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9章 病去如抽丝

徐光胜道:“黑猫白猫,逮到耗子就是好猫!”
文国权道:“我不让你干妈麻烦你,可她偏要打这个电话,现在国际上都没有什么办法,你来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只不过是多了一个人冒风险。”
乔梦媛道:“新闻上说根源可能是蝙蝠。”
徐光胜道:“大家尽量做好防护措施,可是R型冠状病毒还是无孔不入,防不胜防。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将疫情限制在隔离区不要让这可怕的病毒蔓延出去。”
张扬道:“干爸,别多想了,暂时把您的国家大事,忧国忧民给放一放,我帮你看看。”说话的时候,阴煞修罗掌的阴寒劲已经顺着掌心源源不断地送入文国权的体内,有了帮助乔梦媛治病的经验,张扬对这种物理降温的方法越发纯熟。
徐光胜道:“据说京城的医学专家正在研究疫苗。”
张扬道:“病情已经稳定了,不然我也不放心离开。”
夏伯达叹了口气道:“睡不着,心里搁着这么大的事情,难受!”
脚步声引起了罗慧宁的注意,她转过身,看到身穿防护服的张扬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罗慧宁站起身:“张扬……”只叫了一声张扬的名字她就说不出话来了,积攒了这么久的无助而彷徨的情绪全都一股脑涌上了心头,罗慧宁差一点就流出了眼泪。
李长宇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打来电话的是卫生局长肖南山,肖南山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引起R型肺炎的病毒已经被分离出来了,不过这种病毒相当的顽强,目前的药物试验并没有发现可以彻底杀灭它的药物。
张扬又写了一张方子,递给徐光胜道:“这张方子应该对预防R型肺炎起到一些作用,你们这些医务工作者也不容易接二连三的病倒,在这样下去,人手就要不足了。”
罗慧宁道:“张扬,你马上来京城。”
罗慧宁道:“你干爸今天去视察秦湾医院后,就开始感到不舒服,现在已经开始发烧、咳嗽,根据医生的初步诊断,他应该染上了R型肺炎。”
张大官人咧开嘴笑了起来:“你还真是了解我。”
李长宇抽了口烟。
张扬点了点头,他抓住文国权的右手:“干爸,我来晚了!”
张扬笑了起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有什么好谢的?”
罗慧宁道:“你直接去南锡军用机场,我联络他们用直升飞机把你送过来。”
张扬仍然不敢一口应承下来,因为当天下午乔梦媛的高热又反复了一次,张扬现在有些左右为难,乔梦媛和文国权对自己都非常重要,可自己现在去京城就等于弃乔梦媛于不顾,自己如果不去京城,又有见死不救之嫌,更何况那边生病的是自己的干爹。
罗慧宁道:“快去吧,体温始终居高不下,医生都试了好多种方法,还是不能将他的体温降下来。”
张秋玲道:“徐主任辛苦了!”
张扬道:“干妈,回头我再陪您说话,我先去看看干爸!”
乔梦媛道:“我看得出来,你一定有心事。”
张扬内心一怔:“怎么?”他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乔梦媛地看出张扬的不安,她轻声道:“你是不是有心事?”
李长宇和他拥有一样的感受,作为南锡市第一领导人,他所承受的压力比起夏伯达更大。
张扬来到她身边,伸出手去,乔梦媛很乖的把额头凑了过去,张扬试了试乔梦媛的体温,眉头不禁又皱了起来,乔梦媛的体温又升高了,病情显然有所反复。
张扬道:“这世上没有治不了的病,只是我们需要时间来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
张扬道:“就算找不到也无所谓,只要我们对症治疗,挺过最艰难的阶段,就会唤醒你们体内的免疫力,最终将病毒消灭。”
徐光胜担任医疗小组组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放宽对张扬的限制,让他自由出入二楼和四楼,四楼本身就是隔离病区,除了医护人员就是感染病人,至于二楼,现在除了值班护士之外,只有乔梦媛和那名宾馆服务员,两人都已经感染得病,事实上也成为了一个单独的病区,张秋玲生病后也被安排在二楼。
张扬道:“放心吧,很快就会找到方法,现在不单单是国内有人生病,国外也有很多国家发生了疫情,全世界的顶尖医学专家都在研http://m•hetushu.com究对抗R型肺炎的方法,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找到彻底根治的药物。”
张扬最后去了张秋玲那里,进入张秋玲房间的时候,她刚刚喝完中药,自然是张扬所开的方子,看到张扬前来,张秋玲笑了笑,表情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之前她质疑过张扬的医术,现在居然也服用了张扬开得中药。
乔梦媛躬下身去,却是在做着张扬教给她的冥恒瑜伽术的动作,她掌握的很快,基本的动作已经做得似模似样了:“张扬,我感觉好了多。”
张扬道:“要不怎么显得咱俩患难与共呢?”
窗外的天空泛起了一丝鱼肚白,黎明即将到来。
徐光胜道:“希望如此。”
听到罗慧宁这样说,张扬很惭愧,他明白罗慧宁这句话中包含的意义,或许罗慧宁并不认为他推迟前来的真正原因是他对乔梦媛的感情,而是因为乔家的背景,其实张扬在这件事上并没有考虑到任何的政治因素,他没想过要从中得到任何的利益,无论对乔梦媛,还是对文国权都是一样。
罗慧宁的声音显得极其疲惫,当她听张扬说正在出发,顿时激动了起来:“张扬,你来了,你真的来了!太好了!”
乔梦媛道:“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我一辈子都治不好呢?”
张扬道:“找到病原体就有了找到对抗药物的希望。”
张扬道:“好像有几分道理,看来这个R型病毒还真是防不胜防。”
张扬被戳破了为难的真正原因,顿时感到尴尬不已。
乔梦媛道:“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她在问院内其他患者的情况。
张扬道:“张主任感觉怎么样?”
罗慧宁道:“梦媛是不是生病了?你在照顾她?”
乔梦媛笑道:“我就是觉着拖累了你,你是个一刻都闲不住的人,现在却要因为我被困在这里。”
乔梦媛的俏脸羞得通红,这厮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一旁徐光胜道:“张主任,你别多想了,我会接替好你的工作。”
一直以来乔梦媛都在回避她和张扬之间的感情,因为许嘉勇对她的伤害实在太深,她对感情甚至产生了恐惧感,有段时间曾经想要遁入佛门。这场病让乔梦媛有了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去回顾过去,她忽然明白,自己开始回避感情的时候,就悄然爱上了张扬。感情这东西充满了太多的变幻莫测,也存在着太多的阴差阳错。张扬的感情也出现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空白期,而那时乔梦媛却选择逃避,现在她终于懂得自己感情的时候,张扬却又已经和楚嫣然订婚,乔梦媛幽然叹了口气,也许她和张扬之间注定要错过。
乔梦媛道:“我刚刚量过,38.5℃!”
张扬道:“李书记,这件事一定要保密,还有,我离开南锡二院的事情一定不要张扬出去,我只告诉了徐光胜一个人。”
李长宇笑道:“我刚刚听说,所有得R型肺炎的没有一个抽烟者。”
乔梦媛道:“认识这么久,对你的性情还算是有些了解的,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望着车窗外黑漆漆的世界,听着越来越疾的雨点声,张扬忽然意识到,在R型冠状病毒面前,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无论你的地位高低,无论贫富差距,它给每个人的机会都是均等的。
徐光胜道:“这种病的传染性太强了,而且死亡率很高京城已经有12例死亡病例。病因已经初步查明,是R型冠状病毒引起,病毒主要是通过近距离飞沫传播,接触病人的分泌物,和病人密切接触都容易受到感染,病毒进入人体内会迅速复制,破坏人体免疲系统,导致患者免疫缺陷。”
“你怎么看得出?”
“你这个人难得能消停下来,一旦你消停下来的时候,就是你有心事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整个下午你连一句玩笑话都没说?”
很快监护仪上的体温指数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十分钟内,文国权的体温从刚才的39.5℃不断降低,一直降到了37.1℃度,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周围的医护人员谁也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竟然是事实。
离开南锡二院之后,张扬首光给罗慧宁打了个电话。
乔梦媛吃惊的看着他,这厮果然当得起厚颜无耻这四个字,脸上的表情泰然自若,和图书好像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这句话无耻到了极点,荒唐到了极点。
张扬笑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谁也不想得病,你来南锡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得了传染病,如果真的要追究责任,我也有责任,当时你在途中呕吐咳嗽的时候,我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李长宇苦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就不能怨天尤人,目前的控制措施还是有效的,疫情没有进一步扩展。”
张扬点了点头,这种病比他预想中要难对付的多,他担心乔梦媛沮丧,安慰她道:“慢慢来,就算是感冒发烧也不可能一天就好。”
张扬微笑道:“从脚上抓起,更为有效!”
杜瓦尔道:“张扬,等我这次病好之后,我一定要为你们南锡的建设做出贡献,以补偿我带给你们的损失。”
乔梦媛的深明大义让张扬感动非常,他一把将乔梦媛的纤手抓住:“梦媛,我就是有些不放心你!”
张大官人实事求是道:“西医方面我是个外行。”
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拿着电话走出门外,电话是干妈罗慧宁打来的,罗慧宁的声音很紧张,接通电话之后,她首先道:“张扬,你周围有没有人在?”
乔梦媛笑道:“就会胡说八道。”
罗慧宁叹了口气道:“换成是我也一样难做,算了,我不勉强你!”说完她就挂上了电话。张扬的心里难受到了极点,罗慧宁对自己恩重如山,现在正是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在他的印象中,罗慧宁很少主动求自己做什么,现在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否则不会向自己开口,可是……想想乔梦媛的状况,张扬真的不知如何决断。
杜瓦尔道:“我妻子怎么样?”
张扬道:“刚才看电视新闻,南锡已经启动了二级预警机制。”
罗慧宁接连两个电话仍然得不到张扬的确切答复,她声音中已经透出了不悦:“张扬,真的不方便来吗?”
杜瓦尔很关心妻子,张扬探望他的时候,杜瓦尔的话里带着深深地歉疚:“张扬,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来到南锡,也不会传染这么多人。”
南锡方面对疫情的控制是相当有效地,除了三例院内感染,社会上并没有新增病例发现。可是国内其他城市R型肺炎的感染者却在不断攀升,京城一天内又新增了153例,死亡病例达到了9人。
乔梦媛俏脸绯红,却没有挣脱他的大手,小声道:“有什么不放心的?你是对自己的医术没有信心吧?”抬起一双宛如清泉般明澈的美眸道:“你放心,我一定随时向你通报我的病情,你陪了我这么久,我身体的状况你应该很清楚,而且我的危险期已经渡过,你留下来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乔梦媛道:“我就是这么一问,假如我一辈子都治不好呢?”
文国权生病之后暂时在香河疗养院封闭治疗,这里地处偏僻,距离京城中心约五十公里,过去曾经是国家领导人疗养的一处胜地,R型肺炎爆发之后,中央领导人中也有两人被感染,所以将这里临时设立为隔离区。一来因为的确需要隔离治疗,二来是为了封闭消息,其实文国权昨天上午就已经发病,至于张扬看到的那段答记者问,并不是现场直播。
张扬为他们一一诊脉之后,分别给几个人开了药方,药方乍看起来相同,不过针对每个人的体质和脉相的变化,张扬做出了细微的调整。
放下电话,张扬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文国权早不病晚不病,偏偏在这个时候生病,他是自己的干爹,又是国务院副总理,于情于理自己都应该帮他治病,可是现在乔梦媛也需要人照顾,自己总不能就这么将她丢下。
张扬脱口而出:“那我就陪你一辈子!”
乔梦媛道:“还好了,鼻塞、咳嗽的症状都减轻了许多,虽然偶尔有点发烧,可是比起刚刚发病的时候感觉好多了。”
张秋玲道:“还好,你开的这个方子对控制体温还算有效。”
张扬道:“这次R型病毒爆发的非常突然,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引起的呢?”
张扬微微一怔:“可是你……”
夏伯达道:“你也少抽点烟,抽烟对呼吸系统不好。”
除了徐光胜以外张扬没有惊动医院的任何人,当天凌晨的时候,他悄然从病房的窗口一hetushu•com纵而下,躲过医院警卫的巡视,翻越围墙,顺利溜出了隔离区,他临走之前从乔梦媛那里拿了车钥匙,驾驶着她的凯迪拉克吉普车驶出南锡二院,发现大街之上空无一人,昔日繁华的城市突然变得冷清萧条,甚至连一辆出租车都没有。突如其来的这场疫情已经引起了人们心底最深层的恐惧,现在多数人宁愿躲在家里,也不愿意冒险出来赚钱。
张扬道:“疫苗从研究到生产不知要有多少环节,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看到张扬,他的唇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招呼道:“张扬来了!”
画面中的文国权侃侃而谈,镇定自若,在这种非常时刻,他仍然表现出过人的冷静,对记者抛出的一个个问题,他总能找到最佳的回答方式。看到文国权的现场表现,张扬暗自佩服,政治修为绝非一日之功,文国权的这种境界,只怕自己这辈子也做不到了。
临上飞机之前,张扬把前往京城的事情通报了李长宇,李长宇听说张扬已经离开了医院,颇感诧异,张扬并没有隐瞒,把文国权生病的事情说了,李长宇自然也无话可说,他低声道:“张扬,你赶紧去吧,文副总理是咱们国家的重要领导人,万一出了什么差池,对国家的影响是难以估计的。”
张扬抽空去探望了杜瓦尔夫妇,杜瓦尔的情况还算稳定,他的体温如今都在38℃左右,反倒是朱俏云病情更重一些,南锡人民医院院长钟林这一夜病情突然加重,高热达到39.5℃,诊疗组想尽了办法都没有能让他的体温回归正常。
徐光胜和张扬一起回到办公室,徐光胜首先打了个电话给院里汇报这边的情况,顺便问问现在的最新进展,目前国内外都没有研究出有效的药物,徐光胜忧心仲坤道:“现在国内外仍然在不断地有新增病例,从目前还看不到疫情被控制住的迹象。”
罗慧宁迅速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轻声道:“能来就好,我明白你很难做。”
张扬有些惊奇的看着乔梦媛,想不到她对冥恒瑜伽术的掌握居然如此迅速。
徐光胜道:“还没有找到治疗方法当然要把预防放在第一位。”
李长宇彻夜未眠,他和市里的几位主要领导连夜部署了防控方案,以及南锡在这段时期的紧急应对措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市长夏伯达也表现出少有的配合,他和李长宇之间的第一次配合的如此默契。
李长宇道:“那就好!”
夏伯达道:“真的假的?流言吧!”
罗慧宁道:“好,我等你消息。”
李伟道:“到了你就知道了!”他的话还是那么少。
在进入文国权所在的隔离病房之前,张扬按照要求换上了防护服,文国权的病房是一个套间,他在套间的最里面,罗慧宁在套间外,虽然他们是夫妻,可是为了保障她不被感染,也这是她被允许进入的最大范围,自从文国权生病之后,罗慧宁一直都坐在窗前,透过玻璃窗静静关注着里面的情景。
李长宇道:“我也以为是流言,可是他们跟我说的有根有据的,说是抽烟人的肺烟熏火燎的,就像是熏肉,不抽烟的人,肺部是一块鲜肉,你说是鲜肉容易坏还是熏肉容易坏?”
张大官人很无耻的来了一句:“很想看看你穿着芭蕾超短裙练瑜伽的样子。”
杜瓦尔叹了口气道:“张扬,这种病有没有办法治?”
因为张扬现在属于被隔离观察的特殊时期,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要和徐光胜打声招呼,徐光胜得知张扬要偷偷离开,虽然打心底感到不情愿,可是张扬拿出国家机密这个理由的时候,徐光胜也只能默许了,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认为张扬没有被感染。
“蝙蝠?”
张扬道:“还好,朱俏云稍稍重了一些,其他人的情况基本稳定,我调整了一下药方,根据目前的情况来判断,你们的病情恐怕要延续一周以上。”
这天晚上对很多医务工作看来说都是一个不眠之夜,在缺少有效药物的情况下,他们所能做得只是对症治疗,真正对抗病魔还要靠病人自身的免疫力。
乔梦媛红着脸道:“过去降温怎么不是这样?”
乔梦媛没说话,她从床上下来舒展了一下双臂,望着窗外的景色道:“爷爷刚打电话过来,他让我替hetushu.com他谢谢你!”
乔梦媛道:“听说医学专家们已经开始在蝙蝠的身上寻找抗体,同样的病毒存在于蝙蝠的身上,它们不会患病,而人类则不同。”
李长宇道:“放心吧,这边的事情,我来解决,对了,乔梦媛的情况怎么样?”
南锡二院又增加了一名感染病例,这次病倒的是张秋玲,张秋玲病倒后,医院经过商量之后决定由徐光胜担任医疗小组的临时组长,一方面徐光胜主动请缨加入医疗小组,还有一个原因,徐光胜在隔离期间一直都好端端的,到现在都没有发病迹象,根据各方面反馈回来的消息,一般直接接触者都会在24小时内发病,徐光胜已经超过了这一时间,证明他被感染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张扬笑了笑:“本想趁你睡着做点坏事儿,没想到被你抓了个现形。”
张扬道:“你的体温还不稳定,还没有渡过发作期。”
张扬道:“情况怎么样?”
张扬点了点头:“梦媛,等我干爸的情况稳定下来,我马上回来!”
徐光胜道:“医学专家小组也给出了一套治疗方案即对低氧血症者,给予无创通气,帮助呼吸,保持气道通畅;对出现肺泡炎、肺部纤维化的患者,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对合并细菌感染者,有针对性地使用一些抗菌素,减少合并症。”
张扬挂上电话,走向前方那架整装待发的军用直升机,在登机之前,一名军官走过来再次检查了他的所有证件,核准无误之后,才获许登机。
李伟停下吉普车,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那名军人撑起雨伞,为他遮住天空中细密的雨丝,引领着他向后院的方向走去,从这里到达文国权养病的地方要通过三道关卡,每一道关卡都有军人值守,经过的时候,都要例行检查张扬的证件,对这他本人详细比对,确信无误方才予以放行。
张扬上前握住干妈的手,他低声道:“干妈,对不起,我来晚了!”
乔梦媛道:“赶紧去吧,这种病发病很凶猛,万一耽搁了病情后悔就晚了!”
张扬道:“是这样,我现在还在隔离期,我尽量早些过去……”
文国权的新闻过去之后,乔梦媛拿起遥控换了一个台,轻声道:“整天都是R型肺炎的新闻,看得心里听不舒服的。”
乔梦媛微笑道:“不用担心我的问题,下午虽然我又发了烧,可是没有让你帮助我降温,我一样恢复了正常,我能够感觉到,我应该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候,张扬,你去吧,我让你去不仅仅因为文伯伯是你的干爹,他还是咱们国家不可或缺的领导人之一,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将会给国家和人民造成太大的损失。”
张扬道:“有效就好,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效果,张主任好好休息,耐心养病吧。”
张扬向四周看了看,小护士正警惕的看着他。张扬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内,将房门关上,然后走到窗前道:“干妈,有什么事情?”
张扬临行之前又为乔梦媛诊脉后开了药方,正如乔梦媛所说,她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下来,最危险的急性发病期已经渡过。
夏伯达道:“还没有找到对症治疗的方法,京城的情况更严重了,现在全国各地风声鹤唳,老百姓都是谈虎色变。”
乔梦媛错愕的功夫,这厮却大胆的将手探入到被窝里,抓住乔梦媛冰冷的玉足,乔梦媛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想要缩回去的时候,张扬道:“我帮你降温!”
张扬的回答却让乔梦媛气了个够呛:“那就一起呗,我不介意!”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卫生部一名官员说的,说是在蝙蝠的身上发现了这种病毒,按照他的说法,很可能是蝙蝠的排泄物落入了生猪的饲料中,猪吃了被污染的饲料,所以发病,而生猪屠宰后送上人们的餐桌,通过这样的途径传播起来。”
张扬知道杜瓦尔是个实在人,他拍了拍杜瓦尔的手背道:“你安心养病,其他的事情等病好了再说,一定要有信心,我们南锡市政府会派出最顶尖的医学力量来帮助你们。”张大官人的这番话就有些官方的味道了不过这样的话却让杜瓦尔非常的感动:“谢谢你,谢谢南锡市政府,我会记住你们的这份情意!”
乔梦媛芳心一颤,虽然明知张扬所说的是和-图-书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她仍然想听到这句话,她默默体会着这句话带给她的感动,过了好久,方才道:“开玩笑,你照顾我这个病人,哪还有时间去陪你的楚嫣然?”说出这句话,乔梦媛就有些后悔,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句话岂不是将自己的心迹全都暴露了?这让她以后该如何面对张扬?
乔梦媛道:“是不是很惊奇?我小时候学过五年的芭蕾!”
张扬道:“干妈,您别着急,R型肺炎也不是什么治不了的病,我现在正处于隔离期,我先给你一个方子,应该对病情的稳定有帮助,我尽快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如有可能,我马上前往京城。”
乔梦媛双臂平伸,右腿向后,身体和地面平行,以左腿保持全身的平衡,静止约一分钟后,身体缓缓向下,双手撑在地面上,身体垂直于地面,右足指向空中。
张扬听到了乔梦媛的这声叹息,他整晚都不敢入睡,因为担心乔梦媛的病情会有反复,推门走入乔梦媛的房间,听到他的脚步声,乔梦媛旋开了床头灯,朦胧的灯光下,乔梦媛美得如梦似幻,仿佛不属于这个人间。
张扬道:“还好,体温已经开始回落,不过她的体质比起你相对弱一些,恢复速度比你要慢。”
夏伯达一听果然有几分道理,于是笑了起来。
张秋玲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在最需要用人的时候可惜我又病倒了。”
张扬摇了摇头:“没有!”
夏伯达道:“南锡这两年就没断过事儿,政治上、经济上,好不容易稳定了一些,又来了一场疫情,整个平海只有咱们南锡发生了疫情,老天对我们真是不薄。”
张扬这才将文国权生病的事情说了,乔梦媛道:“你去京城吧!”
张扬道:“目前还没有控制住的迹象,国家新闻部门高度重视这件事也是正常的。”
李长宇点燃了一支烟,又将烟盒递给夏伯达,夏伯达摆了摆手,李长宇道:“老夏,你回去休息吧。”
张扬道:“怎么可能?你怀疑我的医术?”
徐光胜担任诊疗组长最好的一点就是,他对张扬的药方毫不犹豫的执行,张大官人没有处方权,他开过的方子,徐光胜要重新誊写一边,再盖上自己的私章。
徐光胜暂时也无法解除隔离,所以还是留在这里发挥他的能量。
落下车窗,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一股浓烈的来苏儿的味道,张扬知道应该到达目的地了。
杜瓦尔道:“如果找不到呢?”
当天晚上,罗慧宁又第二次打来了电话,文国权的情况不容乐观,高烧持续不退,即便是采用了张扬的方子,他的病情仍然不见减轻,罗慧宁明显开始着急了。
张扬回到乔梦媛病房的时候,她正在观看新闻,R型肺炎已经成了近期的新闻焦点国家会进行不同时段的疫情公报,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在攀升之中。张扬给乔梦媛削了一个苹果,他的刀功在削苹果的时候展示的淋漓尽致,电视机中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却是他的干爹国务院副总理文国权代表国务院答记者问,张扬把苹果递给乔梦媛眼睛来到电视机屏幕上。
张扬道:“根据他们的症状,我已经重新调整了药方。”
听到干妈如此激动地声音,张扬难免感到几分歉疚,这次真的不是他不愿意及时赶过去,实在是因为特殊情况。
张扬点了点头,走入隔离病房内,文国权躺在床上,这让张扬第一次有了俯视他的机会,虽然病得很重,可是文国权仍然保持着清醒的意识,他的意志力是极其强大的。
这消息对李长宇来说不疼不痒,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能否找到最有效的治疗药物。
慧宁显然有些乱了方寸:“张扬,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做才好,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快来,赶紧来帮帮我。”
凌晨三点,直升机已经出现在京城上空,整个京城笼罩在蒙蒙春雨之中,直升飞机降落在一个小型的军用机场,早有一辆军用吉普车在那里等待,张扬一上车,就被带上了汽车,开车的是李伟,他和张扬已经是老相识了,另外还有一名军人,李伟示意张扬把证件交给那名军人,常规手续,即使张扬也不能例外。张扬把证件交给他,军人看完,又为张扬检测了体温,这才点点头示意李伟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