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1章 感情这东西

沈静贤道:“许常德官运亨通步步高升,他彻底斩断了和我之间的来往,只是每年都会寄钱给我,他也知道苏媛媛绝不是他的女儿,他寄给我钱,目的是为了他的儿子,我把他寄给我的钱全都存了起来,一次都没有动用过,我注定要活在仇恨里,我的仇恨杀死了张解放,可是折磨得却是我自己,这二十多年来,我没有一天好过过!”
张扬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他心底肯定不好受。”
梁成龙没好气道:“早就劝你喝茅台了。”
张扬笑道:“没想什么,我只是觉着你对苏媛媛好像很关心啊。”张大官人开始旁敲侧击。
张扬和梁成龙认识了这么多年,对这厮是相当的了解,指着梁成龙道:“你就是个纯粹的商人,无利不起早,一门心思的就想赚钱,我说你除了利益这两个字还在意什么?”
杜天野的话打断了张扬的沉思:“在想什么这么出神?”
杜天野道:“我的事儿你少管!”
顾养养道:“好香啊!”
梁成龙笑道:“人生如戏,官场是一个大舞台生旦净末丑,轮番粉墨登场,你在官场中,就得做戏。”
南锡市委市政府在取得抗击R型肺炎的全面胜利之后,在政府礼堂举办了一场表彰大会,受到表彰的首先是在这场对抗疫情战斗中奋战在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以钟林、徐光胜、张秋玲为首的医务工作者全都受到了表彰,市委书记李长宇、市长夏伯达全都出席了这场表彰大会,并亲自为这些英雄们颁发了奖章和奖金。
杜瓦尔作为病人代表上台发言,杜瓦尔表现的相当激动,他站在主席台上,声音颤抖道:“大家好,我是杜瓦尔,我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发言,全都是因为你们,没有你们的无私奉献,没有你们对我的慷慨营救,我可能早就去见上帝了!”
“洋酒我喝不惯,我支持国货!”
张扬笑道:“你生意上的事情我不过问,不过梁成龙的丰裕集团也很有实力,新体育中心、深水港工程他们都有份参与。”
张扬歉然道:“因为中途有点事所以耽搁了!”他将砂锅放在床头柜上。
杜天野听说这件事之后通知了张扬,他让张扬和他一起过去,换成过去,张扬一定不会去,可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和苏媛媛之间的关系,就算杜天野不通知他,他知道了也会去。
苏国泽最近生意做得不错,现在摩托车生意大火,他的专卖店也算得上日进斗金。苏国泽首先向两人表示了感谢,他向张扬道:“张主任,照你看,我妈的情况怎么样?”
张扬道:“我知道,养养,你放心,我不会对他怎样,但是我再也不会把他当成我的朋友,我的亲人!”
张扬道:“你想让我帮忙化解这件事,让警方不再追究?”
张扬道:“我就是觉着苏媛媛挺可怜的,过去被她妈强迫做了这么多不情愿的事情,而且我也看出她对你好像挺有意思的,我琢磨着,你们男未婚女未嫁,那啥……干脆……”
张扬笑道:“母鸡煲,生意特好,我没带东西,干脆连他们的砂锅一起买过来了。”
沈静贤的声音陡然变得尖利:“不错!她是张解放留给我的孽种,她就是你的姐姐!”
沈静贤道:“我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我本以为我就要慢慢死去,死在仇恨里,可是一个意外的电话却让我重新回到噩梦之中,我和许常德的事情并不只有张解放知道,当时厂里有个宣传员叫李同育,他和张解放的关系不错,张解放又一次喝醉了酒,把我和许常德的关系对他说起,我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隔了这么多年还会找到我,可能是张解放阴魂不散,李同育让我叫媛媛做伪证,他要把陈崇山置于死地……”
临走的时候,张扬又打包了一份母鸡煲,给顾养养送过去。
张扬道:“你有没有觉着,那样做对苏媛媛很残忍?”
张扬和杜天野本想离去,可苏国泽盛情挽留两人在他家里吃饭,于是几个人就在他们家巷口的母鸡煲简单吃了点,张扬之前和苏国泽接触的不多,借着这个机会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苏国泽,发现苏国泽的面部轮廓和许常德果然有几分相似,这世上恩恩怨怨实在和*图*书难说,他决定把沈静贤告诉他的这个秘密藏在心底。
杜天野来到苏媛媛面前道:“小苏,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多注意身体。”
杜瓦尔道:“对不起大家,我把R型病毒带给了南锡,给大家的生活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惑,我尤其要向因为这场疾病而死亡的那些市民表示最诚挚的歉意!”杜瓦尔说的很真诚,讲这句话的时候,目光中闪烁着泪光。
沈静贤道:“无所谓,我死后,别人说什么我也听不到,耻笑我辱骂我我都无所谓。”她伸出手抓住张扬的手臂,充满恳请道:“无论怎样,媛媛都是你的姐姐,这孩子心善,国泽我不担心,我最担心的就是她,我担心她以后会受人欺负,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张扬!我知道我没资格求你,但是,我还是厚颜说一句,照顾好你姐姐,不要让别人欺负她,好吗?”
杜天野道:“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啊!”
张大官人早就猜到了这件事,低声道:“你是说,苏媛媛是我姐……”
梁成龙道:“得,你们俩从来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我认输,我认输!”心中想说的却是,你俩压根就是穿一条裤子,这种话无论如何是不能说出来的,要是让乔梦媛听到,只怕这次的工程就黄了。
张扬道:“她告诉我当初是她逼苏媛媛说谎话的,希望你不要怪她。”
乔梦媛微笑道:“杜瓦尔已经做好了初步的设计方案,很前卫的设计,我查过丰裕的资料,过去没有接过类似的工程,而且丰裕现在的摊子铺的太大,可能是因为梁成龙急于把丰裕做大做强,而我需要的是一个更为专心,更为现代化的建筑队伍。
杜天野道:“大家毕竟相识一场,我觉着她挺不容易的。”
顾养养道:“姐夫,我跟警方说子谎话,我说是我自己把自己刺伤的。”
她叹了口气道:“可能老天想让我逃过一劫,他死在了汽车里,而且死亡的地方是在他自己的家门口,谁都没有想到是我下的手。”
胡茵茹道:“我看他太累,所以替他照顾养养,让他去隔壁休息了。”
杜天野道:“我上午还有事,先走了,有事只管给我打电话!”
梁成龙接着又道:“要不,你把乔梦媛叫上吧。”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倒满酒,品了一口,砸了砸嘴巴道:“这酒真不咋地,比茅台难喝多了,一点性价比都没有。”
张扬道:“爸呢?”
张扬道:“没什么大问题,这段时间苏媛媛一直都在照顾她的母亲,现在母亲突然离去,伤心难过是难免的,身心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压力,所以才会晕厥过去,只要好好休息调养一段时间就会没事。”
沈静贤有些疲惫了,她闭上眼睛道:“该告诉你的,我都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张扬拍了拍顾养养的手背,柔声道:“好好养伤,一切都会好转起来!”
来到医院,胡茵茹在病房里陪着顾养养,看到张扬过来,胡茵茹不禁笑道:“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养养不吃饭,一直说你会给她送饭过来。”
张大官人古怪的看了胡茵茹一眼,这话不是在祸害自己吗?难道胡茵茹看出了顾养养对自己的情意?张扬道:“不过现在你的任务是先吃饭,把饭吃了,回头啊,再跟我说话。”
张扬乐道:“就是!”
梁成龙笑道:“都请,都请,这不都是朋友嘛!”
“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杜,你拍拍自己的良心,你对苏媛媛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张扬道:“成,我给你这个面子。”
张扬道:“你真想知道?”
中午他们就在南洋国际见面,梁成龙对于这次的会面很重视,三人吃饭点了一个3888的套餐,张扬对他也毫不手软,直接点了两瓶50年窖藏的贻春佳酿,一瓶一千八百多,梁成龙有些不解:“怎么不喝茅台啊?”
杜天野和张扬敬先了花圈,又来到沈静贤的遗像前三鞠躬,家属答谢的时候,苏媛媛泣不成声,现在已经知道了苏媛媛就是自己的姐姐,张扬看到她哭得如此伤心,心中自然也不好过,他向苏媛媛道:“节哀顺变,有什和-图-书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说一声。”
张扬开着胡茵茹新买的皇冠,前往市委接了杜天野,杜天野不想太多人知道,他这次去吊唁纯属私人性质。
张扬也坐在会场内,他也荣立了二等功,在被表彰的人员之列,不过张扬对这种表彰的兴趣并不大,他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变化,对名誉不再像过去那样热衷,连带着对官场也没有了昔日的那份狂热。
“你问我,我问谁?你知道的沈静贤这个人脾气本来就怪怪的,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对我说这句话,可能是因为她觉着我和你是好朋友,而且她把我当成她的医生,很多病人心里有话宁愿跟医生说也不对自己的家人说。”张扬的解释倒是很有几分道理。
张扬实话实说道:“最关键的问题是她已经丧失了求生的欲望。”
梁成龙慌忙道:“别介啊,我有事想找乔梦媛商量,人多了不好。”
杜天野有些诧异的看了张扬一眼,心说这厮什么时候和苏媛媛成了好朋友了?
事到如今,张扬已经完全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沈静贤的一生无疑是可悲的,她反抗过命运,试图改变过命运,可是她的命运注定只是一个悲剧。
张扬笑道:“什么求不求的,有什么事你只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去办。”
张扬虽然没有亲眼目睹这什事,可是听沈静贤将当年的一件谋杀案详细说出来,手心中也全都是冷汗。
梁成龙道:“哥儿们,中午我请你吃饭,咱俩好久没单独吃饭了。”
沈静贤道:“因为他害怕来找我的事情被别人知道,所以每次都是偷偷的来,我决心杀他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如果事情败露,我就自杀,带着许常德的儿子一起自杀!”沈静贤的性情在历经这么多的挫折之后极其的孤僻怪异,想出这么极端的处理方法并不意外。
其实就算梁成龙不说,乔梦媛也能够猜到他请自己吃饭是什么目的,微笑道:“丰裕集团的实力我当然信得过,可是梦晨数码广场的股东并不仅仅是我一个,所以大家商定要公开扩标,其实以梁总的实力一定可以在竞标中脱颖而出。”
胡茵茹掀开砂锅,顿时室内香气四溢。她找了小碗盛了一碗汤,喂顾养养喝,顾养养喝着鲜美的鸡汤,偷偷看着张扬,心中幸福到了极点。
两人来到苏家,前来吊唁的人并不是很多,毕竟现在R型肺炎在全国范围内肆虐,老百姓尽可能的减少社会活动,再加上沈静贤本来就没多少朋友,来苏家帮忙的大都是苏国泽的一些生意场上的朋友,杜天野和张扬的到来让这些人感到惊奇,多数人都想不到苏家和江城现任市委书记还有这么密切的关系。
张扬道:“不用客气,苏媛媛是我们很好的朋友。”
“姐夫……”
这个春天就在R型病毒肆虐中渡过,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R型肺炎,这场疫情对老百姓的生活造成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随着夏天的临近,气温逐日升高,抗R型肺炎新药开始大批量上市,R型肺炎终于变得不是那么可怕,人们开始摘去脸上厚厚的口罩,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终于恢复了昔日闲庭信步的悠闲风貌,笑容和信心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脸上。
乔梦媛一旁听着,忍不住笑了起来,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她的气色已经基本恢复,优雅高贵的气质中又增添了几分病后初愈的慵懒,让人看在眼里,不由得生出呵护之心。
乔梦媛病好之后返回东江调养了一段时间,这两天刚刚返回南锡,听说梁成龙要请她吃饭,马上就猜到梁成龙出于什么目的,不过她还是笑着接受了邀请,因为提出邀请的是张扬,她当然不会拒绝。
杜天野道:“你今儿是怎么了?怎么感觉你这么怪呢?”
杜天野道:“等忙完这段时间,我抽空找她好好谈谈,开导一下她。”
杜天野道:“你赶紧给我打住,再胡说八道,我可真跟你急!”
张扬道:“还有机会,只要你有信心,身体一定可以好转,你可以弥补过去的一切。”
张扬道:“他到现在都不敢出来见人,养养,我知道你心底善良,可是这并不能成为你对和_图_书他一味宽容的理由,这些年来,明健始终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偏激,自私,懦弱,根本没有承担责任的勇气。”
张扬道:“心病还需心药医,你们兄妹俩有时间多陪她说说话,也许能让她放弃寻死的念头。”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不要把每个人都想得跟你一样。”他有些好奇道:“昨晚沈静贤跟你谈什么?”
张大官人心中暗忖,除了这身皮囊,自己和张解放可以说没有任何的关系,从他目前了解到的张解放,这个亲生老爹人品真是够呛,可是人既然已经死了,也就不必深责了,张大官人对待自己人从来都是宽容的,他又想起了一件事,轻声道:“有件事我想问你,当年你们一起在小石洼村下乡插队,王均瑶和许常德是什么关系?”
杜天野笑道:“我早就知道,不过她为什么不直接对我说,而要通过你来转告我?”杜天野也不是这么好蒙骗的。
张扬默默开着车,心里却在回忆着沈静贤之前告诉他的那些事,苏国泽和苏媛媛兄妹俩大概永远都不会猜想到他们的身世,沈静贤说的没错,她的一生都活在痛苦和折磨中,也许一切都应该就此结束,让她把仇恨带入坟墓之中。
梁成龙苦笑道:“不就是让你帮个小忙,你至于把我寒碜成这个样子?”
张扬马上意识到这厮肯定有目的,眯起眼睛看着梁成龙道:“操,刚说咱俩好久没单独吃饭了,这就要把乔梦媛给捎上,你到底是请我还是请她?”
梁成龙不无得意道:“那是当然,要当爹的人了,还能像你这种毛头小伙子一样?”
张扬道:“不好喝也得喝,一口百多块呢!”
顾养养点了点头。
苏国泽黯然道:“也就是说没希望了?”
梁成龙并没有想错,乔梦媛公开招标的说法只是一个借口,午饭之后,她和张扬一起来到南洋国际的露天花园喝茶,就直接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张扬:“张扬,梦晨数码广场的工程我不打算交给梁成龙来做!”
张扬笑道:“你是害怕这件事会给你哥带来麻烦?”
张扬道:“你有事找她商量别叫着我啊,你又不是不认识她,你自己找她呗!”
张扬道:“你很关心她啊!”
“国泽长大之后,他主动联系了我一次,他想帮国泽安排一份体面的工作,我拒绝了,我不想国泽和他发生任何的联系,他走的时候留下了一笔钱,很大的一笔钱,那时候我就知道,他早晚都会出事……”
梁成龙知道他是故意操蛋,当然也不会跟他计较。几杯酒过后,他就切入了正题。
沈静贤摇了摇头道:“太晚了……我不想改变什么?我也不想继续活在仇恨和自我折磨中。张扬,这些事,我压在心头多年,从没有告诉任何人,现在全都对你说了出来,心里感觉舒服了许多。”
苏国泽点了点头道:“麻烦你了!”
张扬啧啧称奇道:“进步了,你丫真的进步了。”
张扬道:“她的肝肾功能都出了问题,情况不容乐观。”
张扬道:“许常德有个儿子叫许嘉勇,和她又有怎样的关系?”
张扬就在他们身边,伸手在苏媛媛的人中上按了一下,苏媛媛舒了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目,看到杜天野将自己抱在怀中,俏脸不由得一热,挣脱杜天野的怀抱,低头道:“对不起……对不起……”
张扬道:“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
梁成龙乐呵呵朝张扬走了过来:“你怎么也出来了?不是回头还有你的发言吗?”
张扬道:“反正你丫有钱,我又没喝过,逮到机会我得尝尝!”
沈静贤道:“从她生下来那一天起我对她就没有过好脸色,可是这孩子很懂事,从小就孝顺,哪怕……我对她再不好,她都是全心全意的疼我孝顺我。”说起苏媛媛,沈静贤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慈样之色,她黯然道:“或许她的出生,就是为了替那个畜生还债的。”那个畜生自然指的是张扬的老爹。
顾养养道:“姐夫,我想求你一件事儿。”
苏国泽道:“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好不容易我的生意有了些起色,我本来想过段时间带她去四处转转,可是……”
沈静贤道m.hetushu.com:“在小石洼村的时候他们就是恋人,许常德对她一往情深,可是王均瑶的心很大,她不甘心一辈子留在那穷山沟里,后来不知她为什么就走了,没几年听说她偷渡去了国外。至于许常德的那个儿子,我并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知道,许常德的老婆不能生育,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胡茵茹笑道:“放心吧,只要是你说出来的事情,他就算办不到的也一样会去努力办,他最疼的就是你。”胡茵茹这句话充满了暗示的味道,顾养养俏脸有些发烧,难为情的皱了皱可爱的鼻翼。
杜天野第二天一早就得知了沈静贤的死讯,沈静贤死于自杀,昨晚她等到儿女睡着之后,一个人偷偷服用了整瓶的安眠药,等苏国泽兄妹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张扬道:“这就最贵!”
顾养养听她这样说,俏脸不禁有些发红:“我……我只是没有食欲……”
杜天野道:“我关心我的每一个朋友。”他着重强调了朋友这两个字。
杜天野来到车内,叹了口气道:“据说是自杀,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不开?”
张扬道:“应该是这几天熬得太辛苦,苏媛媛,你一定要注意多休息,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也会垮掉。”
张扬道:“这次捐了一百万,挺大方啊!”
顾养养恢复的速度很快,仅仅三天她就能够行动自如了,手术的成功是一方面,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张扬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顾养养甚至悄悄的希望自己不要好得那么快,这样,张扬就能多陪在她身边一段时间了,可张扬毕竟有很多事情要做,不可能永远守在她的身边,顾养养清楚这件事,她也知道,直到现在,张扬都是将她当妹妹看待,并没有任何其他的感情,曾经有一度,顾养养想要模仿姐姐的一切,她甚至想变成姐姐的样子,后来渐渐意识到,无论自己怎样改变,都无法替代姐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顾养养一天天的长大了,她对自己的感情认识的越来越清晰,她知道自己爱上了张扬,她也知道张扬的感情已经有了归宿,她对张扬的这种爱或许永远都不会有结果,可是顾养养仍然无法控制自己,她渴望见到张扬,渴望和他在一起,哪怕看到他的微笑,听到他的声音也好。感情这东西,总是说不清道不明,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
顾养养乖巧的点了点头,将那碗鸡汤喝完,胡茵茹起身去刷碗。
梁成龙道:“我是在为我将要出世的儿子行善积德,金钱这个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和清红的财富加起来,孙子辈都够花了,我们两口子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以后要多做善事。”
张扬点了点头,仇恨是把双刀剑,伤害别人的同时,也会损伤到自己。
梁成龙呵呵笑道:“既然如此,我就踏踏实实的准备计划书,等待竞标开始。”话虽然这么说,可他的表情却难以掩饰内心的失落,他本以为可以通过私人关系将工程拿下,根本不必走过场那么麻烦,乔梦媛委婉的回绝了他,听话听音,什么实力信得过之类的话,梁成龙当然不会相信,他认为乔梦媛对丰裕的兴趣不大。
乔梦媛笑道:“张主任给了你一个腐败他的机会,别人想要都没有,我觉着你应该高兴才对。”
张扬叹了口气,红颜薄命,这沈静贤的命运的确太凄惨了。
梁成龙道:“还有贵的呢,路易十三三千多呢,你怎么不点?”
苏媛媛含泪点了点头。
顾养养道:“姐夫,我知道你们都在怪我哥,可是他真的不是存心的,他看到我受伤很后悔很痛苦。他不想丢下我逃走的,他现在肯定很难受。”
台下传来一阵善意的笑声。
梁成龙赔着笑道:“这不是因为你们俩的关系特好吗?”梁成龙当然不会平白无故的请吃饭,乔梦媛的梦晨数码广场即将招标,梁成龙想承包下这个工程,所以想提前和乔梦媛通个气,他虽然认识乔梦媛,可自问关系到不了张扬和她的那种地步,只要张扬开口帮忙说话,这件事肯定十拿九稳。
张扬确信顾养养的伤情已经稳定,他这才放心的登上了前往南锡的列车,这些天顾明健始终没有出现过,也没有再和图书给张扬打过电话。
沈静贤过了好一阵子才平复下来,气喘吁吁道:“前两天听到李同育的死讯,以后再也没有人威胁我了,我却忽然间感觉到自己这么些年一直都活得糊涂。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能是我要死了,我忽然间醒悟了,我一心想要报复别人,可最终报复的只是我自己,我折磨了自己,折磨了儿女,我甚至都没有好好对待过媛媛……”
沈静贤道:“你说她?”
一场变故可以检验出许许多多的人和事,在这场疫情中,有人成为烈士,有人成为英雄,有人成为众人唾弃的懦夫。
张扬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不要激动。
杜天野点了点头。
李长宇打断了杜瓦尔的发言,他声音凝重道:“这场R型肺炎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杜瓦尔先生把这件事归咎到自己的身上,我要说,这个责任太大,你需要承担,你也承担不起。”
会场内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换成前一阵子,大家是笑不出来的,现在多数人都抱着胜利后的心态,再来回顾这段发生过的事情心情自然轻松了许多,国人健忘,无论再悲惨的事情很快都会褪色变淡。
张大官人犹未解恨的追加了一句:“奸商,你丫就是一个浑身铜臭气的奸商!”骂归骂,可电话还是要打的。
梁成龙道:“乔小姐,你看到没有,这货从来对我都是磨刀霍霍,恨不能把我的血都放出来。”
一句话差点没把梁成龙给噎死:“贵了就好啊?”
沈静贤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她喜欢杜天野,那样做的确太残忍,我毁掉了她的感情,毁掉了她的希望,李同育报复的不仅仅是陈崇山,还有我和我的女儿……”说到这里,她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张扬道:“朋友多了,要不我把袁波、赵天才、程焱东那伙人都叫上?”
张扬道:“我怎么觉着你和苏媛媛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简单?”
沈静贤在死前告诉他这么多的事情,是因为她对苏媛媛放心不下。
张扬道:“好!”
杜天野和张扬从苏家告辞出来,杜天野道:“张扬,她真的没事吗?”看来杜天野对苏媛媛还是有些关心的。
顾养养泪光盈盈道:“可他是我哥哥!”
张扬道:“她的情绪一直都很不稳定,其实就算不发生这件事,她应该也活不过半年。”
张扬有些惊奇的看着他:“哟嗬,你丫的最近好像有点深度了啊!”
苏媛媛道:“谢谢两位的关心,你们去忙吧,我没事!”
杜天野当然不会想到苏媛媛和张扬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姐弟关系,张扬自从知道这件事之后就开始打起了算盘,他想着把杜天野和苏媛媛往一块撮合,如果杜天野能成为自己的姐夫,倒也不错。现在想想可能命中注定杜天野会成为自己的姐夫,先是文玲,然后是苏媛媛,一个是干姐姐,一个是亲姐姐。张扬道:“你觉得苏媛媛怎么样?”
沈静贤道:“我当时就不想活了,可是看到儿子,我又觉着这么死,他太可怜,我的人生已经彻底被我毁掉了,可是我无权毁灭一个孩子的人生,这样的想法让我放弃了死亡,没过多久,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我丈夫死了,许常德和我也已经很久没有来往,这个孩子只能有一个解释……”
听到张扬的承诺,沈静贤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她低声道:“你和张解放不同,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
没等散会,张扬就溜出了会场,连上台发言的机会也主动放弃了,他感觉到自己突然就变得没有激情了,来到政府礼堂的停车场,张扬遇到了同样也是中途溜出来的梁成龙,他获邀参加会议是因为他在这次抗击R型肺炎的过程中和林清红联手捐献了100万元的药物。
苏媛媛看到杜天野关切的目光,心中一时百感交集,她泣声道:“谢谢杜书记关心,我会的……”
张大官人百无聊赖的摇了摇头道:“没劲都是虚的,大家都在做戏,看着烦。”
苏媛媛点了点头,起身想要送杜天野,可是忽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躯软绵绵倒了下去,杜天野距离她最近,一个箭步抢上去,抱住她的娇躯,关切道:“小苏,小苏,你怎么了?”
杜天野道:“你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