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31章 低调处理

胡茵茹笑着摇了摇头,在何歆颜身边坐下。
张扬只能隔着玻璃窗向里面看了看,范思琪也留意到窗外的张扬,她虚弱的笑了笑,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张扬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自己然后摆了摆手,他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范思琪,有他在,没问题。
胡茵茹望着张扬道:“单就这一事件来说,应该可以平息,不过我担心这件事可能会给张扬带来不良的政治影响。”
胡茵茹叹了口气道:“我不懂政治,可我知道,这些官员整起人来真的不需要理由。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他们不在乎,死没死人他们也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谁来承担责任,这些事不仅仅是钱能够解决的。”
何歆颜道:“去医院探望一个朋友!”
徐光然道:“什么叫小事?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这叫小事?长宇同志,在你的眼中,老百姓的性命就这么不值钱?我否定他的工作成绩了吗?可成绩和能力代表不了一切,我们党的干部政策就是要奖罚分明,有了成绩我们要奖励,犯了错误就一定要处罚,不能因为他的成绩就可以逃脱应该承担的责任,年轻不是理由,如果不让他从这次的事件中吸取教训,那么以后他还会有同样的错误发生。”徐光然的目光在桌面上的那份辞职书上瞄了一眼道:“他不是有病了吗?住院期间体委不可能群龙无首,就让他好好休息,反省反省自己,等纪委最后的调查结果再决定对他如何处理。体委的工作,我看就由崔国柱同志暂时代理吧!”
张扬道:“钟院长请说。”
徐光然皱了皱眉头道:“有录音带?”
胡茵茹和何歆颜对望了一眼,两人虽然都对彼此和张扬的关系心知肚明,可三人在一起的时候,毕竟还是感到有些尴尬的,她们都知道张扬的心情不好,这种时候最需要有人关心,谁都想主动回避一下,给其他人一些空间,张扬看出了两人的犹豫,伸出手,牵住她们的手,把她们拉到身边坐下,展开手臂,一手接着何歆颜,一手拥着胡茵茹,左拥右抱的感觉真是温暖。
张扬道:“有这回事,听说和海天的事情有关。”
李长宇当然能够听出他话语中的嘲讽和怀疑,徐光然心里很不舒服,他已经酝酿了很久,正准备一拳打出去的时候,张扬这厮先躺倒在地,让他突然失去了目标,这一拳不知打向何方。其实徐光然也没想一棒子把张扬打死,他又不是傻子,前阵子文国权夫妇来南锡视察的表现他都看到了,他们对张扬这个干儿子是相当回护的,自己要是当真动了张扬,他们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可张扬在新世纪公司问题上的挑衅,让徐光然相当的不爽,身为市委书记,他不能毫无反应,他要给张扬一点颜色看看,一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二来也要借着这件事告诉所有人,南锡说话一言九鼎的只有自己。
看到张扬回来,何歆颜迎上前去,体贴的为张扬脱下外套,张扬来到沙发上坐下,胡茵茹端了杯茶给他,柔声道:“先喝杯茶,我去把饭菜热一热。”
张扬笑道:“你来了,中午我请你喝酒!”
张扬道:“南锡的体委主任可不是什么肥缺,体育中心虽然能够建成,可是资金存在着相当的缺口,马上就要举办省运会了,各项工作必须要紧锣密鼓的进行,就算徐光然有中途换将的心思,可其他人未必敢接这个烫手的山芋,现在站出来接住的不是权力,而是责任。”张扬对这件事看得很透。
胡茵茹道:“明天我就把钱给李光南送去,这件事越早解决越好,以免夜长梦多,给你造成不良的m•hetushu•com影响。”
张扬道:“有你们在我身边什么烦恼都忘了。”
胡茵茹知道这件事,过去她曾经担任江城制药厂的总经理,可以说江城制药厂之所以能够如此红火,全都是张扬提供秘方的缘故,顾佳彤给他这笔钱的确是他应得的。胡茵茹把银行卡推给张扬道:“跟我们不用分这么清楚,我都说过了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我们来解决,钱的事情不用你过问,二十万我们又不是出不起。”
何歆颜俏脸不由得又是一红,小声道:“那我只有用一辈子去偿还了!”能够当着胡茵茹的面说出这番话,还是需要相当的勇气的。
胡茵茹经过整整一个下午的谈判,总算和欢颜广告公司的那些客户谈妥,多数客户对胡茵茹提出的解决方案表示认同,毕竟这些人的目的是挽回损失,他们也不想将事情闹僵,胡茵茹的广告公司要比欢颜强了不知多少倍,有她来接受广告业务,当然是一个满意的结果,其中也有少数客户不愿继续广告业务,胡茵茹也很爽快的现场签署支票给予退款。
钟林道:“我听说张局被双规了,这件事属实吗?”钟林真正关心的人是钟海燕,他对堂妹和张德放之间的关系也心知肚明,只是这种事他干涉不了,现在堂妹钟海燕突然失去了踪影,他们家里人都很着急。
范思琪伸出右手的拇指,然后拇指弯曲了三下,她在用这种手势表达对张扬的感谢。
张扬比胡茵茹更清楚自己的处境,海天大酒店的事情还没解决,欢颜广告公司的麻烦又出现了,海天大酒店可以说是段金龙这个小人的恶意报复,可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却和自己有着很大的关系,张扬必须承认,自己利用影响力,动用了各方面的社会关系帮助了何卓成,他当时只是认为这一切都是举手之劳,何乐而不为,可他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何卓成的广告公司显然并不正规,在管理和施工上都存在很大的欠缺,所以才造成了广告展示屏从高空中跌落,砸死了一名无辜的保安,造成了一场悲剧,可以说张扬和这名保安的死或多或少有些关系。这让张扬感到内疚,如果他对何卓成多一些了解,如果他对何卓成的事情多一些关注,这场悲剧或许就可以避免。
张扬暂时将所有的麻烦事都抛在一边,今天是艾西瓦娅手术的日子,张扬来到南锡市二院,艾西瓦娅已经做完了手术,目前在重症监护室观察,这次的手术是于子良主刀,南锡二院的院长钟林给予了很大的帮助,对于于子良这种级别的专家,能够来到南锡二院开刀,钟林是极其欢迎的,更何况还有张扬的这层关系,他提供了一切便利条件,为这次手术配备了医院最强的力量。
何歆颜点了点头道:“这件事因为我爸爸引起的,怎么能让你出钱,这些年我广告代言接了不少,也有了不少的积蓄,二十万我自己就能负担得起,这笔钱应该我来出。”
李长宇点了点头道:“那份录音带已经交给了纪委。”
李长宇道:“徐书记,我准了他一个月的病假希望他能够尽快恢复健康,至于他的工作,我认为还是应当由他继续担任体委主任,临阵换将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扬笑了笑,他凑过去在何歆颜的樱唇上吻了一记,何歆颜的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心中很害羞,可又不忍心推开张扬,张扬又亲了胡茵茹一下,他轻声道:“我爱你们!”
何歆颜握住张扬的手道:“会不会很严重?”
事情还没有结束,张扬知道市委书记徐光然不会放过m.hetushu•com这个对付自己的机会,前些日子,他利用新世纪公司的事情给徐光然难堪,现在轮到自己倒霉了,春节没过报应就来了。
那小护士也没跟他客气,拿起果篮,向张扬交代道:“你要好好休息,躺在床上哪儿都不能去,血压太高,必须要休息治疗,烟酒都是绝对不能碰的,还有情绪不要激动。”
钟林皱了皱眉头道:“海燕失踪了。”
袁波走入病房内的时候,看到小护士正在给张扬测量血压,这次的测量结果仍然不理想低压都达到了一百八了,张大官人躺在床上精神萎靡不振嘴里嚷嚷着:“晕,头晕眼花!”
何歆颜不解道:“钱还上了,纠纷也解决了,难道还有人要揪着张扬不放?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南洋国际方面和那名被广告展示屏砸死保安的家属进行了谈判,过程虽然有些波折,可最后还是达成了共识,死者家属同意南洋国际方面一次性支付给他们。万元的死亡赔偿金,李光南在这件事解决之后,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张扬,胡茵茹之前已经表示,死者的赔偿抚恤金由她来负责,李光南给张扬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一是告诉张扬这件事解决了,二是想表示这笔抚恤金他愿意承担,无需胡茵茹出钱。张扬虽然也不想让胡茵茹为自己的事情掏腰包,可和李光南相比胡茵茹是自家人,他当然不愿欠李光南的人情,跟这帮商人接触久了,张扬明白,他们不会白白付出的,今天要是让李光南拿出二十万,以后他指不定还有什么事情要麻烦自己。
张扬还想说什么。
张扬道:“听说了,市里正在查海天大酒店的事情,钟海燕过去在海天担任餐厅经理,她应该知道内情,如果钟院长能够联系上她,还是劝她赶紧出来说明情况吧,有些事躲是躲不掉的。”
钟林道:“如果我能够联系到她,一定劝她出来把知道的情况都说出来。”钟林也清楚这次堂妹的问题肯定不小,张德放都被双规了,海天的问题,钟海燕肯定参与了不少。
胡茵茹轻声道:“什么打算?”
张扬这次的医院之行并没有近距离接触到艾西瓦娅和范思琪,不过看到两人平安,他也放心下来,艾西瓦娅和范思琪彼此并不知道对方都在同一所医院,她们的目的又各不相同,艾西瓦娅是为了治病为了康复,而范思琪是为了养病,养病却不是为了康复,而是要把病越养越重,只有这样才能争取到保外就医的机会。
张扬回到云曦山庄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何歆颜和胡茵茹都没有吃饭,饭菜准备好了,两人在家里等着张扬。
小护士出门之后,袁波拉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他笑道:“怎么?突然就病了,你不是一直都壮得跟牛犊子似的吗?”
“休息?”胡茵茹和何歆颜两人同时诧异道。
胡茵茹道:“你想通过病休暂避风头?你不怕别人顺水推舟,直接就把你给免了?”
张扬点了点头。
钟林今天专门上去手术室观摩,他笑道:“应该感谢你才对,如果不是张主任联系,我们哪能有这么好的观摩和学习机会,于博士的手术真是漂亮啊!”
依着张大官人过去的脾气,他早就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可现在他是非常时期,做任何事都要讲究低调克制,看到孟允声,张扬突然想起了一个主意。
为他量血压的小护士惊声道:“还喝啊?你不要命了?这么高的血压不能喝酒,很危险的,搞不好就会诱发心脑疾病。”
一切都在张扬的计划中顺利进行着,张扬离开医院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老熟人,前南锡市公安局副和-图-书局长孟允声,这厮自从被马蜂叮咬过之后,到现在身体还没能完全恢复,皮肤不时感到瘙痒,所以才来再院就诊,看到张扬,孟允声的目光充满了怨毒,他多少也听说了张扬新近遇到的倒霉事,远远看着张扬,咧开嘴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胡茵茹摇了摇头道:“经济上的事情可以解决,可政治上的事情不好说,就算我们想帮他也有心无力,只能靠他自己了。”
张扬听得心中一荡,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对自己的事业是一件坏事,可却让他和何歆颜在感情上更加贴近了,一直难于解开的心结也终于打开,何歆颜接受了和其他人分享自己感情的现实,张大官人窃喜不已。
胡茵茹揉了揉酸麻的脖子,轻声道:“还算顺利,赔款的赔款,续约的续约,我跟他们说,欢颜发生的一切业务,都由我们来接手。”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会,我也有了一些打算!”
他的这句问话让李长宇感到有些不爽,其实他对张扬突然生病也感觉十分的奇怪,刚才去医院探望过张扬,他的血压的确很高,医生当着他的面量了两次,每次都是这个血压,李长宇还是相信医生的诊断的,不过他也知道张扬的本事,这小子医术很高明,该不是用了什么法子,造成了高血压的假象吧。
“什么?张扬病了?”徐光然愕然道。
从钟林的这句话,张扬已经猜测到这次的手术应该很成功。
胡茵茹道:“的确,除了你以外谁也不会惹这个麻烦!”
张扬来到重症监护室外,看到于子良和钟林一起从里面出来,看到张扬,钟林笑道:“张主任来了?”
范思琪已经醒了,不过她的病情并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一名警察在门外值守,张扬本想进去看看,可警察拦住他的去路,告诉他局里有命令,范思琪住院期间任何人不得进行探视。
张扬笑道:“我没发烧,对了!”他放开她们两个,从钱包中取出自己的那张银行卡,交给胡茵茹道:“这张卡里有不少钱,你取二十万交给李光南,他已经和死者家属谈妥了,二十万一次性赔偿给死者。”
袁波将果篮放在床头,张扬向那小护士道:“杨护士,你把果篮拿走给姐妹们分着吃吧,我不吃这玩意儿。”
徐光然也这么想,毕竟他的痛风病就是张扬治好的,一个医术这么高明的人,会对治疗高血压没办法?想起这件事,他都感到这世上的事情变化实在太快了,张扬怎么就从解除他病痛的医生突然变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有些事一经点破反倒自然了许多,何歆颜其实早就猜到张扬和胡茵茹海兰之间的关系,自己爱上了这么一个人,只能认命了。
望着两位对自己体贴入微的红颜知己,张扬心中一阵温暖,有家真好,外面遇到不顺心的事儿,可回到家有人体贴你,有人疼你,这种感觉真他妈的温馨,张扬道:“都别忙活了,过来,都坐在我身边。”
张扬心中暗乐,其实他的血压全都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想高就高,想低就低,武功练到张大官人这种地步,随意调控经脉运行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徐光然冷笑道:“他病得可真是时候。”
徐光然满面狐疑道:“真的?”
张扬道:“我打算休息一段时间。”
胡茵茹笑道:“我看他就是想你欠他的越多越好,这辈子都还不清。”
李长宇看出徐光然的态度也很模糊,他的内心肯定充满了矛盾,想要处理张扬,又担心因为处理张扬而得罪了文国权夫妇,如果继续在张扬的问题上和他发生争执也没和-图-书有任何的意义,唯有暂时把张扬给吊起来,李长宇对体委目前的形势了解的很透彻,现在的体委离开张扬还真转不了,崔国柱过去没那个能力,现在就算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仍然没有那个本事。至于徐光然,他应该不敢对张扬做的太绝,上次文国权来平海的时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力捧他的这个干儿子,徐光然就算抓住了张扬的毛病,至多只走出出气,转移一下注意力罢了,太过分的事情,他应该没那个胆色,想到了这一层,李长宇也就不再担心,张扬这时候生病无论是真是假,都是一件好事,能让事情得到一个缓冲,给所有人一个下台阶的机会,一个冷静思考的机会。
张扬和钟林分别之后来到了重症监护室内,艾西瓦娅仍然没从麻醉中醒来,张扬来到床边看了看她,紧接着又来到同在重症监护室的范思琪身边探望。
钟林叹了口气道:“找不到她,她跟谁都没有说去向,说走就走了,留下一封信,让家里人帮忙照顾燕归来的生意,现在我们一家都担心得很,生怕她出了什么事情。”
张扬道:“这件事上我的确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算领导找我麻烦也是正常的。”
何歆颜闻言大喜道:“这么说,张扬没事了?”
何歆颜道:“茵茹姐,是不是我们给了钱,这件事就能够平息下去?”
忙了整整一天,胡茵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云曦山庄,却发现只有何歆颜一个人在,张扬还没有回来,胡茵茹有些诧异道:“他呢?”
袁波道:“血压这么高,不晕才怪!”
李长宇道:“徐书记,最近他的麻烦事不少,可能心理压力过大,所以才造成了高血压,医生说很危险了,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引起心脑并发症。”
徐光然道:“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呢?长宇同志,我也很欣赏张扬,知道他很有些工作能力,可是我们不能因为他的工作能力而无视他以权谋私的事实,一条人命啊,这在社会上已经造成了想当恶劣的影响如果我们对这件事视而不见,那么我们以后该如何面对其他的同志?我们以后又该怎样面对南锡的老百姓?”李长宇越是回护张扬徐光然越是感到恼火。
胡茵茹笑道:“要是海兰在岂不是更好。”
张扬点了点头,微笑道:“这次的手术多亏钟院长帮忙!”
张扬道:“这次的事情给南洋国际带来了很多麻烦,他们刚刚开业,就遭遇到这次意外,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心底很是过意不去。”
钟林没跟着走,他有些事想问张扬,钟林道:“张主任,我想问你一件事。”
李长宇道:“海天的新任管理者袁波已经来到了南锡,他去纪委说明了情况张扬在海天大酒店的交易过程中只是起到了一个引见的作用,他并没有做其他的工作,也没有从中捞取任何的好处,袁波提供了一盒录音带,他和段金龙交易的时候他进行了全程录音,当时也有律师证明,双方是秉着公平自愿的原则签署了转让合同,而不是段金龙所说的,张扬并没有给他施加任何的压力。”
胡茵茹道:“这种事谁也不想发生,广告展示屏工程安装有问题,当天又起了这么大的风,那保安又刚巧从楼下经过,几件巧合全都遇到了一起,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想挽回也不可能了,只能最大限度的减轻这件事的影响。”
何歆颜道:“你把钱拿回去,给我点自尊,别让我以后在你面前抬不起头来,我爸爸已经很对不起你,我不想欠你太多。”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打算病休一段时间!”张扬之所以想起病休,是因为在二院遇到了孟http://www•hetushu.com允声,孟允声当初得罪了他,张扬逼他辞职,孟允声利用病休保全了面子,现在张大官人已经预感到市里肯定会拿他开刀,与其等别人来处理自己,不如自己抢先一步,我也玩病休,反正哥们装病也不是第一次,我装病一段时间,躲过风头,低调处理这件事。张扬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新体育中心的建设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距离省运会召开还有一段时间,他已经提出了省运会金牌数要拿第一的豪言壮语,放眼南锡内外除了他以外,没有人敢夸下这么大的海口,市里虽然给了六千万,省运会仍然面临着巨大的财政缺口,这个缺口也只有他有办法堵住,他退下来,换成谁都玩不转。你徐光然不是想趁机报复我吗?我不给你机会,我生病了,从这个摊子里撤出去,我看看你们谁能接替我的工作。
在这件事上张扬并不适合多说,他笑了笑道:“应该没什么大事,早点说清楚最好。”
张扬这才想起了顾佳彤给他的银行卡,他在江城制药厂有不少的干股,每年顾佳彤都会往卡内定期给他汇入分红,里面应该有不少钱。
李长宇拿出张扬的辞职信道:“这是他的辞职信,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好好养病,让组织上安排其他合适的人选接替他的工作。”徐光然看都没看那封辞职信:“长宇啊,你是他的分管领导,你看着办吧。”
何歆颜给她冲了杯咖啡,关切道:“谈的怎么样了?”
于子良笑道:“钟院长太谦虚了,咱们是相互学习,共同交流。”他向张扬道:“手术很成功,艾西瓦娅的情况很稳定,以后要看她康复期的表现了。”于子良说完就向医生办公室走去,应钟林的邀请,他针对这次的手术要给二院神经外科的医生讲讲要点,观摩手术的医生都在办公室内等着他呢。
李长宇道:“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目前已经得到了妥善解决,我个人认为这件事不应当把影响扩大化,对张扬的处理也应该低调进行,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明他和这次的安全事件有任何关系,如果我们把责任都归咎到他的身上,显然是不公平的,不是我想帮助他推卸责任,而是没这个必要,他毕竟是一个年轻干部,在政治觉悟上存在着很多的不足,如果我们因为一件小事就否定他的工作成绩,那么我们是不是片面了一点,我们对待自己的同志是不是苛刻了一点?”
张扬道:“我不是给顾佳彤写了几个药方吗?她作为技术股加入了江城制药厂,每年都会往这张卡里汇入分红,这笔钱是我应得的,绝对和贪污受贿无关。”
徐光然道:“他最近事情可不少啊,欢颜广告公司的事情解决了吗?海天大酒店的事情说清楚了吗?不要因为生了病,这些事情就可以忽略不计,他犯的错误就能随随便便翻过去。”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点了点头道:“已经住院了,初步诊断是高血压,低压170,高压230,很严重了,医生说是长期辛苦工作,平时生活缺乏规律的缘故。”
何歆颜道:“茵茹姐,我去吧,你陪张扬说说话。”
何歆颜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胡茵茹还好,何歆颜的一张俏脸却忍不住红了起来,她的目光盯着地面不敢看张扬,也不敢看胡茵茹。
胡茵茹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道:“你不发烧啊,该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张扬的脚刚刚踏进房门,梁成龙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也听说张扬的事情了,打来电话慰问一下,顺便邀请张扬出去喝酒,张扬谢绝了他的好意,今天心情比较烦乱,还是呆在家里休息一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