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0章 乔书记的算盘

乔振梁和女儿都笑了起来,乔振梁道:“我来南锡是为了参加省运会开幕式,趁机放松一下,可不是跑来工作的。”
张扬走入省委秘书长阎国涛房间之前。先来到无人之处,给秦清打了一个电话,秦清也是听说自己的工作调动不久,真心来说,秦清并不想去东江,可能是因为她在官场呆的时间太久,她对官场上的明争暗斗已经厌倦了,一个人一旦厌倦,就开始丧失了进取的动力,她变得安于现状,不想接受新的挑战,常颂也不想放她走,可是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件事已经基本确定,她的调职已经成为必然。
方知达笑道:“都是一样,我们这批人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机会摆在我们面前了,关键是我们自己能不能够把握得住。”
乔梦媛笑了起来,尤其是看到张扬煞有其事的夸张表情,他怕惹麻烦?才怪,想想自己认识他的这些年,又有什么时候他不去惹麻烦?基本上他到了哪里,麻烦就跟到哪里。
张扬道:“在体制里混了这么久,觉悟多少也会有点提升的。”
李长宇看似漫不经心道:“听说乔书记也点了张扬的名?”
李长宇道:“兄弟城市之间就是要相互支特,良性竞争,英德尔公司最终落户南锡,连我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他说的是事实,态度掌握的很好,因为这件事已经成为两座城市之间的心结,李长宇不想留给别人任何得意忘形的印象。
乔梦媛没说话,脚步却已经跟了上去。
其实张大官人在知道秦清前往担任东江新城区建设指挥部主任之后,他就有了前往那边的打算,让秦清一个人承受这么大的压力,他于心不忍,南锡这边虽然他到了收获政绩的时候,可是他的下一步也就是前往高新区担任负责人,这里的工作对他没有太大的难度,失去了难度也就失去了挑战性,张大官人骨子里是一个喜欢不断挑战自我的人,和南锡相比东江的舞台更大。
平海省第十二届运动会在南锡隆重拉开了帷幕,省委书记乔振梁、国家体委主任杨平选一起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在平海全省范围内现场直播,省运会的几位体育形象大使都在开幕式上做了精彩的表演。
阎国涛笑道:“领导也不能随便下命令啊,要尊重同志们的意见。”
张扬道:“这边我屁股才刚刚捂热。”
方知达接下来的话更证明了这一点:“小张的脾气是不是有些冲啊,我记得上次他还打了廖秘书长。”
南锡的准备工作还是相当充分的,在这次开幕式上,三万多人的体育场座无虚席,现场热烈的气氛也是一浪高过一浪。
乔振梁呵呵笑了起来,他来到沙发上坐下,张扬走过去,趁机帮他揉起了肩膀,面对这位平海的最高领导,张大官人还是放得下架子,该拍马屁的时候还是要拍两下的。
有了这样的感悟,渠圣明对张扬的那点芥蒂自然消失的一干二净,他的脸上也终于有了笑意:“小张,我侄女让我给她弄几张明星签名,回头你帮我办一下。”
张扬听到常颂的召唤,马上走了过去,笑道:“常书记有什么吩咐?”面对常颂他是相当的亲切,事实上常颂也是他事实上的岳父之一,对待长辈要尊重,张大官人是个讲究人。
张扬道:“我说了不算,省里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估计是改变不了的,这也是对你能力的认同,清姐,看来用不了太久你就可以升职了。”
听张扬问起调动的事情,秦清道:“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我正准备等这件事确定了再告诉你,想不到你这么快就知道了。”
张扬道:“功利心重也是有上进心的表现啊。”
张扬道:“你爸让我去东江!”
方知达道:“看到你们的发展,我们真切感受到东江的步伐已经落后了。”
方知达哈哈笑道:“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心中却感觉这厮说话虚得很,自己有什么让他仰慕的?
秦清道:“累了,过去总觉着自己精力充沛,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可是现在整个人变得懈怠了,失去了进取心,害怕新的挑战,这样的状态,我恐怕难以干好工作。”
秦清叹了口气道:“我不想去!”
张扬笑道:“都准备好了,待http://m.hetushu.com会儿有工作人员安排你们合影,我让这帮明星排好队等着跟领导们握手。”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场馆建设的还是很漂亮的,你小子赶了个好时候啊,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来到南锡就捡了个现成的政绩。”
张扬道:“我去南洋国际招待各市的体育工作者了,接到电话就赶过来,路上也需要时间。”
秦清道:“高处不胜寒,我过去盼着升职,可现在反而害怕升职,害怕爬得太高容易缺氧,可能我得了恐高症,官场恐高症。”
阎国涛道:“东江要建设新城区,省里已经确定由秦清同志前往东江负责新城区的组织建设工作,梁书记又提议把你给调过去,他很欣赏你的工作能力啊!准备让你去东江主抓新城区的招商工作。”
阎国涛笑道:“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不过在我个人看来,这样的机遇并不多见,千万不要错过啊!”
这话让李长宇感到有些不舒服,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相信东江的未来发展会越来越好的。”
张扬道:“东江、南锡还不都是平海的一部分,谁先发展一步还不是一样?”
方知达点了点头道:“项目已经通过了,新城区要打造成为行政中心、商业中心和高新科技中心,省里对我们的工作也给予了大力的支特,选派了一批有能力有冲劲的年轻干部给我们调遣。”
李长宇微笑道:“谢谢方市长吉言。”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不清楚,这事儿我还真没听说过。”你他妈会装,我比你还会装,张扬上次在处理湍江水污染的时候,因为按捺不住火气,打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一个大嘴巴子,这件事惹火了省委书记乔振梁,当时就要处理他,后来因为乔梦媛从中斡旋才令他躲过一劫,平海体制内大都知道这件事,身为张扬领导的李长宇又怎么会不知道。
过去秦清和张扬之间传过绯闻,李长宇作为他们的领导看得很清楚,张扬和秦清之间肯定有暧昧,虽然他们隐藏的很好,这件事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其他人所淡忘,可是李长宇相信,一旦他们两人重新走到一起工作,关于他们的绯闻就会尘嚣而上。
乔振梁惬意的闭上了眼睛,低声道:“肩膀的确有些不舒服,来到这里之后,就轮番接见前来的干部,你说他们一个个哪有那么多事情啊。”
乔振梁在参加完开幕式的当天晚上就离开南锡返回东江,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为他送行,虽然乔振梁在南锡逗留期间他几乎全程陪同,可是两人之间并没有任何深层次的交流。乔振梁临走之前给了李长宇一句话的评价:“南锡在你的领导下有所改观,希望你能够继续带领南锡市的领导干部保持良性发展的势头,我对你有信心。”
张扬笑道:“乔书记在劝我别混官场了,我没做错什么事情吧?”
张扬离开的时候,乔梦媛将他送到小楼外,张扬也没有客气,没有开口让她留步,走出小楼,乔梦媛停下脚步道:“我就送到这里了。”
方知达道:“很好,很好,有新意,热闹又不失庄重,你们这些年轻的干部就是敢想敢做啊!”
常颂向他道:“来,认识一下东江方市长!”
常颂朝远处正在陪渠圣明说话的张扬招了招手道:“小张,你过来一趟!”
张扬笑道:“陪我走两步!”
张扬笑道:“别的,有我陪着你呢,你要是真觉着晕,就靠在我怀里,我顶着你。”
张扬哪能听不出老渠是在影射自己,渠圣明气不顺也可以理解,他身为省体委主任,当初抱着和张扬商量的态度,想让他在参赛名单上让让步,却被张扬拒了个灰头土脸,渠圣明毕竟是上级领导,这件事传开后,省体育界内部都当成一个笑话来看,老渠生气也是正常的。
张扬想着梁天正想要把自己弄到东江的事情,一时间不知是不是该借着这个机会问问乔振梁,他犹豫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事情实在太小,乔振梁是省委书记,应该不会关注这件事,然而事实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乔振梁居然主动提起了这件事:“张扬,我听说你要来东江工作了?”
乔振梁笑了笑道:“你自己考虑,工作上的事m•hetushu•com情还是要尽量遵从你的主观意愿。”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强迫张扬的意思,可张扬却明白,这件事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如果不是得到乔振梁的首肯,阎国涛是不会找自己谈话的,他们嘴里说的客气,尊重张扬的主观意愿,可事实上,他们定下来的事情,张扬只有服从的份儿,谁让他是下级呢?
秦清在电话那头俏脸发烧,她意识到自己的改变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在别人的眼中她是个女市长,女强人,可在张扬的身边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张扬呵护她关心她,让秦清从心底感觉到踏实安全,虽然张扬的年龄比她要小,可是秦清就愿意全身心的依赖他,再坚强的女人也有她柔弱的一面,秦清发现女人真的不适合政治,很多时候在梦中,她甚至幻想着自己成为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每天安心的为张扬洗衣做饭,她对张扬越来越眷恋,也越来越渴望拥有自己的家庭,也许她的年龄已经到了应该成家的时候了。可秦清又明白,她和张扬之间的婚姻是不可能的,张扬已经有了他的选择,她爱张扬,正因为如此,她不想张扬难做,宁愿成为一辈子默默躲在张扬背后的女人。秦清道:“你想不想我去?”
张扬道:“方市长对我们的开幕式感觉怎么样?”
一旁省委宣传部长肖元平道:“开始的几场团体操不错,不过那个什么香港歌星的独唱实在不怎么样,我听着好像跑调了!”
乔振梁尝试着坐起来,慢慢走下床,果然神奇的很,张扬出手之后,他的腰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乔振梁做了个原地扭腰的动作笑道:“好了,完全好了,张扬,你可真有本事。”
张扬道:“我怕惹麻烦!”
张扬道:“我一小小的处级干部,工作上的事情还要您亲自跟我谈吗?”
阎国涛和张扬的这次会面直奔主题,阎国涛道:“小张,我找你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工作上的问题。”
张扬苦笑道:“乔书记,这事儿我也是刚刚听说,下午阎秘书长跟我谈的,说梁书记想把我弄过去。”
张扬叫苦不迭道:“乔书记,什么叫捡了个现成的政绩,这新体育中心还不是我求爷爷告奶奶,到处拉赞助才建起来的?您一句话把我的功劳全部都给抹煞了。”
张扬乐呵呵伸出手去和方知达握了握手道:“方市长,您好,我是南锡体委的张扬,仰慕您很久了。”
李长宇和常颂交递了一个眼神,两人现在是同病相怜,都面临着得力手下被东江挖角,他们的心底都不舒服,可是这次的事情东江方面没有提出来,反而是省里帮忙提出,让他们在这次人事调动中相当的被动,可他们也清楚,事情已经成为定局,秦清那边是乔振梁亲自拍板定案的,至于张扬,李长宇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对他的吸引力远不及秦清,这厮十有八九要尾随秦清而去。
张扬道:“乔书记对我们这次的准备情况还满意吗?”
张扬道:“我还真舍不得这边的工作。”
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现场精彩演出的时候,张大官人却没有闲着,他负责在现场协调调度,别看之前做了这么久的努力,今晚才是真正检验他们成绩的时候,他务必要确保今晚没有任何意外发生,顺顺利利的把开幕式举办完成,也只有这样,才算交出一份圆满的成绩单。
张扬并不相信阎国涛的话,正如他刚才所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他的工作问题不可能吸引太多大领导的关注,乔振梁身为省委书记应该不会有时间来关注他的事情。
乔梦媛小声道:“如果你真的不想去,我帮你去跟我爸说,他刚才说过,会尊重你的主观意愿。”
乔振梁笑道:“你急什么?我又没否认你的成绩,你这小子,功利心太重。”
张扬道:“眼看就要收获果实了,现在让我放弃这块土地,心里真是不舍得啊。”
阎国涛道:“东江市委梁书记委托我跟你谈谈,看看你愿不愿意去东江工作。”
方知达道:“最早我们东江也想发展高科技产业,可惜啊,在英德尔公司招商的事情上,我们没有竞争过你们。”
乔振梁呵呵笑道:“都看到省委书记的风光,谁知道和*图*书我的无奈和悲哀啊,想听一句真话都难。”张扬给他按摩这一阵子,让他感觉轻松了许多,乔振梁示意张扬停下歇歇。
主席台上也有人笑不出来,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就是其中一个,虽然他脸上拿捏出喜气洋洋的表情,可是心里并不舒服,他已经知道东江方面要挖走张扬的消息,张扬是他的得力爱将,省运会、高新区,这厮可谓是居功至伟,李长宇已经做好了准备,省运会过后,要把张扬放到高新区,让他把高新区给建设起来,李长宇对高新区寄予厚望,他认为高科技产业才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他要把南锡建设成为平海的高科技产业中心,张扬则是他未来构想中的重要一份子,可现在梁天正直接要把张扬挖走,李长宇的内心中是极度不情愿的,可是他也看清了现状,他留不住张扬,关键在于张扬本人的态度,张扬到现在都没有找他主动谈过,而且岚山市副市长秦清已经确定要前往东江担任新城区建设指挥部主任,新城区区长,别人不清楚张扬和秦清的关系,李长宇却清楚得很。
张扬也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他向阎国涛道:“阎秘书长,我想好好考虑一下。”
渠圣明听到这句话,心里顿时舒坦了许多,张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句话,等于是给自己圆了面子,其实他也不是小心眼的人,现在省运会已经开幕了,当初的报名之争如今都已经成为定局,谁也改变不了什么,他最初担心的是会有城市因为参赛名单的事情抵制省运会,可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渠圣明也是在这次来到南锡之后,才明白了一件事,省运会的重点并不在竞技,而是一场披着竞技马甲的政治秀,他们体委的工作只是搭起舞台,给大家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而已。
张扬道:“当领导的会尊重下级的主观意愿吗?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我的工作按理不会让省委书记操心吧?可阎秘书长下午已经跟我谈过了,你还觉着是梁书记的意思?”
渠圣明看了张扬一眼,意味深长道:“咱们都老咯,观念跟不上,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这些年轻人厉害啊。”
张扬笑了起来,肖元平指的是邹德龙,这帮香港歌星的专业基础肯定不能和内地专业演员相比,一到现场直播就现了原形。张扬道:“虽然有点跑调,可下面的掌声却是最热烈的,现在的年轻观众根本不管他唱得怎么样,只要看到他站到舞台上就拼命鼓掌。”
方知达道:“张扬?我不清楚,好像是梁书记点名的,听说这小伙子在你们南锡干得不错,省运会就是他负责的?对了,上次湍江水污染的事情就是他去我们开发区要说法吧?”
张扬笑道:“阎秘书长您是大领导,有什么事直接下命令就行,不要和我商量。”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不错,没有一丁点的功利心,那就是与世无争了,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又怎么可能干得好工作?可是功利心并不是事业心,功利心太重就会忽略了事业本身,张扬,你以后的路还有很长,一个做大事的人就不能将目光全都盯在功利两个字上。”
李长宇看出来了这位方市长是在装逼,张扬调动的事情省里都知道了,他身为东江市长会不知道?
张扬终于有了和省委书记乔振梁亲密接触的机会,当晚十点钟的时候,乔梦媛一个电话把他召到了政府招待所的一号小楼,原因是乔书记不小心扭了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扬。
张扬道:“我在南锡干了也没多久啊。”
张扬笑道:“骨头没事,放心吧!”他掌心平贴乔振梁的后腰,一股柔和的气息从他的掌心贯入乔振梁的体内。随着张扬的内力贯入,乔振梁感觉腰部顿时轻松了许多,他的表情也随之放松,闭上双目感觉一股灼热的气流渗入他的脊椎,在他的后腰内缓缓游走,这股气流变得越来越热,张扬拿捏了五分钟左右,放开了手掌,笑道:“乔书记,您起来走两步试试。”
方知达道:“李书记来到南锡之后,变化很大啊,新体育中心、深水港、还有即将建起的高新区,南锡的发展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头,值得我们学习。”
张扬开始明白为什么要由省委和图书秘书长阎国涛找自己谈工作上的事情了,梁天正挖自己过去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乔振梁看中了自己,自己在政治上已经被定位为急先锋一样的人物,开疆拓土最适合他去干。
东江市这次前来的是市长方知达,他和李长宇坐在一起微笑道:“李书记,你们的开幕式搞得真的很不错,可以预见这次的省运会必然是成功的。”
肖元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现在的年轻人真不知是怎么了?迷恋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张扬道:“各路领导汇集南锡,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就传出来了。”
张扬笑道:“是不是生理期来了?”
张扬道:“像您这样体察民意的大领导还真不多见。”
张扬道:“我要慎重考虑一下。”
张大官人心里还是有些犹豫的,他当然想和秦清在一起并肩战斗,可是他和秦清离得太近,又怕别人说三道四,过去就有人拿他们之间的关系做文章,张扬不想有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还有梁天正对他的态度很难说,自己在国际工业园水污染的事情上和东江的领导层搞得相当不快,得罪了不少人,他去东江岂不是刚好犯在这帮人手里?可想起秦清落落寡欢的样子,张扬又有些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去面对这新的挑战,秦清的压力岂不是太大了?
秦清啐道:“就会胡说八道,人家刚刚过去的。”
乔梦媛原本对这件事并没有特别留意,官场上调动最寻常不过,张扬去东江在她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可是张扬这么一说,她也觉着事情未必那么简单,父亲没理由过问张扬工作上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省里很重视东江新城的建设,在父亲的眼里张扬恰恰是那个开疆拓土的合适人选,乔梦媛道:“你自己究竟怎样想的?”
乔梦媛道:“张扬,可以考虑一下我爸的提议,你要是愿意开医院,我毫不犹豫的投资。”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天正同志憋了一口气啊,国际工业园全面整改,东江要建设新城区,原本筹划的高新科技园区又被南锡给抢了先,东江是平海各市中的老大哥,最近的风头可被你们都给抢光了。”乔振梁的语气平淡无奇,可是却将其中的重点挑明了,梁天正是要借着东江新城的建设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阎国涛道:“我只是传话,人事调动的事情我不管,就是问问你的意思。”
阎国涛道:“难怪梁书记看中了你,对了,有没有考虑换个工作环境?”
张扬道:“是啊,我下午就过来了,可一看排队等您接见的太多了,我这种级别的肯定要往后站,既然轮不上,我只能走了。”
方知达哈哈大笑起来:“常书记,干部交流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样的调动有利于咱们平海的整体发展,秦清同志可不是我们提出来的,是乔书记亲自点名。”他把乔振梁抬出来,常颂自然就不好说什么了,他也清楚这次的调动已经成为定居,他只是市委书记,无法左右省领导的决定。
坐在另外一边的常颂目光始终盯着场内,可是他也在听李长宇和方知达的对话,听到这里,他忍不住转过脸来:“方市长,这次省里对你们东江太偏袒了,我们的干将全都被你们一网打尽了。”自从得知秦清被调往东江,常颂就有些气不顺。
张扬现在唯一拿不准的就是梁天正的态度,梁天正对他真的是求贤若渴吗?张扬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他虽然有些能量,可是在乔振梁、梁天正这帮政治大佬的眼里还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角色,他的位置,替代者不知要有多少,他们郑重其事的提出来,并要把自己放在哪个位置上,可能不仅仅是看中了自己的能力,幕后的事情张扬还看不清楚,此去东江是好是坏还很难说。
乔梦媛把位置让给他,张扬来到乔振梁的身边坐下,乔振梁苦笑道:“年纪大了,一不小心就把腰给闪了,你帮我治治,不然明天的开幕式都没办法参加了。”
张扬伸手沿着他的脊椎梳理下去,来到乔振梁的腰部,他疼得叫了起来:“哎呦,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张扬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渠圣明哈哈大笑起来。
乔振梁趴在床上,女儿乔梦媛正在给和*图*书他擦药酒,看到张扬过来,乔梦媛起身道:“怎么这么久才过来?我爸腰扭了,疼得很。”
阎国涛微笑道:“年轻人要善于抓住机遇,要积极迎接新的挑战。”
渠圣明嗯了一声:“不错!”
乔振梁道:“这可不是雕虫小技,你要是开医院,我看一定可以赚大钱。”
张扬道:“等我忙完这阵子,过去好好陪陪你,安慰安慰你。”这厮紧接着就说出这句话,顿时充满了暧昧的含义。
李长宇谦虚道:“我可不敢独自居功,我来南锡之前,深水港和新体育中心已经在建了,和历任领导的努力都是分不开的。”虽然徐光然已经倒台,可是李长宇也不能把功劳一个人都给占了,事实摆在那里,深水港和新体育中心都是徐光然在任的政绩,自己只是运气比较好罢了,刚好享受到了这份政治果实。
乔振梁笑道:“东江新城区的事情已经获得了通过,以后东江的行政中心会搬过去,平海省行政中心也会搬到新城区,这也是为了城市更好的发展。”
其实张扬所说的仰慕也是真心话,他仰慕的是方知达的官位,任何级别比他高的他都仰慕,仰慕的只是位置,而不是那个人。
方知达道:“有机会给我介绍认识一下,我对这个年轻人很有兴趣。”
开幕式进行到中途的时候,张扬来到主席台,来到省体委主任渠圣明的身边,自从提出调整参赛人员名单被拒之后,渠圣明和张扬之间的关系就闹得挺僵,这次来到南锡之后,张扬总想找个机会跟他缓和一下,可惜实在太忙,一直都没有时间,来到渠圣明身边,嬉皮笑脸道:“渠主任,感觉我们这开幕式怎么样?”
张扬道:“乔书记才是做大事的人,我跟在您身后,做点小事就行。”
张扬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秦清冷静睿智,是平海年轻厅级干部中的佼佼者,但是东江新城建设这副担子绝对不轻,东江的官场也不容易混,稍不小心就会受到省市两级的制擎,可以想象秦清即将面临的压力。正因为此,张扬应该不会看着秦清去承受这份压力,他会去和秦清分担。
开幕式在五彩缤纷的焰火中结束,领导们兴致勃勃的去和参加开幕式的主要演员和运动员代表握手。开幕式结束之后,包括李长宇在内的南锡市领导班子都松了一口气,他们最为关注的就是这场开局,只要开局顺利进行,下面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平海省这么多的领导济济一堂,大家都看到了一场成功的开幕式,对领导们来说,今天就是检阅成绩单的时候,南锡准备了这么久,其中的曲折和辛苦很少有人能够看到,他们看到的是这场开幕式,是这个省运会的良好开局,多数领导人是不会关注比赛本身的,省运会举办一个多星期,谁也没有心情关注整个赛程,对省委书记乔振梁来说尤其如此,平海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等着他去处理,他能够注意到的是第十二届平海省运会胜利召开,至于奖牌榜如何?这次的比赛能够破几项记录,根本是他不感兴趣的事情。
张扬道:“渠主任,我们年轻人年轻冲动,激情有余,冷静不住,关键的时刻还得让你们这些老领导把关,这次省运会,没有您的英明领导和全力支持,我肯定不会干得这么顺利。”
秦清小声骂了句流氓,听得出她现在的心绪不佳,甚至连和张扬打情骂俏的心情都没有了。张扬本想把梁天正想把自己挖到东江的事情告诉她,可想了想还是没说,秦清表现出的彷徨和迷惑让张扬开始重新考虑工作的问题,过去秦清不是这个样子啊,张扬有些担心秦清,担心他的女人。
张扬道:“为什么?”
李长宇笑道:“我听说东江已经启动新城区建设计划。”
乔梦媛道:“我就快听不下去了,爸,怎么你身边全都是这么说话的?”
乔梦媛道:“是梁书记的意思吧。”乔梦媛也不认为父亲会亲自过问张扬工作上的事情。
阎国涛看出了张扬的犹豫,他笑道:“你好好考虑考虑,几位领导都很看重你的工作能力,其实在调你去东江的问题上,乔书记也是很支持的。”
阎国涛道:“嘴巴越来越甜了,有进步啊!”
张扬道:“阎秘书长,您这是要把我往哪儿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