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1章 抓壮丁

宋怀明道:“乔书记的管理水平很高,在他的领导下,平海一定可以稳定发展。”
李长宇笑了笑,其实张扬这次请文国权过来,搞得他颇为尴尬,省委书记乔振梁来南锡参加省运会期间,并没有提起这件事,乔振梁不可能不知道,李长宇在这件事上还是相当为难的,知道文国权要来经贸会的消息之后,他通过张扬和省里打了一个招呼,目前确定前来的只有省长宋怀明,省委书记乔振梁对此没有任何表示。
常凌峰听他这么说,脸色顿时一变,两道剑眉拧在了一起道:“你再提这件事我跟你翻脸啊。”
宋怀明没说话文国权给他了一个强烈的暗示。这句话即是示好,也是一种提醒。在政治上不可能没有方向,无论你情不情愿,你都会牵涉到某一阵营中去,绝对的中立派是不存在的,宋怀明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乔老一度很赏识他,宋怀明属于新法家的代表,他认为社会发展法制为先,这一点也得到了乔老的认同,可是宋怀明并不古板教条,他在经济发展上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是干部队伍中不多的能够掌握好两者平衡的一个。
常海心道:“你去吗?”其实她已经猜到了答案。
常凌峰道:“我跟你不是知己,知己都是相互理解的,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官场上的事情,还非得抓着我陪绑,这叫知己吗?你这是损人利己。”
张扬道:“我想你一起去!”
文国权笑道:“嫣然这孩子,我很喜欢!”说到远里,他话锋一转道:“中央最近重提制止高干子女经商的问题,有些事还是需要注意一下的。”
“给点意见嘛,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择?”
宋怀明微微一怔,他当然知道这件事,在一九八九年夏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专门提出了几件群众关心的事情,其中包括清理整顿公司,制止高干子女经商,取消对中央首长的食品特供,中央首长一律使用国产车等等。其中有几项的确得以贯彻执行,可是制止高干子女经商这件事并没有得到切实的推行,非但没有,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反而有愈演愈烈的势头。
乔振梁道:“这次来的时间仓促了一些,本想去看看你们的深水港和高新区,可是日程不允许,看来只能等到下次了。”
宋怀明仍然在微笑,可笑容中不免流露出些许的尴尬,自从乔振梁来到平海之后,对权力表现出强烈的占有欲,他和乔振梁在管理的理念上存在着一些不同,乔振梁看重的是政治本身,而宋怀明看重的是政治和经济齐头并进,事实证明,乔振梁果然是个政治斗争的高手,在他和宋怀明的权力争夺中,宋怀明节节败退,至少从目前来看,宋怀明已经处于绝对的下风之中。
张扬道:“也不能这么说啊,我理解你啊,你心里是不是还惦记着章睿融啊?”
文国权看了宋怀明一眼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的话含义更深:“我始终认为,你的步调和我很一致。”
文国权抵达南锡机场的时候,宋怀明的专车已经在那里等候,文国权和前来接待的官员简单的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坐进了宋怀明的专车,不过文国权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让他自己的随身安全人员李伟代替宋怀明的司机开车,这样一来车内就只剩下他们三个。
文国权在平海的逗留时间很短,他来平海一是为了给LT经贸会剪彩,更重要的一个目的还是为了见平海省长宋怀明,在外人的眼里,他们两人之间走得很近,因为张扬和楚嫣然的关系,他们已经成为牢不可破的姻亲联盟。
宋怀明道:“文副总理认为我属于哪一种?”
乔振梁的这句话彻底断了李长宇的念想,事情已经摆明了,调张扬去东江工作就是乔振梁的意思,李长宇明白这次的人事变动已经成为定局,不是他能够改变的。
宋怀明点了点头。
张扬听出常凌峰口中的活动话儿,他己经不再说坚决要走了,改成了放个大假,看来他心中对章睿融还是割舍不下,能否留住常凌峰的关键还在于章睿融。张大官人拍了拍常凌峰的肩膀:“凌峰,说真的,我现在还是有些犹http://www.hetushu.com豫,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我得好好考虑一阵子。”
这件事他首先征求了常凌峰的意见,常凌峰的反应很平淡:“这件事你别问我,反正等到经贸会结束,我就走人,当初你可是答应我的。”
平海的政局也变得越来越明朗,乔振梁来到平海之后,在政治上的改革比经济上更多,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他的风头已经完全压制住了省长宋怀明,素来敢说敢干的省长宋怀明现在也变得低调了许多,甚至比起顾允知在任的时候更加低调。
李长宇总觉着文国权这次的到来并不是那么简单,作为政府副总理,国务院最有实权的人物之一,他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众人的眼球,国内政坛正处于新老交替的时候,文国权很有可能在明年实现政治上的一大跨越,登上他人生的又一个权利高峰。
张扬笑了笑,不再说话,心里却已经打好了算盘,这件事要和秦清沟通一下,由秦清出面把常海心调到东江,这样就显得理所当然,不至于落人口舌,让常海心过去,不仅仅是方便照顾,还可以增进她和秦清之间的交流,关键时刻还能为他和秦清之间的关系做出掩护,这可是一举三得的事情,张大官人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完美。
常凌峰点了点头:“你就是讹上了我,你觉着我好欺负,具体的事情你不想干,你嫌麻烦,所以一股脑都推给了我,有我在,你就能不用过问这些繁琐的小事,把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折腾中去。”
张扬道:“李叔!”
李长宇抬起头,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的诧异,张扬在公开的场合,尤其是在办公地点从不这样称呼他。
李长宇道:“深水港工程顺利进行中,高新区也开始规划建设,英德尔公司已经入驻高新科技园区,我准备将高新区交给张扬同志负责。”李长宇说这句话是有用意的,他是想借此来试探一下乔振梁的态度。
常海心没说话,咬了咬嘴唇。
张扬道:“对不起!”
文国权点了点头道:“科技发展是民族的命脉之所在,想要真正屹立于强国之林,就必须要将我国的科技整体水平提升上去,南锡的做法值得提倡!”
李长宇和身边的一帮南锡市委领导都跟着点头。
夏伯达在一旁听着,心中不由得多出了几分幸灾乐祸的快意,张扬可谓是李长宇工作上的一把快刀,抛开这厮冲动的性情和偏低的政治素养不说,在工作上,的确是个很有能力的年轻人,这种人最适合的就是用来开创局面,乔振梁把张扬调往东江是不是还有其他目的,他并不知道,可有一点能够肯定的是,乔振梁一定看中了张扬的这股子闯劲,东江这两年的发展的确不尽如人意,这座平海省会,平海最大的城市,如今的工农业生产总值在平海已经落到了第三位,这让一向以老大哥自居的东江脸面上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最近一段时间,国际工业园污染事件让东江市政府更是颜而尽失,所以东江市领导层也下决心要大刀阔斧的改革,他们整顿国际工业园区的同时,也在筹备工业转型,只是没想到这件事刚刚开始就遇到了挫折,被南锡方面将最重要的招商对象英德尔公司半路截胡,想和纽约成为友好城市的愿望也落空,南锡凭空落了一个大便宜。
文国权道:“嫣然在美国事业进行的怎样?”
文国权叹了口气道:“现在高干子女经商的事情层出不穷,其实制止这一群体经商,也是我们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市场经济需要一个公平的环境,他们本身就具备着别人所没有的优势,依靠父辈的影响力,他们拥有比普通人多得多人脉,有些事不查则已,一查肯定会查出问题,大问题。”说到这里文国权停顿了一下,轻声道:“振梁同志的一对儿女都在经商,生意做得都很红火吧。”
一声对不起其中包含了太多的意义,李长宇明白,他笑了起来,张扬也笑了,很多话不要说出来,明白就好,李长宇道:“你始终是你,从没有改变过!”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问得张扬愣在那里,不过他马上就http://m.hetushu.com反应了过来,李长宇指的是他调动的事情,张扬咳嗽了一声道:“您最近太忙,我一直都不好意思跟您提这事儿。”
张扬道:“我准备去。”
宋怀明道:“近期南锡取得了不少的成果,成功举办了省运会,这届的LT经贸会准备充分,还和纽约市缔结了友好城市的合约,提高了城市形象。”
省内体育界对这次省运会的组织工作都表示肯定,可是这次比赛的结果很多人认为有违体育公平精神,如果不是报名环节出了问题,以南锡目前的实力至多也就走进入前三,想争夺第一,几乎没有希望。
张扬道:“你过去就是秦市长的秘书,跟她合作了这么久,一直都很愉快,这次她去东江负责新城区建设,你再去她身边工作也很不错啊。”
常凌峰白了他一眼道:“之前咱们的约定你忘了?”
渠圣明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没看出来啊,现在别人都不愿意陪你玩了,只是来走个过场,你小子也不看看,这次省运会到目前为止,全国纪录只破了两项,亚洲纪录、世界纪录更是一样没有,你不觉着寒渗我都觉着难为情。”
张扬嘿嘿的笑,他的这副表情在常凌峰看来说不出的狡诈,常凌峰和张扬相处这么久,也相信这厮不会让自己顺顺当当的走,张扬把自己当成他的师爷了,由他在张扬身边,很多事张扬都能推到他的身上,对常凌峰处理事情的能力,张扬从不怀疑,常凌峰就是他的智囊,张扬道:“我现在是问你我的事情,咱俩不是哥们吗?你认为我应不应该去东江?”
这也让东江和南锡两座城市间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和尴尬,张扬正是截胡事件的始作俑者,梁天正挖角张扬,在一定程度上说应该有报复的意思。夏伯达对梁天正还是很了解的,梁天正的处境并不比自己好到哪里去,原本梁天正是最有希望成为常务副省长的人选,可是焦乃旺的出现让梁天正的希望落空。
张扬道:“你去吗?”
“这就是实力。”
省运会期间,张火官人最忙的事情就是看比赛,从常凌峰办公室出来,他带着常海心直奔田径场,观看田径比赛,当天上午决出的12块金牌,有八块落入了南锡代表团囊中。
李长宇道:“不了解,你做事过于随心所欲,所以摸不清你出牌的规律。”他吐出一团浓浓的烟雾,眯起眼睛道:“文副总理明天上午确定会到吗?”
张扬厚着脸皮道:“此一时彼一时,你看咱俩合作的多愉快啊,离开我,你哪儿去找一位像我这么合适的搭档?再说了,你年纪轻轻的,该不会现在就想告老还乡吧?趁着年轻,多给国家奉献点青春的光和热,好歹也能体现出你的爱国心。”
宋怀明对文国权的这句话并不完全认同,他平静道:“任何的发展不可能始终保持高速度,起点越低,增长的势头越猛,初步阶段发展的速度也就越快,从整个世界上来看也是如此,发展中国家的GDP增速要远远超过那些发达国家。”
张扬咧开嘴笑了起来:“你了解我?”
张扬点了点头道:“九点半抵达南锡机场,十点经贸会剪彩仪式开始,他的预定行程在南锡逗留一个小时,然后前往上海。”
文国权呵呵笑道:“平海和南部沿海的几个省份,经济基础差别不大吧?怀明啊,政治和经济要两手抓啊!”
张扬跟着他和运动员握手,笑得合不拢嘴,等走下颁奖台方才道:“渠主任,看到南锡的体育成绩取得了这么大的进步,你不高兴吗?”
李长宇道:“看来明天我们要早点去机场,做好迎接领导们的准备工作。”
李长宇道:“真是仓促啊!”
张扬道:“目前还没有最终决定。”
乔振梁听到这句话笑了笑道:“张扬?他太年轻了吧,这么重要的项目需要一个更有工作经验的同志负责,再说,他的工作问题省里打算重新安排。”
“得了,你少在这儿拽词儿,赶紧忙活去吧。”
李长宇抽了口烟,接过打火机在手中把玩着,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方才道:“东江的局面要比咱们这边复杂得多。”
文国权点了点头道http://m.hetushu.com:“全好了,感觉最近的身体状况还要胜过过去。”紧接着文国权就切入了正题:“平海的变化很大啊,振梁让平海改观了不少。”
文国权的话到此为止,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对宋怀明的政治悟性他一向都欣赏的很,只要宋怀明认真去想,一定可以明白他今天说这番话的真正含义。
渠圣明对这小子的脸皮只有叹服了,可有一点他无可否认,在这次的省运会中,南锡市代表团取得了相当优异的成绩,不管水分有多大,人家金牌数量在那儿摆着呢。
张扬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吧,省里下了命令,上命难违啊!”
“我知道!”
常凌峰道:“经贸会过后,我会给自己放个大假,你的身边不缺帮手,没必要总是抓我的壮丁!”
宋怀明认为乔老是自己的恩师,但是并不认为自己属于乔老的阵营,他有自己的政治理念,他有自己的信仰,他认为只有坚持自我才能够保证自我价值的最大实现。然而女儿楚嫣然和张扬的恋情却让他和文国权联系在了一起,于是在很多人的眼中,他从乔老的阵营又倒向了副总理文国权的阵营,宋怀明却知道自己不是,他承认自己在治国的理念上和文国权有着太多的共同点,但是这并不能说他的步伐和文国权保持一致,只能说,他和文国权在某一段路上保持一致。
张大官人满不在乎道:“有啥难为情的?重在参与嘛!”这厮才管不了这么多,只要他如愿以偿的夺得金牌榜奖牌榜第一,别人说什么都不在乎。事实上,到现在赛程过半,南锡取得的胜势已经基本上无可动摇了。
“你清楚?”
常海心俏脸一热,她撅起樱唇道:“我跟着你去算什么事儿?再说了,上头又没让我过去。”
常海心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方才小声道:“我对目前的工作,很满意。”
常凌峰道:“张扬,你心里有什么打算,我清楚。”
虽然夏伯达很不情愿充当看客的角色,可事实摆在眼前,并不是他能够改变的。
张扬道:“冲冠一怒为红颜,你说咱俩这么深厚的友情,一提她名字你就跟我急,还不是因为你在乎?我答应你,只要你跟我一起过去,我就想办法把章睿融给调到东江来。”张扬这个人绝对是有心计的,他知道常凌峰的弱点所在,常凌峰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可是他仍然放不下和章睿融的那段情,常凌峰直到现在都不清楚章睿融为什么会离开自己?他不知道章睿融是国安特工,很多决定都是身不由己。
文国权望着车窗外,车队从南锡新体育中心正门前驶过,在中心的外面仍然飘扬着许多的旌旗和彩带,上面的标语清晰可见……热烈庆祝平海省第十二届运动会胜利闭幕。
说来奇怪,李长宇和张扬之间一直都没有就调动一事进行过谈话,直到省运会结束,张扬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向他汇报省运会顺利闭幕以及LT经贸会准备情况的时候,李长宇方才道:“决定了吗?”
李长宇道:“宋省长今晚过来吗?”
文国权道:“任何时代,任何社会,政治斗争无法避免究其原因,是因为人对本性的坚持,任何人都会有自以为是的时候,在认为自己正确的同时,就会忽略别人的看法,即使你的看法再正确,再可行,他也未必会去采纳,想要证明自己并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就必须要通过政治途径,斗争就随之而产生了。”文国权从广义上谈论政治斗争,其实他所针对的是平海的问题,他看出乔振梁的强势完全压制住了宋怀明,让他的政治抱负无法得到施展,文国权对乔振梁很了解,乔振梁是个政治高手,但是他在经济上的修为并不如政治手腕那么厉害。
文国权道:“我们这些国家干部必须要保持与时俱进,步子迈得太快就是激进派,如果过于谨小慎微就是保守派,把步伐掌握的恰到好处的确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宋怀明道:“发展的势头良好,这次的经贸会,代表着南锡市高新区工程全面启动,他们发展的目标相当明确,南锡工业的发展方向是现代化高科技产业,这一行业的发展潜力是巨大的,经贸会和*图*书的前期准备工作做得很好,不少国际知名企业都会前来参加这次的盛会。”
文国权道:“虎父无犬子,乔老在位之时就看重政治,这一点在振梁的身上体现无遗。”
张扬道:“不能,隔几天我不折腾点事儿,心里憋得慌。”
李长宇又道:“你的工作调动牵动了省里的注意,按理不会如此,领导们的很多想法,咱们现在是看不出来的,等你明白过来,可能已经身在局中。”
宋怀明考虑过女儿经商的事情,不过楚嫣然的情况很特殊,作为玛格丽特的合法继承人,她前往美国继承了这笔巨额财富,而且为了便于对贝宁公司的经营和管理,如今嫣然已经入了美籍,无论是女儿进入商界之前还是之后,宋怀明没有给她任何特殊的照顾,其实就算他想给女儿帮助,她也不会接受,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最近才有所缓和。宋怀明道:“文总理,我会谨慎对待这件事。”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你不是那种人,你沉不住气,看来你直到现在都不了解自己。”
张扬笑道:“风水轮流转,省运会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如果每次都是我们南锡拿第一,那么还有什么意思?这种比赛,就是大家找个机会乐呵乐呵,只要达到促进团结的目的就行了。其实我们对金牌名次啥的并不看重。”此一时彼一时,这厮现在说出的话都不一样了。
宋怀明道:“她事业上的事情我从不过问,贝宁财团这么大,交给她一个女孩子扛,我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些担心,不过现在看来还好,可能她继承了我岳母那边的经商天赋,老人家经常夸她是个经商天才呢。”
张大官人这两天已经有些心不在焉了,毕竟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留在南锡的日子不多了,仔细考虑之后,东江他必须要去,一来秦清去了那里,他要帮助秦清分担压力,还有一个原因,他本身在南锡呆的有些厌倦了,他是个喜欢刺激喜欢挑战的人,现在的南锡已经满足不了他。
渠圣明道:“等下届省运会的时候,希望你们还能保持这个成绩。”
张扬看出李长宇正在思考问题,所以没有打扰他,在一旁静静等待他说话。
宋怀明知道文国权有话要单独对自己说,他笑了笑道:“文总理,看起来气色不错,身体应该恢复得很好。”
李长宇笑了笑道:“不算忙,有什么话,说!”
文国权道:“南锡变化很大。”
文国权笑道:“友好城市的事情我倒是听说了,听说是张扬从东江手里硬抢回来的,不知是不是真的?”
渠圣明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啊,可真是一个人才!”
听到李长宇对自己推心置腹的说话,张扬的内心中一阵感动,李长宇对他是真真正正的关心,他们之间长期以来已经建立了亦师亦友的感情,李长宇是他政治上的启蒙导师,张扬认同李长宇的这句话,从一开始他就感觉到有些奇怪,自己一个小小处级干部的调动居然牵动了这么多省领导的注意,这件事本身就很不寻常,官场上最不缺乏的就是阴谋家,一切的行为准则都要以政治利益为标准,正因为如此,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多变,不可捉摸。张扬道:“我是个简单的人,很多事情懒得去费脑子,别人转一圈还是两圈,我喜欢呆在原地不动。”
张扬的苦心经营果然没有白费,南锡市体育代表团在比赛开始之后就表现出了一骑绝尘的架势,在金牌榜和奖牌榜上全都呈现出绝对领先的势头,这得益于南锡对体育方面的大力投入,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其他城市参加这次比赛的并不是最高水平的运动员。
渠圣明道:“金牌归金牌,其中的含金量到底有多少,大家心里都有数。”
宋怀明道:“近期平海的发展还算稳定。”
李长宇道:“乔书记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做好南锡的领导工作,争取带领南锡在经济上跃升一个新的台阶。”决心是一定要表达的,可是又不能说得太多,否则就会显得空泛。李长宇当领导这么多年,对如何说话,如何把握分寸都很清楚。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来就是为了向你汇报这件事,他临时改变了计划,明天上午九点左右和*图*书抵达南锡机场,迎接文副总理一行。”
和省体委主任渠圣明一起颁奖的时候,渠圣明看到这厮一脸得意的笑,忍不住低声道:“你这下满意了?”
宋怀明听出了文国权这句话的含义,难道他是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乔鹏举和乔梦媛都在经商,乔梦媛一直从事实业,而乔鹏举从事的却是金融投资,文国权所说的不查则已,一查肯定会查出问题,是不是在给他某种暗示?宋怀明没有马上说话,他开始感觉到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文国权难道发现了乔家的弱点,他要主动制造事端?每当风云变幻之前总是会有前兆的。
常凌峰道:“我不是你,我永远也成不了你,你问问你自己,你能够安安分分的在南锡当高新区的领导人吗?”
这句话等于是对李长宇这段时间工作的肯定,李长宇很激动,市长夏伯达也在场,他听着乔振梁的这番话,心里却不是滋味,乔振梁和他几乎没怎么说过话,甚至没正眼看过他,在乔振梁眼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陪衬罢了,在南锡唱主角的是人家李长宇,哀莫过大于心死,夏伯达对自己的仕途之路已经彻底绝望了,他本以为自己退休之前还有机会独当一面,可现在李长宇已经成为他无法逾越的高山,省委书记乔振梁显然并不欣赏他的能力,所以夏伯达的仕途已经走到了尽头。
常凌峰笑了笑,从张扬刚才的那番话中,他已经知道张扬这次必去东江无疑。他低声道:“省运会还没闭幕,接下来还有LT经贸会,我看你还是不要忙着考虑工作调动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既然走一步就要把眼前的这一步走好,你说对不对?”
常友峰道:“我都说过了你别问我。”
田径场上颁奖之后,张扬马不停蹄的又赶往体育馆观看篮球比赛,两边离的很近,他和常海心一起走着过去了,这两天他们工作都比较忙,一直没有单独交流的机会,常海心小声道:“我听说上头要调你去东江工作?”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心底透着一种失落,张扬要是去了东江,她留在南锡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他的回答早就在李长宇的预料之中,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李长宇仍然感到有些失落,他抿起嘴唇,从桌上拿起烟盒,张扬眼疾手快,走过去,抢先拿起打火机,给李长宇点上,这打火机还是当年张扬送给他的。
渠圣明道:“你不觉着这次你们提升的幅度有点过大了?目前决出的金牌中,你们占了将近一半。”
夏伯达心底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希望,他盼望着平海的政作不要这样平静下去,闹出点事来最好,闹得越大越好。夏伯达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是不道德的,可是他仍然管不住自己要这样想,对政治现状的失望已经让他的心理出现了偏差,他希望一场政治风暴搅乱平海稳定依旧的局面,他希望看到别人兵不血刃的政治斗争。
文国权微笑道:“经济增长的速度呢?和自己比,你们超过了往年,可是和南部沿海省份相比,你们的发展速度已经开始滞后,过去平海的经济发展始终居于全国前列。”
张扬笑道:“在总成绩方面可能不如上一届,但是这也证明了一点啊,整个平海的体育竞技水平普遍下滑,而我们南锡稳中有升,此消彼长,所以我们才能够在这次省运会中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张扬哈哈笑道:“要不怎么说咱俩是知己呢。”
张扬却清楚内情,他能够看出常凌峰始终没有对章睿融忘情,而章睿融也对他余情未了,常凌峰是他的朋友,他有必要帮忙撮合一下,张扬甚至想到为了常凌峰,他可以主动去见一次章碧君,说动她成全常凌峰和章睿融的感情。
张扬道:“能来就很不容易!”
乔振梁道:“平海的发展离不开大家的共同努力,南锡在企业改革方面已经走在了平海的前列,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做得更好,能够在平海占有越来越重要的经济地位。”
张扬点了点头道:“凌峰啊,你说的话正是我想要说的,知我者常凌峰也。”
常凌峰道:“东江比南锡大多了,那边有的是你折腾的地儿,既然上头给了你机会,你又那么喜欢折腾,你就去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