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11章 光腚惹马峰

张德放气哼哼道:“愚蠢,愚蠢之极!”
孟允声一张脸又痒又痛,他恨不能狠狠给自己两个耳光,可当着这么多人,不能跌份儿,其实刚才已经丢过人了,打马蜂的时候,打得噼啪有声,所有人几乎都看到了,知道的明白他是在打马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自打耳光呢。
钟海燕道:“事情既然都发生了,你就别生气了,生气也于事无补,张扬那个人很爱面子,这次发火肯定是因为面子上过意不去,你让孟局去给他道个歉,兴许这件事就解决了。”
房心伟当然不会把实情说出来,他想了想方才道:“是这样,昨晚香河派出所的两名警察接到举报,说君缘大酒店有人从事色情交易,所以他们就去探明情况,没想到体委张主任和一位女士在房间内。”
“好个屁!张德放,谁让你去查君缘的?谁给你的权力?”刘司令的脾气不好,是位性格将领,张德放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小字辈,刘恒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张德放内心咯噔一下子,他心说这是谁他妈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啊,居然主动去招惹张扬?张德放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件事,老弟啊,你说清楚,我看看是谁干的,如果存在任何违反原则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他。”
张扬道:“孟局!”
房心伟听到孟允声挂上了电话,气得他库着电话就骂:“我操你十八代祖宗!”
张扬道:“人心隔肚皮,我也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其实无论别人怎么想,我也不会在乎。但是昨晚的事情,不能那么轻易算了,孟允声借酒装疯,房心伟设下圈套,这两个人必须得为这件事承担责任。”
李伯平当然不敢说,尴尬笑道:“张主任,都说是误会了!”
房心伟当着这么多的下属,被张扬骂的下不来台,他脸色铁青道:“张主任,我提醒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这里是公安机关,不尊重别人就是不尊重自己。”
张德放被他道破心思,慌忙解释道:“没有,我绝没有这么想过,当然是救人要紧,我们公安系统还挺感激你的,如果不是你找到了龚雅馨,我们都得承担责任。”
张德放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何必呢?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这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更像是说给张扬听得。
幸好张扬没有打他的意思,张扬道:“这件事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孟允声今晚看我不爽,吃饭的时候他就对我讥讽个不停,我没跟他一般见识,本来我以为他是真性情,想不到这不知好歹的东西得寸进尺,让你跟踪我是不是?”
孟允声怒吼道:“就是你的事情,马蜂都是你找来的。”
孟允声笑了笑道:“张主任,我赶着上班,有事以后再聊。”他转身欲走。
孟允声挤出一丝笑容,他向周围看了看,正是上班的点,公安局的同事们陆续从大门口进来,他胆气壮了一些,量他张扬也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张德放道:“张老弟,局内部的事情就不劳你操心了。”这句话终于流露出他对张扬深深的敌意。
孟允声大叫着:“救命!救命……”
房心伟被张扬的粗口憋得满脸涌红,他与得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骂人呢?”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歪风!”他走到孟允声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昨晚喝多了吧?”
那些马蜂不少都钉在他的脸上,所以很多人都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公安局副局长孟允声在院子里一边跑一边打自己耳光,打得那个狠啊,噼啪有声。仔细看去,方才发现有百余只马蜂在疯狂追赶着孟允声。
http://www.hetushu.com德放也没招呼他坐,低声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德放道:“说来听听,谁得罪你了?”
两名勇敢的警察,点燃了两只拖把,利用燃烧的拖把把马蜂驱散。
张德放挤出一丝笑容,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这是送客的一种表示。
张扬望着房心伟道:“知道我为什么没抽你吗?”
张扬也没拦他,掏出湿巾在手上擦了擦,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张扬也没有久留的意思,转身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张德放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张扬在沙发上坐下。
张德放道:“他们干什么了?”
张德放道:“我们公安系统最讲究的就是证据,没评没据的事情,还是别说。”
张扬道:“你觉着我说的是假话?”
张扬道:“还误会呢?你怕他,可你身为一个警察,应该懂得是非,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不知道啊?他是你领导,领导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他让你死你去不去?”
张德放来上班的时候,孟允声已经被送往医院,张扬没走,这件事到现在还没完。
张扬在一旁已经听得清清楚楚,刘恒发难全都在他的计算之中,张扬下定决心要让孟允声和房心伟下台,这并非是他不依不饶,像这种人不从警察队伍清除出去,早晚还会做坏事,张扬对南锡的公安系统很不满意,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张德放显然没有起到一个很好的带头作用。
孟允声很不习惯他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向后撤了一步,和他拉开一段距离道:“是喝多了,发生什么我都忘了,张主任,我没说错话吧?”
他听到嗡!地一声,却是一只马蜂飞了过来,孟允声向一旁躲开,想不到这冬天也有马蜂活动,这东西你不主动招惹它,它一般是不会攻击你的,可这次却十分奇怪,马蜂认准了孟允声直奔着他就飞了过来,居然落在了他的脖子上,孟允声眼疾手快,啪!地一巴掌打了过去,马蜂被他打得粉身碎骨,孟允声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出手及时,没被这蜂子蜇到,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头了,又有两三只马蜂朝他飞了过来,不一会儿,几十只上百只马蜂都朝他蜂拥而上,孟允声吓得抱头就跑,可是他跑的速度仍然比不过马蜂发动攻击的速度,马蜂如同中了魔障一样,疯狂发动了对孟允声的攻击,不多时孟允声的脸上、手上、脖子上,只要是暴露在外面的肌肤都遭到了马蜂的攻击,被蜇之后,又疼又痒,孟允声一边跑一边扬起手掌拍打马蜂。
张德放被骂的尴尬无比,可他也不敢反犟,陪着不是道:“刘司令,您别生气,这件事是误会!”
孟允声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头还是有些发懵,昨晚喝得有点太多了,印象中他和张扬发生了一点摩擦,说什么他忘了,好像是房心伟给他送回家的。
张德放笑道:“老弟啊,话可不能乱说,老孟和房心伟都是我们系统的骨干,工作一直都兢兢业业,原则性也很强,他们不至于做这种事情吧,我看是不是中间发生了什么误会?”他越来越感觉到今天孟允声的事情和张扬有关,可是他想不通,张扬就算再有本事也没到能够指挥马蜂的地步吧?这货又不是小龙女?不过张扬这个人透着一股邪性,谁知道呢?
电话铃声打断了张德放的沉思,张德放拿起电话,那边一个威严的声音已经吼叫了起来:“张德放,你他妈搞什么名堂?”
许多警察都围了过来,刚才的情景大家都看到了,张扬没碰孟允声,是那些马蜂发疯一样和*图*书的蜇咬孟允声,再看孟允声的样子也实在可怜,脑袋肿的老大,脸也比平时大出了一号,常说的面如满月就是这德性,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联想到眼前这位是孟允声。
张扬道:“有件事我还真得提醒你一下,君缘宾馆是军分区的物业,你的部下胆子还是蛮大的,邱凤仙不但是台胞,还是我们南锡的重要客人,昨晚的事情让她感觉到十分的羞愤,她已经向酒店方面和市里提出了严重抗议,看在咱们是老朋友的份上,我能不追究,可是我管不住邱小姐,人家还是未婚女青年,你们诬陷人家叫鸭,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以后她还怎么嫁得出去?”
张扬道:“登门道歉?邱凤仙是台胞,你们公安系统跑去查房,说我们从事色情交易,什么意思?邱凤仙是住客,我登门拜访,那不是说我提供色情服务,这他妈不是拐弯抹角骂我是鸭吗?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是忍不了了!”张大官人一幅怒火中烧的样子。
房心伟脸色一变:“你敢……”说这话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张扬的蛮横他是听说过的,自己好歹也是一分局局长,如果在这么多人面前挨了耳光,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很多人都觉着莫名其妙,这件事和张扬有什么关系,孟允声怎么把这笔帐算在张扬的头上了。
张德放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老弟啊,我知道这件事我们警方处理的有些不妥,这样吧,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件事就此作罢,我回头问清楚这件事,如果责任在他们一方,我一定让他们去登门道歉。”
孟允声气得浑身哆嗦,他指着张扬道:“我要告你……你……你陷害我。”
现场的警察虽然多,可谁也不擅长对付马蜂,冲上去也只有陪着挨蜇的份儿。
房心伟支支唔唔道:“他们很不配合,都没有出示身份证,所以才造成了警员的误会,我了解过,在出警的整个过程中,我们的警员表现的很礼貌,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到了派出所也没有刁难他们,反而是张主任不愿配合调查,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声明自己的身份,表现的稍微配合一点,这次的误会就不会发生。”房心伟脸上的表情很无辜也很冤枉,其实他的确觉着冤枉,自己冤枉透顶,无辜的卷入到这件事情中来,犯贱,我他妈就是犯贱。
张扬道:“昨晚我在燕归来吃饭,他孟允声对我就冷嘲热讽的,极尽挖苦之能事,你去问问钟海燕,我是不是一直都让着他,我知道上次龚雅馨的事情让你们公安系统很没有面子,可是当时我也没有确切的把握能够找到她,我也没想抢你们的功劳,我只是想救人,怎么?因为这件事你们公安系统上上下下都把我恨上了?”
张德放愣了,他是南锡市局代局长,在南锡胆敢跟他爆粗的还真不多,可他马上就听出来了,对方是军分区司令员刘恒,南锡市常委之一,人家有这个底气。他慌忙赔着笑道:“刘司令好!”
张德放等到张扬走后,马上拿起了电话,他拨通了河西分局局长房心伟的电话:“房心伟,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张扬道:“河西分局分局长房心伟干的,孟允声主使的。”
孟允声这才停下拍打,看到自己的两只手被蛰的高肿起来,他来到大堂内的镜子前看了看,却见镜子里映照出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面如满月,不过是肿的,脸上头上到处都是大包,他甚至连自己的眼珠子都看不到了,孟允乒忽然想起张扬刚才的话,光腚惹马蜂,能惹不能撑,这厮根和图书本是在给他暗示啊。难道这些马蜂全都是他招惹来的,是他让这些马蜂蜇自己?
“既然说话呢,你们把人带到派出所干什么?”
房心伟恶狠狠盯着张扬,他此时的心情又恨又怕,自己辛苦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才混了个分局长,你他妈让我辞职,凭什么?
张扬道:“你只是个帮凶,还有这俩小警察,我不跟你们计较,不代表你们做过的坏事就能一笔勾消,以后别再干坏事,今晚的事情自己好好检讨,要是让我听说你们再敢做任何的坏事,全他妈给我卷铺盖滚蛋。”张扬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来到门前的时候,他忽然停下脚步道:“房心伟,你给孟允声提个醒,明天上班我找他去。”
张扬微笑站起身来:“体委的事情我都忙不过来,哪有闲工夫操心你们的事情,可别人惹到我头上了,我也不能当缩头乌龟你说是不是?”
张扬笑道:“你他妈值得我尊重吗?我真是不明白,你怎么好意思穿着这身警察制服?”他转向李伯平道:“你老实交代,今晚是不是他给你下命令,让你去查我的?”
张德放道:“这次没那么容易解决,邱凤仙已经向国台办提出了抗议。”
张德放冷冷看着房心伟,他慢条斯理道:“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你最好有什么说什么,我不想瞒你,这件事已经闹到了国台办,军分区刘司令刚才也打来了电话,说是要追究到底,我当然会向着你说话,可是你得跟我说实话!”
张扬微笑道:“我是张扬,你们全都给我好好记住。”他的目光转向李伯平,李伯平吓得低下头去,生怕张扬的邪火会烧到自己的头上。
张德放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比他预想中要严重得多,张扬的提醒中透露给他几个重要的信息,邱凤仙不好惹,她很可能已经向市里提出了抗议,而君缘宾馆的背景,又决定了,这件事肯定会对军方有所触动,张德放有些头大了,这个房心伟在搞什么?
张扬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在公安局办公楼的大厅内,他笑眯眯看着猪头一样的孟允声,故意叹了口气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孟允声虽然有些害怕,可他还是走入了公安局的大门,这儿是公安局,工作单位,就算张扬来找他,也不敢在这里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孟允声打断他的话道:“昨晚我喝多了,发生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好了,我还得上班,有事等下班后再说。”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张德放被刘恒呵斥了一顿,默默挂上了电话,脸上招牌式的笑容也不见了,他现在笑不出来了。
孟允声好不容易才跑到办公大楼内,不少马蜂跟着追了进去,就这么一小段距离孟允声脸上已经肿的跟猪头似的,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
张扬道:“要是有人说你是鸭,你还能这么淡定吗?”
张扬道:“昨晚我在君缘和星钻的邱小姐谈合作,突然闯进去两名警察来查房。”
孟允声刚从车上下来,就看到了靠在皮卡车上的张扬,他本不想理会张扬,装出没看见的样子,低着头向大楼走去。
张德放没有马上提起孟允声的事情,他乐呵呵道:“张老弟,大清早的就跑到我们局来,又有什么指教?”
张扬道:“干我屁事?我连碰都没碰你一下,你要告,也应该去告马蜂。”
孟允声听到他叫自己,不能再装没看到了,他笑道:“张主任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张扬道:“孟允声,你真是不要脸啊,我招你惹你了?这么多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我他妈碰你一下了吗?”
张扬道:“没有,酒后吐真和_图_书言嘛,就是说了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想起了房心伟,孟允声看了看电话,手机关机了,他打开手机,刚刚搜到信号,房心伟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房心伟的声音透着惊慌:“孟局,出事了……”
张大官人冷笑道:“骂人?我他妈还想打人呢,想阴我?拜托你先撤泡尿看看你自个儿。”
钟海燕听说是这件事,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这件事终究还是闹起来了,说实话,孟允声做得有些过火了,昨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对张扬冷嘲热讽的,张扬表现的一直都很低调,没和他一般见识,想不到他弄出这种事。”
张扬道:“孟局,有句老话好像叫……光腚惹马蜂,能惹不能撑,这种人是不是特可恶?”
张德放听到这个消息,手心都湿了:“刘司令,只不过是一件误会,没必要搞得这么严重吧?”
有警察凑了过来关切道:“孟局,赶紧去医院看看,被马蜂蜇了可不是玩得,万一过敏就麻烦了。”
李伯平和香河派出所的几名警察站在一旁,看到张扬指着房心伟的鼻子就是一通臭骂,一个个心中都是幸灾乐祸,李伯平心中暗道:“狗屁的分局长,见到我们跟爷似的,可被张扬骂成这幅熊样,也不敢吭声,麻痹的,全都是软的欺硬的怕的角色。”他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角色。
房心伟就算再心虚,也不能由着张扬欺负,他怒道:“你以为自己是谁?”
房心伟没敢耽搁,很快就来到了局长办公室,他首先留意了一下张德放的脸色,一向笑眯眯的张德放,这会儿表情严肃,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笑容,房心伟顿时意识到今天的情况不太妙,他来到局才知道孟允声被马蜂蛰了,这件事被传得十分玄乎,孟允声一口咬定是张扬害他,房心伟虽然也觉着策划马蜂蜇人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可有一点他明白,孟允声倒霉了,而且孟允声倒霉的时候张扬在场。
张扬道:“我说孟局,你这么说话就没劲了,我好心好意的过来帮你敢马蜂,你却诬陷我想害你。这不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吗?”
房心伟道:“张扬猜到是你让人查他的房,昨晚大闹香河派出所,谩骂我们的公安干警,还说今天要去找你算账呢。”
刘恒冷哼一声道:“不是我要追究,是人家邱小姐要追究,你们可真能耐啊,查君缘就是查我们军分区,我告诉你,君缘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你们这次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君缘的声誉,你必须要给我交待!”
李伯平尴尬到了极点,一个劲的看着房心伟,房心伟比他还要难受,额头上布满了黄豆大小的汗珠子,房心伟这个后悔啊,我他妈犯贱,早知道这厮不好惹,我干嘛招惹他?惹就惹了,我为什么要主动来这里给他骂?
张德放说得虽然轻松,可心里却十分的沉重,他了解张扬的能量,邱凤仙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的不依不饶,应该说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军分区司令刘恒为了君缘的事情都能打电话过来,也许这件事只是一个开始,市里肯定也会知道这件事,更麻烦的是,邱凤仙是星钻的二当家,大老板查晋北和高层有着不错的关系,如果说这件事惹恼了他,他利用国台办向下施加压力也很有可能,张德放越想这件事越要慎重处理,如果处理不当,搞不好自己真的会被牵连进去。
钟海燕有些紧张道:“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到你?”
孟允声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去,他有些奇怪,张扬这次这么好说话?看来这小子也是分人来的,自己怎么都是南锡公安局副局长,他不敢做什么过火的事情,孟允声看www.hetushu.com到张扬坐在皮卡车内,向他做了个OK的手势,孟允声实在有些纳闷,这小子究竟想干什么?
钟海燕惊声道:“会闹这么大?”
张德放顿时无语。
张德放没说话,停顿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不用操心了,这件事我会处理。”
房心伟小心地叫了声张局。
张扬笑道:“张局,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对于一些滥用职权为非作歹的家伙,就是应该要果断清除出去。”
张德放了解事情的大概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件事是张扬搞出来的,他把张扬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张德放这个人有个最大的特点,就算他心里对别人再有想法,可脸上却不会表露出任何的不满情绪,一脸的笑,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世的态度。
孟允声道:“大清早的,怎么说话呢?”
房心伟道:“什么都没干,说话呢!”
房心伟道:“孟局,昨晚你不是让我派人跟踪他吗……”
张德放联系房心伟之后,又给钟海燕打了一个电话,事情比他预想中要严重的多,他有必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全部。
房心伟道:“张主任,警察接到举报,去现场查证是我们的职责,你可以不理解,对于给你造成的不便,我们已经很诚恳的向你道歉了,你还想怎样?”
孟允声心中不由得有些惊慌,嘴上道:“他找我干什么?我跟他有什么牵扯?”
房心伟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真佩服张主任的想象力,你不当警察真是可惜了,可惜想象就是想象,我们做警察的不会那么下作。”
张德放笑道:“没那么严重吧?”
张扬道:“你是分局长,当然不会自己出手做这种事,你就去找了李伯平,李所长也是一当官的,当官的就算干坏事也不能亲自动手,于是他就派了两名下属去查我,可惜你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交代清楚,没告诉李伯平我的身份,李伯平糊里糊涂的传达下去,命令在传达的过程中出现了偏差,这两个倒霉的小警察一心想为领导出力,所以才弄出今晚的混账事,到底是不是那么回事啊?”
“我不管你是不是误会,我要你解释,邱小姐是台胞,又是南锡重要的投资商,她已经把这件事上报给了国台办,究竟会又什么后果,你自己掂量!”
张扬冷笑道:“哪行哪业都有败类,南锡不是没出过唐兴生那号人物,想当初我能够把他给拿下,你们这帮虾兵蟹将,根本不值一提,房心伟,我不打你,你别害怕,识相的明天自己辞职。”
张扬道:“你对他们倒是很相信啊!”
一旁的警察道:“孟局,马蜂赶走了,你脸上没马蜂了,别打了。”
张德放还是微笑道:“老弟,别动气,都是朋友,有什么话不好说的?”
李伯平没说话,头耷拉着,身后到两名值班警察也是这个熊样,他们心想着,高人啊,全都让人家给猜到了。
孟允声狠狠拍打着脸上的马蜂,这会儿已经感觉不到疼了,下手很重,好不容易才把那些马蜂全都赶了出去,孟允声的眼睛肿成了两条缝,他只是机械的打着自己的脸。
张德放道:“有人想借着这件事做文章,小事也变成了大事。”
孟允声这会儿脸上有了点知觉,又痒又疼,他伸手去挠,可越挠越痒。
张扬道:“我倒是不想来,可心里憋屈得慌,有些事得跟你谈一谈。”
因为正值上班,市局的干警们多数都看到了孟允声的狼狈场面,孟允声两只眼睛都肿的看不到东西了,在一名警察的搀扶下向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张扬!我要告你!”
房心伟听张扬说出了实情,他当然不会承认,不过目光已经有些发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