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1章 变卦了

张扬道:“出了一些问题,陈市长病了!”
查晋北的脸色变得铁青,他握住酒杯的手微微颤抖着,每个人都有弱点,而何长安恰恰抓住了查晋北最软弱的部分。
何长安微笑道:“我现在比起任何时候都要有干劲!”
掌声,持续不断地掌声,谁都喜欢听好听的,文国权的这番话强调了平海取得的成绩,平海一帮省常委都听得眉开眼笑,这是对他们工作的肯定啊。
张扬也听出来了,外界传言查晋北是个同性恋,当初在京城的时候,有记者质疑查晋北的性取向,查晋北勃然大怒,愤而挥拳相向,何长安绝对是在故意刺激查晋北。
文国权笑道:“说完好听的了,下面我得说说这次前来平海的目的,我来平海的目的,不是为了要肯定你们取得的成绩,因为成绩都在那儿摆着呢,我说不说都一样,我来平海目的是要了解发展中的平海,了解平海在发展的过程中存在怎样的困难,了解平海的老百姓在现实中还存在怎样的难题,了解平海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有没有失误的地方,振梁同志、怀明同志,我明确的告诉你们了,我这次来就是来挑毛病的。”
所有人一起响应,罗慧宁喝酒都是浅尝辄止,当然也没有人和她认真计较,人家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呢,来敬酒就已经给足了他们这帮人面子。
张扬摇了摇头,指了指那辆捷的车道:“我的车!”
这种级别的政治宴会没有张大官人的发挥余地,他来这里的真正意义在于,罗慧宁利用这次机会,向平海诸多领导强调了张扬是她的干儿子,罗慧宁之所以这样做,是出于上次在江城新机场事情上对张扬的歉疚,她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做出补偿。文国权能够理解妻子的苦衷,可在他心底认为妻子的做法并没有任何的必要,平海的情况十分复杂,就领导层而言,乔振梁未必对自己买账,他肯定不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对张扬另眼看待,至于宋怀明,因为女儿楚嫣然和张扬分手,现在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
邱凤仙道:“我们是好朋友。”
现场再次响起掌声。
宋怀明带头鼓起了掌。
文国权和罗慧宁微笑向众人颔首示意。
罗慧宁道:“何总前些日子有退出珠宝生意的想法,不知有没有找到合适的接收人。”
何长安笑道:“查老弟!”两人亲热的握着手,看起来就像一对久别重逢的之交好友,其实对彼此都恨得牙痒痒,商人的虚伪可见一斑。
秦清正在岚山开发区大厦给那帮开发区领导开会呢,看到张扬的电话,她没有马上接,挂上之后,说了两句,结束了今天的会议发言,这才走出去给张扬打了过去。
邱凤仙向何长安笑了笑也跟了过去。
在宴会厅的大门处,他们出示了请柬,张扬这张请柬还是李伟刚刚给他的,因为今晚宴请的是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所以安保措施也分外严格,出席今晚宴会的除了平海省的高官,还有不少重点企业的领导,国内有影响力的投资商,张扬在其中很快就发现了何长安的身影,何长安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他和文国权夫妇的关系一直都很好。黎姗姗身穿一袭红色鱼尾裙,上面缀着闪闪发光的鳞片,远远望去美体修长,宛如美人鱼一般。
张扬启动了引擎,吴明让到一边,张扬开着车缓缓驶出,经过吴明身边的时候,落下车窗道:“其实没必要刻意准备,文总理想看的就是最真实的一面。”
何长安看到张扬和查晋北、邱凤仙一起同来,脸上荡漾着微笑,缓步朝他们走了过去。
www.hetushu.com张扬提前离开了宴会现场,走向停车场的时候,看到吴明在外面打着电话,巧合的是,他打电话的时候就靠在张扬开来的那辆捷豹车上。
虽然张扬有些能力,可是在文国权的眼中他只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懂得利用身边的一切便利条件,通过最便捷的道路走向成功,而张扬不是他做得很多事情都让人费解,楚嫣然无论出身还相貌人品全都是上上之选,张扬却不懂得珍惜,明明知道得罪军方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这小子仍然知难而上,可文国权又不能不感叹他的好运,在他的背后总有一些人在竭力维护着他,自己的妻子就是其中的一个,罗慧宁已经将张扬当成了自己的亲儿子看待。也许妻子缺乏儿女的陪伴,她需要孩子们的关爱,想到这里,文国权心中感到些许的内疚,政治牵涉了自己太大的精力,也许应该多抽点时间,陪陪家人了。
何长安微笑道:“今天过来的,文总理来平海,我怎么可以不来捧场。”他转向黎姗姗道:“去帮我们拿两杯红酒。”
张扬道:“一直都是我欺负别人,谁敢欺负我啊!”
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文国权呵呵笑道:“自信,从振梁同志的这句话我就知道,平海的管理水平很高,振梁同志对平海充满了自信,他不怕我挑毛病。平海这次给我的第一眼印象很美,我希望我听到的我看到的是一个最真实的平海,我希望在我离开平海的时候,我能够打心底说一声谢谢,对在场的所有人说一声,你们辛苦了!”
何长安笑道:“我还见到了林公子,他对你很关心,你父亲也很喜欢他,听说你们两家是世交。”
看到张扬,何长安不禁想起了体育场的那块地,他从黎姗姗手中接过红酒喝了一口道:“体育场地块什么时候公开拍卖?”
查晋北冷冷看着何长安离去,邱凤仙抓住他的手臂生恐他按捺不住愤怒发作起来,其实她有些多虑了,查晋北不是寻常人物,虽然何长安戳中他的痛处,可查晋北在短暂的愤怒之后已经很好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他不会失去理智,何长安的目的就是激怒他,如果他真的生气,也就正中何长安的下怀。
何长安微笑道:“文夫人,说实话,我对珠宝生意有些厌倦了,现在手头的项目这么多,已经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兼顾这方面的事情,一直都打算将金钻世家转让出去。”
现场传来几声轻笑,乔振梁微笑道:“欢迎文总理挑毛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一向提倡我们的干部要加强自我批评,可是批评方面还做得不够,文总理这次来一定要好好批评批评我们!”
“没关系!”张扬打开了车门,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吴副书记,文总理这次重点要考察你们南锡咯?”
邱凤仙一张俏脸羞得通红,不止是她,在场的所有女士都有些脸红,谁都没有想到向来温文尔雅的何长安居然爆出这么粗俗的一句话。
何长安微笑道:“在我看来,异性之间存在友情和同性之间存在爱情一样的扯淡,一样的好笑!”
查晋北对何长安的仇视源于他踩过界,强势进入珠宝界,想要从中分一杯羹,查晋北是个骄傲的人,他认为自己应该是中国内地珠宝市场当之无愧的老大,何长安的介入在他看来就是一种挑衅。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落座之后,宋怀明首先走向主席台,他作为这次晚宴的主持讲话,宋怀明微笑道:“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大家晚上好!今晚我们省政府和_图_书招待所宴会厅,迎来了两位尊贵的客人,国务院文副总理和夫人,首先我们对他的到来表示真挚的欢迎。”
不过张扬也觉着奇怪,查晋北和邱凤仙之间认识这么久,两人的关系看来十分的普通寻常,仅限于合作伙伴,何长安这句话说得不错,一个真正的男人不可能不对美女不动心,换成张大官人,肯定不会做到查晋北这样相敬如宾,看来查晋北的性取向真的有些问题。
张扬笑道:“您是老当益壮,其实男人在你这个年纪生孩子的大有人在,黎小姐应该愿意承担这个责任。”
张扬还真没想到,何长安居然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物。
黎姗姗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查晋北道:“何总,照你的话来说,男女之间就不存在纯洁的友情了?”
张扬旁观了何长安和查晋北之间针锋相对的斗争,他想起了一句话,人类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斗争史,斗争果然无处不在。
此时省里的常委们陆续来到现场,副总理文国权夫妇,在省委书记乔振梁、省长宋怀明的陪同下进入宴会厅,他们一出现,现场就响起了持续不断地掌声。
罗慧宁来到何长安和查晋北那一桌,她此前已经答应帮着何长安调节与查晋北之间的关系,今天刚好是个机会。
张扬在一旁听着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冷嘲热讽,唇枪舌剑也十分有趣,查晋北走后,他笑道:“何叔什么时候来的?”
宋怀明笑着望向文国权道:“接下来的时间,我把话筒交给文副总理,请他为大家讲话!”
何长安不露声色,查晋北之所以这样问,十有八九是说给自己听的,现在南锡体育场那块地吸引了不少商人的注意,查晋北看来已经听说自己对那块地有兴趣,所以又故技重施,他可能想利用这件事跟自己作对。因为金钻世家的事情,何长安和查晋北之间结下了很深的梁子,何长安在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抢占了不少的份额,他有矿藏方面的优势,可是在设计方面却是他的弱项,金钻世家也因为设计的问题,发展速度明显放缓,而查晋北的星钻,在设计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高端客户群体始终占据着大部分份额,而这一群体也是利润最为丰厚的。星钻在一开始受到金钻世家的冲击后损失了不少的份额,可是现在他们肯放低姿态,也将目光放在了普通消费群体,最近营销情况大为好转。何长安虽然是个成功的商人,可是在珠宝行业毕竟是初次涉足,和查晋北相比有着不少的差距,这也是他当初想要放弃金钻世家的原因。
何长安道:“我们商人都说赚钱趁早,可我看结婚也应当趁早,查老弟,不是我劝你,你年纪也不小了,应该考虑终身大事了,事业这么成功,婚姻大事却始终落下,外人知道的是你不想结婚,可不知道的可能会质疑你身体有问题,千万别到了我这种年纪,连接班人都没有,后悔也来不及了。”
张扬走了过去,笑眯眯看着吴明,吴明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赶紧停下了说话,合上电话道:“找我有事?”
张大官人暗暗称赞,这就是气场,文国权的气场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达到。
何长安笑道:“看得出!”他把酒杯缓缓放下,转向张扬道:“这个世界上优秀的女孩子总是很抢手,一个真正的男人不可能不对美女不动心,你说是不是?”
张扬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也没问。反正这次他重点视察开发区,和我们南锡没什么关系。”他是真不知道,他没觉得文国权来平海视察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这件事和hetushu.com他没多少关系。
言者有心,听者有意,查晋北听到罗慧宁这句话,耳朵都支楞起来,他怎么没听说何长安要退出珠宝界,真要是这样,那可要谢天谢地了。
查晋北冷笑望着何长安,低声道:“不劳长安兄操心。”说完他放开何长安的手向远处走去,和其他人打招呼。
查晋北正想接话,可何长安此时突然来了一句:“不过,我现在又变卦了,谁也不嫌钱烧手,虽然珠宝行业赚的少些,可毕竟是风险很小,我审慎考虑之后,还是打算保留金钻世家,暂时不考虑转让的事情。”
宋怀明微笑不语,心说罗慧宁当众挑明了她和张扬的关系,分明是在借着这个机会力挺张扬,这个干妈当得倒是称职。
何长安出席这次宴会本来还有一个目的,他想通过罗慧宁的调停,暂时和查晋北停止恶性竞争,他的金钻世家和查晋北的星钻集团之间的竞争已经越演越烈,这样下去,彼此都没有什么好处,何长安想把金钻世家转让给查晋北,自己从终端销售退出来,可是查晋北刚才的表现让何长安有些恼火,顿时打消了这个念头,他财雄势大,才不怕和查晋北硬碰硬的竞争呢,更何况他的手中掌握了两座金矿,在资源方面有着先天的优势。
文国权道:“张扬,帮我给你这帮叔叔伯伯倒酒!”文国权的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对妻子行为的力顶。
查晋北道:“人和动物不一样,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人类的情感动物是不会懂得的。”
何长安笑着摇了摇头。
邱凤仙微笑道:“做父亲的总是疼女儿多一些。”
在场的不少人都被文国权的这句话逗笑了,原来这位看似严厉的副总理也有幽默的一面。
查晋北热情招呼道:“长安兄!”
张扬接通电话第一句话就是:“开会呢?不方便?”
吴明刚才打电话就是向市里汇报这件事,直到现在文国权也没有确定具体的行程,当初他视察的行程全都是平海方面安排好的,可他不点头,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有怎样的变化,吴明只能通知市里做好一切准备,吴明本不想跟张扬多说什么,可今晚罗慧宁当众强调张扬是她干儿子,出席宴会的人都看到了,吴明心中一动,兴许张扬会知道文国权的行程,他笑道:“张主任,你应该知道文总理这次的具体安排吧?”
可吴明就不同了,文国权来到平海第一件事就是视察了东江开发区,看来他这次来平海的重点就是视察开发区项目,而岚山开发区是平海省内唯一的国家级开发区,肯定是文国权视察的重点,他们岚山方面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是。
可查晋北的强势却又激起了何长安的好胜之心,他打消了放弃金钻的念头,就算转让,也不准备让给查晋北。
张扬低声将陈浩的病情对何长安说了,叹了口气道:“等我回去看市里怎么说,体育场地块拍卖迫在眉睫,我估计不会拖过今年。”
秦清微笑道:“就属你聪明!”
何长安点了点头道:“我听说有很多人都对这块地有兴趣,希望价格不要炒得太高。”
乔振梁有些看不透了,政治高手也有犯糊涂的事情,能让他们犯糊涂的往往是小事。
罗慧宁笑道:“查总有没有兴趣啊?”
罗慧宁知道何长安改变了想法,自然也懒得多说话,她举杯道:“你们继续聊,我去其他地方转转。”她向张扬笑道:“帮我多敬你两位叔叔几杯。”
罗慧宁笑道:“商人的想法总是千变万化。”
张扬笑道:“我倒希望越高越好。”拍卖的价格越高他们体委得到的资金就越和-图-书多,张扬这样想也很正常。
何长安微笑道:“我倒是想退,可手中这么一大摊子事情,就算我肯放,也得有人愿意接。”
何长安等到黎姗姗走后,向张扬道:“查晋北欺负我没后人,呵呵,若是在过去,我一定啐他一脸。”
何长安微笑不语,他端起酒杯向耶凤仙道:“邱小姐,我敬你!”
罗慧宁起身去敬酒的时候,张扬慌忙跟着离去,他不无尴尬道:“干妈,有必要强调这事吗?”
看到罗慧宁到来,何长安那帮人全都站了起来,罗慧宁端着酒杯道:“何总、查总,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就不一一敬酒了,大家一起同干两杯吧。”
吴明笑了笑,向他挥了挥手道:“知道了!”
文国权走在众人的簇拥之中,举手抬足之间自然流露出一股慑人的气度,即便是走在这么多的官员之中,他的光芒依然是最为璀璨的一个。
张大官人暗自叫绝何长安损起人来真不是一般的强悍。
何长安喝了口酒道:“我前些日子在香港和你父亲见过面,邱先生对你可是赞不绝口啊!”
张扬对这两人之间的矛盾早有了解,在江城新机场项目的时候,两人就演出了一起先投资后撤资的闹剧,险些把张扬弄得陷入困境,张扬不想介入商人之间的纷争,他的原则就是保持中立。张扬道:“土地拍卖的事情基本上定下来了,最近会有具体的细则向社会公布。”他微笑道:“查总也有兴趣?”
邱凤仙笑着和何长安碰了碰酒杯。
何长安呵呵笑道:“小子,你居然开我玩笑。”他看了看远处的黎姗姗,然后向张扬低声道:“我这辈子只爱过一个女人,她死了,我再也不会为其他的女人动感情。”
查晋北唇角的肌肉没来由颤抖了一下,他听得出,何长安这句话是在映射自己。
文国权道:“我知道今晚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平海的政治精英,商界精英,企业精英,正是有你们这么多的精英存在,平海才有了今天的面貌,平海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才一马当先,经济实力和国民收入都在国内名列前茅,说到这里,我又要说谢谢了,谢谢你们对平海的辛苦付出,真是因为你们,平海才变得如此美好!”
查晋北道:“很久没见到长安兄了,京城有人传言长安兄退休了,我听说这件事还好生遗憾了一阵子。”
掌声雷动,文国权在掌声中走上了主席台,他潇洒的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停止鼓掌,对着麦克风道:“谢谢!谢谢!谢谢大家对我的欢迎,谢谢大家明明饿着肚子,还要等我讲完话,大家放心我不会耽搁太长的时间,其实我也饿了。”
张扬挨着邱凤仙坐下,查晋北主动和他碰了碰酒杯,喝了一杯酒道:“张扬,我听说南锡体育场地块要对外拍卖,这件事是不是已经定下来了?”
乔振梁笑道:“过去我就听说过,可以为是传言,没想到是真的!”乔振梁有另外的想法,当初张扬被军方从江城新机场项目中踢出来的时候,不见文国权夫妇说一句话,如果那个时候他们愿意站出来,新机场绝不会制造出这么多的问题,想必当时文国权保持沉默的真正原因是要回避矛盾,现在那件事已经淡化,风头已经过去了,罗慧宁当众宣布张扬是他们的干儿子,绝不仅仅是要这帮叔叔大爷给面子。乔振梁的目光落在文国权脸上,发现文国权淡淡微笑着,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太多的表情变化,乔振梁认为到了文国权这种级别,哪怕是一件小事都有他的目的。罗慧宁强调和张扬的母子关系,究竟是小题大做还是另有目的呢?
查晋北叹了口气http://www.hetushu.com道:“长安兄真是辛苦,其实到了您这种年纪可以放手让后辈们去做嘛。”说到这里他话锋陡然一转道:“不好意思,我忘了,长安兄没有子女。呵呵,这么大家业交给外人还真不放心。”查晋北这句话说得可谓是阴损之至,倘若在过去,他这句话肯定能把何长安气得七窍生烟,可此一时彼一时,何长安已经找到了亲生女儿,外孙秦欢也是极其乖巧,说他没有子女,呵呵,何长安心底只是淡然冷笑罢了。
宋怀明道:“我们平海省委、平海省政府特地在这里举办晚宴,宴请文副总理一行,希望能够通过这次的晚宴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希望他们能够感受到我们的热情!预祝文副总理在我们平海省为期三天的视察能够取得圆满成功!”
张扬对吴明这个人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可是岚山方面,秦清主抓开发区建设。这次文国权前来视察,如果真如他们所想,重点视察开发区项目,还要提醒秦清做好准备,东江开发区已经让文国权很不满意,他不想秦清在这次的视察中被挑出毛病,张扬离开省政府招待所后,马上拨通了秦清的电话。
何长安皱了皱眉头,听话听音,从张扬的话中他隐然感觉到陈浩的病不是那么简单:“什么病?”
吴明这才知道张扬为什么要这样看着自己,有些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
查晋北道:“可万变不离其宗,都离不开一个利字。”他暗骂何长安故弄玄虚,根本是看中了珠宝行业的巨额利润。看来以后还得在这块领域内和他斗下去。
何长安笑道:“某些情感不会促进社会发展,如果任由其泛滥下去,终有一日人类将走向灭亡。”说完这句话,何长安站起身道:“失陪!”
宴会进行到中途的时候,罗慧宁让李伟把张扬叫了过去,张扬来到罗慧宁的身边,他们这一桌除了文国权夫妇之外,还有随行的三位部长,省委书记乔振梁、省长宋怀明都在这里,罗慧宁看到张扬过来,握着张扬的手向众人道:“我干儿子张扬,大家想必都认识吧。”
何长安哈哈大笑道:“时代不同了?可是公狗和公狗绝对生不出一只小狗来!”
罗慧宁微笑道:“我是害怕你在平海再被人欺负。”
邱凤仙察觉到查晋北的异常,她伸出手抓住查晋北的手腕,微笑道:“何总,我真不知道应该说您现实还是应该说您保守,现在的时代和过去已经不同了。”
查晋北摇了摇头道:“百样通不如一样精,我做生意的原则不喜欢遍地开花,单单是珠宝市场就已经牵涉了我的大部分精力了,我没那么大的野心。”说话的时候不忘向何长安看上一眼。
雷鸣般的掌声,文国权在掌声中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宋怀明大声宣布道:“我宣布,晚宴正式开始!”
因为张扬并非计划邀请的人员,所以他被安排在和李伟那帮工作人员同桌,张大官人也明白在今晚这种场合,没有自己的发挥余地,他老老实实坐在那儿喝了几杯酒,目光在现场四处观察,看到了岚山市委副书记吴明,吴明和他的待遇也差不多,和一帮下级官员坐在角落的一桌,比张扬距离中心还要远,别看这帮人放在地方上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可到了这种场合,只能当一片不起眼的绿叶,真正的红花是文国权。
张扬乖孩子一样敬了一圈酒,其实他不喜欢这样,他是罗慧宁干儿子的事情过去就广为人知,今天罗慧宁这么一强调等于全天下人都知道了,张大官人暗想,做人要低调,我其实就是一穷人家的孩子,这下稀里糊涂也变成太子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