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72章 前景未明

我国要在激烈的国际科技竞争中赢得主动,就必须把促进科技进步和创新作为推动整个科技事业发展的关键环节,通过重点领域的突破,带动国家整个科技竞争力的显著跃升。要大力加强基础研究和高技术研究,推进关键技术创新和系统集成,实现技术跨越式发展……我很欣慰的看到,南锡市领导对高科技产业的重视,这充分证明你们敏锐的眼光和把握时代脉搏的能力,我深信在你们这批有责任心,有创造力的干部的带动下,南锡会迎来一个更为灿烂更为辉煌的明天!”
张大官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我就说了你一句不懂生活,怎么就不诚实了呢?
贾斯汀道:“一个男人可以喜欢很多女人,但是只能爱一个。张扬,你没机会了!”他站起身,举步走向舞台的正中,向钢琴师耳语了几句,示意钢琴师让开,他坐在琴凳上,对着麦克风微笑道:“此情可待,谢谢!”
贾斯汀向乔梦媛看了一眼道:“上次你骗我说梦媛是你的女朋友,根本没有这回事儿,你都有未婚妻了!”
张扬这才明白这件事和乔梦媛无关,他嘿嘿笑了一声道:“是啊!”
宋怀明微笑道:“这把刀虽然锋利,可是未必每个人都可以用好。”
乔梦媛明显觉察到张扬有了情绪,心中不觉有些好笑,她轻声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不,我给你伴奏,你随便唱首歌也行!”
文国权道:“人类发展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不久即将进入二十一世纪,我们所有人都已经认识到,在国际竞争中科学技术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资源,是引领未来发展的主导力量。实现现代化,关键是科学技术现代化。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是推进科技进步和创新、加速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加强科技同经济社会发展结合的根本途径。要自觉适应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科技事业发展的要求,进一步深化宏观管理体制改革,完善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要求的政府管理科技事业的体制机制;改革科技管理体制,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加快建立现代科研院所制度,进一步密切科技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结合。
张扬道:“经贸会的事情还不知忙到什么时候,再说是不是去东江工作我还在考虑……”
贾斯汀和乔梦媛相谈甚欢,张大官人远远就看到了他们,心里暗叫这次是引狼入室,招商把一色狼给招来了,其实贾斯汀无论长相还是举止都称得上绅士,今晚也不是他和乔梦媛单独在场,一旁还有英德尔公司海外拓展部经理莎拉。
宋怀明笑了笑道:“大概是!”话没有说完,其中的意味留给文国权自己去体会,梁天正是文国权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宋怀明之所以专门提出这件事,是因为在他看来梁天正没有任用张扬的理由,可以说张扬之前带给东江的是一系列的损失,不但在湍江水污染事件上穷追猛打,而且抢走了东江辛苦请来的英德尔公司,让东江成为纽约友好城市的愿望也完全落空。身为东江市委书记的梁天正心里肯定不会舒服,他趁着东江建设新城区的机会,挖角张扬,其用心可能相当的复杂,宋怀明当然希望梁天正只是单纯的出于对张扬的欣赏,可他又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张扬在南锡发展的不错,李长宇对他相当的倚重,而且已经准备将南锡高新区的领导职位交给张扬,梁天正在这种时候把张扬挖来,肯定带有一定找回平衡的含义。
整个过程中张扬都没有接近文国权的机会,直到文国权准备上车离去的时候,他才把目光投向人群中的张扬,不过文国权这次没有把张扬叫到身边说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他此次的行程非常的匆忙,参加完经贸会的剪彩仪式之后,马上就要赶赴上海参加在那里举办的一个国际经济论坛,人在官场,想要随心所欲的支配对间都很难。即使拥和图书有了文国权这样的身份和地位也是一样。
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李长宇的话被中途打断。
张大官人心里这个酸啊,大爷的,当着我的面就开始打情骂俏了,咱不带这样的,梦媛,你故意刺激我是不是啊?
莎拉抱着张扬,呱唧就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于是张大官人的脸上多出了一个极其华丽的唇印。
张扬道:“我说贾斯汀,我的事儿你怎么这么清楚?”
张大官人还想推掉这件事,南锡的几位市领导又过来拜访了,张扬只能作罢,起身向宋怀明告辞之后离开了他的房间。
莎拉往张扬的身边凑了凑!“你有未婚妻了啊?”
提起这件事宋怀明也不禁笑了起来:“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就和萨德门托成了好朋友?现在那个萨德门托正在竞选下一届的纽约州州长,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希望还很大。”
宋怀明笑道:“你想留在南锡?”
张扬道:“宋叔叔,我这心里还是没底,不知道为了什么?在官场中呆的时间越久,我就变得越来越谨小慎微,不像当初做事那样毫无顾忌了,您说我是不是混官场混出毛病来了?”
乔梦媛在琴键上敲击下最后一个音符,张扬也刚好做完最后一个动作。
张扬笑着拍了拍贾斯汀的手背道:“贾斯汀先生,欢迎你再次来我们南锡做客。”
张扬挨着乔梦媛坐下,贾斯汀道:“喝点什么?”
张扬道:“勇敢我是够勇敢,可我总觉着这次的事情有些邪乎,听说是东江市梁书记亲自点我的将,您知道的,我这段时间没少挖他的墙角,釜底抽薪的事儿也没少干,我要是去了东江,就在他领导下工作,万一他一不高兴给我小鞋穿,我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贾斯汀想起上次的事情,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让服务生拿来一瓶旧年的芝华士:“我喝不惯那种东西,还是喝纯正的芝华士更有味道。”
张大官人一听要去上学就头疼,都怪自己说话掌握不好尺度,这下好了,未来岳父大人真的很关心自己,为了他的更好发展居然要让他去党校充电。
宋怀明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能只顾着埋头做事,要不断的学习,不断地充实自己,只有这样你的眼界才能够获得提升,你从乡镇一路走上来,其中的挫折一定不少,要善于总结发生的一切,自己因何而成功,又因何而失败,不停的总结不停的积累,日后这些就是你的政治经验,就是你受用不尽的政治财富。”
张扬道:“宋叔叔,您说到了点子上,回头想想这些年,我几乎都是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的做,压根就没有功夫总结,事情做了不少,可脑子里仍然浑浑噩噩的。”张大官人这是谦虚。
宋怀明微笑道:“你总是说一套做一套,你要是能够学会谨小慎微,也不会惹出这么多的事端,不过你也不用有什么顾忌,一定要记住,你去东江不是去做官的是去做事的,只要记住这样一条原则,行得正坐得直,到哪儿都敢硬起腰杆说话。”
贾斯汀听说张扬要去打拳,摇了摇头,表情上充满了不屑,他向莎拉道:“真是大煞风景啊,这样浪漫的氛围下居然要表演中国功夫。”
宋怀明道:“纽约州商贸代表团是东江市政府出面请进来的,东江方面很想通过这次机会和纽约市建立友好城市,引进高科技产业,英德尔公司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可是没想到让张扬钻了空子。”
张大官人在下面听着,对身边的常凌峰道:“这话有些反客为主的意思。”
这首曲子流行甚广,连张大官人都听说了无数遍,他虽然对贾斯汀充满了敌意,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贾斯汀不但人长得帅气,弹唱也是一流,张扬望向乔梦媛,却发现乔梦媛并没有看着自己,她的目光入神的看着舞台,倾听着贾斯汀的演唱。张扬忽然感到一种危机感,这个出色的美国佬该不会把乔梦媛的芳心给偷走吧?hetushu.com
前往东江的事情,张扬必须要先和宋怀明商量,宋怀明不仅仅是他的领导还是他的未来岳父。
出于这样的考虑,张大官人在未来岳父面前撒了谎,他拿捏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宋叔叔,阎秘书长亲自找我谈话,我真是不明白,我一个处级干部的工作调动值得省里这么关注吗?”张扬大部分说的都是实话,掺杂在其中的假话都是他内心的真正想法,所以他的话听起来还是颇有可信度的。
张大官人听到宋怀明这句话,心中不免又有些忐忑起来,假如宋怀明真的相信自己的话,利用他的影响力把自己留在南锡,那么秦清岂不是要孤零零一个人前往东江打拼?看来装逼也不能装的太过,过犹不及这个道理干万不能忘。
夏伯达站在李长宇的身后,看到他的表情心中颇为不屑,惺惺作态,奴颜婢膝!夏伯达在心底给了李长宇八个字的评价,其实这也怪不得李长宇,大家都是这个样子,不热情点,怎么能体现对领导的尊敬?夏伯达其实是嫉妒,因为他没机会第一个冲上去和文国权握手。
张扬叹了口气道:“宋叔叔,你也看到了,我好不容易才在南锡做出了一点成绩,省运会圆满举办,IT经贸会也进行顺利,等这次经贸会结束之后,市里本来已经准备让我去担任高新区的领导工作,可省里这么一来,我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张扬道:“要不这样吧,你会弹《飘香》吗?我打一套太极拳给你们看!”
张扬紧接着去了海天大酒店,来参加这次经贸会的不少企业家代表都入住在这里,其中就包括那位英德尔公司的副总裁贾斯汀。
文国权笑了笑,他和宋怀明小声说了句什么,然后走上主席台的位置,伸出双手做了一个微微下压的动作,等到掌声平息之后,微笑道:“各位南锡的父老乡亲你们好,各位不远万里而来的中外企业家和商界精英们你们好!大家今天齐聚南锡,首先请允许我对你们表示最热烈的欢迎和最诚挚的问候!”
贾斯汀道:“她知道我们在南锡的投资计划,所以提到了你,我才知道原来她是你的未婚妻,张先生,按照你们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做人要厚道啊!”
张大官人被他当场揭穿,脸上的表情不免有些尴尬,他看了看乔梦媛,以为是乔梦媛出卖了自己,乔梦媛没说话,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酒杯上。
乔梦媛看到张扬尴尬的表情,心中不禁想笑,只怕张扬这辈子还没让女人这么骚扰过。莎拉主动挽着张扬的臂膀向贾斯汀和乔梦媛这边走来,她笑着向贾斯汀介绍道:“贾斯汀,这就是我在南锡认识的好朋友,张扬,他是我认识的最英俊,最性感,最绅士的东方男子。”
张大官人进门的时候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贾斯汀身上,加上酒吧内灯光昏暗,他没注意莎拉,这厮满脑子都是自己把狼给招来了,正在懊悔中呢,冷不防听到一个热切的声音:“张扬,再次见到你我真是太开心了!”
更让宋怀明感到费解的是乔振梁的态度,乔振梁在这件事上表现出对梁天正的大力支持,区区一个处级干部的任用何至于惊动他这位平海的掌舵人?宋怀明开始感觉到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可是一时间他也看不清乔振梁的下一步棋究竟想怎么走?乔振梁太喜欢玩弄政治,所以宋怀明不得不多揣摩一下他的动机。
悠扬的乐曲声响起,贾斯汀低沉而沙哑的歌声唱起了那首脍炙人口的英文歌曲。
宋怀明留意到他提出了剧总理傅宪梁的名字,到了文国权这种境界,几乎说出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多余的,后年的两会之上就会产生新的一届政府总理,文国权无疑是其中呼声最高的,近两年傅宪梁的声誉日隆,他的优势在于比文国权更加年轻,而且在几次外交事务的处理上他都解决的相当漂亮。更重要的是,据说傅宪梁的身后有一和_图_书批老同志力顶,其中就包括已经离开领导第一线的乔老。
贾斯汀很绅士的笑道:“我和张先生早就打过交道了!”他和张扬握了握手,张大官人一个阴险的念头稍纵即逝,他本想给点力,给贾斯汀这个美国小白脸一点苦头吃的,可当着中外两位美女的面,咱也不能表现的太过小气。
张扬道:“我什么也不会!”
还好宋怀明没有要帮助他留在南锡的意思,宋怀明道:“其实东江建设新城区对你是个好机会,年轻人就应该勇敢的去迎接挑战。”
贾斯汀自从来到南锡之后,大部分注意力就放在了乔梦媛的身上,张大官人来到海天旁边的黑杰克酒吧,这里正在为远道而来的客人们奉献着一场爵士音乐会。
张扬道:“明白了,听您这么一说,我心里舒坦多了。”
宋怀明补充道:“梁天正点了张扬的名,要把张扬调到东江新城区工作。”
宋怀明道:“这样刚好,你去党校学习一阵子,就当是度假,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你未来应该往何处去。”
张大官人唇角露出一丝微笑,手掌挥出,内力猛然一吐,一股掌风隔空挥了过去,贾斯汀只觉着迎面倏然刮来一阵阴风,他没有防备,这掌风之中暗藏了张扬的阴煞修罗掌奇寒之力,贾斯汀被冷风刺激的阿嚏!阿嚏!连打了两个喷嚏。这下贾斯汀知道张扬的厉害了,一双眼睛流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他实在想不透,距离这么遥远,张扬是怎么把这股冷风给送来的。
既然决定要在政治这条道路走下去,就必须做好不断接受挑战的心理准备。宋怀明如此,文国权依然,所处的位置越高,所面临的风浪越大。
宋怀明哈哈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道:“你以为梁天正的境界就这么低?他会和你一个年轻人一般见识?你是挖了东江的不少墙脚,可挖墙脚的事情不止你自己会干,天正同志不就把你挖到东江去了?刚才李长宇还跟我不停抱怨来着,说东江方面把他的得力爱将给挖走了。”
“那你会什么?”
李长宇用激动的声音宣步道:“今天是南锡市96金秋经贸会暨南锡市第一届IT高新科技节开幕的日子,国务院文副总理亲自来到南锡,为我们的科技节开幕剪彩!现在我们欢迎……”
张大官人被这美国鬼子教训的一愣一愣的,憋得他半天没说出话来,谁让他理亏来着。
掌声再度响起。
关于文国权和傅宪梁之间的竞争,官场中已经传出了许多的版本,宋怀明也听说了不少,在他看来文国权的优势更大一些,可是这件事的真正决定权还是掌握在中央领导层的手中。即使在文国权的面前,宋怀明也不想做太多的评论。
一曲弹完,乔梦媛第一个鼓掌,莎拉也跟着鼓掌叫好,张大官人象征性的鼓了两下,贾斯汀回到他们身边,举起酒杯向乔梦媛道:“献给你!”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一声:“我至于那么小心眼吗?”
宋怀明道:“东江新城区的规划已经获得了批准,经过我们的讨论,准备让岚山市副市长秦清前来东江负责新城区的建设指挥工作。”
文国权道:“最近真的很累,从R型肺炎到国企改革,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我几乎忙得透不过气来,还好有宪梁同志帮我分担。”
文国权道:“看来美国人也讲究关系学!”
乔梦媛微笑着点了点头,在家里父亲每天都会打一套太极拳,她对《飘香》这首曲子很熟悉。
文国权的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座椅中间的扶手:“天正也看中了张扬的能力?”
贾斯汀笑道:“在美国我们公司和月宁集团刚刚签定了一份合作计划,我认识了贝宁集团的执行总裁楚嫣然小姐,她是你的未婚妻吧?”
张扬道:“你们美国人太不懂得生活。”
张扬这心里啊,酸甜苦辣咸,什么滋味都有了,连莎拉都感觉到这货的情绪不对头:“你嫉妒了?”
文国权对秦清并不陌生,当初秦清在中央党校和图书参加培训班的时候,他曾经见到她和张扬一起,张扬为文玲疗伤的时候,秦清也在场,文国权对秦清的印象是这个年轻的女干部秀外慧中,但是她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不清不楚,文国权对于年轻人感情上的事情很少去过问,他低声道:“东江目前的城市格局的确不能适应未来的发展,扩大城区面积也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宋怀明满意的笑了起来。
乔梦媛的俏脸倏然红了起来,这厮居然借着这个机会向自己表达爱慕之意,她何其聪颖,当然知道张扬对莎拉的那种喜欢绝不同于对自己,她轻声道:“张扬,你这人啊,感情就是这么泛滥。”
人类对美好东西的认识都是一样的,即使在场的多数都是外行,可美好的东西总是能够吸引大家的眼球,轻而易举的打动人们的心灵,张扬这一路太极拳打得刚柔并济,美不胜收,看得所有人都不禁屏住了呼吸,乔梦媛用钢琴弹奏出的那曲《飘香》也充满了东方韵律之美,和张大官人的拳法配合的恰到好处,两人目光相遇,乔梦媛梨涡浅笑,心中对张扬的情意展露无遗,张大官人心里这个舒坦啊,不无得意的向贾斯汀看了一眼,心说你丫看清楚没?这才叫感情互动。
乔梦媛嫣然一笑,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
宋怀明的表情风波不惊,轻声道:“你不想去?”
最让张大官人受不了的是,贾斯汀弹唱的时候还不时把灼热的眼神望向乔梦媛,寻求互动。
常凌峰笑道:“那可是你干爹啊,你想拆他的台?”
金发碧眼的莎拉突然就出现在张扬的面前,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热情洋溢的拥抱,张大官人被她身上强烈刺激的香水味儿弄得差点窒息过去,人家既然投之以桃,作为东道主和礼仪之邦,咱得报之以李,于是张大官人很热情的回应了她一个拥抱。
莎拉笑道:“可能他除了功夫以外什么都不会。”
莎拉一连串的赞誉,让张大官人情不自禁的把腰杆给挺直了,干穿万穿马屁不穿,他不知道这位美国大妞是不是在存心拍自己的马屁,不过听起来真是如同三伏天吃了冰激凌,这身体从里到外的爽啊,每一个毛孔都透着舒服。
贾斯汀却摇了摇头道:“不是做客,这次我要在南锡呆很长一段时间,要亲自监督把这边的生产基地建立起来。”他做了个邀请张扬坐下的动作,向乔梦媛微笑道:“以后我和你见面的机会就多了!”
酒吧内在场的人也都是议论纷纷,多数人都感到好奇,这位体委主任真是够出洋相的,在酒吧里表演太极拳,亏他想得出来。
宋怀明道:“经贸会的事情忙完之后,你抽时间先去充充电,下个月省党校会有一个学习班,我也受邀前往讲课,这样,我和党校方面打个招呼,你也去学习一下。”
乔梦媛看到他尴尬的表情,有些忍俊不禁,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
李长宇介绍南锡领导班子成员的时候,文国权微笑着把手伸向夏伯达,夏伯达刚才心底的那些想法儿顷刻间被他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双手握住文副总理的大手,激动地说道:“欢迎文总理来到南锡,我是南锡市长夏伯达。”这厮现在手里没镜子,如果拿镜子自己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他就会明白奴颜婢膝真正的意义。
张扬道:“不会!”
文国权道:“用不好只会伤了自己。”
张扬道:“我也挺喜欢你的。”他又看了看乔梦媛道:“我也挺喜欢你!”
在宋怀明的面前,张扬要经过一番斟酌才知道怎样去应对,张扬意识到自己不能表现出太多的主动性,不能让宋怀明感觉到自己过于想去东江,否则他就会怀疑自己前往东江的动机。张扬和秦清的那段绯闻虽然过去了很久,可是他相信宋怀明不会一无所知。
汽车来到IT经贸会的主会场,一时间锣鼓齐鸣,两只金狮在道路旁舞动,车队依次来到会场前,市委书记李长宇带着一帮南锡市委领导班子和*图*书成员快步来到车前迎接,其实刚才在机场已经迎接过一次,但是礼多人不怪,下级对上级永远都是这个道理。
文国权在上面讲,张大官人在下面也没有闲着,他认为文国权的这番讲话并没有太多出彩的地方,属于格式性讲话,可领导讲话的魅力就在于,无论他说得有趣还是无趣,用心还是漫不经心,总是不乏观众,不乏喝彩者,从文国权站上主席台的那一刻,所有人就已经做好了鼓掌的准备,像张扬这种还能冷静分析文国权讲话内容的人不多,这就是领导人人格魅力的体现。文国权在为经贸会剪彩之后,紧接着在现场接见了前来南锡参加这次盛会的中外企业家代表,并和他们亲切握手并合影留念。
贾斯汀向张扬举起酒杯,又摇了摇头,意思是你这太极拳也不咋地。
文国权在英国遭遇恐怖事件,R型肺炎肆虐的时候,深入第一线,并不幸患病,他给人的印象是做事果断,作风强硬,可文国权和前者相比,在亲民方面做得略有不足。傅宪梁即使在当选副总理之后表现的也一直低调,这和文国权的风格全然不同,但是近期他开始频频出现在公众的眼前,在国务院的工作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因为他的出身,他和中央一大批老干部的关系都相当融洽,这也是文国权的弱势所在。
文国权当然明白宋怀明说这番话的目的,他笑道:“张扬这小子的确有些歪才,只要摸准了他的性情,用好了就是一把好刀,天正懂得反思自己,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很好。”
贾斯汀道:“你们中国人太不诚实!”
张大官人也会弹琴,可惜那是七弦琴,张大官人也会唱歌,可唱不过这美国佬,张大官人也算是事业有成,可比起贾斯汀,他的事业似乎还差上不少,张大官人长得也不差,可现在这时代变了,黑眼睛黑头发好像不如金发碧眼吃香,综合比较之后,张扬发现自己对贾斯汀并没有任何的优势,最关键的一点是,贾斯汀是自由身,他已经有了未婚妻。贾斯汀是一心一意,他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乔梦媛笑靥如花道:“我们会有很多合作的机会。”
文国权一下车,李长宇就满面笑容的过去握手欢迎,口中热情洋溢道:“欢迎文总理来南锡指导工作!”
乔梦媛白皙细嫩的指尖触及琴键,行云流水般的曲子随之流淌出来。
张扬道:“有啊。”
这种场合张扬是没机会和文国权握手的,尽管文国权是他干爹,引路也轮不上他,有市委书记李长宇呢。文国权迈着四方步和宋怀明一起走上了主席台。
张扬一举一动宛如行云流水,风生水起,动作无懈可击,正所谓意趣环生味无穷,恰似杨柳摆春风,练到柔和优美处,行云流水一般同。
一个具有明显风格,作风果断的领导人,容易树敌,文国权始终认为,他在政治上的敌人要比盟友多得多。随着换届的临近,文国权感到越来越大的压力,他不得不正视这位竞争对手。
贾斯汀意味深长道:“希望你给我的机会越多越好。”
莎拉道:“你也去唱一首吧!”
莎拉满怀失落道:“我挺喜欢你的。”美国大妞就是直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能把自己对张扬的爱慕之情吐露出来。
文国权道:“反正也没跑到别的省份去,只要落户平海选择东江和南锡又有什么分别?”
“二锅头无红牛呗!”
可当张大官人第一个起手式开始,所有人都被他的动作所吸引,张扬本身对武学的理解极其精深,虽然他在大隋朝的那会儿并不会太极拳,可是他的悟性和基础注定他一旦开始修习,短期内就已经达到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地步。
酒吧内顿时被潮水般的掌声所淹没,张扬很优雅的从钢琴上的花瓶内抽出那支玫瑰花,当众献给了乔梦媛,贾斯汀颇为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说刚才我也看到了,怎么我就没想到呢?看来在讨好女孩子方面自己还是不如这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