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2章 怎样把握

张扬道:“还有心喝酒啊,居然偷袭我,胆子不小。”他向那名服务员笑道:“没事,开玩笑的!”
张扬道:“我挺好色的。”这话说得倒是实事求是。
张扬因此而感到释然,看来常海心最终决定到南锡市体委工作不仅仅是为了自己。
常海心觉着从足趾到脚掌慢慢变热,疼痛也渐渐消失,望着张扬专注而认真的摸样,常海心总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常海心道:“你不觉着漫步在雪野中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吗?”
张扬望着半山腰上的酒店,不由得苦笑道:“海心,还远着呢,真要走回去?”
张扬接到电话之后马上就赶了过去,他来到二楼包间,刚刚推开房门,就感觉到嗖!地一声,一集蛋糕朝着他脸上飞了过来,张大官人何等的身手,身躯一矮就躲了过去,可身后前来送菜的服务员就没那么好运,奶油蛋糕正砸在他脸上,手中的托盘也落在了地上,几盘菜乒乒乓乓的摔得满地都是,那服务员吓傻了。
张扬顺着常海心的这句话问道:“你究竟是喜欢我还是讨厌我?”这厮问出这句话之后就有些后悔,多余实在太多余,这句话问得多余而愚蠢,常海心怎么可能讨厌自己。
张扬睡不着,因为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得怎样去把握感情,其实在这样的夜晚很多人都难以入眠,文国权也没有睡,他坐在平台上静静看着初冬的夜空,平海的夜晚比起京城要温暖许多,甚至会让他产生一种春日的错觉。
常海心道:“都怪你这张乌鸦嘴!”
张扬点了点头,向丁斌看了一眼,丁斌朝他笑了笑,一直以来丁斌对张扬都心存畏惧,在张扬面前表现的很乖巧:“张哥,以后还要你多多指点我。”
张扬道:“你要是真想看雪,我准你几天假,你去东北玩几天,好好看几天雪。”
听常海心这样说,张扬不由自主想起了妹妹赵静,看来每个做子女的在一定的阶段都会产生这样的心态,父女的关爱有些时候会成为他们心中的束缚,常海心出身高干家庭,情况犹为明显,她在享受到父辈荣光的同时,也蒙受了一种别人所不理解的压力,在岚山,无论她做什么,别人首先考虑到的是,她是常颂的女儿,而不是常海心,这正是她选择离开岚山的真正原因,也只有离开岚山,她才能从父辈的影像中真正走出来。
他让常海心将脚放在他的腿上,看到常海心左脚的脚踪已经有些肿了,稍一动作,常海心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张扬笑道:“还说不疼,要是我不管你,明天这只脚只怕要肿成馒头了。”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握住常海心的玉足,触手处温软滑腻,常海心的脚生得很好看,肌肤晶莹剔透,细腻柔滑,脚趾宛如一颗颗晶莹的花瓣,足底的皮肤也是十分的柔软,透出粉红色,握在手中犹如一件毫无瑕疵的艺术品,当真是惹人心动,诱人无比。
秦清小声道:“你来啊!”心中暖洋洋的,张扬的关心让她非常享受。
张扬笑道:“给你一个选择,要么我背你,要么我抱你上去。”
张扬点了点头,他之前就想http://www.hetushu.com让母亲一家来南锡过节,可是被她婉拒了,大概人年纪大了,越是到逢年过节越是不想远走,张扬道:“我之前就跟她说过,她不想来,既然这样,咱们就回去过年吧。”
高廉明笑了起来:“你来晚了还打人,太不讲理了!”
文国权道:“毫无意义的事情我不想去做,日程上涉及到的每一个地方都会做好充足的准备,平海的成绩不是一两个开发区能够肯定,可平海的问题也不会通过一两个开发区说明。”
张扬道:“可我听他的意思,这次来平海是为了挑毛病的,他想看到平海最真实的一面,如果准备的痕迹太明显,可能会过犹不及,他未必会高兴。”张扬对文国权还是有些了解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办法,举办省运会需要用钱,市里财政方面又不能给我们太多的支持,现在不少人都打起了这块地的主意,如果能拍出一个好点的价钱,市财政能够松口气,我们也能得到一笔不小的资金,举办省运会也就轻松多了。”
张大官人笑道:“你不是律师吗?不服气去法院告我啊!”他在高廉明身边坐下,看着桌上的蛋糕道:“今儿谁生日啊?”
张扬道:“我是臭男人啊!你是香啧啧的小女人!”
常海心发觉张扬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脚看,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轻声淬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别人的脚吗?”
文国权轻轻拍了拍妻子的手掌:“按照他们的预先安排,明天我要去岚山市开发区考察访问。”
常海心道:“任何事物或者任何人都是相对的,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有自己的位置,有人喜欢,有人讨厌。”
“你变卦了?”
常海心咬了咬樱唇道:“其实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可是……”她停顿了一下,方才对张扬下出概念道:“可是你也不是一个坏人。”
赵静细微的动作并没有瞒过张扬的眼睛,他不由得暗自感叹,女大不中留,女孩子大了,终究是人家的人,赵静暑假就没怎么在家呆,现在放寒假了,估摸着多半时间还要留在东江了。张扬并没有点破,微笑道:“难得丁总这么赏识她,留下来社会实践,顺便多赚点钱也是好的。”
赵静想说些什么,可是欲言又止,向丁兆勇看了看,丁兆勇道:“赵静,你马上放寒假了吧,寒假期间先别忙着回家,来我公司帮忙,等春节前再回去。”其实这是他之前和赵静商量好的,赵静不敢对张扬说,所以让他来说。
张扬放下她的脚,微笑道:“好了,包你明天没事。”
赵静亲手切了一块蛋糕给张扬递了过去:“哥,你吃蛋糕!”
屋里面的人全都愣了,事情的始作俑者高廉明吐了吐舌头,端起酒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大家喝酒!”
张扬端起那杯酒道:“我今儿来晚了,又把妹妹生日给忘了,该罚,这杯酒我喝了,咱们一起祝小静生日快乐!”
张扬道:“来南锡工作还适应吗?”
常海心笑道:“我怕冷。”
张扬看到她表情如此痛苦,估计她脚扭得不轻,转身望去,那辆出租车早就和_图_书走远了,张扬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浪漫,女人浪漫起来真是要人命,他躬下身道:“我背你!”
虽然常海心说不用,可张扬过了一会还是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瓶药酒。
张扬道:“那是在北方,这儿是南方,雪差不多都化了,哪有什么浪漫啊!”
常海心俏脸发烧道:“你还是背我吧!”
张扬道:“这么晚了还在开会,我都跟你说过了工作不要这么卖命,不听我话,小心下次见面我打你屁股。”
张扬笑道:“我要是不聪明,怎么能让我们美貌和智慧并重的秦副市长对我死心塌地呢?”
张扬和秦清通完话,手机铃声马上响起,却是高廉明打来的,他和丁兆勇、常海心、赵静、丁斌一起在丁兆勇电脑公司楼下的老四川吃火锅,一直等到九点看到张扬还没来,所以才打电话催他。
常海心果然不去回应他的问题,轻声道:“我喜欢你或是讨厌你,对你很重要吗?”
赵静道:“哥,我刚才给咱妈打电话了,她说今年还要在老家过节。”
“睡不着,来到平海第一天,我忽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所有人都在防范着我,他们鼓着掌,可心底深处却不欢迎我来到这里,认为我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不便带来了麻烦。”
张扬道:“海心,我本来觉着我是个好人,可现在越来越发现我不是个好人。”张大官人这句话绝不是毫无理由,自从来到这个时代,他的认识,他的观点已经发生了很多改变。
常海心低声嗯了一声。
张扬道:“不是,我是觉着天黑路滑,害怕你一不小心扭到了脚……”话还没说完呢,常海心哎呦一声,一脚踩在冰块上,脚扭了一下,如果不是张扬及时将她扶住,此时已经摔倒了。
秦清嗤的笑了起来,张扬就是张扬,他的思维方式与众不同,明明是公事,他都能想办法弄成私事,不过他说得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秦清道:“你是不是全程陪同啊?”
张扬道:“体委这边很快就要搬家了,市里已经定下来要把老体育场和体委的土地一起公开拍卖,我们以后的办公地点会在新体育中心,我和南洋国际方面谈好了,他们临时租给我们一层办公楼,作为我们体委的临时租给我们一层办公楼,作为我们体委的临时办公场所,等我回去,具体安排一下。”
张扬走了过去,来到高廉明身后,扬起手照着他脑袋上就是轻轻一巴掌,当然不是真打,张大官人要是真打的话,这一巴掌就把高廉明拍成二傻子了。
罗慧宁悄然来到他的身后,双手轻轻落在他的双肩之上,柔声道:“为什么还不睡?”
文国权点了点头道:“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当今的时代,每个干部都将改革挂在嘴上,可是改革应该从何做起,应该把握怎样的尺度,全都是一个问题,因为我们谁都没有经验,怎样推动改革的发展,怎样让改革产生最大的杜会效益,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摸索的过程。”
张扬提醒她道:“春节前早点回去,省得咱妈惦记。”
张扬笑道:“记着,记着,我只有你这一个妹妹怎么会忘了,钱也要收下,www.hetushu.com去买件漂亮衣服,马上放寒假了,穿得漂漂亮亮的回家。”
张扬道:“我刚才见到吴明了。”
张扬道:“所以说世界上没有太完美的事情。”
罗慧宁道:“有些事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想在短时间内去了解一个省,甚至一个城市根本是不可能的。”
罗慧宁笑道:“你不喜欢别人安排好的事情,是不是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张扬握住她的足踝轻轻一摁,常海心吃不住痛,忍不住叫了起来:“疼……哦……好疼……”
丁兆勇赶紧走过来向那名服务员道:“不好意思,回头给你们老板说一声,所有损失都记在我账上。”
张扬道:“来几天了,文副总理他们来了,干妈让我陪她聊聊,所以不能马上回去。”
常海心因为忍不住疼痛而发出了一声尖叫:“疼……”
罗慧宁笑了起来,她轻轻揉捏着丈夫的双肩:“你想的总是比别人多一些,其实别人并没有这样想。”
张扬对丁斌现在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这小子应该是从过去的事情得到了一些教训,人低调了许多,也乖巧了许多。张扬道:“慢慢来吧,你是科班出身,以后发展的前景很好。”
张扬笑道:“我是南锡市体委,你是省体委,说不定以后还能当我的上级领导呢。”
常海心道:“明天我先回南锡了,信息中心的事情已经确定,我回去准备一下,争取一个月内把信息中心组建起来。”
张扬背着常海心缓缓向山庄走去,他关切道:“脚还疼吗?”
赵静得到哥哥的应允留下,不禁喜上眉梢。
夜深人静,通往南国山庄的道路上很少有车辆经过,就算偶尔有车从这里经过,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吴明乘坐的奥迪车刚好在这个时候返回,他看到了道路旁的这对男女,而且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张扬和常海心,吴明惊奇的睁大了眼睛,他从没有想到过,张扬居然和常颂的宝贝女儿搅在了一起,这可是个不小的发现,吴明转身从后车窗追看着,常海心趴在张扬的背上,两人贴得很近,只有热恋中的情侣才会这么做。
张扬笑道:“对我这么有信心?”
张扬又道:“我干妈来了,她很喜欢你,你这次只要把她陪高兴了,我看文总理也不好意思挑你毛病。”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有,不过他这次应该重点考察开发区项目,我和吴明也说过了,不过我对这小子不放心,还是直接跟你说一声的好。”
常海心道:“我觉着咱们体委现在的办公环境挺好的,真的要拍出去啊?”
高廉明给张扬倒了满满一玻璃杯白酒:“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那咱们就罚!”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吴明才转过头坐好,难怪常海心会调到南锡市体委工作,搞了半天,她和张扬之间有这层关系。吴明又想起关于秦清和张扬之间关系的传言,心中对张扬真是又嫉又恨,这么多颗好白菜全都让猪给拱了。
“我挺想做一个好人!”
南国的雪来得快去得也快,已经融化的积雪把夜幕中的山坡点缀的斑驳陆离,常海心道:“我喜欢下雪,过去在京城上大学的时候,每到下和_图_书雪天,我都特别开心,可是毕业回到家乡,就少有看到下雪的时候。”
常海心小声道:“你有的是办法,我相信这次省运会一定能够成功举办!”
张扬虽然平时不怎么吃甜食,可妹妹过生日,还是吃了一些,赵静道:“哥,实习地点已经定下来了,我在东江师范大学附中实习,丁斌去平海省体委实习。”
秦清这才意识到张扬也在东江,她轻声道:“你也去东江了?”
常海心痛苦的颦起了眉头:“乌鸦嘴!”
张扬笑道:“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脚,奇怪啊,你的脚怎么一点都不臭啊?”
罗慧宁道:“南锡?不是张扬所在的地方吗?”
大家一起响应,张扬把那一玻璃杯白酒喝了个干干净净。
“我知道!”
文国权将手中的日程表递给罗慧宁:“早在我们来到东江之前,他们已经为我安排好了日程,如果按照他们的安排走下去,我看到的或许是一片繁荣,或许是歌舞升平,可是我看不到真正的平海。”
常海心瞪圆了一双眼:“放开!”她感觉到自己和张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不好把握,自从张扬大半夜钻进她被窝里之后,两人相处的时候就变得暧昧莫名,怎么说都说不清楚,到现在常海心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半夜偷偷溜进自己房里,可这话不好问,也不敢问。
张扬去门口保安处叫了辆电瓶车,一直把常海心载到她的房间门前,扶着常海心打开了房门,笑道:“我先回去换身衣服,回头在过来帮你医脚。”
赵静这才把钱收下笑着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不知道,看干妈怎么说,如果她非要我跟着,我就把工作暂时放一放。”
罗慧宁摇晃着文国权的双肩:“国权,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多愁善感,就算存在问题,解决问题的仍将是这些地方上的领导,你不可能越俎代庖。你记住自己这次前来的目的,你是为了视察,而不是为了改变。”
常海心有些不满道:“你这个人总是大煞风景,这两天我为了体委信息中心的事儿东跑西奔,脚都肿了,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让你陪我散散步,你都不愿意啊!”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这会儿不怎么疼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还真没准备什么礼物,从钱包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赵静道:“小静,你拿去自己买件礼物,哥最近忙着工作把你的生日给忘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忘了。”
常海心轻声道:“在你身边工作没有什么负担,很轻松……”她随即格格笑道:“可能是因为我在岚山,工作中生活中到处都充满了我爸爸的影子,离开岚山让我感觉自由了许多。”
张大官人的脸皮修炼的早有一定的境界,常海心说放开,他能听才怪,双手一手拖住常海心的脚踝,一手握住她的脚掌轻轻揉了揉,然后道:“别想多了,我真没占你便宜的意思,换成别人谁也不愿意在这儿捧你的脚。”他将常海心的玉足放在自己膝盖上,在掌心中搽了一些药酒,为常海心按摩起来。
常海心暗道还不知道谁占谁的便宜,她没说话,不过双臂却抱紧了张扬。
常海心望着张扬小声道:“你和-图-书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
当晚张扬和常海心一起前往南国山庄去住,两人打车来到南国山庄下方,常海心忽然来了兴致,她让司机停下,要和张扬步行上山。
赵静委屈的扁扁嘴,只差眼泪没掉出来了,自己这个当妹妹的过生日,哥哥居然给忘了,下午的时候她是故意不提醒他,看他自己能不能想起来,可他偏偏就一点印象都没有。张扬看到妹妹的神情,这才恍然大悟,自己最近忙于工作,真没把妹妹的生日放在心上,他歉然道:“你看我这记性,小静的生日我居然给忘了,该罚,该罚!”
秦清道:“文总理的具体行程定下来了吗?”
常海心把脚拼命想缩回去,却被张扬牢牢捉在手中,轻声淬道:“你的脚才臭呢!”
秦清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我明白了!”
张大官人冒汗了,冒汗就罢了,可冒出的汗竟然滴落下去,刚巧滴在常海心嫩白的足背之上,当张扬对这一时代感情认识越来越深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陷入的也越来越深,他不是一个不肯负责人的男人,可是当今的时代的法则却不允许他去负责任,张扬猛地揉捏了一下常海心的足踝。
常海心摇了摇头,想起张扬看不到,又说了一句道:“不疼!”迎面一阵夜风吹来,常海心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张扬道:“要是感到冷就抱紧一些,我不介意被你占点便宜。”
秦清道:“好不容易才有个见面的机会,你应该抽时间多陪陪她。”
文国权道:“我想去平海的几项重点工程去看看,比如说,南锡深水港。”
张大官人一路把常海心背回了南国山庄,到大门口的时候,常海心坚持要下来,她也害怕被别人看到,影响不好。
常海心道:“又没说罚喝酒,当妹妹的过生日,你这个做哥哥的怎么都要表示一下吧。”
秦清知道他不放心什么,他担心吴明从中捣鬼,不过秦清认为吴明还不至于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毕竟关乎岚山领导层的集体荣誉,他也是集体中的一员。秦清笑道:“你放心吧,为了迎接文总理这次的视察,我们岚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不用!”常海心摇了摇头,坚持走了一步,可鞋跟又断了,脚又被扭了一下,常海心痛得抓住张扬的手臂:“好倒霉啊!”
赵静笑着把他的钱推了回去:“哥,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不要钱,只要你心里记着我就行。”
秦清向周围看了看,快步走向走廊的尽头,小声道:“臭美吧你!”
文国权道:“我真正的遗憾并非是我能够看到什么,而是我看到的一切掺杂了太多太多的水分,我们的干部已经习惯于将自己最光鲜的一面呈献给领导,过去提倡的主人翁精神,对很多人来说不是一种责任,而是他们攫取政绩的借口。”
张扬躬下身,常海心趴在他身上,张扬揽住她的玉臀轻轻向上一送,背着她离地而起,常海心搂住他的脖子,双颊绯红,幸好是在夜里,没有人看到她此时的表情。
张扬道:“看看,看看,让我说中了吧!”
丁斌慌忙道:“不敢,不敢,我哪敢领导您啊,我就是一实习生,什么权力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