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8章 吹毛求疵

高廉明把身边的女孩介绍给张扬道:“张扬,这是我老同学唐糖,她也在美国留学,春节期间回国探亲,我好说歹说才把人请了过来,帮你搞信息中心。”
张扬道:“吃饭啊,好啊,不过我准备给龟田接风洗尘的,干脆两顿凑一顿,全都你来请客吧。”
张扬把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梁成龙当然不好再发什么牢骚,他叹了口气道:“那我就不跟这鬼子一般见识。”
龟田浩二道:“我喜欢中国文化,打算花两年的时间,研究中国的古代建筑。”
张扬道:“接案子可以,但是必须要先征求我的意见,赚了钱也得先请我吃饭。”
张扬笑道:“这才够意思,你刚才说你们丰裕集团怎么怎么着,平中建设够牛逼了吧,龟田照样查的他们没脾气,吴中原最后还不得乖乖听话,成龙啊,咱可得与时俱进,你说龟田是鬼子,那就别让人家挑出毛病,把自己的工程干好,让人家心服口服,那才是条汉子,是个爷们!”
梁成龙不说话了,当初东江体育场的事情他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他差点因为那件事把前途事业全都断送进去。
龟田浩二道:“不是偷,是借鉴!我发现你们中国人的戒备心太重,还喜欢抱着祖宗的东西不放,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想走上高速发展之路,就必须要汲取其他国家先进的建设经验,因循保守是不行的,当今世界的发展日新月异,你们必须去追赶这个时代,去看看别的国家的优点,而不是关上房门,闭门造车。”
徐光然听得很清楚,夏伯达把市委副书记放在前面,把常务副市长放在后面,夏伯达这个人很稳,做每一件事都要经过深思熟虑,所以他的话很少会有漏洞。在他的印象中夏伯达很少主动过来拜访自己,今天前来,目的很明确,他也是听到李长宇的事情坐不住了。
徐光然道:“别管别人怎么样,先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行了,我还有事。”
梁成龙苦笑道:“你够损的啊,鬼子尽给我出难题,搞得我多费物力人力,到头来还让我请他吃饭,说实话,我真有点心不甘情不愿,没办法,谁让咱们是哥们呢,这样吧,去南洋国际吧,最近他们餐厅试营业,档次还不错。”梁成龙出手一直都很大方。
果然不出李长峰的所料,徐光然接到电话之后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徐光然发火也很正常,他最近的烦心事已经够多了,外甥偏偏在这种时候给他添堵,徐光然道:“张扬抓安全质量问题没错,你们工程质量上有问题就应该马上整改,现在不改,等到以后出了问题,想改都没机会了,搞不好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东江体育场的事情你不知道吗?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不要觉着我是市委书记,你们就可以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越是这样,越是要做得比别人更加用心,越是要要求自己比任何人都要严格,可你们倒好,自己看看吧,都做了些什么事情,让我怎么好意思去面对其他人!”
张扬道:“不用谈,你没编制,刚来一个月试用期拿学员工姿,等试用期满再给你定工资标准。”
梁成龙也很不理解,其实他对质量的把握已经很严格,按照国家标准没什么问题,他愤愤然去找龟田理论,龟田浩二的回答很简单:“标准不可能一成不变,你们中国不是有个刻舟求剑的故事吗?老用老的标准衡量是不科学的,现在世界建筑的考核标准日新月异,作为一个建筑商必须要跟得上时代,不然就只能被淘汰。”
李长宇调任www.hetushu.com南锡的消息对南锡市的领导层来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徐光然自然紧张,可夏伯达比他还要紧张,这些混迹政坛多年的老手,政治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他们的警惕,这次的变动可不小。李长宇在江城的时候就是常务副市长,现在调入南锡仍然担任常务副市长,省里根本没有考虑从南锡内部选拔,这给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信号,省里对南锡市领导层不满。
唐糖点了点头,微笑道:“我时间不多,最多在这里呆一个星期,我想今晚就了解你们信息中心的具体设想。”
张扬安排完这些事挂上电话,发现梁成龙在一旁怪怪的看着自己,张扬不禁笑道:“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梁成龙和高廉明也认识,笑道:“廉明啊,你跑这儿来干什么?不是说你要回美国当大律师吗?”
张扬道:“你什么觉悟?什么叫砸场子?当初江城新机场建设的时候,龟田就是以认真出名,我也正是看中了他这一点,所以才高薪把他请了过去,成龙,经商我不懂,可是一个企业想走的更远,想发展壮大,就必须认真要求自己,不是常说细节决定成败吗?对自己要求严格一点肯定没什么坏处。”
龟田浩二道:“国家标准比国际标准严格的,按照国家标准,可国际标准比国家标准严格的,就要按照国际标准,这是张主任专门交代我的,你要是有什么不理解的,你应该去找张主任,而不是找我。”
张扬对李长宇前来南锡无疑是拍双手赞成的,可是他也没有主动和李长宇联系,询问这件事的具体情形,想必李长宇最近也忙着工作交接,何必去打扰人家,等他来到南锡再叙旧也不迟,再说了,张扬手头要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他也没时间,有句话他说得不错,市级领导的变动轮不到他管,他也管不了。
梁成龙道:“咱们合同上都说好了,质量验收的标准依照国家标准,他一来,要求我按照最新的国际标准来干,张扬,你雇了个日本人砸自己哥们的场子啊。”
南锡市长夏伯达的心情同样很煎熬,他本以为徐光然最近的日子不好过,自己隐忍这么长时间,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机会进行反击,可是李长宇的突然前来打乱了他的计划,夏伯达是个善于分析的人,就连顾允知在任的时候都肯定夏伯达身上的理性,可一个人如果太过理性了就会欠缺激情,在工作上往往会表现出缺乏主动性。夏伯达听到李长宇要来担任常务副市长的消息之后,马上就着手分析目前的政治现状,未来的南锡将会出现三足鼎立的局面,像极了三国志中的魏、蜀、吴,夏伯达认为徐光然多年经营的实力绝非一般,他应该是魏国,自己比徐光然弱,但是实力比李长宇强,毕竟他在南锡已经有了这么久的根基,自己勉强算个吴国吧,而李长宇只能是蜀国了,自己究竟是应该联合李长宇上演一出新时代的连吴抗魏,还是应当和徐光然合作,共同应对初来咋到的李长宇?夏伯达费尽了思量,他考虑来考虑去,自己应该左右逢源,李长宇的到来也许是个机会,他一方面可以和李长宇交好,一方面可以挑唆徐光然对付李长宇,让他们争去吧,斗得头破血流才好,最后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高廉明笑道:“龟博士有一套,孔夫子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国家也是一样,咱们在当今的时代必须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只有这样才能和_图_书跟上世界发展的脚步。”
梁成龙对张扬道:“看到了没有?这就是现实,徐宏宴觉着自己无法再这里干下去了,马上就和过去不一样了,你没给人家帮忙,人家用不着你了。”
张扬笑道:“你梁老板宰相肚里能撑船,谁能把你气成这样啊?”
高廉明的身边站着一位瘦弱的女孩子,脸很白,鼻梁上带着不少雀斑,带着圆圆的黑框眼镜,长得算不上漂亮,可看起来很文静,在张大官人看来,只要是戴眼镜的人都很文静,当然高廉明是个例外,和他接触的时间越长,越发现高廉明这个人喜欢凑热闹,唯恐天下不乱,斯文人中少见这种角色,张扬只差没把他定性为斯文败类了。
在张扬的倡议下,所有人都向高廉明和唐糖敬酒,唐糖勉强喝了两杯啤酒,就已经不胜酒力,在常海心的陪伴下一起先回去了。
“舅舅!”李长峰冲着电话叫了几声,可那边已经是嘟嘟嘟的忙音响起,李长峰感觉到很委屈,这种委屈又没地方去说,也许他只能按照龟田浩二提出的整改方案进行整改了。
常海心道:“学习是正确的,可是要有选择的去吸收学习,毕竟国家的体制不同,国情不同,发展的道路也不相同,如果生搬硬套,反而可能会误入歧途。”
可徐光然偏偏就要说:“我很高兴长宇同志能够到南锡来!”
梁成龙笑了起来:“我欠你人情,张主任,哥们晚上请你吃饭,不知您是不是有时间?”
体委要搬家,最不舍得人自然是徐宏宴,他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现在体委和老体育场地块拍卖,他原本指望着和张扬搞好关系,争取续约三年,现在续约的事情肯定黄了。今天他作为特约来宾,也旁听了体委的这次会议。
梁成龙道:“打算把我们中国的文化都偷到你们日本去啊?”
高廉明笑道:“我爱国,我得报效祖国,美利坚合众国是个危险的地方,我害怕再呆下去,我就被他们给和平演变了。”
夏伯达笑了笑道:“我听说张扬是李长宇的干儿子,看来这次长宇同志过来,他应该是最高兴的一个。”夏伯达通过这句话向徐光然传递了两个信息,第一李长宇来到南锡肯定会得到张扬的配合,第二,李长宇来到南锡,他并不高兴。
夏伯达终究还是没有掩饰住目光中的错愕,在他看来,徐光然本该比自己更加郁闷才对。
张扬道:“我日,你又不是给我干活,搞得跟我欠你多大人情似的。”
这次的会议没有开太长时间,真正的用意就是提前通气,让大家都有一个准备,争取年前搬到位于南洋国际的临时办公楼过渡一下。
张扬笑道:“梁成龙啊梁成龙,你再敢挖我墙角,我就真跟你急!”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办公室,张扬刚刚把门锁上,就听到一个欣喜的声音道:“我就说是你嘛!”
高廉明笑道:“不屈才,是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梁哥,您也别急,无功不受禄,就算你给我一份高薪,我也未必能够当得起,我在体委当法律顾问挺好,对了,张主任,我还没跟你提条件呢,我给你当法律顾问,是不是还可以单独接案子啊?单凭你们哪点儿工资,真不够我吃的。”
换成过去,李长峰或许还会和张扬争论几句,可现在他不敢,他小舅徐光利还没放出来呢,新世纪建筑公司上上下下人心惶惶,大舅又不肯出面,李长峰这两天已经被层出不穷的事情闹得焦头烂额,他早已失去了和张扬辩驳的底气,www.hetushu.com不过当着张扬的面点头答应,等张扬走后,他马上给大舅打了个电话,虽然知道这个电话十有八九又会遭到大舅的呵斥,可他不说不行。
张扬道:“你以为别人都像你这么现实啊?”
梁成龙喝了口酒,摇了摇头道:“周扒皮,张扬啊张扬,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周扒皮。”他又冲着龟田浩二道:“龟博士,你也别去考察什么中国古典建筑了,干脆来我公司,我给你个副经理干干,主抓安全质量,怎么样?”
张扬道:“国家的钱咱们能省一分就省一分,其实你也没吃亏,你请吃饭,你落人情,显得你梁成龙多仗义,多慷慨啊!”
其实李长峰冤枉了张扬,张扬并不是只针对他们新世纪建筑公司,所有新体育中心的在建项目都在龟田浩二的检查范围内,丰裕虽然是大公司,一样被龟田浩二挑出了毛病,张扬做事的风格也很干脆,这边查出问题,马上就下整改通知书,梁成龙虽然是他哥们,也不能例外。
可能是觉着招待所没几天好干了,徐宏宴对这里的经营明显不用心了,饭菜比起过去味道降了几个档次,梁成龙气得把徐宏宴叫过来,当着众人的面把他数落了一通,徐宏宴又是道歉又是鞠躬,亲自去厨房盯着做了几个好菜。
高廉明道:“工资待遇无所谓,关键是让我们家老爷子知道,我有正经事做,不然他还得赶我回美国。”
徐光然对李长宇其人并不了解,听说这个人作风低调,是个典型的实干家,李长宇究竟是怎样的人他并不在乎,真正在乎的是这次是省委书记乔振梁亲自发话,是他做出的决定,也就是说,李长宇的背后有乔振梁力撑,这次肯定是来者不善。
梁成龙道:“这里是中国,不是你们日本,我们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龟田浩二反问他道:“中国人、日本人、欧洲人、非洲人,全都是人,是人就得吃饭,不可能因为你们搞什么特色社会主义就不用吃饭了。”
会议结束的时候,徐宏宴追上张扬刚跟他说了两句话,张扬就看到了站在阳台处的梁成龙,他向徐宏宴道:“徐经理,咱们有时间再聊,我来朋友了。”
李长峰道:“舅舅,这个张扬一直都在针对我,为什么这次他只查我们?新体育中心的建筑承包商又不是只有我们一个?”
龟田浩二在工程上从来都是精益求精,他来到南锡只不过一天的时间,就已经从主体育场工程中挑出了三处不符合规定的地方,一处和施工材料有关,另外两处和施工工艺有关,好在现在还能够补救,龟田浩二当即就拿出了整改方案,张扬下发给新世纪建筑公司方面,他懒得多说话,只是强调:“马上就给我整改,一周之内我会重新验收,如果再不合格,你带着你们的工人全部给我走人!”
张扬道:“我说咱能别把工作和友情混为一谈吗?这次我真不是故意针对你,省体委主任惠敬民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因为他把徐光利牵扯了进去,现在新世纪建筑公司已经把体育场给建得差不多了,万一质量上有什么问题,出事就不会是小事,你比我应该清楚。”
张扬道:“梁成龙,你什么意思啊?难道廉明来我这里还屈才了?”
梁成龙道:“怎么说都是你的理儿,我说不过你,得!我改,我按照他的要求整改,以后高标准严要求,我按照国际标准来总成了吧?”
张扬转过身去,从声音中他已经听出来了,来的是小眼镜高廉明,这厮在东江的时候就说来这里当法律www.hetushu•com顾问,可张扬回来这么多天都没见他过来报到,常海心还等着他帮忙请什么电脑高手呢,这两天没少催张扬,张扬因为事情繁忙,也没顾得上给高廉明打电话,他到底还是自己来了。
张扬望着瘦弱的女孩子,他从不以貌取人,高廉明这个人虽然话很多,可说话还是靠谱的,他既然推荐这女孩应该不会错。
夏伯达这次很直接,见到徐光然的第一句话就是:“徐书记您知道了吧,省里已经定下来了,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同志确定过来我们南锡担任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
梁成龙道:“还不是你找来的那个小鬼子!”
张扬把梁成龙拉到办公室内,乐呵呵道:“你别鬼子长鬼子短的,龟博士是我专门请来的高人,人家在施工监理方面水准一流,当初江城新机场就是这么干下来的。”
梁成龙道:“改革开放最大的好处就是让国人明白了什么叫现实!”
张扬让傅长征过来,带着高廉明和唐糖两人先去招待所安顿下来,他又给常海心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高廉明把那位计算机高手带来了,让常海心晚上过来吃饭,顺便给人家见个面。
高廉明道:“你只管放心,我这次过来就是抱着锻炼的目的过来的,所以我从没有跟你谈过薪水的问题。”
梁成龙笑了起来:“我说你一个日本人对中国的事情怎么这么感兴趣?我就纳闷了,你说你闲着没事为什么不去回日本奉献你的力量,为你的祖国建设添砖加瓦,你老留在中国跟我们较什么劲呢?”
梁成龙道:“为了安全质量检查的事情。”
张扬当初在搞江城新机场项目的时候,梁成龙去找他,和龟田浩二也打过照面,不过因为没有业务上的来往,他并不知道龟田苛刻到这种地步,他眼中的苛刻,在张扬看来是认真,是一丝不芶。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这根本是吹毛求疵,张扬,我们丰裕在平海可是数得着的大公司,不用你们检查,我们公司的内部质量检查就已经很严格了,再说了,这次是给你做事,就凭咱俩的交情,我怎么都不会跌你的份儿,让你失面子是不是?”
张扬道:“还是在我们招待所吧,马上就搬迁了,以后想吃这一口也没有了。”
出于这样的想法,夏伯达主动去拜会了徐光然,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试探徐光然心里究竟是怎么想?
张扬笑着向唐糖点了点头道:“唐小姐好,谢谢你能够来到南锡帮助我们,这样吧,今晚我安排你们就在招待所住下,具体的事情,咱们吃完晚饭再谈。”
张扬乐了:“我说各位,今晚咱们只谈友情不谈工作,好不容易才放松一下,大家应该多喝两杯才对。来,我们欢迎高律师和唐小姐的到来!”
张扬道:“我在体委主任这个位置上,承担着新体育中心的建设工程,就要为新体育中心负责,这种时候,我不能不慎重,我让龟田浩二过来的本意是要重点查一查主体育场的问题,他既然来了,顺带着也帮你们也来个质量检查,成龙,你还别不服气,龟田就是内行,人家的确有本事,你别跟我说什么国内标准和国外标准不同的混账话,工作上,咱们不谈交情,现在我就要按照国际标准来,你给我个明白话,到底愿不愿意配合我?”
徐光然不耐烦道:“你有跟我诉苦的功夫还不如去考虑考虑怎样整改,我告诉你,主体育场决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徐光然叹了口气,目光投向窗外,夕阳西下,深沉的暮色正一点点吞噬掉m•hetushu.com属于夕阳的玫红,徐光然忽然想起一句古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难道说的正是自己不断黯淡的仕途吗?徐光然道:“其实我也很高兴!”
张扬笑眯眯冲着梁成龙道:“你不在工地呆着,来我体委干什么?”
徐宏宴点了点头,向梁成龙打了个招呼,识趣的离开了。
张扬看到剩下的都是大老爷们了,说话也方便一些,他冲着高廉明举了举杯子,两人同干了一杯酒,张扬道:“廉明,你这次来南锡,给我们体委当法律顾问,就一定要坚持到底,省运会一天没有闭幕,你一天不能走。”
梁成龙道:“就在这儿说吧,我都快被气炸了。”
夏伯达道:“不知道这次省里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啊!”
李长峰听大舅骂完,方才道:“大舅,我不反对他抓安全质量,可是此前他已经让质检部门多次检查过我们的工程,这次挑出的毛病,过去都是通过的,可不知道他从哪里请来了一个小日本,自从这日本人来到之后,就搞什么所谓的国际标准,过去的检查都不作数了?难道我们中国人的质监部门还不如小鬼子的一句话吗?”
梁成龙笑道:“我是为廉明感到可惜,在美国读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拿到了律师证,可回到国内却要给你当法律顾问。”
梁成龙笑道:“廉明,你跟着他当法律顾问有什么前途,干脆来我公司吧,我这边刚好缺一位律师,待遇方面肯定要比体委优厚得多。”
张扬指了指自己的办公室道:“咱们进去再谈!”
张扬道:“梁成龙,你真不仗义,公然就敢挖角啊。”
龟田浩二好奇的问道:“你们中国人眼里的现实是什么?”
梁成龙道:“都说我们商人是无奸不商,我忽然发现你比我奸多了,合着我今晚过来是帮你请客的,小鬼子我要请,高廉明我也得请,你这种人不升官,是老天爷不开眼,你多会给国家省钱啊!”
梁成龙跟龟田浩二聊不出什么头绪,他气呼呼去找了张扬,张扬正在体委开搬迁动员会呢,虽然体委都是一些工作人员,搬迁的时候不会出现什么钉子户,可大家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乍一离开还真有点舍不得。会议上张扬专门把体委办公楼的效果图给大家看,表示等到新体育中心建好之后,他们体委会是最先入住新体育中心的一批,新的体委办公楼更加现代化,环境更加优雅。
用屋漏又遇连阴雨来形容徐光然现在的处境最合适不过,他亲弟弟因为行贿已经被正式立案调查,他寄予最大厚望想要捞取丰厚政绩的深水港工程,如今也因为文国权的建议而发生了改变,从南锡单独开发转变成南锡和岚山两市联合开发,这就意味着,他期望的政绩将至少打个五折,陈浩的突然病倒让徐光然又失去了一条有力的臂膀,省里这次的决定让徐光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李长宇前来不仅担任南锡市常务副市长,还兼任南锡市委副书记,省里把他放到南锡来就是对自己所带领下的南锡领导班子不满。
龟田浩二摇了摇头道:“你们丰裕集团太小,容不下我这尊大菩萨。”一句话又把所有人给逗乐了,想不到龟田对中国文化还真是精通啊。
徐光然微笑道:“听说了,我也没想到会是他来担任常务副市长的职位。”
徐光然没说话,双手摆弄着桌上的水晶烟灰缸,他在等待,等待夏伯达进一步暴露出他的用意和目的。
梁成龙道:“你这是哪跟哪?我说的是建筑标准,我们已经符合国标了,为什么你要用国际标准来检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