锡市体委之间肯定有不少的牵扯。
张扬也随后离开了人民医院,雪花小了许多,不过比起之前更加的细密,到了这种天气,出租车的生意出奇的好,张扬在道路边站了十多分钟,也没见一辆出租车过来,公车倒是来了一辆,22路,刚好有南国山庄这一站,张扬跟着人群挤了上去,在他来到这个时代,少有挤公车的经历,公车内拥挤不堪,张大官人上车之后就有些后悔,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走着过去呢。从这里前往南国山庄也就是七公里的路程,要是施展踏雪无痕的轻功,也不费什么力气,可想归想,在现实社会中不可能不照顾到周围人的眼光,要是他真的在大街上把那套轻功施展出来,别人只怕要把他当成怪物看待了。
众人纷纷点头。
张扬道:“这也不怪我,其实那小偷偷东西的时候,车里这么多人都看到了,可偏偏就没人敢站出来,真不明白这个社会怎么了,所有人都是各扫门前雪,一点社会公德心都没有。”
宋怀明微笑道:“东江很少下这么大的雪,我看天气预报说,京城的雪很大,本来还担心文总理的飞机会晚点呢。”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准备一下,我过去拜访他。”
乘客们纷纷开始检查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有几个人发现东西少了,这才惊呼起来。
文国权摇了摇头道:“去东江开发区吧,我想去看看!”
柳玉莹抓住宋怀明的打手,俏脸在他的掌心摩挲着:“没什么委屈的,我为你骄傲!”
阎国涛笑道:“乔书记说得有道理。”
柳玉莹笑道:“你放心去吧,工作要紧,我留在这里,医生护士对我照顾的很周到,这两天下雪,我也不方便出院。”
“吴明……”刘艳红还想说什么,吴明已经挂上了电话,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张扬点了点头,和乔梦媛就一起出门,他本想和乔梦媛说两句话,可乔梦媛急着赶回去带母亲去上香,匆匆走了,张扬望着乔梦媛的背影怅然若失。总觉着这妮子在躲着自己。
一车人都挤上来看热闹,不过没人站出来帮忙,都以看客自居,包括被偷的那名中年人,全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刘艳红笑道:“行了,大英雄,别发这么大的牢骚,我还有事问你,你和前任周大年熟悉不?”
柳玉莹道:“梦媛,这么大雪你就别过来了。”
文国权笑道:“我来平海是考察的,又不是和老朋友叙旧的。”
张扬皱了皱眉头,看到那女郎继续向左边挤去,又开始寻找下个目标。
张扬拉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一旁响起汽车鸣笛声,张扬转过身躯,看到省纪委书记刘艳红开着皇冠车停在那里,他落下车窗,冲着张扬道:“张扬,这么了?”
刘艳红道:“可能是害怕报复吧。”
张扬微笑道:“没事了,不久就可以出院。”
柳玉莹道:“明年是鼠年,这孩子出生不知是节前还http://www.hetushu.com是节后。”
刘艳红欣慰的松了口气道:“太好了,想不到那个惠强这么卑鄙,居然会向一位孕妇下手。”她负责惠敬民的案子,已经知道了惠强找人攻击柳玉莹的事情。
那名黑大个捂着被折断的手腕,通的浑身发抖,他咬牙切齿的望着张扬道:“你……给我记着……今天这件事不会这么算了……”
很快就有巡警朝这边跑来,张扬把情况说明之后,几名失主这会儿敢过来作证了,巡警从那女郎身上搜出诸多失物,人证物证俱在,由不得他们抵赖。
张扬笑道:“吴明请你吃饭!”
张扬皱了皱眉头,从心底讲,他并不希望南锡市体委有太多人牵涉到这件事情中,毕竟体委领导班子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他不想再发生什么变动。张扬低声道:“我们南锡体委涉及到这件事的还有没有其他人?”
张扬呵呵笑道:“刘姐,您可是体制中无数男士的梦中情人,谁要是追上你,以后官运亨通,前途无量。”
刘艳红接下来的话果然印证了这一点,她小声道:“南锡市体委副主任臧金堂也曾经向他行贿,接下来我们会联系南锡市纪委调查这些事。”
刘艳红道:“说起来这件事多亏了你,惠敬民的嘴很紧,一直封口不说,他听说儿子惠强被抓的消息,心理防线顿时崩溃了,可以交代了不少问题。”
这时候宋怀明也来到了病房,他刚刚在省里开完常委会,百忙之中抽时间来到妻子这看一眼,张扬看到宋怀明来了,马上起身告辞。
宋怀明帮妻子盛了一碗鸡汤,一勺一勺的喂她喝下,柳玉莹望着丈夫,眼圈不觉感动的红了起来,这些年,很少看到他这样关心自己,宋怀明从妻子的表情已经知道她在想什么,轻声道:“这些年,我忙于工作,对你疏忽了,以后,我一定要多多补偿你。”
阎国涛道:“今晚的接待宴会已经让人准备了。”
张扬掉了掉头道:“对惠强这种人还是不能手软,这次要借着这个机会杀鸡儆猴,让那帮宵小之辈在也不敢打我们家人的注意。”
张扬感激的点了点头道:“刘姐放心,我回去后马上就开展建筑质量检查,遇到不合格的地方,我一定推倒重来。”
前往东江开发区,是不是意味着他对平海的开发区建没有所不满?还是……此时房门被敲响了,得到乔振梁应允之后,省委秘书长阎国涛走了进来,他向乔振梁汇报道:“乔书记,文副总理已经离开了开发区,前往省政府招待所下榻,预计二十分钟以后可以到达。”
宋怀明愣了一下,在文国权定下来的行程中并没有视察东江开发区在内,文国权下机伊始就提出了这件事,看来他这次前来平海是抱着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的念头。既然文国权提出了要求,宋怀明当然不能拒绝,他笑了笑道:“好啊,那就去开发区看看。”
黑大个显然是那女郎的同伙,气势汹汹的抽出一把弹簧刀,怒吼道:“麻痹的,我跟你拼了!”寒光一闪向张扬的胸口扎去。
黑大个惨叫着躺倒在雪地中,几名失主都远远看着,丢东西的是他们,他们却不敢靠近。
张扬笑着走了过去:“刘姐,这么巧啊!”
宋怀明道:“要不,先去省政府招待所住下,休息休息再说。”
看到张扬不搭理自己,那女郎也感觉没意思,他挤到了一个矮胖中年人的身边,那中年人感觉到那女郎软绵绵的靠在自己的身上,居然显得颇为享受,此时前方遇到了红灯,猛一刹车,那女郎哎呦一声,整个身躯都趴在那中年人的身上了。
乔梦媛道:“医生说没事了?”
柳玉莹笑道:“我不知道信这些。只要平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