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3章 要官

刘宝全道:“我不是说他不合适,我是觉着和其他两位同志比起来,他太年轻,做事不够稳重,而且我们这个班子刚刚组建,究竟谁更有能到能力,需要通过一段时间去发现,选他未必能够服众……”
丽芙道:“所以你找到我!”
张扬道:“他去北海散心了,我没提工作的事情。”
丽芙道:“嗬,你还够贪心的!”
张扬道:“清楚,我本想找章碧君谈谈呢,可现在我都不是你们的人了,去找她害怕招惹麻烦。”
袁波当然不会介意这和小事,看到张扬开来的那辆悍马车,袁波很有兴趣,跟着张扬追问这辆车的来历,张扬把来历说了,告诉袁波这两天他就把车还回去。
秦清笑道:“不了,这才不到十点,我们还要去其他地方看看,你们不用陪着,忙自己的工作去吧。”
张扬道:“我觉着应该让镇党委书记黄世人进入咱们的建设指挥部。”
黄世人点点头。
梁天正道:“好好干吧!”
张大官人心说,还真有人不知死活,光天化日之下找起自己的麻烦了,他转过身去,后面十多个人追了过来,他们的手都放在怀里,显然都操着家伙的,为首的一人剩着锅盖头,长得极其健壮,却是混迹在鼓楼广场一代的混混大奔,这货看到张扬顿时就愣了,刚才他和鲨鱼头一起吃饭来着,鲨鱼头告诉他打断自己手的人就在外面,所以大奔信誓旦旦的要帮他出气,招呼了一帮兄弟抄家伙追了出来,他没看到张扬的正脸,如果知道打断鲨鱼头手腕的就是张扬,打死他也不敢帮鲨鱼头出头。
梁天正还能听不出来,这厮是故意用这些顶头上司来压他。
梁天正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张扬抢先道:“梁书记找我谈话呢,他对我太信任,给我压了这么多的担子,我害怕我做不好。”
张扬道:“是啊!是啊!梁书记特别看重我,让我担任新城区社会事业局局长,这么重要的位置,我真有些担心自己无法胜任。”
张扬道:“趁着现在工作还没开展起来,我还是申请回南锡吧,就算让乔书记骂一顿也无所谓。”
张扬道:“我打算把过去跟我的几个都弄过来,周山虎来给你开车,梁东平做宣传工作是把好手,至于高廉明那小子,他自己主动要跟过来当法律顾问,他老子是省厅厅长,把他绑在这条船上只有好处。”
张扬知道他不敢承认,指了指地上的钢管道:“收起来,让人看到还以为你是黑社会分子呢。”
这世上存在着很多巧合的事情,梁天正和张扬坐在院子里谈心的时候,省委书记乔振梁和妻子孟传美一起从外面回来,他们并没有乘车,其实这些高官都住在一个省委大院里,遇到也实属正常,张扬眼尖,率先看到了乔振梁,他赶紧站起来打招呼。
乔振梁笑道:“是啊,我们刚从外面买了点东西,你们怎么在一起?”
张扬笑道:“知道,不过我喝酒基本上都是为了工作,远的不说,就说那批青龙镇的干部,要是不喝酒,根本没办法和他们交流。”他说的也是实话,尤其是基层工作,必须要在酒桌上进行。
按理说张扬担任社会事业局局长也不算辱没他,毕竟只是一个正处级干部,当初梁天正交代也只是让他负责招商工作,并没有点名让张扬出任管委会副主任,方知达不知道梁天正为什么突然又过问这件事,而且表现的很不高兴,认为方知达没有领会他的精神,让他在领导面前失了面子,方知达隐约意识到在任用张扬的问题上,可能省里已经出面过问,这也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处级官员的任用,至于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吗?
李颖这才知道来大干部了,想不到眼前的两位大美女都是高官,在她的眼里张扬已经是了不得的大官,更不用说秦清这种副厅级的大干部。她有些紧张道:“我去通知黄书记。”
大奔脸色都变了,双手展开,将后面的几个兄弟给拦住了,这样一来,怀里的钢管没揣住,当嗷一声落在了地上。
张大官人毫不谦虚道:“梁书记,我的能力到底怎么样已经多次证明了,您刚刚还说认同我的能力,如果您要是不认同,也不会花费这么大的力气把我挖到东江来。”
张扬点了点头,那边李颖已经道:“我们黄书记说了,这里的整修工作是我们镇无偿提供的,表示我们对建设新城区的支持www.hetushu.com。”
张扬问了问正在养护道路的工人,得知现在路面已经可以走人,但是不能行车,他们三人向学校的方向走去,有十多个农民正在道路两旁种树,树木都是刚刚从别处移来的,虽然都不是什么珍贵树种,但是都有些年头了,大门也已经重新换过,已经刷好了银色的金属漆,空气里弥散着新鲜的油漆味道,外面的围墙坍塌的地方也已经修补好,几名农民正在给院墙粉上涂料。
虽然秦清和张扬都很希望常凌峰来东江帮忙,可常凌峰依然继续享受他的假期,对于他们的邀请始终没有任何回应。张扬不得不联系了丽芙,他让丽芙务必要帮自己一个小忙,想办法把章睿融调到东江。
黄世人激动道:“应该的,应该的,支持新城区的工作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拉倒吧,你去哄三岁的小女孩还差不多,对我少来这套。”
秦清道:“一旦咱们的建设开始,就面临人手严重不足的状况,市里给派了不少人,可通过这几天的了解,我发现多数人都不合适。”
几个人聊着呢,一旁走过一个人,那人看到张扬,不由得愣了愣,随即双目中喷出难以抑制的怒火,张扬认得这位,鲨鱼头杨劲松前两天拿钢珠枪打自己的那个,如果不是祁山低头认错,请出栾胜文和梁成龙当和事老,张扬一定把这厮送进局子里。
梁天正没想到这厮当着乔振梁的面就敢这么说,真要是把苦水全都倒出来,自己的脸上肯定不好看,梁天正也是老奸巨猾之辈,马上笑道:“乔书记,他嫌我给他加的担子太重,我其实也没给他多少担子,就让他担任新城区管委会副主任,兼任社会事业局局长,这他都要倒苦水,您评评理,他这是不是知难而退啊?”
秦清笑了笑:“那怎么行?镇里负担,就是青龙镇的老百姓负担,一笔是一笔,每一笔钱都要有明确的出处。”她能够理解当地官员的心理,他们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在领导面前做出表现。
大奔嘿嘿笑着,没说话,眼睁睁看着张扬和秦清她们上了那辆悍马,张扬开车驶过大奔身边的时候,落下车窗道:“以后再让我看到你聚众闹事,我就让人把你给逮起来!”
张扬旧事重提道:“我想把青龙镇的几名干部吸收进来,以顾问的形式。”
秦清笑了起来:“高廉明要是知道你打得算盘,准保要被你气死。”
鲨鱼头杨劲松迎上来,埋怨道:“你们怎么不动手啊?不是说要揍他帮一顿帮我出气吗?”
方知达道:“小刘啊,要善于发现别人身上的长处,工作刚刚开始,一定不要产生抵触心理,保持一个团结友好的工作环境是相当重要的。”
方知达道:“梁书记觉着合适!”
刘宝全在察言观色方面的修为还有所欠缺,进入方知达的办公室之后,他并没有意识到市长大人现在的心情不好,刘宝全道:“方市长,我觉着让张扬担任管委会副主任并不合适。管委会一共设有三个局,无论是罗安定同志还是唐自立同志都比他更适合担任这个位置,过去市里不是说要通过考察之后,从中选拔副主任的人选,可突然就决定了,这样做可能会挫伤其他同志的积极性,对刚刚才展开的工作影响很大。”
张扬道:“我对她没什么念想,可对你不一样,整天一闭眼睛就想起你,有句歌怎么唱来着,叫爱如潮水!”
秦清当然不会相信他说的话,轻声道:“吃完饭赶紧走吧,别惹麻烦!”
张扬看到鲨鱼头那副样子不由得笑了起来,他没理会这厮,鲨鱼头杨劲松瞪了他一眼之后,也没多做停留,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完整无缺的时候都打不过张扬,更何况现在手腕还骨折了。
张扬哭笑不得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发誓,你们组织里面,唯一能让我产生邪念的就是你,对你我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鲨鱼头手腕被张扬给砸断了,这会儿还吊在脖子上呢,祁山兄弟俩低头认错,他们碍于面子当然不会向外声张,张扬也没把这件事看得多重要,过去就过去了,张大官人不是那和到处显摆的人,所以鲨鱼头对于这件事不了了之的细节并不太清楚,他虽然亲眼见证了张扬的强悍,可心里郁闷恼火,他是抱着为祁峰帮忙的目的过去的,结果被张扬痛揍了一顿,和_图_书还把他新买的凯迪拉克给砸了,当然修车没让他花一分钱,全都是祁山埋单,可这件事很少人知道,鲨鱼头觉着自己吃亏最大,到现在还打着石膏呢。
黄世人道:“张局,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一周之内,我把水库周围不符合标准的饭店全都清理干净。”
秦清道:“很好,新城区建设必须依靠这些当地干部的帮助,他们对这里最为熟悉,他们比我们更清楚和老百姓沟通的办法。”
张扬道:“我实话实说,惦记她的不是我,而是另有人在,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成人之美。”他把常凌峰和章睿融两情相悦又不得不分开的事情说了,丽芙听完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方才问道:“你不清楚组织内部对感情方面是有严格规定的吗?”
常海心记下了。
刘宝全是方知达的老部下,和他的关系一向很好,这次让他出任新城区管委会主任,方知达明显是在提携他,他也能够理解刘宝全此时的心情,现在的刘宝全如同针芒在身坐卧不宁,毫无疑问这根针芒就是张扬。
张扬笑道:“傅长征是肯定要过来的,他跟了我这么多年,我的工作习惯他都很熟悉,没他在我身边料理杂事儿我也不习惯。”
黄世人很激动的笑道:“秦书记好!我是青龙镇镇党委书记黄世人。”面对女领导,黄世人没有冒失的把手伸出去。
方知达道:“好好干吧,最重要的是干出成绩!只有成绩才能证明自身的能力!”
秦清和常海心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大奔赶紧把地上的钢管拾起来。
袁波听她这样说,也没有和他们客气,交代厨房弄了几个特色菜,张扬他们就在二楼大厅吃饭。
张扬微笑道:“李主任,这位是我们新城区党工委秦书记,这位是办公室常主任。”
大奔赔着笑:“我们就是朋友玩儿呢,不会做坏事!”
袁波道:“这么着吧,你帮我约余川,给我个合适的价钱这辆车我买了。”
常海心道:“很多都是通过关系塞进来的,一点实际工作经验都没有,就想混进来吃皇粮。”
等张扬开车走远了,大奔才郁闷无比的回到酒店包间内。
仍然笑眯眯道:“后悔什么?”
张扬乐呵呵看着梁天正,梁天正也笑眯眯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这小子啊,真是个滑头。”
他们在李颖的陪同下转了一圈,秦清向常海心道:“回头先给综合管理局的罗局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看看,一周内把需要的办公用品全部到位,我们尽量争取这个月底前搬进来办公。
张扬道:“你和章睿融关系不错吧,只要想想办法,试探一下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她真的对常凌峰有感情,咱们不妨做个好人,促成人家的一桩美满姻缘。”
张扬道:“我们刚才看到,青龙潭水库周边有几家饭店,所有的排污都是往青龙潭里面,对这里的水质造成了很大的污染,这些饭店必须要关掉!”其实他那天在老龙潭饭庄吃晚饭就惦记着这件事了,张大官人最关注的就是环保,看不得别人破坏环境。
大奔装糊涂道:“谁?我不认识啊!”
方知达此时的脸色并不好看,因为张扬的任命问题,刚刚市委书记梁天正对他好一通埋怨,梁天正的意思很明显,张扬是乔书记点名的人选,自己把新城区的事情交给了方知达,而方知达处理的并不妥当,现在张扬的任用问题让省领导不爽,给领导们造成了他们东江方面不愿执行领导意图的印象。
梁天正心中暗骂,臭小子,拿乔振梁来压我,事实上如果不是乔振梁流露出要让张扬过来的意思,他梁天正才不把这个祸害给弄来,表面上是他要引进人才,其实是乔振梁的意思,梁天正在这次新城区的干部任用上并不满意,可省里的意思他也不能违抗,他将新城区组建干部班子的事情交给了市长方知达,基本上没有过问,梁天正当然明白张扬是在虚张声势,不过他知道张扬如果不来东江,就会负责南锡高新区,虽然南锡在城市级别上和东江无法相比,可现在把他放在新城区社会事业局明摆着对他的重视不够,无论是乔振梁还是宋怀明知道这件事之后,未必会高兴,他们甚至会认为自己有打击报复张扬之嫌。可自己的确向方知达提过,要让张扬负责新城区的招商工作,看来方知达并没有很好地贯彻执行自己www.hetushu.com的意图。梁天正本来觉着也无所谓,这小子锋芒毕露,也应该先挫一挫他的锐气。
常海心趁着他们聊天的时候,一个人去前面的草地里采摘野菊花,平时在都市里生活惯了,来到野外,心情格外轻松。
中午他们回到东江市内吃饭,刚好望江楼的老板袁波也回来了,他邀请张扬来望江楼吃饭,张扬这次去望江楼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前一阵子,他党校的同学聚会,邵安康过来闹事,结果上演了一出全武行,把望江楼的桌子都给掀了,搞得现场一片狼藉,给望江楼造成了一些损失。
他们并没有在现场逗留太久的时间,离开小学,秦清向张扬道:“不错!”
刘宝全顿时僵在那里,方知达一句梁书记合适就让他说了这么多等于白说,东江梁天正说了算,他指定张扬当管委会副主任,即便是市长方知达也不好说什么,更何况他这个管委会主任。
梁天正呵呵笑着,心中却暗骂这小子脸皮够厚。
这么明显的事情,秦清和常海心都看出来了,秦清道:“刚才过去的那人和你有仇?”
乔振梁哈哈大笑起来:“年轻人多压点担子是好事,天正,你真是慧眼识才啊!”
黄世人向张扬看了一眼,掩饰不住对他的感激之情,这对黄世人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莫大的荣誉,更是一个向上攀升的机会,张扬果然够意思,黄世人激动万分道:“秦书记,我愿意,我愿意为新城区的建设倾尽所有的力量。”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那啥,老邢没事吧?”最近以来他都没有和那邢朝晖联系过,邢朝晖也没主动找过他。
张扬道:“这小子就是个闲极无聊的主儿,除了我还真没人愿意收留他。”
秦清点了点头,向常海心道:“小常,以后指挥部的重要会议要记得通知世人同志过来参加。”秦清虽然是女人,可是她的行事风格干脆利索,从不拖泥带水,吸收黄世人进入指挥部领导层,并不仅仅是因为张扬的推荐,而是他们在新城区建设的过程中,需要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干部来出谋划策。
张扬道:“大奔啊!你刚叫我啥?”
袁波解释道:“我想买了放在南锡,遇到重要宾客,可以作为礼宾车。”酒店门口摆这么一辆悍马的确能够帮忙提升一下档次。
张扬道:“谁让你来的?那个鲨鱼头?”
乔振梁的脸上露出一丝讳莫如深的笑意:“张扬,难得梁书记这么信任你,你这么年轻,多干点事情累不到你,好好干吧!”
张扬看到是这货,不由得笑了起来。
张扬知道袁波的性情不是太喜欢招摇,怎么这次居然动了买悍马的意思?
大奔吓得嘴唇都哆嗦了,他挤出一丝笑容道:“张……张……张哥,怎么是您啊!”他比张扬年龄可大多了,不过这年头可不是谁年龄大谁是老大,要讲权势地位,抛开这些要看谁拳头更硬,大奔还算有自知之明,他哪方面也比不上人家,喊声哥不亏,其实他心底差点没叫爷。
袁波本想安排他们去包间吃饭,秦清嫌麻烦,她发现常海心在身边的最大好处就是,现在她们两人和张扬一起出来吃饭,不用害怕别人说闲话了,她和张扬之间的地下情是需要打掩护的,其实常海心掩护秦清的同时也是在掩护她自己,她总觉着秦清对她和张扬的事情清清楚楚,只是谁也不主动戳破这层纸罢了。
丽芙考虑了一下道:“好吧,如果事情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我可以想想办法。”
袁波陪他们喝了一杯酒,马上就忙着去招呼别人,张扬自己弄了瓶清江特供自斟自饮,秦清和常海心都不喝酒,她们严格遵守单位的规章制度,秦清道:“张扬,以后中午尽量别在人前喝酒,你现在是管委会副主任,要以身作则。”
张扬向他招了招手,黄世人来到他身边,满脸堆笑道:“张局长,有什么吩咐?”
张大官人永远都是一个得了便宜卖乖的主儿,心说你梁天正转风向转得真快,早干嘛去了?现在舍得给我一官半职了,他苦着脸道:“乔书记,不是我知难而退啊,梁书记还让我主管新城区的招商工作,真当我是三头六臂啊,搞得现在我这个管委会副主任比正主任刘宝全同志还要忙!”
秦清笑道:“你是不是收了人家的好处,所以拼命帮他说好话!”
张扬道:“这不是因为你是我未婚妻吗?一日夫妻百日恩,这个忙你和_图_书得帮我。”
张扬皱了皱眉头,也就是说让自己出任社会事业局局长是方知达的意思了?这货该不是因为他那两个外甥的事情报复自己吧?
梁天正虽然是东江市委书记,可在乔振梁面前仍然是下级,出于尊敬他也站了起来,笑道:“乔书记,这么巧啊!”
梁天正听到这厮这么说,丫的根本是贪心不足蛇吞象,连招商工作也惦记上了,梁天正呵呵笑道:“能者多劳嘛!”乔振梁看到妻子已经先回去了,显然没有了听他们继续絮叨下去的兴致,微笑道:“你们好好交流,天正,你做得对,就是不能让这小子偷懒,使劲往他身上加担子,响鼓需用重槌擂,对他不能心慈手软。”
远处一辆桑塔纳飞速驶了过来,在堤坝下停下,青龙镇书记黄世人急匆匆从车内平来,在他身后还跟着镇长周通源党政办公室主任朱俊峰,黄世人一眼就看到了堤坝上的张扬,他一路小跑赶了过来,来到张扬他们面前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咧开嘴笑道:“张局长!你们来了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
丽芙道:“这些事和你无关,你别问!”
“怎么帮?”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大奔道:“你叫我呢?”
张扬笑道:“他胆儿不小啊,你帮我跟他说,我不想再看到他!”
秦清道:“人家毕竟是拿过美国律师牌照的高材生!”
张扬突然就成为管委会副主任的事情让所有人震惊不已,其中感到震动最大的是刘宝全,刘宝全想不通,为什么市里会突然提升张扬当管委会副主任?他认为一定是党工委书记秦清在背后做了工作,刘宝全为此专门去拜见了市长方知达,刘宝全和方知达很熟,其实让张扬担任社会事业局局长最初是方知达的决定。
方知达心里也极其不爽,梁天正把新城区组建干部队伍的事情交给了他,让张扬出任社会事业局局长是他的主意,虽然他没有过问两个外甥和张扬之间的事情,可是并不代表着他不知道,张扬是个刺头他知道,只不过他没想到,张扬来到东江第一个招惹的就是自己,抛开这件事的道理不问,打狗还需看主人,张扬在事发后咄咄逼人,压根没有考虑到他这个东江市长的面子,这让方知达很是生气,他在表面上虽然没有流露出什么,可犯到他手上的事情,当然要做些文章,这也是他把张扬放到社会事业局的真正原因。
张扬载着秦清和常海心来到了青龙潭小学,一周没来,这里的变化让张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条四车道的水泥路直接铺到了大堤旁的乡镇公路上,道路正在进行养护,上面铺着草垫,张扬把悍马车远远停好,秦清和常海心下了车,望着那条道路秦清道:“效率蛮高啊!”
他说完就往家的方向去了。
张扬道:“如果方便的话,干脆你和她一起调过来。”
在青龙镇其他干部的眼中,黄世人这次是跳龙门了,新城区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机会,谁都知道随着新城区建设的开始,青龙镇近四分之一的土地都会被征用,这就意味着其中蕴藏着巨大的机会,谁能把握住这个机会,谁就可以一步登天,当然大家都清楚最有希望的人是黄世人,事实证明果然是这样,而他的机会是从结识张扬开始的,黄世人也很会做事,短短的一周内就将青龙潭小学改造一新,不用问,从今天开始,他将会表现的更为卖力。
张扬笑了起来,低声将前两天巧遇梁天正的事情说了,秦清听完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指着张扬道:“你呀,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只怕梁书记通过这件事要恨得牙痒痒了。”
梁天正道:“你觉着我们东江市领导对你的重视不够?没有对你委以重任?”
秦清道:“据我说知梁书记并没有过问新城区干部任用的事情,都是方市长负责。”
方知达道:“你觉着张扬不合适?”
跟在大奔身后气势汹汹过来准备追打张扬的那帮小混混都愣了,搞了半天是自己人,所以藏在怀里的棍棒、砍刀啥的都没拿出来,也幸亏他们没拿出来,不然这帮人不但得挨揍,搞不好还都要被张扬送到局子里去。
秦清道:“你不认识他,人家那样看你?一副苦大仇深,刻骨铭心的样子?”
张扬笑道:“不用,我们今天就是经过这里随便看看,马上还要去其他地方。”
梁天正笑容中透着尴尬,对张扬他真有些无奈了,他笑和图书道:“是啊,我也这么想,我把张扬挖到东江,就是想榨干他所有的能量。”
张扬道:“梁书记,您刚说的话我可都听到了。”
两人聊了几句之后挂上了电话。
秦清没说话,步行走上青龙潭水库的堤坝,望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水库,迎面秋风送爽,感觉到心旷神怡。想起在不久的将来,这片土地上将会涌现出一片现代化的城市建筑,一座平海省的政治经济中心,秦清的内心中也不由得感到一阵激动,未来几年她的事业都将在这里展开。
乡镇干部表达感谢的方式也比较直接,缺乏创意,黄世人道:“秦书记,张局长,中午在这儿吃饭吧。”
张扬道:“不会,他大人有大量,怎么会跟我一般见识。”
刘宝全明白这件事已经成为定局,并不是他能改变的,有些垂头丧气道“方市长,我明白了。”
张扬笑了笑,一定是李颖把他们过来的消息通知了镇里,张扬将秦清介绍给他。
张扬点了点头,他们吃晚饭离开了望江楼,还没走到车前,就听到后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一人扯着嗓子叫道:“小子,你丫给我站住!”
李颖介绍道:“张局,你离开青龙镇的第二天我们就开始联系施工了,因为前两天下雨,所以耽误了工期,估计还要三天才能把这里完全整理好。”
秦清当即就表态道:“世人同志,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新城区指挥部的领导团队,你觉着怎么样?”
常海心跟着点头,她也看出不太对头。
秦清道:“咱们随便吃点,就在外面大厅,四个人不用太浪费,免得耽误了你的生意。”
丽芙误会了张扬的意思,她有些诧异道:“张扬,我可要提醒你,章睿融是十局局长章碧君的亲侄女,你要是打她的主意,我看还是尽早罢手。”
秦清小声问张扬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搞明白,怎么市里突然下文让你担任管委会副主任?是不是你在背后又做了什么手脚?”
秦清点了点头道:“就按照你说的办,关键是常凌峰,一定要把他给请回来。”
秦清对这里的环境表示满意,微笑道:“张扬,这地方不错,你回头让青龙镇方面把工程的花费明细报上来,咱们不能让地方掏钱。”
张扬指了指身后的小学道:“呶!”
梁天正笑道:“张扬,不要有情绪嘛,你刚来东江,先让你担任社会事业局局长,也是害怕别人会说闲话,想稳定一段时间,让你在工作上做出一些成绩,再委以重任,可你却已经沉不住气了。”
走入小学的院子,看到院落中靠楼房的位置铺好了花砖,其他的地方正在铺设草皮,两栋教学楼内外粉刷也已经完成,青龙镇办公室主任李颖就在现场,见到张扬过来,她有些惊奇,因为张扬并没有提前通知青龙镇方面,她笑着迎了过来,招呼道:“张局长,您来了!”
张扬笑眯眯道:“你们想想啊,能和你们两位大美女坐在一起吃饭,肯定成为全世界男人的公敌,谁不嫉妒我啊?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秦清微微一笑,主动和他握了握手道:“你好,谢谢你们青龙镇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丽芙道:“别爱如潮水了,这么一说,我都不敢见你了,怕被你淹着!”
大奔笑道:“我没叫您,我叫刚才过去的那人的。”
整个上午,秦清让张扬开着车把新城区规划范围内的地方跑了个遍,最后在计划建设拆迁安置房的地方停下,这里距离青龙镇比较近,秦清拿出规划图纸研究了一会儿,向张扬道:“你联系上常凌峰没有?”
张扬道:“梁书记,你当我是自己的子侄,我当你也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我这心里的确有些失望,刚才我想跟宋省长说来着,又害怕他说我干工作挑肥拣瘦,不体谅你们当领导的实际困难,要不是遇到你,我准备去乔书记家里去一趟,我有点后悔了。”
张扬道:“毕竟处过那么一段,有感情了。”
对于大奔、鲨鱼头这样的小角色,张扬是不会放在心上的,可秦清和常海心免不了要为他担心,毕竟这些人看起来都是社会不良分子,招惹他们没什么好处,张扬自然要跟她们解释清楚,消除她们的顾虑。
大奔指着鲨鱼头的鼻子就骂上了:“你丫眼瞎啊!那是谁?张扬!你跟他作对,我看你是不想在东江混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以后见到人家躲远点儿!”
张扬道:“没有,我都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