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87章 不吃亏

王学海道:“张主任,这件事算了吧,真的,梁康不是普通人,你没必要惹他。”
吴明望着张扬,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心里却是羡慕嫉妒恨,诸般滋味都交织在一起,羡慕张扬的好身手,嫉妒这厮又出了风头,恨自己没人家那个本事。人比人气死人,吴明自己都嫌弃自己跌份儿。偏偏张扬很关切的来了一句:“吴副书记,赶紧回去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
老姜看到了,慌忙跑过来道:“别介啊,这是我的切菜刀,我用了好几年了,顺手着呢!”
张扬笑道:“你真会挑时候!”
马永刚虽然身材高大,可动作却是极其的灵活,他猝然出手,一个毫无征兆的直拳向张扬打去。
梁联合知道这厮从来都不是个服软的脾气,唯有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驻京办。
张大官人不喜欢占别人便宜,可他也不想吃亏,他奔着老槐树上的那把菜刀跑过去了。可他这一跑,让其他人产生了误解,别人都以为张扬被东洋刀吓住了,战场之上,士气是极其关键的因素,本来马永刚这帮人的气势已经降到了最低点,可看到张扬转身就跑,他们的士气瞬间又激发了起来,连马永刚都爬起来,抄起一根铁棍大吼着冲了上去,今天被张扬揍得太窝囊了,要趁着这个机会博回点面子,要用铁棍在张扬的脑袋上砸出几个大包才解恨。
马永刚又吐了口唾沫,里面还带着血丝,都是让张扬扔出来的苹果核给砸的,马永刚要出手了,他身高体壮,站在那里如同半截铁塔一般,马永刚的实际身高是一米九八,加上战斗靴鞋跟的高度,他现在要在两米开外,二百三十斤的体重,无论身高体重都和张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张扬道:“我不为难你,你只是帮凶,现在马上给钟新民打电话。”
那一百多口子涌向张扬的精装汉子被张扬的这声大吼也给吓住了,愣了一下之后,又一起向张扬冲去。首当其冲的仍然是村上忍师兄弟两个。
马永刚这群人来时威风凛凛,气势汹汹,走的时候却是兵败如山倒,这边人刚走,外面就响起了警笛声,张扬对这一套早已经见怪不怪,他走出驻京办的大门,望着门外,保卫小冯、厨师老姜扶着市委副书记吴明灰头土脸的站在外面,其实两人谁都不想搀扶吴明,丫的身上一股臭狗屎味儿。
任昌丁缓缓向张扬走去。
如果中国功夫还是原来的样貌,泱泱武功大国,这周边不入流的小国岂敢用挑战两个字。
梁联合望着这厮自信满满的目光,心中暗自感叹,麻痹的,这就是实力,论到单打独斗他还真见过能比张扬更强横的主儿,就算是他的师父,八卦门掌门史沧海,如果和张扬真正交起手来,还不知最后鹿死谁手呢。
张扬道:“在听呢。”
梁联合是没看到刚才张扬用菜刀对付东洋刀的场面,如果他看到了,一准要把菜刀给收缴。
当着小冯和老姜的面,吴明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连话都没多说一句,挣脱了两人的搀扶,慌慌张张向驻京办里面逃去。
那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除下墨镜,目光盯住张扬。
梁联合听到张扬这样说,也给了他一个面子,点了点头道:“把菜刀收好了。”他将菜刀递给了老姜,老姜拿着菜刀回厨房去了。
村上忍的师弟也挥刀杀到,他更惨,动作还没做到位,就被张扬一脚给踹到了南墙根,此时刚刚被震飞的那把东洋刀刚好落在张扬身边,张扬用菜刀在东洋刀上一拨一拍,那东洋刀如同离弦的利剑一般向前方飞去,马永刚此时已经退到了围墙边,忽然看和_图_书着这把东洋刀朝自己飞过来了,吓得木鸡般呆在那里,东洋刀贴着他的耳根飞掠过去,深深钉入他身后的围墙之上,刀身贯入砖墙,粉屑纷飞,余势不歇,嗡嗡之声不绝于耳。
“随便,钟新民,我也告诉你掂量清楚自己的份量,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张扬说完,挂上电话将手机扔给了马永刚:“带着你的人马上给我滚蛋!”
张扬笑了笑道:“都没受伤吧?”
张扬身体后仰,一掌挡住他的来拳,马永刚这一拳势沉力猛,凝聚全身力量所发,张扬硬碰硬接了他的一拳,也不禁赞道:“好!”他并没有急于反击,故意想要捉弄一下这个大个子,马永刚还是有些蛮力的。
张大官人已经成功来到了老槐树旁,一把将深深插入老槐树的那把菜刀给拔了出来!张扬握刀在手,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站在老槐树下,迎着冉冉升起的红日,此时天空中霞光万道,张大官吼一声,威风凛凛,杀气腾腾,这一声大吼震得老槐树上的树叶儿雨点般簌簌落下。
钟新民接通电话之后马上道:“怎么样?人都走了?”
张扬把毛巾向后一扔,毛巾稳稳挂在了插在大槐树的菜刀把上,晨风吹过,白毛巾随风晃了晃,如同一面白色的旗帜,这可不是张大官人要扯白旗,真要是扯白旗也是对方。
任昌丁一个摆腿,张扬灵巧闪过,随之而来任昌丁又是一记侧踢,这记侧踢却是标准的日本功夫,武功发展到最后,殊途同归,相互之间融汇在一起,和过去的传统武学已经有了很大不同。不谈别的国家,单单是中国本土,武学的演化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张大官人感觉现在看到的武学差的实在太多,如果论到武学门派之复杂现在更胜往昔,可是现在看到的多数武功更注重表演,在过去学习武功一是为了强身健体,二是为了杀敌,更重实战,可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很多武学已经渐渐没落了,张大官人认为这种没落真正的原因在于各门派严格收徒标准,更有甚者,许多绝学只传给亲生儿子,还有一个原因,历朝历代的统治阶级都不提倡百姓尚武,一来二去,中国功夫已经偏离了过去的本质,如今看到的多数武功,说的好听叫百花齐放,说穿了其实是花拳绣腿,与其说是武功还不如说是舞蹈。
四大金刚全都是二十出头的壮硕青年,他们接到马永刚的命令之后,并没有急于一拥而上,率先走向张扬的是林志勇,他是马永刚最得意的学生,刚刚获得了京城自由搏击赛的冠军,他们来的人虽然多,可是这些人还算是讲些规矩,林志勇向张扬拱了拱手道:“讨教了!”
钟新民道:“你什么意思?那房子本来就是我们京北公司的。我告诉你,趁早搬家,不然我上法院起诉你。”
可刚刚靠近张扬的身边,张扬抬脚两记飞踹,就把两人给踢了出去,怒道:“没眼色的东西,没看到老子在打电话?”
任昌元接连出了几招,可张扬都是在闪避,任昌元连他的衣角都沾不到,两人之间实力相差很大,张扬压根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张扬道:“那就打官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想玩什么我奉陪到底。”
马永刚表情凝重的向前跨出一步。
马永刚的第二拳从左至右一个勾拳。
张扬挥手之间四大金刚全都被他击倒在地,这样的实力已经让任何对手不敢小视。
小冯和老姜虽然没有看到刚才里面张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英勇场面,可从马永刚那帮人仓皇逃窜的狼狈模样,已经能http://m•hetushu•com够想像出张大官人刚才威风凛凛的模样,两人望着张扬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敬,一己之力击败了对方一百多号人,而且是中外联军,这样的武力值不可谓不强大。
张扬手中白影一晃,毛巾抽在了林志勇的脖子上,林志勇只觉着天旋地转,眼前金星乱冒,脚步晃了晃,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梁联合来到张扬面前,歉然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梁联合和张扬一起缓步向驻京办内走去,看到那两扇倒在地上的大铁门,看到散乱一地的棍棒,梁联合已经能够想像到刚才战况之惨烈,他低声道:“有没有人受伤?”这里是他的辖区,梁联合当然不希望有人受伤。
张扬笑道:“想试试我的拳脚?”
张扬道:“有一个韩国人骨折了,不过是他踢我摔倒后骨折的,跟我没关系。”
马永刚点了点头。
两人摇了摇头,此时警笛声由远而近,三辆警车来到他们的前方停下,张扬让小冯和老姜先回驻京办。
马永刚是带着必胜之心过来的,却想不到会输得这么惨。
张扬赞道:“腰马合一,不错不错,下盘很稳,不知道禁不禁打!”
张扬道:“你好歹也是一爷们,在京城也算是有点儿名气,惹事就别怕事,装啥别装逼,你派来的人,全都让我赶走了,想收房子,你自己来!”
张扬打量着任昌丁:“西服不错!”
村上忍和他的师弟同时大吼着,两人举刀向张扬冲去。
马永刚使了个眼色,他的保安公司不乏高手在内,其中有四大金刚,是他亲自带出来的学生。
马永刚面色一沉,从刚才张扬踢腿的动作,他已经看出来了,这厮不是分不清形势,而是的确有些本领。
马永刚惊慌失措,张扬将他高举在空中,怒吼道:“都给我滚出去,谁再敢留在这里,信不信我把他摔死!”他双臂一抖,马永刚诺大的身躯就飞了出去,他只觉着自己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向空中飞去,因为恐惧,马永刚大叫起来,惊慌中,双手紧紧捂住了脑袋。
林志勇被张扬这一下给抽晕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颜面也让抽没了,他恼羞成怒,自己怎么说也是京城新科搏击冠军,不能在这里跌份儿。林志勇怒吼一声,再度冲了上去,这次还不如上次离张扬近。
张扬仍然站在那里,手里的白毛巾垂落在地上,笑眯眯望着马永刚:“大个子,你也想练练!”
村上忍嘴里嘟囔了几句,他也看出任昌元必败无疑,看到张扬只是在闪避,就快靠近他的位置,村上忍猝然出手了,他心里明白,就算加上自己,也不会是张扬的对手,所以才下手偷袭。
任昌元趁机从后面跳起来,向张扬的后背一记蹬踹,他弹跳力不错,跳离地面足有丈许,右脚瞄准了张扬的后心。
钟新民愣了,他皱了皱眉头,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电话号码明明是马永刚的,怎么会是张扬说话,他呵呵笑了一声道:“哪位啊?我好像不认识你。”
马永刚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又惊又怕,他自问是个久经沙场的老将,什么样的狠角色没见过,可今儿见到张扬的这番表现,他服了,其实马永刚此次前来还是做足准备的,他听说过八卦门的弟子在张扬手上栽了面儿,不过具体的情况他并不清楚,八卦门在京城武林的地位很高,这种事情他们不会到处宣扬,所以外界知道的一些版本大都是张扬击败过八卦门的几名弟子。却不知道张扬曾经以一己之力战胜过八卦门数十名弟子的联手围攻。马永刚叫上任昌元和村上忍帮手其实就是对自和*图*书身不自信的表现,虽然如此,还是没有充分估计到张扬的能力。
梁联合心说你活该倒霉,老子早就劝过你了,可你就是不听,梁联合还是不偏不倚的,他叹了口气道:“新民,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交情到底怎么样,不用我来强调了,今天这件事,是你不对在先,你派去一百多号人,人家南锡驻京办里只有四个人,结果呢,你这一百多伤了三十多,还是被张扬一个人打的,你自己琢磨琢磨,传出去是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张扬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携带管制刀具是要坐牢的!”
张扬追到大门前停下脚步,向呆在那里的马永刚点了点头道:“给钟新民打电话!”
马永刚看了张扬手里的毛巾一眼,似乎有所忌惮。
张扬道:“钟新民,我是张扬!”
张大官人这会儿也来精神了,盯住那名黑衣男子,啧啧赞道:“不错不错!”
梁联合看到了围墙上那把东洋刀,示意跟他前来的警察取证,来到院子里的老槐树前,梁联合望着那柄深深树干里的菜刀,伸手握住刀柄,想把菜刀给拽出来,想不到菜刀插得太深,一下没拔出来,梁联合尴尬的笑了一声,改成双手,摇晃了一下,方才把菜刀给拔出来,他将菜刀也要交给警察。
王学海以为张扬还在睡懒觉呢,歉然道:“不好意思啊,吵醒你了,你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到了,巨龙集团的梁康看中了你们驻京办那块地方,他出五百万买下来,要你们马上搬家。”
王学海没听到张扬说话,他低声道:“张主任,在听吗?”
刚才被他踹倒的两名男子哼哼唧唧的,一时半会没能从地上爬起来。
张扬向梁联合笑道:“梁局,这菜刀又不是管制刀具,没必要没收吧?”
张扬邀请梁联合去里面喝茶,梁联合摇了摇头,他这次来是为了公务,可不是来叙交情的,梁联合临走之前,提醒张扬道:“在法律上,钟新民是占理的,你们冲突下去,最终的结果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眼看马永刚就要落在地上,一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他探出手去,抓住马永刚的身体,向后撤了一步,竟然将马永刚接住了放在地上。
再看林志勇从额头到下巴,被抽出了一条巴掌宽的紫色伤痕,这是张扬手下留情,真要动手,内力灌注湿毛巾内,怕不要把林志勇抽个脑袋开花。
张扬躬身躲过,此时马永刚的左肋下露出一个破绽,张扬顺势一拳砸在他的左肋之上,马永刚痛得闷哼一声,护住胸口,连连后退。
梁联合先从警车内走了下来,他下车之后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警帽,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其实马永刚率领几车人过来想要强行把驻京办赶出去的时候,梁联合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马永刚这帮人是自不量力,当初八卦门这么多优秀的弟子前往香山围攻张扬,最后还不是被他打得落荒而逃,更何况这帮保安加民工的组合部队。梁联合现在才出面是因为他觉着事情难办,两边他都认识,帮谁都不好,他本来想一躲了之,可后来听说战况激烈,生怕闹出大事,这才过来看看。
那名黑衣男子正是刚才从老姜手里夺下菜刀的那个,这名男子叫任昌元,韩国籍,是韩国跆拳道高手,师从韩国功夫泰斗级大师金斗罗,和他同来的是日本空手道高手村上忍和他的师弟,两人这次前来是为了中日韩三国功夫对抗赛,这次活动是为了促进中韩文化交流,由巨龙集团梁康出资举办,之前已经来到中国多次,初步把对抗赛定在今年的六月,和-图-书因为多次来到京城,交了不少的朋友,马永刚就是其中一个,这次双方都来了不少人,目的是制订三国对抗赛的规则,最近都是马永刚负责接待。他们今天前来是跟着马永刚过来看热闹的,原本并没有打算出手,可是看到张扬三拳两脚就把马永刚给打趴下了,顿时激起了任昌元的斗志,来到中国就是为了以武会友,遇到这样的机会他当然不愿错过。
梁联合离开驻京办没多久,就接到了钟新民的电话,钟新民在电话中就抱怨起来了:“老梁,那一带是你的辖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管?”
张扬微笑道:“早晚都一样,反正结果不变。”
马永刚又是一声大吼,在场的很多人都来自于他的保安公司,这些人之所以对他如此服气,主要是因为马永刚超群的武力,可今天马永刚先是被张扬砸了苹果核,现在才刚刚交手,就被张扬占据了上风,如果今天落败,以后他还谈何服众?马永刚再度冲上去的时候,张扬也在同时启动,但是他的速度超出对方数倍,马永刚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张扬就已经逼近了他。两人的距离一旦拉近,马永刚身高臂的优势就丧失殆尽。不仅如此,张扬甚至不给他出拳的机会,挡住马永刚抬起的手臂,一手抓住马永刚的腰带,大吼一声,竟然将二百三十多斤的马永刚凌空举了起来。
张扬愣了一下,马上就联想到王学海口中的梁总就是那天和姬若雁一起来参加艺术沙龙开幕的梁康,张扬终于明白了,难怪京北会突然撕毁合约,平白无故的要把他们驻京办扫地出门,原来都是这厮在背后捣鬼。
钟新民道:“我派人去收房子,结果他们南锡驻京办不但不给我们房子,还对我派去的打出手,有三十多人都被打伤了,还有,我的两位外国贵客也受到了伤害,韩国客人的腿骨都断了。”
马永刚咬了咬嘴唇,终于屈服了,他拿起手机拨打了钟新民的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他把手机递给张扬。
张大官人此时居然没有迎头冲上去,却转身向后方跑去,按理说张大官人可不是临阵脱逃的人,区区两把东洋刀他又怎会放在眼里?
村上忍第一个来到张扬面前,武士刀刷!地向张扬砍去。张扬看得真切,这东洋刀虽然寒光凛凛,让人望而生畏,不过却是没开刃的,张扬手中菜刀扬起,托!地一声将来刀震开,只有真刀实枪的和张扬硬拼,才知道张扬双臂的力量究竟有多大,村上忍手中的武士刀立时拿捏不住,脱手飞了出去,那群人看到张扬只一刀就把村上忍的刀给震飞了,东洋刀飞到空中足有十几米的高度,落下来要是砸在脑袋上那还了得,马上哗!地一下散开了。
村上忍低估了张扬的速度,他踢向张扬胯下的一脚只抬到了一半,张扬就不知怎么转过身来,毫无征兆,突然就变成了和村上忍面对面,村上忍的瞳孔骤然收缩。
跟他前来助阵的不是民工就是保安,看到马永刚被张扬扔了出来,非但没有伸手去接,反而一个个向后闪开,原因很简单,马永刚多大分量,多数人都害怕接不住。
张扬站在那里,等到林志勇接近自己的时候,手中白毛巾闪电般甩了出去,只听到啪!地一声脆响,湿漉漉的白毛巾正拍打在林志勇的面门上,林志勇眼前一花,头脑被则突如其来的一击打得昏头转向,张大官人何等功力,虽然是一条白毛巾,可是在他的手里却已经变化为极其厉害的武器。
张扬道:“现在不是我惹他,是他惹到我头上了!”
四大金刚刚一出场就倒下了一个,另外三个也顾不上什么体hetushu.com育精神江湖道义了,一起冲了上去,挥拳的挥拳,出脚的出脚,张大官人脸上笑容不变,白毛巾挥出,缠住踢向自己的一脚,一提一带,对方立足不稳,摔倒在地上,同时张扬一个后踢,将从后方偷袭自己的那名金刚踢得四仰八叉的倒了下去。手中白毛巾兜住前方攻向自己的刺拳,双手交缠,向前提拉,对方发出一声惨叫,却是胳膊已然脱臼。
电话是王学海打来的,王学海道:“张主任,我王学海啊!”
张扬来到大槐树前,看了一眼深深树干内的那把菜刀,一伸手拽下搭在树枝上晾晒的白色湿毛巾,擦了擦手,笑眯眯环视着面前的这百来号人,轻声道:“是你们自己出去,还是让我把你们都扔出去?”
梁联合装糊涂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喂!”
张扬摇了摇头:“你不是我对手!一起来吧!”
张扬笑着解释道:“没说你!好了,我心里有数,辛苦你了!”张扬挂上电话,把手机放在窗台上。
日本人很爱面子,村上忍被张扬当众打了一记耳光,比杀了他还难受,他大叫了一声,和他一起同来的师弟,也冲了过来,扔给他一把东洋刀,两人同时把东洋刀抽了出来,两把明晃晃的东洋刀瞄准了张扬。
此时两名壮汉已经悄然欺近张扬的身边,他们想利用刚才对付吴明的方法,架起张扬把他扔出去。
林志勇怒吼一声:“呀!”他挥拳向张扬冲了过去。
马永刚吓得脸都白了,后背全都被冷汗湿透。
张大官人居然不闪不避,听由他这一脚踢在自己的身上,张扬当然没什么,只当这货给自己挠痒痒,可任昌元踢中他的后背之后,仿佛踢在一块坚硬的铁板之上,震得他身体倒飞了出去,腿骨喀嚓一声,极其清脆,任昌元先是听到了这声脆响,然后才感觉到疼痛,双腿本想站立,却感到右腿如同钻心般疼痛,竟然被张扬的反震之力震得腿骨折断。任昌元哪还能够站稳,抱着右腿倒在了地上,哀嚎起来。
张扬冷笑道:“麻痹的,老子最讨厌别人偷袭我!”一脚踹在村上忍抬起的小腿之上,村上忍痛得向后连连后退,张大官人却不肯这样放过他,前跨一步,一拳砸在村上忍的小腹上,趁着村上忍躬身弯腰,反手又抽了这厮一记耳光。
电话那头王学海也是一愣。
任昌丁碎步上前,一拳向张扬攻去,张扬侧身闪到一边,从对方的出手已经看出他所用的是跆拳道,张大官人来到这一时代已经有四个年头,对跆拳道、空手道都有所了解,无非是从中国功夫中演化出去的分支而已,加上他们的一点该进就变成了他们本土的东西。
村上忍这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人家手下一合之将,现在刀又没了,一时间不知道究竟应该是走是留,张扬冷笑着向他靠近,挥刀向村上忍砍去,村上忍下意识的缩了缩头,张扬砍他是假,看到他逃避,刀锋变换,菜刀平拍在村上忍的脸上,不得不佩服张大官人打人耳光的技巧,就算利用菜刀,拍出的声响也是惊天地泣鬼神,打得村上忍半边面孔高高肿起,打完之后,张扬大吼一声,宛如猛虎下山般向人群中冲去,别看马永刚一方来的人多,此时却已经被张扬的强悍表现吓破了胆子,张扬宛如虎入羊群,这帮人连抗拒的念头都没有了,只恨爹娘少给生了两条腿,撒丫子就跑,只要被张扬遇上,轻则被点穴,重了就是脱臼,一会儿功夫,驻京办的院子里已经倒下了三十多人,哀号声,惨叫声连成一片。
张扬并没有马上追赶,笑眯眯道:“不公平,你比我高,比我重,咱们不是一个级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