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7章 假冒伪劣

薛东明道:“车里有,我带了十多个礼盒,小刘啊,赶紧去拿来。”他笑着向张扬道:“张主任,不是我吹,我们的虎鞭丸绝对是够劲够力,以后馈赠亲友啥的,只要几句话,要多少我给您送多少过来。”
赵天才笑着点了点头,他的维修车上印着车体广告呢,难怪人家直奔他过来了,那中年人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载着集装箱的大货车:“我的车坏了,您能帮忙给看看吗?”
张扬道:“你对自己的投资计划这么没有信心?”
乔梦媛道:“你啊,幸亏有常凌峰在身边帮忙,不然工作肯定要一团糟。”
乔梦媛起身打去身上的草叶,笑道:“你在江城呆惯了,那边的气候和这里的确不同。”
张扬道:“在我这里,你爸说话不如你说话顶用。”
张扬望着乔梦媛春花般娇艳的俏脸,咽了口口水,这厮是实实在在的吞了口口水,咕嘟一声,连乔梦媛也听到了,很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张大官人自己也觉着有些不雅,尴尬的笑了笑道:“条件反射。”
销售代表叫薛东阳,他是临郎保健品厂驻南西办事处主任,这两年他们的虎鞭丸销售形势一片大好,去年厂子的利润达到了一千五百万,预计今年第一季度销售额要在去年的基础上翻番,正是因为企业的红火,才被假药集团盯上,现在市面上的假冒东山虎鞭丸越来越多,厂子也被这件事深深困扰。
张扬道:“东山虎鞭丸?”
张扬也是一脸的笑,不过这厮的笑容开始透露出那么点阴险的味道。
乔梦媛道:“还好啦,至少能够让我们避雨。”
张扬道:“我怎么听着你不像是在夸我?”
张扬道:“就是因为他们先去找了我的顶头上司。”
张扬道:“别管这么多,把这车货先扣了再说,我要让他们厂子的领导过来,这件事非得跟他们掰扯清楚不可。”
乔梦媛感觉到了他的目光,轻声道:“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赵天才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张扬为什么要发火,打开一纸箱,从中拿出了一盒东山虎鞭丸,有些诧异道:“不就是一虎鞭丸吗?值得你发这么大的火?”
程焱东道:“赶紧交代,这些药是从哪里来的?”
中年人道:“你们修车就修车,不修就走人,干什么?平什么检查我们的货品?想打劫吗?”车内的两个同伴,听到下面争吵,两人都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这两人全都是身形高大,膀阔腰圆的彪形大汉,其中一人凶神恶煞的朝张扬瞪着眼睛:“干嘛?我说你干嘛?想找事也掂掂自己的份量!”说话间,伸手就向张扬推了过去,张扬一把拨开他的手臂,一手推了出去,推在他的胸口上,那大汉顿对立足不稳,身体蓬!地一声撞击在车厢上,接着也没站稳,一屁股坐在泥泞的道路上。
中年人火气挺大,看到同伴被张扬一把推到了,他怒吼一声:“小子,你他妈找死!”冲上来一拳照着张扬面门就打。
张扬点了点头,也学着她的样子在她身边坐下,他的确是那么想的,他认为乔梦媛这次出面拿地还是乔鹏举的主意。
张扬道:“这个贾斯汀这次来南锡是为了进一步考察,是不是把生产基地放在南锡还没有最后决定。”
草场上点缀着许许多多的荠菜花,白色的,星星点点,微风吹过,荡漾在绿色的海洋里,仿佛一闪一闪的星星,自然之美无处不在。
张扬笑了起来,他来到车后,抓住车门锁,潜运内力,只听到嚓嚓一声,就把锁扣给掰断了,拉开两扇车门,却见车内堆的全都是纸箱,纸箱内放着各种各样的药品,多半都是东山虎鞭丸。
一名公安拿起那药品看了看,又拧开其中一瓶,闻了闻,惊声道:“假药!”
乔梦媛道:“本来http://m.hetushu.com我也没想过来南锡投资,英德尔公司的副总裁贾斯汀是我的大学同学,他打电话过来向我询问南锡的情况,告诉我英德尔公司准备在南锡拓展海外生产基地的事情,正是这个缘故才让我下定决心来南锡投资。”
“你这个人做官做事总是掺杂着太多的感情色彩,我来找你,就等于害你犯错误,让你假公济私滥用职权。”
一句话把乔梦媛说得愣在了那里。
赵天才道:“本来就这么简单。”
张大官人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本来是想给何歆颜讨回公道,却想不到误打误撞发现了一车假药。
张扬听说临郎保健品厂来了人,心说正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还没去找你们呢,你们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好啊,今天我要老账新帐跟你们一起算,把我女人的照片弄到虎鞭丸包装上,麻痹的,吃了豹子胆了?
这几个人的精神防线终于崩溃了,他们很快就交代出来,这些假药全都是从南锡北郊的一家私营工厂里运出来的,工厂对外打着灌装水的招牌,可里面却是个假药制售窝点,在他们交代之后,程焱东率领手下公安干警,当即就前往那里去收缴彻查,让他们震惊的是,这家私营工厂里千余平方的库房内堆得满满的全都是假药,这些假药多数都是抗癌药、性保健品,生产条件灌装设备都是极其简陋。
张扬道:“一到春季,南锡雨就下个不停,我真有些不习惯。”
那公安点了点头,低声道:“这药我吃过,你们看这包装印刷,很粗劣,根本就不是正厂出品。”
乔梦媛躬下身,折下一朵荠菜花,张扬站在一旁专注的看着她,感觉到乔梦媛的每一个细微的举止都对自己充满了吸引力。
乔梦媛道:“这次的事情和我哥无关,他的确很想拿下这块地,可是我爸反对的比较激烈,认为他出面拿地会让人觉着他在搞特权,而且我哥在资金上出现了一些问题,他和几个朋友最近看中了海南的地产,目标有所改变。”
赵天才见张扬发了火,也停下手中的活,起身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赵天才正帮人修车呢,他没顾上抬头,摆了摆手道:“走吧,忙你的去!”
程焱东笑道:“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一定尽快把这件事查明,给你一个交代。”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张扬也没什么办法,他挂上了电话,和乔梦媛一起坐在吉普车内,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春雨,雨时大时小,短时间内没有停歇的迹象。
工厂的老板已经提前收到消息逃跑了,当场抓住的都是一些前来打工的工人,都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乔梦媛道:“你压根没看我的那份计划书!”
乔梦媛道:“也许我应该直接去找你的顶头上司。”
张扬道:“我这人不受佛祖待见,还是别去给他老人家添堵了。”
乔梦媛道:“一方水土一方人,你来了这么久也应该适应了。”
乔梦媛笑道:“在我爸心里,我做事始终比我哥靠谱一些。”
那中年人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显得有些惊慌,掏出手机打电话,显然是在求助。
中年司机看了他一眼,咧着嘴笑道:“保健品!”
乔梦媛道:“别忘了一句话,无商不奸,我也未必就值得你信任。”
乔梦媛不解的摇了摇头。
张扬道:“从我用这车,一到关键时候就熄火,你还跟我吹什么性能,我说你小子故意整我是不是?”
押车的那三个人这会儿有些害怕了,中年人道:“警察同志,我们只是运货的,车里面装的什么,我们真不知道啊!”
两人走出体育场,天空已经开始有雨水滴落下来,乔梦媛跟着张扬一起上了他的吉普车,张扬启动引擎,一连m•hetushu•com几次,都没打着火,雨却越下越大了,张扬气得在方向盘上捶了一拳道:“这破车!”
赵天才道:“一次而已,可能是某个部件有问题,你也知道,这吉普车是两辆破车东拼西凑的弄在一起,很多部件都需要磨合,别说车了,人也有生病的时候啊,你别急,我现在就把车弄回去,好好检查一下,这次一定把所有的隐患都给清除掉。”
赵天才道:“不是,我一开始也是让你凑合着开,这样吧,等雨停了,我把车拖回来,抽时间全面保养一下,实在不行我把发动机也给你换了。”
赵天才悄悄提醒张扬道:“他叫帮手了。”
乔梦媛应变也是奇快,她轻声道:“我相信你不会给我特殊的照顾,可是你可能会顾及到我爸爸的面子。”
张扬道:“为什么?”
听说查获了假药集团,薛东阳第一时间就去分局了解情况,这才得知是体委主任张扬发现了假药车辆,顺藤摸瓜找到了制假窝点,公安机关果断采取行动将之捣毁,薛东阳对张扬闻名已久,知道他是南锡政坛的红人,早有攀交之意,苦于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遇到了这样一个良机,他刚好打着感谢的旗号来找张扬。
直到乔梦媛离去之后,他才湿淋淋来到了赵天才的拖车上,赵天才咧着嘴笑道:“我说张主任,表演的是不是有点过了。”
赵天才跟着他走了过去,张扬没有马上跟过去,试着打了一下火,吉普车果然好了,他开着吉普车经过那辆大货车旁边,冲着赵天才道:“我走了啊!”
张扬开始怀念起他的那辆皮卡车了,他给赵天才打了个电话,赵天才听说车坏了,那边笑了起来:“等雨停了,我去那边看看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这会儿我正忙着呢。”
乔梦媛也有些失去耐性了,看了看时间道:“我待会儿还要谈生意,看来只能打车了。”
乔梦媛在草地上坐下,双手抱在膝盖上,微笑道:“你以为我这次来南锡是我大哥的主意?”
赵天才把伞交给了张扬,让张扬帮忙打着伞,来到吉普车前,打开引擎盖,他检查了一下,很快就找到了问题所在,笑道:“电瓶接线松了,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也搞不定!”他将接线接好,舒了口气道:“好了!”
张扬呵呵笑道:“那是你爸偏心。”
张扬才把自己发火的原因告诉赵天才,赵天才一听乐了,难怪张扬生气,这件事换在他身上,一样也忍不了。
张扬咧嘴笑了:“你是临郎市保健品厂的?”
那中年人咬死口不承认,只说自己是运货的。
张扬道:“我有自知之明,搞经济不是我的强项,我是属于做大事的人,平时粗枝大叶惯了,大方向我把握住就行了,细节的事情还得交给别人做,你说我这叫不叫领导天赋?”这厮习惯性的往自己脸上贴金。
假药厂将目标锁定在性保健品和抗癌药上,其原因是仿冒这些药物隐蔽性比较强,不容易被发现,程焱东在现场找到了一份出货单,单单是这两个月的假药交易额就在一百三十万,这个数字只是他们的出货价格,一旦这些假药被运出去,其价格会几倍几十倍的上涨,然后冒充真正的药品流入医疗市场,损害相关企业利益的同时,也在损害着老百姓的身体健康。
张扬坐起身,很认真的看着她:“京城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对你说声谢谢。”
张扬倒不是想要什么交代,他本来的目的也不是查假药,而是想找东山虎鞭丸的晦气,却想不到连东山虎鞭丸都是假冒的。
乔梦媛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之前她就应哥哥的邀请来南锡考察过这块地,不过那时她并没有对这块地提起足够的注意力,真正让她动了开发这块地念头的原因还和图书是英德尔集团。
张扬点了点头,此时天色变得越来越黯淡了,天空中阴云密布。乔梦媛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轻声道:“要下雨了?”
中年人愣了一下,心说你是干什么的?不过他嘴上还是很客气:“不好吧,这么大的雨,货品要是淋湿了怎么办?”
张扬道:“打开我看看!”
薛东明放开张扬的双手,很麻利的递上一张名片:“临郎市保健品厂驻南锡办事处主任薛东明。”
乔梦媛笑了起来,她当然不相信张扬这个离奇的理由。
中年人还好,他身边的那两个同伙可被吓得魂飞魄散,两人争先恐后的叫道:“跟我们没关系,跟我们没关系,我们是他叫来帮忙押车的……我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张扬正准备离去的时候,却看到那车上贴着一张小广告,广告上居然是何歆颜的画像,上面有一行字……我满意,我喜欢,东山虎鞭丸!
张扬道:“其实你并不是第一个对这块地感兴趣的人,在你之前星钻已经递过计划书。”
乔梦媛笑道:“八九不离十了,我可以提前透露给你一个消息,贾斯汀这次来南锡的主要目的是选址,英德尔公司方面对南锡的地理环境和相关政策条件都表示十分的满意,生产基地应该是确定放在南锡了,当然这和南锡电子行业比较发达有关系,在这里他们的佣工问题很容易就能够得到解决。”
乔梦媛道:“既然你这么相信我,我也不瞒你,我对这块地的心理底线是一亿五千万,如果你们期望更高的价格我只能放弃了。”
薛东明带着助手进了张扬的办公室,因为体委这两天正在搬家,所以院子里显得有些凌乱。薛东明走进来的时候,张扬正在看报纸,听到傅长征道:“张主任,东山省临郎市保健品厂的薛主任专程来感谢你了!”
张扬抬起头,看到一个黑黑胖胖的中年人带着一名助手走了进来,身后那位助手拿着一面锦旗,锦旗上绣着八个大字,张扬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你们是……”
乔梦媛笑道:“说的也是,佛门净地,的确不是你这种人去得地方。”
薛东明点了点头道:“是啊,张主任今天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难题,假药问题困扰我们很久了,进入今年以来,市场上出现了大量仿冒我们东山虎鞭丸的假药,让我们的信誉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幸亏张主任发现了假药集团,今天我过来就是专程向张主任表达谢意的。”
张扬道:“所以我还是留着祸害人间吧。”他躺了下来,双手枕在脑后,望着天空,却发现云层变得有些浓了。
张扬道:“因为英德尔公司的事情,常凌峰提出了一个打造高科技工业园的概念,你这次做得计划书,正符合这一理念,星钻方面的目的是把这块地打造成高档商业区,他们的定位和出发点并不明确,所以两份计划书摆在一起,我们更倾向于你的那份。”
乔梦媛道:“我觉着是在夸你。”
张扬道:“星钻给出的条件并不算太好,他们想要趁火打劫,压低这块地的价格。”
张扬道:“不用看,我信得过。”
张扬道:“在同样的出价面前,我当然要选择对南锡发展更为有利的一方,星钻打造商业区的理念虽然不错,可是并不符合我们南锡未来发展的大方向,更何况他们的出价在你面前没有任何优势。”
程焱东估计这三人十有八九就是假药团伙的成员,怒喝一声道:“全都给我拷起来!”
张扬哪能让她打车,赶紧给老何打了个电话,让老何开着体委的那辆商务车过来,老何赶到的时候,赵天才开着维修车也到了,乔梦媛冒着雨跳下了吉普车,张扬也跟着出去,用上衣护住乔梦媛,替她遮挡着风雨,一直送她上了商务车。
薛东阳当然http://www.hetushu.com不知道张扬查获假药的最初动机是什么?如果知道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自投罗网。
张大官人厚着脸皮道:“见到你总是情不自禁的流口水。”
张扬在名片上扫了一眼:“坐!”
张扬看他不说话,忍不住追问道:“有没有啊?”
乔梦媛道:“什么条件反射?”
乔梦媛俏脸一热,美眸仰望天空,看着天空中飘浮的那悠悠荡荡的白云,轻声道:“看来你的问题挺严重的,想治好你的病有个简单办法。”
应乔梦媛的要求,张扬带着她来到老体育场,因为新体育中心主体育场已经落成,运动员开始前往那边去训练,老体育场这边变得越来越冷清,平日里缺乏维护,显得越发萧条。
程焱东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和张扬配合的相当默契,点了点头一脸凝重道:“这么大的案子,搞不好就是一无期,严重的话枪毙都有可能。”
那中年人被张扬给吓住了,脸都白了,嘴唇哆哆嗦嗦道:“跟我没关系……”
张大官人看到这广告画,登时就与不打一处来,记得他前阵子去京城的时候,第一次在高速休息站看到东山虎鞭丸的广告,当时就有些恼火,不过因为时间仓促,所以没顾得上追究,因为这件事他特地问过何歆颜,何歆颜从来都没做过什么虎鞭丸的广告,这个东山临郎市保健品厂根本就是侵犯她的肖像权。何歆颜知道这件事之后让张扬不必过问,她会委托自己的律师进行处理,所以张扬也就忘了这件事,可今天看到东山虎鞭丸的广告,马上就明白,看来何韵颜处理的并不怎么样,这厂家虎鞭丸继续生产,广告继续做,现在居然做到了南锡,做到了张扬的眼皮底下。
不提这事儿张扬还不恼火,听到他这么说,张扬怒道:“把货柜打开!”
乔梦媛道:“看来又要经过一场公开竞标了。”
张扬道:“这边潮气太大,整天感觉到身上都粘糊糊的,不清爽。”
乔梦媛道:“给我透个底儿,这块地你们的心理价格是多少?”谈到公事,乔梦媛总是很认真的。
张扬道:“我还以为你哥真的放弃了投资这块地的计划,想不到他是虚晃一枪啊。”
中年人道:“是啊,你也听说过,我们是正牌厂家,在东山省临郎市很有名气的,我们的产品畅销全国,没问题的。”他说到这里,仿佛想起了什么,指了指车上的广告道:“看到了没有,连大明星都给我们做广告!”
张扬道:“我这人特别相信感觉,对于合作者的选择很挑剔,只有相互信任,才能够合作无间,星钻让我感觉不踏实。”
薛东明这人有点自来熟,他大步走向张扬,伸出手去,紧紧握住张扬的大手道:“张主任,真是谢谢您了,如果不是您找出了假药集团,我们的企业还不知要遭受多大的损失,谢谢,太谢谢了!”东山人透着一股爽直的劲儿,握起手来也很有力度。
张扬走了过去,伸手在他头上就是一巴掌:“瞧你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冤枉?冤枉个屁!老实交代,这些假药是从哪里弄来的?”
一句话把薛东明给问愣了,这位张主任是怎么个意思?难道他想要虎鞭丸?可他这么年轻,按理说这方面不应该有问题啊。
张扬那过去看了看果然如此。
薛东明让助手把锦旗交给傅长征,然后两人在沙发上坐下了。
张扬道:“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排斥星钻吗?”
程焱东冷哼了一声:“仔细搜,看车上还有什么!”
三人吓得面无人色,那中年人叫道:“冤枉啊,冤枉!”
张大官人这可忍不了,他一脚踩下刹车,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这辆车除了那中年司机还有俩人,那俩人现在都在车里躲雨呢,张扬来到那中年司机面前道:“车里装的www.hetushu.com什么?”
张大官人岂能被他碰到,不等他冲到自己面前,先行抬起一脚,将这厮踹了个狗吃屎,剩下的那个人还想动,赵天才猝不及防的一拳砸在他的颈侧,把那小子给砸晕了。赵天才虽然没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可张扬是他生死与共的战友,在美利坚合众国,他们共同战斗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赵天才仍然毫不犹豫。
张扬故意向程焱东道:“程局,这么一车假药算得上是大案吧,估计得十年往上吧!”
此时看到一个矮胖的中年人穿着雨衣朝他们跑了过来,那人大声道:“师傅!您是修车的?”
张扬笑道:“徇私,咱俩之间私从何来?”一句话把乔梦媛问得俏脸通红,的确她这句话充满了漏洞,这厮也真是可恶,从不知道给别人留些情面吗?
张扬道:“坦白从宽,抚拒从严,我党的政策你应该知道,赶紧把制假售假的窝点告诉我们,争取宽大处理。”
乔梦媛道:“你这是假公济私!身为一个领导干部这可是大忌。”
张扬道:“你们厂就是生产虎鞭丸的?”
乔梦媛被他的自吹自擂引得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相信你!”
两名武警爬到车内,仔细搜索起来,不搜不知道,这货柜车内不仅仅是东山虎鞭丸,里面还有抗生素、抗癌药、有很多都是市面上的稀缺药品,不过从外表装上,可以初步判定基本上都是假药。
薛东明此次前来还专门带来了一面锦旗,锦旗上绣看见义勇为,人民公仆,八个大字,锦旗店里面前是现成的,反正都是些冠冕堂皇的套话,到那里就可以信手拈来。
乔梦媛摇了摇头道:“不是,能把这么多有能力的人拧成一股绳,聚集在你的身边,为你工作,的确也是一种本事。”
乔梦媛道:“举手之劳罢了,只是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张扬道:“具体的事儿我也搞不清楚,我都交给常凌峰了。”
“把你送到寺庙里,见不到异性,保管你再也不会流口水。”
张扬道:“就这么简单?”
乔梦媛道:“我不问了,大家公平竞争,我不想你徇私。”
张扬道:“你身上有真药没有?”
一句话把张扬和程焱东都吸引了过去,程焱东道:“假药?你能断定?”
“什么力法?”
中年人听他语气不善,这才感觉到有些不对。
乔梦媛道:“我有些后悔来找你了。”
程焱东道:“有些人就是死不悔改,不见棺材不落泪,张主任,您就别操心了,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乔梦媛看到他越说越离谱,干脆用沉默以对。
张扬冷冷看了一眼,低声道:“让他叫,他妈的,今儿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子。”
张扬自从办公地点搬走之后,也很久没到这里来了,走入体育场内,看到草坪上的荒草已经淹没了脚踝,如果任由这块土地闲置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荒芜之地。
张扬无意中发现的这起假药事什意义十分的重大,也为很多的制药企业解除了困扰,当天事发不久,东山省临郎市保健品厂的当地销售代表就专程前来体委向张扬表达谢意。
中年人叫的人没到,可张扬叫得人已经到了,河西公安分局的公安干警在局长程焱东的带领下迅速来到现场,程焱东来到张扬面前问明情况,张扬把事情说了,程焱东小声道:“这事儿可不归我管。”
张扬道:“看不起我是吧?”
张扬道:“我早就告诉过你,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从来都是这个原则。”
张扬道:“既然乔书记反对,你为什么还要掺和进来?”
张扬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自己对乔梦媛的关心绝没有半点虚情假意的成分在内,这厮居然误解自己,张扬道:“我还没说你呢,你不是一流的机械师吗?这吉普车怎么总是熄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