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12章 心灰意冷

张扬下面的话也就不好说出来了。
两人同声笑了起来。
一句话问得荣鹏飞叹了口气道:“不提也罢,所有线索都断了,罪犯相当的狡猾,似乎察觉到我们在查他,最近明显收敛了许多,而且流入东江的货品忽然变了!”他摇了摇头道:“不提也罢!”
祁峰道:“是他在不停找我们的麻烦,不是他老葛怎么会暴露?”
林雪娟邀请祁山一起喝下午茶,这也是为了表达对那天演出后表约的歉意,她敏锐的觉察到祁山的情绪有些低落,轻声道:“祁山,你好像不太开心!”
张扬笑道:“自己兄弟,哪有那么多客气话?对了,你的水产养殖怎么样?”
从刘艳红的办公室出来之后,张扬去赶赴姜亮的约会,姜亮调来东江就快半个月了,一直忙于工作,他们都没有机会一起坐着喝酒,这次还是姜亮主动提出来的,在望江楼定了房间,张扬来到望江楼外,就感觉到这里的生意比起过去好像更加火爆了,袁波告诉他,这要多亏了张扬把江南食府给查封了,因为非法经营野味,江南食府的几家连锁店全都停业整顿,祁家兄弟也因此决定撤出餐饮业,目前正在挂牌转让,望江楼对面的那家旗舰店也处在关门停业中,这样一来过去的那些老顾客也都改弦易辙的跑到望江楼来了,所以望江楼的生意是格外火爆。
张扬道:“有急事能不能明天再说?我这边来了许多朋友。”
张扬去了高廉明家里才知道他生病了,发烧38.7℃,躺在房间里,头上敷着一条凉毛巾,眼巴巴看着天花板。
祁山笑了笑,眯起眼睛看了看外面充满阳光的世界:“最近生意上遇到了点麻烦,心情多少受到了些影响。”
常凌峰道:“说好了上午谈这件事,我这就过去。”
张扬道:“其实廉明的工作能力已经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张扬道:“高廉明你这话就没劲了,难道你为人家做点事就非得让人家舍身相报?你也太贪心了吧?”
刘艳红道:“应该谢你才对,如果每个干部都有了你这样的觉悟和认识,我们的反腐工作也不会那么繁重了。”
张扬道:“他昨天倒是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让他今天过来好好谈谈,没想到他这么干。”
高仲和请张扬在沙发上坐下,让保姆泡了一壶茶,歉然笑道:“廉明的事情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谢谢你这段时间对他的照顾。”
秦清有些生气道:“就只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说他还有重要事情,这次就不来看我了,等过两天陪我爸一起再来。”
高廉明道:“我不干了!你也别劝我,我已经考虑好了,等我这场病好了,我就回美国,不是中国女孩子不待见我吗?我去找一金发碧眼的洋妞当老婆,虽然皮肤差了点,汗毛多了点,可我将就将就,远离这片伤心地。”
高廉明叹了口气道:“我就是觉着自己挺可悲的,跟一二傻子似的瞎忙活,可到最后才知道人家心里压根就没我。”高廉明是真委屈。
张扬笑道:“祁总,如果我没理解错你的意思,你在威胁我?”
张扬道:“假如我不答应呢?”
张扬指了指常凌峰道:“他不是也学过法律嘛,暂时让他兼任呗。”
秦清狠狠瞪了他一眼:“张主任,你应该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上班。”
高廉明点了点头。
牛文强点点头道:“这次拜托你了!”
高廉明长吁短叹的挂上电话。
张扬微笑不语。
张大官人脸上一热,这小子也是晕头了,当着这么多人跟自己提他姐干什么?不过从秦白这句话他也能感觉到,秦白十有八九对他和秦清之间的暧昧也了解那么一些,这世上哪有真正的糊涂人啊。
外面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小张来了!”却是省公安厅厅长高仲和中午下班回来了,本来他中午很少回来,可是因为宝贝儿子生病了,所以放心不下,专程回家来探望,很多时候,当父亲的对儿子的事情要比母亲还要紧张。
张扬满意的笑了,端起茶杯:“喝茶!”
杜宇峰道:“姜亮,真要是干得不顺心,就回江城去,说实话,咱们兄弟还真不舍得你走呢。”
张扬笑道:“我这叫杀富济贫,他们和-图-书告我?借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么做。”
“我不希望在东江见到祁峰。”
高廉明叹了口气道:“你别安慰我,我现在心情特低落,特自卑,活了二十多年的自信,一天之间全部土崩瓦解了。”
众人哄然大笑。
祁山道:“我妈临死的时候我答应过她,我要照顾好我弟弟,所以,无论他做错做对,我都会站在他那一边。”
“没什么可惜的,单单是水产生意就让我们忙不过来了,我打算让他去北海,那边需要一个人坐镇。”
牛文强诧异道:“为什么?”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过来:“你跟他有矛盾?”
荣鹏飞又道:“这段时间你掀起的风浪可真不小,精武特卫因为你关门转让,现在江南食府也是这样,陈彪那个人没多少背景,可祁家兄弟的亲舅舅就是方市长,这次的事情你可没给他多少面子。”
高廉明看到张扬忍俊不禁的样子,他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我算看出来了,你没把我当朋友,今天过来就是看我笑话的。”
张大官人得了七百万的精神赔偿金,他通过电话将这件事告诉了周兴国他们几个,只说是八旗猎场给的精神损失费,周兴国那帮人当然不会把这七百万看在眼里,让张扬自己留着当零花钱。
祁山道:“你必须走,他现在还不知道那件事和我们之间的联系,以为你只是为了私怨报复。”
几个人赤裸裸的泡在露天温泉内,牛文强喝多了,趴在温泉旁边的长条凳上打起了呼噜。
祁山道:“小峰因为这件事受了打击,已经打算结束餐饮业了。”
张扬道:“秦白就是太老实,他跟我们学只有好处。”
张扬道:“生命在于运动,你看看你们几个年纪不大,啤酒肚都腆出来了。”
秦清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凡事还是未雨绸缪的好。”
张大官人哈哈大笑起来,他一早起来修炼大乘诀,然后练拳,出了一身的汗,他们包下的这个别墅,院落里就有温泉池,牛文强也是一身的酒气,昨晚人家泡温泉的时候,他都睡着了,压根没机会享受,两人脱了衣服来到温泉池内坐下,牛文强这才把自己前来东江的目的说了。
秦白道:“还好,这不,前两天我姐说要请他过来帮忙重建秋霞寺,他最近都在家里查阅秋霞寺的资料,下个月就要来东江了。”
张扬笑道:“你还别说,打人我估计他学不会,泡妞倒是学得不错,现在和谢君绰恋上了,都谈婚论嫁了。”
秦清道:“就属你能往自己脸上贴金,有什么好处啊?是学打人还是学泡妞啊?”
说话的时候,荣鹏飞和田庆龙、田斌父子都到了,众人相见自然是欣喜非常,这群人中多数都是公安系统的,张扬让袁波把望江楼最有特色的菜都上来。
几杯酒下肚,荣鹏飞忍不住道:“张扬,你小子够阴的,这次祁家兄弟被你整得够呛,江南食府都挂牌转让了。”
张扬笑道:“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佟秀秀没爱上你,证明你们两人缘分没到。正如你刚才说的,你这么优秀一奇男子,她看不上你是她的损失。”
张大官人愣了,咧着大嘴上去给了每个人一个激情四射的拥抱:“我靠啊,你们来东江也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全都瞒着我,不把我当朋友!”
张扬点了点头道:“他这次来亲口承认的,说你爸都见过谢君绰了,对她还非常满意呢。”
“我让他离开东江!”祁山提出了第一个条件。
林雪娟道:“江南食府的事情吗?我在新闻上看到了。”
张扬道:“我本来就没准备拿,这不是请教你来了吗,我应该怎么处理这七百万。”
张扬笑着站起身来:“秦书记,我走了啊,我去找高廉明问个清楚。”秦清道:“这件事不能当成儿戏,别人对你招兵买马的事情本来就有不小的意见,现在高廉明这么干,简直把工作当成过家家了,你好好跟他谈谈,他要是真不愿干,咱们也不勉强,别搞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张扬拿了俩大玻璃杯倒满了:“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
张扬道:“感情和工作是两码事,你也不能因为感情上的和-图-书不顺利把工作给扔了!”
祁山冷冷道:“你再不走公司上上下下都会被你连累,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做过的蠢事,我们最近损失了多少钱?”
张扬笑道:“我相信领导们都是大公无私的。”
张扬满不在乎道:“这种事也是不能勉强的,好比打猎,猎手再厉害,可猎物躲在洞穴里不出来,你能有什么办法?”
张扬看到秦白的样子,也知道他终于从上次婚姻失败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由衷的为他感到高兴,微笑道:“等你结婚的时候,我送上一份大礼!”
“可他们不要,都说要留给我当零花钱,这钱我也不能花啊,我花了不就成了腐败分子?”
秦清道:“常凌峰还有其他的任务,对了,东区物流园的事情落实了没有?”
张扬乐呵呵拍了拍常凌峰的肩膀道:“不错,恋情公开化了。”
“才好!”
张扬道:“是不是有些盲目?”
张扬哈哈大笑,照着牛文强的肩头就是一记:“你丫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东西。”
林雪娟抬起头看着他,遇到祁山忧伤的眼神,每次看到他这样的眼神都会让林雪娟心里感到难过,林雪娟知道自己的内心深处仍然没有将他忘记,她仍然关心着祁山的一切。
祁山道:“是商人,可是我并不成功。”
周一清晨上班,张扬和常凌峰章睿融两人在大门口就遇到了,张扬笑道:“这么早啊!”
张扬道:“不用这么谨慎吧!我都让他们写好了,这是精神损失费,到哪儿都说得通。”
常凌峰道:“你打算把我累死啊,什么活都往我身上推。”
赵新伟和秦白都跟着点头。
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高廉明感情失意,常凌峰和章睿融在经历分分合合之后,感情终于稳定,常凌峰再也不提离开的事情,安心留在东江新城区工作,他的人生也因此而变得更加积极。
祁山道:“给他一个机会!”
祁山又道:“肉禽加工厂那块地,我让人让出来,不再制造任何的麻烦。”
姜亮笑道:“对了,我还请了荣厅和田厅他们!”
张扬道:“我今天来,不是听你祥林嫂般絮絮叨叨的,你一声不吭就不去上班了,我正式问你,这份工作你还要不要?”
张扬道:“这样吧,你先仔细考虑考虑,明天上班咱们再谈这件事儿。”
秦白笑道:“我要是过来,别人不得说新城区快成我们老秦家开得了?”
张扬道:“是啊!”
张扬道:“秦叔的身体怎么样?”
牛文强感叹道:“是啊,平时只顾着吃喝,连锻炼的时间都没有,现在小便的时候,只能看到肚皮,想看到鸡鸡必须弓腰,妈的,自家的东西,想见还得鞠躬致敬,你说多郁闷。”
祁山摇了摇头:“不用,其实一直以来饭店的生意都属于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这次林业公安局的调查反而帮助我们兄弟俩下定了决心,干脆结束餐饮业,全身心的投入水产经营中,还是鱼贩子适合我们一些。”
祁山道:“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有同类的事情发生。”
张扬哈哈大笑,照牛文强的肩头就是一记:“你丫从来就不是一个好东西。”
姜亮笑道:“你丫就点我戏,得,今儿我是舍命陪君子!”他端起其中的一杯,一仰脖喝了个干干净净,张大官人那边也不含糊,也将那杯白酒喝了个底儿朝天,自然赢得了一片的喝彩声。
祁山道:“我出五百万!”
张扬道:“多谢刘厅长。”
高廉明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佟秀秀有男朋友啊?”
这帮人遇到一起,喝酒是免不了的,喝着喝着,张大官人就成为了众矢之的,他成为大家针对的目标也很正常,除了他拥有以一当十的酒量。
秦清对此并不知情,惊喜道:“真的?”
除了张扬以外,姜亮是众人的焦点,荣鹏飞为爱将挡酒道:“你们不能都围着姜亮灌,最近他挺辛苦的,没日没夜的查案子,这两天才有时间休息。”
牛文强道:“我是觉着你现在身份尊贵,百忙之中还不一定能够抽出时间接见我们这帮穷兄弟,所以只能先斩后奏。”
张扬一听明白了,肯定是佟秀秀和伍得志之间的事情让他知道了,张扬虽然看出来了,m.hetushu.com可他也没证实,再说听到高廉明的情绪那么低落,他也不忍心再打击这货了,张扬道:“我不知道,她的个人感情问题我真不清楚。”
张扬慌忙站起身来,礼貌的称呼道:“高厅长,我听说廉明病了,特地过来看看他!”
张扬骂道:“靠,我是那种人吗?”
此时秦清从三楼的办公室上叫他们上去,两人来到秦清的办公室内,秦清道:“高廉明不知怎么回事儿突然就撂挑子不干了!人也不来,辞职报告也不递就打了个电话说不干了,你说有这样随便的人吗?一点责任心都没有!”也难怪秦清生气,最近正在统一解决他们的编制问题,其中就包括高廉明。
高廉明道:“她都和我说清楚了,要和我做朋友,真他妈笑话,我为了她出生入死的,到最后就落了一朋友。”
“江南食府生意这么好,结束了会不会可惜?”
高廉明道:“张扬,我准备辞职了!”
秦清叹了口气道:“你们这帮人,一个比一个能闹,秦白跟着你们都学坏了。”
张扬道:“祁山的四海水产?”
看到这厮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章睿融害怕他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来,赶紧一低头快步离开了。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张扬的这句话没一个人相信,甚至连荣鹏飞、田庆龙这样的领导也不会相信。
张扬听着这厮的埋怨,差点没笑出声来。
秦清点了点头,等常凌峰离去之后,她向张扬道:“小白来东江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张扬听说东江皮革制衣厂的情况很不景气,想了想道:“要不我帮你和林清红联系一下,看看她能不能帮你们打开销路。”
在秦清的建议下,张扬去找了监察厅厅长、平海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他把这件事的始末都向刘艳红说了一遍,刘艳红听他说完,点了点头道:“七百万就这么来了?”
秦清道:“你还是找他了解清楚情况,如果真的有特殊原因,咱们也不能勉强,不过我们指挥部必须要有一个经验丰富的法律顾问,他要是走,咱们就得另外考虑别人。”
高廉明道:“我现在发现越有良心的人活得越悲剧,我决定以后还是活得自私点,堕落点,或许那样我能够快乐一些。”
祁山的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虽然他从进入这间办公室之后始终都在让步,可是他的表情给人的感觉却是不卑不亢。
张扬知道看出高仲和有话想单独和自己谈,跟着他来到了楼下客厅内。
张扬笑道:“我和廉明是好朋友,没什么照顾之说,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帮我。”
张扬愣了:“好好的你辞职干什么?”
秦白的脸更红了,他低声道:“我和小谢准备明年结婚!”他嘴里的小谢是谢君绰。丰泽建筑商谢德标的妹妹,张扬在丰泽任职的时候和他们结识。
高廉明道:“不干了!我不干了!”
刘艳红道:“这件事跟你没关系啊,赔钱也是赔给周兴国那帮人的。”
高廉明的声音透着沮丧:“我就不是你朋友?”
张扬推得干干净净:“跟我有什么关系?荣厅,你别听外面的那些谣言。”
张扬逐一敬酒,喝到姜亮的时候,忍不住感叹道:“姜哥,你来东江半个多月了,我是整天喊你喝酒,你整天都没时间,今儿才总算坐到了一起,咱们兄弟俩是不是该多喝点儿?”
张扬叹了口气道:“有这样一个弟弟真是麻烦,你要没完没了的替他擦屁股。”
祁山道:“换成你,你也没选择,如果有人一定要把你的兄弟逼入绝路,那么你只能和他当仇人!”
刘艳红道:“你放心吧,这种事情从来都是低调处理的。”她又问起张扬和楚嫣然之间的关系,张扬和楚嫣然一直都很好,他告诉刘艳红,明年春节楚嫣然会回国来过节,应该在国内停留很长一段时间。
张扬道:“你和一个想杀死你的人有的谈吗?”
荣鹏飞道:“你小子还想瞒我,我是干什么的?林业公安局那里有我不少的朋友!”
高廉明道:“爱咋地咋地,反正我就这样了。”
秦清道:“人在官场凡事都要小心,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善类,更何况这次拿出的钱都不是小数目,我看啊,这笔钱你不能拿。和*图*书
张扬笑着来到他床边坐下,拍了拍他的大腿道:“怎么着?装病啊!”
张扬道:“我怎么不知道你恋爱过啊?都没爱过叫什么失恋?”
祁峰愤怒地吼叫了起来:“为什么?哥,你为什么这么怕他?你给他多少钱我不管可是你凭什么做我的主?凭什么让我离开东江?”
张扬笑道:“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做你的生意,其他事你别掺和。”
刘艳红笑了起来:“你倒真的视金钱如粪土,这样吧,这笔钱我帮你登记在册,然后由我们代管。”
祁山道:“你在东江任职一天,我就不会让他踏进东江一步。”
张大官人要精神损失费的初衷也不是因为他贪心,而是他想在众人面前挽回这个面子,他又不缺钱,再说这种钱拿着咬手,于是张扬专门和秦清商量了一下,秦清听说他敲诈勒索了这么一大笔钱,也吃惊不小,提醒张扬道:“你这是敲诈勒索,如果他们去告你,你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牛文强道:“不错,今年估计能收入三百万左右!你们东江四海水产都是从我那边进货。”
张扬道:“怎么?那件案子还没破?”
高廉明根本没看他,喃喃道:“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我失恋了,被人给甩了。”
张扬笑道:“怎么了这是,怎么忽然间变得跟小姑娘似的?跟谁闹脾气呢?”
林雪娟点了点头,喝了口红茶,小声道:“要不我和云忠说一声,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
张扬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这小子来真格的。
姜亮道:“开始我过来是为了方便照顾我儿子,可既然来了,总得对得起这份工作,我要是不把这件案子给破了,我哪也不去。”
张扬道:“工作怎么样?”
秦清道:“他是你招来的,你来处理这件事,不少同志对此都有些意见,咱们指挥部也不是草台班子,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是不是太随便了?”
张扬笑道:“可能是一帮朋友一起,他不好意思单独走开。”
祁山摇了摇头道:“不敢,我说实话,我始终都在告诉小峰,这世上多一个朋友多一条道路,比起到处结仇要明智的多,可他偏偏不听我的话。”
高仲和道:“是他自己的意思。”
当晚喝完酒之后,张扬请从江城远道而来的几位老友前往御川温泉去放松,荣鹏飞和田庆龙早早的走了,他们没有加入这帮年轻人的狂欢。
牛文强点了点头道:“我养得甲鱼基本上都被他包销了,这不,我这次来东江就是来拿尾款的,这个人做生意很痛快,本来要给我汇过去的,反正我得来一趟,刚好去他公司看看。”
已经是机场分局刑警大队长的秦白笑道:“突然就决定过来的,姜哥来东江,我们一直都想过来看他,刚好牛文强要来东江办事,大伙儿就跟着他的顺风车一起过来了。”
高仲和和蔼的笑了笑,他将一杯水放在床头柜上,向高廉明道:“多喝开水!”
秦清道:“他们真是,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跟我说,简直不把我当成秦家人了。”
祁山道:“一世人两兄弟,没选择的,我不帮他,还有谁帮他?”
姜亮来到东江之后工作开展的并不顺利,专案组现场抓获了几次毒品交易,不过都是一些小虾米,姜亮道:“案情已经卡住了,最近什么线索都没有,荣厅之前向省里立下了军令状,我们的压力都很大。”
张扬苦笑道:“他们几个是兴之所至,突然决定过来的,杀了我一个出其不意,从前天晚上开始,我一直都在陪着他们吃喝玩乐,秦白昨晚没去看你?”
张扬道:“要不你也调过来得了,来新城区派出所当所长……”
常凌峰笑道:“你少拿我开涮!”
秦白道:“我爸也挺喜欢她!”
高仲和道:“昨天我和廉明做了一次深谈,他决定辞职。”
张扬道:“你在他面前别提我。”
张扬笑道:“过去的事情了,已经解决了!”
张扬道:“机会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创造的!”
秦白道:“只是一个初步意向,还没最终定下来呢。”
姜亮道:“荣厅长当初调我过来的时候对我期望很高,可是我来了这么久也没能做出多少成绩,感觉挺对不起他的。”
张扬道和*图*书:“你也别太勉强自己,破案也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敌人不出动,你再积极也找不到线索,耐心等呗。”
张扬骂道:“真没出息,为了个女人居然连事业都不要了。”
张扬笑着低声道:“你是张家媳妇,不把你当成秦家人就对了。”
走入包间,让张扬没想到的是,今天江城的那帮老朋友都来了,杜宇峰、牛文强、赵新伟还有他事实上的小舅子秦白。
张大官人忍不住骂道:“瞧你个熊样,不就是为了个女人嘛?要死要活的,就这点出息,佟秀秀没选你就对了。”
秦清道:“我看这么着吧,你还是去找纪委刘书记,你和她的关系这么好,干脆将这笔钱教给她来处理。”
张扬道:“谢君绰那女孩子不错!”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你当我三岁小孩子?”
一群人都跟着怂恿道:“对!该!”
“感情怎么样?”
牛文强一打滚从长条凳上噗通一下掉到了地上,睁开两只惺忪的醉眼:“天亮了吗?这……这是在哪儿?”
牛文强因为口干舌燥,反而起得比较早,走出房间,看到张扬已经在院子里踢腿拔筋,牛文强感叹道:“你整一个精力过剩,昨晚喝了这么多今天还这么有精神……”
张扬道:“刘厅长,这件事尽量帮我保密,我不想太多人知道。”
张扬道:“高廉明,说话要讲良心。”
张扬道:“陈浩拿出二百万给我的朋友压惊!”
牛文强这次来东江是为东江皮革制衣厂谈生意来了,因为长期的合作,他和董欣雨也产生了感情,向来不定性的牛文强如今在感情上终于找到了归宿,他现在主营的方向一个是水产养殖,一个是皮革制衣,不过进入今年下半年以来,东方皮革制衣厂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所以牛文强到处寻找门路,当晚这群人都是在御川温泉住下的,因为宿醉,又因为第二天是星期天,所以都起得很晚。
高仲和向张扬道:“小张,咱们客厅说话。”
高廉明道:“你还是人吗?你还有点同情心吗?我都惨到这份上了,你丫还说风凉话,这世道太不公平了,旱的旱死,涝的涝死,你说我这么优秀的一奇男子怎么就没女人待见我?”
猎场事件以祁峰的离去,祁山拿出五百万的精神损失费暂时平息,困扰新城区多日的肉禽加工厂拆迁问题也得以顺利解决,陈彪那边的两百万也已经到账,张扬虽然没有起诉他,不过他和祁峰一样都不能再东江的地面上继续混下去,因为手臂的骨折还没好,所以暂时留在东江住院,至于他的精武特卫也已经挂牌转让。
田庆龙对于这种事已经基本上不去过问了,田斌却很好奇:“张主任,祁峰怎么得罪你了?”
在温泉村内吃了早餐,众人这才换衣离去,张扬看到自己的手机上有不少未接电话,好几个都来自于高廉明,张扬感到有些奇怪,回了个电话过去,才知道高廉明找自己有急事。
赵新伟道:“我是搭顺风车,这事儿要怪你就怪牛文强,是牛文强说要给你一个惊喜,杀过来之后让你请客。”
张扬从温泉的这头来到对面秦白的身边,秦白晚上也喝了不少,脸红彤彤的,冲着张扬笑了笑道:“我姐不知道我来呢。”
“哥,你这样不停让步,别人会怎么看我们?我们已经成了笑柄。”
林雪娟不由得笑了起来,她轻声道:“你可不是鱼贩,你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哥!”祁峰有些绝望的叫了一声,可是从哥哥的态度他已经知道,这次断无回旋的余地了。
“我不管别人怎么看,这个社会不是靠着逞强好胜就能站住脚的,金钱和权力才代表着你的实力,你惹不起张扬,几次的事情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不是有人在帮你兜着,如果让他知道你在背后搞了这么多的小动作,他根本不会善罢甘休,小峰,你继续留在东江,肯定会影响到咱们的事业,最近风声很紧,我们必须要收敛一些,你就听我一句劝,离开东江,暂避锋芒,我答应你,等风头过去,我马上就接你回来。”
高廉明道:“你说的是人话吗?我就不能难过一次?我就不能发点牢骚?”
赵新伟道:“破不了的案子多了去了,你得抱着平常心!”